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殲戰 第十二章 狂水火殲戰
    呼呼的急速風聲中,南斗很快便越過了歸墟,僅剩的兩座神山垮垮地浮在海上,狀甚可憐,已經不復當時的瑰麗華美。

    遠遠的海平面上,龍伯國入口依然一片白光湛然,封得嚴緊密實。

    過了歸墟的大海之後,便到了天界陸地的範圍,這是狄孟魂第一次在黑夜時分來到天界,很奇妙的是,天界在夜晚的時候並不陰暗,而是泛著濛濛的微光,像是凌晨一樣的光度,陸上的景物看起來都還算清楚。

    登陸不久之後,便來到了女媧之野,平野上比上回又多了不少綠意,但是卻沒有看見人面蛇身的大神女媧。

    越過遼闊的女媧之野,一座細長高聳,如同巨柱般茁立的大山橫亙在前,那便是支撐天界的第一根天柱「不周之山」。

    過了不周之山後,遠遠就可以聽見驚天動地的水火交戰聲響,除了「轟隆轟隆」的撞擊聲外,還有尖銳刺耳的水汽聲音。

    聽見這樣可怕的交戰聲音,南斗鐵青的臉色反倒緩和了下來,也不再死命地加快乘雲的速度,而是將速度慢慢降低,帶著狄孟魂,緩緩地向那些可怕巨響的來處而去。

    狄孟魂好奇地極目四望,發現在前方遠處隱隱出現紅光藍光交織的奇景,除了水汽聲和轟隆的巨響之外,還夾雜著怒斥的語聲。

    「他們打起來了,」南斗又恢復了原先的冷峻神情,而剛剛惶急的鐵青神色彷彿不曾存在過似的,早已無影無蹤。「跟祝融打的話,共工是絕對討不了好處的。」

    南斗的乘雲向巨響的來處緩緩接近,隨著距離的縮短,已經可以看見這一場激烈的可怕戰鬥場面。

    在廣闊的平野之中,丹波朱紅此時化為一團巨大無比的火焰,身形時時變幻,有時是一條紅艷的烈火巨龍,有時又是一個碩大如山的火人。

    而共工的身形卻像是一灘巨大的水波人形,渾身發出藍色的波紋力場,在丹波朱紅的攻擊之下,動作輕盈美妙,而且那水紋像是有生命一般,時時轉換形體,有時被火苗掃中,化為一陣水汽之後,又能重新聚攏。

    而兩人此刻的身形都碩大如山,算算至少都有數百公尺的高度,是以在遠遠的距離便可以見到這場驚心動魄的水火交戰場面。

    雖然兩人的交戰地點離狄孟魂有相當的距離,可是那火光和水紋的光芒實在太過驚心動魄,以至於彷彿還會令人產生灼熱不已的錯覺。

    在水與火的交戰過程中,不時發出聲震千里的可怕聲響,一道火光下來,那水色人形被擊中的部位發出刺耳的嗤嗤聲響,冒出如濃煙般的水汽,而兩人出招的動作靈活非常,時而以拳掌互擊,時而出腿猛踢,而一旦彼此的拳腳交擊,便會發出震耳的「轟隆」巨聲。

    這樣聲勢浩大地打了一會,狄孟魂逐漸發現,水神共工顯然在動作上略勝丹波朱紅一籌,巨大的波紋人形很少發出攻擊的招式,泰半隻是迎著火焰的來勢抵擋,偶爾一記主動的攻勢也只是點到為止,並沒有進一步擊打過去。

    但是,化身火焰的丹波朱紅顯然並不領情,隨著呼呼的火焰聲響,她的攻勢越來越是猛烈,到後來簡直都是顧前不顧後的拚命狠招,彷彿招招都想致水神共工於死命。

    水波火光映照下,共工幻化的巨大水紋人形似乎左支右絀,只能被動地採取守勢,但是雖然丹波朱紅的招數越來越猛,越來越急,卻還能夠支撐得住,有幾招還像是後發先至,在火焰還沒擊到之際,便在她即將攻到的部位擋好。

    看來,水神共工對丹波朱紅的拳腳功夫彷彿相當熟悉,雖然狀似狼狽,卻始終能夠居於不敗之地。

    而在擊打的間隙,水波巨人發出浪潮般的軒然巨響,在嗤嗤的水聲、熊熊的烈火聲中彷彿還在大吼些什麼。

    看到此處,狄孟魂不經心地轉頭看看南鬥,南斗俊朗的側臉在水光火光的映照下,透現出詭異的神采,他的臉上面無表情,卻很奇怪地,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共工和丹波朱紅的交戰上頭,而是看著另外一個方向。

