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月(下) 第二十二章
    大家都說,鏡人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魔物。

    我想這一定是謠傳。鏡人的眼睛其實是珍貴的寶物才對,因為我看過兩次,兩次都救了我。

    聽說,看了鏡人的眼睛的人都發瘋了。

    我想,使人瘋狂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鏡人的眼睛,而是人的慾望。

    因為,鏡人並不會自己張開眼睛,是人的慾望迫使他張開眼睛。

    聽說,玥會突然衝進來,是因為胡生的關係。根據胡生的說法:

    「因為那天的小月,一點都不像平常的小月啊。」

    他們先去找赤,發現我要走卻沒有去跟赤道別,因而起了疑心。

    房外自然是有人守著的,但是玥已經失去了理智,他張開了眼睛--結果沒有人敢跑到他面前去阻擋他,連楚雲深也不敢。

    玥說,他找到我的時候,術法已經起了作用,我果然救了子規。

    玥說,當時他腦袋一片空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聽說,子規醒來,看見像一朵枯萎的花的我……(到底是誰說我像一朵枯萎的花?)和發呆的玥,他伸手打了玥一巴掌--好樣的,這筆帳我一輩子給你記住了!--說:

    「人還有一口氣,你發什麼呆?」

    玥才突然醒覺過來,用盡一切辦法維持我那一口氣。

    聽說,自那天起,玥好像變了一個人。

    他和楚雲深變得形同陌路(我該高興嗎?),卻又積極地參與戰事,研究使餓狼變回普通人的方法。

    然後,在子規和楚雲深的共同策劃下,他真的去執行刺殺餓狼首領的任務。

    聽說,他成功了,但受了極重的傷。子規威脅他要是沒活過來,就把我宰掉給他陪葬。

    子規說這句話時語氣一定很凶狠,玥說他嚇得不敢去死……

    聽說,餓狼滅了。聽說,玥盡力解救了所有他能救的人。

    聽說,玥開始學會笑了。大家都說,他現在的笑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看了會覺得空虛和沉重,現在看了覺得心情很愉快,不但愉快,還會臉紅。沒辦法,玥實在太美了。雖然我很高興大家喜歡他,可是我的情敵好像也成倍數增加了……

    玥說,他每天都有乖乖喝一滴蜜,而且也會餵我喝一滴蜜……

    我問他:『怎麼喂?』玥說:『不就是像你以前餵我那樣嗎?』我發誓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有點紅了……真的啦!雖然只有一點點……

    聽說,楚雲深帶著軍隊走了。臨走前,他來見玥,承諾可以連我一起照顧。

    玥沒有和他一起走。說我心裡沒有一點高興是騙人的,但我也為此而不安了好一陣子,直到玥說:『這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我自己。』我感到疑惑,玥就問我:『看著我時,你看到了什麼?』我更加摸不著頭腦,愣愣地問:『不就是你嗎?』玥笑了開來,說:『可是楚雲深看我,看到的卻是「鏡人」啊!』

    後來,再見到子規和赤,我向他們抱怨:『真不夠意思,居然沒等我醒來,就走人了!』

    子規冷笑道,『我沒找你算帳,你還敢怪我?要不是你,我們犯得著跟楚雲深東征西討?再說,仗打了兩年,我們又幫著照顧了你一年,你死人一樣的躺著,誰知道是不是沒救了?萬一一直不醒來,那我們不就等你一輩子?』

    後來我忍不住問玥,『如果我永遠不醒來,那?』

    『你這樣問,難道是看不起我的醫術?』玥微微一笑,避開了這個話題。

    我也只好傻笑。

    後來的後來,我才知道,玥照顧著死人一樣的我,整整六年。

    身旁有一陣輕微的騷動,我悄悄張開眼睛,就看見玥小心地拉開被子,慢慢地撐坐起身來。

    現在是冬天,外頭也才朦朧的亮,天氣蠻冷的。衣服放在床頭,我想拿給他披上,但玥突然彎下身來,側耳貼在我的胸膛上。

    怕嚇到他,我只好一動也不動地任他去了。

    好半晌,他露出一點微微的笑意,慢慢直起身來。

    我好笑地看著他。我都已經醒來一年多了,玥還是每天都這樣做。

    我伸出手,輕觸著他放在我身側的手。

    玥小小地吃了一驚,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

    「吵醒你了?」

    「沒有。我早已醒了。」我說。

    「我去準備一些參湯。」玥說著赤足下了床,我連忙伸手去拉他,玥坐回床沿,回頭問道:

    「怎麼了?」

    我坐了起來,雙手抓起被子包住他,「玥,我很好,我已經沒事了。天氣很冷,你不用忙。」

    玥靜靜地在我的懷裡坐了一會,然後他笑了笑,「嗯,不過時辰也不早了,我也睡飽了,再躺下去骨頭都要生蚺F。」

    我笑笑放開手,拿起床頭的衣服披在他肩上,「還有鞋子,別忘了穿。」

    「喔、哦。」玥不好意思地笑笑,套上鞋子,又把衣服穿好,這才離開。

    我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到屋外來。

    空氣雖冷,卻很清新,有一種冬天特有的冷香。

    我看著玥在廚房裡忙來忙去的身影,不自禁地露出微笑。

    我走到菜圃裡去,摘一些新鮮的蔬菜。

    雖然現在行動還不能很靈活,走路也還有些困難,但比起剛醒來時,已不知好了多少。

    那時我幾乎所有的事都要玥代勞,包括穿衣服、擦澡和一些更私人的事,就連吃頓飯也要玥小匙小匙的喂。

    我常常覺得很不好意思,玥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只說:

    「你以前也這樣照顧過我,現在反過來,一人一次很公平啊。」

    現在我才知道,一直被人家照顧著,即使對方心甘情願,自己的心裡其實是很歉疚的。

    我洗淨蔬菜,玥也煮好了參湯。

    我們一人一碗,慢慢地喝了下去。

    吃過早飯後,我和玥一起到城裡去。

    我們在城裡開了一家小小的藥鋪,玥幫人看病,我就坐在一旁幫忙抓藥和收診金。

    現在城裡雖然還有一些人會害怕玥的眼睛,但更多的是願意接受他的人。

    城東有個黃昏市場。

    每到黃昏時,趕著要把一天存貨出清的人,和趕著撿便宜的人,在這裡交集成熱鬧和歡笑的小市場。

    回家之前,我會和玥到這裡買些現成的飯菜。

    這裡有許多朋友。新認識的和很早以前就認識的。

    「玥、小月!」胡生提著兩塊熱騰騰的燒餅過來,「今天就剩這兩塊了。」

    「謝啦,老胡。」我咧開嘴笑。

    我牽著玥的手,兩人說說笑笑地,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幾隻歸巢的鳥飛過,我仰頭望去,初升的月已在樹梢。

    我笑了起來。

    「怎麼了?」玥問我。

    我道:

    「人生真好。」

    玥也笑了,他輕輕地「嗯。」了一聲。

    人生真好。

    家在前方,有你相伴。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