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賭約 第五章
    急促的敲門聲擾亂了清晨的寧靜,難得熟睡的倪昊峻登時被吵醒。

    「什麼事啊?才早上六點半?」他撐開惺忪的睡眼,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不耐煩的耙抓著頭髮,拖著步子朝房門走去。

    「快起床,今天是健康集訓的第一天,不可以遲到!」門外傳來的大嗓子,讓人一聽就猜得出來人是誰了。

    他拉開門,斜倚著牆壁,打著呵欠道:「夏天寧,你知道你很煩嗎?」

    夏天寧挺起胸膛,朝他一笑,「你的臉色太蒼白,人又太瘦,做早操可以讓你看起來更健康。奶奶他們今天就要回來了,我們要給奶奶他們眼睛一亮的感覺!」

    奶奶今天會回來?他沉吟著,計劃終於能夠展開了。

    他抬首,陡地怔住了,「哇,你搞什麼呀?」

    老土眼鏡不見了,習慣盤起在後腦的髮絲,現在是乖乖地垂放在肩膀上,穿上一件小背心和短褲的運動裝扮,眼前的夏天寧變得不像以前的夏天寧了……

    她忸怩地拉了拉身上的小背心,「是不是太短了?我就覺得穿成這個樣子有點怪怪的……」

    昨天晚上她掙扎了好久,才決定從今天開始要來個形象大改造。

    「我還是換回平日的衣服好了。」她說完就急著溜走,他卻揚聲喚住她。

    「很好看啊,還要換什麼?」他挑眉看著她突然變得感動的神情。

    「真的很好看嗎?」她高興地在他面前轉了個圈,然後指了指手錶上的時間,「好,給你十分鐘的時間梳洗,等一下在大廳集合。」

    他才想開口拒絕,卻看見她已經蹦跳著下樓,還一路哼著歌曲。

    關上房門,他走進浴室,扭開水龍頭,盯著鏡中的自己,「奇怪,我為什麼要聽她的話嘛……」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緩緩收緊紮著繃帶的左拳,一股窩心的暖流湧上,他不期然想到昨天晚上夏天寧溫暖的擁抱,向來不喜歡和異性接觸的他,還是第一次從女人的身上感覺到平靜與安寧,這就是他沒有排斥她,將她推開的原因嗎?他懷疑著。

    感覺上在倪家待得越久,他越容易忘記自己來香港的目的,他現在是要找個堂皇的借口離開倪家,而不是和倪家的人培養感情,今天就完結吧。

    他深吸一口氣,擦去臉龐上的水珠,大步踏出房間。

    「太慢了!」在樓下等候的她大叫著。

    他雙手插在褲袋中,晃著下樓,挑眉喃道:「真是囉嗦。」

    「要去晨跑嗎?一大早去運動挺不錯的,真想和你們一起去。」迎面走來的倪有祥提著公事包,一身西裝的打扮,看樣子是準備去上班了。

    「祥哥,早安。」她立刻給倪有祥一個甜美的笑容,突然間想起什麼似的低呼了一聲,「我忘了還有東西沒拿,等我一下!」

    倪有祥微笑看著她急奔上樓的身影,這才轉向沉默的倪昊峻,「峻,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面說話。」

    他和倪昊峻的生活作息,時間完全顛倒,這幾天來,他都沒機會好好跟峻聊一聊。

    「你通常都那麼忙嗎?」對著已變得陌生的堂哥,他的語氣十分冷淡。

    這幾天來,他幾乎沒在家裡見過堂哥,聽傭人們說,他通常忙得一個星期只能回家一次。

    倪有祥望著他,好一會兒才聳肩道:「還好吧。我只是不希望倪氏集團在我的任期內被我搞砸而已,以後一切都靠你了。」

    他一怔,挑眉望向倪有祥,「什麼意思?」

    倪有祥一笑,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和天寧都一直為你守護著屬於你的東西,等到時機成熟後,這一切將物歸原主,我和她也不必那麼操勞了。」

    倪昊峻回首凝視著他,他溫和地一笑,走出了大門。

    人類不是都很自私的嗎?怎麼倪有祥和夏天寧一樣,都對倪氏集團繼承權沒半分的企圖心,只是迫切地想把這一切歸還給他?

