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財娘子 第二章
    癒u喂—∼」佳佳拉扯著來福的衣袖,「少爺是想走去哪啊?咱們不是該趕回京嗎?」怎麼會雇著馬車一路逛大街呢?

    穡蚨眹S好氣的將官家的規矩攤在陽光下,「你聽好,佳佳,」他好整以暇的說:「咱們官家的第一條規矩就是,主子說東,下人就得往東,不得有二話;第二條規矩是,主子想怎麼做,下人就只能言聽計從,沒得商量;第三條規矩是,主子……」

    癒u停!」佳佳將小手覆住來福叨念個不停的嘴上,「你只要先告訴我,官家一共有幾條規矩就行。」

    竄羺U!她又沒想待太久,等她騙回自己的賣身契,她就會跟他們主僕兩人說再見,誰理他們官家那勞什子規矩啊!

    礎這回比較不同的是,她一直都想到京城裡瞧瞧,所以,她打算盡快去到官家,再找個好時機溜出來,憑著自己一身的「好本領」,快快活活的留在京城裡玩個夠。

    穢狴H,她簡直無法忍受這麼慢的行程。

    癒u多著咧!」好不容易有新人能供他奴役,來福控制不住心底的快活,興高采烈的訴說著,「如果是官家的家規,一共有一百零八條;如果是少爺的私人規矩,就有七十二條;至於老夫人、大少爺、二少爺、四少爺他們的,那就各有……」他扳起手指開心的算起來。

    穡峔峆o再次摀住來福的嘴,「哩賣擱員啊!」

    穢x雋棋也不懂,為何當他乍見到佳佳將小手觸碰到來福時,他心底竟酸酸的、澀澀的。

    竅O以,他立刻出聲喝止,「你們兩個還不快點分開!」

    瞼L的嗓音實在太大聲、太有威嚴,以致佳佳與來福頓時嚇得火速跳開,還因跳得太急,兩人一起跌了個狗吃屎。

    癒u你們都是孩子嗎?不懂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嗎?」官雋棋實在太氣,以致說話都不經大腦,「來福,你真以為你是我的誰,竟敢隨便動我的人?!」

    穡蚨眻q來就怕他家少爺,從小就見識盡官雋棋的不講情面,所以,他抖瑟著身於,排命的搖頭、插手,甚至渾身上下都在搖晃著,「沒、沒……我沒……我只是在講家、家裡的規矩而已……」

    糧o他倒是相信,畢竟,來福可是第一次有機會在新人面前擺出老鳥的姿態,這種心態他可以瞭解。

    癒u嗯∼」所以,他稍微釋懷的鬆口,「那也不必靠那麼近吧?下回得距離她三公尺外,聽到沒?」

    穡蚨硐隻點頭如搗蒜。

    瞼i佳佳卻對官雋棋的某些話很感冒,再加上她又不打算長期伺候官雋棋,所以出言就不太客氣,「先說好,我可不是誰的人喔!」

    瞻H也順勢從地上爬起,顧不得自己的嘴裡還沾著一些泥土,小臉上滿是灰塵,立刻雙手叉腰,雙腳岔開,擺出一副幹架樣,惡狠狠的告訴官雋棋,「我只是這兩年要做你家的奴婢而且喔!」

    竅搧萓o驕傲的模樣,來福都替她擔心死了,因為,在他家少爺的心中,下人就是下人,哪有回嘴的份?

    礎p果現在在官家,那她可能早被拖去海扁一頓了,因此,他很好心的扯了下她的褲角,小小聲的提醒道:「規矩、規矩!」

    瞼i佳佳正在氣頭上,哪肯理會她先前所聽到的不平等規矩。

    穢x雋棋明明該生氣的,但他不知是中了什麼邪,竟然被她蓬頭垢面的俏模樣吸引住、被她鴨霸的茶壺樣勾得心神不知飛往何處,忍不住好言好語的輕聲哄她,「好好好,你別氣,本少爺只是跟你說著玩的。」

    瞻偵礡H!

    穡蚨祫y上瞬間出現三道黑線,現在站在他眼前,表現得這麼沒骨氣的男人真是他家少爺嗎?

    竄蝖B怎麼有這麼大的差別待遇啊?

