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妳哪位 第一章
    六月初,炙熱的驕陽下,一名男子狼狽的拚命往前跑著,彷彿身後有什麼怪物在追他。

    「還敢跑,姓萬的,你給我站住!」

    聽到身後傳來的怒斥聲,他嚇得趕緊再加快腳步,恨不得此時背後能生出一對翅膀,好讓他插翅飛走。

    他很清楚邰小夜那暴力女有多可怕,她國中就開始練習各種武術,力氣比男人還大,一旦被她逮到,捱一頓暴打是絕對少不了的,而且她一定會專挑他這張俊臉扁,把他打成豬頭,上次她就這麼撂下話了。

    見那該死的男人竟把她的話當耳邊風,不僅沒有停下來,還愈跑愈快,邰小夜火大的咆哮,「萬仲平,你再跑,我保證待會抓到你,絕對把你揍得讓你媽都認不出來。」

    他回頭一瞄,眼見她愈追愈近,再這樣下去,恐怕沒多久就會被她抓到。

    他惱羞成怒的吼道:「邰小夜,妳不要太過分了哦,那是我跟佳馨的事,妳幹麼多管閒事?」

    她咬牙切齒的吼回來,「佳馨是我的好姊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早就警告過你,不准你再讓她傷心難過,結果你竟然都沒有給我聽進去,又給我劈腿,這次還給我一次劈四個!」

    發現路邊有不少人投來好奇的眼光,萬仲平氣壞了,他一向最重視形象,此刻竟然被一個凶悍的惡女在街頭追著跑,讓他的面子都丟光了。

    他齜牙咧嘴恨恨吠道:「妳以為妳是誰呀?憑什麼管我?再說我劈腿有犯法嗎?妳要是敢碰我一下的話,我警告妳……啊——」

    話還沒說完,他便被撲上來的邰小夜給揪住了,她手裡拿的包包毫不留情的朝他那張英俊的臉孔重重砸下去。

    他哀號一聲,氣急敗壞的怒咆,「邰小夜,妳、妳敢打我……啊——」

    話還沒吼完,一個巴掌緊接著又再揮向他左頰,打歪了他的俊臉。

    「哼,你說我敢不敢?你敢背著佳馨劈腿,我今天要是不替佳馨狠狠教訓你一頓,我就不叫邰小夜!」

    她一邊斥罵,一邊拿著包包朝他的頭臉一陣劈哩啦的暴打,佳馨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絕不容許有人欺負她。

    萬仲平被打得頭昏眼花,惱羞成怒的用盡全身的力氣猛推了她一把。

    沒有防備的邰小夜,冷不防的往馬路中間跌去,一輛路過的車飛快的朝她駛來,眼見就要撞上她,由於事發得太突然,她驚駭得瞪大眼,反應不及。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腰上陡然被人用力摟住,將她往後一拖。

    看著那輛車呼嘯而過,發現自己仍好端端的毫髮無傷,邰小夜心臟咚咚咚咚的劇烈鼓動著。

    她逃過一劫,沒被撞到。

    她深吸一口氣,滿懷感激的回頭向及時救了她的人道謝,「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差點就……」她剩下的聲音含在嘴裡,怔怔凝視著身後的男子。

    那一瞬間時間彷彿停止了流動,週遭的一切全都消失了,車聲人聲也都不見了——她只看得見眼裡映入的那張俊逸溫朗的臉龐,她的眸光與他那雙細長幽深的眼神交會,彷彿有一股電流竄進她心頭,她胸口頓時被震得酥酥麻麻,心扉隱隱顫動。

