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小火爆女 第九章
    在裝飾的極為豪華的遊艇上,有一間裝潢以紅黑色調為主的艙房,艙房裡,昏暗的燈光下,之前下令炸掉房子的「男人」正在這裡。  

    只是,這個「男人」常常忽男忽女,幾乎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只知道他叫Mr.馬利。

    一個也是可男可女的名字。  

    他低頭看著眼前那一大疊報告,還有上百張的照片。

    「祁珊這個小妞,日子過得挺好的嘛!」Mr.馬利熄掉手中的雪茄。  

    「是的!」應答的人面無表情,臉孔平凡的一如每天在街上行走的上班族。  

    「最近台灣那裡的防備怎樣?」  

    「可以,運貨沒有問題。」  

    「運人呢?」Mr.馬利看著他的手下,目露殺機,他不能放任祁珊那個女人過得太好,想到自己還曾經傻傻的追求過還是妓女的她,他的怨恨就越來越深。

    尤其是她現在竟然跟這個瞿吾森在一起?  

    「沒有問題!要一個還是兩個?」那面無表情的人,不愧是道上的箇中高手,一眼就看穿了Mr.馬利心中的想法。  

    「……」Mr.馬利猶豫了,他想要抓祁珊來,只是為了洩憤,而且為了要穩定手下們的向心力,所以他根本不會讓她活著回去,可是瞿吾森……    

    「我的身份不能被發現,祁珊不知道我的另一個身份,但這個男人曾經跟我參加過同一個會議,難保他不會發現。」  

    「你的意思是……只要抓祁珊一個?」  

    「嗯!」  

    「好的!我知道了,但是瞿吾森要是從中阻撓的話呢?」面無表情的人,思慮也十分嚴謹,他是Mr.馬利繼上次派了那兩個笨蛋去暗殺失敗後,特別請來,只為了要殺祁珊的人,想法自然周到許多。  

    「從中阻撓?唔……」翻著那一疊照片,其中一張,祁珊跟瞿吾森親密的走在市場上,一人提著一袋東西,還牽著手的照片,突然落入了Mr.馬利的眼裡。  

    「兩個-起帶來吧!我兩個都要!」  

    就在這一瞬間,嫉妒蒙蔽了他的眼睛,他愛過祁珊,是的!深深愛過,他多麼希望牽著她的手的人是他。  

    「嗯!」        

    「最近也缺資金,瞿吾森那傢伙身價頗高。」Mr.馬利替自己這莽撞的舉動找了個藉口。  

    面無表情的人什麼也沒說。  

       

    是夜,瞿吾森一臉不悅的在替祁珊的傷口上藥,今天在追捕一個毒品販子的過程中,祁珊摔在柏油路上,兩條白皙的腿上,滿是擦傷,右腳足踝還有輕微的扭傷。  

    「我說過這是我的工作。」        

    「我又沒說什麼!」瞿吾森收起了藥箱,看也不看祁珊一眼。  

    「可是寫在你的臉上呀!」  

    望著他背著她的樣子,她就知道,這是不可能成功的!「我受過更嚴重的傷,如果連這麼小的傷口,你都要計較的話……」  

    「我不是要你辭職,可是……難道連要求你小心一點都不行嗎?」瞿吾森轉身看向祁珊,他不要看到這種一直找藉口想要離開他的祁珊。  

    「我就是會受傷,這是職業風險。」  

    「我會保護你的。」瞿吾森倒了一杯水,拿給坐在沙發上的她,然後在她放著腳的沙發邊緣落坐下來。  

    他深情的凝視著她,「如果我也可以跟著你去執行你的工作的話,但是我不行,你知道只能在這裡幫你擦藥,卻得擔心你受傷,這種感覺有多無力嗎?」  

    祁珊低下頭,閃過他那幾乎令人喘不過氣的凝視,默默的喝著水。「對不起!」  

    見到這樣想退縮的她,瞿吾森心裡總是一陣絞痛。他靠近她,在她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我不該在你已經這麼倒楣的日子裡,還跟你抱怨這些,你想睡了嗎?我先抱你上床,我今晚還有一些稿子要改……」  

    「不!讓我在這裡坐一會兒。」  

    「答應我,不要亂想那些有的沒的!」瞿吾森真的很怕她消失。  

    「好!」祁珊點點頭,她看著瞿吾森走進書房的背影,她知道這樣的相處,兩個人都很累,可是她捨不得離開,沒錯!她已經捨不得了,什麼時候,她對瞿吾森的喜歡,已經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  

    難道她只能等待,等待瞿吾森拋棄她的那一天來臨嗎?  

