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氣沙豬 第四章
    夜漸漸深,嚴敏兒站在房間裡的露台上,欣賞著美麗夜色。

    好奇特的感覺,在今晚之前,她還只是窩在她所租來的小蝸居裡,夜裡看不見這麼亮的星星,呼吸不到這麼寒冽清新的空氣,心情也不如這般興奮和輕鬆自在。

    夜晚,山裡的風一陣陣的,很清涼舒服,大樹的枝葉在風中發出沙沙聲響,就連蟲鳴都顯得那樣清晰。她知道自己是來工作的,但此時此刻,她卻覺得自己像是來度假,好久沒有這麼放鬆的感覺了。

    如果之前她氣龔澤競逼她離開了「高棠」,那麼,現在她卻更要感謝他,讓她有機會能來體會這夜裡的山林之美,一得一失之間,她對龔澤競的氣似乎也消失無形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他都是聘雇她的老闆了,她決定前嫌盡釋,一切重新開始,倒是龔澤競……

    不知願不願意原諒她先前的出言不遜?

    想到這裡,她腦海中再度浮現他那張憤怒囂狂的臉龐,以及他一拳捶向牆壁的暴怒模樣。

    為什麼一提到他的母親,他的反應就那麼大?

    之前不管她說什麼話氣他,他總是冷冷的譏諷她,一副不屑的神情,但這一次卻是那麼的不同……

    她甩了甩頭,光是想起他震怒的模樣,就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她思索著龔澤競和龔爺爺之間勢如水火的關係,想著她-提及他母親,他便無法控制情緒的狂亂神情,難道他和龔爺爺之間的敵對會與他母親有關?

    嚴敏兒想著想著,漸漸感覺到疲憊,她走回房間,撲倒在舒適的大床上,一切的疑問只能留待未來,她相信總有一天,她會找出答案!

    清晨六點,嚴敏兒便被敲門聲吵醒,她睡眼惺忪的睜開雙眸,混沌的意識漸漸清楚之後,終於想起自己身在何處。

    「來了、來了!」

    她應聲,跳下床,衝到門邊迅速將房門打開。

    「嚴敏兒小姐,我是這裡的管家,少爺昨晚特別交代我,今早要帶你熟悉環境,並為你安排工作。」吳管家一絲不苟地說道。

    「少爺,您是指……」

    嚴敏兒眨了眨眼,看著眼前一板一眼的老人,也不由得跟著上緊發條。

    「二少爺。」

    「龔澤競?」

    「二少爺就是二少爺,怎麼可以直呼名諱!」

    吳管家的聲音突然變得大聲,臉上嚴肅的表情讓嚴敏兒嚇了一跳。

    「對不起,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她立刻鞠躬道歉。

    吳管家嚴謹的態度令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看著他精神奕奕的模樣,再低頭看著自己一副剛睡醒的狼狽,她下意識的絞起衣擺。

    「以後每天七點之前,你必須為老爺和少爺準備好早餐,這是你的第一個工作;早餐過後,你必須整理老爺的房問,包括換床單、茶杯餐具的消毒,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提醒老爺吃藥。」

    「這我明白,這是我們護理人員應該做的。」

    「該做,但就怕做的不完整,我們已經開除了太多位不專業的護士,希望你不是下一個。」吳管家毫不留情的警告著。

    「我相信以我的護理專業一定可以將這一切做得很好。」嚴敏兒點了點頭,充滿自信的回答。

    「少爺說你必須在九點前到學校上課,所以希望你能充分掌控時間,龔家這麼大,我有許多事要做,沒空一大早還得來叫你起床。」

    吳管家冷著臉,上下端詳著嚴敏兒。

    「很抱歉,以後不會了。」

    嚴敏兒被吳管家看得不甚自在,踩在柔白地毯上的小小腳趾頭蜷了起來。

    她頁是不知輕重,以為來這裡是度假,居然睡到要人家叫她起床,真是慚愧極了。

    「你明白就好。」吳管家點頭,看了一眼腕上的表,「現在是六點十分,請你在三十分的時候到樓下,我會交代你今天該做的事。」

    「是。」

    嚴敏兒必恭必敬的彎身點頭,當她再抬頭時,已不見吳管家的身影。

    她將小腦袋探出門外,空空蕩蕩的長廊一個人影也沒有,她狐疑的皺起眉頭,左右再張望一回。吳管家的速度真快,才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這就是所謂的「效率」嗎?

    她吐了吐舌,連忙關上房門準備盥洗,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不快點還真的來不及哩!