    狄孟魂好奇地順著南斗的目光看過去,卻看見在空中的某一處,若隱若現地站著兩個人。

    兩個人之中,有一個長髮落拓,背上背著一把袧C、一具古琴,另一個人則手上緊緊握著一條晶亮閃爍的子。

    這兩人的形影如同鬼魅一般,隱隱約約,也不曉得為什麼會是這樣模糊的模樣。狄孟魂好奇地注視兩人一會,不經心地看了看南鬥,卻看見南斗的表情冷漠依舊,眼神卻透現出幾絲恐懼,並且,還從額上流下一滴冷汗。

    狄孟魂正在好奇之際,只聽見一聲轟然如海嘯的巨響,像是哭泣,又像是絕望的嘶吼。

    這時候,水火交戰的場面又有了新的變局。

    丹波朱紅此時的攻勢越來越猛烈,水神共工一邊擋架,卻一邊絕望地大聲哭吼。

    「我們從前就是這樣打的,你還要說忘記嗎?」他的聲音如同滔天巨浪,充滿了悲傷絕望,遠遠傳了出去。「我們以前就是這樣練的,你還要說不記得我嗎?」

    可是,丹波朱紅卻恍若未聞,招數間絕不停手,仍然如風雷般迅急地出招,攻勢只有更加猛烈。

    「這樣的過去,這樣的回憶,難道你說忘記就忘記,說拋棄就拋棄嗎?」

    水神共工在平野上這樣嘶聲大吼,聲音響徹雲霄,他的身形逐漸減慢,也不再出手招架。

    丹波朱紅此刻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火焰人形,她的動作突然間也隨之變慢,這樣由急轉緩的變化給人予停手的錯覺,但是她的動作並沒有因而停止下來,而是雙手箕張,烈焰大熾,化為一團更晶亮的火圈。

    然後,「轟」的一聲,她的雙掌重重印上水神共工的胸膛,發出可怕的巨響。而共工如藍色海潮的巨大水波人形被這摧心裂肺的一掌震得飛起,然後重重落地,像是高空墜地的玻璃一般,在地上趺個粉碎,激起漫天的水花。

    水神共工的巨大水紋人形在著地之後,像是果凍一樣的碎散開來,但是不多久,水紋又逐漸集攏,在水花的湯漾光芒中,水神共工恢復了原來的粗豪形貌,身量仍然極為巨大,而臉上卻是傷心欲絕的神情。

    「你不記得我!」他在曠野中大聲哭號,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口「你不記得!」

    然後他一個轉身,全身充滿水幕,狀似癲狂地大哭而去,他的腳步極重,踏在平野上還發出如雷般的巨響,那響聲在他的身影消失後,還隱隱地震動地面,久久沒有散去。

    而火焰中的丹波朱紅這時光芒突地轉熾,但旋即又黯淡下來,從火光中逐漸出現身形,她美艷的容顏依然神情空洞,彷彿剛剛那場激戰與她全然無關。

    良久良久,她的身量才漸漸縮小,等到火光消失,才轉為常人的大小。

    這時候,狄孟魂才想起來那兩個身影模糊的怪人,連忙往方纔的方向看去,那兩人卻早已消失了蹤影。

    南斗緩緩地乘雲過去,飛到丹波朱紅的身旁。

    「累了吧?」他柔聲說道:「都是那人的不好。」

    丹波朱紅望著他,搖搖頭。

    「為什麼他一直要我記得他?」她的紅髮蓬鬆,隨著搖頭的動作像是雲霧般地輕輕飄蕩:「為什麼我要記得他?」

    「他是個不重要的人,你這樣對他是沒有錯的。」南斗拉著丹波朱紅的手,微笑說道:「我帶你回你的地方去。」

    丹波朱紅卻沒有依他話行動,反而甩開他的手,側頭看著南斗身後的狄孟魂。

    「我見過你,」這句話,在姚笙的島上她也說過:「我不記得在什麼地方,但是我真的見過你,你叫做什麼名字?」

    狄孟魂不在乎地笑笑。

    「我也見過你,」他說道:「我的名字叫做狄孟魂。」

    「狄孟魂……」丹波朱紅明艷的臉上,露出困惑的神情,彷彿想起了什麼重要事,卻在一剎那又將它忘掉。「你……」

    她的這句話沒能說完,因為說時遲那時快,天地之間突地「轟」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雖然南斗和丹波朱紅都是神力高強的大神,卻也險些站立不住,而狄孟魂更是應聲摔倒在地,久久爬不起身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