    想起多年前,那個曾經讓她深深愛上,卻在她撂倒他後,就狠心說分手的無情男人,她還是會害怕。  

    她知道瞿吾森並不是那種男人,可是,又有誰能保證這樣的愛情能夠天長地久?  

    愛情?  

    老天!她完蛋了,注定要受傷了嗎?這樣下去真的好累!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祁珊,忽略了公寓門外傳來一聲輕微的騷動,這是她以前絕不會忽略的,可是因為她今天受傷,還有,看到了瞿吾森那種好像她狠狠傷了他的那種神情……  

    喀--  

    這次門上傳來的聲音更大了。  

    祁珊警惕的看了門把一眼,又看向書房,書房裡傳來推開椅子的聲音,顯然瞿吾森要出來了。  

    她的槍還放在玄關的鞋櫃旁,她想過去拿,但是腳上的傷卻阻礙了她的動作。  

    「珊?是誰來了?」  

    「不要出來!」  

    祁珊大叫,可是已經來不及,隨著一聲在門鎖附近輕微的爆炸聲,門瞬間被踹開,門外闖進了三個男人,其中一個,用槍頂著祁珊的額頭,就在祁珊的手距離她的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珊!你……」毫無心理準備的瞿吾森一看到祁珊跪趴在地上,被人用槍抵著頭的樣子,就想要上前,但卻立刻被另外兩個男人輕易的打昏。  

    「你們是誰?」  

    「哼!」用槍抵著她的人,幾乎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一個近乎微笑的肌肉變化,「怎麼?樹敵太多想不起來嗎?」  

    「我對你沒印象。不過你的手法太專業了,想必不會是屬於任何幫派的殺手吧!」祁珊掙扎著起身,額頭上頂著冰涼的金屬,可是她的動作一點都不遲疑或顫抖。  

    至少那面無表情的人還看不出來,不過對於祁珊的回答,這次他臉上出現的神情更明顯的像是笑容。「你有可以做殺手的特質。」  

    「我該謝謝你羅!你……」祁珊的眼角還是洩漏了她的心情,「要的應該只有我吧!」  

    看著在一旁已經昏迷,被另外兩個男人架住的瞿吾森,她的心底突然泛起了-陣難以形容的恐懼。  

    她有心理準備瞿吾森會離開她,可是絕對不是用這種方法離開。  

    「本來是!不過,你的男人身價實在太高了,不要白不要。帶走!」最後兩個字,是對另外那兩個大漢下的命令。  

    「他不是我的男……嗚!」  

    這句抗議的話才講到一半,祁珊已經被那面無表情的人打昏,扛著她走到門外。  

    門口除了兩個扛著瞿吾森的男人以外,還有一個鎖匠拎著一個工具包在等待。  

    面無表情的人看了那個鎖匠一眼,眼中有真正的笑意。「記得幫她換個高級一點的門鎖。」這次的錢實在太好賺了。  

    他沒有想到祁珊竟然會如此的鬆懈。    

             

    規律而有節奏晃動,潮濕的木板,空氣中傳來鹹濕的氣息,還有那海鹽散發在空氣中的甘美。當然,更不能忽略頸背上傳來的疼痛。  

    祁珊在睜開眼睛的前一秒,就知道自己是在某艘快艇上。  

    「珊?」  

    還有,身邊那具溫暖的人體是瞿吾森。他的聲音裡雖然帶著溫柔與關懷,但是祁珊只覺得丟臉。  

    「嗚!」她怎麼會這麼粗心大意?「我沒事!」  

    「腳呢?」  

    「還……好!」其實扭傷的地方已經快痛死了,可是要不是瞿吾森提醒,她也許還不會這麼快注意到。瞿吾森看著她,難道連這種時候,這樣的痛,她都堅決要自己一個人承擔?不讓他分擔一點?  

