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過我,好嗎?(上) 第五章
    鮮紅的五指印赫然醒目。不知是不是巴掌的響聲太大,總之我這樣一打,竟然使得本很安靜後來又變得有些吵的教室,「哄」的一聲再次安靜下來。  

    在所有人目光看過來之前,我急忙將褲子拉鏈拉好。  

    「第二次了。」韓風冷冷看著我,眼中的凶狠有些嚇人,「清揚,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是打你—頓?還是好好疼愛一番?」  

    「你去死!」已經再也無法忍受這混蛋,我頭也不回直接從後門沖出教室,甚至連法律老頭的叫喚也沒有聽。  

    我好恨,真的好恨。我恨韓風,恨他的無恥,恨他的下流,恨他的陰魂不散。可是,我更恨——自己。  

    為什麼我明明那麼恨他,明明那麼厭惡他,卻仍然會因為他的玩弄而有感覺、有反應?為什麼?難道,我真的像齊嘯說的那樣,我——很賤?  

    不是的,我不是這樣子的。  

    「不,我不是。」心中籈q著,像個女人似的,低著頭我氣喘吁吁的跑著,淚水再次滑落。「撲通」——我撞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被抱了個滿懷。  

    「對不起。」沒有抬頭,我邊道歉,邊掙脫那人的手。  

    「怎麼哭了?」溫柔的聲音從上方響起。  

    抬頭,一只手伸到我臉旁,幫我擦拭著淚水。  

    「齊嘯。」依舊是像第一次見面時的微笑,只是臉上的神情卻分明顯得有些憔悴。  

    「對不起,那天,真的對不起……」他溫柔的朝我不停道著歉。  

    「不要道歉,你說的沒錯,其實……我真的很賤。」哽咽的說道,眼淚似乎流得更凶了。  

    「不准你這樣說,都是我不好,我胡說八道,你把那天的我當瘋子看好嗎?不要這樣說自己,我求你,清揚。」急切說著,齊嘯臉上露出不忍和憐惜。  

    「我……我……」想說些什麼,卻用力一把推開了他,喘著氣跑進了盥洗室,看著鏡中一臉……一臉媚態的自己,我恨不得砸碎那面鏡子。  

    下身腫脹得厲害,被韓風玩弄過的地方,從剛才起就一直叫囂著要得到解放。  

    全身難受得要命,想被撫摸,想被……啊!我快要發瘋了……好難過。  

    「呲呲。」水流過手掌,我擰開水籠頭,拼命沖洗著臉。沒用的,身體還是難受。  

    「你到底怎麼了?」齊嘯沖進盥洗室時,見我趴扶在大理石做的盥洗台前,一把扶起我問道。  

    「走開,我說過我很賤,你走開。」推著他,我叫道。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齊嘯用幾乎吼叫般的聲音向我喊道。  

