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時空 第十一章 戰之劫
    浩瀚無窮的深邃太空,放眼看過去,滿眼都是清冷卻明亮的繁星。

    對於一個來自二十世紀的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幅陌生的景象,但是真正置身其中,親眼看見地球外空間的人,從有史以來,不會超過一千人。

    對於外太空的景象,藍銳思曾經在一些科學節目上看過幾次,大學時代還和物理系的同學們花過不少時間研究人類的太空探索科技。

    他有點僵直地轉過頭,卻發現在身後是一顆湛藍絕美的巨大球體,靜靜地,座落在深藍色的星空之下。

    地球。

    那是地球,而且藍銳思可以約略估算自己是在月球的另一端,因為在純淨的藍色地球後方,月球正悄悄地探出一角。

    這裡是什麼地方?

    藍銳思試圖在這樣的場境回想記憶,很吃力地企圖想起自己的來處,回溯既往,便想了起那一片座落在深邃天空下的十二星圖。

    在那場驚懾駭人的風雷之中,是自己堅持要穿透時空,而那個人卻一直說,情愛無非便是虛妄……那個人?

    想到這裡,一個長髮落拓的男人影像便浮上心頭,袧C、六絃琴,唱著歌,說著遙遠古老的回憶往事:「……穿越了三千年的時空,只為見她的淺淺一笑……」

    時光英雄葛雷新。蒼涼的歌聲,那段穿梭時空三千年的傳說。

    二十世紀的熱鬧街道,一部失控的公車撞進了奇石展覽會……時光之的後方,那個柔美的女人曼聲而歌……潔兒?

    一霎時之間,記憶整個清朗起來,藍銳思在這一瞬間陡地想起自己在到這兒的真正緣故,忍不住便大聲叫了出來。

    「潔兒!」

    可是,不曉得為什麼,那狂喊而出的聲音卻像是深海中的呼喚一般,沒能遠遠地傳送出去,而只是模模糊糊地聽見聲音。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直到這個時候,藍銳思才想起來這個最切身的問題。從眼前的景象中看來,自己應該是身處於離開地球數千公里的地方,要不然,是不可能看見整個地球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在這樣的空間之中,自己的身上並沒有任何的防護衣物,離地球數千數萬公里之處應該是絕對的真空,沒有壓力防護的太空衣,普通人身處於這樣的環境不止會窒息,還會因為壓力的關係,全身的血管、肌肉迸裂開來,在幾秒鐘內便會死得慘不堪言。

    但是,此刻藍銳思卻完全沒有任何不適之處,連呼吸都順暢得很。他試試跺了跺腳,低頭一看,腳下是一片可怕的虛無的遙遠,卻很奇怪地仍有踏著實地之感。

    勉強來說,倒有點像是置身在一個巨大無比的三度空間投射電影院中,只不過這個空間未免也太真實了些,除了自己和這一片太空景象之外,彷彿什麼東西都沒有。

    突然之間,身邊出現一陣莫名的微風,靜靜地,拂過藍銳思的臉,拂過他的身子,連耳際都可以聽見那微風柔和的聲響。

    隨著微風,眼前的地球逐漸變大,那一片湛藍在眼中的範圍越來越大。藍銳思看見那片浩瀚的太平洋,兩端夾著亞洲和美國,無窮無盡的海水在太空的角度上看過去,泛出比珠寶還要絕美的光澤。

    好美……

    藍銳思在心中這樣地讚歎著,面對著這樣一幅雄偉的場景,暫時忘記自己的疑問,以及許許多多的人、事,只是盯著那一大片耀眼的藍,心中閃著無數的聯想。

    隨著角度的變化,眼前的地球越來越接近,地球上的大陸陸塊一片片映入眼,自己彷彿是一個不存在的靈魂,自在地悠遊於人間,隨著地理常識和聯想,以一種不屬於凡世的角度欣賞這個世界。

