頂尖狐狸精 楔子
    台北市某所知名私立學園一隅。

    兩排長長的樹蔭合成一方陰涼的走道,偶爾飄下的落葉,配著地上以石頭鋪成的路,形成一幅很詩情畫意的景致;可是這麼詩意的地方,卻有人把它當成一個逃課睡覺的好地方。

    粗壯的樹幹是天然的床,濃密的林葉正好形成一個天然屏障,沒有細看,誰也不會想到樹上居然有人在。所以,他很放心地爬上樹,才躺下來、閉上眼找周公約會沒多久,就被一陣交談聲吵醒。

    「我喜歡妳,請妳做我的女朋友好嗎?」穿著一襲名貴制服、看來英挺無比的男同學,鼓起勇氣對著美麗的小學妹告白。

    在他對面,一名穿著同樣的名貴制服、看起來嬌貴無比的小女生聽見他的話後,卻蹙緊了眉頭。

    「學長,謝謝你喜歡我,可是我不想交男朋友。」她禮貌拒絕,然後轉身想走開。

    「為什麼?」男同學立刻向前抓住她的手,不讓她走。

    「請放開。」這下她皺眉了。

    「我知道『辛氏財團』很有名,但是我家的公司也不比妳家的小,我配得上妳。」他抓的更緊了。

    「會痛。」她低眼瞪著他的手,輕咬下唇,看起來像是受不了他的粗暴,快要哭了。

    實際上,她是在忍耐,忍著不要把剛學會不久的過肩摔用到這個不知名的學長身上。

    「對不起。」捨不得她難受,他立刻放開手。「但是請接受我的追求。」

    「我爸爸說,我才十二歲,來學校是為了讀書,不是來交男朋友的。」她抬起頭,一本正經地回答。

    「我們可以偷偷交往,不讓妳爸知道就行了。」他很理所當然地說。

    「不能讓爸爸知道的事,就一定是壞事,我不做。」她瞪大眼,看起來可愛極了。

    男同學一頓,「那要怎麼樣,妳才願意接受我的追求?」

    「感情是大人的事,我小學都還沒畢業,還是小孩,不想那麼快長大。再見。」說完,辛皓熏轉身離開。

    拜託,他也才十五歲,國三生不都應該努力讀書,以應付升學考試的嗎?他居然有閒在打掃時間跨過中學與小學的圍牆,跑來找她告白,真的是吃飽撐著了!

    一個星期內,同樣的地方、同樣的情況一再重演,連續被騷擾的辛皓熏,終於耐性全失。

    真不懂這些人在想什麼,不好好讀書,動不動就喜歡來喜歡去的,不煩嗎?

    所以在忍受了一個禮拜後,辛皓熏終於忍不住就給剛剛那個學人家電影裡的男主角,拉住她就想強吻她、宣告她是他的女人的男生一個痛腳,再送一個過肩摔。

    拍平自己的衣服後,她請路過的同學送他去保健室,便餘怒未平地快步跑向校園後方。

    跑沒多久,她就停下來,扶著一顆樹、撫著心口,低淺急促地喘氣,困難地平復呼息。

    這些男生都有毛病,該去看醫生了!

    她很漂亮?

    關他們什麼事@

    她脾氣好?

    他們有亂視,沒看到她現在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嗎@

    她很溫柔?

    笑話,常微笑就代表溫柔?那百貨公司的小姐,不就修養好的可以媲美聖人了!

    總之,辛皓熏開始有一個很嚴正的體認,那就是——

    男人都是視覺性動物,像蜜蜂一樣貪甜,看到花就撲過去,也不管那朵花是不是喇叭花!

    「臭男生!」好不容易喘過氣,她開口就罵,踢樹出氣。

    「男生真的很臭嗎?」從她頭頂突然傳來一句問語,嚇了辛皓熏好大一跳。

    她撫著胸口抬起頭,白皙的臉色在一瞬間似乎變得更加蒼白,她定了定心神,臉色才慢慢恢復正常。

    「你……你是誰?」幹嘛不聲不響地出聲嚇人?!

    他坐在樹幹上,好整以暇地往下望。

    「踢樹,似乎不像一個淑女應該有的行為。」

    毫無疑問地,他將她剛剛氣呼呼、拿樹出氣的模樣給看進眼底了。

    真是倒霉!就是想這種放了學的時刻,學校後方的林蔭不會有人,她才來這裡抱怨一下的,誰知道居然有人會在樹上睡覺?!

