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愛上你 第一章
    闇王,俗稱黑夜之王。

    這個名字,代表黑暗、權勢、財富,無人能敵的魅力讓男人見著他,只能羞愧逃離;女人見著他,只能臣服他的腳底。

    在夕陽落下,月色升起同時,他的身影將出現在繁華熱鬧的歌舞伎町。

    筆挺特製的昂貴白色西裝,胸口插上一朵象徵他身份的專屬藍玫瑰,在這充滿活力吵雜的街道中,來來往往的男人,沒人敢和他有相同的

    打扮。

    每晚到了八點整,來到歌舞伎町的大門口前,妳將看到成群身著各色體面西裝的男人聚集於此。

    直到八點零五分,一台白色長型的凱迪拉克,將緩緩停在入口處。

    藍玫瑰出現在眾人的目光中,一個身高將近一米八的男人優雅的走下車。

    一頭棕色微捲的短髮,幾搓髮絲放蕩不拘地落於額前,男人深邃偏銳的雙眼冷冷掃射前方。

    成群的男人整然有序,以三角形的隊伍排立。

    直到車門被關起,男人邁開步伐走向前,眾人以九十度的姿勢朝他鞠躬。

    邪魅一笑,男人白皙如女人般的肌膚瞬間似乎亮了起來。

    毫不猶豫地,他雙手插入褲袋間,高傲冷梭地朝歌舞伎町內走去。

    以他為首,各個長相體面的男人全跟在他身後,一大群的陣仗,吸引了所有男女的目光。

    「他是誰?」幾個第一次踏入歌舞伎町的年輕女孩,目光直盯著為首的男人,眼中充滿迷戀。

    「他?妳們不知道?」一個女人神色怪異瞪著問話的女子。

    搖頭,目光依然癡迷望著戴有藍玫瑰的男人,女人發現自己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受到多麼大的震撼和強烈的情緒。

    強烈?是的,她強烈渴望能被他擁抱,強烈渴望得到那個男人。

    「他是新宿區NO.1的男公關,黑司翼。」

    「男公關……」那就代表她能擁有他囉!

    女人得意的揚唇,她今天來到這為的就是來見識著名的男公關。

    聽說只要有錢,就算要他舔妳的腳指頭,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跪在地面上替妳服務。