    在亞洲大陸的隔鄰,可以看見上方的歐洲大陸,在那兒,有著法國塞納河晶瑩地流過,河水的岸旁,泛出平凡靜寂的咖啡香。

    像馬靴一樣的意大利,像是可以看見那綿延千里的中歐風情山谷,濃眉大眼的黑髮少女在葡萄園中采收釀酒的葡萄。

    而在廣大的非洲腹地,此刻一定有著成群的大象、獅豹、長頸鹿、羚羊在烈日驕陽下的平野奔跑。

    原來身處太空中面對地球,會產生這樣多的美麗聯想,也到了這一刻,藍銳思才知道,原來有許多的事物,還是要親眼見到才能夠領略到那種懾人心魄的感動。

    但是,這種近似哲學式的詠歎感動並沒有能夠持續下去,因為就在這一剎那,眼前的美麗藍色地球,突然出現了驚天動地的大變故。

    一開始,在北美洲的大陸上出現了一顆灼亮的光點,那個光點嚴格來說並不算大,只在眼前一閃,卻仍在視神經中留下淡灰色的殘像。

    如果藍銳思的估算沒錯,那顆光點發生的地點應該是在美國的東岸,很可能是首都華盛頓。

    可是,連在太空中都看得到的光芒,會是多麼可怕的一次毀滅性爆炸?

    藍銳思有點懷疑地盯著方才光點的發生地點,卻發現那一片地區已經出現可怕的淡淡淺灰。

    接下來,卻像是末日一般,又在北美大陸的陸塊上同時閃爍出光點,這一次的數量多得嚇人,大多集中在北美洲東岸附近,那光芒同樣的,也在藍銳思的眼中留下一大片的殘像。

    光芒過後,整個北美洲東半部便像是染上疫癘似地,逐漸透出屬於死亡的慘灰。

    地球死亡!

    這是藍銳思心中閃過的唯一字眼,而且腦海中電光火石地出現繁雜的念頭,一個個的疑問出現……這是什麼樣的狀況?世界性核戰?地球滅亡?如果真的是地球滅亡,又發生在什麼時候?

    隨著他的心念電轉,地球上彷彿是要印證他的疑問似地,不停地在地表上,海面上出現可怕的異變,有時是灼亮的光點,有時又是暗灰色的斑紋,整個地球的晶瑩不再,隨之而起的是遍地的醜惡斑點。

    而且,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藍銳思覺得自己彷彿可以聽得見可怕的慘烈哀嚎。

    這是地球的末日嗎?藍銳思在心中胡亂地想著,卻發現自己已經更接近地球,已經接近到整個視界被地球籠罩的程度,而越接近地表,那破碎大地的情景便看得越清楚。

    一時之間,藍銳思的心中突然萌生起莫名的恐懼,身體簌簌地發起抖來,心裡雖不願意看到地表上那種可怕的浩劫慘狀,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越來越接近地球。

    而且,心神的恐懼此刻逐漸轉為有形,剛才那種悠然看著地球的舒適之感已經蕩然無存,彷彿隨著心神的激盪,身體的力量逐漸流失,而伴隨那種流失之感而來的,卻是越來越明顯的可怕痛楚。

    像火燒灼一樣的痛。

    像溺水一樣的呼吸困難。

    而且,身體像是要被撕裂一般,處處顫抖起來。

    在這些突如其來的雜沓痛苦中,藍銳思的思緒開始變得模糊,彷彿還流了一臉的汗,在汗水的迷濛中,彷彿還能看見那一片褪色的藍藍大海。

    在痛楚的間隙中,不知道為什麼,他還能想起曾經聽蕾爾說過,說真正的時光穿越旅行,就會出現這樣撕裂肉體一般的痛苦。

    而且,彷彿從身體深處還迸現出奪目的強光。

    藍銳思在這種越來越清晰的痛楚中忍不住想要長聲大叫,卻發現一點聲音也叫不出來,整個心神越來越模糊,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快要離開身體,而且,並不是暫時的脫離,因為在這一瞬間中,他陡然萌生自己已經非常接近死亡的感覺。

    難道……人要死了之前就是這個樣子嗎?

