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進金屋 第十章
    「啊——」一個男人很沒氣質的張大嘴巴要人家餵食,嚴然跟個討糖吃的孩子沒兩樣。

    「你很煩耶,你又不是斷手!」方婕字紅著臉,卻很喜歡他這種孩子氣的模樣,叉起一小塊梨,往他嘴裡放。

    「我傷得太重了,全身都無力……」言紀東滿意的嚼著梨子,正半臥在病床上當大少爺。

    「最好是!」她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醫生說你可以辦出院了。」

    「也好,我躺得骨頭都快衒慾F……」他用力伸了個懶腰,表情卻瞬間痛苦起來,「噯!」

    「怎麼了!」她嚇得扔下手中的東西,立刻壓住他胸口,「拉到傷口了嗎?會痛嗎?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看著她驚惶失措,言紀東不由得挑起一抹笑,伸長頸子就偷香一記。

    「喂!」方婕宇怔了下,現在是什麼時候,他還有這種閒情逸致?

    「你騙我?」

    「沒有,很痛……可是看見你緊張的樣子,突然間就不痛了。」他勾過她的腰,將她拉近自己面前。

    「別鬧!我是真的很擔心。」她有點不悅,好像在拿她的擔憂開玩笑似的!

    「我道歉,對不起。」沉著聲,他在她耳畔呢喃似的說話,「這陣子你辛苦了!」

    方婕宇放軟身子,雙手一張擁抱住他。

    只要他能活著,再辛苦她都心甘情願。

    「我到現在還會作惡夢,夢見那把刀子刺進你心臟。」

    「的右邊一公分。」他接口,還打趣的說:「這距離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對我而言都一樣!」她有些氣惱,「拜託你,如果有下次,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哪種?」他也抱著她,這柔軟的身軀跟他的懷抱很契合。

    「你裝什麼蒜啊?」她直起身子,不高興的瞪著他,「不要再把我推開,幫我擋刀子了!」

    「不然暱?要我眼睜睜看著刀子刺進你身體?」他凝視著她,「我辦不到,幫你擋刀子是出自身體的本能,等我發現時已經衝過去了。」

    難受的心情再度湧上,方婕字又想起那一瞬間的心驚膽顫。

    「不過你放心,這種事不會再有下一次。」他撫上她的臉龐,為了照顧他跟顧及工作,她也瘦了。

    這種事情怎麼會有下次呢?他不但增加了小宇的保鑣人數,更撒下天羅地網,將當初跟方利有怨有仇的人全列入追蹤名單,所有人的行動全在他的監控中。

    他不想再挨這種皮肉痛,更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小宇或是她的親人!

    不過昨天特助們拿來一份調查,不管是那滿口粗話的男人或是婦人,似乎都不是自主行動的。

    換句話說,就是有人去慫恿他們。

    對懷有恨意的人,只要說些挑釁的話語,就能鼓動他們,例如要他們看看方婕宇過得多好、生活得多優渥,甚至還住在過去的大宅裡,而他們這些淒慘的受害者,卻不知失去多少東西。

    他相信煽動者只是想讓小宇難過日子而已,並沒有想到會發生這可怕的流血事件,甚至差一點有人就命喪黃泉了。

    而調查顯示,煽動者好像是他認識的人,而且很熟,卻至今還未來探望過他。

    「奶奶為了不能出來看你在生氣。」她抹乾淚水,偎在他肩頭說道。

    「沒辦法,我不能冒險,奶奶在宅子裡最安全。我保證回去後任她處置,要怎麼罰我都行!」

    「她才不會罰你咧,她寵你寵得跟真正的孫子一樣。」方婕宇半吃味的抱怨,這些日子來,奶奶問的除了阿東,還是阿東。

    「我很樂意當她真正的孫子。」事實上,他已經盡力的努力扮演孫子的角色了。

    「這種事哪有說當就當的啊!」她帶著點驕傲的抬頭,「我才是奶奶貨真價實、絕無僅有的孫女兒!」

    「那孫女兒的老公,不就也算是孫子了嗎?」俊臉瞇起眼,笑得一臉無邪。

    「孫女的……」忽然愣住,她被他突如其來的答案給嚇到。紀東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他要當奶奶的孫子、而她的丈夫應該……倉惶失措的離開他身邊,她轉身急忙要下床。

    他是在求婚嗎?方婕宇覺得一口氣上不來,整張臉漲得通紅。

    她是不是幻聽?還是在作夢,這一切來得太快又太不實際了!

