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亨契約 第四章
    「宋希蕾——你給我滾進來!」

    正陷入跟報價單的混仗中的宋希蕾,聽到總裁室裡傳來高八度的獅吼,就隱約猜出大事不妙了。

    急急忙忙衝進辦公室,只見閻羅王臉色鐵青,難看得像是想衝過來殺人似的。

    「總裁,我就快整理好了,只要兩分鐘……」宋希蕾急急保證道,深怕被響雷劈個正著。

    「我問你,你剛剛接了誰的來電?」黑匡閻忍耐的從嘴裡擠出一句話。

    由於對方無法通過秘書轉接電話,只好打手機聯絡他,他才知道竟然發生這種事,而他不必多想,也猜得到這是誰做的好事。

    「剛剛?」宋希蕾奮力從一堆混亂中回憶。「喔,剛剛有個無聊的痞子……」

    「什麼痞子,他可是我們最重要的客戶啊!」黑匡閻遽然吼掉她剩下的話。

    「啥?那個痞子……不,那個男人真的是——蔡董?」後面的兩個字,她幾乎是擠出來的。

    「你以為呢?你不但罵蔡董是變態,還說要告他性騷擾?」黑匡閻鐵青著臉,熊熊的怒氣像是隨時快爆發。

    「那個痞……不,是蔡董一直問我是誰,還要我報上名字,我以為他是無聊男子,一時生氣才……才……」

    「在辦公室裡接聽客戶來電,先行報上姓名、職稱是基本禮貌,難道你連這個也不懂?」

    「我……我太忙了……」宋希蕾實在委屈。

    「忙?在我的企業裡,誰有資格說這個字?」黑匡閻憤怒的咆哮道:「你身為總裁助理,卻連接電話這麼簡單的事都會出錯,難不成你腦袋裡裝的全是棉花?」

    棉花?她驀然張大眼,為黑匡閻的指責感到憤慨不平——他什麼時候看過棉花不但得不吃不喝,還能任勞任怨地任人使喚?

    一思及自己正寄人籬下,宋希蕾只能不平的扁著小嘴替自己申訴。

    「我已經盡力了呀——」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嘛!

    「還敢頂嘴!你簡直——」

    看得出來,這回黑匡閻真的被氣壞了,遽然大響的如雷吼聲,劈得宋希蕾慘兮兮,連在外面辦公室的安小姐,都忍不住進來關切。

    看著宋希蕾站在辦公桌旁,一臉委屈的咬著唇,安絮茵竟有些於心不忍。

    「總裁!」

    安絮茵恭敬喚了聲,打斷了正吼得激動的黑匡閻。

    餘怒未消的黑匡閻悻然停嘴,轉頭看著安絮茵。

    「宋希蕾也不是有意的,就原諒她一次吧!」安絮茵輕輕的說了聲。

    聞言,宋希蕾驚訝的,遽然抬頭望向一旁的安小姐。

    雖然安小姐的表情,依然是冷冰冰的沒有半絲笑意,但宋希蕾卻從沒有比這一刻,覺得她這麼可愛親切過。

    「原諒她?」黑匡閻恨恨的從鼻子裡噴了口氣。「自從她進公司以後,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我怎麼容忍她?我現在終於確信,讓她進公司是個天大的錯誤!」

    他的話幾乎就是否定了,宋希蕾這陣子以來為擔任總裁助理的職務所做的所有努力。

    她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

    她只是不小心潑了他一身咖啡,他竟然用這麼不人道的手段報復她,存心就是想趕走她。

    虧她還為了替他拚命,每天吃不飽、睡不好,時時刻刻膽戰心驚。

    長久以來忍受的壓力跟委屈,讓她壓抑的情緒終於爆發了。

    「這根本就是壓搾嘛!」宋希蕾發出忍無可忍的尖叫。

    「你有什麼意見?」黑匡閻冷著臉看她。

    「我當然有意見!」

    宋希蕾滿肚子的委屈再也忍不住了,一開口就如連珠炮似的控訴起來。

    「我現在肚子餓得要命,又累得半死,每天還睡眠不足、飽受精神壓力,這裡哪裡是赫赫有名的大企業,根本就是地獄!」

    「宋希蕾!」一旁的安絮茵,迅速提醒她住口。

    一向衝動,又正在氣頭上的宋希蕾,哪聽得進去。

    「你、你根本是挾怨報復嘛!」宋希蕾聽若未聞的,氣憤指控道。

    「我一向公私分明,從不會對我的員工存有任何偏見,既然你是我的員工,我就會一視同仁。」

    「才怪!」她才不是笨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我已經想盡辦法要為上回的疏忽道歉,但你心胸狹窄不肯接受虛心道歉,反倒故意整人,存心讓人不好過!」

