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爵爺 1
    相傳,在若干年前,武林曾因一名女魔頭的出現而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後來,是由一位年輕劍客將她狙殺,整個武林才又恢復了平靜……江南——傅家莊C“嗚哇……嗚哇……”一陣陣嘹亮的嬰兒啕哭聲劃破了寂靜的夜晚,驚飛了幾只棲息於樹梢的鳥兒。

    半晌,接生婆滿頭大汗的由房間走出,以鑽研各式武學而聲名大噪的傅家莊莊主——傅中平,立刻沖上前去,焦慮的問道:“怎麼?孩子健康嗎?”

    “恭喜傅老爺,夫人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娃兒呢!”

    “謝天謝地!”傅中平這才大大的松了口氣,換上笑臉的說道:“這孩子在娘胎裡頭才待了七個多月,我還真怕這個早產的娃兒會夭折呢!”

    “早產?”產婆一聽有些納悶的回答:“憑我劉產婆這二十幾年來的接生經驗,我敢肯定這絕對是個足月的娃兒。”

    “這……”劉產婆這番話,就像當頭澆了傅中平一益冷水。

    猶記瑩瑩過門的當天,他因臨時有要事而出了一趟遠門,直到七個月前才與她行夫妻之實……怎麼會生出一個足月的娃兒?

    “你走吧!”傅中平的獨生子——傅天擎,以一錠銀子支走產婆後,來到了父親身邊;早熟懂事的他已大概猜出個一、二了。

    當初傅中平執意迎娶這名來歷不明的女子時,他就曾極力反對過,但父親卻不聽他的勸,一意孤行;現在好了,才不過一年的時間,這女人就不甘寂寞、紅杏出牆,給他父親戴上了頂這麼大的綠帽子。

    “爹,咱們這就進去向那賤女人問個清楚。”他氣憤的握緊拳頭,舉步就要沖進房去。

    “擎兒。”傅中平伸手將他攔住,語氣沉重的說道:“你雲姨剛生產完,身子還虛弱得很,有什麼事就等到明兒個再說吧!”

    說完,傅中平神色黯然的帶著兒子離開了房門口,只因……他怎麼也不想這麼快就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

    翌日,天色未明,傅家莊上 上下下陷入了一片愁雲慘霧當中。

    “稟……稟告老爺……”管事李大娘慌慌張張的來到西廂房門外,喚醒才剛入睡的傅中平。

    “發生什麼事了?莽莽撞撞的。”他揉著一雙惺忪睡眼,開門問道。

    “夫……夫人不見了!”

    “什麼?”這下子傅中平的睡意全被這話給打醒,整個人也猶如被掏空了般,呆愣在原地。

    “還有……”

    “還有什麼?一次說完。”

    “副莊主也不見了!”

    傅中平一聽,面色刷白的倒退了好幾步。“瑩瑩……郭義……”他口中一直不斷地低喃著!

    想不到,真想不到……盡管昨晚在心裡頭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但他萬萬沒想到瑩瑩的姘夫居然是他認識了十幾年的好友;一個是他最心愛的女人,一個則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如今竟會聯合起來背叛他。

    許久,傅中平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不過,他並沒有如預期般的大發雷霆,只是平靜的對著李大娘下達了一道命令。

    “放出消息,就說夫人難產而死,副莊主決定隱退江湖,今後不准再提起這件事了,懂嗎?”

    “是的!老爺。”李大娘領命後即退了下去。

    睡在一旁也被這驚呼聲所吵醒的傅天擎,一聽到父親竟然要放過那兩個奸夫淫婦,忍不住跳下床跑到他身邊怒吼道:“爹,你難道想就這麼算了?不派人去抓回那對狗男女,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

    “擎兒,你還小,不懂大人之間的愛恨嗔癡。”傅中平蹲下身來,伸出手掌心摸摸兒子的頭語重心長地道:“你雲姨是爹在你娘去世後這些年來,第一位再度讓爹心動的女人;我很愛她,所以我並不想束縛她,只要她和你郭伯伯兩情相悅,就由著他們去吧!”

