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伯爵情人 第一章
    「熏,等等我!熏……」

    走在放學後的校園中,一陣陣高聲呼喚從她身後傳出。

    侯玥熏停下腳步,看著同為特殊教育組的同學兼好友——吉兒·巴特甩著一頭紅馬尾奔至她面前。

    「吉兒,妳怎麼跑成這樣?哇……妳流汗了耶!」

    侯玥熏看著屈膝大口大口喘著氣的吉兒,深覺有趣,因為她這號人物,可是超厭惡流汗這檔事,怎麼這會兒竟會大汗小汗「直直流」?

    「我是為了誰啊!妳這傢伙走路未免太快了,我才一轉眼,妳人就不見了。」一邊喘氣,一邊說話,真是痛苦。

    「今天我有家教,不走就來不及搭車,妳還好吧?」她拍拍吉兒的背,幫她順順氣。

    「好多了,呼!呼!有一件事想請妳幫忙。」

    吉兒理理服裝儀容,綠眸晶亮有神,酷似珍妮佛·安妮斯頓的美麗臉孔,總吸引著無數蒼蠅的覬覦。

    「什麼事?」有急到必須她用跑的?

    「我羅賓叔叔昨天打電話跟我說,他家孫少爺要找一名家庭教師,想請妳去幫個忙。」

    「羅賓叔叔?是在大戶人家當管家的那個?」她好像有點印象,是一個頭髮斑白的酷叔叔。

    「對啊!聽說包吃包住,薪水還可以談,羅賓叔叔覺得妳很適合,妳的課又剛好上到今天,接下來妳也沒什麼事,不是嗎?我覺得妳可以去試試看。」

    她也覺得這個工作很適合玥熏,因為光憑她那身哄遍天下刁、黏、纏、皮等各種類型小孩的神奇功夫,鐵定能收服那個臭屁小鬼。

    「包吃包住?這麼好,有問題的吧?」她狐疑地瞄著吉兒,這年頭哪會有這麼好康的事。

    「怎麼會有問題?妳信不過羅賓叔叔?妳知道嗎?我羅賓叔叔可是服侍那個大地主有三代了耶!那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做的工作喔!

    我給妳打包票,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再說,妳認為我會害妳嗎?」

    她們倆不僅是室友,還是一同為特殊教育努力的同伴,這情分可不同平常,被她這麼懷疑,還挺不是滋味的。

    「我沒有那個意思,妳不要誤會,只是這麼好的差事讓我這個學生來做,我怕會無法勝任,壞了差事事小,讓羅賓叔叔不好做人才不得了。」

    「拜託,羅賓叔叔的老闆很信任他的,若不是相信我叔叔的為人,他那個精明的老闆哪可能答應讓羅賓叔叔做主啊!?

    再說,妳去看看又不會少一塊肉是吧?到時候再作決定嘛!這麼快拒絕顯得妳很沒心沒肝呢!人家都當妳是我們家的一分子了說。」

    「好好好,我去看看,可是如果不適合,妳可別怪我喔!」看吉兒越說人越激動,玥熏趕緊答應下來。

    「不可能的啦!妳可是咱們教育界新秀中,最有親和力的老師,連自閉症的孩子,妳都能將他變成過動兒了,家庭教師又算什麼?

    小朋友能被妳教到的家長,無不歡天喜地,敲鑼打鼓到響徹雲霄,還有……」

    她在腦海裡尋找著曾經學過的成語,要諂媚總要成套才夠誠意的啦,對不對?