    我愣住了。「我竟然對那個混蛋有感覺,齊嘯,我是不是真的很賤?」  

    「我說了,不准你再說這樣的話。」齊嘯鐵青著的臉讓我有些害怕。  

    「上課時,那個混蛋坐在我旁邊,玩弄我的……我的那個地方,而我竟然會有反應,我是不是真的……」低著頭我囁嚅說著。  

    「不是的,這是正常反應,只要是男人就會有。」他溫柔解釋著。  

    「可是,他是我討厭的人啊!再怎麼正常,我也不應該……」  

    「別咬著嘴唇,那真是不是……很難受?」一絲紅暈爬上齊嘯的臉。  

    雖然羞愧,但我仍點了點頭。  

    「那你用手……可以自慰的。」  

    「自慰?」我不太明白看著他。  

    「你不懂?」齊嘯有些吃驚,「你難道從來沒有用手揉搓過……那個地方?」  

    我的臉越發燙的厲害。  

    「不用感到羞恥,我……幫你。」溫柔一笑後,齊嘯一下子抱住了我。  

    「干嘛?別……」我掙扎苦,「齊嘯,放開我,這種事……別人怎麼能幫忙!」  

    「很正常的,不用緊張。」安慰的朝我一笑,他半抱半拖地把我抱進廁所的單間。  

    「喀嚓」一聲,鎖上了門。我有些恐慌的看著齊嘯,「那個,我沒事的,你……」  

    「你別動,我……」  

    啊……感覺下身一涼。  

    「齊嘯,你,你干嘛脫我褲子?」又羞又驚看著他。  

    「你這裡很難受,我幫你。」齊嘯邊說邊緩緩跪在地上。  

    黑亮的雙眸似乎發出某種異樣的光芒,他拾起頭,「相信我。」  

    「啊啊……」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我放聲呻吟起來。  

    齊嘯竟然用嘴含住了我的欲望。溫柔濕熱的口腔緊緊包含住我的欲望,靈巧的舌頭不斷刺激著我的前端。眼前似乎有一道白光閃過,身體一陣痙攣,欲望之液噴瀝而出。  

    緊繃的身體像癱瘓似的,靠著大理石牆壁緩緩滑下。  

    齊嘯站起,抱住了我。靠在他身上,我大口喘息著。  

    「你、你,為什麼……」張大無神的眼睛,我看見他嘴角殘留的白色濁液。  

    「沒什麼,別多想,我只是……」溫柔的聲音有些嘶啞。  

    「很髒的,你這樣讓我……」不忍的看著他。  

    「別說了,我……我們出去吧!」溫柔親了親我的臉頰,溫柔替我穿上褲子。打開門,齊嘯扶著我走出了廁所。  

    「爽了?」陰魂不散的低沉聲音從盥洗室門口傳來。  

    「你?」我厭惡的看了一眼滿臉陰沉的韓風。  

    「那天不是一臉泫然欲泣的離開嗎?怎麼,才過幾天又回到老情人懷抱了?」  

    「你胡說什麼?清揚我們走,別理他。」未開口,齊嘯已然沖著韓風說道。  

    「好,不過你……」看著他搭在我腰上的手,我倍感尷尬說道:「我沒事的,你松開手吧!」  

    臉一紅,他迅速收回手後走了出去。垂著頭,我跟在他的後面。  

    「啊……」在即將邁出盥洗室的一剎那,韓風竟一把抱住我。  

    「放開!」被他緊緊擁著,我拼命掙扎。  

    「寶貝滿足了,可是我這裡該怎麼辦?」耳邊響起情色的聲音。  

    我抬頭,不知所雲看著一臉笑意的韓風。  

    「寶貝幫我解決吧!」他溫柔笑著,拉住我的右手順勢緩緩往下移。  

    什麼東西這麼熱?好像……好像……低頭,看到被他握住的手正碰觸著他……可恥的地方。  

    猛的抬頭,驚恐看著韓風,「你?你?」  

    「我這裡想要你。」他指了指下面,俊逸的臉上染滿情欲之色,見我露出恐懼的表情,他邪邪一笑,「放心,寶貝用手就可以了。」  

    「變態!放開!」拼命想抽出被他握著的手,誰料卻反而被握得更緊,隨著他的手勢,竟然有一下沒一下,時輕時重碰觸著他的欲望。  

    「寶貝乖,嗯……對,就這樣,啊……」喘著粗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著。  

    我不要……不要!好惡心!「我不要這樣!」終是忍不住,我大叫出聲。  

    韓風的手明顯一顫,半瞇著眼看著我,凌厲的眸中似乎閃出怒火。  

    一直走在前面的齊嘯突然轉身,一瞬間,我看到他臉上的紅暈。像是愣住了,他呆呆看著我,臉色突然變得很蒼白,而後像反應過來般一下子沖了過來。  

