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與黃鸝鳥 第三章
    衛煙波維持一貫的冰冷神情,懶得跟她計較,更是緊握她的手。

    「很熱耶!」她推著他頎長的身體,想不到他故意似的,又立刻靠上來。

    玩心一起,她將整個身體的重量全往衛煙波身上壓去,衛煙波順著她的力道往旁邊傾,不一會兒又反壓回去,兩人一路上歪歪斜斜的走著路,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才到達超市。

    一抵達人多的地方,衛煙波立刻回復冷然的表情,細長的眼,略薄的唇,墨黑的發,在在突顯出他冷酷的特質中有著貴族氣質的長相。

    「做作!」花以燦低聲咒罵。

    衛煙波瞥了她一眼,面無表情。

    花以燦推著購物車,興高采烈的東挑西選,衛煙波則是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倒也不會露出不耐煩的表情;逛超市大概是她唯一的興趣了。

    她雖然穿著外套,但還是下意識的避免和他人直接碰觸,不知情的人可能以為她有潔癖。衛煙波將她的行為看在眼裡,卻沒有說出口。

    花以燦猶豫著要買哪種口味的棒冰,紅豆牛奶好,還是巧克力脆片好?她一手拿一盒,進退兩難。

    衛煙波大掌一伸,將棒冰全放回冷凍櫃裡。

    「感冒的人沒有吃冰的權利。」

    花以燦失望的歎了口氣,忘了有個管家公跟在身後了。雖然她不喜歡夏天,但是夏天不吃冰,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夏天啊!

    她嘴裡嘟嘟囔囔的,繼續東逛逛西逛逛,逛到女性衛生用品那一區時,她偷偷回頭看了衛煙波一眼,發現他神態自若,完全沒有尷尬的表情。

    她拿起一包新產品,細細的研究,誰知道衛煙波卻突然靠在她耳後,用著恍然大悟的口吻道:「哦!妳喜歡用這一牌啊!」很自在嘛!

    「要你管!」她瞪了他一眼,抓了好幾包放在購物車裡。

    衛煙波勾起嘴角,對她彆扭的表情感到有趣。又陪著她逛了好一會兒,花以燦才心滿意足的說要打道回府。

    排了將近十分鐘的隊伍,終於輪到他們結帳。花以燦摸著口袋,沒有?……沒有!

    「衛煙波……」她硬著頭皮開口。

    「嗯?」衛煙波正看著櫃檯前方的特價麵包。

    「你有沒有帶錢?」花以燦露出靦祖熒L笑。

    衛煙波一頓,瞪著她。

    「我好像忘了帶錢耶……」如他所預料的爆炸性字眼。

    之後,衛煙波在眾目睽睽之下,很自在的將好幾包的「很自在」歸回原處,當然,還有鑫鑫腸。

    *****

    原本,她是想要平平靜靜的過完三年高中生活的,花以燦心裡一直這麼盤算著。但人算不如天算,週遭的人不是閃亮亮的人物,就是活潑開朗無敵型,連帶的,時常窩在角落裡的她,也分到眾人眼神中的一點餘光。

    花以燦承認,她是有那麼一點點點內向、一點點點害羞,所以造成和社會有輕微脫節現象,但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她盡力了,真的。至於辦不到的部分,她是不會去強求的,這就是她多年來培養而成的個性,雖然衛煙波非常非常的不苟同這一點。

    「后羿應該把太陽全射光才對……」花以燦坐在樹蔭下,喃喃自語。

    「以燦!」遠遠就瞧見江歆寧招著手朝她跑來。花以燦放下手邊的書,將礦泉水遞給她。

    「呼,熱死了!熱死了!什麼鬼天氣!」江歆寧拉著領口,五官全皺在一起。

    花以燦同情的望著她,大熱天裡體育課還要打籃球,真是酷刑;不過,男孩子們似乎廝殺得很痛快。

    「真羨慕妳可以不用上體育課。」江歆寧就地坐在她旁邊。

    聞言,花以燦勉強扯了下嘴角,露出苦笑。她從來不覺得體育課只能站在樹底下乘涼有什麼好羨慕的。又瞥了一眼在水泥地上奔跑的人影,那樣揮灑汗水的滋味她老早就遺忘了,像籃球這種需要高度肢體接觸的運動,很明顯的是與她無緣。