    而她,今天可是有備而來。

    「在哪一間男公關酒店能見到他?」轉過頭,女人興奮的眼中冒出許多燦爛火花。

    「妳想見到黑司翼?」被問的女人輕視的由上向下打量面前的女人,跟著發出嘲諷的笑聲。

    「怎麼了?不行嗎?」被笑的女人不甘示弱的揚頭挑釁。

    「妳見不到他的。」

    「為什麼?」

    「因為妳沒那個資格。」

    資格?什麼資格?花錢買樂、玩男人還需要資格?女人一臉的茫然。

    嘲笑的女人走了,被留下的茫然女,仍然一臉不解……

    ♀              ♀                ♀

    「絕色club」,它是一間,所在位置位於新宿歌舞伎町上,最底端巷弄內的男公關酒店。

    每當晚間八點來臨時,「絕色club」大門口的燈盞亮起後,妳將看到數台高級名車出現在大門口。

    沒有招牌、不打廣告、拒絕在外拉客,前來「絕色club」的客人多的絡繹不絕。

    「歡迎光臨,絕色。」當大門開啟同時,兩排帥氣的男公關,將含著迷人的笑容迎接妳的到來。

    華麗不失典雅的高級擺設,以中間圓形舞台為首,四周擁有數十座開放式包廂,舞台後方,有一座接連二樓的迴旋梯,能自由進出二樓的

    賓客,各個都是有錢到令人眼紅貴婦人。

    大廳內傳來優美的音樂,男男女女的嘻笑聲不斷充斥,每個人的臉上帶著無止盡的歡愉和笑容。

    一個女人,一身由晶鑽鑲製而成的貼身晚禮服,緩緩自樓上走下,她的長髮簡單紮起,臉上帶著豔麗濃菕A嘴角揚起完美弧度。

    「咦?她是誰?」坐在開放式包廂的女客,好奇指著站在樓梯口望著大廳上眾人的女人。

    「她從二樓下來的耶!一定是有錢人。」

    另一名女客羨慕的多看那女人幾眼。

    服務的男公關看著樓梯口處的女人一眼,隨後搖搖頭。

    「不是嗎?難道……她是黑司翼的客人?」在場的女人驚呼的大叫,每個人瞪大雙眼不敢相信。

    「不可能,那女人怎麼看都沒那個條件。」

    「是啊!她太美了,美麗再加上會來這裡光顧女人,哪一個能符合他的條件。」

    「難道她超過三十歲?如果是超過三十歲,再加上身價有佰億,那我還相信。」在場的女客,妳一言我一句說個不停。

    「抱歉,請問妳們在說什麼?為什麼我都聽不懂。」一個女人自另一包廂探出頭,一臉的疑惑。

    「妳是第一次來?」

    在她身旁的男公關體貼為她倒了杯酒。

    女人點點頭。

    「是嗎?那妳聽過我們這裡NO.1的黑司翼嗎?」

    「有啊,剛才在外頭看到他才來的,但現在好像沒見著他的身影。」女人一臉失落的垂下頭。

    男公關溫柔的拍拍女人的肩。「想見黑司翼不是這麼簡單的,我看妳的條件也不符合。」

    「條件?什麼條件?」

    女人抬頭茫然不解。

    男公關替女人倒了一杯酒後說:「有兩種條件。第一,妳必須三十歲以上、身價超過佰億,這樣的話,也許妳能請他喝杯酒聊聊天。」

    聽了他的話,女人差點把口中的酒給噴出。「佰、佰億?」開什麼玩笑?

    「是啊!佰億。而且只能和他喝酒聊天。」

    「那、那另一種條件呢?」女人一臉的失望。

    「另一種啊……我看妳也是不符合這資格的。」

    「告訴我,我、我想知道。」女人仍然一臉的渴望,如果另一個條件沒有上一個這麼嚴苛,她也許辦得到。

    「另一個條件啊……很簡單,只要妳擁有數五十億的身價,年齡不拘,另外……」

    「有有有,這個條件我符合。」女人一聽,興奮大叫。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男公關不急不緩的笑著。

    「什麼?」

    「妳是處女嗎?」

    「什麼?」

    酒杯,自女人的手上掉落碎成一地。

    「這是哪門子的條件?」女人全身發抖,氣憤地大聲尖叫。

    一旁的男公關倒也鎮定,他站起身、蹲下、伸手、撿破酒杯,全部的工作一氣喝成。

    「會來這裡的女人,哪一個會是處女?」這根本是在整人嘛!

    「所以想見黑司翼可不是這麼容易。」男公關安安穩穩坐回沙發上。

    「這是誰規定的規則?」女人不甘心的大叫。

    「這啊!當然是我們的老闆!我們的新任老闆。」男公關伸手將女人拉下擁入懷。

    「新老闆?」女人揚眉。

    「就是她囉!我們的新老闆──上官亞子。」男公關伸手比向站在樓梯口上的女人。

    「她?女的?」女人再一次發出驚訝的尖叫聲。

    是的,「絕色club」的老闆,正是一名芳鄰二十三歲即擁有雙博士學位的小女人──上官亞子。

    ♀              ♀                ♀

    封閉式包廂內,昏暗的燈亮、輕柔樂聲,桌上擺著兩隻酒杯,卻不見有人正在飲用。

    一男一女緊擁躺在寬敞的沙發上,他邪魅的目光帶著挑逗,大掌停留在女人的胸前。

    被壓在身下的女人,氣吐如絲,緊閉著眼眸,咬著唇似乎在隱忍些什麼。

    她一席晶鑽的禮服,身上的拉鍊被落下,肩上的細帶撥至臂間,胸口若隱若現,只要胸前的小禮服再被拉下一些些,即完全呈現。

    看著身下幾乎渾然忘我的女人,男人滿意的笑了,他佔有式的伸出手環繞至她的腰間,另一手撩起她的裙擺,手逐漸向下探去。

    被慾望挑撥的迷茫,幾乎忘了自己身在何處的女人,猛然睜大眼,神智瞬時回到腦袋中。

    陶醉的神情不在,她伸出雙手毫不留情將上方的男人一把推開,跟著她快速坐起身,鎮定地將拉鍊拉起,將臂上的小肩帶恢復好位置,冷

    然的臉上看不出方才差點和這男人在這裡上演一場春宮秀。

    「這樣可以了嗎?」確定身上無任何不整後,女人澹澹然的抬起眼看著坐於一旁的男人。

    「真可惜,我還以為妳這一次打算做全套。」男人優雅的舉起杯朝她示意,火熱深沉的目光緊緊盯著她冷化的臉孔。

    「如果沒什麼事,我要離開了。」女人撇過頭拒看他的雙眼,她小心翼翼的撫平急喘的氣息。

    「妳確定自己走的出這裡?我看妳的腳還在顫抖。」男人輕佻的喝了一口酒,又將手上的酒杯交給女人。

    女人心一驚,訝異的神情浮在暈紅的臉蛋上,跟著她用力吸了一口氣,接過他手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沒錯,她的身子確實陷入激情中,要不是她的自制力夠好,現在的她根本站不起身。

