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爺太挑剔 第七章
    結成冰了……結成冰了!

    她成功了!

    以往只有在隆冬時看過湖面結冰的狀況,可頭一次瞧見整鍋凝結的冰,真的好有意思。

    於是她提著鍋,迅速來到秦振沙的寢居,急急敲著門扉,「四少爺……四少爺……」

    「進來。」他獨特慵懶的嗓音從裡頭飄出來。

    柳露水迫不及待的推門而入,開心地站在他面前,「成功了。」

    「哦!」他眉眼一揚,跟著高興,「難怪你敲門敲得這麼急。」

    「我急著讓你瞧瞧嘛!」她興奮的將東西提到他面前,「你看,現在不會再說我受人騙、上了當的話吧?」

    「是,我不會再這麼想了。」看著鍋裡凝結成的冰,他也感到不可思議。不可否認,從頭到尾,他不曾相信過,若不是柳露水一心一意專注在這件事上,他也不會想幫她。

    「現在有了冰,就可以做冰釀梅露了對不?」她開心地又問。

    「你要馬上做嗎?」他皺眉問道。

    「對,再說期限就快到了,我想先試做,若不幸失敗才有時間重新來過。」她偏著腦袋看著他的表情,「你是有話想對我說嗎?」

    「還真是瞞騙不了你。」他勾起嘴角,「我要出門一趟。」

    「什麼?」柳露水重重地擰起眉頭,「你怎麼可以自己先走,說好要帶我一塊兒的,後悔了嗎?」

    「我當然會帶你一塊兒,不過這次遠行跟那件事無關,全然是當鋪的事。」如果真要追究起來,跟她也有點關係。因柳子健上回盜了當鋪的東西,而遺失的當物主人就在揚州,他得親自登門送上賠禮。

    「真的?」

    「我沒必要騙你,頂多三天就回來。」他提過她手裡的鍋放在地上,「這幾天辛苦你了。」伸手輕輕拂上她的小臉,他半瞇著眸望著,「我相信梅露也一定沒問題的。」

    「嗯,希望如此。」柳露水微笑點點頭,「我一定會努力的。」

    「這兩天我得準備一些東西,兩天後出發,回來的時間或許趕不上你送點心去給爺爺的那天。」這是他比較擔心的,擔心她一人去面對爺爺會緊張。

    「沒關係,我可以自己送去,只要你不是真的丟下我跑掉就行了。」她溫柔的眸影直瞅著他。

    「如果我真想擅自離開,也不需要那三個月的時間了,傻瓜,別疑神疑鬼。」他勾起她的下顎,指尖來回在上頭輕撫。

    「嗯,我會等你回來。」柳露水露出一抹安心的甜笑。

    「你這丫頭!」

    為什麼她的笑總是如此的天真、引誘著他的心呢?

    不願再忍,他緩緩俯下身,覆上她的小嘴,握著她下巴的手勁兒徐徐加重,讓他可以更精準無誤的掠取她的芳馨。

    接著他更是迫不及待的將她抱起,放在一旁躺椅上,瞇起眸說:「你的時間終於輪到給我了。」

    「四少爺!」她羞怯地眨著大眼。

    「傻瓜,你什麼都不會,就只會這麼直勾勾看著我?」這時候的他需要她的熱情,可是這小丫頭老用一雙無辜的眼看著他。

    「我不知道我該做些什麼?」這樣破他壓縛著,她壓根無法動彈啊!

    「做一些……取悅我的動作。」他的笑勾攝她的心。

    柳露水臉兒嫣紅,害臊中卻不忘綻放笑靨。

    「你笑什麼?」他倒是被她笑得有點迷惑。

    「因為你的眼神好溫柔……比以前任何一刻都溫柔,我好怕我會掉進這樣的眼神中,上了癮、著了迷。」說時,她不忘伸出手輕輕撫了下他的眼。

    「你怎麼可以這麼大膽的摸我?」他開起玩笑,事實上還巴不得她能多摸他一些。

    「你不是要我取悅你?」這樣做錯了嗎?

