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取悅你 第二章
    他不想管那小白癡了,但那小白癡卻替他找來一堆女人的照片讓他選,環肥燕瘦、紅白黑黃——

    她把她能找到的各色人種全找來了是不是?天哪 ̄ ̄

    「你的小弟弟一直沒有站起來耶!」美寶蹲在床的邊緣,一直看著霍雍的胯下。

    「什麼?!」剛剛天是不是打雷了,要不然他怎麼聽到一句很可怕的字眼,霍雍瞪著美寶看。

    那明明還是一副天真、純潔的臉,所以剛剛一定是他想太多了,一定是他……太累了,所以才出現的幻聽。

    「好久了耶!」那吳噥軟語的嗓音又出現。

    「什麼東西好久了?」霍雍提心吊膽地,很怕她又天外飛來一句驚世駭俗的話,就把他給嚇死了。

    「我等你站起來等很久了。」

    「你綁著我,我當然站不起來。」聿好,她剛剛講的那句話還算正常。

    「我不是說你。」他真是書獃子,還是故意顧左右而言他啊?美寶改趴到霍雍的床上,兩個人貼得好近、好近。她小小聲地,像是在講什麼秘密似的告訴他,「我是說你的小弟弟還沒站起來耶!」 

    霍雍——眨眨眼——又眨眨眼。

    「你的眼睛怎麼了?」他怎麼一直眨眼睛?他眼睛痛嗎?

    「你是幻覺。」

    「不,我不是幻覺。」她是真實存在於他面前,他幹嘛一副急著想逃避現實的表情啊!「你不信!要不然你摸摸看。」呃——他的手被綁著,不能摸,所以……好吧!換她摸他。

    「瞧,我摸得到你,你是不是也感覺得到我?」她的小手在他臉上游栘。

    霍雍是覺得她這樣,比較像是在吃他豆腐。「夠了,我相信你是真實存在。」所以她能不能把她軟軟暖暖的小手給移開?

    「我討厭別人碰我。」她的手擱在他心窩口,讓他心癢癢的,他媽的,他竟然對一個古惑女心癢癢的!他是不是太久沒碰女人了?

    霍雍火死了,一張臉比大便還要臭。 

    「我又不是別人,我是你的小姨子耶!」那小白癡還一副天真無邪地回他話。

    嘖∼∼她想得美咧!他才不想要一個腦袋空空的小姨子。

    霍雍真想這麼回她,但他有任務在身,所以不行,只好強忍著,硬把梗在喉嚨口的惡毒又吞回肚子裡。

    「你都這麼摸你准姊夫的嗎?」她都這麼摸別的男人的嗎?

    一想到美寶摸別的男人的景象……

    很好,他又想殺人了!

    他今天是怎麼了,脾氣這麼壞?

    「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就只有一個姊姊,所以除了你之外,我沒別的經歷;」她沒摸過別人,只是看他的表情這麼嚴肅,好像她剛剛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唔……不能這樣嗎?」美寶小心翼翼地詢問他的意見。

    她……不能這樣摸他的臉嗎?!

    「你覺得能嗎?」霍雍咬牙切齒地反問她。

    美寶好想跟他說,她覺得能呀!因為她都這麼摸著太寶、二寶,所以當然也能摸他,因為他是她姊夫耶……她真的好想這麼說,但他的臉看起來好凶耶!她講了,他會不會跳起來咬她啊?!