    準時六點半,嚴敏兒匆忙下了樓,工作便馬不停蹄的展開。

    吳管家快速的介紹幾位與龔爺爺近身的僕人讓她認識,之後即開始帶她熟悉龔家的環境和動線。

    嚴敏兒跟著吳管家的步伐在龔家大宅繞了一圈又一圈,繞得頭昏腦脹的,卻還是記不清哪條走廊通大廳、哪條走廊通客房、哪條走廊通主人房……

    總之,就在她分不清東南西北時,吳管家從懷裡拿出一張紙,折好塞進了她的手裡。

    「這是龔家的平面圖,以後你可以慢慢記下來。」

    「啊?什麼……有平面圖也不早說……」她將平面圖仔細收好,嘴裡不免嘀咕。

    「現在我帶你去廚房,早餐應該已經準備好了。」說著,吳管家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背著吳管家,嚴敏兒忍不住做了個鬼臉,然後趕忙跟上他的步伐。

    別看吳管家六十來歲了,走起路來健步如飛,一點也不輸年輕人,她要是不跟緊一點,馬上就又看不到他的人了。

    「現在是七點三十分,是老爺和少爺的用餐時間,以後就由你負責送餐,而老爺的飲食有專人調配,不用你費心。」

    吳管家一眨眼消失,又一眨眼出現,手裡已經多了兩份早餐。

    「送早餐?還包括龔澤……呃,二少爺。」

    嚴敏兒忍不住在心裡犯嘀咕,居然要她幫那個傢伙送餐,她又不是他的傭人!

    「沒錯,剛才已經帶著你走過一次主人房了,你應該知道怎麼去了吧?」

    「喔……」

    「還有什麼問題嗎?」見嚴敏兒還呆呆的杵在原地,吳管家冷著聲調問。

    「喔,沒問題,我會把早餐送到。」

    嚴敏兒一點頭,再抬頭,又不見吳管家的身影了。

    「什麼嘛……我到底是來這裡當看護還是當女傭的?這一定是龔澤競搞的鬼!可惡──」

    看著手裡那份屬於龔澤競的早餐,她在心裡惡作劇的想著,要是能在裡頭下瀉藥整整他,真不知有多麼快意。

    嚴敏兒本以為今早能見龔爺爺一面,沒想到早餐才送到門口,就讓守在門外的傭人擋了駕。

    因為龔爺爺還未起床,所以不許她進房驚擾到他,最後她只得將早餐交到傭人手裡。

    「本以為有機會跟龔爺爺道聲早安的,唉──」嚴敏兒手裡拿著餐盤,無奈的歎了口氣,再看看盤子裡的另一份餐點,她的歎氣聲更是無力,「唉……怎麼這麼倒楣,才一大早就要看見那個自大的討厭鬼。」

    站在龔澤競的房門外,她吸了口氣,舉起手輕輕的敲了敲門,而後乖乖的站在門外等候。

    一分鐘過去,房內並未傅出任何聲音,嚴敏兒抿了抿紅潤的唇,又再次舉手敲門,裡頭依然沒有回應。

    「八成還在睡覺,人家可是大少爺,哪可能這麼早起床?」看了看腕上的表,她咕噥道:「都八點多了,再不快點把早餐送進去,上課就要遲到了。」

    下了決定之後,她自作主張的扭開門把,沒想到房門沒鎖,她就這麼輕易的進入龔澤競的房間。

    深藍色的窗簾擋住了早晨的陽光,房內一片陰暗,嚴敏兒皺了皺小巧的鼻尖,小心翼翼的靠近床邊。

    偌大的雙人床上,隆起的棉被包覆著男人的身形,她將餐盤放在床邊的茶几上,而後伸手推了推床上的男人。

    「先生,該起床了。」

    「……好吵。」

    「先生,起床吃早點了!」

    嚴敏兒聽不清楚棉被底下咕噥的聲音,她又放大音量,湊向前去,對著床上的龔澤競叫喚。

    「滾開……」

    龔澤競翻了個身,捉住棉被緊蓋著身體,發出抗議的低吟。

    「喂,先生!你不把早餐吃了,我怎麼跟管家交代?再一個小時我就要上課了,你快起床吃早點啦!」

    她忍不住伸手去拉棉被,對著躲在被子裡的龔澤競低咆。

    「哪來的蒼蠅,吵死人了!」

    龔澤競低吼一聲。

    卻被他的長臂緊緊勾住。

    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她整個人便被捲進柔軟的大床上,動彈不得了!

    「喂,快放開我啊!龔澤競,你睡糊塗了是不是?你要是再不清醒過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啊──」

    嚴敏兒整個人被困在床上,小小的身子被鎖在龔澤競的臂彎下,唯一能動的就只剩那張嘴了。

    她被困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只得張大嘴巴,對準困住她的鐵臂,用力的、不客氣的啃了下去!

    「噢,該死的──」

    龔澤競咆哮著,甩開嚴敏兒的利嘴,翻了個身,將她整個人按倒在大床上,困在他的身子底下。

    她的雙手擋在胸前,防備的瞪大了眼,盯視著居高臨下的他,那圓圓的眼眸裡閃爍著純稚卻又畏怯的光亮上讓他在一瞬間失了神,彷彿被她眸底的光芒所迷惑。

    龔澤競蹙著眉心,還未弄清楚眼前的狀況,懷裡的人已按捺不住慌亂的情緒,開始對著他又踢又踹。

    「你這個色情狂,快放開我!我只是來送早餐給你,你別想連我也一起吃進去……你不要以為你僱用我來這裡工作,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放開我,色情狂……ㄨ……」