    「喂,以燦,妳穿這樣不熱嗎?」江歆寧輕拉著花以燦的袖子。

    「熱啊!」花以燦雲淡風輕的回答,好像熱的人不是她。

    「那幹嘛不脫掉呢?每天看妳穿著長袖外套,我都替妳熱了起來。」江歆寧語帶疑惑,又喝了好幾口水。

    「……」她也很想脫啊!冬天怎麼還不來呢?她遲早有一天會脫水而亡。

    「噯,以燦……」江歆寧抹著額頭的汗水,有些欲言又止。

    「嗯?」花以燦瞥她一眼。

    江歆寧是她這幾年來第一個交的朋友,不只因為如此,也因為兩人聊得來,所以她分外的珍惜。

    「那個……妳跟衛煙波在交往嗎?」

    噗——花以燦差點把剛喝下的水噴出來!

    「咳咳咳……」嗆到了、嗆到了。

    「喂,開學好幾個月,妳不要跟我說沒有喔!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好不好?」

    「看得出來什麼?」花以燦漲紅著一張臉。

    「看得出來你們兩個情意綿綿、情深意重、情到深處無怨尤……」

    「停!停!」花以燦連忙舉起手阻止她的長篇大論。

    「幹嘛?我說得很好耶!」江歆寧有些不滿的噘起嘴。

    「妳是從哪裡看出來我們兩個……唔……那個……」情意綿綿、情深意重這些話她實在說不出口。

    「眼睛啊!」江歆寧理所當然的說著,看著花以燦一臉茫然,她又繼續說:「妳一定不知道妳看到衛煙波的時候,眼睛都變成愛心吧!」她嘴角掛著一抹調皮的笑。

    「愛心?」有嗎?花以燦心底暗暗吃驚。

    「哎喲,當局者迷,被我看穿,妳也不用太難過啦,鐵一般的事實嘛!」江歆寧眨眨眼,又說:「我人很好,不會追問妳太多,妳只要告訴我,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就好。」

    「什麼時候開始的……」花以燦僵硬的重複,表情像有一百隻毛毛蟲掉在頭上。

    「天啊!不是我在說,妳真的不是普通的遲鈍!」江歆寧瞪著她,有些受不了的搖頭。

    腦海裡一一浮現衛煙波的身影,一瞬間像潮水扑打過來,滿溢的令她心驚。啊啊,她最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嗎?

    「厚,笑顏美男來了,我不理妳了!」江歆寧匆匆忙忙的起身,眼底有著微不可見的惱怒,一瞬間就閃得不見人影。

    天很藍,雲在飄,蟬兒還是唧唧叫,樹梢灑落光影的變化,風一吹動,葉子就沙沙作響。樹蔭下的花以燦看著地上的光影跳動,是影子追著光跑,還是光捨不得影子?她閉上眼,天氣真的太熱了,讓她頭昏腦脹的。

    「以燦,提早下課,老師說妳可以不用集合。」簡聿心的聲音徐徐傳來,花以燦睜開眼,覺得他的笑容光芒萬丈。

    「一起回教室吧。」簡聿心彎低身子,下意識伸出手想拉她一把,見她遲遲沒伸出手來,想起什麼似的,又尷尬的縮回手。

    花以燦站起身子,拍拍裙襬。噯,她下次可能要戴墨鏡,沒見過有人的笑容這麼閃亮的。難怪江歆寧成天都在她耳邊喳呼喳呼,簡聿心是笑顏美男,多可愛、多令人垂涎什麼的。

    「以燦,妳最近還好嗎?」簡聿心站在她身側,替她擋住大部分熾熱的光線。「最近忙著學生會的事,沒什麼和妳說到話。」

    「一樣啊。」花以燦笑著說,奇怪,和簡聿心說話也不太有壓力。

    「妳有什麼問題,也可以、也可以找我談談。」簡聿心頓了下,露出靦祖熒L笑。

    啊,太溫暖了、太溫暖了!花以燦瞇著眼,覺得自己身旁就像站了顆暖陽似的,她抹去額上的汗珠,嘴角隱隱含笑,不像某人,只要擺出臉就可以讓她消暑了,簡直像會走動的冷氣機。