    美寶懼於他的目光,怯怯地把手縮回來。「我想……是不能吧?」很不確定的口氣。

    「不是可能吧!而是確定,是真的不行。」如果今天她的准姊夫不是他,那她是不是也會覬覦別的男人的美色、貪圖別人的皮膚好摸;是不是也會像今天這樣,一雙手黏上了就不想走開,只想賴在那人身上。

    霍雍光是想到那個可能性就氣得頭頂直冒煙。

    「為什麼?我們是親人耶!」

    「沒人這麼摸親人的。」噴火龍開始噴火了,轟轟轟——

    小笨蛋還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反駁他,「亂講,我明明就這麼摸太寶跟二寶……」 

    「你摸他們!」肅殺之氣陡現。

    「太寶、二寶是我哥耶!」為什麼她連自己的哥哥都不能摸摸摸,真是奇怪了。「你是不是沒有兄弟姊妹?」所以才惜肉如金,「讓人摸一下又不會怎樣?」美寶嘟囔著。

    霍雍這才驚覺自己的情緒失控了,他的反應竟是如此激烈。

    他是怎麼了?

    他初來乍到,才剛來不久,可他的情緒卻如此簡單的被個十七歲的小女孩給挑起!霍雍心中警鈴大作;而美寶看不到他的「歹臉色」,她心裡一直惦念著他的小弟弟。它一直沒站起來耶!

    是這些美人兒不夠美嗎?

    還是他無能?

    喝!無能?!

    無能就是不行耶!美寶的臉色陡地變得很難看。

    「你的臉幹嘛突然間變得如此難看?!」霍雍看到她臉部細微的變化,雖猜不出她心裡究竟在想什麼——因為她太蠢了,他猜不到蠢人的想法;但他卻知道她又有出人意表的念頭,而他就怕她這一點。

    他兩個眼睛像防賊似的防著美寶,而她的表情……她幹嘛一副好同情他的目光?

    「我知道你的難處……要我是個男的,我也怕別人知道我的……呃——該怎麼說呢?」美寶小小的想了一下,「呃——弱點。」

    「我沒有弱點。」所以不管她的腦子在想什麼,她最好現在就把它剔除,否則的話,他就想殺人了。

    「我知道、我明白……」明白他的男性尊嚴不容許別人知道他……呃∼∼不能站起來的事。

    「不,我看你的表情,你一點都不明白。」而且還有愈想愈嚴重的趨勢,他看她益加凝重的表情就猜得出來。「該死的,你到底以為我怎麼了?」 

    「你……不是不行嗎?」美寶問得小心翼翼的。

    「哪裡不行?」

    「那裡啊!」纖纖玉指遙指著霍雍的胯下。

    要不是霍雍此時此刻被人給綁著,他早就已經跳起來殺人了。這死丫頭!「我沒有不行。」他狂怒地解釋著,而她那是什麼表情?

    她那表情擺明了她根本不相信他。

    沒辦法呀!他吃了小藥丸,她又替他找到一堆美女圖片讓他選,可他一點反應都沒有耶!教她怎麼相信他的話?

    所以美寶寧可信他是為了他的尊嚴,打死不承認自己的……呃∼∼弱點。他要面子,她知道,但是如果為了面子,惹怒她的哥哥們這就不好了。「如果讓哥哥們知道你不行,那你就當不成我姊夫了,你知不知道?」她一派正經地告訴他這個嚴重性。

    「相信我,當不成你姊夫,我一點都不在乎。」霍雍忍不住惡毒。

    美寶卻關不住臉上的失望表情。「我姊很美的耶!你別不信。」

    「你姊很美,關我什麼屁事。」最後連粗話都說出來了,足以見得霍雍多不爽。

    「你說話好粗魯,一點都不像是讀過書的人。」

    「那還不是被你逼的。」他被綁著出任務,就已經夠不爽的了,她還在那淨說些五四三的,說他不行、不能站起來諸如此類的,他會有好脾氣這才奇怪。可惡,他這輩子還沒被人這麼污辱過,這小賊婆是跟老天爺借了膽了嗎?竟然敢說他不行、說他無行為能力!

    「我去弄些食補給你吃好不好?」

    「我不要。」她要煮東西給他吃,那多恐怖啊!霍雍慌得連忙制止美寶做任何愚蠢又企圖想傷害他的行為。

    他死都不吃她煮的食物,因為她看起來就很兩光、兩光的,誰知道她煮的東西會不會吃死人? 

