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財娘子 第六章
    糧覺蒏氻嚏A高升客棧的某間雅房裡正在舉行酒宴。

    癒妝c身敬官公子。”

    簡鰣外只顧著敬酒,連一口菜都沒吃。

    穢x雋祺因心思全放在與莫艾娘的談話上,並未注意到這奇怪的現象。

    癒妝x少爺,最近珠玉齋的生意如何?”莫艾娘不斷的炫耀自己的獨門見解,“還像過去那樣門可羅雀嗎?妾身最近聽人說,凡是做珍寶生意的商家必須要貨色齊全,才能吸引客人上門尋寶,您是否曾經派人到各地去尋找珍奇異物呢?”

    穢x雋祺微笑道:“莫小姐所言甚是,其實,我上回就已有這個念頭,在回去後便分別派人在各地搜尋奇特的珍品,並將它們全都展示在店面,果然,此舉確實吸引了不少富商貴客,這都要感謝莫小姐提點了我。”

    癒妣裡。”莫艾娘虛假的笑著。

    穢x雋祺突然覺得頭重重的,神志也有點不清楚,“呃∼沒想到我的酒量竟這麼差……真是、真是抱歉,掃了莫員外的興……我讓來福送您……”

    瞼i他的話還未說完,卻訝異的發覺,自己連手腳都軟了。

    簡鬖蒡Q一見到官雋棋的異狀,便心知肚明的說:“爹—一您先好回吧!不過,您可千萬要記住,明天一大早就得帶人來這間雅房敲門。”

    簡鰣外點著頭,“你不帶他回他的房間嗎?”

    癒妖R∼我一名弱女子,怎麼搬得動他?”言下之意,她就要在這裡對官雋祺下手。

    癒妖R可以幫你。”莫員外怕的是,萬一客棧的店小二來收拾殘餚,事情就會穿幫。

    癒妨籉哄I”莫艾娘不禁翻了個白眼,“你不會先去交代店家別來打擾我們嗎?再說,如果我們現在搬動他,外面人多嘴雜,萬一被人撞見,豈不是會誤事?”

    癒妙@∼對喔!”莫員外拍拍腦袋瓜子,才像是懂了女兒的顧慮,“那爹先去交代一下就回去了。”

    竅搧蛢鰣外的背影,莫艾娘殷殷交代,“別忘了明天一早……”

    簡鰣外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後,便匆匆離開。風隱掃校 浪漫★小說制作室★

    穢x雋祺雖然對他們父女拿他當透明人看待感到很不滿,但他卻心有余而力不足。

    瞼L是真的很想將莫艾娘臉上那奸詐的微笑打掉,礙於渾身都使不上力,只能恨恨的死瞪著她。

    簡鬖蒡Q已經開始褪去衣衫。

    礎o看到官雋祺充滿恨意的表情,不禁嗔道:“你還敢怪老娘!誰教你在兩年前初見到老娘的美麗身影,不肯直接把老娘娶回去,非要先回家處理家務;你要知道女人的青春可是稍縱即逝,不可能等你這麼久的。”

    穢x雋祺因使不上力,只得逼自己怒瞪著她。

    瞼L在心底暗恨自己,他做生意時向來看中什麼就是什麼,眼光其准無比,怎麼可能栽在她的手中?

    糧o算不算是他自作自受?

    簡鬖蒡Q將自己褪得只剩下一件肚兜,便開始替官雋祺除去衣物。

    癒夾銋磣A也沒什麼好怨的,像我這麼美的女人肯陪你睡一晚,你該偷笑才對。”可她的話語卻突然頓住,因為,她發現他的男性竟然對她完全沒反應。

    癒妨x!怎麼可能?你應該很想才對阿!”上回那沈公子吃完這種迷藥,可是立刻對她起了莫大的反應。

    穢x雋祺的心頭雖然有一團火,但他向來是個很有自制力的男人,加上莫艾娘是騙了他的女人,以致他就是能忍住不對她有反應。

    臏鷁M,他是憋得很疼!

    癒夾S關系!”莫艾娘將官雋祺推倒在地上,背對著房門,以雙手扶起他疲軟的男性,“我可是很有經驗,就讓我來幫你吧!”