    表面上,傅中平似乎挺看得開的,言行舉止也與平時沒什麼兩樣;但事實上,這件事情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幾個月後他竟積憂成疾一病不起,沒多久即撤手人寰,令人欷吁不已。

    這天黃昏,當傅天擎偕同莊內幾位長輩,處理好父親的後事,一進家門,恰巧見到一名婦人抱著一個小嬰兒在花園裡頭散步。

    “這孩兒可是那姓雲的賤人所生?”他走近李大娘身邊粗聲問道。

    一見少主怒氣沖沖、面目猙獰的走過來,嚇得李人娘忙不迭地後退了好幾步,抖著聲音回答:“是……是的。”

    “是男是女?”他凜著聲再度問道。

    “回少主,是……是個男孩,老爺還給他起了個名字叫傅念邢。”

    “傅念邢?這娘子所生的賤種配得上‘傅’這個姓氏嗎?改掉!”傅天擎再跨近一個大步,單手將嬰兒由李大娘懷裡搶了過來,抓在手上晃蕩了幾下後,隨即露出了一抹噬血的殘冷笑容。

    “那個女人所帶給我父親的恥辱,我將會一一的從這個小賤種身上索回。”

    在這襁褓孩兒的驚哭聲中,他冷酷的立下了這個毒誓。

    而那年,傅天擎只有十歲……糷Q九年後C策馬奔出皇城,傅天擎的四名貼身護衛立即簇擁而上,兩兩分據於他的左右。

    當這五位相貌出眾、英姿煥發的男子一出現在繁華熱鬧的大街上時,立刻引起了一陣騷動。

    “瞧!是‘護國大將軍’和他的‘風起雲湧’四大護衛呢!”

    霎時,街道上的男男女女全都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端著一張如癡如醉的表情,愣愣的望著他們。

    “我最崇拜的就是傅將軍這種高大挺拔、驍勇善戰的男人了。”怡春院裡的姑娘紛紛探出頭來,一臉迷戀的說道。

    “我喜歡任玉風——任護衛,人如其名、玉樹臨風,頗有天上謫仙人之姿。”開口的是正准備上私塾的女學子們。

    “我心儀的是孫祈——孫護衛,他不但外型英俊爽朗,且為人彬彬有禮,最具親和力了。”一旁提著竹籃買菜的丫環們則一臉嬌羞的說。

    “咱們的最愛是雲念邢——雲護衛。”這時說話的全是男人,“他人雖冷若寒霜、不苟言笑,不過那足以媲美蘭陵王的細致五官,恐怕連京城第一花魁都得靠邊站了。”

    “聶勇——聶護衛也不賴啊!雖然樣貌不如其他四人來得俊俏,但外型粗獷威猛,肯定是最能夠讓老婆幸福的一個。”

    嘿!總算有人眼光獨到,懂得欣賞他了。聶勇暗爽的順著聲源望去,赫然發現出聲的竟全是一些棺材已進了一半的老嫗。

    似乎早已習慣了人們的贊美,所以這五個人的臉上並沒有什麼特殊表情;當然,除了聶勇有些些的咋舌之外。

    待百姓們此起彼落的驚呼聲告一個段落,四護衛中的老大“風”——任玉風,才開口發問:“將軍,皇上這回又交付了什麼重責大任給咱們?”

    “該不是又要咱們上戰場了吧!”老二“起”——孫祈,緊接著出聲,他一向最痛恨打打殺殺的場面。

    “最好是派咱們去尋寶,一定刺激又有趣。”老三“湧”——聶勇,則異想天開的說道。

    老四“雲”——雲念邢,仍保持他的一貫作風,即“緘默”。

    “想得美!”任玉風與孫祈同時朝他輕啐!認識老三的人都知曉他這個人視錢如命,從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發財的機會。

    等那幾只聒噪的烏鴉閉上嘴巴後,傅天擎這才簡略的回答他們的問題,“他在賣關子,今晚便可揭曉。”

    “還要等到晚上啊!真會吊人胃口。”

    除了雲念邢仍舊是一派冷然外,其他三人則怨聲連連。

    “好了,別抱怨了。”傅天擎那雙充滿威嚴的厲眸往他們臉上一掃,包括……默不作聲的雲念邢;三只烏鴉立刻噤若寒蟬。“今天就放你們幾個一天假,我還有事情要辦,不用跟來了!”