    「這也叫取悅?」

    「不就是這麼摸摸你、看看你……」看著看著,柳露水居然逸出淚來,「四少爺,我真的好怕。」

    「怕什麼?」

    「怕你和我真的有仇,不論是誰殺了誰,我都好怕。」她的小拳頭因為擔心而緊緊握著。

    「傻丫頭,這有什麼好怕的?」他安撫性的一笑,「再怎麼說,跟我們有深仇大恨的都不是你,至於你哥也不過是幫手。」

    「真的是這樣嗎?」他的話讓她稍稍鬆口氣,「那……你的心呢?」

    「這還用說?」

    已受不了她一個個拋來的問題,既然她不懂如何取悅他,那就讓他來吧!

    火熱、糾纏、情漾……再次席捲著他倆……

    秦振沙不在府中,柳露水終於靠自己的努力完成了冰釀梅露。

    雖然她對這份點心並不抱多大的希望,但她已盡力,即便失敗她也對得起自己了。

    因此,她以平常心端著點心前往老爺的養生居。

    步進老爺的寢居,她有禮的稟報,「老爺,這就是冰釀梅露,請你嘗嘗。」

    秦懷佑揚眉看著她,「你很特別。」

    柳露水依然掛著笑,「我不懂老爺的意思。」

    「因為你一點兒都不緊張。」秦懷佑撚鬚望著她。

    「其實我到今天以前都很緊張,可到了今天反而放寬了心。」柳露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通的。

    「你能這麼想很好。」秦懷佑拿過她手裡的冰釀梅露,「天,這東西還真是冰的呢!」

    「對,我是去向張大娘一位親戚請教,他教了我製作冰的方法,還給了我製冰的材料。」她甜沁一笑。

    「沒想到你還真的弄到冰,那我一定要快點兒嘗嘗。」秦懷佑拿起湯匙舀了口放進嘴裡,閉眼細抿,不一會兒便睜開眼說:「冰涼爽口,非常好吃。」

    「老爺!」柳露水捂著臉兒,完全不敢相信可以得到老爺的稱讚。

    「雖然跟我以前吃過的冰釀梅露味道不同,但是卻更美味,帶著點兒微醺的酸甜,尤其是冰……這季節能吃到這玩意兒真是意外!」秦懷佑一臉滿足地說:「如果我以後還想再吃,你能再做給我吃嗎?」

    「當然可以了。」她開心地應道,從沒想過會有人這麼期待吃她做的點心。

    「好,那你退下吧!」秦懷佑將空碗放在盤上,「想必這點心費了你好一番工夫,你也該好好休息了。」

    「謝謝老爺,我退下了。」柳露水朝他點點頭,而後端著空碗步出老爺的寢居。

    「露水姑娘,看樣子結果應該不錯囉!」老吳這時走過來,看她臉上掛著的笑容,便已猜出大半。

    「老爺嘗了很滿意,我好開心。」她忍不住喜極而泣。

    「這下咱們秦府可熱鬧了,四喜臨門呢!」老吳也欣慰的笑了。

    「你的意思是其他三位少爺也成功了?」聞言,柳露水跟著興奮不已。

    「沒錯。」

    「那太好了!」柳露水開心的閉上眼,心想如果四少爺也在,那該有多好!

    「不過三天後你們就得離開秦府了,可曾想過要去哪兒?」老吳提醒柳露水還有這件事。

    「啊!」她收起笑,這才想起今後不能再繼續住在秦府,內心不禁感到一陣愴然。就不知四少爺哪時候才會回來,她若走了,與他錯過,那又該怎麼辦?

    「如果還沒找到落腳處,我們會在大少爺的秦寶酒樓安排房間讓你們暫住。」老吳強調著。

    「秦寶酒樓?」柳露水這下不懂了,「既然可以住秦寶酒樓,又為何不能繼續住在秦府?」

    「因為老爺說出的話一向不容推翻。」老吳太瞭解老爺了。

    「原來是這樣……」她理解的點點頭,「我懂了,好,我先暫住秦寶酒樓,等找到落腳處會立刻搬出去。」

    對他點點頭,她便回到了北鎖苑。

    看著這間自己曾親自監督工人建造的灶房,柳露水內心就有許許多多無法形容的不捨情感,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