    既然她不想讓他知道,那他就只能跟著假裝吧!「嗯!這些人的目標好像是你。」他在她耳邊低語,兩個人坐在快艇的地面上,風浪跟馬達的聲音是他們的掩護。  

    「我知道,可是他們幹嘛連你也抓?」  

    「這……」  

    「我們快到了。」開遊艇的人,回頭對前面兩個顯然是負責看守他們的人道。  

    這讓兩人停止了交談,只見到快艇慢慢減速,逐漸靠近一艘裝飾豪華的游輪。  

    瞿吾森跟祁珊對看了一眼,跟之前在香港查獲的游輪,是隸屬同一家游輪公司。「我沒惹過他們。你確定不是你的關係?」  

    祁珊低語,惹來瞿吾森一瞪。  

    但他們兩人也沒機會講話,因為遊艇已經開進了游輪的腹部,升降扳降下,一排就像是典型黑社會電影老大排場的人,各個身穿黑西裝,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祁珊跟瞿吾森,兩人的手被綁在身後,被人推到甲板上,不過他們還是站穩了,而且還好整以暇的看著眼前這戲劇性的一幕。  

    站在黑衣人後,最後出現的,竟然是一個身穿著華麗晚宴服的男……  

    不!       

    人妖!  

    該死!  

    祁珊閉上了眼睛。她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她在當臥底時最談的來的「姊妹淘」Ms.瑪莉,竟然會是這件毒品走私案中,一直查不出來的幕後人物,他平常看起來蠢蠢的,但是,現在這一刻,在他那還算能看的單眼皮下,那雙以往總是帶著笑的眼底,竟有著她從未見過的狠辣精明。  

    「很訝異嗎?阿珊?」Ms.瑪莉笑道。  

    Ms.瑪莉是Mr.馬利的女性化身,當他穿著女裝時,大家都這麼稱呼他。他帶著滿面的笑容,從那群氣勢龐大的黑衣人正中央穿過,就好像女王出巡般雍容華貴。  

    「一點也不!」祁珊的笑容,瞿吾森見過,就是她每次想要掏槍時會露出的笑容。  

    只可惜她手理現在沒有槍。  

    Ms.瑪莉走到他們面前,前前後後晃了一圈,又對瞿吾森從頭到腳細細的審視了一遏。「你的男人條件還不錯呀!」  

    「他不是我的男人。」祁珊睜著眼說瞎話,反正,現在只要瞿吾森能安全脫離這種困境,她什麼都不在乎了。  

    倒是瞿吾森,臉色沉了下來,冷冷的看著那個Ms.瑪莉。  

    「不過她的確是我的女人,邱先生。倒是我看不出來,你們的家族企業已經經營到橫跨黑白兩道的地步了。」  

    他的話讓Ms.瑪莉臉上的笑容僵了兩秒,他就知道會被認出來。邱氏集團也在鋼鐵跟製造業上小有名氣。  

    「呵呵!我只是利用一下罷了,瞿先生,貴企業的其他幾位股東,最近還好嗎?」  

    「還不錯!倒是不知道你那位父親,要是知道自己的兒子拿這艘船來做什麼,會怎麼想?再加上……」他那鄙夷的視線毫不猶豫的在Ms.瑪莉全身上上下下走了-遍。  

    Ms.瑪莉就知道,不該把這個男人抓來的,平白受了他一肚子氣。  

    「……他不會知道的,因為,死人是沒有嘴巴的。」  

    他看向祁珊,他知道,瞿吾森的眼神一直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身上,而她,竟然也是。  

    他實在是不想承認自己嫉妒,不過他真的是!  