    「妳還好吧?」徐緩淡雅的嗓音含著笑意。

    「……」她的唇瓣張了又張,好半晌才終於找回聲音,「我沒事。」

    「那就好。」他放開扶在她腰上的手。

    「謝謝你救了我。」她的粉頰隱隱浮上兩抹臊紅,一顆心兒卜通卜通的狂跳不停。

    「不客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妳不需要在意。」鈴聲陡響,他垂眸接起手機。

    見他邊說著電話邊往前走,邰小夜情急的跟上去。

    「欸,你叫什麼名字?」

    他仍舊說著電話,一邊取出皮夾,抽出一張名片遞給她,朝她頷首示意後,他走向一輛白色的轎車,拉開車門,坐上車後,須臾,便揚長而去。

    邰小夜依依不捨的目送著那輛車離開,直到再也看不見後,這才想起萬仲平的事。

    她抬眼,發現那傢伙早已不知逃到哪裡去了。

    「哼,下次再找他算帳。」她低罵一聲,望著手中的名片,嘴角彎起一抹柔笑,喃喃的念著名片上的那個名字。

    低頭看著手裡的紙片,邰小夜坐在客廳,露出癡癡的傻笑,腦袋被一張俊逸溫雅的臉孔佔得滿滿的。

    從房裡走出來的的吳佳馨,看見她臉上的笑容,好奇的朝她走過去。

    「小夜,妳在看什麼?」她與邰小夜一起在一家育幼院長大,情同手足,成年後出了社會,兩人便一起租屋同住。

    「一張名片。」邰小夜露出一口潔白的貝齒,笑得眸兒彎彎。

    「誰的名片?」吳佳馨探頭瞥去一眼,「晟信律師事務所?妳要打官司嗎?」她疑惑的問。

    「不是,這是人家給我的。」她笑咪咪的說。

    「誰給妳的?」

    「就是這個人呀。」她指著名片上的名字。

    吳佳馨深思的睞了一眼好友不太尋常的神色。「妳怎麼會認識這個人?」

    「我今天在扁姓萬的那小子時……呃……」發現自己說溜嘴的邰小夜,心虛的閉上嘴。

    「妳打了仲平?」吳佳馨蹙擰秀眉。

    邰小夜摸摸鼻子,瞟她一眼,既然已經被佳馨知道她揍了萬仲平的事,她索性把事情說了。

    「我上次就警告過他,不准他再花心,誰知道他這次不只劈腿,還一次劈了四個,讓妳那麼難過,我今天去堵他,打算把他揍成豬頭,結果他居然黑心的想把我推去撞車,如果不是這個人及時救了我,我可能已經成為車下亡魂了。」

    吳佳馨輕歎一聲,知道她是為了替自己抱不平才會去找萬仲平,她握住好友的手,「小夜,別再為了我的事找仲平的麻煩了,這次我真的對他死心了。」

    「真的?」邰小夜狐疑的望著她,萬仲平偷吃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佳馨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他,所以她很難相信佳馨這次是真的看開了。

    吳佳馨輕歎一聲說:「是真的,我對他的感情早已被他一次又一次的不忠給磨光了,我已經沒有感情可以再給他了。」

    「這種垃圾男人妳早就該甩了他,」聽到好友這麼說,邰小夜好替她高興,怕她沒幾天又反悔了,她慎重再叮囑,「喏,佳馨,這是妳自己說的,不准妳再心軟的把垃圾回收哦。」

    她的話讓吳佳馨噗哧的笑了出來,「不會的,我對他的心真的已經死透了,倒是妳,」她打量著好友的神情,微笑問:「妳是不是喜歡上這個人了?」她眸光轉向她萬分寶貝得握在手裡的那張名片。

    「喜歡」邰小夜怔了怔,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此刻充滿胸口的這種莫名的情愫,就是喜歡呀!接著她不可思議的瞪大眼,「我的天哪,我竟然會喜歡上一個只見過一面的男人」

    看見她吃驚的反應,吳佳馨莞爾一笑,手指輕點著她的額頭。「這就叫做一見鍾情。」

    邰小夜困惑的眨眨眼,「一見鍾情?」

    ☆★☆★☆

    晟信聯合律師事務所——

    廖芫芫看著桌上那份履歷,有些頭痛的歎氣。

    「真的不行啦,如果我這麼做的話,我鐵定會被罵死。」

    「拜託啦,妳人長得這麼美,心地一定也很善良,就當幫我一個忙嘛,給我一個機會。」邰小夜軟言央求。

    她的讚美,令廖芫芫也不好把話說得太難聽。

    「不是我不想給妳機會,是妳的學經歷根本就不符合我們徵人的條件,就算我勉強讓妳通過書面審核,妳也不可能會被錄取。」

    「只要妳肯給我一個面試的機會,不管最後怎麼樣,我都很感激妳,真的,求求妳啦,大美女。」邰小夜那雙明亮的眼哀求的注視著她。

    她最後那句大美女叫得廖芫芫心花一開,鬆了口,「唉,算了,我就幫妳一次吧,不過妳可別抱希望。」

    邰小夜開心的跳起來抱住她,「謝謝、謝謝,廖小姐妳的心果然跟妳的人一樣美。」

    「妳真是……」被她熱情一抱,廖芫芫也被她的喜悅感染得笑開臉。她喜歡這個熱情爽朗的女孩,更喜歡她那張甜死人的小嘴。

    「真的太謝謝妳了,妳人真好,那我什麼時候來面試?」邰小夜喜孜孜的問。

    廖芫芫翻了下行事歷說:「後天下午三點,可以嗎?」

    「可以、可以。」邰小夜用力點頭,笑逐顏開的走出事務所,快樂的歡呼出聲,接著興奮的拿起手機,眉開眼笑的撥了通電話。

    「喂,佳馨,我告訴妳一個好消息,我通過第一關的審核了,嗯嗯,對,所以我待會要到書局去,找些有關法律的書來看,晚一點才會回去,工作室那邊我回去會跟藍姊辭職,咦,暫時不要,為什麼?」