    穡峔峖b聽到官雋棋的軟語哄慰後,心情馬上轉好,她的兩顆靈活的眼珠子轉啊轉的,像是在打什麼鬼主意似的,「哦∼就知道少爺人最好了。」

    竅O啊!是只對她一個人好吧?來福吃味的想著。

    穢x雋棋已開心的一把將佳佳拉過去,不避嫌的替她拂去臉上、身上的灰塵,「當然,誰教你小小年紀就得離鄉背井的。」

    癒u少爺∼我……」人家他可是才三歲就被賣進官家,他才是小小年紀離鄉背井呢!

    礎茈B,少爺剛剛不是教他要謹守男女授受不親的原則嗎?那為何少爺自己犯規?他好想上訴,卻得不到發言的機會。

    癒u你閉嘴。」官雋棋根本無心理會來福,「咱們還是快回旅店,你去洗把臉,換件乾淨的衣裳。」

    糧o裡距他們官家的布莊不遠,他今天就是想先帶佳佳過去試試她的「身手」的。

    瞼i她現在看起來活像個泥娃娃,全身髒兮兮的,他覺得還是先讓她梳洗一番比較妥當,他又不差多賺那兒文錢。

    穡峔帣捶ㄘx雋棋這麼好說話,忍不住將他歸類為先前那樣受騙一族的行列。

    穢颽O,她好心情的邊走邊朝官雋棋旁敲側擊著,「那個……少爺,我們怎麼還要住旅店啊?」把那住旅店的銀子給她不更好!「為什麼不直接回京城官家啊?」

    礎o是真的好想到京城玩個夠喔!

    穢x雋棋覺得,他最好對她坦白,免得等一下她發現他的真正用意,或許會不太高興,因為,他記得她似乎不愛拋頭露面,於是,他婉轉的問:「佳佳,你真的有『招客來』的本事嗎?你這本事是怎麼波人發現的?你討厭有這樣的本領嗎?」

    穡峔恲鄐F轉靈活的雙眼,決定照實說,再找機會將話題拉到她想說的話題上,所以,她先誇張的長歎一口氣,「唉∼」

    礎她只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小姑娘,發出這般的長歎聲就顯得很不對勁,這讓官雋棋下意識就覺得她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癒u沒關係,你不想說就別說。」他忍不住體貼的安慰道。

    穡峔庢穔M是想說,不然,她要怎麼把話題導向她想說的方面去呢?「啊!沒啦—一我早習慣了。」

    藏隞’o邊裝出一到有點落寞又不會太落寞的表情,「就……我才出生沒多久,有一回,娘說家裡缺米,一時沒注意她還將我背在背上,直接跑到米行去賒,而在我娘苦苦哀求米行老闆通融之際,卻接二連三的不斷有客人上門。」

    癒u可這也不能證明什麼啊?」來福好不容易趕上他家少爺的腳步,忍不住插入他們兩人中間,不客氣的插嘴道。

    穢x雋祺一把將來福推得遠遠的,「呿—一不關你的事,滾!」再和顏悅色的對著佳佳說:「請繼續。」

    穡峔帡角W接著說:「米行老闆就是不肯賒米給我們,還淨趕我們走。沒想到,我們才一離開米行,那些剛上門的顧客卻像是中邪一樣,突然什麼也不買的離開了。」

    穢x雋棋狐疑地盯著佳佳,在心底暗忖,這……應該只是巧合吧!

    癒u米行老闆本來已經裝好一小袋米,眼看客人不肯買,一氣之下,就把我娘叫回去,才將米遞到我娘手中,突然,又跑進來一堆客人。」佳佳的眼中閃過一絲光亮,「我娘本想趕快回家煮飯的,可她才一離開米行,米店裡的客人馬上又準備離開……」

    癒u就這樣發現的嗎?」那也太冒險了,官雋棋心付,沒做過十足十的實驗,他是不會輕易相信這種毫無道理的事!