    她摸著水桶、摸著掛在牆上的瓢勺,想起過去和四少爺相處的情景……

    雖不是每個回憶都是開心的,卻都是她最珍藏的,值得讓她深深擱在內心深處,偶爾拿出來低回淺嘗。

    想著想著,她竟紅了眼眶,難過的坐在桌旁掉淚。

    「既然這麼不捨,就別拆了不就成了?」突然一道熟悉的嗓音響起,柳露水立即回頭,卻見秦振沙笑意盎然的站在門口望著她。

    「四少爺!」她拭了拭淚,再張大眼將他看個仔細,「真是你回來了,不是說趕不回來嗎?」

    迫不及待地朝他奔去,她激動的將他緊緊抱住,「我真的好想你……」

    「我也是因為想你,所以提早回來了。」他露出抹俊魅的笑,鎖在她腰際的手收得更緊了。

    「事情都辦好了?」她抬起臉問。

    「對,都處理好了。」

    她抿出一抹笑,「意思是都辦好了,以後不會再丟下我離開了?」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

    「真的太好了。」有他在身邊,柳露水有著說不出的開心。明知不該表現出太多興奮,卻還是忍不住表露出來。

    「這麼捨不得我?」他笑著擰擰她的鼻尖。

    「討厭!」她捂著鼻子望著他,「對了,看樣子你滿累的,要不要吃冰釀梅露,解渴又解熱。」

    「好呀!」他趕緊坐了下來。

    柳露水將鍋裡剩下的冰釀梅露端到他面前,「吃吃看。」

    望著這碗冰釀佳餚,他笑了笑,「嗯……剛剛我好像聽見你說今天的點心讓我爺爺滿意,表示你成功了?」

    「你聽見了?」柳露水含著笑問。

    「是啊!那我該說聲恭喜了。」

    「我也要恭喜你才對。」坐在他對面,她雙手托著腮問:「快吃嘛!我想知道你的感覺。」

    他撇嘴笑笑,拿起匙子吃了口,「太好吃了!我爺爺都滿意了,可見你做得很好。」

    柳露水也開心的微笑著,「對了,我那一千兩銀子就給你吧!」

    「為什麼?」

    「我哥一定讓你的當鋪損失了不少,我不能當作不知情,再說我拿這麼多銀子,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你可以買你想要的東西。」

    「可是我沒有想要的東西啊!」在她的心裡,只要有他就心滿意足了。

    「傻瓜,你還是將銀子留在身邊吧!」他拉她站起抱住她,「那筆銀子是我爺爺打賞給你的,以後我也會給你,你要學著怎麼花錢才成。」

    「這是什麼道理?」哪有人要學著花錢呀!

    「這是我秦振沙的女人該懂的道理。」他低首看著她燦爛的眼,隨即又說:「時間差不多了,明天休息一天,後天就啟程。」

    「這麼快!」

    「對,所以你得準備好包袱,這一去得兩個多月的時間。」瞧她的神情突轉緊繃,他笑著問道:「怎麼了?」

    「一想到得去這麼久就有點兒害怕,好像即將有什麼事發生似的。」柳露水擰起眉。

    「放心,別想太多。」他伸了個懶腰,「連趕兩天路,當真有點兒累了,我去睡一會兒。」

    「好,你快去吧!」

    「你也早點休息。」他溫柔地拍拍她的肩,這才步出灶房。

    望著他離開的身影,柳露水心想他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後天又得趕路,身子怎吃得消呢?