    「以燦?」見她沒回應,簡聿心瞄著她。

    「好啊,有問題找你商量。」花以燦隨口應答,心裡卻是十分高興有人這樣關心著她,嗚,真不愧是從小認識的啊!

    時值午後,天氣熱得可怕,今年颱風來得少,每每讓花以燦在晚餐時間抱著電視機悲慘的大叫。即使她已經是「心靜自然涼」的最佳代言人了,但一遇到悶熱的夏天,破功的時候還是很多。她揮了揮額上的薄汗,幾不可見的歎了口氣。

    簡聿心走在她身側,眼角一直偷偷覷著她的一舉一動。見她還是穿著薄外套,眉間微微攢了起來,眼神有些許疑惑和憐憫。

    「以燦……那個、那個,妳奇怪的症狀……我是說……」他有些懊惱,慌張得險些咬掉自己的舌頭。

    花以燦有些愣愣的看著他,沒想到一向口才流利的簡聿心也會有結巴的時候。其實她和簡聿心並不熟識,倒是不知道該說機緣還是緣分什麼的,從國小到現在都一直有著同班的緣分,至於機緣那就更不用說了,簡直是……把一竿人都打進漩渦似的。

    「我不是要探人隱私,只是關心妳……聽說、聽說妳的病已經痊癒了?呃、呃,也不能說是病啦!充其量就是……小怪癖、小毛病……妳、妳知道我說什麼吧?」

    簡聿心一張斯文俊臉已經漲得通紅,如果現在有人從後面嚇他,他一定會立刻腦溢血。花以燦心裡偷偷這麼想著。

    「我知道。」她回答。

    「我都不太知道我說什麼……」簡聿心吶吶的開口。

    「……我現在已經不像以前動不動就發燒過敏,算痊癒了吧。」花以燦笑著說,只是遺留的後遺症不容小覷。

    她有很奇怪的過敏症,身體的肌膚無法與外人接觸。早些年剛犯這毛病的時候,真的是誰也碰不得,害她寂寞了好一陣子。不過,一直以來,始終有個人陪伴在她身側,讓她由衷的感謝。

    「是嗎?是嗎?那就好……」幾乎是喃喃自語,簡聿心露出寬慰的笑容,心裡雖有疑問,但也不忍多問。「以燦,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還想牽牽妳的手,好嗎?」他表情看起來鎮定,但其實已經汗濕掌心。

    她一愣,想起什麼似的,唇畔勾著笑。「好啊!」牽牽手啊……

    一路走著,連風吹來都是熱的,花以燦捏著袖口,真的有一股把外套脫掉的衝動,但是又免不了的害怕。她咬著唇,又是氣憤又是懊惱,天知道,全球暖化的受害者,除了企鵝和北極熊之外,第三個就屬她了。

    走進長廊裡,花以燦不由得加快腳步,下意識想衝往涼快的教室,只要能躲避這毒辣的陽光,叫她一百公尺跑十秒都可以!

    忽然,感覺臉頰旁有些涼意,她頓了頓,才後知後覺發現簡聿心不知何時從手中變出一瓶飲料。

    「我看妳快熱昏頭了,連我停在自動販賣機前面都不知道。」簡聿心微笑道。

    「哦……對不起……」花以燦羞愧的想撞牆逃逸。她居然自我冥想到渾然不覺的狀態,完全忽略一直走在旁邊的簡聿心。

    看著逐漸在眼前放大的飲料罐,盯著盯著,差點就變成鬥雞眼,為了避免這窘狀發生,花以燦趕忙抬起頭,對上一張很不自然的臉。

    「妳幫我拿著,我想去學生會一趟。」他盡量義正詞嚴。

    「好。」她小心翼翼的接下,飲料罐冰冰涼涼的,很舒服。

    「妳、妳拿著,涼些也好。」簡聿心將眼神調開,不敢看著花以燦,他頓了一會兒,又說:「妳要喝也可以啦!」

    花以燦盯著他,像是看著新奇的話劇,而簡聿心正上演著一出名為慌張的戲碼。怎麼有人可以手忙腳亂成這樣?這是她記憶裡的優等生嗎?