    「成語不會用就別亂用,還有什麼自閉症變過動兒,沒那麼誇張好不好!」侯玥熏笑著敲了一下她的頭。

    吉兒開心的抱住玥熏,小嘴對著她的臉頰猛親。「就知道妳最好了,妳一定適合的。」

    玥熏噙著笑靨,推了推她。

    「好了啦!給別人看到,還以為我們是女同志呢!」雖然都這麼熟了,可是她還是不太習慣外國人的熱情。

    「我還巴不得咧!這樣才不會有人來吵妳。」

    「胡說什麼。」侯玥熏好笑地捏著她的臉頰以示懲罰。

    「真的啊!妳難道不知道這些年來,有多少人垂涎妳這東方娃娃般細緻溫柔的美貌?」吉兒訝異地摀著臉頰,紅唇張大。

    「又來了。」

    哎,一講到男人,她這個好友又會開始數落她的長相,跟她的自覺問題。

    「妳真的很浪費耶!妳知道這間學校有幾個華人嗎?就妳一個喔!再說,妳又長得那麼美麗可愛,怎麼就對感情這麼無知覺咧!?真是白白浪費上帝給妳的好容貌。」

    「我不信上帝,所以別跟我說這個。吶……為了酬謝妳幫我這個忙,今晚我請妳吃飯。」再不轉移話題,吉兒不知道又會念多久,於是吉兒丟了個她最喜歡的餌下去。

    「吃飯?不要,既然要謝我,就請我喝酒吧!咱們今天要好好慶祝慶祝,就來個……不醉不歸如何?」吉兒拉著她的手臂,走出校園。

    「妳喔!想玩就說,還慶祝咧!借口!」

    吉兒吐吐舌,俏皮地對她眨眨眼。「知我者,莫若熏。走吧走吧,來去玩囉!」

    翌日。

    「妳確定妳一個人可以?」吉兒靠在車窗上,眉頭微蹙。

    「安啦,有羅賓叔叔在,能有什麼問題,是不是?」

    侯玥熏彎腰拍拍吉兒的臉頰,清麗脫俗的臉蛋一片平靜,一點面試前的緊張都沒有,反倒是吉兒慌得很。

    「也對啦!那晚上等妳電話喔!要記得打ㄋㄟ。」

    「嗯!」

    「我走囉!拜!」給玥熏一個飛吻後,吉兒咻地一聲飛奔而去。

    侯玥熏看著她的車尾消失在遠端後,便轉身看著眼前這道看起來歷史悠久的精緻木雕大門。

    「好高貴的門啊……」

    正當玥熏感歎地傾身研究著門上精雕細琢的圖案時,門突然被打開來,出現一名年約五十出頭的中年男子,瞪大眼盯著她怪異的動作。

    「小姐?」

    「呃……」她難為情地羞紅了臉,挺直身對他露齒一笑。「你好,我是來面試家庭教師的。」

    聽她這麼說,門房便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

    「喔!妳應該是侯小姐吧!請進,現在只剩下妳還未報到。」

    「只剩我?真的嗎?那……我要到哪裡報到與面試呢?」玥熏急急地問。

    沒這工作事小,要是耽誤人家的時間,她哪有臉再見羅賓叔叔。

    「請讓我為妳帶路吧!」門房很有禮貌的說著。

    她跟著門房先生走上了二樓,這一眼瞧去,只見一片五顏六色的腦袋瓜子,她轉頭便問:「這……這些都是要應徵的?」

    「是的。」

    可在她看來,眼前陣仗簡直可媲美世界選美大賽,每位佳麗不但身材高挑,還前凸後翹,臉蛋更是美若天仙,一個個身穿名牌,珠光寶氣的,走廊裡還充滿濃得化不開的香水味。

    她覺得穿著簡單套裝的自己,不只像個鄉下女孩,更像是闖入異時空的小白兔一樣。

    門房指著遠遠的一扇開著的門說道:「先到那邊交履歷表,接下來就會有人告訴妳要做什麼,我先告退了。」

    「喔!好,謝謝你了。」侯玥熏朝他點點頭,十分感激他的幫忙。

    看著那群五彩繽紛的排隊人潮,雖然是百般不願,也只好入境隨俗跟著一起等,直到她腳底傳來陣陣酸痛時,才讓她等到一張熟悉的面容。

    「羅賓叔叔。」

    「Hi!玥熏,我正在等妳。」羅賓由另扇門探出頭來,他一眼就瞧見排在隊伍最後方的小女孩。

    「對不起,我今天睡過頭了。」她靦腆的微微笑。

    「是吉兒睡過頭才對吧?」他挑挑白眉。

    真是什麼事都瞞不了這位大叔,於是侯玥熏只能一直傻笑。