    「怎麼?聽不懂嗎?」他由後抱住她,不讓她逃,「還是要我用行動表示?」

    他說著,含住了她的耳朵。

    一陣哆嗦竄遍全身,方婕宇細聲嚶叫起來,這才發現他的手已經滑入了她衣下。

    「你是病人……」她慌張的開口。

    「沒那麼廢。」他的舌往她耳上滑溜。

    「我……」

    「對不起!」門外一名保鑣報告著,「方秘書,魏芸芸小姐來了。」

    可真會挑時間!言紀東不甘願的鬆開手,他不可能不見她。

    方婕宇嚇得站起身,難為情的整理服裝儀容。

    嬌羞的瞪了言紀東一眼,她開了門,出去迎接魏芸芸。

    魏芸芸被放行而入,在走廊上瞧見自病房走出的方婕宇,她的臉色好看不到哪兒去,用一種幾近慍怒的眼神瞪著她。

    不過方婕宇還是微笑以對,三十度行禮,「魏小姐,您好。」

    「秘書是在這裡工作的嗎?」她挑眉。

    「我是總裁秘書,總裁到哪兒,我就在哪兒工作。」她不以為忤的回她,「您知道的,我們總裁最近都住在這裡。」

    牙尖嘴利!魏芸芸懶得跟她抬槓,把手中的燕窩往她身上扔,一個箭步就進了病房裡。

    言紀東稍稍坐直了些,穿著淡藍色病服的他,胸前裹著白紗布,頭髮顯得有點紊亂,感覺相當居家,但依舊風采不滅,性感至極。

    「芸芸,我終於見到你了。」他揚起笑容,「我差點以為得在我葬禮上才看得見你呢!」

    方婕宇悄悄倒抽了口氣,紀東怎麼這樣說話!

    魏芸芸聞言,臉色也是陣青陣白的,她尷尬的賠著笑,「那天我要來,可是外面那一堆記者攔著我問東問西,醫院裡又封鎖住,我根本進不來。」

    出事當天,她只要踏進醫院說要看言紀東,娃娃他們沒那個膽不放人。方婕宇很想補充這一點,但還是作罷。

    「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陳述事實。」言紀東真的沒有生氣的模樣,「我想你大概認為我命在旦夕。」

    「新聞報得多嚇人,刀子沒入心臟三公分,聽了就心驚膽顫。」魏芸芸一臉害怕的模樣,走到他身邊。

    「你知道媒體總是擅長誇張。」他握住她的手,「你最近好嗎?」

    「我還好……你呢?氣色看起來好多了,什麼時候出院?」見他恢復和顏悅色,魏芸芸放下心中大石,挨著床沿坐下來。

    方婕宇差點就想上前把他們的手給拉開,但是她不能。

    除了她現在是個秘書外,魏芸芸還是外界傳聞的未婚妻人選,至於親暱的舉動,這似乎是紀東跟女人相處的溫柔模式。

    「我這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太好了!」魏芸芸露出喜色,「我想順便跟你說一件事情……」

    「真巧!我也有話要告訴你。」言紀東露出一樣的笑容。

    「真的嗎?」她雙頰酡紅,「我想這次發生了這樣不幸的意外,大家都很擔心,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爸爸的意思是說,我們越快結婚越好,不管是對魏氏集團還是你的遠達……」

    明明是八竿子不下著的事卻硬要兜在一起,難道魏家父女認為他跟魏芸芸結了婚就不會再遭逢橫禍?依他看,恐怕是結了婚,他若發生什麼意外,他的財產到時就可以落入他們父女口袋。

    「我並不想跟你結婚。」心裡冷笑一聲,他打斷她的話,「基本上,我想跟你正式談分手!」

    「咦?」魏芸芸瞠目結舌,方婕宇也被嚇了一跳。

    「就是至少要有一方跟媒體公開,別讓大家以為我們到現在還是男女朋友,不然太令你困擾了吧!」他的視線移到門口的方婕宇身上,「況且我覺得對小宇也不好。」

    魏芸芸回首,拔高音調,「小宇?」

    他居然還幫方婕宇取了這麼親暱的小名?

