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耍心機 第五章
    易飛揚雖然惹怒了雲含笑,但是第二天,他還是照常去雲含笑的店裡。他一進去,就發現裡面情況很奇怪。

    一排清一色的黑衣男子佔據了整間店,看起來很熱鬧也很肅殺。那些男子看來就是兄弟的樣子,因為他們而使得其它客人全部不見。

    看樣子,應該是明哥的排場了。

    易飛揚一走進去,這群男子唰地看向了他。其中有一個離沈臻妮最近的男子,位子旁邊擺了一束花,身形看起來很有大哥的架勢,只是在沈臻妮面前,卻露出了靦腆。

    沈臻妮見了易飛揚來,投出求救的目光。「易先生,你來了。」

    「欸。」易飛揚笑笑地說:「妳今天生意很好喔。」

    「是啊,今天人很多。」沈臻妮這麼說的時候,語氣中透露著無奈。她打起精神一笑。「含笑正在裡面煮拉麵,你今天要吃什麼口味的拉麵?」

    「海鮮拉麵吧。」易飛揚回答。

    沈臻妮朝裡頭喊著。「含笑,易先生來了,他要海鮮拉麵。」

    雲含笑端了兩碗拉麵走出來,看到易飛揚,煩躁地說:「你沒看到沒有位子了嗎?」

    陳明帶了這麼一票人來吃拉麵讓她頭痛,她把煩躁的情緒轉移到易飛揚身上。雖然易飛揚有點無辜,不過他昨天也惹了她,今天不給他好臉色看,也是應該的。雲含笑賭氣地想。

    易飛揚沒事似地掛上笑。「誰說沒有位子了?」

    他在眾人的注目下,輕鬆地邁著步伐,走進櫃檯裡頭,就這麼大剌剌地在沈臻妮的旁邊坐下,還嘻皮笑臉地說道:「老闆娘,大家都這麼熟了,不介意吧?」

    「當然沒關係了。」沈臻妮一口說道。

    雲含笑看了看他。老實說,店裡突然來了一票兄弟,就只有她和她媽媽是女人,她心裡多少有些毛毛的,他一來,確實是讓她覺得安心。

    「隨便你啦!」她丟下這句話後繼續去忙。

    「隨便我,我就不客氣了。」易飛揚笑嘻嘻地。

    他坐定後,旁邊是沈臻妮,對面是陳明。

    陳明打量著他,直覺易飛揚的氣魄和膽識跟一般人不同。

    易飛揚對陳明笑了笑,毫不理會陳明的目光,親暱地靠近了沈臻妮,還跟她咬耳朵。

    陳明倏地瞪大了眼睛。

    陳明的手下目光全部看向陳明,等待著陳明的指示,氣氛一下緊張起來。

    雲含笑直瞅著沈臻妮和易飛揚,手中的面都忘了放下來。

    易飛揚從來沒有和她媽媽做過這樣親暱的動作,他是想怎樣?雲含笑沒注意到,她的手微微地傾斜。

    易飛揚附上沈臻妮的耳朵,問道:「含笑跟我說過一個叫明哥的大哥喜歡上妳,對面就是那個明哥吧?」

    「嗯。」沈臻妮輕輕點頭,一邊睇覷著明哥,一邊附上易飛揚的耳朵,小小聲地說:「他帶了人來這裡,吃麵送花,什麼話也沒說。我不知道他現在想怎樣,也不知道我該怎麼辦才好?」

    「妳相信我嗎?」易飛揚輕聲說。

    「當然相信了。」沈臻妮一口回答。

    他們兩個之間,一來一往地說著,在別人眼中看起來親暱得像是情人交談一樣。陳明和雲含笑的心口都揪緊著。

    「那就交給我來處理吧。」易飛揚一笑。

    「啊!」雲含笑慘叫,她手中的碗歪掉,湯燙到自己的手。她一鬆手,湯麵摔了下去,連帶地潑到陳明的手下。

    「沒事吧?」沈臻妮和易飛揚同時跳了起來。

    陳明也馬上站起來,沉著聲音指揮道:「你們兩個人幫忙收拾,一個人帶大小姐去沖水。」

    大小姐!雲含笑挑了挑眉頭。她什麼時候變成大小姐了?