    我從不知一個人的速度竟能這麼快,只是再次眨眼時,齊嘯已然揪住韓風的衣領。  

    「你瘋了,快放開他。」—臉的狂怒之色,眉頭緊皺著。  

    沒有理會齊嘯,韓風只是冷冷看著我,慢慢松開我被迫碰觸他欲望的手。  

    「下次補償我,記住,以後不准對我說『不要』兩個字。」緊緊抱著我,像是命令般在我耳邊說著。  

    「變態,放開我。」  

    「不知好歹。」冷冷吐出四個字,他放開了我。  

    「對不起。」齊嘯溫柔的看著我,臉上露出了不忍的神色。  

    「嗯?」我疑惑看著他。  

    「剛才一直在想些事情,都沒注意到,抱歉。」他帶些歉意的說道。  

    「噢?想事情?讓我猜猜,這麼沉醉,剛才應該是用口吧?」正想說些什麼,韓風卻看著齊嘯略帶嘲笑似問道。  

    有些不知所以的齊嘯一瞬間通紅了臉,小聲問道:「怎麼了?」  

    「真純情啊!」先是一歎,韓風繼續莫名其妙說著:「很美味吧?這也難怪,畢竟他是極品。幸好,我夠快。」韓風溫柔看了我一眼後,突然臉色一沉,「我的東西除非是我自己不要,否則絕不會放手。我既然是他第一個男人,既然認定了他,那他以後就永遠都是我的。齊嘯,不要妄想跟我搶。第一、你沒這個資格,第二、就算你有,也搶不過我。清揚,你說是嗎?」  

    「你又在胡說些什麼!」我恨恨瞪了一眼韓風,他卻只是露出奇怪的笑容看著我。  

    「真是卑鄙。」一旁的齊嘯冷冷說道。  

    「卑鄙?」韓風冷笑,「不要說的自己好像有多清高,清揚也許不清楚,但你能騙得住我嗎?你敢說自己對他從來沒有過什麼齷齪念頭?齊嘯,其實有時我還真佩服你。明明那麼虛偽,卻總是裝做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不累嗎?」  

    「什麼對我有齷齪的念頭?韓風,你在瞎說些什麼?你自己明明是小人、是變態,為什麼總也把別人想的跟你一樣?」  

    雖然不是很想原諒齊嘯,畢竟被罵為賤人誰也不會高興,但潛意識裡卻仍是把他當成朋友。昕以當聽到韓風的話後,自然而然就脫口為他辯解。  

    「清揚!」一臉慍怒,韓風凌厲的目光灑在我身上,讓我有些不寒而栗。  

    「哼!」他冷哼一聲,「你說我在瞎說?好,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那天在你心中一向斯文有禮、俊逸非凡的明友,會像個瘋子一樣和我打架?」  

    「我……」愣愣看著齊嘯,想幫他解釋,可是話到嘴邊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對那天的事,我一直也想不明白,一直也無法理解為何一向溫和詩人的齊嘯會失控。  

    「說不出來了?哼!」韓風冷笑著,臉上浮現得意的神情。  

    「夠了韓風。那天的事,我不想再提,清揚我們走。」齊嘯臉上露出我不解的慌亂。雖不明白,但我仍點了點頭道:「好」。  

    「怎麼?怕了?怕他知道後永遠不會再理你?真是虛偽,為什麼不敢承認?」韓風咄咄逼人的看著齊嘯說道。  

    不忍看齊嘯一臉痛苦的神色,我冷冷一笑,「我是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但是我知道一個本身就是小人外加變態的家伙,是沒有資格說別人虛偽的。」  

    韓風用略帶怒意的眸子看著我,如同殺人般的眼神很是冰冷。  

    全身禁不住一顫,我卻仍不甘示弱回瞪著他。  

    「很維護你呢?齊嘯。只是當他知道你對他有……」韓風突地停住話語,別有深意看了我一眼,又看著齊嘯道:「還會這麼維護你嗎?」  

    韓風看我的一眼竟讓我感到莫名心慌,就好像即將要失去什麼。  

    想知道些什麼,可又怕……內心正掙扎得厲害,韓風冷冷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那天,你告訴我你想從學校搬走,想離開我時,我氣極了,我知道一定是齊嘯搞的鬼。於是當我告訴他我不准你離開時,齊嘯卻一臉笑容對我說:『清揚不是你一個人的,你不知道他很討厭你嗎?』我很憤怒,但是我知道他並沒有說錯……」韓風說到這裡,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看了我一眼。我冷笑一聲,未置可否。  