    穢x雋祺直到這一刻才了解什麼叫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癒砥砥砥夾峔峞I”來福頭疼的不顧男女有別,硬抓著佳佳的小手,不讓她落跑。

    竄籉哄I他家少爺可是特別交代他要看好佳佳,如果她執意要走,豈不是會拖累他?

    癒壯A放手!”佳佳像見牛皮糖似的拚命甩手,恨不得將來福踹到海角天邊。

    癒坐ㄞ鄔鞢I”來福的火氣也被佳佳惹得直線上升,“我真不懂你有什麼好氣的!”他忿忿不平的將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全部爆發出來。

    癒坐H家我本來是少爺是最喜歡的下人,少爺去哪都是我在跟、少爺想做什麼新鮮事都是我第一個知道,甚至少爺想找人出口氣也第一個想到我……”

    癒夾澈雃n啊!”佳佳打斷來福的話,不懂他干嘛老是在她面前炫耀官雋祺有多器重他,“你去啊!”

    癒圻n你個大頭!”來福氣急敗壞的叫道:“還不都是你害的!自從你來後,我……我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什麼事少爺都第一個想到你!”

    瞼L的雙眼熟出熊熊怒火,“少爺所有的規矩都因你而改變、所有的習慣都因你而破例……氣死我了!”

    癒壯琱S不希罕!”佳佳聽來福這麼說,只能心虛的小聲喃道。

    竅O啦!她是可以感到官雋祺對她還算不錯,但她對他也很好啊!她甚至將自己過去做的“不法情事”都向他坦白,可他卻欺騙她,害她現在變成他家終生的奴隸,哼!她才不會再給官雋祺好臉色看呢!

    癒完黻捸I你都不希辛,可我希罕啊!”來福氣得連眼眶都有點發紅,“我……都跟少爺說你不跟他蓋章就算了,我可以跟少爺蓋啊!可少爺他……”

    穡峔峊豪蚆棶Q大聲辯解,但一聽到“蓋章”兩字,她的小臉便不爭氣的紅了。

    癒壯A……你哪能跟少爺蓋章……”她總覺得官雋祺跟她蓋章具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癒妞隻騚N你行,我就不行?”來福好生氣的硬拉起佳佳的小手,“走!我們現在就去叫少爺說清楚、講明白,為什麼你行我不行!”

    癒壯琚K…我才不跟你去,我要回家!”佳佳已不想再見到官雋棋那個大騙子了。

    癒坐ㄕ獢I”來福的倔性子此時全都爆發,“我非去跟少爺講清楚不可,要不就是你走!要不就是我走,反正少爺只能選一個……”

    礎]為太生氣,來福已將官雋祺可能會如何處罰他的可怕情況完全拋在腦後,他現在就要讓他家少爺明白他的好。

    癒夾哄X-”所以,他硬拖著佳佳往今晚官雋祺設宴的雅房走去。

    癒壯畯怳ㄔh……”佳佳才不想看到官雋祺……不!更正,她更不想看到那位生得妖嬌美麗的莫小姐。

    癒妣容你說不!”雖然來福只比佳佳大一、兩歲,但力氣卻大許多。

    礎n不容易將佳佳拖到雅房門口,來福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完全不顧忌他家少爺去如何責罵他,直接以大腳將門板用力一踹——

    礎]為,他的雙手可是死命的抓著佳佳呢!

    癒妖y”的一聲,莫艾娘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大條的事情,後腦勺已被門板狠狠的撞擊一下,修地便倒在官雋祺的身上昏了過去。

    癒坐硊搳耤豕蚨眵捶ㄔL家少爺的衣杉被扒個精光,而那貌美如花的莫小姐則身著肚兜,靜靜的趴在主子身上,他訝異的驚呼,“你把人家給怎麼了?!”

    穢x雋祺如果有能力將話說清楚,他絕對會說,是那女人想對他怎麼,而不是他想把那女人給怎麼!

    礎他渾身虛軟,連說話的力氣都沒,只能無力的搖頭,勉強舉起手示意,要來將莫艾娘從他的身上移開。

    穡峔峔ㄙ狡蒤茪H呆在現場!

    簡換e的情景實在太讓她震撼了,官雋模居然跟莫小姐偷偷躲在雅房裡偷情!