    「我們的關係早曝了光,我不想讓大家認為我周旋在你跟小字之間,畢竟事實上我只有小宇,跟你本來就沒有什麼。」他的態度稀鬆平常極了。「但是因為沒有正式宣佈,外頭的人才會霧裡看花。」

    「我沒有要跟你分手的意思!」魏芸芸氣急敗壞的站起身,指著方婕宇,「現在扯她進來是什麼意思?我以為我們早就取得共識,婚前維持一徑的口徑,婚後再低調些下……」

    「你想要這樣的婚姻嗎?」言紀東用盈滿魅力的笑容說著有些殘忍的話語,「我們彼此不相愛,我外面有別的女人,你去找別的男人……」

    「我沒說不愛你,我喜歡你!」魏芸芸慌亂的撥了撥發,「何況我們結婚對兩家都有幫助……」

    「你以為我會在乎那個嗎?」言紀東覺得這個女人真是一點都不瞭解他,「我不想跟你結婚,我已經有個家了,不能再跟別人結婚。」

    「家?」方婕宇差一點點就跟魏芸芸異口同聲了。

    「我有個很愛畫畫的奶奶,還有個深愛的女人,跟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以為你早就從報上得知這件事了。」

    魏芸芸瞪向方婕宇,「你上次跟媒體說借住,現在是賴進去不走了?」

    她不想答腔,這種事越描越黑,說也說不清。

    「是我讓她們賴下來的,別把責任推到她身上。」

    方婕宇越過魏芸芸看著他,那雙眼再度載滿深情與感激,從住進方家大宅至今,已經三、四個月了,早就超過原本她說好借住的日子。

    一切,都是從那一刻開始。

    「好,我可以等。」魏芸芸決定退讓一步,「等你們分手,我們就結婚。」

    「等?」換言紀東摸不清了。

    「你換女人的速度我不清楚嗎?現在你對這個破產女好奇,也差不多時間了,等膩了你就會換下一個。」魏芸芸說得超級肯定,「換下一個前,我們就結婚吧!」

    方婕宇喉頭一緊,她真不想承認魏芸芸的論點真是精闢正確,她之前一直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就是因為言紀東「森理管理者」的身份。

    只是後來敵不過內心的渴望,她抱著寧是過客的心情投入愛情。

    「我不會換下一個,芸芸。」言紀東眼神溢滿深情的凝視著方婕字,「我寧願要一棵樹,而決意放棄整片森林。」

    什麼?魏芸芸咋舌的看向他,現在是怎麼了?為什麼天地變了色?

    「絕對不為一棵樹放棄一座森林」不是言紀東掛在口中的話嗎?結果他現在卻說寧願放棄一大片森林,就為了方婕宇這一個人?

    她有什麼魅力?一個沒有錢、身份與地位的女人,憑什麼獲得言紀東弱水三千隻取一瓢的恩寵!

    「你要她?她是個既平凡、又窮、又無趣的女人!」魏芸芸忍無可忍的喊了起來,「要不是你幫她妝點打扮,她根本不起眼!」

    「你錯了,芸芸,小宇比你耀眼一百倍。」他沉靜的告訴她,「她堅韌、內斂、含蓄而且有智慧。」

    「不要跟我扯那些東西,我不想聽!」她轉向方婕宇,「你以為跟紀東攀上關係,就可以再跟以前一樣嗎?大家都圍著你,把你當大小姐嗎?」

    「我不想當什麼千金大小姐,也不需要誰圍著我,我只要紀東一個人而已。」

    方婕宇帶著可憐的眼神看著她,「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錢買不到的。或許有一天,你也會愛上一個沒有身份和地位的人。」