    癒u沒—-」佳佳輕皺眉心思付著,「好像當時米行老闆突然覺得怪怪的,就要求我娘留下來幫他舀米,直到天黑才讓我們回家,而代價就是那一小袋米算是送給我們的。」

    癒u所以,是那米行老闆告訴你娘,你有『招客來』的本領?」官雋棋臆測道。

    癒u才不是呢!」佳佳忍不住諷道:「如果是,你以為我們家還會需要賣掉我嗎?」

    癒u呃∼」聽到她的嘲諷,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說到她的痛處了,官雋棋趕緊好商量的說:「沒關係,你不想說就算?」

    癒u那沒什麼啦!」佳佳揮揮手繼續講下去,「後來又有幾次奇怪的事情發生,像是我五歲時,有一回我大姊生病,娘好不容易攢了一點碎銀,就帶著大姊跟我一起到鎮上的小醫館看病,本來那醫館裡沒半個人,可我們才踏進去一會兒,突然就湧入數十名病患。」

    癒u連醫館都成啊?」官雋棋不禁想起那麵館王掌櫃的,甚至曾提到有棺材店找她去坐鎮!她……當時想必很怕吧?

    癒u對啊!」佳佳繼續說:「那時的情況也和過去一樣,我們才看完,正拿了藥方要到醫館外的小藥鋪抓藥,可那醫館裡的病患突然都離開醫館,跟著我們一起來到小藥鋪……」

    癒u所以就被大夫發現了?」官雋棋渾身的好奇因子都活了過來,事實上,他覺得如果她所言是真,那還真像是一種靈異現象呢!

    癒u哪是啊!」佳佳馬上擺出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表情,「那些自以為自己很行的人才不肯相信這種事呢!」她嘟起小嘴,遙想著難堪的過往,「是小藥鋪的夥計發現我一跑出門外,那些客人就失去購買慾望說!」

    癒u所以,他才要你乖乖的待在藥鋪裡?」他很自然的猜測。

    癒u才不是咧!」她一副他很笨的模樣,「我們那裡只是個小鎮,我們家又是窮不拉幾的貧戶,當然不會被人尊重囉!」

    礎o像是在講別人家的事般的不在乎,「我記得那個夥計突然跑到我的身旁,手裡拿著一塊糖,他掰開一點點,放在我的嘴裡,要我立刻滾進藥鋪,我才用做,那些客人就像是瘋了一樣,突然又衝回藥鋪買藥;然後,他又掰了一小塊糖給我,要我立刻躲到門外,果然,才一會兒的時間,那些客人就像是說好了他的,突然又全都走光光。」

    罈”鴞飽A佳佳的秀眉微微蹙起,「他就用那塊糖,讓我進進出出那間小藥鋪十來次,後來,他又跑去告訴藥鋪的老闆,我……又被迫跑進跑出那小藥鋪十來次……

    癒u這回,連那醫館的高傲大夫都跑來參一腳,他們……」她突然頓了一下,像是想掩飾有點激動的情緒,但只是一下下而已,她又馬上恢復正常,以雲淡風輕的口氣繼續說:「然後,他們就像在逗小狗似的,一會兒叫我進藥鋪、一會兒又叫我跑出藥鋪;一會兒叫我進醫館、一會兒又叫我離開醫館……

    癒u反正,就這樣折騰了一整天,他們總算得到一個結論--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會聚集許多人咩!」她停住,眨著大眼看著官雋棋,「呵∼不講了啦!人家講得口都渴了說。」

    穢x雋棋眼看旅店已在眼前,便體貼的說:「你先進去梳洗一下,我們待會兒再說。」

    瞼i這哪是佳佳想要的結果?

    礎o趕快發言道:「少爺,人家剛才講得好不好聽?」她抬起髒髒的小臉,臉上堆滿柔柔的笑意,看起來就像個想討吃的小孩般。

    穢x雋棋忍不住拍拍她的頭,「你講得好好聽呢!如果有時間的話,本少書準備好好的從頭聽到尾。」

    礎他真正的想法是,在聽她述說她過去的童年遭遇之際,他好想適時給予她安慰與鼓勵,因為,他剛才可是看到她受傷的表情,雖然只是那麼一瞬間。

    礎茈L好想在她難過時,做為支撐她往下走的支柱,他……甚至在想,或許……他不該再殘忍的帶她去他的布莊。

    癒u那我下回再講給你聽後面的故事,好不好?」佳佳一副他中計的表情。

    癒u好啊!我會洗耳恭聽。」官雋棋完全沒防備的承諾。

    癒u那……等我說完所有的故事……少爺,你要不要讓我幫您保管我的賣身契?」她瞄了一眼落後他們一大截的來福,「阿福看起來不太穩當喔!萬—……他把我的賣身契弄丟了可就麻煩了。」

    罈“飽A她馬上露出一副看似憨厚的迷人笑容,乖巧的對著官雋祺傻笑。

    穢x雋棋只覺得剛才感動的心在一瞬間全都不翼而飛!