    嗆辣的烈酒點燃她的喉,女人放下酒杯用力咳著,模樣看來好不淒慘。

    男人體貼的將她拉近自己懷中,溫熱的大掌說好聽是輕拍她的胸口令她感到舒服;說難聽是趁機吃她豆腐,尤其是當大掌接觸到她胸口間

    的柔軟,更是有意無意多了些力道。

    「不會喝酒,小酌一口不就好了。」

    明明是他將酒拿給人家的,現在卻故作關心。

    女人仍在輕咳,口中的刺激味令她紅了眼,停留眼中的淚水好一刻幾乎要落下。

    「舒服些了嗎?給妳一杯水好嗎?」

    不等她點頭,男人逕自倒了一杯水。

    只是他倒的水是放進自己的嘴裡而不是拿給她。

    當女人抬頭打算埋怨時,男人微微一笑,捧著她的臉蛋,溫柔吻上她的唇。

    女人錯愕瞪大眼,當她唇口開啟時,冰涼的液體滑入她的口中。

    她急喘一聲,跟著淪陷的閉上眼。

    男人的大掌來到她縷空的背空輕輕游移,他強勢的探入她口中,剝奪她的理智。

    女人身子顫動,無法承受他突如其來的舉動。

    「看,這樣不就好一點了?」男人不知何時離開她的唇。

    女人心一驚,嚇的跳起身,眼中浮現驚駭和怒火。

    「黑司翼!」

    女人咬緊牙,前一刻的陶醉全在他那句諷人的話中消失殆盡。

    「妳確定真的不要我替妳服務?這可是免費的哦!其它女人想要可是得不到的大恩惠。」男人就是「絕色club」著名的男公關,排名

    NO.1的黑司翼。

    他拿起屬於她的酒杯,將它一飲而盡,一點也不在意面前女人眼中的熊熊怒火。

    「你、你可惡。」女人儘管氣得牙癢癢,卻只能莫可奈何的握拳,口中罵的是千篇一律的字句。

    「可惡?不,我猜妳一點也不覺得我可惡,而是該死的迷人極了。」黑司翼自信滿滿的讚揚自己。

    「你這可惡自大的大色鬼。」女人嬌紅的臉蛋未消,在一接觸他的目光後,更是羞得忍不住漲紅雙頰。

    「嘿!在我面前害羞無所謂,但在其它人面前可不行哦!畢竟妳是這裡的老闆,要是大家看到妳一臉靦腆嬌羞樣,以後就看有沒有願意聽

    妳的命令。」

    更何況……她那害羞的迷人模樣,他可不淮任何人和他分享,在他心中,她屬於他。黑司翼比著她不知所措的無辜神情,忍不住直搖頭。

    「這都還不是你的錯,如果你不故意這麼、這麼、這麼……」

    「這麼挑逗妳?」他好心幫窮詞的她接話。

    「對,這麼挑逗我……不對,是這麼『欺負』我,我也不會這樣子。」女人原本的淑女樣全盤消失,眼前的她看來真是氣壞了。

    黑司翼放下酒杯站起身,他走到女人身旁,攝人危險的氣勢隨著他的逼近愈來愈強烈。

    女人心緊緊一縮,跟著挺直身子,睜著毫不畏懼的雙眼直視他。

    「我壞?我這叫壞?妳以為我是聖人?是妳自己說要滿足我的需求的不是嗎?只要不和酒客亂來,妳隨便任我使喚不是嗎?別忘了現在這

    些規定是誰下的,是妳哦!說我壞,最壞的是妳。」

    黑司翼溫柔撫著她的頰,跟著含笑的輕啄她的唇。

    「我才不壞,你、你自己看,有我開出那條件下,你、你不也成為眾人渴望的NO.1。女人的心你不懂嗎?愈是得不到的愈渴望,只有

    開出那些條件,那些女人才會為了看你一眼,花大錢來消費。」女人說得理直氣壯,也唯有自已才知道,當她說這話時,內心有多麼的由不由

    衷。

    「是嗎?那妳知道有多少想點我出場陪她一夜,這樣賺的錢還不夠多嗎?」黑司翼毫不在意的澹笑,他伸手把將她拉進懷,倆人身子緊貼

    一塊。

    「如果你是個以上床和女人交易的男公關,那有多了不起,得到你後又怎麼能確定她們還會再來。」理智終於回到女人的腦中,她說話得

    不急

    不緩,神情堅定地回瞪他。

    「所以妳是在為我著想囉!」

    「當然。」

    「那我還真該感謝妳哦?」

    「不必太感激。」

    黑司翼搖頭笑著收緊擁她的力道。「亞子,妳可真像個孩子,真不知當初把妳帶進這裡的我,是對還是錯。」

    「當然是對的。」女人抬起頭,眼中沒有絲毫的後悔。

    「既然妳不覺有錯,那就算了,不過……」他挑起她的下顎。

    「別忘了我也是男人,我也有慾望,我不會只是親親妳的唇、吻吻妳的身子就能得到滿足的男人,妳最好快點適應我的碰觸。」