    他的內心微撼,陡地冷哼搖頭,更加確定了要逃離的決心。

    他這個複雜的人,實在不適合待在這溫暖又單純的家庭……

    「喂,走了!」背後的夏天寧拍了他一記,頂著淡藍色的鴨舌帽率先出發。

    早上七點,半山區的休閒公園空氣清新舒適,附近都是做體操的大人和小孩。

    夏天寧邊跑邊朝身後的他揮手打氣,「提起精神,跟著我的腳步,你這年輕人一點魄力也沒有,太遜了!」

    「吵死了。」他慢吞吞地跟在她身後,眼睛下方還掛了淡淡的黑眼圈。

    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晨跑上,他倒不如回家多睡幾個小時。

    她擰眉,轉身跑向遠遠落後的他,不悅地訓斥,「你這叫跑步嗎?根本就是在夢遊。來,跟著我!」

    不等他抗議,她就拉起他的手臂,帶著他往前衝,「晨跑是一項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專家指出,每天晨跑的人會比一般人來得長壽,因為跑步可以訓練、強化心臟,增加肺活量,促進血液循環,還有人說晨跑可以讓一個人的腦細胞變得更加活躍,人也會變得更聰明……」

    「那你一定平常沒晨跑,所以腦袋不靈光。」受不了她的碎碎念,他跟著她的步子慢跑起來。

    她瞪了他一眼,反譏道:「奶奶常說你的智商超高,我看你只不過是一般。」

    他朝她吐舌,「我的一般總比你的零蛋好。」

    她氣得咬牙,回首瞪著他,「你真是一個沒禮貌的小鬼……」

    倪昊峻才想取笑她,她卻不一個不留神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女人,兩個人同時跌坐在地上。

    「你沒事吧?」倪昊峻忙不迭上前扶起她,那女人也被一個男人扶起。

    夏天寧搖頭,連忙向對方道歉,但是道歉的話還未說出口,扶著那女人的男人已經驚訝地叫了出來,「你……你是天寧嗎?」

    她的聲音登時啞住了,怔了一下才低呼著,「原來是野城謙先生!」

    香港真是小啊,她臉頰微紅,就算穿著休閒服裝,野城謙還是一樣迷人。

    野城謙盯著變得清純秀麗的她,不禁讚道:「天寧,你變得不一樣了,這個裝扮真適合你。」

    「謝謝。」她在心底竊喜著,睨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倪昊峻,看來真的要好好感謝他了。

    野城謙細細打量的眼神讓倪昊峻不悅的挑眉,一把拉過還想說話的夏天寧,「走吧,我們別打擾別人。」

    她來不及抗議,就被他拉著走,害得她只好扯開嗓子揮手,「不好意思,以後再聯絡吧!」

    倪昊峻瞪了她一眼,她一臉意氣風發的表情讓他沒來由地不爽,「你在暗爽什麼?他又沒有說你好看!」

    「你這個小鬼懂什麼?」她眼底閃著興奮,呵呵傻笑,「謙是個很含蓄的日本男人,連他這麼含蓄的一個人都說出讚美我的話來,那就代表我真的很不錯了!」

    她吃吃傻笑的樣子真難看!

    他挖苦道:「他只是說『這個裝扮真適合你』,又沒有說『請你嫁給我』,有必要高興成這個樣子嗎?他的未婚妻已經氣得快要抓狂了。」

    「你又沒禮貌了!」她插腰訓斥著他,陡地一驚,指著他,「你怎麼知道謙說了什麼?他剛剛是用日語和交談的,你聽得懂日語?」

    他睨她一眼,頑皮地眨著眼睛,「追得上我就告訴你。」

    她還未意會過來,就看到他一溜煙地跑向前方,她登時氣憤地追上,「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你這個沒禮貌的小鬼!」

    二人在休閒公園內你追我逐,倪昊峻故意放慢腳步等她追上,等到她快要追上來的當兒,立刻加快速度,害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最後累得整個人掛在一旁的石凳上,舉手投降。