    突然之間,在千軍萬馬,雜沓而來的痛楚之中,像是清流一般,傳來一個男人柔和的語聲。

    「不可以,不可以放鬆過去,」那男人語聲這樣說道:「集中精神。」

    在痛楚的慌亂中,藍銳思地無暇細思那人說話的含義,因為,對抗那痛楚的肉體,精神力量已經大量流逝,連要想最簡單的事也彷彿千萬斤重量般的艱難。

    不過,那語聲聽起來卻十分熟悉,雖然聲音聽不太清楚,卻彷彿在什麼地方聽過這一個人說話。

    而且,這個語聲仍然堅定地試圖幫助藍銳思。

    「握住你的時光之,」那人說道:「緊緊的握,集中精神,不要被它拉扯過去!」

    藍銳思神志已經有點昏迷,卻還是依言將手很困難地伸上來,握住那條時光之。

    「握住它!」那個人繼續說道:「想你最愛的人,想你最喜歡的事物。」

    「嗤」的一聲,突然之間,時光之在藍銳思的手中爆散出白色的強光,那光芒非常的灼亮,暫時之間將眼前的視界阻住,變成一片濛濛的白色,而那白色的光芒更有著穩定心緒的奇妙力量,握在手中,像是有著溫度似的冰冰涼涼,原先那種清涼之感只在手上,後來隨著擴張延伸到了手臂,到了肩頭,最後佈滿了全身。

    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小時候在烈日下中暑,四周圍景物化為一陣蒼白,依稀彷彿間,有著樹影、草香、陽光,空間陡地轉為清涼,濕潤舒適的冰毛巾敷上額頭,也許還有泛著淡淡綠色的薄荷精清香。

    緩緩睜開眼睛,那時候通常會發現自己正躺在樹蔭下,樹影葉影在圓形的光點間婆娑搖擺,遠處彷彿還有著許多同學仍在陽光下出操聽訓……一時之間,彷彿是一個久遠的夢境,不過顏色是純白的,並不像少年時代中暑的回憶一般,醒過來時是一片涼爽的青綠。

    藍銳思不曉得從剛才的痛楚到現在過了多少的時間,他緩緩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仍在地球的上空,只是又接近了不少,已經接近到要四下轉頭才能看清整個地球的方位。

    而地球表面上那些醜惡的光點、斑紋數量越來越多,整個水藍色星體像是長了黴菌一般,呈現出一種悲哀的死境氣息。

    藍銳思這樣愣愣地看了地球一會,才發現他的前方有著一道淡淡的影子,像是一個人,卻模糊得像是午後的夢境。

    而那人影居然是會說話的,『他』彷彿轉了個頭,說話的語聲有點低,卻清晰地傳進他的耳中。

    「你醒了?」

    藍銳思驚訝地張大嘴巴,因為這個語聲他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就在不久之前,自己還和這個人說過好一會兒的話。

    「葛雷新?」他大聲地問道,但是那聲音也不曉得有沒有傳出去,只是模糊地在自己體內迴盪。

    「是我沒錯。」葛雷新笑道:「你還好吧?」

    「剛剛……」藍銳思有點遲疑地問道,想起方纔的痛楚,又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葛雷新的語氣仍然輕鬆。「只不過差點送了你一條小命而已。」

    「送命?」藍銳思問道:「那是什麼意思?」

    「這個十二星座時空,我自己也沒有進來過,但是卻知道裡面凶險非常,尤其像你這種肉身穿越時空的,更是充滿了可怕的變數。」

    「你明知道這樣凶險,你還讓我進來?」

    葛雷新「哈哈」地笑了兩聲。

    「真有趣,我不是從頭到尾就在勸你不要進來嗎?如果不是你那麼堅持要找回你的愛人,我又怎會送你進來?」

    藍銳思愣了愣。

    「這樣說當然沒有錯,」他有點沒好氣地說道:「那你就任我在這個地方送命就算了,又救我幹什麼?難道我還要向你說聲謝謝嗎?」

    不曉得為什麼,藍銳思對葛雷新就是興不起那種面對偉大英雄的景仰之情。葛雷新走遍了許許多多的時光世界,和無數的偉大人物有過或敵或友的交手經驗,也常常是許多時代人物景仰的對象,如今卻不時地被藍銳思這樣的愣頭小子搶白教訓一頓。

    但是他也不以為忤,只是好脾氣地笑笑。

    「我可不是成心要進來救你的哪!只不過我也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星圖的時空,才進來看看的。」