    「我、我還有事,先走了。」簡聿心佯裝自然的擺擺手,往另一條長廊走去,向來溫潤的神情像著了火一樣,紅燙燙的。

    花以燦看著簡聿心倉卒離開的背影,呆了又呆,晃著手上的飲料,她喃道:「要請我喝飲料可以直接說啊!」她有這麼難說話嗎?

    她本來想轉身進教室,卻聽見背後傳來熟悉的足音,她特地站著不動,果然,下一秒,天地盡黑,一雙大掌撫上她的眼。

    「這麼好,有飲料喝。」冷靜的調子在她耳邊響起。

    「嗯,是簡聿……」她伸屈五指,手裡已經空蕩蕩的了。

    「我好渴,給我喝吧。」啵的一聲,易拉罐已經被打開,衛煙波越過她進入教室,主動打開風扇。

    「學生會很忙嗎?」她跟著進入,飲料被搶走她倒也不在意。

    「嗯,忙著招募新血,而且高三的畢業典禮快到了。」衛煙波靠在她座位上,貪圖從窗口送進來的風。一星期換排一次,花以燦巴不得永遠都坐在窗口這個位置。

    「剛才體育課打籃球。」花以燦拿出抽屜裡的玩偶,打算再接再厲。衛煙波真是個大忙人呢,連體育課都請公假到學生會幫忙。

    「妳做這什麼?」衛煙波拿起玩偶的耳朵,清冷的眼前後掃瞄。

    「社團的東西啦!」她連忙搶回,就怕他笨手笨腳的弄壞了它。

    衛煙波的黑眸閃了閃,神情一樣冷淡,他開口:「妳還是跟以前一樣,老喜歡弄些小東西。」

    「有什麼不好?」花以燦回嘴,順便瞪他一眼。

    「是沒什麼不好。」他壓下身子,盯著她柔軟的側面,短短的發就貼在她耳畔。「下次給我打條圍巾吧。」

    花以燦轉著眼珠子,到衛煙波那停一下,又趕緊將視線溜回玩偶身上。哇,寒氣逼人!心底惴惴不安,衛煙波一定又想算計些什麼了。唉,這麼不在意把自己陰沉的一面暴露出來,她想,大概也只有衛煙波而已。

    她愕然的想起,衛煙波好像也不曾向她要過什麼東西,從小到大,付出的一方好像始終是他。思及此,花以燦不由得縮縮脖子,覺得有些慚愧。

    「嗯?」他又靠近了一分。

    「唔……好啦、好啦!」感覺身體竄出了一股熱氣,令她招架不住。

    看見她的反應,衛煙波微微一笑。

    「你靠這麼近,我很難呼吸耶!」花以燦抗議,盯著他挺立的鼻尖。

    「是嗎?我令妳呼吸困難嗎?」他眼底閃過一絲火光。

    這……什麼對話啊!花以燦頭皮一麻。最近衛煙波真的很讓她受不了,是手軟腳軟的那種受不了,偏偏她無法抗拒。

    「嗯……」衛煙波也不說話,薄唇噙著淡笑,一臉玩味的捲著她的發。

    「這樣別人看到會誤會啦!」她打掉他的手。

    拜託!她只想安穩的度過高中生活,拒絕惹是生非、杜絕鶴立雞群,越沒有存在感越好。天知道,她身旁的人卻一個比一個還要發光發熱:活潑開朗的江歆寧大概是鎂光燈;優秀斯文、笑起來會發亮的簡聿心是聚光燈;至於總是一臉冷淡慵懶的衛煙波,不知道為什麼一張死魚臉特別受到異性青睞,受歡迎程度簡直是七彩霓虹燈。