    「那是不可能的!」魏芸芸氣怒不可遏的扯過皮包,往外走去,「言紀東,你浪費我太多的時間在等待,我才不會善罷甘休。」

    「親愛的芸芸,如果你早知道我不會獨守一棵樹,又怎麼能自認為你值得我留戀呢?」

    「我不管,我不可能把我的男人拱手讓給別人,尤其是方婕宇!」

    「那麼……」言紀東的笑容一斂,「要來談談我胸口的傷嗎?」

    嗯?連方婕宇都不禁一愣,無緣無故談到傷勢做什麼?

    「還是要問問行兇的婦人跟誰見過面?她神智不清沒關係,我們有另外一位李先生,誰跟他說了什麼、慫恿些什麼,那個誰又是奉了誰的命令?」

    魏芸芸臉色蒼白,她緊握著粉拳,咬著唇。

    方婕字聞言詫異不已,她咀嚼著言紀東的話,然後不可思議的看向魏芸芸,簡直不敢相信。

    「是你?」她失聲喊了出來,「你讓她來殺我的?」

    「不是!」魏芸芸緊張的回應著,「我沒想到有人會動刀,我只是想讓你日子不好過而已!」

    「你怎麼可以這樣做?紀東差一點點就死了!」提到言紀東,方婕宇總會壓不住激動。

    「我說過我不知道事情會搞成這個樣子!」魏芸芸更急,氣得回吼。

    「好了,現在這不是重點了。」言紀東連忙喊停,怕再下去,這兩位會打起來,「我不想拿這件事情威脅你,芸芸,只要你知道進退。」

    魏芸芸恨恨的瞪著他,緊緊抿著唇。

    這擺明就是在威脅她!

    「我不會屬於你的,我只是要你放手而已,不要掙扎、不要再試圖傷害小宇。」瞧,這麼簡單的要求,他就甘願認了這一刀。

    魏芸芸柳眉微蹙,深吸了口氣,輕輕的點了頭。

    「我很高興你沒事。」她淡淡說著,這就是為什麼她遲遲不敢來探視言紀東,因為她知道是她肇的因。

    她轉過身,走了出去。

    方婕宇在驚駭中回神,目送著魏芸芸的身影離去,然後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言紀東。

    「你失去魏氏財團的支持了。」方婕宇歎了口氣,嘴角卻掩不住笑。

    「我不在乎。」他伸長手,要她靠近。「我有更珍貴的了。」

    她難掩喜悅的搭上他的手。這一切真像是夢。

    「剛剛她進來前,你要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她貪心的要求著,雙頰染上醉人的酡紅。

    她也是普通女人,總是期待浪漫滿點的求婚。

    意會過來,言紀東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挑起她的下巴,瞧著她粉嫩的唇瓣。

    「我記得我說要用行動表示的。」

    「用、用說的就好!」她不由得驚慌,這裡是醫院,他不至於亂來吧!

    「我喜歡用行動直接表達我的慾望。」他這麼說著,兩隻手同時竄進她衣下。

    「停……停!」她低聲制止著他的亂來。

    「唔……」眉一皺,他痛苦的摀住胸口。

    「怎麼了?」心一揪,她焦急的再度扶著她。

    精明眸子一亮,瞬間抓住她嬌弱的雙肩,一個翻轉,她竟然躺在病床上了!

