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爵爺 8
    當雲念邢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一絲不掛的躺在傅天擎床上,而那個可恨的男人正好整以暇的側支著頭躺在一旁,臉上掛著令人怦然心動的微笑。

    “醒啦!我的小念兒。”見她轉醒,他原本置於她腰間的另一只手,也隨即移了上來,覆上她一只椒乳輕輕搓揉著。

    “你……你做什麼?”她憤怒的想將他的手給拍開,卻發覺自己使不上什麼力,體內似乎缺少了一股力量。

    “你對我做了什麼?”她慌張的問。

    “我廢了你的武功。”他只是輕描淡寫的回答她。

    “為……為什麼這麼做?”雲念邢錯愕的微張著嘴。他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的就將她這十幾年來費盡苦心所習得的武功全給廢了?

    “你是我傅天擎的女人,理應跟我睡在一塊兒,而我可不想睡到半夜死得不明不白的。”他慵懶的說道。

    “你……該死!”她抬手一個耳光便沖動的揮向他,卻被他輕易的握住。

    “你好大的膽子,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會縱容你對我的無禮,廢了你的武功只不過給你一個小小的懲罰。”他惱怒的沉下臉。

    “既然你這麼討厭我,為什麼……為什麼還要我?你大可以趕走我!”她抬眼望進傅天擎那雙深邃難懂的雙眸,霎時勾起兩回在水邊意外邂逅的回憶。

    他似霸道又柔情的占有了她的身子及靈魂,令她泥足深陷、無法自拔;所以,即使得知他殘忍的廢去她的武功,她還是無法去恨他。

    “因為我對你還沒有厭倦,你這副胴體對我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吸引力。”他坦誠不諱的告訴她。

    “那……要是有一天你對我玩膩了,你會怎麼處置我?”她怔忡的問道,眼底所浮現出的憂悒,全讓傅天擎給盡收眼裡。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咱們先來談談正經事。”他故意規避她的問題。

    “正經事?”他們之間還有什麼正經事好談?她真是越來越搞不懂眼前這個男人了。

    “是的,當我得知你是女人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要了你,不過那時候你受著傷,所以我忍住了。但方才見你精力充沛的拿著劍想砍我,所以我想……我應該耗耗你的體力才行。”語落,他欺身壓住了她,原本撫弄她胸口的手掌也迅速換成了唇。

    “不要!放開我。”她伸出纖臂不斷的捶打著他的雙肩,放聲尖叫,“讓我走,我不要成為你的玩物。”

    “你若是膽敢在我面前再說個‘走’字,我保證你將永遠見不到你的奶娘。”為了避免她過於激動而再度弄傷了手,他只好將她的雙手給壓制在她胸前,出言恫嚇。

    他的威脅似乎發生了效用,只見她立即停止了反抗,一雙迷@NFDABB的大眼愣愣地盯著他,頹然的說道:“放了她好嗎?求求你,奶娘是無辜的。”

    “要我放了她可以。”他以指尖細細地描繪著她優美的唇形,誘惑的說道:“不過……我要你取悅我,盡你所能的取悅我,若是你的表現讓我滿意,或許我會考慮饒了那個大膽奴才。”

    “我……”她不知所措的望著他。取悅他?她根本不會啊!

    “怎麼?不想,那也無所謂。”他作狀欲起身下床,“我馬上下令將那奴才處死。”

    “不!不要。”她急忙伸出雙手環上他的頸項,輕顫著音說:“我……我盡力就是了……”

    伸手揮下了芙蓉帷幔,傅天擎將一切交給他的水中仙子來主導。

    清晨,雲念邢即被下腹的一 陣涼意所驚醒,她霍地睜大眼睛,只見傅天擎坐往床沿,手上拿著一個白色小瓷瓶,正倒出一些透明膏狀的液體,塗抹在她雙腿間最私密的地方。

    “你……你做什麼?”她羞紅了臉,拚命地想闔上自己的雙腿,但他卻不讓她如願。

    “你好像很喜歡問我要做什麼。”他露齒一笑,顯得邪惡無比,“乖,別動,我這是在疼你。”