    趁這兩天就讓他好好休息,她也該燉些補藥給他補補身子了。

    充分的養精蓄銳後,秦振沙帶著柳露水一塊兒出發前往隴西。

    當然這趟遠行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尚有江森父女以及方越揚。

    馬車上,柳露水從窗口看出去,望著秦振沙與其他人都騎著馬兒,唯獨她一人得乘坐馬車,頓時覺得自己好沒用。

    「四少爺,你幹嘛帶著她呀?」之前的事在秀雅心底還存有疙瘩,如今一看見柳露水她就不悅。

    「我有讓她有前往的理由。」很多事柳露水都處於懵懂之中,他也一樣,既然關係到他們兩人,他一定要解開謎底。

    「什麼嘛!可是——」

    「秀雅,別再說了。」江森可以感覺到秦振沙的不耐。

    雖然秀雅是他的女兒,但是秦振沙是他們擒私黨之首,又為了這個黨犧牲許多,對他的命令他發誓要奉行到底。

    「不說就不說。」秀雅終於住了嘴。

    趕了一整天的路,此刻夜已深,秦振沙回頭道:「找間客棧休息吧!」

    方越揚上前道:「我去找間安全的客棧。」

    「好,你去吧!我們在這兒稍等。」

    等待中,秦振沙來到轎內問著柳露水,「渴嗎?要不要喝點兒水?」

    她搖搖頭,望著他,「我能不能不要坐馬車?」

    「為什麼?」

    「你們都騎馬,卻為了我都得放慢速度,讓我很愧疚。」幫不上他的忙也就算了,如果變成累贅,就變得不可原諒了。

    「傻丫頭,馬車要快也是很快的,只是我們還在等前面來人回報,要配合得上時間才成。」說時,他眉宇間微揚起一絲愁,看樣子事情並不像他所說的這麼單純。

    「都已經到這個地方了,還不肯告訴我你的目的嗎?」她偏著腦袋望著他。

    「我要見司馬天義。」

    「司馬天義?」她眸心一轉,「他不是當朝丞相?我爹……我爹之前是在丞相府擔任總管一職。」

    他點點頭,「我知道,那麼你清楚司馬天義的為人嗎?」

    她搖搖頭,「我不清楚。」

    「他是個大貪官,無所不貪,甚至將朝廷撥出的救濟金中飽私囊。」他握緊拳,恨意滿滿。

    「天!那我爹呢?」

    「他……助紂為虐。」這事他很不想讓她知道,因為他清楚她會難過、傷心。

    「難怪……難怪他會為人所害。」她腦袋一陣暈眩。

    「我想他沒死,只是你哥將他藏了起來,一方面是想保護他,一方面是想讓你恨我們秦府。」

    他的話讓柳露水原就混沌的腦袋更加迷惑了。

    她抱著腦袋直搖著,「怎麼會這樣?這麼說我哥也是其中一員了?」

    「好了,別多想了,今晚好好睡一覺,到隴西還得兩天路程。」他拍拍她的肩,便離開了馬車。

    這時方越揚也回來了,立刻向他稟報,「前面有三間客棧,應無安全疑慮,我們過去看看吧!」

    「好,走吧!」

    一行人轉往鎮上,而後選擇其中一間客棧打尖,三個男人住一間,秀雅則與柳露水同房。

    當晚,柳露水先去梳洗,回到房裡就見到秀雅那張冷漠的臉孔,「我真不想跟你一間房,知道嗎?」

    「對不起。」想到自己父兄的所作所為,柳露水連一點點為自己據理力爭的力氣都沒了。

    「誰要你對不起!」

    她撇撇嘴,鋪好床,「換我去梳洗,你要睡就先睡吧!」唉∼∼誰要四少爺喜歡這丫頭,雖然她很生氣,之前甚至想殺了她,但爹一再的勸她,她只好隱忍下來。

    雖然她不甘心將心愛的男人拱手讓人,但她也明白秦振沙並不愛自己,就算她再努力也是枉然,所以她放棄了,但她對柳露水仍是沒有好臉色。

    柳露水望著她離開後,嘴角微微勾起,因為她可以感受到秀雅不像之前對她充滿了敵意,雖然還是極不友善,至少讓敏感的她不再這麼害怕與不自在。

    她本想打地鋪,可想想這樣豈不是更表現出自己的疏離呢?於是她還是上了床,盡可能往裡睡,讓秀雅可以睡得寬敞些。

    沒一會兒秀雅回來了,一見柳露水的睡相就取笑道:「原來你是只壁虎呀!真不明白四少爺怎會喜歡你。」

    柳露水並沒睡著,一聽她這麼說立刻離開牆面,「我只是怕你太擠了。」

    「你是說我很胖囉?」她冷哼。

    「不是,你別誤會……」柳露水慌張的想解釋。

    「算了,睡覺吧!明天還要趕路呢!」她也躺了下來,背對著柳露水。

    柳露水望著她的背影,突覺一陣溫暖。

    從小她就好羨慕鄰居有姊妹相伴,可以經常膩在一塊兒,還可以睡在一塊兒,而此刻她就好像多了個姊妹,可以讓她這麼依偎著。

    坐馬車顛簸了一整天,說不累是騙人的,柳露水不敵睡意的墜入夢鄉。

    只是不知為何,夢中有個影子慢慢離她遠去,讓她的心好痛好痛,最後忍不住啜泣起來……

    隱約從他的背影可以猜出是四少爺……他要離開她嗎?莫非她做錯了什麼?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