    「你擔心我太麻煩、會累啊?」知道他關心她、怕她累,美寶眼裡藏不住喜悅的表情,雖然哥哥們不喜歡他,但她依然相信他是姊姊丈夫最好的人選。唔∼∼如果她長大要找老公,一定也要找他這款的。「你看起來很凶,但事實上卻很溫柔。」

    美寶點點頭,臉上一副癡迷模樣,看得霍雍好想死。

    「你哪個眼睛看到我溫柔了?」她是眼睛脫窗啊?霍雍火死了,還很故意的污辱美寶的手藝。「我擔心我吃了你的食物會死。」

    「不會啦∼∼我功課雖然不太行,但家政課的成績還不錯,絕不會讓你吃了有毛病,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來。」

    美寶根本不在乎霍雍的歹臉色,一廂情願地跑出去為他洗手做羹湯;她對人會不會太過信任了一點?她這樣跟太妹的形象一點都不像。

    說真的,打從霍雍接下這任務,他試想過四寶幫臥虎藏龍,他進來臥底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他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裡遇見一個不識人心險惡的少女。

    他不想要她對他太好……

    為什麼?

    她對他好,這不就意味著他能早日拿到他要的證據、能早日完成他的任務,為什麼他不要?霍雍迷惑了。

    ¥www.xiting.org灨Dwww.xiting.org灨D

    當美寶手捧著熱湯,霍雍正在考慮要不要犧牲自己喝下那碗湯時,他的房門被踢開,四寶幫的一位弟兄急急忙忙的跑進來,嘴巴還直嚷嚷著,「二小姐,不好了,綁匪打電話來了,可太寶哥他們都不在,怎麼辦?」手下得到消息,第一個時間急著找主子,但家裡卻只有二小姐在。

    綁匪?!

    霍雍一聽,眉頭一皺,因為照這情況看來,是小同他們行動了!可主事者不在,家裡只有一個小笨蛋,他愈看愈覺得情況不妙。 

    他料不準這小笨蛋會怎麼處理,所以……該不該叫小同他們先放棄行動?

    「我去跟他們干旋。」美寶豪氣萬千,頗有大將之風的說,只可惜她的文學造詣不佳,錯把斡旋當干旋,氣勢一下子短少了好幾截。

    霍雍苦惱地搖著頭,他相信跟美寶談判,頭痛的人會是他的夥伴們。

    「我現在就去接他們的電話。」美寶衝了出去,而霍雍被綁在床上,只能耐心地等她回來。

    幸好小笨蛋沒讓他等太久,不一會兒工夫就回來;見她回來,霍雍急急忙忙的問現在到底什麼狀況?

    「他們怎麼說?」小同他們有沒有被小笨蛋給氣得口吐白沫,憤而掛斷電話?

    「他們要我拿錢去贖愛寶姊回來。」

    「所以呢?」她打算怎麼辦?

    「我現在就在籌錢啊!」他沒看到嗎?

    霍雍這才低頭,看了那小賊婆一眼。可他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暈倒,原來她蹲在角落是一直在打包玩具紙鈔。「你該不會是想拿玩具鈔去騙他們吧?」

    「要不然我真給他們錢嗎?那些是壞人耶!我幹嘛稱他們心、如他們的意?」她當然是給假鈔。

    「你給的是玩具鈔,你覺得他們有那麼蠢嗎?看不出那是假的。」

    「他們會檢查!」美寶好吃驚,而霍雍只覺得自己好想死。

    「要不然你以為呢?」她以為他的合夥人跟她一樣蠢啊?都不檢查的就把錢帶回來,那裡面要是炸彈怎麼辦引這不用腦的小笨蛋,霍雍忍不住看她一眼:心裡是萬般無奈,因為他不懂她怎麼會這麼蠢啊?