    昨晚,他也數不清自己到底要了她多少回,他只知道若是不替她上點藥,她可能會疼得沒辦法走路。

    “這……我可以自己來。”

    經過了昨夜一次又一次的纏綿,雲念邢可以感覺到兩人之間的關系似乎起了微妙的變化。這種感覺,就像又回到了桃花村上那條不知名的小溪邊,那渴望被人疼惜的水兒和溫柔多情的傅天擎。

    “我十分樂意替你效勞。”

    本來昨晚他是想極盡一切的羞辱她,讓她明白誰才是真正的主宰者,但他卻發現自己根本捨不得傷害她,這使他頓悟了一件事。

    原來“愛”真的可以消彌一個人心中的仇恨,現在他總算能體會到父親當年的心境了。

    是的,他愛她,雖然他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在何時進駐到他的心房,不過他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他不會再把上一代的錯誤,怪罪在這個無辜的小女人身上,這輩子他是要定她了。

    “如果你覺得累的話,那麼就多睡一會兒。”他替她上好藥之後,便貼心的拉過被子替她蓋上,“今晚王府會舉行一場犒賞宴,等一下我會叫人幫你梳妝打扮,我挺想看看你穿上女裝的樣子。”

    說完,他在她額頭上深深的烙下一吻後,即起身離去,留下雲念邢一個人蒙著被子,愣愣的傻笑著。

    當雲念邢身著一襲淡紫色錦 衫羅裙,由丫環們攙扶著來到賓客滿堂的晚宴上時,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她真適合當女人。在場的只要是男人,莫不在心裡頭贊歎著!

    不過,身為女人的可就不同了。

    在傅天擎身邊的一票女子,每一個都是惡狠狠的瞪著雲念邢看。尤其是蘇翠蓮,一雙媚眼更是不斷的在雲念邢身上來回掃射,一副想將她給生吞活剝似的。

    “過來!”傅天擎端坐在座位上,呆愣了好一會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打從在鏡湖畔乍見她的那一剎那起,他就知道她是美麗的。但穿上女裝且略施薄粉的她,所展現出特有的一番成熟韻味,更是令他眩目不已。

    “我……”雲念邢依舊立在原地,動也不動的。

    “過來,不要讓我說第三次。”傅天擎有些惱火了,為何這女人總是要挑戰他的耐性。

    為了不惹他生氣,雲念邢只好雙手輕提著裙擺,小心翼翼的踏出了一小步。

    沒事!這讓她大大的松了口氣,緊接著又放心的跨出了下一步。

    還是沒事。就在她信心滿滿的跨出了第三步時,她卻踩著了自己的裙擺,倘若不是一旁的丫環眼明手快的扶住她,她早就跌個滿頭包了。

    “笑死人了,連路都走不好,真是丟盡了咱們女人的臉。”蘇翠蓮一見她這副狼狽樣,馬上帶頭出聲嘲笑:“我看哪?等她走到王爺身邊,可能天都亮了。”

    “就是說嘛,簡直丟人現眼。”其他連日來備受冷落的女子們,則在一旁掩嘴竊笑不已。

    “笑!有什麼好笑的,當心我扁你們。”聶勇一聽,立刻舉起拳頭在那些女子面前晃啊晃的,嚇得她們趕緊合上嘴巴,吭都不敢再吭一聲。

    “干得好,老三。”任玉風和孫祈則是對他投以佩服的眼光。

    雲念邢當然曉得自己成了大家的笑柄。她尷尬的愣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不知所措的低著頭,心中猜想著她在這麼多人面前丟傅天擎的臉,他應該會很生氣吧!