    “是的!將軍。”四人齊聲說道。

    “駕!”直到傅天擎的身影遠離他們的視線後,這三個人才敢再度吭聲。

    “今天將軍心情好像有點不佳。”聶勇有些怕怕的說。

    “豈止不佳,應該說惡劣。”任玉風接口。

    “聽說咱們一向玩世不恭的將軍,居然破例向蘇丞相的獨生女求親,可憐的是人家並沒有馬上給他答案,說要考慮幾天;被個女人如此折損他的男性自尊,你們說他高興得起來嗎?”孫祈向來是個閒閒沒事干的包打聽。

    聽著他們三人的對話,雲念邢原本漠然的臉上,突然閃過一絲令人費解的復雜神情。

    “喂!老三,難得放一天假,我和老二准備上窖子逛逛,一起去吧!”任玉風和孫祈驅馬上前,一左一右的搭上聶勇的肩膀,賊兮兮湊近他道;因為大伙兒都曉得老四向來不好漁色,所以這檔子“好康”的事,他們當然不會找他。

    “去!你們這兩個好色之徒,我才不屑跟兩只公狗同流合污哩!”他冷哼!在雲念邢面前,聶勇通常都會維持他身為兄長的良好形象。

    “啐!扮清高。”兩人則不以為然的白了他一眼。

    抖開了那兩只討厭的臂膀,聶勇挪近雲念邢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喂!老四,你上哪去?給不給跟?”

    雲念邢側過頭冷瞥了那煩人的家伙一眼,才由齒縫中迸出兩個字來:“不給。”說完,他雙腿一夾,連人帶馬的閃了個無影無蹤。

    “唉!老三,你明知道老四一向是獨來獨往,可你偏偏喜歡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他的冷屁股,何苦來哉?”任玉風在一旁見狀,忍不住揶揄道。

    “我高興、我喜歡,怎麼,不行嗎?難道你們都沒發覺到老四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越來越像個娘兒們了。”呆望著雲念邢絕塵而去的方向,聶勇搔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

    而且近來,他發現將軍瞧老四的次數好像也增加了耶!

    “你在說這話之前最好於方圓三裡之內先清個場,千萬別讓老四聽見了,否則天皇老子來也保不了你。”孫祈一聽,馬上出言警告這不知死活的愣小子。

    認識雲念邢這十年來,任何在他面前說出他像女人這類話的,沒有一個不被修理得淒慘無比。

    為什麼他總是拒人於千裡之外呢?聶勇在心裡頭暗自想道。打從他十五歲進了傅家莊後,就對這個沉默寡言且清秀無比的小男孩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雖然這些年來他一直想盡各種方法接近他、討好他,想撤除他乖僻的心防,但是,七年過去了,他依然沒辦法融進老四的生活領域。

    “走吧!”聶勇在深深的歎了口氣之後,失望的說。

    “走?上哪兒去?”任玉風和孫祈故作不解狀。

    “當然是窖子呀!”

    “哈!說得倒挺理所當然的。”他們倆輕嗤一聲,“咱們這兩只‘公狗’才不屑跟個‘豬頭’同行,省得壞了身價。”

    兩人反譏他一頓後,即馬腹一夾,狂笑離去。

    “哼!我倒要看看你們這兩個哼哈二將是否能盡‘性’如意。”聶勇不安好心的扯了扯嘴角,悄悄的驅馬跟了上去。

    來到“蘇丞相”府邸,傅天 擎抬手制止了門房的通報,徑行進入府中。

    雖然在距離蘇翠蓮給他答案的時間還剩一天,不過向來沒什麼耐性的他,已經不想再等到明天了,他今天就要她給答案。

    曲折回廊的盡頭,是一座花團錦簇、美不勝收的偌大花園;而花園中央的紅色亭子裡,則圍坐著數名達官貴人的千金,正侃侃而談著。

    “我說翠蓮啊!你還真夠本事,居然能讓傅將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也稱得上是京城美人兒的太守千金,雙手托著腮,一臉妒嫉的說:“而且聽說傅將軍好像已經向你求親了,可有這回事?”

    “千真萬確!我蘇翠蓮所看上的男人,沒一個能逃得掉的。”一名宛如貴妃再世、風姿綽約的女子志得意滿的回答:“不過我還在考慮當中,你們也知道,傅天擎乃平民出身,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實在是難登大雅之堂。”

    “但他最起碼也是個堂堂大將軍又有爵位,而且還深得皇上重用,嫁給他你也不吃虧啊!”另一名長相甜美的巡撫千金,似乎是看不慣蘇翠蓮的驕恣傲慢,不滿的出言反駁。

    “唉——”蘇翠蓮故意歎了口長長的氣,頗不知足的說:“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平民出身的!”