    傾聽著話筒裡傳來的柔和女聲,她蹙起濃眉考慮了須臾,頷首道:「嗯,妳說得也沒錯啦,好吧,那等確定後再辭吧。」

    收起手機後,她來到一家書局,買了一本《六法全書》,再找了幾本法律入門的書籍,心情還沉浸在喜悅中,嘴角輕揚著。

    既希望時間能過得快一點,讓後天早點到,又擔心這些書會看不完,她希望到後天面試時,自己起碼能多少瞭解一些有關法律的常識。

    想到就快能見到那個人,她的眼睛笑得彎成半月形,眸裡有晶亮的光芒在閃動。

    兩天的時間,就在邰小夜日以繼夜的研讀《六法全書》中飛快而過。

    下午三點整,她身處在這間開著冷氣的辦公室裡,雙手緊絞著裙子,在椅子上坐得直挺挺的,不敢隨便亂動一下。

    她很興奮,手心在冒汗,呼吸也有些急促不穩,雙眸發亮的盯著坐在前方的男子。

    看完她的履歷,周未塵抬頭,瞥向坐在他辦公桌前的女孩,一眼就看出她的拘謹不安。

    他溫煦一笑,「邰小姐,放輕鬆,當做是在跟朋友聊天就好。」他剛才就已認出,她是那天他在無意中出手相救的女孩。

    「可以嗎?」邰小夜圓亮的雙眸亮閃閃的望著他。

    「當然可以。」

    聞言,她飛快的握住他擱在桌上的手,用力的搖著,熱烈的開口,「雖然我沒有做過法務助理,但是我一定會很努力做好這份工作,請你務必一定要錄取我。」

    周未塵瞥了一眼被她握住的手,再看向她璀亮的雙眼,不動聲色的抽回手,試著用委婉的語氣說道:「邰小姐,妳不是法律系畢業,又不曾從事相關工作,並不適合法務助理這份工作。」

    他很納悶,她完全沒有相關的學經歷,芫芫為何沒把她刷掉,還安排她來面試?

    邰小夜忙不迭的解釋兼推銷自己,「我知道、我知道,雖然我不是法律系畢業,可是我會比任何人都努力工作的,只要給我三個月,哦,不,一個月就好,一個月後,你要是覺得我做不好,我馬上就走人。」

    她睜大的烏瞳裡,流露出強烈的請求與渴望。

    周未塵微微蹙攏眉峰,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狠心的立刻拒絕她。「這……」

    她語帶懇求的再度用力握住他的手。「拜託,那不然半個月就好,只要給我半個月的時間,要是我做得不好,你隨時可以辭退我,那半個月的薪水也可以不用付給我。」

    他的手掌既寬大又厚實,他掌心中傳來的溫暖,彷彿一股暖流,淌向她心頭,令她的心弦怦然而動。

    她晶亮的烏瞳燦爛生輝,眨也不眨的瞅凝著他。

    那灼燙的視線讓周未塵胸口隱隱一震,他細長的眉目微斂,打量她片刻,仍舊抽回自己的手,唇瓣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徐徐出聲。「邰小姐,妳似乎對這份工作極感興趣,這是為什麼?」

    事務所的法務助理待遇雖然不差,但他剛看過她的履歷,比起她之前的工作,這份工作的薪水並沒有比較好。

    她雖然才二十五歲,卻已經是一家室內設計工作室的設計師了,剛看到這點時,他有點吃驚,而接著看到她在那家工作室竟已工作了七年時,便不意外了。

    「因為我想跟你一起工作。」邰小夜想也沒想的脫口而出,在看到他微愕的表情後,她雙頰泛起一抹紅雲,她知道自己說得太露骨了,可是自從那天被他救了之後,她就像中了邪一樣,好想好想再見他一面。

    那種強烈的思念宛如有無數只的螞蟻,在心裡啃咬著她一樣,讓她寢食難安,日日夜夜,腦袋裡盤旋著的都是他那張俊逸溫和的臉龐。

    兩天後,她就拿著他的名片來到他工作的事務所想見他一面,無奈在門口就被人擋了下來,後來她才知道他是一位很有名的大律師。

    這家律師事務所是他與另一位朋友合夥開設的,想見他必須事先預約。

    當時離開的時候,她無意中聽到裡面的小姐提起他們要征助理的事,她立刻就跑來應徵。

    結果沒有法律背景的她,當然馬上就被刷下來,可是靠著她的磨功和甜言蜜語,終於換到這次見他的機會。

    她大膽的說出那句話後,又靦腆的紅了臉的羞怯模樣,令周未塵看了忍不住眼露笑意。

    短髮的她有著一張可愛的圓臉,濃密的雙眉配上一雙圓亮的大眼,秀挺的瑤鼻下是豐厚的嘴唇,她給人一種爽朗熱情的感覺。

    他對她的印象不壞,但這是工作,而且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是牽涉到嚴謹的法律問題,因此他無法因為對她的好印象,就隨便讓她成為法務助理。