    而教他騙這麼蠢的人,他真的於心有點不忍,於是霍雍還放柔了嗓音,解釋狀況給美寶聽。「更何況,你只身前去,要是被他們發現你玩他們,你說你會有什麼好下場?」他問她,而美寶則是一臉的茫然。

    很好,看她這模樣表情,足以見得她做事之前根本不用大腦,只想著沖沖沖。

    「幫我鬆綁。」他命令她。

    「這怎麼可以!」他是她綁回來當姊夫的耶!幫他鬆綁,他要是跑了,那怎麼辦?

    「我陪你去見綁匪。」

    「你真的願意!」美寶又驚又喜,覺得他一定是把她當成家人了,所以才願意涉險幫她救回姊姊。「你是不是願意當我姊夫了?」

    「我只是要幫你救人。」不,他想救的是他的夥伴,他怕小同他們見到美寶,也會跟他一樣,被她氣得有中風之嫌。

    「你一定是愛上我姊了。」

    「我沒有。」

    「……要不然你也不會願意涉險幫我。」美寶根本不管霍雍,自顧自地說著她想像的事實。

    「你想太多了。」

    「……我早說過,我姊美如……咦?美如什麼?」她突然忘記那句成語怎麼說了。

    「美如天仙。」他提醒她,因為他受不了她的笨,更受不了她想了半天,就連最簡單的成語都不會。

    「對,就是美如天仙!」她想到了。「姊夫,你真的好棒,你真的有讀過書,真的什麼都會耶!」美寶拍拍手,一臉的崇拜。

    霍雍只想一頭撞死。「不要叫我姊夫。」

    「那要叫你什麼?」

    「叫我喂。」

    「那很沒禮貌耶!」

    「我不在乎。」

    「但我在乎啊!叫喂,那多生疏啊?我才不幹呢!」美寶叨叨念著,而霍雍已經開始後悔提起這個話題。

    「要不然我叫你霍大哥?」

    霍雍沉默不語,臉開始抽搐,他討厭別人跟他攀親帶故的,什麼大哥不大哥的,他們之間沒那麼熟好嗎?

    「你不說話,那我當你是同意羅!霍大哥……」

    「你還是叫我姊夫吧!」反正姜愛寶短時間是不會回來,所以他當她姊夫不會有壓力,但他一旦成了她口中的「霍大哥」,他怕到那時候,因為她一句「大哥」的感情牽絆會牽制他的行動,讓他不忍心對她家做出太殘忍的事,真到那時候,事情就大條了,因為他違約還得賠錢耶!

    ¥www.xiting.org灨Dwww.xiting.org灨D

    「你怎麼來了!」

    綁匪、家屬代表兩造雙方第一次交手,小同沒想到會遇見霍雍。「我們明明說好要乘這個機會撈一筆的。」

    這是他們的額外收入,反正他們「無所不能」亦正亦邪,縱橫黑白兩道,什麼黑心錢他們都賺。

    「你們拿不到錢的。」霍雍要小同別作夢了。

    「為什麼?」

    「因為那小笨蛋袋子裡裝的是玩具鈔。」

    「她拿玩具鈔來騙我!」小同一臉的不可思議,那表情好像是在罵美寶是個白癡一樣,看得霍雍怪不爽的。

    「她只有十七歲好嗎?」所以小同的眼神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傷人?小笨蛋只有他可以罵,懂嗎?

    「那你跟來做什麼?」小同橫了霍雍一眼。

    「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戲,待會兒你們對她下手。」

    「好讓你救她!」霍雍心裡在想什麼,小同大概清楚了。「我瞭解了,但還有一個問題。」

    「你問。」

    「我待會兒真的可以下手打你嗎?」他想揍霍雍那張冰冷的臉已經「猜想」很久了,小同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霍雍不置可否,只橫了小同一眼。