    藍銳思默然不語。他隱隱然也知道葛雷新這樣的說法並不見得是事實,而從和他交談的經驗中,藍銳思知道這位時光英雄也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方才對他的搶白言語只是衝口而出的話,其實,剛剛分明便是葛雷新在最危急的時刻救了他一命,而且,他尾隨而來的目的也帶有很大的善意。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句道謝的話就是說不出口來。

    「這是什麼地方?」他改口問道:「或者說,是什麼時空?」

    葛雷新出神地望著那巨大的藍色地球,這時候,北太平洋又出現了七八個光點,光點過後,在海面上留下一片粉紅色,鎊斑也似的痕跡。

    「原來,進入星圖的時空是這樣子的……」葛雷新喃喃地說道,彷彿沒有聽見藍銳思說的話。

    藍銳思看看他,又看看地球。

    「這是核子大戰嗎?」他不死心地又問道。

    「不是核子大戰。」

    「那這到底是什麼時代?」藍銳思突然想起在大學時代看過的一些科幻故事,輕鬆地笑道:「你該不會告訴我說,這是所謂的「史前核戰」?」

    所謂的史前核戰是二十世紀科幻小說家愛用的題材,在這類型的小說中,曾假設在遠古時代存在過科技極度發達的文明,最後當然都因為核戰而滅絕,而後再度興起另一個文明。

    「正確來說,那應該是西元二十二世紀的事,」葛雷新靜靜地說道:「是在你們的時代一百多年後的歷史。」

    「我們的時代之後一百多年?」藍銳思好奇道。雖然先前的經歷中,已經對時光旅行產生的混淆之感有了點概念,但是聽見「未來一百多年後發生的歷史」一類的言詞還是覺得挺怪異。

    「對,在我們的時代,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前星戰時期」。」

    「前星戰時期?」

    葛雷新模糊的形影點點頭。

    「西元二十二世紀,為了某些荒謬的原因,地球人給自己招來了無窮盡的禍患,引來了半人馬星座的外星軍團,準備接收地球的資源。

    當時的地球科技已經相當發達,對於外星軍團的入侵,我們並不見得完全處於絕對劣勢,雖然打得辛苦,卻還是能夠勉強抵抗下去。」

    藍銳思有點發愣地聽著葛雷新的敘述,彷彿他說的不是一段慘烈的戰爭歷史,倒像是一部早場的特價電影。

    「這個時代,在我們的二十四世紀有過無數的傳說和記載,也有千千萬萬的故事、電影從這個時代衍生而出。雖然我經歷過很多不同的時空,但是到這個時代來觀察,卻還是第一次。」

    「後來呢?」藍銳思問道:「地球人打贏了嗎?」

    一開始,葛雷新並沒有立刻回答他的疑問。

    「可以說打贏,也可以說沒有打贏,」葛雷新搖頭說道:「從一開始,這場戰爭就注定是場悲劇,最後,兩方都跌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說得真好,」藍銳思有點沒好氣地說道:「那也就是說,連誰打贏你都不知道就是了,對不對?」

    還是一樣,葛雷新仍然沒理會他的無禮語氣。

    「從地表的狀況上看來,這時候已經接近「前星戰時期」的尾聲了,在當時,半人馬星座軍團已經放棄原先的戰術,改打玉石俱焚的焦土戰了。」

    「什麼是原先的戰術?」

    「其實,半人馬星座外星人攻打地球的真正原因一直都沒有得到證實,但是一般人相信,他們侵略地球的真正原因是企圖掠取地球的自然資源。因為地球人曾經俘虜過半人馬星人,也做過解剖,發現他們是有機結構生物,體質和我們很接近。」