    他和顏悅色的啟口,「邰小姐,妳已經有一份不錯的工作,我不覺得妳有必要屈就在我們事務所,再說,妳對法律一竅不通,要如何成為律師的助手?」

    聞言,邰小夜立刻從包包裡取出一本《六法全書》出來。「我已經將民法和刑法的條文看過好幾遍了。」

    瞥一眼她手裡拿的書,周未塵哂笑道:「要成為律師助理,不是只要看過民法或刑法就可以了,如果這麼簡單,那麼滿街早就都是法律系畢業的學生了。很抱歉,妳真的不適合這份工作。」

    邰小夜霍地起身,上半身橫過辦公室,近距離的直視著他的眼,問:「你們律師替人打官司,一定得罪不少人吧?那些輸掉官司的人多少會對你們心存不滿,對不對?」

    「或許吧。」

    若說有人因輸掉官司而對他們懷恨在心,自然是有的,還有另一些則是來自同業的嫉妒與眼紅。

    因為晟信律師事務所自從幾年前成立以來,隨著業務量的急遽增加,目前在台灣北中南的各個重要城市都設有事務所,他們旗下所屬的律師就多達數十位,前年開始,晟信還將業務拓展到國外與大陸。

    「那再也沒有人比我更適合這份工作,」聽到他的回答,她立刻揚起濃眉,俏臉離他近到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振振有詞的企圖說服他。「我會柔道、空手道和跆拳道,我可以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你,替你打跑意圖不軌的壞人,擋掉那些麻煩的人,甚至必要時我還可以為你擋死。」

    她欠他一命,若是必要時,要她用自己的命來救他,那也是應該的。

    她最後那句話彷彿一顆子彈,穿透耳膜,直射至周未塵的胸口,撼動了他的心弦,他凝視她專注認真的眼神,在那熾烈坦率的眸光下,他有一瞬間失神。

    坦白說,傾慕他的女人不少,對於她顯而易見的愛戀,他也不以為奇,但是他從來沒有遇過一個像她這樣的女人,脫口?**鱸敢囊j陬瘞Дg只啊?br />

    不管將來她做不做得到,但在這一刻,他看得出來她是真心這麼說的。

    見他不答腔,只是盯著她看,邰小夜看不透他心裡究竟在想什麼,然而注視著近在眼前這張令她一見鍾情的俊臉,她情不自禁的將臉龐移近他,做了個令自己都覺得難為情的動作——

    她輕啄了下他的唇。

    四唇相觸的那一剎那間,有股強烈的電流穿透她全身,電得她全身揚起一陣顫慄。

    她瞠大眸,怔愕的與他細長的眼瞳對視,接著,她可愛的圓臉瞬間爆紅,她「啊」的大叫一聲,跳開一大步。

    她窘迫的瞠目結舌,羞得不知道該把手腳擺在哪裡才好。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好丟人!

    她羞赧結巴的出聲,「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天哪,她竟然偷吻、呃、不,是強吻,也不對,是偷襲一個男人的唇,她窘得連耳根和頸子都泛紅了,慌張的眨著眼,不敢看向他。

    老天,他會怎麼看她呢?以為她是個很隨便的人嗎?天知道這可是她寶貴的初吻呢。

    周未塵抬手輕撫著自己的唇瓣,他沒想到自己竟會被一個女孩出其不意的給偷襲了,但看見她這個偷襲他的人竟然比他還要驚慌,像只闖禍的小狗,一臉無辜又無措的模樣,他的反應不是生氣而是想笑。

    真是個有趣的女孩。

    見他一聲不吭,只是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她,邰小夜焦急的再開口道歉,「對不起,我真的真的不是存心要吃你豆腐、輕薄你。」

    「事務所目前缺的是法務助理,不是保鑣。」見她聽到他的話後,倏地一臉沮喪,像只垂頭喪氣的小狗,他唇瓣帶笑,緩緩接著再說:「我給妳一個月的時間熟悉工作內容,如果一個月後,妳無法勝任,就只好請妳離開,這樣有問題嗎?」

    聞言,邰小夜抬眸,眼睛一亮,興奮的再撲過去,「你說的是真的嗎?你要錄用我?」

    周未塵頷首。「嗯,不過妳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事務所裡,大家都很忙碌,應徵一個助理進來無法幫上忙也就算了,還要騰出一個人手來教她,這豈不是在自找麻煩?

    然而看著她手舞足蹈、興高采烈的模樣,他非但不想反悔,眼裡的笑意又更濃了幾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