    沒想到傅天擎不但沒有半點慍色,反而起身走下台階,幾個大步來到她面前,一把就將她輕盈的身子給抱起,然後再轉身返回座位上。

    “呀!”雲念邢被他這突來的舉動給嚇了好一大跳,她微張著小嘴,像個呆子似的緊緊盯著他的下巴,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這是在引誘我嗎?”語畢,他當著大伙的面毫不避諱的吻上她那微張的誘人紅唇。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三名護衛見狀,趕忙將身子往前一站,像道屏風似的擋在他們倆前面。

    而其他敢怒而不敢言的女子們,個個恨得牙癢癢的,巴不得坐在王爺大腿上的人是自己。

    等傅天擎饜足了,他才離開她的唇,湊近她耳邊輕聲說道:“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將那些個女人家該有的玩意兒全都給我學會,否則到時候可別怪我打你屁股。”

    他這親暱的話語,惹得雲念邢的俏臉迅速飛上了兩朵紅霞。

    “王爺,您不再討厭念邢了嗎?”這時,她終於鼓起勇氣問出了她一直不敢問的問題。

    “叫我的名字。”他抬起她的下領,深情款款的注視著她,低語道:“我說過,不論你是貧是賤我都要定你了,而我傅天擎從不打誑語。還有,既然你不快樂的原因是因為我,我打算用盡所有的心力,使你快樂起來。”

    “天擎……”她……她這不是在做夢吧!他所說的這番話可是她連做夢都不敢奢望的啊!

    “別再像個呆瓜似的直盯著我瞧。”傅天擎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頭,微微一哂,“來,笑一個。”

    她笑了,笑得好燦爛,且不再愁然。

    終於,雲念邢多年來失落的一顆心,總算找到了一處可以依靠的避風港。而藏身在角落裡的雪艷見狀,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自從那天傅天擎當著大家的 面前親吻雲念邢之後,蘇翠蓮心中就頗不是滋味。她來到這裡都快兩個月了,但傅天擎卻還是連碰也不碰她一下,天天讓她獨守空閨,這口氣說什麼她也咽不下去。

    所以在得知雲念邢武功早已被傅天擎廢去的時候,她就一直處心積慮的想找那個賤女人出出氣,卻苦無適當的時機。但是今日,終於讓她逮著了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下午,當她獲知傅天擎要出府巡察時,她便邀齊了眾女子,來到天闕樓門外。

    “蘇姑娘請留步,沒有王爺的命令是不能進到這樓宇裡頭來的。”守在門外的衛兵伸手攔住了她們。

    “哼!你算什麼東西,我可是堂堂的丞相千金,誰敢攔我?”蘇翠蓮一把推開那名衛兵,領著一票娘子軍就直接沖進了傅天擎的房間。

    當房門被踹開的同時,裡頭的雲念邢和李大娘皆由案邊抬頭望向門口。她們倆一見來者是蘇翠蓮,且身邊跟了六、七名看來不懷好意的女子時,立刻擱下手中的繡線,由圓凳上站起身來。

    “你們想干什麼?”雲念邢一臉傲然的盯著她們,緩緩的問道。

    “干什麼?”蘇翠蓮見雲念邢絲毫不把她當一回事的態度,更是為之氣結。她朝珍兒及珠兒使了個眼色,兩名丫環便會意的來到雲念邢身邊,一左一右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不要哇!”李大娘見狀,便心急的沖上前去,死命的護住雲念邢,“你們到底要對咱們家小姐做什麼?”她惶恐的問道。

    “哼!本姑娘只是想給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一點顏色瞧瞧,識相的最好給我閃遠一點,免得到時我連你一塊兒打。”說完,她一腳將李大娘給踹開,朝一旁的女子叫道:“給我制住這礙手礙腳的老奴才。”

    “蘇姑娘,你要是敢傷害念邢,王爺不會饒過你的。”心急如焚的李大娘則在一旁大喊著。

    “哼!”蘇翠蓮盯著雲念邢嗤笑一聲,“別以為有王爺替你撐腰,你就@NB57BB起來了,想當初他不也對我死心塌地,結果還不是說變心就變心,到時候你也會淪落到跟我同樣下場的,你等著吧!”