    礎o……心好亂、臉好紅,卻動彈不得,仿佛已被眼前的事實嚇軟了腿。

    穢x雋祺只是瞞了一眼佳佳臉紅的消模樣,他的男性竟莫名的起了極大的反應!

    癒妍琚X一少爺!您……”來福眼見他家少爺的那兒竟突地豎得老高,不禁急切的喊著,“您別急,我……幫您去找大夫!”

    穢x雋祺用盡身上最後一絲力氣拉住來福,“別—一聲……張!”

    穡蚨硈o才睜著惶恐的雙眼,“那、那……不然呢?”

    癒妤N、將她……綁妥……先、先報官……明早……再、再請行、衙門……派、派人……來……”他非將這對父女繩之以法不可。

    癒妙@”來福趕緊用衣帶將莫艾娘捆綁起來,再拿起地上的衣衫遮住她裸露的身子,“少爺,這樣可以嗎?”

    穢x雋祺已無力指揮,勉強點了個頭,以眼神示意來福先去處理他交代的事。

    穡蚨硉J急的想沖出去報官,邊走還邊確認,“少爺,那我明天天一亮就讓官府的人過來這裡!”

    穢x雋祺輕輕的點了頭。

    穡峔峖僥氻~像是回過神,她惡狠狠的瞪了官雋祺一眼,對著來福說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穢x雋祺卻再使出吃奶的力氣,斷斷續續的說:“佳、佳佳—一別、別走!救我……”

    穡蚨痐@聽,忙將佳佳推進門,“你快救少爺吧!”雖然,他的心底好吃味,他……也好想救他家少爺啊!

    礎一想到他還有任務在身,便盡心的想趕快為他家少爺解難。

    穡峔帠銙銂漲b嘴裡嘟嚷著,“我為何要救他?”

    穢x雋祺等房門關好,才稍微使力坐起身,背脊靠在牆上。

    穡峔弇飢硌劘鬙L遠遠的,“你……快把衣服穿好……”他這樣光著,不怕得風寒嗎?

    瞼L也很想啊!可他哪有力氣?

    癒夾峞X-”他勉強喚道:“我……中了……迷、迷藥……”好累!他才說幾句話就喘個不停,更難受的是,他的下半身硬挺得快爆炸了。

    癒坐什g藥?”佳佳這才注意到它控棋的面客紅通通的,額頭上也不斷冒出汗珠,“怎麼會?”

    礎o不懂!

    瞼L不是在宴請莫氏父女嗎?怎麼會中迷藥?

    礎o好奇的看著倒在一旁的莫艾娘,“那……她也是嗎?”

    癒壯c∼”官雋祺不舒服的吐出一口長氣,“她……”

    穡峔峇@時同情心大發,立刻奔向他,將地上的衣物拾起,“你別擔心,我會幫你穿衣服,不讓你受風寒的。”

    罈△菕A她將他的衣物撿起,“我很有經驗的……”

    穢x雋祺一聽此活,眼中忍不住冒火,她……很有幫男人穿衣服的經驗嗎?頓時一股莫名的火氣自他的心頭竄燒起來。

    穡峔峇揭袹U自的說:“我家小弟從小就是我帶的,不管穿衣、吃飯、洗澡,還是把屎、把尿,我樣樣精通。”

    癒圻S—∼”官雋棋不自覺的吐出一口長氣。

    簫!這小姑娘每次說話都會把他嚇得亂七八糟的。

    簡捶ㄗ峔峇w經開始要替他穿上襯衣,官雋棋忍不住以眼神向她抗議。

    穡峔峎搢鴝x雋棋不情願的眼神,果然停下手,不解的問:“你不冷嗎?全身光溜溜的,萬一受涼就該糟了!”

    癒尬騿K…”他勉強吐出一句話。

    癒釆騿H”佳佳重復著他的話語,小手毫不考慮的復上他的額頭,“嗯—一真的有點燒呢!”她拾起他的外杉,替他將額上的汗珠拭去。

    礎A跑到一旁,將他那些被丟棄得亂七八糟的衣物摺疊好。

    穢x雋棋只知道,當她冰涼的小手觸碰到他的肌肉之際,他渾身的細胞似乎都在吶喊著,“再碰碰我、再碰碰我!”