    “既然你不要的話,就讓給我好了。”在一旁沉默已久,姿色平庸的尚書千金終於忍不住開口了,“若是真的愛一個人的話,是不會去計較他的出身的!”

    她們還認為應該是這惺惺作態的女人配不上傅將軍才是!

    “哼!你算什麼東西,你不計較,人家傅將軍可是計較得緊呢!再怎麼樣,天擎也不可能看上你這種無才又無色的女子,省省吧你!”蘇翠蓮舉起雲袖輕掩小嘴,冷笑著嘲諷道:“瞧你們一個個對他虎視眈眈的,雖然他不是我蘇翠蓮心目中最理想的夫婿人選,不過我也不打算出讓他,因為我對他還沒膩呢!”

    “你……”眾名媛一聽,氣得臉都快綠了;這是什麼話!她們幾個今天可不是來找氣受的。

    見她們一個個又羨又妒的模樣,蘇翠蓮是看在眼裡,笑在心裡。

    就在這時,傅天擎遠遠的從花園入口走來,嚇得那些原本張牙舞爪的千金們馬上個個收斂起潑辣的一面,端出大家閨秀的風范。

    乍見一身白色錦袍、英姿勃勃的傅天擎,蘇翠蓮不等他走近,自個兒便撲了上去。

    “天擎,你什麼時候來的?”她一改前一秒的驕縱,變得有如溫馴綿羊一般,嗲聲問道。

    “剛到。”他一面回答,一面朝在旁的女子們微微頷首,禮貌性的一哂,那些官家千金們見狀,樂得魂兒簡直快飛了。

    蘇翠蓮有些不安的仰起頭,小心地梭巡著傅天擎的俊臉,臆測著不知他有無聽見她們的對話。

    “怎麼了?”傅天擎一手將蘇翠蓮溫軟的嬌軀攬進懷裡,另一只手則寵溺似的勾起她弧形優美的下巴,柔聲問道:“有什麼不對勁嗎?”

    “不,沒有。”她趕忙裝作若無其事般的,朝他露出了抹誘人的笑容。

    從他輕松自若且毫無任何異樣的表情看來,他應該沒有聽見剛剛的談話才是,這也讓她暗地松了口氣。

    見他們這般郎情妾意、如膠似漆的恩愛模樣,其他人也不好打擾他們,於是大家紛紛識相的走避,相繼離去。

    此時,花園裡頭只剩他們兩人各懷心思的相互凝視著。

    “天擎,不是說好給我三天的時間考慮,怎麼才第二天你就來了。”蘇翠蓮率先別開了粉嫩嫩的俏臉,佯裝不悅,嬌嗲的說。

    她就是用這招“欲擒故縱”的伎倆,才將這風流不羈的男人給吃得死死的。

    “誰叫我想你想得緊。”傅天擎出奇不意的將她整個攔腰抱起步上涼亭,讓她坐在石案上,接著用身子岔開她的雙腿,右手直接探入她的腿間。

    “不要!天擎,會有人經過的。”蘇翠蓮急忙抓住他的手臂,羞答答的婉拒。

    “若是他們喜歡看的話,就讓他們瞧個夠吧!”他毫不避諱的用力扯開她的衣襟,粗糙的厚掌握住她一只豐盈使勁揉捏,底下的手則不顧她的阻止,硬是探進。

    “嗯……啊……”在傅天擎熟練的挑逗下,蘇翠蓮顯然已經招架不住這強烈的攻勢,一聲聲浪吟不自覺的自她口中逸出。

    冷眼看著她的雙眸半掩,舌尖舔唇的狂亂嬌容,傅天擎心底不禁竄過了一股厭惡。

    “說,說你要我。”他不悅地瞇起了眼,手指長趨直入。

    “我要你,天擎,快點!”他這大膽狂妄的舉動,將蘇翠蓮的欲望給撩撥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她難耐的動手拉扯他的褲頭,完全不顧這半年來辛苦在他面前所經營的端莊形象;她現在只想要他趕快填滿她體內的空虛。