    「你有傷口!」她驚呼道。

    「不痛了。」他壓著她的雙手,挑著使壞的笑容。

    在她說下一句話前,他已以唇封緘。

    幾個回合後,繃緊的神經鬆軟,方婕宇乖巧的躺在床上,享受那讓人飄忽的吻。

    言紀東突然中斷,讓她疑惑的睜眼瞧他。

    「你知道我家的情況了吧?」他聽娃娃說過,聯絡了父母和兄妹,床榻邊依舊沒有親人,只有小宇。

    小妹是有來晃過一下,不過聽說他脫離險境,人就走了。

    「大概知道。」提及此,她就為他難過。

    「那你就知道,我的家庭並不美滿,我一直是孤獨一個人,所以我習慣安靜,才不讓傭人在晚上留住。」

    「我知道。」她心疼的說著,撫上他醉人的臉龐。

    「我心底曾有個願望,那就是有朝一日,我能和某人組一個美滿的家庭,絕不重蹈我父母的覆轍……」他一雙眸子深切的凝視著她,「也唯有我的妻子,才得以在我鍾愛的宅邸裡過夜。」

    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任何一個女人,甚至是他再親密的女友,也未曾在日式大宅裡過過夜。

    方婕宇聞言,雙眼圓睜,淚水在眼眶裡盈盈打轉。

    她……不僅是在那間屋子裡過夜,甚至已經登堂入室,住在那兒了啊!

    「所以住在那裡的人,只有一種身份。」他笑得迷人,撫著她細緻的瓜子臉,「我的妻子。」

    嗅!方婕宇感動莫名,她曾以為那只是因為言紀東喜愛寧靜,從未想過有更深一層的原因。

    他的妻子……張開雙臂,她輕柔的摟住他的頸項,將唇迎上前去。

    之前她曾有過最壞的打算,如果她愛紀東愛得太深,就算要她當他一輩子的情婦,她也願意。

    而今,做一個妻子,是有點難度,但她一千一百萬個願意。

    台北的開幕儀式之後,緊接著是籌辦澳門的據點,遠達跨足服裝業已成定局,並且瞬間在業界開拓出新興市場。

    終於在亞洲的據點一一落成後,方婕宇抽了幾天時間,把公寓裡的東西全給搬進日式大宅裡。

    她在搬家之前還憂心忡忡的問了言紀東不下十次:你確定要讓我們搬進來嗎?

    最後是張桃妹救了快喊救命的他,勒令孫女不許再提這個問題,都要是一家人了,還問這些五四三的,討人厭!

    那陽光和室一樣給張桃妹使用,而主人的房間終於可以從二樓回到一樓的主臥室,偌大的房間裡,擺進屬於兩個人的東西。

    方婕宇之前的生活很簡單,傢俱也很少,所以她還不知道該添購什麼,塞滿那過大而留白的空間。

    隨著籌備婚事的點點滴滴,她跟言紀東要結婚的傳聞最終變成真實,她的背景又被掀出來再炒一次新聞,而過去那些賠了本的股東自然也一一找上門來,或是讓記者們去採訪,他們一致認為言紀東應該幫妻子償還過去的債務。

    這一切,言紀東委託律師去處理,也嚴正聲明他的未婚妻方婕宇從未欠下任何債務,也從未導致任何一個家庭的破碎,請大家維持理智,如果有不當的控訴或報復行為,不排除采法律途徑解決。

    相信這樣可以遏止可怕的暴力行為,不論是言語或肢體上的。

    方婕宇學會對這些事情充耳不聞,她必須重新適應過往的生活環境,習慣面對媒體和誇大其詞的報導與新聞,也習慣放下。

    發生再大的事情,後面有言紀東扛著。

    她發現自己好喜歡這種感覺,有了依靠,做什麼都讓她安心許多。

    「我回來噦!」堅持親自採買用品的方婕宇,踏進了玄關。

    「小姐。」管家立刻迎上,接過東西。

    方婕宇非常不習慣夫人這種稱呼,幾經溝通之下,總算改成小姐,但這也是在結婚之前的叫法,一旦婚後,她不要也不行了。

    「紀東呢?」她才開口,就聽見和室傳來的音樂聲,「在奶奶那邊對吧?」

    「是的!」帶著愉悅的心情,她走到和室外頭,敲敲紙門上的木框,才開門而入。紀東果然正在跟奶奶討論畫展的事宜。

    「拜託你們休息一下吧!你們這幾天一直在討論畫展。」上班回來接著另一種班,她頭都快暈了。

    「要趕快開,誰知道我能活到什麼時候?」張桃妹一臉正經八百的,「萬一我明天就走了,那豈不是圓不了夢?」

    「呸呸呸!奶奶你說的是什麼話啦!」方婕宇不悅的噘起嘴,「奶奶會長命百歲的。」

    「當老妖精嗎?」張桃妹咯咯笑著,「放心,至少我會撐到你們婚禮完成。」方婕宇臉一紅。到現在提到這件事,她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會不好意思。