    「妳將履歷表交了之後,可以先去會客室休息一下,輪到妳的時候,我會派人去通知妳。」

    「謝謝!那就麻煩你了。」玥熏感激的朝羅賓鞠了個躬。

    「好好加油吧!」羅賓對她眨眨眼,便回身走進房內,並將門輕輕地關上。

    交完個人資料後,侯玥熏看看四周,她從沒見過這般豪華的宅邸,想參觀的慾望在她心中蠢蠢欲動,她決定先從那廣大的花園逛起。

    「哇!」當她踏入這座繽紛燦爛的花園時,目不暇給的景色,讓她深深愛上了這座園子。

    青翠茂盛的矮樹叢,被修剪整齊地立在兩旁的走道上,其間穿插著一株株綻放開來的野薔薇與繡球花,在陣陣微風中輕鬆搖擺著美妙的身姿,沙沙作響的葉聲,將花園裡的氣氛點綴得更生美麗。

    「這裡真是個寶窟耶!」

    玥熏一下看著這叢野薔薇,一會又嗅嗅那株繡球花,甜蜜的味道,令她陶醉不已。

    「好棒!好多種類的蝴蝶喔!」她看著在花叢裡翩翩飛舞著的蝴蝶,感覺很興奮。

    正當她要走向另一處探訪時,一個小小身影由她身後的樹叢中竄出。

    「呀!小男孩,你嚇了我一大跳。」

    侯玥熏摀著胸口往旁邊一跳,帶著驚慌的神情看著站定在她身旁的小身軀。

    小男孩看著她,不發一語,紫羅蘭眸子裡有著詫異的光芒,嘴巴微微地喊了一句什麼「馬」。

    「你說什麼?」她偏頭見他不語的瞪著她,於是問道:「你還好嗎?該不會被我嚇傻了吧?」

    她彎著身在他眼前揮揮手。「奇怪ㄋㄟ,小朋友們都說我『長得』很善良,應該不會將你嚇呆了才對啊!小朋友,我不是壞人,我叫熏,今天來這裡面試家庭教師的,你別怕喔!」

    她對他露出一抹溫柔的笑靨,他的眼睛慢慢地瞪得更大,他這副……「見鬼了」的表情,讓她心裡好奇的成分沸騰了起來。

    「你住在這裡嗎?真好,這片花園是我見過最漂亮、也最有趣的地方呢!不僅有很多美麗的花,還有好多有趣的生物喔!」她四下看了看,並深深吸了一口氣。

    「空氣也好棒,完全沒有倫敦那種冰冰冷冷的潮濕味,嗯……泥土香加花香,真是棒呆了。」深深的滿足溢於她臉龐。

    小男孩靜靜地看著她,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

    「怎麼了?」她低頭看向他。

    「我帶妳去一個更棒的地方。」小男孩開口說,腳步獨裁地走著。

    「更棒的地方?什麼地方啊?這裡已經很棒了,還有更棒的地方嗎?」

    「話真多……」

    小男孩語帶不耐的低喃,仍是進了玥熏的耳裡,她露出甜甜的笑容說:「這是我的優點喔!」

    小男孩白了她一眼,腳步沒停下來。

    她默默地跟著他走過一條又一條小徑,這曲折複雜的程度跟走迷宮沒什麼兩樣,看得她眼都花了。

    只不過兩旁的景色由原本的花叢,漸漸地轉換成了高聳的樹林,腳底踩著的是柔軟的草皮,吹過髮梢的風兒帶著絲絲清涼水味。

    「小朋友,你要帶我去哪啊?跟我說一下嘛!這麼酷。」

    這一路上,只有她一個人嘰嘰喳喳地談論著四周優美的景色,他反倒是一句話都不說,要不是曾聽過他說話,她還真會以為他是個啞巴。

    她都這麼問了,小男孩仍是不發一語,領著她走進另一條更小的草徑,走到底,他終於鬆開她的手,指著那道比她一六○身高還要高的牆。

    「穿過去。」

    「啊?穿過去?」不會吧!?

    不等她反應,他低俯下身,兩三下就鑽到牆的另一邊。

    「喂!小朋友,我擠不過去的啦!」她不安地看著牆角下隱約顯現的小洞,不是她有多胖,只是……洞口頂多三十公分的高度和寬度,她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妥。

    「有沒有別的路啊?」她對著他大喊。

    「爬。」

    一點都不浪費,一個字由另一頭傳了過來。

    「如果妳想看絕世風景的話,就自己想辦法過來。」

    絕世風景!?

