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小火爆女 第二章
    夠了!這真不是好兆頭。  

    婆婆那時怎麼會摔傷的呢?  

    瞿吾森回想當時在廚房裡的情景。那時婆婆正起身要去端剛熱好的湯,以前他本來都會幫忙端的,可是那時他望著樓梯口在發呆,還對那時剛上樓不久的那雙美腿在發呆。  

    「可是婆婆這沒理由婆婆會摔跤呀?婆婆平日硬朗得很。」他自言自語的道。  

    身為作家,他的第六感總是比一般人靈敏許多,而且還常常不只是「許多」可以形容的。    

    送走了章允人後,他讓自己完全沉浸在黑暗中,半躺在床上,對著窗外陰森的浮動在黑雲中的新月,邊思考,邊抽著他的菸。  

    在黑暗中,他可以明顯的看到有許多白茫茫像是氣體一般的東西在飄浮者,並隨著他吐出的煙圈晃動飄散一會兒,然後又飄回他的身邊。  

    當他看到那個背上帶著刺青,婆婆口中的乖乖女孩出現時,他可以感受到,那女孩似乎替這地方的地氣帶來不小的變動。  

    當然,更別提對他的影響了。  

    那女孩的身上有種他過去從沒見過的氣質。  

    既嬌柔又蠻橫,既邪惡又清純。  

    不!他搖搖頭。那種落翅仔,可不是他的興趣,更不是他的責任,想她這麼多幹嘛?  

    唉!雖然他滿喜歡那個鬼氣十足的婆婆,而且她的手藝更是沒話說……他猛地從床上坐起身。  

    豁然,他身邊圍繞著那白茫的氣息瞬間散去。  

    對了!他的三餐怎麼辦?  

    天呀!他是最愛美食的人了,尤其是在寫作的時候,不吃到婆婆的食物,他一定會寫不下去,怎麼辦呀?  

    眼看他的小說至少還要兩個星期才會完成,他……他難不成要餓死在這個跟他筆下一樣美麗的荒山野嶺之間?  

    不行!他豁地跳下床,套上了牛仔褲,隨手披上一件襯衫就往外跑。  

    他得去問問婆婆,這三餐沒著落的他,要怎麼辦是好?章允人找來過將近二十個管家,幾乎沒半個做得了菜的,失去了婆婆,難不成要他餓死?  

    衝出門,他跳上了那輛在這裡從不上鎖的賓士SLK,一路直住最近的醫院狂飆。  

        

    衝到醫院的急診室,瞿吾森車一停好,就跑進急診室。  

    他很討厭來醫院,討厭斃了!因為在這裡會看到太多東西。  

    他一進急診室,沒看到那個女孩,瞿吾森一點訝異的感覺也沒有,那女孩看來就不像是會溫柔的留在身旁,照顧病人的那種人。  

    相反的,依照那個女孩替人急救時果斷的手法跟氣度,她現在可能在某個地方跟醫生爭辯急救的方法。  

    「阿婆?」  

    幾乎不用花任何力氣尋找,在急診室後方一個陰暗的角落,瞿吾森找到了祁婆婆安靜的身影。  

    她看來已經好多了,此刻正一個人閉上眼睛,靜靜的躺著,但奇怪的是,她的傷勢好像已經好多了,老人家的臉上看不出一點痛苦的神情。  

    聽到他的聲音,那皺紋滿佈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看來像是鬼片中特效才做的出的笑容。  

    「……」  

    「阿婆!你說什麼?」

    看著老人家皺紋中的蠕動,他低下頭,耳朵靠近。        

    「你……要不要……娶……」  

    「要不要什麼?我都快餓死了!阿婆!你不在,我要靠誰呀?」聽了老半天也聽不懂,瞿吾森有點不耐煩。  

    「你要替我照顧那個乖孫女呀!」  

    這次的聲音倒是清楚的讓人訝異。  

    「照顧?」照顧那個落翅仔?他看了看表,接近午夜了。  

    婆婆被送來也不過才四、五個鐘頭,那個女人就跑得不見蹤影,婆婆還要他替她照顧那種不肖子孫?        