    「紀東,我買了個梳妝台,還有一組小沙發,稍晚會送來。」她挑那種能用就好的,絕對沒有亂買奢侈品。

    「喔,我知道,我取消了。」他說得泰然自若,聽得她瞠目結舌。

    「取消?」

    「是啊,已經有的東西不必買兩份,對吧?」言紀東還轉過去尋求支持者,「奶奶,你說呢?」

    「是啊是啊!」

    「已經有?我沒有啊,之前在公寓的那個是上一任房客她……」

    方婕宇頓了頓,難道說……她連忙爬起身,急匆匆的往主臥室跑,言紀東則帶著抹神秘笑容,攙扶起張桃妹,兩個人悠哉游哉的閒步而去。

    方婕宇一衝進臥房時,完全傻了。

    她瞧見熟悉的梳妝台、衣櫃,甚至連過去那一個伴隨她長大的沙發,全都完好無缺的擺在她的臥室裡!

    「就說已經有了吧。」紀東扶著張桃妹尾隨在後,輕輕的笑了起來。她不可思議的回頭看他,百感交集,幾次有話想衝出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把它們買回來了?」她激動的握緊拳頭,「你怎麼又做這種事!」

    「你不喜歡?」他邪邪的挑著笑,早看穿她的心事。

    「我當然喜歡呀,可是……」

    「你喜歡就好了。」他拍了拍奶奶,「奶奶,你說,小宇很懷念這些東西的對吧?」

    「是啊,她常常在念呢!」張桃妹呵呵笑著。

    「我……」她垂下眼睫,感動得無以復加,卻不知道該怎麼表示。

    「你不要告訴我,要把過去的東西一個一個買回來。」

    「只要你開口,我就會這麼做。」對她們付出,他無怨無侮。

    「那我請你不要再這麼做了。」她走上前去,緊握住他的大手,「不是不喜歡,而是這樣就夠了……我不需要太多過去的東西。」

    「至少讓我把鋼琴也給買回來吧?」他一臉可憐樣,「我已經付錢了,親愛的。」

    方婕宇露出欣喜又無奈的笑容,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跟深情的吻。

    「那就到琴為止噦,我期盼的是未來,而不是過去。」她的額輕靠著他的,親暱的悄悄說著。

    「婕宇的意思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旁邊有人下註解。

    「奶奶!」她才不是這個意思呢!

    祖孫三人在房裡談了一會兒缺乏的傢俱,一併討論婚禮的細節,時間訂在下個月初,算一算,只剩下兩星期不到了。

    方婕宇緊張死了,每晚都在作惡夢,夢到言紀東陣前脫逃。

    「我們不能登記就好嗎?」她想到那天的大陣仗胃都疼了。

    「我是言紀東,依我的身份和地位,舉行婚禮有一定的必要。」總是要做足面子,相關人士都得請,「我保證適可而止,絕對不浪費鋪張。」知道小宇的性子,可以的話,她應該希望越簡單越好。

    「唉,真好真好!」張桃妹欣慰的看著小倆口,「想不到我終於等到這麼一天啦!」

    兩個人相視而笑。奶奶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是陰錯陽差,他們一開始並不是什麼情人,那都是在騙她的。

    「現在不是很流行那種影片嗎?結婚現場要播的……你們要記得拍啊!」張桃妹對新玩意一向很有興趣。

    「呃,那個喔,我不喜歡!」方婕宇把那個項目拿掉了,因為天知道要怎麼拍。從他們相遇開始拍?問題是,事實跟對奶奶說的完全是兩碼子事耶。

    「怎麼可以不拍?一定要拍!」張桃妹堅持起來,「我這裡有很多婕宇小時候的照片,可以拿去用唰!然後再拍你們相遇,或是戀愛的時候一些值得紀念的事。」

    「哎呀,那個沒什麼好拍吧!」方婕宇抬頭,連忙對言紀東擠眉弄眼。

    他很想拍耶!言紀東沒答腔。他非常想做一些留念。從她進來工作開始,然後趁著他去法國度假時鳩佔鵲巢……接下來一起吃早餐、一起生活。

    喔,還有她穿著內衣褲在家裡走的那一幕很經典,一定要拍!