    瞼i他一點都不怪佳佳的不解風情,因為,他知道她年紀還小,她娘一定還沒告訴過她男女的情事。

    癒完L來……”他試著要求她。

    癒壯A……”叫她過去她就得過去嗎?但她卻狠不下心拒絕,於是,她回嘴道:“我還沒原諒你耶!你這個大壞蛋!”

    穢x雋祺想她想得心在痛、肉在痛……不!事實上,他身上的每一處都痛得要命,“佳∼別、別鬧……”

    癒壯琱~沒鬧呢!”佳佳疊好他的衣物,站得離他遠遠的,“啊∼反正我不管啦!你那麼壞,騙我得當你家的終生奴婢,我才不想理你!”

    癒尾陛K…我!”他直接說出他的想望。

    穡峔庣閉O生氣了,“怎麼幫?我也很想幫你啊—一可你又不肯穿衣服、又不肯去給大夫看……我怎麼幫你嘛!”

    癒夾荂耤言L伸手拉到她的小手,稍微一使力想將她拉到他的身邊。

    穡峔峊豪蚆晹b使小孩子脾氣,可當她感到官雋棋的力氣竟變得那麼小時,她心中一駭,臉上溢滿關心之情,“你真的病了嗎?”

    瞻p身子也順勢窩進他的懷裡,兩只小手上下胡亂的摸著,“你是哪裡不舒服,你要說,不然我怎麼知道?”

    竄蝏翾魽H她最怕照顧生病的人了。

    瞻p時候,弟弟一生病,她就慌得只會站在她娘的身邊蹦跳不已,所以,她娘才會決定,她只要負責管家裡賺錢就好。

    穢x雋祺感覺她的身子貼著他,那股焦躁的悶熱感立即獲得舒解;而她那兩只不安分的小手在他的身上四處游走,也使他心底的欲火稍稍降溫。

    癒夾帡琚蒴Q……不想……真的……幫、幫我?”他決定了!

    瞼L要她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雖然之前他曾經對她是否適任感到懷疑,但……他現在可以確定自己是真的很喜歡她的親近。

    繡穧o在一起,他的心情會變得好輕松,仿佛壓力、煩惱都不翼而飛;跟她在一起,他的行為也變得幼稚,仿佛回到年幼時無憂無慮的歲月;跟她在一起,他不會再像以往一樣事事精打細算,因為,她本身就是個帶財姑娘啊!

    穢狴H,他決定就要她了!

    臏鷁M她得先替他解除因迷藥而產生的危機,但他絕對會負起所有的責任,讓她登上官家主母的大位的。

    癒壯皕Q幫……可要怎麼幫嘛?”她又不是大夫。

    瞼L情不自禁的將她的小臉轉向他,“記、記得……我們上回……蓋、蓋章的事嗎?”

    穡峔峊艅鞎菗鶪F整張小臉,“你干嘛提這個?”

    癒壯琚B我們……再蓋個章……”他好想要她,他想要得心都在發疼。

    癒坐ㄜn!”佳佳頓時想起他先前所做的可惡的事,“就算我們蓋了章,你還不是照樣騙我,我才不會再相信你這個大騙子的話呢!”

    穢x雋祺可以感到佳佳想掙脫他的束縛,可他太想要她了,以致就是不肯放手。

    癒坐ㄐB不然……還有一、一個……比蓋、蓋章……更具效力的……事……”他只能再使出卑鄙的手段。

    穡峔恞菃丹b他的身上,那姿勢實在不甚雅觀,因為,官雋祺可是渾身赤裸的;可她太專心聆聽對她有利的事,以致完全沒注意到。

    癒夾漪O什麼?”如果真有效力,那她就簽。

    穢x雋祺試著磨蹭她的嬌軀,感到體內不斷的燃起亟欲發洩的欲火,他深知再拖下去,自己真的可能會暴斃,“佳—一那只、只能做……不、不能說……”

    穡峔峆僈{真的瞅望著他,“我……我再相信你一次,你不能再騙我喔!”

    穢x雋祺很認真的點頭。

    癒圻n吧!那就做吧……”

    瞼i佳佳的話都還沒講完,一旁原本暈過去、渾身被捆綁著的莫艾娘已經清醒過來,她忍不住吐槽道:“簡直愚蠢到了極點,被人騙得團團轉還不知道!”