    他敷衍似的點點頭。  

    「嗯……可是,婆婆,我要去哪裡找另外一個跟你一樣會做菜的人?」  

    「她十六歲就被她爸爸賣身去那個不是人待的地方了,她的苦唷!你是不會知道的……」對於他的民生問題,顯然婆婆一點都不擔心,她只是自顧自的說道。  

    「喔!婆婆……先跟我說嘛!那附近還有沒有人跟你一樣會煮菜?我可以買三餐的鐘點就好了……婆婆!」  

    看到婆婆突然閉上眼睛,瞿吾森有些訝然。  

    怎麼婆婆前一刻看來還健健康康的,這下卻突然像失去知覺似的?  

    「護士!醫生!」他猛然回頭,想要找個在這種急診室裡到處都有的人時,卻沒發現半個人。  

    「護士……」  

    「你在這裡幹什麼?」   

    一個冷然的聲音,打斷了他尋人的舉動。  

    「我……你去哪裡了?怎麼不陪著婆……」瞿吾森看到來人是那個女孩時,他有些訝然,一回頭,卻發現剛剛婆婆躺著,還有一張病床的地方,現在卻空無一物。  

    天呀!他怎麼這麼不小心,他應該知道的,不是嗎?怎麼會一時就遺忘了,婆婆是那種幾乎處於生死間的靈媒……  

    「婆婆還在急診手術室裡,我倒是很訝異,你不是該在家裡睡覺,怎麼這麼好心還來這裡……」  

    祁珊看來臉色很疲憊,還有一些莫名的怒氣,可是,她那一臉的不悅,在發現瞿吾森一臉的慘白,彷彿她說的話是什麼恐怖驚人的事情後,顯得有些疑惑,她伸出手掌到他的面前擺了擺。  

    「喂!」  

    「沒事!」瞿吾森壓下心裡那個每次都會冒出來的戰慄感,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了,天生就有這種體質的他,看到靈魂之類的經驗少說上百次,可是,每次都還是這麼難受。  

    「你看起來很奇怪,剛剛你一個人在這個角落,護士以為你是精神病患,要不是我好奇過來看了一下,他們恐怕真的會把你送走。」  

    「送走?」  

    瞿吾森眼前彷彿一片豁然開朗,燈光頓時明亮許多,先前他覺得陰暗而且沒有人的急診室裡,這一刻竟然圍著十來人,每個人都帶著好奇的眼神看著他。  

    「我……」  

    「你不要緊吧?」  

    「我要先回家了。」他可以感覺到,身邊所聚集的白茫氣息,越來越多。  

    「可是……你不是來看婆婆的?」祁珊雖然不想承認,可是她有點擔心這個剛認識不久的他。  

    尤其是剛才婆婆曾經短暫的醒來,還交代了她要幫忙照顧這傢伙。  

    「婆婆……」又是一陣戰慄,該死!他太久沒念佛了嗎?怎麼防護越來越脆弱?那白茫氣息越來越強烈。  

    「我剛剛已經看到了。」說完這句話,他推開了祁珊就往外面走。  

    「什麼?」  

    祁珊看著他急欲離去,像是見了鬼的背影,就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她剛剛看到這男人,還想讚美一下他有良心,怎麼就這麼無情的跑掉了?  

    搖搖頭,要不是婆婆剛剛在昏迷前,突然千交代萬交代的要地煮飯給這個房客吃,她才懶得理他,被抓去精神病院關最好,真討厭!  

    看著瞿吾森似乎有點搖晃的身形走向停車場,她歎了口氣。  

    她幹嘛答應婆婆,不會放下這個剛認識的男人不管……  

    她追出了急診室。  

    輕巧的身影剛好攔住了那輛漂亮的銀白色跑車。  

    「你要死了!」瞿吾森猛然煞車,可惡!他不要再受任何一點刺激了。  

    「你才要死了呢!一臉像是見了鬼的樣子。你確定你真的可以一個人開車回去?」  

    聽出祁珊話裡的關懷之意,瞿吾森有些訝然,頓時心裡的積鬱感沖淡不少不說,連身邊那白茫的氣息也消弱了不少。  

    他下了車,故作優雅姿態的倚在門邊,帥氣的臉孔映著夜晚路燈的昏黃,雖然不是最好耍帥的環境,不過他知這自己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九點九分。尤其是當自己刻意挑起一道眉,用性感而低沉的聲音說話時。  