    隨後,韓風又道:「但是我說過,屬於我的東西,只有我自己才能決定是要還是不要。我若不放手,那東西就永遠都是屬於我的,人也一樣。我喜歡你,是真的喜歡,所以我絕不會讓你離開的。看到那家伙的笑容,我覺得很刺眼。許是嫉妒的心理,我告訴他:你已經是我的人了。當然,我並沒有說你是被我強迫的,只是向他詳細描述那晚我是如何愛你、抱你的情景。齊嘯應該告訴過你,韓家和齊家是世交吧?」  

    韓風話鋒一轉,向我問道,我點了點頭。  

    「是嗎?」他微微瞇了瞇眼,若有所思—笑道,「換言之,也就是說我認識他將近十八年了。十八年,六千五百七十多天,對嗎?」似是在詢問我,只是臉上卻分明寫上自信。  

    有些佩服他的心算能力,因為即使是我,在兩秒中也無法算出。  

    「臉上嗜血的表情,完全瘋狂的氣息,連我也不得不承認,很嚇人……」  

    「別說了!」齊嘯吼叫般打斷韓風的話,眸中盡是不忍與痛苦的看著我,「二十年來,我從不知道當我第—次說出『對不起』三個字時,心會那麼痛。也從來不知道,當看到淚水滑過你的眼眶落下時,我的心竟然會像被刀剜般痛徹心扉。對不起,清揚,那天……傷了你。」  

    真摯的話語,真摯的神情一一映在我腦中。心……再次感到了溫暖。原來……哪裡還有什麼不原諒?哪裡還有什麼氣憤?  

    現在有的,只是感謝上天能夠再次賜予我這麼好知己的欣喜。  

    「那天的事我早就忘記了……所以……」  

    齊嘯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像期待什麼似的看著我。  

    朝著他,我淡淡一笑,「齊嘯,我們一定會成為最好的朋友,我相信。」  

    許是太高興了,我竟沒有看到他臉上黯然的神色。  

    「他真的只想成為你的好朋友嗎?寶貝,我該說你單純好呢?還是傻好?」又是陰魂不散的聲音。  

    冷冷瞥了一眼韓風,「你嫉妒別人有知己,自己去找一個朋友不就行了。不過像你這樣的人,就算長得帥又有錢……」正想繼續發表他不會有良朋知己的言論時,韓風卻以銳利的眼神封住我的口。  

    「如果只是朋友,會因為你被我上了,就像個瘋子般對一個認識十八年的人揮拳?如果只是朋友,會聽到我在利用權力,把你們系的法律課調換時間後,竟然只是傻傻的一直站在教室門外?如果只是朋友,會用口幫你解決被我挑起的情欲?別傻了清揚。」  

    冷冷的聲音,沒有激昂的語調,卻讓我的心揪得緊緊的。  

    「他喜歡你,是把你當成情人那樣的喜歡,不是朋友之情,他像我喜歡你一樣喜歡著你。你明白嗎?」  

    腦中頓時空白一片,齊嘯把我當情人般喜歡,這怎麼可能?  