    嚴敏兒扯著嗓子又叫又罵的,龔澤競腦袋裡的瞌睡蟲一隻隻的被她的叫嚷聲給嚇跑。

    等他意識到他們之間曖昧的姿勢時,嚴敏兒已經像是一頭失控的小母獅,發了狂的在捍衛自己的貞操,不論他如何制止,也無法安撫她的情綰。

    「閉嘴!」

    他伸手摀住她的唇。

    「放開我……明天我就不來了……跟你這個色情狂住在一塊,遲早有一天會出問題……放……開我……」

    他愈不讓她說話,她就愈害怕,掙扎的動作也就更加劇烈。

    龔澤競沒想到她個頭小小的,力氣卻不小,使勁吃奶的力氣與他搏鬥,愈是如此,他愈覺得自己的男性權威受到挑戰,既然沒辦法好好跟她解釋,他只好也用蠻力與她抗衡。

    「好痛,你再不開放開我,我就要大叫救命了!」

    嚴敏兒發出最後通碟。

    「你試試看,你敢叫救命我就吻你。」

    龔澤競威脅著,一雙黝亮雙眸不容置疑的瞅視著她。

    「你……你不要嚇唬我……我不是被嚇大的!」

    嚴敏兒一邊說,一邊禁不住的發抖著。

    「沒用的東西,你在發抖,還說你不怕。」龔澤競忍不住哼笑。「看樣子,你連初吻都沒有過吧?我對你這種生嫩的新手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動不動就以為人家想對你怎樣,根本是你心裡渴望我對你怎麼樣,才會有那麼激烈的反應,是吧?!」

    「你──胡說八道!」

    聽了他的話,她的掙扎停了下來,憤怒的瞪大圓眸,尖銳的抗議著他所說的話。

    「難道不是?不然你幹嘛像個小處女似的,只是不小心趺到我的床上,就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你以為我連最基本的選擇也沒有嗎?等著跳到我床上的女人可以從我房門口排到大門外,我還沒那麼飢不擇食。」

    說著,龔澤競鬆開了對嚴敏兒的鉗制,當他一還她自由,嚴敏兒立刻翻身下床。看著坐在床上赤裸著上身的龔澤競,那一副態然自若的模樣,她什麼話也不想說了,只是忿忿不平的轉身想立刻離開他面前。

    「慢著。」

    「請問還有何貴幹,大少爺?我要是再不離開這裡,說不定你待會還要說我想強暴你。」

    她強暴他?

    嗯,這點子還滿有創意的,龔澤競想著。

    「咳,你不把衣服整理好再走出房間?」

    旭清清嗓子,眸光上上下下瀏覽著她的身體。

    穿在她身上的制服因為方纔的翻滾而凌亂,兩條垂在胸前的長辮全散了開來,再加上她臉頰上的兩酡紅暈,就這樣走出去,任誰看了都會胡亂猜疑。

    而龔澤競的提醒,讓嚴敏兒發覺自己此刻狼狽的模樣,她猶豫了一會兒,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得背對著龔澤競整理衣著。

    她小心翼翼的將制服上的皺褶撫平,然後緩緩的拆開辮子,重新結辮──

    沒注意到自己面前有一面鏡子,當她背著他一面紮著辮子,一面跟自己生氣的揪著長髮時,他也清楚的由鏡中看見她臉上可愛逗人的表情。

    這一刻,他幾乎有一股衝動,想走向前親自為她扎辮子,要她別再拆騰那頭黑亮迷人的秀髮。

    而當她輕垂粉頸,整理身上的制服時,他竟開始幻想她制服底下無著寸縷的誘人模樣。

    「該死!」

    龔澤競低咒了一聲,按住了棉被。

    他居然對著一隻發育不良的蒼蠅起了不該有的反應。

    「我整理好了,你不必趕我。」

    嚴敏兒聽見他的咒罵聲,面無表情的說完話,便立刻往房門方向走去。

    「站住,我沒趕你!」

    龔澤競見她要離去,立刻開口叫住她。

    「早餐我已經送到,不用你趕,我也要離開這裡。」

    「你如果要出去,就把早餐一塊拿走。」龔澤競說著,唇瓣微微揚起。

    「拿走?不行,你得把早餐吃完,否則吳管家會說我沒盡責把食物送到。」

    嚴敏兒停下腳步,惱怒的轉身看著龔澤競。

    「好啊,那你就留下來等我把食物吃完再走。」

    看見她又氣得鼓起腮幫子,他則是皮皮的笑了起來。

    「你──」

    「如何?」

    他挑眉,然後從茶几上端起餐盤,移到面前。

    「你──快、吃、完!我還要趕著去上課。」

    嚴敏兒看著表,不耐的跺了跺腳,為免被吳管家責罵,她只能「盡責」的留下。

    「來不及上課?那有什麼問題,我吃完早餐就送你去上課。」

    龔澤競一邊吃著火腿,一邊下了決定。

    「送我上課?開什麼玩笑……」她瞪大了雙眸,覺得這簡直是個爛到極點的提議。

    「你別在這時候跟我吵,不然我會消化不良。」龔澤競將土司塞進嘴裡,不想再跟嚴敏兒爭辯,向來他貝w的事就不容別人反對,就算抗議也無效。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