    “別急,親愛的,再等等。”他拿開她的手,推她躺上石案,左手將她不安分的雙手箍制在頭頂,右手則更劇烈的在她底下抽動著。

    “喔!天擎,快點要我,我等不及了。”被挑逗得欲火焚身的蘇翠蓮,美艷無雙的臉龐微微抽搐著,豐潤性感的雙唇也發出了如淫婦般的穢語。

    “你慢慢等吧你。”見她已快要到達瘋狂的邊緣,傅天擎這才冷笑的撤出手指,撇下了驚愕不已的蘇翠蓮,轉身大步離去。

    時值春分之際,柳媚花妍、 百鳥爭嗚,江南處處皆是一片令人賞心悅目的好風光。

    然而,滿肚子火的傅天擎並沒有心情欣賞這些。他悻悻然的離開了蘇府之後,即策馬狂奔來到了鏡湖湖畔;這裡位於將軍府後方,隸屬於他私人的土地,多年來,只要他一有事煩心,就會想到這地方走走,藉此忘卻煩憂。

    他媽的!賤女人。他動作利落的翻下馬背,咬牙切齒的咒罵著;好不容易他以為自己找到了可以廝守終生的伴侶,沒想到到頭來卻被那女人給耍得團團轉。

    女人是可怕的!他早就該覺悟了,想當初爹就是栽在那姓雲的女人手裡,而他居然又差點重蹈覆轍。

    栓好黑色駿馬,傅天擎徒步穿越了前面一小片濃密樹林,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處宛若人間仙境般的翠綠色湖泊;此湖清澈如鏡故名“鏡湖”,是一處只屬於他獨享的世外桃源。

    不過看來,似乎有人早先一步闖入了他的禁地;只見碧波蕩漾的湖水中央,一名全身赤裸的女子正背對著他,風情款款的以纖蔥十指梳順一頭烏黑亮麗的發絲。

    她是誰?傅天擎無聲無息的移近岸邊,瞇起星眸直愣愣的望著這名女子的背影出神。

    由於她將長發全攬到了胸前,所以讓他能夠很清楚的瞧見她雪白光滑的背脊;但令人遺憾的是,湖水的高度正好淹及她的腰際,以至於他的目光只能局限在她纖瘦的上半身流連。不過,盡管如此,他也大概可以描繪出那被擋在水面下的盈盈柳腰及修長無瑕的玉腿。

    想不到光是這背影就足以讓他心神蕩漾、沉醉不已,這是他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他已經等不及想瞧瞧擁有這引人遐思的曼妙身段,老天爺會賜給她一張什麼樣的臉孔。

    “你可是將軍府中的丫環?”終於,他忍不住出聲問道。

    女於身子一震,倏地回過頭來,當她看清楚來者是何許人時,不由得瞠大了眼睛,呆若木雞。

    在女子回頭的那一瞬間,傅天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他一直認為蘇翠蓮的美是獨一無二的,因此他才會在宮宴上第一眼看到她時,即為她所吸引,甚至動了成家的念頭;但在見著了眼前這名女子之後,他才發現他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多麼美麗脫俗的一個女子啊!傅天擎暗自在心中贊歎。恍若未曾沾染這紅塵俗世般的飄然出塵、清雅迷人;在這一剎那,他懷疑自己是否見著了由鏡湖中走出來的仙子。

    “上來,我有話問你。”為了更進一步探測她的真實性,於是傅天擎朝她如是命道。

    她似乎很怕他!盡管面有難色,但她還是順從的轉過身來,朝岸邊走去,佇立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

    她螓首低垂,一手橫胸擋住高挺的雙峰,另一只手則遮著自己的小腹下方,顯得困窘極了。

    “再近一點。”傅天擎真想一把將她扯入懷中,省得她在那裡磨磨蹭蹭的,但他又擔心自己太過於猴急而嚇壞了她,所以他只好告誡自己千萬得忍住。

    她乖乖的再挪近一小步。

    “抬起頭來。”當他第四次開口說話時,傅天擎發現自己的聲音居然粗啞得厲害。

    她頗為難的咬了咬下唇,深吸了一口氣後,才鼓起勇氣抬起頭來面對他。

    當傅天擎的視線觸及她那翦翦雙瞳中所盈溢出似哀似怨的深情秋波時,他仿佛被攝去魂魄般的震住了!