    她下意識地吹著自己的手指頭。「不用,你底下的人幫我收拾就好了,這是我家,我自己知道哪兒可以沖水。」

    雲含笑急急地進了廚房,打開水龍頭沖水。

    易飛揚和沈臻妮也跟著進去。「怎麼樣了?」他們兩個問。

    「沒事,又不是沒燙過。」雲含笑扯了嘴角一笑,試圖用無所謂的語氣問著:「你們兩個剛剛在說什麼啊?」

    「我們兩個啊……」沈臻妮正要說話的時候,沒想到陳明也進來了。

    陳明一進來,大家都轉了視線。「你進來做什麼?」雲含笑愣愣地問。怎麼說這裡都是廚房,不是黑道大哥的地頭吧。

    陳明略帶了些尷尬地回答:「我是來看看妳有沒有需要協助的地方。」他說謊。他是因為介意易飛揚和沈臻妮親暱的互動,所以跟過來看的。

    易飛揚看出陳明的心思,索性故意藉著這個機會說道:「烏雲,我看妳是太累了,才會不專心地打翻碗。我想乾脆這樣好了,我們公司最近正準備辦員工旅遊,可以攜伴參加,妳和老闆娘就放個假,和我出去玩好了。」

    雲含笑搖頭。「不要,我喜歡賺錢。」再說,她才不是因為太累,才會打翻碗,她是被他害的,誰叫他突然和她媽媽做那些親密的舉動。

    「是妳不要的喔。」易飛揚竟然露出笑容,對著沈臻妮說道:「那烏雲不要去,我們兩個人去就好。」

    「不行。」雲含笑馬上說道:「我媽怎麼可以單獨跟你去玩。再說,我媽才不會願意單獨跟你出去咧,你也想得太美了。」

    易飛揚老神在在地勾了嘴角。「妳確定?」

    「當然嘍!」雲含笑唰地轉向了沈臻妮。「媽,妳要去嗎?」

    沈臻妮看著易飛揚,不明白他怎麼會開口邀請她哩。她認識他五年,他可從來沒做過這樣的邀請,這太突兀也太奇怪了。

    沈臻妮才在納悶著,就看到易飛揚對著她猛使眼色,眼神甚至不時地瞟向陳明,她突然之間懂了易飛揚的用意。

    他是要跟她演戲,假裝兩個人感情很好,好讓陳明自己知難而退。

    想通了後,沈臻妮輕笑出來。「我想去。」

    易飛揚馬上說:「那好!那就我們兩個去嘍!」

    陳明一聽,臉都綠了半邊。

    雲含笑先是一愣,一會兒之後,急切地說:「那我也要去。」哼,開玩笑,她才不讓易飛揚稱心呢!這個臭易飛揚,不是說了不追她媽媽的嗎?幹麼又跟她媽媽咬耳朵,又約她媽媽出去玩,擺明有鬼嘛!

    一旁的陳明咬著嘴唇,苦得說不出話來。

    易飛揚看了看雲含笑,嘖了一聲。「好啦,妳這人真囉唆,如果不是看在妳媽的分上,我才不理妳。」

    雲含笑白了他一眼。「如果不是我媽要去的話,我也不會去。」她把頭甩了過去,對上的是一臉失落的陳明。

    這時候,雲含笑對陳明倒是挺同情,突然酸酸地覺得,和陳明同樣成了天涯淪落人了。嗚嗚嗚,臭易飛揚,大爛人一個。

    易飛揚和雲含笑說了「員工旅遊」的時間和集合地點。出遊的前一天,沈臻妮回娘家,她說當天會自己過去集合,所以當天雲含笑就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獨自一人來到所謂的「集合地點」。