    「他說的都是……都是真的嗎?」用幾乎顫抖的聲音問著,我甚至連看著他臉的勇氣也沒有。我多麼希望他能告訴我:韓風是在騙你的,他說的都是假的之類的話。可是……  

    「是,我喜歡你。」溫柔的聲音,卻堅定不移,竟然像在宣誓。  

    多麼美好的字眼,只是為何,此刻我聽來卻覺得諷刺無比。在韓風說出齊嘯用嘴幫我解決情欲的那刻起,其實我已經什麼都明白了。只是當齊嘯親口說出「我喜歡你」時,我卻仍是愣住了。  

    不知所措,呆呆看著齊嘯越發溫柔的神情。  

    「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戀,我也不是。一直以為自己的一生,應該會和一位溫柔美麗的女性一起攜手度過,卻未曾料到自己竟然會喜歡上一位同性。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時喜歡上你的,只是當自己發覺喜歡上你時,『清揚』兩個字已經深深刻在心上了。我驚訝過,卻從沒想過要逃避,因為我知道忠於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一直未向你表白,是真的很怕失去你,怕你不能接受。」  

    「難道現在我就能接受了嗎?」幽幽吐出了這句,我緩緩低下頭,歎了口氣。  

    「對不起,我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我也知道我這樣說真的很自私,只是如果今天再不說,我怕,我們這一生可能就會永遠錯過。清揚,我知道你一定會拒絕、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愛情是自由的,不自由的也許只是心罷了。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已經不會再去在乎他的性別。我不像韓風,他也許只愛同性;但是我,卻只是因為單純愛上你這個人。」  

    溫柔的聲音,溫柔的表白,卻如晴天霹靂般砸在我心中。不是沒有震撼,也不是沒有被感動。原本一直堅守同性戀可恥的守舊觀念,在聽完他的話後,竟然一瞬間變得似乎不那麼重要了。只是,這顆心真的能夠承受嗎?  

    頭暈暈的,腦子像被炸開一樣又亂又疼。「異性戀,同性戀;拒絕,接受」的字眼不停在腦中叫囂著。「對不起,我想……我真的接受不了。」  

    齊嘯臉上的失望之情顯而易見,卻仍朝我微微一笑道:「考慮幾天再給我一個答覆好嗎?」  

    「他已經是我的人了,你沒資格聽答覆。」霸道說著,韓風臉上露出冷冽的神情。  

    「你難道不知道他討厭你嗎?」齊嘯針鋒相對,冷冷說著。  

    他們兩人仍在繼續說著什麼,我沒有聽清。  

    腦子越發疼得厲害,我用雙手緊緊捂住了頭。  

    「清揚。」齊嘯溫柔喚著我的名字。  

    看著他柔情似水略帶期盼的目光,莫名的竟讓我感到害怕。  

    「清揚……」  

    「別再逼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了……」語帶哽咽說著。  

    踉踉嗆嗆沖出盥洗室,一路上漫無目的,只是不停走著。  

    何時來到莫然的辦公室門口,又怎麼會來到他這裡?對於這兩點我一無所知。  

    如同那天一樣,我只是站立在門口,默默看著正埋頭讀書的莫然,並沒有進入。  

    時間—分一秒過去,慌亂的內心也漸漸趨於平靜。  

    像個被老師罰的小學生,我靜靜站著。  

    書已經被翻到最後一頁,莫然闔上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慢慢站了起來。  

    「清揚?」看到我,他臉上閃現出吃驚的神情,只是一瞬間又被笑容所替代了,「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進來?」  

    「剛來。」淡淡一笑,我慢慢走了進去。  

    「你臉色很蒼白,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他俊秀的臉上帶了些許擔憂,「該不會又發燒了吧?」  

    「沒有。」我搖搖頭。  

    「沒有就好。」他笑笑,「肚子餓不餓,我們去吃飯吧!」  

    沒有開口,我呆呆凝視著他的笑容。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莫然。」輕輕喚著他的名字,我朝他淡淡一笑。  

    「清揚?」他不解。  

    「不要對我這麼好。」歎了一口氣,我再次笑笑道。  

    「你怎麼了?」他擔心看著我。  

    「可以抱抱我嗎?」絲毫不覺自己提的要求有多冒昧,凝視著他我問道。  

    回了我一笑,其中卻包含說不出的寵溺與溫柔。下一刻身體已經落入他的懷抱。靜靜將頭靠在莫然溫暖的胸膛上,聆聽從裡面傳來的心跳聲,我緩緩閉上了眼睛。細細嗅著他身上若有若無的陽光味道,心逐漸感到絲絲暖意。  