    礎o哪會不知道官雋祺打的是什麼鬼主意—-,他是想利用那小女孩替他解了他的迷藥,哼!他想得美!

    礎o非來搞破壞不可。

    穡峔恔鷁M對官雋棋的話並不是百分百的信任,但……她卻壓根不想理會莫艾娘,所以,她當下決定相信官雋棋。

    癒壯琱~不愚蠢!”她氣呼呼的:“愚蠢的人是被綁著的吧?”

    穢x雋祺很怕自己的想法被莫艾娘看穿,於是,他要佳佳去將莫艾娘的嘴堵住。

    礎茖峔峊豪荋N著莫文娘不順眼,加上她說的話也令佳佳很不高興,所以她立刻拾起官雋棋的長褲,直接塞進莫艾娘的嘴裡。

    癒妊o樣你就不能再吵了!”她得意的瞪著莫艾娘。

    簡鬖蒡Q簡直不敢置倩,她本來想利用佳佳幫她解開束縛,萬一她不從,她也可以放聲呼救,沒想到她都還沒來得及做出進一步的動作,嘴巴就被佳佳給封了。

    礎o氣得不斷的扭動著身子,卻怎麼也掙脫不開,只能發出“咿咿呀呀”的噪音。

    穢x雋祺這才要佳佳再次坐回他的身側,他的大手勉強捧住他的小臉,裝出虛軟的模樣問:“先蓋、蓋章……好、好嗎?”

    穡峔恔鷁M羞紅了小臉,仍然輕輕閉上眼,讓他將唇覆上她的。

    簧@∼這次蓋章的情況跟上回好像有些不同,這回他的嘴好濕,還一直想將舌頭立探她嘴裡,這讓佳佳頓時感到心慌。

    癒坐ㄜn!”她忍不住張開嘴告訴他,卻在瞬間被他的舌找到機會竄入她的檀口中,那感覺好奇怪……

    穢x雋祺只知在吸吮她口中蜜津的同時,他的身體像是在瞬間注入新的生命力似的,他甚至可以感到自己的力大無窮。

    礎他仍害怕迷藥發作起來,那種虛軟的感受。

    穢狴H,他毫不耽誤時間,趁自己有力氣之際,將手探進她的衣襟內。

    穡峔峊艅頩夆_小嘴,“你又使壞!你想偷我的荷包嗎?”

    穢x雋祺含糊的嘟咬著,“我、我想你……別的!”

    穡峔峇w經將小荷包自衣襟內取出,緊緊抓在小手中,“你想都別想……”

    瞼i官雋祺已再次吻住她嘮叨的小嘴,大手也再次探向她衣襟內的肚兜。

    癒坐z、干嘛?”她軟軟的想抵抗,可抵不過官雋祺的蠻力,“你別亂碰人家嘛!”

    癒夾帡琚X-”他喃喃的在她的耳畔低語著,“你、你……不是想……更有……效力的……我得做、做給你看……”

    簧@∼佳佳這才放松身子,“只要你不打我荷包的主意,我就讓你做。”

    穢x雋祺得到她的允准,立刻開始上下其手。

    癒妣齱X一你干嘛脫人家的衣服?”

    穢x雋祺只是在佳佳的耳邊低語著,才一會兒工夫,她就不再抱怨。

    癒妍琚X一你干嘛又欺負人家?你……還想拿那個鬼東東打我?!我才不要……”

    瞼i同樣的,官雋祺仍是在佳佳的耳邊輕輕解釋著,才一會兒,她就不再那麼抵死反抗。

    癒壯c—一會痛!我、我不要……好、好痛……”

    穢x雋祺只是溫柔的吻去她晶瑩的淚珠,再將她的唇瓣含住,緩緩的將她所有的呼痛聲全數吞進肚裡。

    瞼L倆柔情蜜意的纏綿著暖昧的風情……

    瞻@旁的莫艾娘眼冒金星,恨恨的看著不遠處的那對男女!

    瞼L們竟然……竟然在她的眼前做這般苟且的事!可惡∼她……看著看著,竟然也好期待自己能被一個這般溫柔的男人摟在懷中……

    簫!她現在好後悔自己當初的一失足成千古恨!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