    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讓我看看這黑暗的人生……花以燦自行竄改歌詞,眼角含淚,知道自己的生活多了這「閃亮三姊妹」是絕對不會平靜無波的。

    「妳唱什麼?」衛煙波笑似非笑的,大掌又揉上她的頭。

    花以燦又打掉他的手,一臉無奈。「會被誤會……」

    「誤會什麼?」三番兩次遭到拒絕,他也有些惱怒。一雙冷眼瞪著花以燦,一小簇火苗燃在眼瞳深處。

    花以燦愣了愣,對啊,誤會什麼?她竟一時也答不上來。

    「嗯?」衛煙波盯著她,抿著嘴角。

    「我……我……」她不自覺的扭著手指,有些頭昏眼花的;開學好幾個月,她看似適應良好,但其實內心還是感覺疲憊。

    若不是衛煙波每天拖著她,她一定早就舉白旗投降了。

    「我想睡了。」她語出驚人。

    「胡言亂語!」衛煙波瞪著她。

    「唔……這次的藥效比較強,害我老是想睡覺。」她眨著雙眼,射發無辜電波,幾乎要舉起右手發誓她說的是實話。

    衛煙波垂下眼,若有所思。「什麼藥?」他皺起眉頭。

    「那個……醫生怕我有後遺症,所以、所以又開了一款新的……」越說越小聲,最後她乖乖的閉上嘴。

    「說謊。」他捏著她臉頰,報復似的,引起花以燦胡亂怪叫。

    「我錯了、我錯了!下次不敢了!」她嗚嗚求饒。

    「妳的病早就好了,哪裡還需要吃藥?嗯?說謊也要打草稿。」他挑起一眉,語調輕淡。

    停止對她的臉部夾擊,他修長的指頭摩挲著花以燦的臉頰,那柔軟滑膩的肌膚令他愛不釋手,他心底暗自想著,卻從不讓她知道。

    衛煙波勾了勾嘴角,產生好看的微揚弧度,「不過,就算沒藥效妳也很能睡吧。」

    花以燦聞言,瞪著他,撫著自己剛才被攻擊過的臉頰。

    「我想請假。」啊啊,她要休息、她要休息,每天上課都要穿著薄外套偽裝,她好累喔!她已經不敢奢求正常人的生活了,只想躲起來過日子。

    「嗯?妳再說一次。」他的語氣又輕又淡,像是沒聽清楚對方話語的簡單問句,但只是這基本的幾個字,卻足以讓花以燦全身發麻。

    「沒有,我繞口令。和尚端湯上塔,塔滑湯灑湯燙塔……」她委屈的扁起嘴。

    衛煙波暗笑在心底,她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愛,讓他想一直欺負下去,不自覺地,他嘴角掛著一抹寵溺的笑。只不過有時候光是可愛是不夠的,可愛過了頭變成蠢,那倒是令他感到可恨。

    他也不是木頭,並非無慾無求,盯著她小動物似的模樣,心底的柔情卻益發鼓噪。曾經他懷疑,是因為青少年時期費洛蒙特別發達的關係嗎?還是累積已久的情感一次爆發?他居然無法好好的控制自己,有好幾次他都逼著花以燦給予同樣的回應。