    她搔搔頭,看著下方的洞口,又重新評估牆的高度,心想既然九彎十八拐的走到這了,就這麼放棄,實在太損她有始有終的處事風格。

    咬咬牙,她將身子壓得極低,很是艱苦的鑽進了那個小洞,經過一番東爬西扭的努力,眼見即將擠出小洞,她興奮地抬起頭,隨即驚愕得合不攏嘴。

    這……這是什麼啊!?我的老天爺啊!

    「這是伯文斯湖,那座山叫蕾絲蒂山。」小男孩對著她說道。

    才不過一牆之隔而已,沒想到竟然會看見一座清澈的碧綠湖泊,還有一座綿延不絕的山嶽,山頂上掛著皚皚白雪,天空中六、七隻鷹集體盤旋,牠們彼此呼喚的尖銳叫聲,以及湖水拍打著岸邊的聲音,喚醒她因詫異而呆愣的腦子。

    「好漂亮的地方喔!」她吞了吞口水,眼睛捨不得眨。

    小男孩驕傲的望了她一眼,邁開腳步向前走去。

    見此,她急忙地趕緊擠出小洞,顧不得身上套裝已經髒成一片,速速地跟上前頭酷酷的小朋友。

    「山水連成一片,我今天終於見識到了,好棒喔!這裡真是人間仙境耶!」

    侯玥熏仰著頭,大口大口地呼吸這片美麗景色裡的甜美空氣,雙手張開,快樂地一邊走,一邊旋轉著。

    「如果能天天看到這片景色,我死也無憾了。」

    小男孩看著她真誠愉悅的模樣,臉上冷漠的神情漸漸淡去。

    「冬天湖面會結冰,可以溜冰。」

    侯玥熏轉到頭暈,便大剌剌地躺在草地上。

    「溜冰?哇!那一定很酷。」

    她享受著陽光灑落在草原上的芬芳氣息,心滿意足的笑靨看在小男孩眼裡,深受吸引。

    「你不會在冬天一個人來吧?」她突然問道。

    「為什麼不?」

    「什麼!?」

    侯玥熏坐起身來,臉色鐵青的說:「這樣很危險的,如果發生什麼意外,你要怎麼辦?」

    「才不會有危險。」

    「危險通常是突發性的,你怎麼能這麼篤定一定不會有?等會兒我得跟羅賓叔叔說,要他多注意你一點,不能因為你年紀小,就疏忽掉,你可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呢!」她寵愛地捏捏他白皙柔嫩的臉頰。

    小男孩的臉一紅,略略驚訝地向後退一步,小手摀著被她碰到的地方。

    侯玥熏瞧著他臉頰紅通通的困窘模樣,立即判斷出這個小男孩的父母對他採取的,一定是冷漠的教育態度,否則他不會對這樣平常的小動作,反應出這麼驚奇的表情。

    唉……英國人喔!做啥這樣冷漠的對待自己的小孩呢?真是想不通。

    依她判斷,這個小男孩頂多七、八歲,卻連一絲孩童急躁頑皮的氣息都沒有,這麼老成,想都不用想,他一定過得不好。

    她拍拍身旁的草地,邀請的說:「姊姊一個人好孤單喔!你可不可以陪我坐一下呢?」她仰頭眨著晶亮眼眸,向他發射乞求攻勢。

    小男孩吞了吞口水,紫羅蘭色瞳眸流露出一絲歡喜,卻又被他強壓成不耐,他哼地一聲,頭不屑地抬得高高的,小嘴抿得死緊,腳下踢著青翠的小草。

    她看得出他很想坐,卻又硬ㄍㄧㄥ著,她在心底歎息,若不是他父親影響,那就是他成長的過程必定很特殊,仔細瞧,這小男孩渾身上下還真充滿了貴族味咧!

    侯玥熏想了一下,甜甜的笑容沒有效,那就裝可憐囉!