    見李大娘年邁的身軀就這麼給壓制在地板上,雲念邢的眼睛不由得瞇了起來。

    “你們到底想干什麼?”她還是一臉無懼的瞪著蘇翠蓮。“有什麼事情盡管沖著我來,若是你膽敢傷害奶娘,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哈!你們聽聽,居然威脅起咱們來了,當我蘇翠蓮是被嚇大的嗎?”她一步步走近雲念邢,面目逐漸扭曲,“好!我就來告訴你答案。”揚起手,一個火辣辣的巴掌便對著雲念邢的臉頰甩了下去。

    “小姐……”李大娘心痛的大喊,恨死了自己的無能為力,“要打就打我好了,求求你們放過小姐。”她老淚縱橫的哀求著。

    雲念邢的頭雖被這毫不留情的耳光給打得偏了一邊,但是她的眼神卻越顯銳利,看得蘇翠蓮忍不住膽寒。

    “嗯……還……還有誰要來試試,她那張臉可是嫩得很呢!”蘇翠蓮被她那不肖屈服的目光瞧得有些怕了,所以第二個巴掌她遲遲不敢再揮下去,“我……我看你們輪流來好了。”

    “好哇!我先來。”那些女子一聽,個個卷袖的卷袖、磨拳的磨拳,仿佛跟她結下了多大的仇恨似的。

    原來,充滿妒意的女人是如此的可怕。

    正當另一名女子走上前來,一臉得意的揚起手時,忽聞一陣尖銳的慘叫聲響起,一把竹筷子已經射穿了她的手掌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頓時,眾女子們全都慌成了一團,趕緊手忙腳亂的將這名血流如注的女子給扶了出去。

    一時之間,整個房裡又恢復了先前的平靜。

    “小姐,你沒事吧?”當李大娘由地上掙扎著爬起,正要走到雲念邢身邊時,卻見王大娘已比她快了一步沖進來。

    雪艷雙手捧起她的臉,焦心的問道:“念兒,你沒事吧?”

    “我沒事。”雲念邢搖搖頭,“剛才是你救了我嗎?”

    “呃……我以前在家鄉學過一點武術,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也派得上用場。”此時的雪艷真恨不得把剛才那些囂張的女子一個個解決掉,但她曾發過誓,她這一生只殺男人,絕不為難女人。

    “謝謝你!”她佯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的對著她們笑了笑,輕聲說道:“可不可以麻煩你們出去一下,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念兒……”她這個樣子,教雪艷看了好心疼,她寧願她把心裡頭的不愉快全都發洩出來。

    “走吧!”李大娘向來最了解她們家小姐,陪伴在雲念邢身邊這麼多年,小姐通常都是把所有的苦悶往自個兒肚子裡吞。所以,她只能心疼的歎口氣,拉著王大嬸退了出去。

    待她們倆一走,雲念邢即默默的踱回床沿坐下,腦子裡開始思索起蘇翠蓮方才的話來……傅天擎到底還會寵愛她多久?而她這場夢究竟還能持續多久?

    一回到王府,傅天擎就在三 名護衛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直奔天闕樓。不過才幾個時辰不見念邢,他居然想她想得厲害。

    來到了臥房,他本以為雲念邢會如同往常一樣,帶著迷死人的笑容撲進他懷裡跟他撤嬌,但是,他失望了……只見她獨自坐在床沿,雙手緊緊的抓著裙身,低頭不語。

    “怎麼了?什麼事不開心?”他挨近她身邊坐下,摟著她擔憂的問道:“今天又學了些什麼東西?不說出來讓我知道嗎?”

    近來,他發現自己有了另外一項樂趣,那就是盯著她一臉得意的向他炫耀她今天過得如何又如何……“奶娘教了我一些刺繡,還有……還有……”她小聲的回答他。

    “還有什麼?”他抬手支起她纖細的下巴,“干嘛老是低著頭,看著我。”

    當傅天擎乍見她左頰上有著一個明顯的五指印時,他的眼中不由得布滿了山雨欲來的風暴。

    “你的臉是怎麼回事?”他的臉色在瞬間即陰沉下來,冷著聲音問道。

    “我……是我不小心撞到的。”她拼命的低下頭想避開他的注視,但傅天擎卻緊扣著她的下巴不放。

    “我問你是誰打的!”他幾乎可說是用吼的了。

    “真的,天擎,真的是我不小心撞到的。”

    他知道問她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傳人喚來了李大娘。

    “說,念邢臉上的傷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干的?”

