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總裁 楔子
    台灣 八月 康御飯店

    砰砰砰的禮炮聲迴盪在繽紛、華麗,充滿喜氣的挑高禮堂裡,結婚進行曲的悠揚音符中,交織著來自全球各界政商名流熱切的討論聲浪——

    「聽說新娘出自舞蹈世家,是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芭蕾舞天才……」

    「聽說各國都極力的推崇及邀請新娘去他們的國家公演……」

    「聽說英國女皇已經下令以國賓之禮,迎接新娘子下一季的舞蹈表演……」

    「聽說看過新娘子跳過巴黎那場舞蹈戲碼的觀眾,無不『呆滯』整晚,根據記者的訪問,原因是『美好的不像是人間之物』……」

    諸如此類的八卦,炒熱整個會場。

    而就定在新郎位置的商界金童——解康宇,越聽臉色越是沉重。

    他深邃的黑眸、霸氣的劍眉、挺直的鼻樑、微薄的唇,構成讓女人著迷的俊逸臉龐,而那張臉,此刻不只鐵青著,還危險地瞇著眼睛。

    「喂……喂……哪個當新郎倌的臉,像你這樣臭的,明天報章雜誌可又要大作文章了。」立在解康宇身旁,外形、氣勢皆不亞於他的褐髮男子,微偏著頭與他說道。

    解康宇冷眼橫掃過來,口氣不悅的說:「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眼望四週一道道閃光燈,從他進入禮堂就沒有停止過。

    「兄弟,今天可是你的大喜之日,儘管是千百個不願意,你也別裝出一副活像要送別人上斷頭台的恐怖德性,你這尊容登在報紙上能看嗎?」

    解御翔——解康宇的哥哥……嗯,這是他本人自己封的啦!人家解康宇死也不承認有這回事。

    御翔與康宇他倆的父母是感情超好的同學,四人一路由幼兒園同班到大學,最後還一起結婚,甚至連孩子都是在隔壁產床一同出生的。

    解御翔兩個月大時,他的父母為赴喜宴,將他托付給好友,卻在喝完喜酒回家的路上出意外而雙雙喪生,解御翔就這樣讓解康宇的父母收養了。

    而他倆雖不是同一個娘胎出生,但卻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同秒?這……這誰知道啊?是不是?

    因此,兄弟排行的問題一直無法下定論。

    以外表來看,解御翔是「略勝一籌」,但解康宇就是不服,因為長得俊美又不是他的錯,是解御翔人「臭老」,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

    所以,他們就這樣爭爭爭,一爭就是二十八個年頭。

    「兄弟……好歹你也面帶微笑嘛!那個大舅公、九姨、三嬸……一大堆親戚都來祝賀,你給媽一點面子啦。」解御翔再度提醒著。

    「面子?」他冷哼一聲。

    「我知道你的心情,不過都到這個地步了,你就開心一點面對嘛!」

    「不然換你來站這兒,你看看四周像鬧劇式的觀禮,有人婚是這樣結的嗎?」解康宇一副「我就是要雞蛋裡面挑骨頭,怎樣」的語氣。

    「喂喂喂!這麼凶@別說我沒警告你,媽可是有備而來的……」解御翔朝他眨眨眼,眼神暗示的向後輕瞥了一下。

    解康宇百般不願地回過頭,眼角瞥向坐在第一排親屬位上的母親——解江亞晴。

    兩人的眼神一對上,解媽臉上的喜悅之色不僅瞬間褪去,還立即擺出了威脅的神情,雙手則不住地用力扯著圍在頸項上的白色絹綢絲巾。

    解康宇一看,臉色更青的轉回結婚禮壇。

    該死的老媽,都這把年紀了還能迷上個舞星當偶像,沒事還異想天開的要人家當解家的媳婦,他抵死不從,她就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芭樂招術,整得他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任由她處置。

    他才二十八歲,全心都在事業上,哪還有多餘的心思去顧慮到一個家庭?

    突地,一個拐子打斷他的沉思。

    「新娘來了,醒一醒吧!兄弟。」解御翔緊急將穿著英挺白色禮服的新郎,推往證婚人及六名伴郎中間。

    新娘……一個長得是圓是扁都不知道的陌生女人……解康宇無奈的歎口氣。

    「算了!娶就娶。」頂多只是在身份證配偶欄填上個名字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看著他母親的雙眼因期待而散發著光芒,縱是萬般不願,也只好認了。

    揮開紛亂的思慮,解康宇的注意力被兩旁開路的花僮拋灑著的玫瑰花瓣所吸引。

    那些美麗的花瓣伴隨著悠揚的音樂,飄落在紅艷的地毯上,當解康宇的視線一觸及地毯前端出現的雪白人兒,他突然覺得——

    天、塌、下、來、了。

    那……那個小不隆咚的東西是什麼@

    「她……」

    「兄弟,別懷疑,就是她。」

    解御翔見他目瞪口呆的吃驚模樣,不用想也知道他在想什麼,為了怕他不信,他還很同情的特地強調的點點頭。

    「你們叫我娶個……娶這個……」

    原本不再掙扎、己然認命的解康宇,看見那個穿著新娘禮服、頭戴白紗,身高絕對不高於一百六十公分、身材瘦不拉幾,一看就知道還未發育完成的……

    這……這就是……風靡全世界的舞蹈新星……也就是他未來的老婆……

    一個……一個……營養不良的……

    未成年少女@

    他轉頭怒視他的母親,她非但沒有一絲愧疚神色,還神色飛揚地朝他點點頭,表現出她的滿足。

    活在二十一世紀當下的他,是身為金字塔頂端的黃金單身漢,現今竟和……一個小蘿蔔頭定了一生@

    他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他開始懷疑這場惡夢……是否會有醒來的一天?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