    究竟有多久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溫暖了?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只是感覺好像已經很久,很久了,久得幾乎讓自己都認為自己從不曾擁有過。  

    不想讓這份難得的溫暖溜走,我緊緊用雙手擁著莫然。  

    「清揚。」一聲輕輕的呼喚,溫柔得竟讓我有種恍若在夢裡的感覺。「你不開心。」他說。  

    我沉默著,沒有回答。  

    「你的眼裡為何總有一種悲傷、落寞的神情?有時即使是笑著,可是我看得出來,你……」  

    「莫然,」輕喚一聲打斷他的話。  

    頭頂傳來一聲似無奈,似憐惜的輕歎後,莫然沒再言語。  

    良久的沉默伴隨時間的流逝。放開了擁住莫然的手,從他懷裡離開。  

    注視他溫柔的眸子,我發自內心的朝他一笑,「謝謝。」  

    他淡淡一笑,瞄了眼手腕上的表,「今天還有其他課嗎?」  

    「沒有了。」  

    「現在回去吧!」  

    「好。」  

    ***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間從手中溜走,已經漸漸習慣和莫然兩個人在一起的生活。  

    因為覺得自己實在不應該白吃白住,所以我向莫然提出由我來做飯的建議,雖然一開始遭到他強烈反對,但最終抵不過我的堅持,他還是同意了我的請纓。  

    喜歡看到莫然吃著我燒的飯菜時所流露出欽佩,贊歎,滿足的表情,所以每次做菜我都十分用心。  

    喜歡和他在一起,有他在的地方總是能感覺到溫暖;往往被他用寵溺的目光關心的時候,心裡也總是暖暖的。  

    這些天裡,齊嘯曾經找過我多次,伹都被我一一用諸多藉口回避了。  

    有些害怕見到他,說不上來是因為什麼,或許是自己沒有勇氣吧!  

    值得慶幸的是,令人厭惡的韓風不知生病了還是被怎麼了,竟沒有來纏我。  

    下午有課,這天我像往常一樣,泡了一碗速食面,坐在學校花園旁的長椅上,邊曬太陽邊吃起來。柔和的陽光灑在身上,感覺暖暖的。  

    看著花園中已經不多的綠意,我有一口沒一口吃著面。  

    「寶貝這幾天有沒有想我?」  

    「咳咳……咳咳……」被這冷冷卻帶著一絲溫柔的聲音嚇了一跳,我憤恨的一回頭。  

    —身黑皮衣裝束的人站在我身後,有如星邃般深沉的眸子注視著我,英俊冷酷的臉上閃過一絲笑容。不是變態韓風又是誰?扭頭,我繼續吃面。  

    不是沒想過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只是這種大少爺的心思,又怎是我等小老百姓能猜到的?  