    雲含笑到了街頭,竟然只看到易飛揚在。

    「這是怎麼回事?」雲含笑問道:「你們公司倒了嗎?不然怎麼員工旅遊沒有半個人到呢?」

    「那是騙妳的。」易飛揚誠實地說:「沒有什麼員工旅遊活動。」

    「什麼?!」雲含笑大叫。「你竟然敢騙我跟我媽?」

    易飛揚堆著笑臉。「當天我假借有旅遊活動邀請妳媽媽,只是為了要讓明哥誤會而已。事後,我跟妳媽商量過,決定乾脆就藉機帶妳出來玩。」

    雲含笑皺起眉頭。「所以不是你騙了我媽,而是我媽跟你聯合起來騙我了。」

    易飛揚笑而不答,因為直接回答「是」的話,太過囂張了。

    「可惡!」雲含笑氣呼呼地說。「枉費我還替我媽準備這麼多行李,她竟然和你一起騙我。真是的,等會兒她來,我要地自己背這些行李,我才不要替她背了呢。」

    她猜沈臻妮是為了給她一個驚喜,所以才瞞她,因此她也不是真的氣沈臻妮。

    她真正在意的是沈臻妮和易飛揚竟然有那樣的默契,可以一起演戲騙陳明,這讓她心裡有些酸苦的妒意。

    「妳媽不會來。」易飛揚說。

    「什麼?!」雲含笑再度受到驚嚇。

    「所以是我們兩個單獨去旅行了。」易飛揚露出討好的笑容。「這一路上就請妳多多照顧了。」

    「我們兩個?!」雲含笑愣大了眼睛。

    「是的。」易飛揚笑了笑。

    「要我跟你單獨去旅行?」雲含笑雙手環在胸前。

    看她遲疑的樣子,易飛揚只好再度使用激將法,揚了揚眉頭問道:「怎麼,妳不敢單獨跟我去旅行?」

    「廢話,當然……」雲含笑頓了下,說道:「當然不敢。」

    不敢!這個回答出乎易飛揚的意料之外,易飛揚愣了下。

    看到他怔愣的表情,雲含笑突然覺得很有快感。

    嚇,這傢伙以為老是用這一套就可以吃定她了嗎?