    老天!她好美。他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著她;剛才遠遠觀望就已經讓他熱血沸騰了,現在這麼近距離一瞧,更是讓他驚艷不已。

    她的睫毛又長又翹,雙瞳清澈明亮,那紅艷艷如櫻桃般的小嘴以及吹彈可破的肌膚,都在在的考驗著傅天擎的自制力。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在這裡?”待他回復了神智,一連串的問題已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這謎樣般的女子,引發了他強烈的好奇心。

    這些問題,讓她呆滯了好一會,“呃……”她雙唇一張一闔,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知是難以啟齒,還是尚未從驚嚇中恢復過來。

    “你是啞巴嗎?我問了你好幾個問題,為何你都不回答?”這時,傅天擎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由此可見他真的不是個有耐性的男人。

    啞巴!那麼她就不需要回答這些問題了不是嗎?她急忙的點點頭。

    “真是個啞巴?”傅天擎愣了一下,他只是隨口說說,怎麼會這麼湊巧……她再度點頭。

    這般絕色的女子,竟然是個啞巴,傅天擎心中除了惋惜之外,相對的也升起了一股憐惜。

    “那麼你會寫字嗎?最起碼讓我知道你的名字。”

    這回,她搖起頭來了。

    “你搖頭是什麼意思?”他緊盯著她,視線一刻也捨不得自她臉上移開,“是不會寫字,還是不想讓我知道你的名字?”

    她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只好張著一雙無奈且無辜的水眸傻傻的瞅著他。

    “該死!”他突然沒來由的低吼,嚇了她好一大跳,“你娘沒教導你不可以用這種該死的眼神盯著男人看嗎?”

    他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何要發脾氣,只不過他一想到她也有可能用這種引人犯罪的眸光盯著別的男人看時,他心裡就不由得升起一股怒氣。

    沒想到這初次見面的陌生女子,居然能夠引發他這麼強烈的占有欲。

    經他這麼一說,嚇得她趕緊慌亂的將視線移開,改瞪著地面。

    “看著我,我沒有叫你看別的地方。”他又凶巴巴的命令著。

    這男人怎麼這麼難伺候啊!她只好再次抬起頭來看著他,臉上因他的反復無常而盛滿了委屈。

    見她這副楚楚可憐、微擰娥眉的模樣,傅天擎這才意識到自己陰晴不定的性情似乎是嚇壞了她。

    “好吧!”他放柔了語氣說道:“我不逼你,反正我是要定你了,就叫你水兒吧!”因為她活脫脫像個水中仙子。

    可他嘴巴上雖說了不再為難她,卻大剌剌的朝她逼近一步;而她只好跟著往後退了一步。

    “你很怕我?”他盯著她的大眼,發現她有著一雙會洩露心事的晶瑩眸子,“不僅如此,你看起來似乎活得很不快樂。”

    他的洞悉人心,令她感到手足無措!她搖搖頭,開始東張西望,想找機會逃開;這男人是可怕的,在他眼前待得越久,她就越無所遁形。

    似乎看穿了她的意圖,傅天擎不再壓抑自己,他大步一邁、長臂一伸,立刻將她箍鉗入懷。

    她是真實的。當她柔軟的溫熱身軀緊貼著他結實的胸膛時,他就打定主意了!他要她!

    “別怕我,我不會傷害你的。”他霸氣的以指扣住她尖細的下巴,溫熱的唇已經迫不及待 的覆上了她的小嘴。

    “唔……”她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驚慌失措,伸出雙手不斷的推阻他。

    但傅天擎卻完全無視於她的抗拒,反而將她摟得更緊;他輕輕碾壓她柔軟的唇瓣,另一只厚掌則覆上了她渾圓的酥胸,以掌心徐徐逗弄著她粉紅色的蓓蕾。

    她瞪大眼睛,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緊繃了起來,像是有一團熾熱的烈火在下腹燃燒著,難受極了。

    “既然你闖進了我的地方,就注定是我的人,別想抗拒我。”他邊說邊將唇往下游移,從她的頸子一路來到胸口。“你所能做的,就是閉上眼睛去感受它。”說完,他含上了她傲然挺立的乳尖。

    水兒倒抽了一口氣,茫然的仰起頭,閉上眼睛,感受他濕熱的唇在她的雙峰上肆虐著;而原本推阻他的雙手也緊緊的掐住他的肩膀,整個人就像溺水般的無助,只能任由他撩撥起她深藏的情欲。

    許久,他突然放開她,她倏地像是失去了依靠般的睜開眼睛,一臉迷惘的看著他。

    “別急,我的小水兒,等一下我會讓你體驗到男女之間最銷魂的感受。”