    「好難過喔!都沒有人陪我玩,如果有人陪我玩猜猜看和爬高高的話,不知該有多好。」玥熏巧眉在眉頭打了個結。

    小男孩踢草的動作停住。

    「我還知道很多遊戲耶!我會玩踩罐子、過五關、跳房子,唉……都沒有人陪我玩……」玥熏小嘴嘟得超高,黑眸微漾著淚霧偷窺著他。

    小男孩高抬的下巴垂了下來。

    「我最會玩灌蟋蟀了,可是都沒有人幫我守著另外一個洞,這樣我就無法表現了呢!」

    呵……這可是她逗遍天下兒童的絕招呢!

    撇除女孩子,男孩子只要一提到這個活動,就算是得了不笑症,也會開心得手舞足蹈。

    果然,小男孩垂首望向她,臉上的表情雖不像興奮,但比起剛才的冷淡好太多了。

    「妳真的會?」他悶悶的問道。

    侯玥熏仰頭,再度施展她那甜蜜的微笑。

    「不會就隨你處置。」

    小男孩一愣,才消退一點點的孤傲,再度登場。

    「那好,我們來比賽,如果妳輸給我,就隨我處置。」

    侯玥熏也非省油的燈,想她的童年可是在花蓮山上度過的,再加上與幾個學生的遊戲課程,將灌蟋蟀這活動練得是爐火純青。

    輸!?不可能,不過她還是會手下留情的。

    「沒問題。不過,若是我贏了,你要答應我,以後不能一個人到這邊,一定要你的父母親陪你才行。」

    小男孩臉色有絲緊繃,不過馬上又恢復成驕傲的臉孔。

    「一言為定。」

    「那打勾勾喔!」她伸出小指。

    小男孩看了一會兒,才伸出小指勾上她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小男孩朝她微揚嘴角,露出漂亮的笑容。

    這小男孩不簡單,竟會這句成語,想來他應該很聰明才是。

    「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奇怪,怎麼有種怪異的感覺?她好像踩入了什麼圈套內了……她看著小男孩那雙紫羅蘭眸子,隱隱的不安越擴越擴大了。

    「喂喂喂,要不要跟管家說啊?」園丁A說道。

    「當然要,這可是歐文鎮裡的十大奇景之一,我去看看有沒有攝影機,先錄下來再說。」園丁B興匆匆地想去宿舍翻出他的工具。

    「神經啊你!少無聊了,快點去喊管家來啦!」園丁C動手K了園丁B。

    「哎喲,這種畫面可是絕無僅有的耶!麥威少爺蹲在地上挖土,這可是大消息喔!賣給報社可是會大賺一筆。」園丁B還是不放棄作著他的發財夢。

    園丁C才正想回嘴罵他無恥時,一個高大健壯的人影緩緩走近他們。

    來人身高一九○公分,一頭銀髮用發蠟抹得服服貼貼,身上永遠是一套黑色筆挺西裝,外套口袋別著一枝金色的派克蛇筆,這枝筆是正在環球旅行的老爺,在他五十大壽時送給他的,意義深遠。

    園丁A跟園丁C互看一眼,還來不及叫園丁B閉嘴,他又開始叨絮著:

    「別怕啦!反正主人不在,管家也沒看到,賣給報社的錄影帶不會有人知道是誰拍的啦!」

    「喔……你確定?」

    「當然啊!我不會用化名喔!」

    「但是仍可以從你的長相去找啊!」

    「拜託,我不會變個裝再將東西送去報社,『偽裝』你懂不懂啊?」

    「好計謀。」

    「真是的,平時要多動動腦,不然可是會生蛌滿C」

    園丁B驕傲地對兩個同事臭屁起來,仔細一看,才注意到他們倆臉上一片菜色,還瞪著……

    「管……管……管……」

    「管什麼?你們兩個將他扔出去。」羅賓冷眼一瞪,令其他兩人一人一手,將軟腿的園丁B架著,飛也似地閃人。

    「記住,嘴巴閉上。」羅賓最後不忘吩咐了一下,三人扯著喉嚨喊了聲「是」,瞬間消失無蹤。

    這時,開朗甜美的笑聲,斷斷續續地傳入羅賓耳裡,他小心翼翼地自牆角的洞望去,生平第一次,他哽咽得無法自已,因為,他看見臉上向來只有冷漠、嘲諷、高傲的麥威孫少爺……

    笑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