    是他太心急嗎?是嗎?是嗎?心底的反覆疑問,始終沒有一個正確解答。

    「衛煙波,你覺得我還能撐多久?」實在覺得太熱,她在他面前毫不客氣的捲起袖子,露出蒼白的手臂。

    「不是妳能撐多久,而是只要有路妳就得走。」衛煙波彎低身子,漆黑的深眸和她平視,眼神散發出堅定的電波。

    花以燦皺皺鼻子,有些不以為然,垂下的眼瞳閃過一絲落寞。「萬一……」她的手指在桌面滑來滑去,每一次的摩挲都代表了她的不安。

    「沒有萬一。」

    「如果……」她還是很不安啊!關於未來,還有自己,還有……衛煙波。

    「沒有如果。」衛煙波低沉而冰涼的語調傳來,他這樣慵懶的說話方式,明明沒什麼力道,卻總是令她心服口服,彷彿將她的煩惱憂愁全都一口吞噬似的。

    花以燦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一抹笑,就算是他說謊也好,總覺得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就是真的。衛煙波在她心裡一直擁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什麼時候佔地為王的,她不曉得,好像是從好久好久以前就一直在那裡了。她一回頭就可以看見,衛煙波就站在那個地方,她心裡最重要的角落。

    像朋友、像親人,更像……

    「咳咳!」腦海中突然閃過江歆寧的問句,她臉頰一陣緋紅。

    像什麼她不敢想啦!至於什麼交往的……哎喲!這真是……

    衛煙波看著她臉上表情一陣稀奇古怪,一會兒傻笑、一會兒驚訝、一會兒臉紅,到底在想什麼?

    她在想什麼?他又在想什麼?

    衛煙波心底湧現一股悶氣,欲訴無從訴。他拉了拉領口,感覺喉頭有些緊縮。

    「以燦,妳還不懂嗎?」他沉聲問道。

    他很想很想把她佔為己有,不再是普通身份的衛煙波,也不再是單純的守護者角色。況且……眼前還有個礙眼的情敵,他下意識的握了握拳頭,那該死的簡聿心,瘟神、衰鬼!來湊什麼熱鬧?

    花以燦微偏著頭,看著他臉上一陣青白交錯,面頰微微抽搐,使得原本的死魚臉更名副其實了。

    「嗯?」她不解的望著他。

    衛煙波唇邊綻開一抹笑,冷峻略帶傲氣的黑眸直直地望著她。花以燦這丫頭當真是反應慢半拍是嗎?還是神經系統傳導方面有障礙?都已經這麼明顯了。難道是他的行為有什麼不對嗎?下意識摸向褲子後方的口袋,眼神閃過一絲狐疑。

    「適應了這麼久,還是不習慣嗎?這學期都要過完了。」他問道,眉頭輕輕的皺起。

    「唔……這個嘛……」花以燦顧左右而言他。

    「以燦,妳的病已經痊癒。」他提醒,清冷的眼沒遺漏她細微的表情。

    「這個……一時間很難改過來。」她無意識的拍擊雙手,垂下眼眸,一臉困擾的模樣。

    首先,她這容易過敏的體質能夠痊癒,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長久下來,她心中的盼望與期待是與日遽減,像溜滑梯一樣。然而有一天,親愛的醫生抓著她做著例行公式的皮膚檢測,然後像中樂透彩一樣,從起先的不敢置信到後來的狂喜。

    狂喜……然後呢?她發現她已經習慣長年養成的生活模式,日子一點改變也沒有,有的只是內心的掙扎,掙扎久了也累了,就乾脆放棄。

    說來,她還真是個沒有戰鬥意志的人。

    衛煙波挑高一眉,等著她的解釋。花以燦低著頭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他順著她衣領空隙,一路從細緻的後頸滑進她白皙的背部。

    瞪著瞪著,發現自己移不開視線。

    「我習慣了嘛!」花以燦陡然抬起臉,一雙黑白分明的眼泛著水光。

    「……那可不好。」他狀似自然的移回視線,自認無懈可擊。

    「嗯,我也覺得這樣不好。」她非常懊惱的皺著眉頭。

    習慣穿著外套、習慣隔開人群、習慣躲躲藏藏……怎麼想都覺得很孬啊!可是,要她突然過著正常的生活,她還真的有些措手不及,有種穿錯別人鞋子的感覺。

    言歸正傳,衛煙波正色道:「妳也該走出來了。」更何況,他也有些等不及了。

    他神色柔和,手正好舉起,想要輕觸她柔嫩的臉頰,陌生而清甜的嗓音陡然劃破屬於兩人靜謐而溫暖的空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