    他走到祁珊身旁,一把拉住她被扭到身後的手,這一抓,幾乎要讓腳踝受傷的祁珊跌落在地。  

    「住手!」瞿吾森知道自己應該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可是他沒有辦法。  

    「阿珊,你喜歡這個男人嗎?」Ms.瑪莉在祁珊的耳旁,貼的極近的低喃著。  

    「我不喜歡黃泉路上有他作陪,說真的!」祁珊還是笑得出來,瞿吾森不免佩服這個女人,勇氣真不是普通的大,「我比較喜歡你來作陪。」  

    話剛落,她瞬間發難。  

    手一縮一落,沒有人看清楚她怎麼弄掉自己手上的限制,只知道在大家才拔出槍的同時,祁珊已經勒住Ms.瑪莉的脖子,「放下槍!」  

    她語帶凶狠的警告旁邊的人,就發現事情的不對勁。  

    因為瞿吾森一點高興的神情也沒有,反而定定的看著黑衣人的後方。  

    再加上剛剛那一大批擁護著「男人」出現的黑衣人,竟然都面無表情,依然用槍指著他們兩人,還有目前受制於祁珊手裡的「男人」。  

    「可惡!」祁珊知道自己太莽撞了。  

    果然,黑衣人的後面又走出了一個老人,慈眉善目,就像是肯德基爺爺一樣,但是溫和的笑容中,卻有一雙極不相稱的奸險眼神。  

    「瞿先生,我要的不多,我只要你讓出你名下那一部分的股票就可以了。」  

    「我早該知道你這個只會裝成女人的兒子只是用來唬人的。」  

    祁珊看著瞿吾森,她不懂!瞿吾森對她笑了笑,低語解釋著,「這間游輪公司,是一個政治勢力雄厚的家族企業,我在很多場合遇見過他們家族的人,只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情形下,再跟他們會面,當然,他們向來就是以要脅的手段來毀滅其他有競爭力的產業。」  

    「過獎!這兒子也會有這麼好用的一天,連我都很訝異。」  

    「爸!」還被祁珊制住的Ms.瑪莉訝異的看著老人,又看到老人身邊那個面無表情的男人。  

    「你出賣我,你們幹這一行的不是不能出賣顧客嗎?」他憤恨難當,卻又因為被祁珊制住,而動彈不得。  

    「兒子!這就是你蠢的地方了,你不知道,你收買的殺手掮客,是我們家養的嗎?你就只顧追著這個女警團團轉,也難怪你的腦筋一點用都沒有了。」  

    「你這王八……」  

    「再吵就殺了你,你這敢罵老子的兒子。」  

    面對這父子兩人的爭執,身為他們敵人的瞿吾森跟祁珊完全笑不出來,因為,他們依然身在險境。  

    「至於你們,把那女的牢牢的綁起來,跟我那個笨兒子一起丟到貨艙裡。」  

    「放開祁珊。」瞿吾森跨前一步,擋住了前來的兩個黑衣大漢。  

    「你是在求找嗎?瞿先生?」  

    「你如果真的這麼想要我的股權,那我勸你最好不要動到祁珊,尤其,不要把她跟你那笨兒子綁在一起。」  

    瞿吾森的眼神是陰冷的,絕對的,有一種讓人無法說不的氣勢在。雖然祁珊覺得這個時候還吃這種無聊的醋很好笑,但她也不願意跟那個死Ms.瑪莉被關在一起。  

    「看不出你這麼在意這位女警官,這位小姐的魅力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嗯!好吧!這兩天是周休,等到星期一股市開市,我確定你的股權轉移過程幫我大撈一筆後,我再送你們這對同命鴛鴦上天好了。相信這樣的安排……祁小姐該不會反對吧?」  

    祁珊看著這個老人,就恨自己手上沒有機關鎗可以把他的笑容打爛。  

    「既然這樣,你們送祁小姐進二樓的特別艙房,當然,如果她這麼喜歡我兒子,堅決要一起跟他被關進去的話,我也不會反對的。」    

    老狐狸!    

    祁珊忿忿的把好不容易制住的Ms.瑪莉,推了出去,就看到他很狼狽的跌在地上,週遭的黑衣人卻沒有一個出來扶他。  

    「媽的!」Ms.瑪莉恨恨的詛咒著,從地上站起來,看著那些人的目光,有如蛇蠍一般怨毒,尤其是在看到老人的時候。  

    「把他關起來,我不要他壞事。」    

    老人一句話,讓Ms.瑪莉成了第一個被帶走的人。    

    他看著自己兒子被帶出去的背影,眼中只有不屑跟鄙夷,「至於你們……」他回頭,一示意,就有三個人立刻出來要制住祁珊。  

    「對她客氣點!」瞿吾森吼那幾個男人,因為祁珊腳上的傷口,害她痛得臉色都發白了。  

    「聽到瞿先生所說的了?」    

    老人微微一點頭,那幾個人立刻換了架著祁珊的方式。  

    「你真的要聽這個老頭的?」祁珊眼看自己已經無能為力了,還拖瞿吾森落入這樣的下場,她心中百感交集。  

    「沒事的!你放心!」  

    瞿吾森給了祁珊一個最溫柔的笑容。  

    詭異的是,祁珊竟然安心了。  

    理智上,她知道瞿吾森甚至沒有自己擅長應付這樣的環境,雖然他的表現可圈可點,她更不能否認,自己在畏懼,深怕這一被帶走,就再也看不到瞿吾森了。  

    可是,情感上,她卻願意相信瞿吾森那個笑容,還有那雙眼中的堅定與承諾。彷彿就算他不在她身邊,他也能信守到會保護她的承諾。  

    「真蠢!你千萬不要把你的產業讓給這個死老頭!你明明知道他想利用大批股權轉移的方式來控制股市,這會害慘更多的人,森!不要答應。」  

    「送她走!」老人冷冷的下令。  

    瞿吾森只能用眼神安慰著祁珊,看著她被拉走,他在心底暗暗發誓,即使是失去一切,他也要確保她平安無事。  

       

    我不要失去你。  

    瞿吾森!我愛你,你不要走,千萬要回來!記得!一定要回來!  