    “回王爺,是……是蘇姑娘打的。”李大娘這才囁嚅的將剛才所發生的事情老老實實的告訴他。

    “該死的!”他一聽完,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先替她冷敷,我一會兒再過來。”

    說完,他起身大步走出天闕樓。

    傅天擎怒火沖天的來到輕煙 閣,“碰!”的一聲踹開了蘇翠蓮的房門。

    “王爺!”蘇翠蓮一見來者是傅天擎,立刻欣喜的撲上前去,沒想到卻被他一巴掌給打趴在地上。

    “你……”蘇翠蓮仰起頭,一臉驚駭的盯著他。她就是料准了傅天擎不會打女人,所以才敢仗著這一點到天闕樓去放肆,想不到他居然會為了那姓雲的女人而破了他所秉持的原則。

    由此就可以看出,雲念邢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恐怕是無人能及的了!

    “王爺……小姐……”而珍兒和珠兒則是被傅天擎這青筋暴突的模樣,給嚇得抱在一起躲在牆角發抖。

    “你們兩個給我互相掌嘴。”傅天擎狠狠的瞪了她們倆一眼,厲聲命令。

    “是……王爺!”珍兒和珠兒趕緊舉起手猛甩對方耳光。

    活了二十九年,傅天擎從來沒有如此動怒過。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心中那股想宰人的沖動之後,才又開口對蘇翠蓮問道:“說!為什麼打念邢?她什麼地方招惹你了?”

    “誰叫那個賤女人一直霸占著王爺不放,我為了您不惜放下身段千裡迢迢的到這兒來找你,但你卻連看也不看我一眼。”蘇翠蓮匍匐在地上,聲淚俱下的哭訴著。

    “天擎,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那天我在後花園所說的那些話,純粹只是開開玩笑罷了,你千萬別當真。我不耍脾氣了,也不用再考慮了,我答應嫁給你,咱們馬上拜堂成親。”

    “哼!憑你也配!”他冷冷的走到門外對著衛兵大吼:“來人,馬上將蘇姑娘送回江南。”

    “不!天擎,別趕我走,我下次不敢了……我不敢了……”她爬過來抱住他的大腿,苦苦哀求道:“讓我留下來,求你……”

    “滾!”他一腳踢開她,“還有把今天參與鬧事的女人全都給我送走。”

    丟下了這些話後,他便頭也不回的步出輕煙閣,徒留滿臉悔意的主僕三人。

    再次回到天闕樓,傅天擎激 動的情緒似乎還未能平緩。

    “疼嗎?”他接過李大娘手上的濕巾,揮手遣退了她。

    雲念邢搖搖螓首,盯著他的眼問道:“聽說你將蘇姑娘給趕走了?”

    “現在我不想談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他迅速剝除了她身上的衣物仔細檢查,直到確定沒有其他傷痕,他才放心的繼續問道:“告訴我,如果我恢復你的功力,你會逃離我嗎?”

    在聽見毫無招架之力的她任人污辱、甩了耳光時,他的心簡直快碎了。

    “你……你不是廢了我的武功,這……豈能說恢復就恢復的。”她一臉訝異的問道。難道……難道他並沒有狠心的將她的武功給廢去。

    “回答我。”

    “我想……我會等到你開口趕我的那一天,我才會走。”雖然明知有一天她終究逃不過蘇翠蓮的命運,但只要能在他身邊多待一秒鍾,她就心滿意足了!

    “記住你對我的承諾。”語落,他推她躺臥下來。

    當晚,在瘋狂愛她的同時,他已替她疏通了任、督二脈,還她之前那個武功高強的雲念邢。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