    「我也滿想拍的!」言紀東竟然附和了張桃妹,「我想從這間屋子裡開始拍好了!就是你們搬進來住的那時候開始如何?」

    嗯?方婕宇眨了眨眼。好主意!這樣子不但可以避開前頭什麼初相遇的時刻,又能夠符合事實!

    「本來就是從那裡開始的啊!」張桃妹語出驚人,「就是你從國外回來那天嘛!」

    「咦?」言紀東驚訝的看著她,「沒有,我是說,如果從前面相遇開始……」

    「你們沒有之前。」張桃妹喝了口涼茶,「要不是我堅持住進來,連以後都沒有。」

    方婕宇迷糊了,「奶奶你在說什麼啊?」

    「如果我不是跟你鬧著要住回來,你怎麼會想盡辦法住進來呢?

    要不是逼你換了工作,你又怎麼會遇見阿東呢?」說到底,都是她的功勞呢!「就從這兒開始拍啊,秘書趁老闆不在,帶著奶奶賴進老闆的屋子裡。」

    小倆口狠狠的倒抽了口氣,怎麼可以這樣拍!

    「人家會說我這個秘書利用職權之便,鳩佔鵲巢!」

    「那叫賴!撒個嬌、耍個賴。」張桃妹瞇起眼,突然一臉老奸巨滑,「我是看阿東這小子還不錯,所以也就沒說什麼。」

    「賴?」不管哪個辭都不對!

    「等等!」言紀東終於聽出弦外之音,連忙叫焦急的方婕宇暫停一下,「奶奶,我怎麼聽都好像……你早就知道這間的屋子是我自己買下的,跟小宇一點關係也沒有?」

    「是啊!」方婕宇白了臉色。

    「所以你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是她什麼男朋友?」

    「是上司。你這小子緋聞那麼多,進遠達前,婕宇跟你根本不認識,而且你們倆那種彆扭樣,一看就知道不是情人。」

    方婕宇臉色變青了。

    「因此我回來那夫,你也知道我根本就很錯愕,為什麼家裡多個人?」

    「嘿啊!雖然我以為不會遇到你。」方婕宇簡直快暈倒了。

    「奶奶!那你不怕我們被趕出去嗎?我那天嚇都快嚇死了!」

    「賭一把啊!反正阿東都提早回來了,逃也逃不掉嘛!」張桃妹咧開無牙的嘴,笑了。「我賭阿東這小子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嘛!」

    而她還覺得他和婕宇很登對,要是有機會留下來,說不定還可以幫寶貝孫女找到一個好老公啊!

    「奶奶!那萬一他報警怎麼辦?」方婕宇尖叫出聲。她簡直不敢相信,奶奶竟然都知道!

    「我覺得不會,因為阿東是好孩子。」張桃妹肯定地看向言紀東,「而且我覺得你們很合適。」

    言紀東失笑出聲,他算是敗給這位資深美女太多太多了!

    這一把賭得真好,幫他贏得他從未夢想過的幸福以及家。

    「奶奶為什麼會覺得我跟小宇很櫃配?」不管方婕宇持續的怒語,他們兀自聊起來。

    「因為你是個需要安定的孩子。」張桃妹憐惜的撫上他的臉,「一個在外頭飄蕩久了,身心都需要安寧的孩子。」

    而婕宇身上就擁有堅強與安定的特質。

    言紀東輕輕的閉上眼,他內心深處所渴望已久的,自己甚至在稍早之前才發現的心思,卻早早就被這位老者給看穿了。

    「奶奶是什麼時候看出來的?」他覺得有點不甘願,這麼容易就被人看穿。

    「嘿……」張桃妹神秘兮兮的笑著,「你來我這兒,陪我聽歌,吃第一塊和菜子的時候。」

    十多年前,他第一次踏進方家大宅的下午。

    言紀東啞然。經過這麼多年,原來奶奶根本都記得他是誰!