    我不管你有多痛苦,請記得一定要回來。  

    我在這裡等你,不會離開,不會……所以你一定要回來呀!嗚……我求你……-定要回來……  

    瞿吾森的身體,在她的眼前,開了一個洞,洞裡冒出濃稠溫熱的血液,就這樣噴在她身上。  

    彷彿連空氣都在滴血,而她只能看著瞿吾森的身軀,就這樣流著大量的血液,落入海底。  

    祁珊卻動也不能動,只能睜大著眼睛,看著他就這樣直直下墜,墜人那幾乎看不到任何東西的黑暗中。

    而她還是不能動!  

    不--她尖叫著。        

    她滿身是汗的醒來,四肢被綁在床上,她想擦汗都不行!  

    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  

    明天就星期一了。  

    手腕被銬住的地方已經磨出血了,而她受傷的足踝更是越腫越大的緊卡在腳拷裡。  

    她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或喝水了,更痛苦的是,在這個密閉的艙房裡,她因為即將成為現實的惡夢連覺都睡不好。  

    昏暗的艙房理,有種悶熱跟死亡的氣息,瞿吾森不知這怎麼樣了?她一心掛念的只有他,對於即將來臨的死亡,反而一點也不在乎。  

    在這種地方受這種苦,她反而開始回憶著跟他在一起這兩個月來的點點滴滴,她是這麼的幸福,怎麼她從來沒有發覺到?甚至沒有放開心胸去享受過?  

    她總是在把他往外推,更把自己往幸福的門外推。  

    她總以為他會離開她,雖然現在很悲哀的料中了事實,可是,卻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被拋棄。這兩天一直在她眼前浮現的,是瞿吾森看她最後的那一眼。  

    是這麼溫柔,透出如三月太陽般溫柔的暖意。  

    她怎麼能失去他?  

    該死!她絕對不能讓兩個人就這樣死去。不能!  

    猛一抽動,手上跟腳上的痛,讓她幾乎不能承受的哀叫出來。  

    「還好吧?乖孫……」  

    那幽幽然傳來的聲音,嚇了她一跳,她以為自己會昏迷,可是,在等了幾秒後,沒有,她非但沒有昏迷的感覺,連雞皮疙瘩都沒有。    

    又等了幾秒,她小心翼翼的開口了,「婆婆……?」        

    「嗯……我在這裡,乖孫,你今年注定是有這場大劫,婆婆是來幫你的,不要怕我,好嗎?」        

    「我不怕!」        

    想到自己從小就怕婆婆的樣子,祁珊就覺得很抱歉。因為婆婆雖然不說,但是她知道,每次自己最疼愛的曾孫躲她,婆婆眼中都有傷感的神情出現,她是多麼的傷了她老人家的心。  

    「那就好,乖孫!阿森那孩子會保護你的,不要怕!靜靜的等,知道嗎?」婆婆的聲音帶著某種傷感的味道,「只是,你也要回報人家一下,緣分這種東西,你千萬不要到失去了才覺得痛苦或懊悔,知道嗎?」  

    「我知道,婆婆!」  

    可是,已經來下及了,不是嗎?眼看隨著時間的流逝,死亡就要逼近。  

    「婆婆……我……我對不起你!你……你會在那裡等我嗎?」  

    「傻孩子,說這是什麼傻話?婆婆才不會等你呢!要活下去!不論發生什麼事,你沒活到婆婆這個年紀,不對!沒活到一百歲,都不準死。」  

    祁婆婆話裡的安慰,讓祁珊露出了笑容,雖然很悲哀,但她不想讓已經往生的老人家更擔心。「我知道了,婆婆!我一定會活下去。」  

    還要跟瞿吾森一起活下去。  

    她在心底暗暗發誓,只是……她一點也不知道要怎麼做?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