    這一年來,黑司翼對眾人而言算是個傳奇。

    一個不接受出場,只喝酒聊天,每次檯數以半個小時為主的男公關。

    雖然他做的事情真的很少,錢卻是賺的最多的。

    想要點他坐檯,除了固定的條件之外,還得先行入會,入會費五佰萬,每坐半個小時的檯要價一佰萬。

    另外,和他喝酒聊天的開瓶費,一瓶兩佰萬,有些富貴夫人,為了討得他的歡心,還會特別要求開「酒山」以表自己的心意。

    每個人一次的檯費算算下來,近一仟萬跑不掉。

    但是……就是有這麼多的女人願意花這大錢指名他。

    為什麼?

    不為什麼,因為他有這能力,黑司翼渾身上下充滿貴族般的紳士氣息,他從不隨便要求女人為他花大錢。

    對於每一位指定黑司翼的客人,他會記得妳一切的特性,生日時送上一份豐厚大禮,特別日子給妳驚喜,讓妳感覺受到相當的重視。

    當妳傷心難過時,他總有辦法解決妳心中的煩惱,他擁有體貼溫柔的個性,不是喜歡對妳說些好聽的甜言蜜語,而是他句句中肯的話語能

    讓妳切身感受他對妳的關心。

    雖然在他身上,妳必須花費意想不到的大錢,相同的,他也懂得在妳身上索取相當的花費。

    這一來一往互相贈禮的結果,妳的心不臣服於他都很難,更別說是在他身上投注更多的金錢。

    女人,愈是得不到,愈想得到;這對一般人而言恐怕沒有什麼特別,但對那些貴夫人、那些事業女強人而言,這是一定的堅持。

    最令人扼捥的,大概就是過去黑司翼接受帶出場的服務,而今已消失了。

    一年半前,「絕色club」的老闆易主後,情況變成現下的單純式服務,沒有溫柔的親吻當禮貌,沒有激情的性愛交易,簡單一句,黑

    司翼少有機會和任何人有親密接觸。

    連在隱密的包廂內,他的責任就是在半小時內陪妳喝酒、閒聊、聽聽妳的心事,最多就是輕吻妳的手臂,僅此而已。

    他是刻意吊胃口嗎?

    不,吊人胃口的不是他,而是這一間「絕色club」的老闆──上官亞子。

    「我、我不和你聊這種無聊事,你、你快到隔壁去接客吧!」上官亞子手足無措的轉身躲避他的目光。

    「接客?」

    竟然說他這是接客?

    這小女人說話就不能好聽一點、有禮一點嗎?黑司翼低頭輕笑。

    「不需要我陪伴了?」在她身後,他伸出手輕輕擁著她。

    溫和的氣息在她耳邊輕輕吹起,女人心頭又是一震。

    她逃避的躲開他寬厚的胸膛。

    「是嗎?好吧!那……回家見囉!」

    黑司翼聳聳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當他越過她打算走到門邊時,不忘在她耳邊留下一句話。「希望今天能等到妳跳上我的床。」

    上官亞子嚇得身子微微輕顫。

    黑司翼看著她那有趣的舉動,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包廂的大門外,她羞紅的臉色仍然未消。

    「這可惡的男人。」她嘟起嘴忍不住咒罵。

    雖然他幫了她好多事,在她痛苦時自身後用力拉她一把,但是……她仍無法在他面前表露自在。

    誰要她暗戀他呢?

    就算倆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就算她面對他總是裝佯發怒,但是……愛上他是不爭的事實。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第一次愛上的男人會是個以服務女人為主的男公關。

    偏偏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

    活到二十三歲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她,為了這個第一次愛上的男人,真是用盡了心機啊!

    但是膽小的她卻又不敢真正對他表露心意……

    也因此,她才會做出這些事……做出這些一般人聽了都覺得離譜的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