    「半人馬星人……」藍銳思好奇地說道:「長得什麼樣子呢?」

    葛雷新還沒回答,這一剎那間,又發生令人倒抽一口涼氣的變化。

    和方纔的狀況一樣,藍銳思發現自己又逐漸朝著地球的方向接近,像是地球有著緩慢卻無可抵抗的吸力,將他和葛雷新逐漸拉近。

    剛才,那種可怕的痛楚就發生在這個狀況之後。

    「葛……葛雷新!」他叫道。

    「別慌,」葛雷新還是一副氣定神閒的神情。「握緊你的時光之,心神專一,不要慌亂。」

    籃銳思依言緊緊握住時光之,而那條奇異的子也再一次透出濛濛的白色光量。

    隨著地球的接近,葛雷新的迷濛身影仍然停留在藍銳思的身邊。

    「我們現在處於一個很難以解釋的環境,可以說我們存在於二十二世紀的星戰時期,也可以說我們不存在。」

    對於葛雷新這種模兩可的哲學大師式說法,藍銳思覺得自己已經習以為常,也懶得再接口下去。

    不過,也可以解釋成他此刻已經對葛雷新產生了絕對的信任,覺得只要有這個時光英雄在一旁,就是天垮下來也不用擔心。

    「我剛剛說過,從來沒有進過星圖裡的世界,雖然知道它是時光通道,卻還是第一次走進來,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曉得。」

    這時候,他們已經穿透同溫層,穿過一層厚重的雲,來到一個空蕩蕩的高空。

    「我經過無數個時空世界,卻以這十二個星圖最讓我費解,因為我有很強烈的感覺,我推測這很可能是人為的東西。」

    「人為?」藍銳思疑惑道:「你是說,十二星座的時光通道是人工做出來的?」

    「對於這一點,我沒有任何的證據,但是有時候很多事是這樣的,即使你找不出任何證據,但是那直覺卻是騙不了人的。」

    「如果它是人為的話,又是什麼人做出來的?」

    「這一點,我就完全沒有概念了,因為我經歷過那麼多的時空世界,深深知道時光的穿梭旅行是一門多麼深奧難解的學問,」葛雷新歎道:「光是觀察就可以讓你皓首窮經了,至於要到能夠構建時光通道的程度,那簡直不是人類能力可以做到的事。」

    「不是人的話……」藍銳思問道:「那又會是什麼?」

    「其實,這個答案從有人類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

    藍銳思想了一下,腦中靈光一閃,張大了嘴巴。

    「你……你是說,那是……」

    葛雷新點點頭。

    「不管你怎麼定義,不管文明如何地描述它,通常我們只用一個字來稱呼:「神」。」

    「上帝?耶和華?老天?」藍銳思喃喃地念著幾個耳熟能詳的字。「可是……怎麼會……?」

    「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在字面上下太多的工夫,也不要試圖在。「神」這個字上費太多的心神,這只是個比較相對上的認知問題。」

    「啊?」藍銳思有點聽不懂他說話的含意。

    「我的意思是說,要對神這個形象下定義是沒有用處的,我穿梭過那麼多的時空世界,被當作神的次數,只怕不下幾千幾百次。」

    「你?」

    「沒錯,但是就如同你所見的,不論我有過多少奇特的經歷,我也不過是個凡人,」

    他笑了笑,又說道:「而且,你不是還建議我要去見見你們那時代的心理分析家嗎?」

    「那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十二星圖通道是人造的話,造的也可能是人羅?」

    「也許,」葛雷新說道:「但是我們那時代研究時光學的人早就說過,這是一個不可能探索窮盡的深奧領域,永遠不可能有弄懂的時刻。」

    「你說它有人工造出來的痕跡,那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發現,這個時光通道的旅行方式,和我以往的時光穿梭經驗大為不同。」

    「有什麼不同?」

    「一般來說,我好像和你說過,我的時光穿梭經驗和一般人不太相同,我是以靈魂組的轉移方式旅行的,和一般人以肉體旅行的方式不同。」

    「對,」藍銳思點點頭。「而且我還聽說過,好像以肉體旅行的方式會有很大的痛苦?」

    「沒錯,因為那牽扯到分子重組的因素,沒有適當的防護,會有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葛雷新搖搖頭。「但是這種例子也不盡然,因為像你從那個時光魔界來的時候,好像就沒有什麼大痛楚。」

    「就像剛剛……」

    「這且不要去談它了,」葛雷新說道:「剛剛我不是說,我的穿梭方式是以靈魂組的方式完成的嗎?但是不管是我這種方式,還是一般的肉體轉換,到了一個時空世界,在那兒你也一定只是一個個體,一個普通的人。」

    「當然是這樣的啊!」藍銳思說道:「那有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我們現在的處境卻不是這樣,」葛雷新簡短地說道:「我們現在並不是在地表上,也不是以一個個體的方式存在的。」