    他才不信小同敢真打。

    ¥www.xiting.org灨Dwww.xiting.org灨D

    他媽的!小同還真打,而且手勁不小,害他回四寶幫的時候,整顆頭腫得跟什麼似的。

    「哇∼∼這豬頭是誰啊?」

    當霍雍被美寶攙扶著回家,在外頭奔波了一天的二寶猛然撞見那被扁得頭破血流的霍雍,足足嚇退了好幾步。

    「哥,你怎麼這樣?姊夫是為了保護我才受傷的耶!」哥還取笑姊夫,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美寶氣不過,把大概的情況說了一遍,而霍雍出手救她那一段,她則是誇大個十倍都不只。

    霍雍明明只和兩個綁匪對打,她卻說成以一敵百。「怎樣?姊夫是不是很厲害?」

    美寶可驕傲的哩!活像是剛剛打跑敵人的人是她一樣;而太寶才不在乎霍雍厲不厲害,他介意的是——「他們有一百個人?!」 

    「呃……對、對啊∼∼」美寶猛點頭,不好意思說她剛剛誇大其詞了。

    「那就不是普通的綁匪了,搞不好是我們的仇家找上門來。」太寶推測,如果只是交個贖款都能動員上百個人,那麼後面的勢力豈不是更龐大?這樣,他們可以應付嗎?

    太寶已經開始懷疑自家的實力,畢競這些年來,他們家致力於漂白,很多組織都已經解散了。

    「仇、仇家……」完了,她扯謊是不是扯得太過分了?「我們……有什麼仇家嗎?」

    「當然有,天道盟、黑鷹幫……總之多得數不清啦!」光想到那些敵人的名號,太寶就煩死了,更別說愛寶現在人就在那些人手中。「二寶,跟我去一趟日本。」

    「你們要去日本!那我呢?」美寶焦急的問。

    「你留在台灣。」

    「為什麼?」為什麼每一次都是她留守。

    「美寶呀!我們不是去玩,是要去調集人馬救愛寶,所以家裡的事你就多擔待著,如果發生問題……」

    「姊夫會幫我。」美寶趕緊把自己現在認為最可靠的靠山拉出來給自己靠。

    他?!

    太寶看了霍雍一眼,他是不覺這只會讀書的軟腳蝦能幫他們什麼啦∼∼但看在他今天替美寶擋拳頭的份上,好吧!姑且把美寶托付給這人。「美寶就暫時交給你了,但我可警告你,別趁亂生事,要是我回來,美寶要是有個什麼,我就找你算帳。」

    ¥www.xiting.org灨Dwww.xiting.org灨D

    霍雍真覺得姜家一家人全是單純的白癡,他們就這麼容易的把整個四寶幫交給他一個外人打理,呃——當然不是只有他一個,另外還有個四寶——姜美寶在,但那小白癡,嘖!根本不能成氣候,所以不足為懼。

    而老天爺既然給他這麼個天大的好機會,那麼他想,他短期之內應該可以完成他的任務吧?而且他偷偷的來,被人發現了還難自圓其說,但現在他則能打著找線索的名義,大張旗鼓的搜查姜家每一個角落。

    霍雍要美寶帶他去家裡放重要文件的保險箱。

    「就是這裡了,大哥曾經跟我說過,我們家裡所有的秘密全鎖在這裡,還告訴我,如果有一天,家裡遭到不測,什麼都可以不管,就這保險箱裡所有的文件都必須燒燬。」美寶開了鎖,將所有的文件全交到霍雍手裡。

    霍雍聞言一愣,突然問,他的手遲遲無法伸出去。 

    「怎麼啦?姊夫。」美寶的大眼睛疑惑地望著霍雍。

    「既然這些文件這麼重要,為什麼你肯拿出來給我看?」

    「因為你是我姊夫啊!」

    「我還不是。」

    「但,早晚都會是,你幹嘛跟我計較這麼多?」美寶信賴地將所有的資料一古腦地全堆往霍雍的懷裡。「快,你不是要幫我找出可能綁定愛寶姊的可疑嫌犯嗎?要不要我幫你?」

    美寶拖了張椅子過來,坐在霍雍的旁邊,一張小臉笑得毫無防備,她是全然的信任他,但,霍雍卻遲遲無法動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