    「你是在關心我嗎?」那雙微瞇的眼睛,優雅高貴中,帶著既邪惡又性感的魅惑。  

    祁珊笑了,笑容也在翻白眼。「你撞死算了!」一說完話,她連他的神情都不看就回頭,往急診室的大門走進去。  

    這男人真是混蛋!要不是剛剛婆婆形容的多嚴重,她一定立刻搬出那棟鬼房子,可是,那個局長老爹又要她住上兩個星期。  

    好吧!既然如此,她想她能忍受,忍受去餵這種自大的男人兩個星期。只是,婆婆怎麼昏迷了又醒,醒了又昏迷?這麼奇怪的狀況還真不常見。  

    她雖然從小就很害怕這個有靈異能力的婆婆,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她真的很喜歡她。  

    心裡因為擔心而有點急促的跳動著,祈珊回頭奔向了手術室。  

    遺留了仍在那裡凝視她的那雙目光。  

        

    半夜四點。  

    一輛黑色的轎車,送了祁珊回家,當然,不是回到她那個在大都會裡,充滿人氣……不!貓狗氣的家,而是那個在山上,她今天才開始要住的家。  

    然而當她下車,並送走開車載她回來的人後,祁珊看著那棟相連,燈光依然在夜晚閃爍的小別墅,遲疑了一下,然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按了瞿吾森的門鈴。  

    「婆婆說要我幫你做飯!」於情於理,她該先通知這個男人一聲。  

    「喔!」  

    穿了一件短褲就來開門的瞿吾森,臉色看來比在醫院好多了,可是也好不到哪裡去,那一臉自以為瀟灑帥氣的微笑,還是跟這鬼地方一樣惹人厭惡,倒是他的胸膛,竟然出乎意料的結實寬闊。  

    只可惜,這些祁珊全都沒興趣。  

    「婆婆還好吧!」應該是很好,那老傢伙多久沒有玩靈體脫離的遊戲了?竟然打擾到他的氣息,弄到現在都還有些不穩。  

    「對!沒事!輕微骨折,至於腦震盪,住個幾天觀察一下就好了,只是她的心臟好像還是很不穩定,醫生建議要針對心臟部分跟腦波方面做個全身體檢。」她塞給了他一個7-11的塑膠袋,「這裡有兩個包子,今天的消夜。」  

    7-11的包子?有沒有搞錯?  

    「慢著!」瞿吾森攔住了就要回到隔壁大門的她。  

    「幹什麼?」  

    祁珊的心情真是惡劣到了極點,尤其是當她要離開醫院時,又遇到從北部趕下來,那冥頑不靈的老爸,當場被罵不小心,立刻被送回這楝鬼屋來也就算了,她竟然還答應婆婆從今晚開始就要幫這個男人準備吃的?  

    再加上她晚上還得一個人孤零零的面對滿山的墳墓入眠……  

    天呀!  

    觀世音菩薩,她已經夠痛苦的了!他現在還想怎樣?她回身叉腰面對他。「我們不會每天都吃這個吧?」這女人真容易發脾氣,不過他不得不承認,她生氣的樣子真的非常性感。  

    婆婆保佑,他今天已經被她老人家的伸力嚇了一大跳了,禁不起更大的痛苦,他需要吃「好吃」的食物來撫慰他那受傷的心靈,而不是更大的刺激。  

    「……」  

    「我想我可以吃這個,晚安!」看得出來祁珊咬得牙齒都快碎掉了,瞿吾森決定暫時退讓。  

    「婆婆冰箱裡還有一堆食物,只是我今天沒心情煮,大少爺!今晚就將就點,謝謝你!」  

    說完話,祁珊毫不客氣地甩了個大白眼給瞿吾森,轉身就走。  

    「等等!」        

    「又幹嘛?」  

    「你們……學校的烹飪課,有教怎麼把食物煮熟吧?」看到祁珊那張就算是幾乎要抽搐還是滿好看的臉,開始冒出更大的火時,瞿吾森頓時覺得很樂。  

    祁珊看著瞿吾森,在心底默背麻將章。  

    一萬兩萬三萬……  

    「我對吃可是非常挑剔的。」他多久沒有這樣整過人了?太久了!哈!看著祁珊臉上的神情,可真是有趣。  

    背到八條時,祁珊的臉上緩緩的露出一個笑容。「是嗎?我想我的能力還是足以把食物煮熟。更何況喂……食嘛!這回事還不就這麼簡單。」  

    「喔?」  

    祁珊臉上那變幻莫測的挑釁神情,讓瞿吾森的眼底閃過一絲興味,有趣!他還沒有碰過實力相當的對手。  

    「既然這樣,」他故意囂張的道,「不要忘了準時開飯。」  

    話一說完,他關上了門,只留下祁珊兩隻銅鈴大眼瞪著那扇門扉。  

    該死的男人!他當她是女傭嗎?好!  