    「你不是說你以前是馬拉松選手嗎?怎麼才跑了三圈,就累成這個樣子啊?」倪昊峻故意揶揄著,微紅的臉龐上掛著頑皮的笑容。

    她喘著氣,瞪了他一眼,「我小學的時候……是馬拉松選手,會累成這樣……是太久……沒練了。」

    她紅通通的娃娃臉實在可愛,他忍不住輕拍著她的頭,學她說話的語氣,「歇一歇吧,小妹妹,等大哥哥去買些飲料回來,要乖喔!」

    「小鬼!」她翻了個白眼,看著他輕快的走開,不禁發出會心的一笑。

    他好像沒那麼冷漠了,不再以漠不關心的態度和她相處,她好像看到了一個更加真實的倪昊峻……

    其實他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男人,樣貌出眾不在話下,偶爾展露出來的成熟睿智總是吸引著她的目光,時而活潑開朗、時而深沉冷厲,她有時候不禁懷疑,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男人。

    她等著他走出心牆的那一天,在這之前,她會毫無怨言地包容著他的任性。她有信心,終有一天他會敞開胸懷,接納家人和他的過去。

    「嗨。」一道清亮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一個高挑的女人站在她面前。

    夏天寧連忙站了起來,朝對方點頭,以日語說著,「美子小姐,你有事找我嗎?剛才真是抱歉,我竟然不小心把你撞倒了。」

    美子撥弄著波浪鬈發,倨傲地道:「我不是為了這個來找你,我是趁著謙他走開的時候,特地來和你說幾句話。」

    「說話?和我?」她驚訝地指了指自己,這個美子和她只不過見了兩次面,會有什麼話跟她說呢?

    美子細細打量她,然後搖頭笑了,「我知道你之前是謙的女朋友,但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我不希望你再找機會糾纏著我的謙,不然我不會袖手旁觀的。」

    她一驚,連忙揮手搖頭,「美子小姐,你誤會了,其實每次我和野城先生都是偶遇,並不是故意——」

    「是不是故意你自己最清楚!你是倪氏集團的大小姐又怎麼樣?謙他是不會喜歡你這種貨色的。」美子的態度越來越囂張高傲。

    夏天寧的心底燃著憤怒,她可不喜歡被人冤枉,「請你別侮辱我的人格。」

    「我只不過是想讓你看清楚事實,別再癡心妄想而已。」美子睥睨地看著她。

    「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講理的女人,你不信就算了!」夏天寧轉身就要走。

    「慢著!」美子發狠地拉著她,手高高舉起,就要甩她一巴掌。

    她嚇得愣住,完全忘記要閃躲,直到一個人極快地捉住了美子的手腕,她才如夢初醒的看向來人。

    「喂,你不懂什麼叫做『閃』的嗎?」倪昊峻一手捉住美子的手腕,另一手提了一袋罐裝飲料,回首望著她。

    其實他早就在旁靜靜地觀察著二人之間的爭執,不想牽連其中的他,在見到夏天寧快要被人甩耳光時,終於忍不住挺身而出攔下對方。

    「放開我!」美子大叫著,登時引來大家的注目。

    他鬆開手,走向愣愣不語的她,「回家吧,別發呆了。」

    「夏天寧,你給我走著瞧。」美子惱羞成怒地朝著她的背影叫道。

    倪昊峻陡地回首,冷厲的目光瞪向美子,同樣以日語說道:「你這樣做只會讓野城謙覺得你更加丟臉。」

    美子愣住,夏天寧同樣驚愣地看著他。

    美子忿恨地瞪著他,大聲吼道:「不需要你多事!」

    他冷笑,目光轉為深沉,一把摟過夏天寧的肩膀揚聲說:「我當然要多事啦,因為夏天寧是我的女朋友。」

    他會聽、會說日語,最重要的是……

    他說,她是他的女朋友!

    回家途中,夏天寧的腦袋一片混沌,直到回到家中,她還是處於受驚的狀態。

    「天寧小姐,是早餐不合你的胃口嗎?不如我吩咐廚房,為你熬些枸杞紅棗粥吧?」管家歡姐看著一臉怔忡的夏天寧,她面前的美式早餐已經涼了。

    她擠出一絲笑容,輕輕搖頭,「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

    歡姐望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倪昊峻後,這才點頭退下。

    「喂。」一等歡姐走開,她盯著他,小心翼翼地問著,「你剛才不是認真的吧?」

    倪昊峻將最後一口蘋果派塞入口中,滿足的一笑,「我吃飽了,現在就上去補眠。」

    她急得一把拉住他,壓低聲音問著:「你不要拿那種事情來開玩笑!後果會很嚴重的喔……」

    「有多嚴重?」他刻意提高音量,她立刻比了個手勢,示意他放低音量。

    她瞄了一眼四周,這才說道:「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的弟弟,姐弟之間不可以有任何曖昧的關係,所以說要是你真的……那個,我們就是……就是……」