    「不敢就是不敢,怎麼樣?」雲含笑挑釁地說。

    「我……我……我……」易飛揚突然雙手合十,氣勢一弱。「拜託妳敢好不好?」

    嘿嘿!雲含笑咧了嘴。「不好。」

    「為什麼不好?」易飛揚說道:「我會供妳吃喝玩樂,妳還可以挑戰把我吃到垮的極限,這樣還不好嗎?」

    雲含笑看了看他。易飛揚說得好有誠意喔,不過,她還是搖了搖頭。

    「為什麼?」易飛揚挫折地哀嚎。

    「我才要問你為什麼。」雲含笑突然這麼說。

    「什麼意思?」易飛揚下解地看著她。

    雲含笑豁出去似地吐了一口氣。「你為什麼要單獨跟我出去玩?你不知道這樣的舉動很容易讓人誤會嗎?而且我不懂,我媽為什麼會跟你串謀?」

    「妳媽喜歡我啊!」易飛揚一笑。

    一看見他的笑,雲含笑心酸了起來。「那好啊,我祝福你跟我媽呀!」

    「丈母娘和女婿之間,需要女兒什麼祝福啊?」易飛揚的目光中閃著調皮的神色。

    「丈母娘和女婿?」雲含笑的心跳鼕鼕地加快。

    「我一直都把妳媽當作丈母娘看待。」易飛揚勾起笑。

    雲含笑的臉紅了起來。

    看她羞澀的模樣,易飛揚的笑意加深。這樣看來,雲含笑應該是喜歡他的吧,不然這時候,雲含笑應該已經破口大罵他神經病了。

    陳明的出現,對易飛揚來說是個刺激。他慶幸陳明沒有要追求雲含笑,但是他也發現,想追雲含笑可能手腳得快些,動作得大些才行。

    光搞曖昧,雖然很安全,但是進展有限。面對愛情,得再坦率點,再冒險點,才能改變。

    易飛揚鼓起勇氣,在大街上說:「我喜歡妳。」

    路人因為這句話停下腳步,沒停下腳步的也轉過視線,好奇地打量著。

    我的天!雲含笑的眼中根本看不到別人,她看到的只有他帶笑的臉,她聽到的只有他說的話。

    那句話多好聽,像是唱歌一樣。

    她像是一個死忠的歌迷,千辛萬苦地排隊,等著所愛的歌手唱歌,而他終於開口了,她興奮得想要尖叫。

    喔,老天,老天,老天……她心裡有美妙的音符響著,人卻呆呆地站著,嘴裡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他眼睛看到的,是她傻笑的樣子。哈,好可愛。

    他一笑。「我想約妳出去玩,可以嗎?」

    她眨眨又大又亮的眼睛,咬著嫣紅柔軟的下唇,心跳鼕鼕冬地、鼕鼕冬地,如此狂喜。

    老天!他看著她,她的眼睛笑得彎彎亮亮,好可愛,可愛得讓他想在大街上直接抱住她。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勾起了嘴角。「要約我出去玩的話,你得幫我背行李,幫我規划行程,不能讓我在行程中有任何的煩惱,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還要負責想笑話逗我笑。」她在撒嬌,想跟他要點要任性的特權。

    他知道她在想什麼,他揚起笑容,疼寵地看著她。「跟我在一起,怎麼可能會讓妳心情不好?」

    「是喔!」這驕傲的男人,她嘴角一揚,挑了挑眉頭,語帶挑釁地說:「那我們就來試看看吧!」

    「好啊!」他學著她的模樣,揚嘴,挑眉。

    「你的樣子好醜。」她嫌棄地睨著他,觸及他的眼神時,卻哧地翻出了笑。

    呵呵,他也笑了。

    兩個人在大街上◣I呼地笑著,還越笑越大聲,不是不要懼別人的目光,而是因為這個時候,眼睛裡頭甜蜜地只有對方啊!

    「不要,我說不要,就是不要!」雲含笑和易飛揚兩個人正僵在游泳池旁邊。易飛揚一直想說服雲含笑去玩水上溜滑梯,但雲含笑就是死命地搖頭,說什麼也不肯去玩。

    易飛揚耐下性子說道:「妳不覺得來了游泳池,只是在池邊泡泡腳,這樣不夠嗎?」

    「不會。」雲含笑斬釘截鐵地說。「對一個不會游泳的人來說,這樣已經夠了,反正我最多就是去沖沖水柱,其它的事情免談。」

    易飛揚看著她,一臉無奈,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拐她了。

    他想了想,說道:「人生要有些冒險的。」

    雲含笑手環在胸前,肩膀僵硬地聳著。「有啊,我這輩子第一次穿這種傷風敗俗的泳衣,已經是很大的冒險了。」

    傷風敗俗的泳衣?!他看著她,人家都是穿三點式的,她穿的是連身的,這也就算了,下襬還做了裙子的設計,看起來就像小朋友穿的。「這樣也算傷風敗俗,妳會不會太嚴格了?」他忍不住說。

    她紅著臉。「腿露出這麼一大截耶!」

    他笑了出來,打量著她的腿。

    他看她的皮膚是健康的蜜色,以為她酷愛戶外活動。現在才知道,她的個性保守,平常都穿牛仔褲,所以腿還是白皙光滑。老實說,她那雙白皙勻稱的腿,還真是漂亮。他目露讚賞之意。

    「不准你看啦!」她低聲叱道。

    他捨不得地移了目光。難道她以為身為一個男人,把她拉來游泳,背後的目的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嗎?當然也是有他要的福利嘛!