    瞼前他在她家所聽見她們母女倆的囂張話語,又霎時全都跑回他的腦海中,瞬間,他連原本不想帶她去試身手的想法都改變了,嗓音頓時變得冷淡許多,「再說吧!」

    簞琚X一怎麼會這樣?!

    穡峔峏鼤摒搕F官雋棋一眼,嗯—一這個男人有點不好對付,她似乎該多花點心思在他身上。

    癒u哦—-」她不再多說,很識時務的乖乖點頭。

    穡S問題,她去找出他的弱點,再直接攻擊的。

    礎他們才剛踏進旅店,只見慌張的店小二已急匆匆的迎向他們。

    癒u啊—一官公子,您終於回來了!」

    瞻ㄔu是店小二,連旅店的掌櫃都奔了過來,還焦急得直搔著頭,「那個……官公子,真是不好意思,由於今天莫名的來了一群兵爺們,不如您是否……介意將三間上房讓、讓出一間?」

    穢x雋棋詭異的回頭望了佳佳一眼,她……的功力真這麼深嗎?

    瞻ㄦ|吧!

    織x櫃的眼見他沒回答,只得盡量低聲下氣的解釋著,「是、是這樣的……今天來了個位高權重的兵爺,他帶了約十餘名隨從,將小店的客房全都擠滿,可那名兵爺卻不肯……不肯跟他的隨從擠……」

    癒u來福,你就搬來跟我住一間。」官雋棋心知這完全不是旅店的錯,而是佳佳的「招客來」的本事。

    癒u是!」來福立刻應聲上樓。

    癒u佳佳,你快去洗把臉、換件衣裳,咱們還有事要出去。」官雋棋因此時的情況發展,當下決定今天就要小試她一下。

    簡摒搢峔峞u咚咚咚」的跑上樓,官雋棋發覺,自己的心變得好奇怪——

    瞼L會因為她的一個舉動、一個眼神,甚至是無心的笑容而心動不已,並忍不住站在她的立場替她著想;但他又會因她狡猾的詭計,而覺得自己有滿腹的不爽。

    糧o……他是怎麼了?!

    瞼L從來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而讓自己變得這麼的……舉棋不定啊!

    禮韟顗p,她還不是個女人,充其量不過是個小女孩。

    瞼L到底是怎麼了?

    瞼L竟會對一個小丫頭產生心動的感覺?

    瞻ㄔi能吧!

    翻K緊眉,官雋棋猛然搖頭,想甩掉滿腦子的怪異想法。

    竄羺U!他可是個二十五歲的正常男子,就算他家每個兄弟的妻子都是十三、四歲就娶進門的,但他一直都認為,像他這樣的商業奇葩,當然得找個對他事業有十足助益的女人來協助他。

    織咧奶均A他的妻就算沒有幫夫運,至少也要有助夫運,可以幫著他讓他們官家的事業更加發達。

    瞼t外,他還希望他的妻能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他要她除了能在事業上協助他,還期望她能知他、懂他,做他心靈上的最佳伴侶。

    竅O以,他一直認定這樣的女子絕對很難找,而他會不停的尋尋覓覓,直到找到他的真命天女為止。

    礎茈L也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像這樣懂事又有才華的女子,絕對會是小有年紀的。

    穡S錯,他就是一直這麼認定自己未來的一半是如此,所以,他實在不該對佳佳那個小姑娘動了心啊!

    禮O想了!他這麼告訴自己,她與他的年紀差太多,她絕不會是他想要的伴。

    礎o唯一能幫他的,就是充分發揮她「招客來」的功力,而如果她真那麼行的話,那他是不介意在她的賣身契到期後,放她自由的。

    瞼L對她就只能這樣了,絕不可能有其他的。

    瞻@這麼想,他的心情才終於定了下來。

    竅搢鴩蚨硐P住住從樓上的客房走下來,官雋棋硬逼自己面無表情的說:「好了嗎?那就走吧!」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