    「亂倫?」他幫她說出那兩個難以啟齒的字眼,換來她的大驚小怪,不住示意他放低音量。

    他嘴角一勾,刻意逗弄她,「怕什麼?我們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男女互相吸引不是很正常的嗎?況且我真的暗戀你很久了……」

    「呀!」她瞠目結舌,胸口登時傳來強烈的撞擊聲。

    這個女人是腦袋生蚺F嗎?和她說話還真吃力!

    他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道:「騙你的!我只是不想讓你再受到那個女人的打擾。」

    他只是想確保夏天寧以後不會惹上麻煩,至少這是他可以為她做的。這個想法卻莫名地讓他胸口一窒。

    她怔了怔,納悶地道:「你老是讓人捉摸不定,我又怎麼知道你是在說真的還是假的呢?」

    「你就真的那麼想瞭解我嗎?」他挑眉看著她,嘴角勾起輕蔑的笑容。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這麼想了。」她仰首迎視他,堅決地點頭。

    他微怔,她眼底有著執著的神采,讓他忍不住凝視著她。

    她輕輕歎息,同樣凝視著他,「你是倪家的中心,大家期待的繼承人,從以前到現在這個事實都未曾改變。你應該早就覺悟到這個事實了吧?所以請你別再對任何事都擺出漠不關心的態度了。」

    「真囉嗦。」他就快離開倪家了,沒必要再和她浪費唇舌。

    她雙臂一張,攔下他,忍不住說道:「我還沒說完呢!」

    他挑眉看著她,倏地一笑,「你扯太遠了吧?我現在要上去洗澡,然後補眠,有話以後再說吧。」

    她瞪著他的背影,鼓起勇氣說道:「你這幾天來,都用一些爛招數讓大家認為你根本不適合繼續留在倪家,但是你認為這些有用嗎?你以為一直為倪家添亂子就可以讓大家對你感到反感嗎?」

    他一怔,停下腳步,擰緊眉頭不語。

    「也許你認為我沒那個資格說這些話……」她深吸一口氣,乾脆把不該說的也說出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你現可以重新開始,做一個全新的倪昊峻,沒有人會看不起你的!」

    拳頭陡地握緊,倪昊峻驀地地轉身,俯身湊上前,迎上她的一臉驚愕,「你這副自以為是的表情,真的讓人覺得厭煩、反胃、噁心!」他冷聲低斥。

    「被我說中了,所以你才會生氣,對吧?」她絲毫不動怒,平靜地看著他。

    他冷笑,近距離地瞪視著她,「我會對一個智商偏低的女人生氣嗎?笑話!」

    夏天寧被他的人身攻擊氣得就反駁,但是一道聲音卻從大門傳了過來,「是誰在說笑話啊?」

    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國字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但這親切的笑容卻讓倪昊峻敏銳地挑眉。

    他們回來了,好戲也要跟著上場了。倪昊峻看著走進門的倪家人,神色變得凝重。

    中年男人打量著他,陡地上前給他一個擁抱,「峻,我終於見到你了!」

    李淑心在曲晴的攙扶下走過來,同樣笑吟吟地道:「峻,這是你的二叔,你還記得嗎?你小時候最喜歡黏著二叔,還有以前……」

    倪昊峻冷冷地打斷奶奶的話,「別再說了,我沒興趣和你們敘舊。」

    「倪昊峻!」夏天寧不由得大聲叫著他,其他人則是一臉驚詫地看著他。

    他望了眾人一眼,聳肩,「我就是沒教養,你們不習慣嗎?」

    她心疼的擰眉,他為什麼老是要說一些任性的話來傷害彼此呢?