    不過,既然她不准呢,那他當然完全尊重嘍。

    他的目光堅定地移走,然後故意停在一個辣妹身上。「哇,真辣!」他嘖了一聲。

    她摀住了他的眼睛,不悅地說:「不准你看。」

    「不准就不准。」他笑笑地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拉下來後,就這麼握著,沒放開。

    她的臉可愛的泛紅,眼睛瞟啊瞟。

    他的目光熱烈地看著她,帶起了笑。「連我陪妳玩溜滑梯,妳也會怕嗎?」

    「我怕淹死。」她很認真地說。

    她害他一直低笑。「那個水連小朋友都淹不死耶,妳還怕?」

    「不管,我就是怕。」她緊握著他的手。

    他們家都是旱鴨子,所以沒去泳池玩過,這次是因為有他陪,她才肯來玩水的。但光是穿著泳衣,要她在人群面前走來走去,她都覺得緊張了,遑論要她放膽地戲水。

    「好吧,那我就陪妳泡水了。」他就這樣乖乖地陪著她站在水池裡頭。

    「要游泳你去游泳,我不會阻止你的。」她說道。

    他笑看著她緊握的手,看她緊張得咧,他真走掉,只怕她更不能放鬆吧。他好笑地牽起了嘴角。「喂,小姐。」

    「幹麼?」她睨了他一眼。

    他笑嘻嘻地看著她。「妳就一定要這麼ㄍㄧㄥ,一定不肯告訴我,妳需要我,不要我丟下妳一個人嘛!」說著,他的手又握緊了她。

    呵,她心裡覺得一陣溫暖。她知道,雖然他嘻皮笑臉的,但是他默默地覺察她的情緒,並且分擔。

    只是她這人喜歡擺高姿態。她故意說:「這裡又不是荒山野嶺,你要走就走啊!」

    他愣大眼睛看著她。這傢伙,好樣的,跩啊!

    她滿不在乎的抬高下巴。

    「好。」他低聲地說。「算是我捨不得妳,可以了吧?」

    「可以。」她咧開笑。「我勉強收留你。」呵呵,她喜歡看他無奈又寵她的樣子,只要這樣,就能感覺甜蜜幸福。

    他擺出一臉委屈的樣子。

    她故意說道:「你很委屈喔。」

    「啥?!委屈都不行喔?」他擺出想委屈又不敢委屈的樣子。

    「呵呵。」她低聲地笑了。

    一個看起來像是國小生的小朋友剛好從他們面前經過,垂下視線的易飛揚,突然開口叫住了他。「小朋友。」

    「什麼事?」小朋友抬頭看了易飛揚一眼。

    易飛揚問道:「你敢不敢去玩溜滑梯?」

    「當然敢了。」小朋友不明究理地看著這位「怪叔叔」,看了一眼後,帶著不屑的目光離開。

    現在是怎樣了?易飛揚看著他的背影,這小孩該不會以為是他不敢去吧?!

    雲含笑一笑,推了他一把。「你真的很不死心耶!」

    她知道他是想要讓她知道,小朋友都不害怕,她就沒什麼好害怕的,這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如果很容易死心的話,怎麼會等了妳五年?」他直勾勾地看著她。

    她哧地笑了出來。「好啦,心機男。」

    對於這一點她是感動與感激的。因為有他,她的生命才有了不同的可能,她會想去嘗試新的東西,體會新的經驗,只要跟他在一起就好了啊!

    她揚起調皮的笑。「如果你在我前面玩的話,我就敢了。而且,你在我前面的話,我還可以冷不防踹你一腳。」

    「謝恩喔。」易飛揚目露無奈。

    「走吧,走吧!」她愉快地踢著他。

    「走就走。」他「乖巧』地順從她的指令,跟她擠在一群小朋友當中,爬上了水上溜滑梯。

    她覺得緊張刺激與興奮,一屁股坐上冰冷的溜滑梯後,雙手緊握著。在放聲尖叫中,享受著失速的滑動。

    「啊!」她尖叫,撲通地掉到水裡,口鼻還差一點嗆到水。

    在激起水花的游泳池中直直地撞向他,她笑了出來,又笑又叫地抱住了他的身子。

    那感覺驚險而安穩,如同她的愛情啊,因為初戀所以驚險,因為他所以安穩。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