    「真的沒想過我嗎?我可是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寶貝。」  

    變態!神經病!你想誰關我什麼事,只要別想我就好……我心中亂罵著他。  

    「真傷心,不理我嗎?那我這樣呢?」濕熱的氣息拂過耳邊,一陣酥麻的感覺突地從耳邊傳來。耳垂好像被什麼濕熱的東西輕輕舔著。  

    「啊……」我一驚,抬頭。  

    「怎麼?肯理我了?」站在我面前,韓風臉上露出戲譫的神情說道。  

    瞪了一眼一臉無賴樣的韓風,我冷冷說道:「韓少爺有什麼事嗎?」  

    「寶貝,叫我風。」  

    「無聊。」我冷哼。  

    「這幾天我去談了—筆生意,本想帶你一起去。但小日本挺狡猾的,我怕危險所以沒帶你。」他邊說邊坐在我身旁。  

    吃了一口面後,我看著他冷冷一笑,「你談生意和我有什麼關系?難不成生意談成,我會有好處不成?」  

    「寶貝想要什麼,我馬上買給你。」韓風輕笑。  

    心中冷笑,我想要你這個瘟神立即從我面前消失,你肯嗎?沒有理他,我低頭繼續有一口沒一口吃著泡面。  

    「你在吃什麼?」他突然像個白癡似的瞪大眼睛問我。  

    「泡面。」  

    「泡面?你竟然在這裡吃泡面?」一臉不信,他看著我說道。  

    「我吃泡面關你什麼事,又沒叫你吃!」不耐瞥了他一眼,  

    「扔掉這種沒營養的東西,陪我去西餐廳吃些東西。」他站起身,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滾開。」  

    「寶貝。」冰冷的聲音顯示他的不悅。  

    「走開,聽到沒有!」我街他吼了一聲。  

    「清揚。」他皺起了眉頭。  

    恨恨瞪了他一眼,我使勁用叉子叉著面條,正想往嘴裡送時,他卻利用蠻力一把搶過我的碗面,狠狠摔在地上。  

    「你到底要干嘛?」怒氣從心底泛起,我瞪著他道。  

    「陪我去西餐廳吃午飯。」依舊是霸道的語氣。  

    「滾開!」我沒好氣白了他一眼。  

    「你聽著,我數到三,你再不站起來就後果自負。」冷冷的聲音帶著強勢。  

    「一……二……」將臉瞥向一邊,我冷冷一笑。  

    「三。這可是你自找的。」急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唔……」在我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抵抗時,嘴已經被韓風封上。  

    驚恐看著他近距離放大的臉,拼命想推開他,可是為什麼力氣被他強有力的手臂禁錮著,我全身動彈不得。不要!他火熱的唇舌緊緊糾纏著我,靈巧的舌不住的描繪勾勒著我的唇形。  

    「嗯……唔……」好難過……我不要!想張嘴咬他,下顎卻披他牢牢制住,只能任由他的舌不斷進出我的口腔,舔逼每寸地方。「嗯……啊……放……」  

    在意識漸漸模糊時,韓風的舌從我嘴中退了出來,手卻依舊牢牢摟著我。  

    全身無力的靠在他身上,我張大嘴拼命喘著氣。  

    「無恥!」調整氣息,我恨恨的瞪著他邪魅俊臉上的笑意。  

    「天,別再用這種媚惑的眼神看著我,我忍不了……」他低沉的聲音有些痛苦。  

    心中大震,我拼命掙扎著,卻換來他更緊的束縛。  

    「別動。」在我耳邊他命令著,「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讓我在這裡要了你。」  

    「你敢?!」  

    嘴角微微上挑,他凝視著我一笑,「我沒有什麼不敢的。第二個選擇,陪我去用餐。」  

    「不奉陪。」我冷冷說道。  

    「是嗎?那我……」他邪邪一笑,一只手順著我的腹部緩緩下移。  

    「你?」我低頭,驚恐看著他覆在我褲襠那裡的手。  

    「真想讓你哭呢!在我身下……」他舔著我的耳垂情色的說道。  

    「你瘋了?」我驚叫著。  

    「一直忍著,抱你之後都沒再碰過別人,我對你這麼忠貞,給我些獎賞吧!」雖似懇求的聲音卻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  

    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樣子,我心裡慌了,雖然這個地方別人不常來,可是畢竟這裡是學校。已經錯過一次了,怎麼可以讓自己再次被羞辱?  

    眼角余光瞄到韓風身後不遠處的身影,終是無奈,我歎了一口氣,「我陪你去用餐。」  

    「乖,這次先放過你。」吻了一下我的唇,他邪魅的俊臉上露出一笑道。  

    「我不會逃的,你不要握著我的手。」冷冷看著與自己交纏的手道。  

    「好。」他爽快的松開了手。  

    低頭,我慢慢跟在他後面。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