    他伸手解下了白色披風鋪在一旁的草地上,然後抱起她E纖合度的身子輕 輕置於上頭,“你這美麗的小東西,放心把自己交給我,我會很溫柔地待你的。”

    語畢,他迅速卸下了自身衣物。

    “唔……”這毫無預警的闖入,令水兒發出一記悶哼;她痛苦的閉起眼睛,緊咬著下唇,忍受這撕裂般的痛楚。

    “很疼是不是?”傅天擎停下了動作,恨死了自己的性急,見她美麗的小臉因他該死的粗魯而皺了起來,他心疼的捧住她的臉,輕吻著她緊閉的眼瞼。這是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向來他對待女人的方式,就是一味快意的馳騁,只管自己的發洩,這些煩人的小細節他通常都是置之不理的。

    像是被他這細膩的動作嚇著般,水兒睜開又圓又大的眼眸,似乎把他當成妖怪般的直瞧;她以為他應該是粗暴的、冷情的。

    “老實說,你是我所碰過的女人當中,耗了我最多性子的一個。”他用食指輕點了一下她小巧的鼻頭,露出個鮮少見的憐愛笑容,低啞的說道:“但我卻甘之如飴。”

    他這番話,似乎成功的撤除了她的心防,出乎意料的,她竟怯怯地伸出雙臂環上了他的頸項,不再抗拒他。

    “這才對,我的小水兒。”受到了這般的鼓舞,傅天擎急切的用雙手捧起她的翹臀,興奮的低喃:“我要開始動了,你忍著點,一會兒就不會痛了。”

    她含羞帶怯的點點頭,再次閉上眼睛,放心地把自己交給他。

    在這男歡女愛的過程中,水兒由一開始的害怕、青澀,繼而漸漸的懂得迎合、回應;最後,她終於在傅天擎激情的帶領下,隨他沖上了雲端,到達了他所說的銷魂境界。

    在釋放出滿腔的熱情之後,傅天擎並沒有馬上退出她的體內,他低下頭吻了吻她的眉心,就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動,感受著她有一陣、沒一陣的緊縮抽搐。

    水兒緩緩的睜開迷@NFDABB大眼,見他已獲得滿足,於是輕輕推開他坐起身來,伸出手指比了比湖水,好像是在告訴他,她想淨個身。

    但傅天擎卻順勢握住了她的柔荑,將它拉至下腹感受他再度勃起的男性,“你很特別,令我又想愛你一回了,你可撐得住?”他輕推她躺下,寵溺似的低下頭輕咬著她的耳垂,誘惑的低語。

    不要啊!水兒一聽嚇得直搖頭。雖然剛才他真的讓她體驗到男女之間結合的奧妙及歡愉,但是此時的她全身已感到疼痛不堪,實在是沒辦法再去承受另一場激烈的歡愛。

    “別怕,這回將會很棒的,我保證。”就在他分開水兒修長的雙腿,准備再次進入她時,突然!一陣馬匹的嘶吼聲由林子外頭清晰的傳了進來。

    “該死的!”他低咒一聲,整個興致全被這驟來的驚擾給破壞殆盡;心不甘情不願的起 身 穿上衣服,他低頭盯著他的水中仙子叮囑道:“我去看看是誰那麼大膽敢擅闖我的地方,你 乖乖的的待在這裡等我,千萬別亂跑知道嗎?”

    水兒張著惶恐的大眼,拼命的點著頭。

    見他轉身離去,水兒趕忙一屁股坐起,嫣紅的臉上出現了如釋重負的表情;在傾聽他的腳 步聲漸漸遠離之後,她立刻躍起身,找出藏於石堆旁的衣服穿上,迅速往另一頭的草叢鑽去 。

    傅天擎出了鏡湖舉目望去,只見一匹白色千裡馬,正悠閒的在距離他不到十步遠的樹下跺 著腳;他認得那是雲念邢的座騎“烈焰”。

    既然馬在這裡,那麼馬的主人也應該在這附近才是。該死的!這臭小子沒事跑到這兒來做 什麼!吃飽飯沒事干嗎正在考慮是否要找出他來痛責一頓時,遠處突地傳來尖銳的口哨聲,烈焰一聽,立即掉頭 往聲源奔去。

    哼!算他識相。當傅天擎再度返回鏡湖邊時,卻已不見水兒芳蹤,地面上只殘留他那件白 色披風,還有披風上頭的斑斑血跡。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