    「不要緊,大媽從美國帶回來好多禮物,還有一份特別為你挑選的禮物呢!」曲晴忙著打圓場,吩咐傭人把行李搬進來。

    他翻了個白眼就要上樓,夏天寧卻及時拉著他的手,以眼神示意他留下。

    「我今天沒心情扮乖孩子。」他低聲說著,示意她放手。

    她佯裝沒聽到,興奮地指著李淑心手中的禮物,「奶奶,這份最大的禮物一定是要送給倪昊峻的吧?」

    李淑心有些激動地將禮物捧在手心,望著冷漠的他,「你拆開來看看吧,這是奶奶找了好久才找到禮物。」

    精緻的盒子被一條淡黃色的絲帶綁著,倪昊峻擰緊眉峰,冷冷地拒絕,「我不需要任何禮物。」

    李淑心一怔,夏天寧連忙將禮物接下塞給他,「別害羞嘛,奶奶好偏心喔,只顧著買你的禮物,我真的好羨慕你。」

    「說什麼傻話,奶奶一樣疼惜你這個孫女。」李淑心被她故作可憐的表情逗得一笑。

    「我不希罕。」他板起臉孔,將手上的禮物推回給夏天寧。

    「你快收下。」她拚命朝他使眼色,用力將將禮物推回給他。

    他鬆開手,盒子就這樣掉落在地,一個拳頭大的玻璃模型,從裡面掉了出來。

    眾人一驚,夏天寧連忙俯身下去將模型撿起,驀地低呼,「裂了!」

    倪昊峻則看著她手上那個裂了的玻璃火車模型,一股熱意直衝向眼眶,他深吸一口氣讓心情平靜下來,冷冷地說道:「裂了就扔掉,別以為我會道歉。」

    「你這是什麼態度?」脾氣向來溫和的倪明忍不住發火了。

    李淑心揚手阻止倪明的喝問,勉強笑著,「不要緊,奶奶現在就拿去修補,一定可以把完好無缺的玻璃火車送給你。」

    「不用了!」倪昊峻冷冷地迎上她的驚愕,冷笑道:「你以為買一些小禮物,就可以補償我這些年來所受的苦嗎?我說過,我不希罕!」

    「夠了!」夏天寧氣急敗壞地瞪著倪昊峻。

    他故意裝作煩惱地按著額頭,無禮地叫囂,「我待在這好幾天了,不但連一點好處也分不到,連行動都被你們管得死死的,算我怕了你們,我暫時搬出去住,以後要分好處的時候,記得來找我就行了。」

    眾人驚詫又憤怒地看著他,他卻瀟灑地揮了揮手走回房間。

    「你!」夏天寧咬牙,立刻追著他的腳步。

    掩上房門,倪昊峻就像一顆洩了氣的氣球,垂下頭靠在一旁,牢牢咬緊牙關。

    奶奶的淚水、二叔的憤怒、二嬸的錯愕,以及夏天寧的驚詫……這些原本被他視為陌生人的臉孔,卻該死地揪痛著他的心!

    原來連他都是屬於脆弱的一群,滿口的不在乎,只是用來掩飾心痛的借口,其實他比誰都想得到這些人的關愛!

    「該死的笨蛋……」他扯著自己的頭髮,暗罵自己。

    輕輕推開房門的夏天寧,本來想對他破口大罵,但是在看到他一臉沉痛的表情後,她的心也忍不住揪緊,大步上前扳過他的肩膀,「你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說那些傷害大家的話呢?」

    「連你也被我騙了?哈哈,我就知道你比任何人來得單純。」他惡質地大笑。

    雖然他笑得無比燦爛,但是他沉痛地眸光卻刺痛著她的心,她分不清自己是生氣還是心疼,她攫住他的肩膀,低聲喝道:「你知不知道你的笑容和哭泣沒兩樣,你的心在淌血,我看到了,我都看到了!」

    他怔怔地看著她,為什麼每一次她都能夠準確地猜出他心底的想法,是他太遜了,還是她太厲害……

    「麻煩你讓開。」他忽略心底的震撼,起身繞過她,想要收拾行李。

    「不許走!我不許你離開!」她慌亂地捉著他的手臂,不讓他走。

    他譏笑著甩開她的手,「我真不明白你為何要留一個小混混在家裡,感化我這一攤爛泥,會為你帶來很大的滿足感嗎?」

    他傷人的話讓她一怔,但她卻不放棄地攔下他,「我知道你不是一灘爛泥,我相信真正的你,並不是現在這個故意把自己說得如此不堪的倪昊峻!」

    他被她篤定的語氣給震懾住,隨即搖頭取笑,「又是可笑的第六感。」

    「不是第六感,是這裡……」她牢牢站在他面前,認真地凝視著他,右手覆上自己的心口,「我的心告訴我,你不是那種不堪的人。你只是有苦衷,所以才會選擇逃避。」

    她……她簡直自作聰明得讓人抓狂!