    這樣的說法,藍銳思就有點懂了。葛雷新的意思無非就是說,如今他們是以一種如鬼魅般的形式存在著的,這一點剛才藍銳思地想過,因為一開始他所在的地點是地球附近的外太空,按理說是人是無法在那種環境下存活著的,但是當時沒有任何防護裝置的藍銳思卻仍能自在地觀看地球,連汗也沒有流一滴。

    直到那可怕的痛楚出現。

    想到那種痛楚,藍銳思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我們現在,與其說是來到一個時空,倒不如說是正在「參觀」一個時空。」

    沒錯。藍銳思暗自點頭。而且「觀賞」到的,還是地球遭逢浩劫的末日景象。

    「十二星圖的時光通道,不只能夠讓你穿越時空,而且還能讓你像是參觀畫展一樣地,觀察所抵達的世界。這種東西,在你們的時代應該就有了吧?」

    藍銳思點頭,表示同意。來自二十世紀末的他,常常在報紙上看見這樣的科技名詞:VR,指的就是將圖像立體化的「虛擬科技」。

    「在我們的時代,二十四世紀,這種虛擬科技已經發展到了極致。」

    葛雷新說道。

    「但是我們眼前的,卻是比虛擬科技要更高明上無數倍的東西,因為我們看見的是真正的二十二世紀時空,只是卻能夠以鬼魂般的超然角度存在。」

    「鬼魂……」藍銳思喃喃地說道。

    「但是我要先警告你,這種觀察的狀態並不穩定,像你剛才心神激盪的時候,就差點崩潰了,那種感覺非常痛苦,對不對?」

    藍銳思想了一下,露出駭然的神情。

    「那……如果剛才你沒有救我……會怎麼樣?」

    葛雷新轉頭,模糊的臉上仍然看得出嚴肅的神情。

    「我想,很有可能會在這個時空變為實體,脫離觀賞的超然狀態,」

    他沉聲說道:「變成一個沒有穿太空衣,卻暴露在真空裡的人!」

    那也就是說,死得慘不堪言!

    藍銳思在心中想到了當時的危急慘境,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但是你很幸運,因為你的身上有著時光之,它的能源有助於集中你的心志和力場,也因此,我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把你拉回來。」

    不知不覺地,藍銳思把手上的時光之握得更緊。

    「這種情形,」他低聲道:「還會再發生嗎?」

    「有可能,」葛雷新肯定地說道:「如果你的心神再次激盪的話。」

    突然之間,藍銳思想到了一個更可怕的問題。

    「那……」他顫聲道:「那……我的潔兒暱?她沒有時光之,是不是早已經死在這種衝擊之下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葛雷新說道:「但是我想,你之所以會來到這個時空,很可能和她有關,因為她進入天蠍時空後第一個到來的,很可能就是這個時代!」

    「為什麼?」

    「因為你的時光之,」葛雷新簡短地說道:「在時光之中,有著屬於你愛人的記憶,當然,為什麼那些記憶會在裡面,我並不知道,而你的思想波又有著很強烈的,和她有關的訊息,所以時光之很有可能會帶著你抵達她到過的時空。」

    「你是說,她到過這個星際戰爭的世界?那她……會不會有危險?」

    「這一點我就完全不曉得了,而且我只是推測,因為對十二星座的時空我也完全不瞭解,只能就著見到的現象解釋。」

    這時候,他們已然到達一處荒蕪的城市,這個城顯然遭受過慘烈的戰事,烽煙遍地,幾乎見不到一座完好的建物。

    「好慘!」葛雷新喃喃地說道。

    而藍銳思極目四望,彷彿想找出一點有關潔兒的蹤跡,然而這座城市廢墟之中,不用說潔兒,連一絲絲的生命跡象也看不到。

    藍銳思和葛雷新兩人果然就像是飄浮在空中的靈魂,隨著風慢慢飛翔,掠過荒涼的城市,來到一處灰暗的海邊。

    而放眼過去,還是看不見一個活人或生物。

    藍銳思有點顫抖,這時候,那種體力流失的感覺又隱隱出現。

    這種心神不定的狀況,葛雷新立刻察覺出來。

    「喂!」他的聲調提高了一些。「我告訴過你的,要維持你的心神鎮靜,我現在能夠做到的,只是盡量跟在你的旁邊,但是我們的存在狀態不同,我現在只是一組能量,而你卻是個實體。如果我推測沒錯的話,我們很有可能還會到別的時空去,在穿越的過程中是非常容易走丟的,如果一旦斷了聯繫的話,我可就很難再找到你了。」