    「你要告訴老師,說我毀壞『公物』嗎?」她提防地退後一步,一張美麗的小臉蛋堆滿戒慎。

    「我沒那麼閒。」再說,只是掉了幾小塊壞死的樹皮,連給大地做肥料都不夠,怎麼算是「毀壞」?

    「那你要做什麼?」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妳吧。」他揚眉一挑,「我好好地在樹上睡覺,卻被妳『踢』醒,還聽到妳罵人,妳又想做什麼呢?」

    「我……我只是抱怨一下而已,不是在罵你。」她漲紅了臉。

    「我知道,妳是被那些『臭男生』氣的嘛!」他揚唇一笑,從樹上跳了下來。

    辛皓熏低呼一聲。

    樹高至少有……兩公尺高耶!他就這樣跳下來?!

    「說說看,妳對妳的男人有什麼要求?」他隨口一問。

    「你幹嘛問這個?」他該不會也學那些臭男生,想對她表白吧?

    辛皓熏悄悄打量著他。

    他身上國中部的制服上衣解開了一個扣子、領帶鬆鬆地吊在襯衫領子下,一隻手半插著褲袋,一手撥了下額前的頭髮,表情慵懶,神態自負,可是……卻要命的好看。

    辛皓熏有點明白同學說的那種崇拜和心動了,可以想見這男生長大後一定很「禍國殃民」。

    「放心,我不打算對妳表白。」他一眼看穿她擔心的事。事實上,若他要,豈會給她拒絕的機會?!

    「那你問這個做什麼?」她很防備地問。實在是被那些臭男生煩怕了,就算他比任何人都好看,她也不打算給自己找麻煩。

    「先回答我的問題。」他朝她踏近一步,辛皓熏就立刻後退一步。

    他很高,讓人非常有壓迫感。以她才一百三十八公分的身高來說,任何超過一百六十公分的人都會被她視為巨人!

    看起來這人是得不到答案不肯罷休的!辛皓熏在心裡頭對他扮了個鬼臉。好!既然他那麼想知道,她就給他——

    「要很厲害,可以保護我不被臭男生騷擾;要很聰明,讀書不可以輸給別人;要很能幹,未來職位至少要是總經理;要有錢,不能讓我為生活煩惱;要很讓我,不可以贏我;要很疼我,我說什麼他都會聽;要很寵我,不管我做了什麼事都不會罵我;要對我很好很好,絕對不可以對別人比對我好。」她胡說八道開了一堆的條件,完全以家人疼寵她的程度為模範。

    但他聽完,沒什麼批評,只挑了挑眉。

    「就這些?」

    「嗯。」她遲疑地點頭,他怎麼沒被嚇跑?

    「妳討厭那些纏著妳、一直追著妳的人?」

    「嗯。」這下她更用力的點頭,還皺了皺鼻子。

    「妳過來。」他朝她勾勾手。

    「幹嘛?」她立刻又戒備起來。

    「我過去也行。」一個大步立刻縮短兩人的距離,他俯下頭,在她略嫌蒼白嬌嫩的唇瓣上輕啄了下。

    辛皓熏驚嚇地瞪大眼。

    「你做什麼?!臭——」她的唇倏地被一指點住。

    「別用罵那些人的話來罵我,我沒打算表白,也沒要追著妳跑。」

    「大壞蛋!」她立刻換句話罵,小臉漲的通紅,可是卻讓她原本就美麗的小臉蛋,更增添一份水嫩動人的光彩。

    他挑眉,然後笑出聲。

    「妳的條件,我會全部做到,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有人纏著妳不放。」說完,他伸出手臂,輕易橫抱起她。

    「你做什麼@」她連忙抓住他衣袖。

    「送妳回家。」

    從那天開始,所有死纏爛打、想追她的人,跟在她身後跑的日子通常不會超過一個星期,就會發生很多莫名其妙的事——在學校的時候,犯校規被罰打掃、轉學、被黑函警告、功課不及格……後來長大,及至小車禍、調職、工作發生危機等等狀況。

    就因為這樣,再加上父兄的強烈保護,讓辛皓熏平靜了好長一段日子。

    而他,那個莫名其妙搶去她初吻的男人,自那天以後卻再也沒出現。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