    胸口激盪著翻滾的火焰,他一腳踢上房門,轉身攫住她的手腕,瞪著她,「你懂什麼?別以為在這裡我就不敢動你,我大可以讓你見識我有多不堪!」

    她一驚,忙不迭地想後退,但是他的鉗制卻讓他無法動彈。她不由得驚慌地看著他,「你……你想怎樣?」

    「做男人最喜歡的運動啊。你這個老處女應該不知道吧?」他惡意恐嚇著,要讓她知難而退。

    她的雙眸登時佈滿驚駭之色,瞄了一眼他身後的大床,陡地腰間使出勁道,將始料未及的他摔向大床,用力按著他的雙肩。

    「動『身』吧,小鬼。」想要嚇唬她,再多練幾年吧!她得意洋洋的用柔道將他壓倒。

    這個女人……

    「果然智商偏低。」他一笑,陡地扳過她的手,將她反壓在身下。

    「放手!」他和她之間的距離、姿勢都好曖昧,她不由得臉紅耳赤地低呼。

    她羞怯的表情沒來由的吸引著他的目光,讓他揶揄的話無法說出口,直到迎上她狐疑的目光,他才回過神來鬆開她的手,「我怎麼會對長相不怎麼樣、身材更不怎麼樣的你產生興趣呢?真可笑!」

    二人坐在床墊上,她沒有因為他的無禮而生氣,只是怔怔地望著刻意保持距離的他,說道:「奶奶剛才很傷心。」

    「與我無關。」他輕聲說著。

    她再次重複,「奶奶真的很傷心。」

    「真囉嗦,你出去吧!」他挑眉瞪著她,卻從她眼底看到盛滿的心痛。

    她指了指他的心口,歎息道:「但是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來得傷心。」

    「夠了!滾!」他忿怒地吼著,別過臉去。

    夏天寧卻站在他面前,雙手穩穩地按著他的肩膀,心疼地道:「傻瓜,為什麼要強迫自己做出傷害彼此的事呢?」

    他怔住了,因為她溫柔的語氣,也因為她心疼的眼神。

    「別管我。」他刻意冷漠地回答,但是內心卻不是充斥著反感和厭惡,而是被一股莫名的溫暖漲得滿滿的。

    她拍著他的肩膀,陡地笑了,「你又說傻話了,不過,我永遠會站在你這邊,包容你的任性。」

    他全身一震,驚詫地看著她,心臟陡地被壓縮、揪緊成一團。那種揪心的感覺讓他的喉頭似乎被什麼塞住,難過得想哭……他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似乎已經被她征服了……

    他攫住她的肩,澈亮的眼眸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她怔怔的看著他逼近,心跳的拍子開始加快,心臟似乎快要從口中跳出來。

    她不知道他的眼神意味著什麼,但她卻不排斥他的靠近,心底深處似乎有種情愫在滋長,以迅捷地速度跳脫她的掌控……

    「倪昊……峻?」她輕輕喚著他的名字,意亂情迷的凝視著他。

    他陡地怔住,理智瞬間歸位。他推開她,單手按著自己的額頭,另一隻手則緊握成拳,拳頭發出格格的聲音。

    他又失控了,她果然是一個危險人物,他不能再留下來……

    他的思緒紊亂,她想上前安慰卻被他冷聲喝止,「你出去,我想冷靜一下。」

    她強忍著心頭的落寞和委屈,轉身拭去不小心滑落的淚水,房門卻在此時被一股衝力推開。

    「峻少爺,天寧小姐,不好了!老夫人她……她……」管家歡姐一臉焦急地哭叫著。

    倪昊峻和夏天寧同時望向她,不約而同地喊道:「怎麼了?」

    「倪明老爺打電話回來說,老夫人她……車禍送進醫院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