    「奶奶!我說真的,我現在真的很生氣!」方婕宇難掩激動,「你都知道,還讓我和紀東天天演戲,演得好像很親暱……」

    「你們很早就沒在演了。」張桃妹一句話就把方婕宇擊得七葷八素,緋紅著臉,有點罵不下去。

    「奶奶真有耐性。」她咕噥著,可以裝蒜裝那麼久,實在太高竿了。

    「奶奶是屬蝸牛的啊!」張桃妹自豪的大笑起來。

    蝸牛總是慢慢的往上爬,可是巴住了就不會放,黏性超強,耐性十足,她做事一向以此為依歸。

    反正賴了進來,連人也順便讓孫女給賴走,沒啥損失咩!

    方婕宇尷尬極了。她真的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奶奶算計好的,害得她緊張半天,而且還常跟紀東半夜商量對策,假裝是情人般的親暱。

    等到真的那麼親暱了,她又變得很容易害羞,不知道該怎麼樣在奶奶面前泰然自若。天曉得她這些日子來死了多少腦細胞。

    「真不甘願!」趁著奶奶午睡,她不依的抱怨。

    「我沒什麼好說的。」他是收穫最多的人,哪有得怨?

    天氣太熱,他流了一身汗,脫下濕透的T恤,決定擦擦身子再換一件。脫下衣服的他,面對著鏡子,而方婕宇從鏡裡瞧見他胸口那道疤。

    她走近他,粉嫩的手指在疤上游移著,帶著極端的不忍與不捨,每次瞧見那傷疤,她總會這樣。

    「這是我愛你的印記。」他啄著她的唇.低聲呢喃。她以激烈的吻回應著他,他們人在二樓,奶奶在一樓午睡,還有些時間……

    「我喜歡蝸牛這個詞,你也當一下蝸牛怎麼樣?」

    「你嫌我賴你賴得不夠久哦?」她撾了他一下,因為奶奶的關係,她在名媛千金間都被講成硬賴入人家屋子裡的人了!

    「我是說,賴在我身上久一點……」他帶著點邪佞,別的撩起她的裙子。

    「你這——」她羞紅了臉,急得想推開他。

    言紀東以熟練的技巧成功將她的攻勢瓦解,並且轉守為攻,外頭驕陽正炙,裡頭的如火熱情可一點也不容小覷。

    他吻得方婕宇迷迷糊糊,陶陶然的沉醉著,偷偷的趁機將一枚戒指套進她的手指裡。那是枚兩克拉的鑽戒,象徵著未來,閃閃發光。

    她又驚又喜,淚眼汪汪的瞅著上方的他。

    「說甜心我愛你。」他突然提起這個要求。

    「咦?」這好像……是紀東送花專用的卡片用語?

    「你當初說你沒告過白,也沒有必要、沒機會說這句話的。」他記得很牢,現在討這句話來了。

    方婕宇緋紅了臉,他幹麼現在要她講這個啦!言紀東吻上她赤裸的前胸,挑逗著她的情慾神經,讓她更加的難為情。

    「說!」他保證不懷好意的將吻往下移。

    「曖!」她害羞極了,雙手竟然掩住了臉,「甜心我愛你!」

    「不夠有感情。」他的手移到大腿了。

    「好好!我愛你我愛你……」這是慌張的語氣。

    好吧!言紀東挑了挑眉,她已經喪失先機了。

    他只好使出渾身解數,再次解放這個嬌羞的小女人,然後在緊要關頭,再來刁她說一次。十指互扣,幸福妙不可言。

    一切的幸福都從這間大宅開始,他比親人還親的奶奶、即將成為妻子的愛人,還有他的家。

    【全書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