    藍銳思勉強地點頭。

    這時候,兩人已經飄浮在大海上空了,卻在眼前突然出現極端劇烈的可怕場面。

    原先平靜的灰暗海水,這時候出現了萬丈波濤,從波浪中衝開了激烈的水花,數十艘淺黃色的潛艇從水中急速衝出,劃入天空,一個漂亮的轉折,就在天際盤桓飛舞起來。

    而從水中尾隨而來的,是數量較少的幾部深綠色物體,形貌非常奇怪,像是砸在牆上的麵粉團,扁平卻又長滿了奇怪的突起物。

    那幾部扁型的深綠物體這時也衝入空中,開始和原先的黃色飛行器纏鬥起來,兩方發射出色彩繽紛斑斕的光束,像是累世深仇般地惡鬥不休。

    但是,黃色飛行器在數量上佔了優勢,雖然綠色飛行器的動作較為靈活,兩方卻僵持不下,一時間分不出戰果。

    這時候,海水像是沸騰一般開始鼓蕩起來,從海水中「曄」的一聲巨響,冒出來一個形狀像是惡獸般的巨大魚狀物體,這物體的體積極大,像是鯨豚般地從水底衝出,劃入空中,巨大的醜惡尾鰭一拍,便將兩艘黃色飛行物打落,因為勢子太大,兩艘飛行物便在海面上爆炸,發出「轟鹿的巨響。

    有了巨獸的幫手,綠色飛行物立刻取得優勢,幾下纏鬥,黃色飛行物又被打落三架,就此落荒而逃。綠色飛行物立刻尾隨上去,而那只巨魚怪獸也在海面上消失了蹤影。

    看了這一幅怪異的交戰景象,藍銳思有點目瞪口呆,卻聽見一旁的葛雷新悠然地開口。

    「原來如此……」

    「什麼原來如此?」藍銳思問道。

    「剛剛你見到的,就是很典型的半人馬星人戰鬥場面。」

    「哪一個是半人馬星人?」藍銳思問道:「是那種綠飛碟,還是那條大怪魚?」

    「都是,」葛雷新說道:「星戰交戰期間,地球的軍團其實在兵力、科技上都不見得會輸給半人馬星軍團,但是半人馬星人的體質很怪,他們有的生物身材和我們差不多,有的卻是體積非常大的怪物。而這種怪物在戰略上是很有用的,有點像是你們那個時代的坦克車,可以發揮扭轉戰局的功用。」

    「好怪!」藍銳思駭然笑道:「那地球人到底後來打贏了沒有?」

    葛雷新還沒有回答,兩人身邊這時又出現了奇怪的狀況。

    輕輕地,柔柔地,彷彿有著一陣陣的微風吹過耳際、臉龐。

    而眼前的廢墟地球也彷彿是一張對焦有問題的照片,輪廓逐漸擴散、模糊……藍銳思有點驚疑地看看四周。

    「來了……」葛雷新沉聲說道:「和我想的一樣。」

    「什麼一樣?」藍銳思低聲問道:「是不是又出事了?」

    「還是像我剛剛告訴你的,集中心神,因為我們要換時空了。」

    「要離開了?」籃銳思急道:「可是我還沒有找到潔兒哪!」

    「我想,她應該不在這兒,也許曾經來過,但是卻又離開了。」

    「離開?」藍銳思問道:「到了什麼地方去?」

    「你的時光之正在跟著她留下的軌跡前進,記不記得我告訴過你?

    穿越時空時會留下力場的軌跡,我想你那條時光之會把你帶到她去過的時空。」

    「那你呢?」藍銳思問道:「你會在哪裡?」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跟著你,但是不能保證,因為穿越不同時空的變數很多,但是不論如何,一定不可以丟掉你的時光之。」

    藍銳思有點顫抖地深吸一口氣,緊緊握住時光之。

    而從指縫中透出光芒,已經轉為濛濛的淡紅。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