    既然如此,那她會……  

    嘿嘿!記得準時餵食的。  

          

    這是她給他吃的第一餐。  

    隔天的上午,六點不到,門鈴乍然作響,害得瞿吾森幾乎像是被火燒到一樣的跳下床。  

    睡不到一個小時,他邊詛咒邊走到樓下,開了門,他的火氣在看到門口的東西時,頓時呆愣了一下,但隨即成了更狂猛的怒火。  

    該死!她真的拿狗食餵他?  

    還裝在狗食盆裡?  

    「你這個女人!給我開門!」他走了一公尺半,到隔壁的大門前,大力拍著門。       

    他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可是一點也不在乎,反正方圓百里內,根本沒有所謂的「良家婦女」在。「開門!聽到沒有!混蛋!」  

    「早安!」  

    祁珊的臉上化著精細,但絕對稱不上優雅高貴,只能讓人聯想到半夜鬼魅的妝,「還喜歡您的食物嗎?老爺。」  

    她矯滴滴、膩得簡直可以殺死人的語調,反而讓瞿吾森冷靜了下來。  

    這女人在故意挑釁!剛剛不足的睡眠,讓他忘了冷靜。  

    他,瞿吾森,可是當紅有名的推理小說作家「炬森」,豈能這樣輕易的就敗下陣來?  

    他掛上了一個有點溫柔,至少他知道是女人都不會拒絕的笑容。  

    「我還沒享用呢!我想邀你共進早餐,如何?」        

    祁珊停了兩秒,他的笑容著實嚇了她一跳,這男人很奸詐。  

    可是……        

    他其實不難看,更沒想到可以看來這麼帥,更別提他的身子精壯結實,尤其是只穿一條內褲的時候,看來更是性感、結實、野性逼人。  

    不過,看到他手上拿著的狗碗,她當然不可能被他的性感或手裡那碗狗食誘惑。  

    「不了!我用過了,你乖乖的慢慢享用吧!」  

    她想關上門,但卻被瞿吾森一把擋住。  

    「小姐!」剛剛那個無所不利的笑容已然清失,他的臉龐逼近她的,「我不知道你婆婆跟你說了什麼,可是,第一,你這麼早吵我,第二,你想把我當條狗喂,實在……」  

    雖然眼前的她滿臉下合時宜的濃妝,可是,一股無法忽視的淡淡清香,還是就這麼的飄向瞿吾森的鼻端,她也有這般清香純真的味道?  

    昨夜婆婆的靈魂出竅,要求他好好照顧祁珊的那一幕,突然出現在他腦海裡。  

    「實在怎麼樣?」  

    「實在是很符合你這種胸大無腦的女人會幹的事。」  

    祁珊猛地吸氣。這男人一句中了她的要害。  

    「你……再說一次。」  

    「我是說你胸……」不由自主的,瞿吾森的視線飄向她那個被緊身連身裙所包裹的嬌小身軀上,那雙豐滿誘人的雙峰,「大無腦!也難怪煮不出一點像樣的……人吃的食物。」  

    「該死!」祁珊猛地抽回他手裡的狗食盆。  

    她就是不能忍受別人說她胸大無腦,胸大又不是她的錯!  

    更別提他侮辱她的手藝,這盤蛋炒香腸雖然裝在狗食盆埋,可是蛋滑香嫩,香腸又煎的恰到好處。  

    「好!給你十分鐘去穿上你的衣服,然後過來吃早餐。」  

    她碰地關上門,幾乎撞上瞿吾森的鼻端。  

    關上門,她慢慢的喘了一口氣。好!她安慰著自己,至少這樣算是報了昨夜他打她面前關上門的仇。  

    而且,她看過他近乎裸體的身材,也不枉昨晚幾乎被他看到沐浴後的她的樣子了。  

    天呀!她邊做著早餐邊哀嚎,她竟然對他的身材有感覺?還有他的笑容?老天!這個像鬼魅一般的男人。  

    她真是不敢相信她自己。  

    她,祁珊?號稱中南部暴力女王的女警官,會對那種陰森奸詐的男人感興趣?連名字都有個森字咧!噁心!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