    「還有呢?」黑匡閻一臉陰鷙地瞪著她,雙手已在身側捏得啪啪作響。

    幾個月來被壓抑的不滿以及滿腹的挫折感,讓她發洩得更加痛快了。

    「你……你古板、守舊,是個沒有感情的工作狂,醉心工作導致心理不平衡,根本就是……就是……心理變態!」

    頓時,他的臉從黑轉白又從白轉青,看起來相當駭人,偌大的辦公室更宛如被抽光空氣似的一片死寂,只聽到黑匡閻憤怒的粗喘。

    「你給我滾出去!」

    終於,黑匡閻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宋希蕾一驚,扭頭就往外衝。

    一直到出了總裁室,她才終於稍稍恢復了一點理智。

    她——她剛剛做了什麼?她竟然罵了閻羅王——心理變態?

    愣愣的看著總裁室,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竟然敢罵冷面的閻羅王?!

    宋希蕾懊悔不已的捂著臉,發出一聲哀嚎——她鐵定完蛋了!

    「小蕾,你又被總裁趕出來啦?」

    不知情的王純純突然從背後拍拍她,語氣輕鬆的揶揄她道。

    「純純,我完蛋了!」宋希蕾突然一把抱住她哭訴道。

    「怎麼了?」王純純習以為常的問道。「你又闖了什麼禍?」

    宋希蕾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你先別哭嘛!」王純純好言安慰她。「就算天塌下來也有辦法解決啊!」

    聞言,宋希蕾抬起一雙掛著淚珠的大眼,好半晌才終於擠出一句話。

    「我……我罵了總裁!」說著,宋希蕾又發出慘烈的哭聲。

    聞言,王純純狠狠倒抽了口氣。

    「你不要命啦!你竟然敢罵總裁?」王純純大驚失色的低嚷道。「你不知道,總裁有個忌諱——」她警覺的及時住口,左右張望了下。

    「甚……什麼?」宋希蕾用力嚥了口氣,一股涼意從腳底躥起。

    「總裁最痛恨下屬頂嘴!」王純純湊近她耳邊,低聲說道。

    「我一時衝動,就口不擇言了——」

    「你真的是太衝動了,就算是一時失言,但惹惱總裁事情就真的很嚴重了。」

    她的意思是說,閻羅王不但會奴役、虐待員工,還是個心胸狹窄的小人?

    「那怎麼辦?」宋希蕾六神無主的看著她。

    王純純張口結舌的盯著她,搖著頭喃喃說道:「你真的完蛋了!」

    「這樣下去真的不行!」

    黑匡閻兩眼恨恨的瞪著玻璃窗外,火燒屁股似的,在辦公室裡跑來跑去的宋希蕾,胸口那股史無前例被挑起的怒火,遲遲無法消退。

    「這是什麼員工?不但能力差,還沒有半點敬業精神,跟上司頂嘴——」

    他真該以隨便列舉就是一堆的罪狀,立即把她轟出公司大門!

    她的存在簡直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會把他苦心經營的公司,弄得天翻地覆。

    但是,他不得不顧忌到他那幫好友的友情壓力,若真把她解雇了,他該怎麼向他們交代?另外,不知為什麼,只要想到她清靈活潑的身影自眼前消失,他就覺得胸口很悶,非常不舒服。

    她笨拙、魯莽、粗心大意,壓根不是個好員工,他應該是極端厭惡她的,但當她精靈般的身影奔過走廊時,他常會不自覺多看一眼。

    他從小就是個一板一眼、毫無嗜好與娛樂的孩子,在父親的教育下,他只是個繼承家族事業的機器,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內心深處的他,才會渴望感染絲毫她的快樂與自在。

    然而,從小就被教育必須以公司為重的他,能為了自己那可笑的私念,繼續留她在公司,造成公司更大的損失嗎?

    頓時,他陷入了兩難。

    一向冷靜沉穩的黑匡閻,竟焦躁得不由自主的,以手指輕敲起桌面來。

    「總裁,雖然進公司兩個多月,她仍是狀況不斷,但看得出來宋希蕾真的很用心了。」安絮茵忍不住替宋希蕾說話。

    「我這裡是公司,不是職業培訓中心。」黑匡閻不悅的瞥了她一眼。

    安絮茵輕歎了口氣,悠悠提醒他。

    「表哥,宋希蕾是個新人,生澀難免。」

    黑匡閻瞥了她一眼,根本聽不進去,他只知道自己就快被那個冒冒失失、又少根筋的女人給搞瘋了!

    「要不是基於人情壓力,我根本——」一想起這件事他就鬱悶。

    他總覺得奇怪,為何當初一幫人極力把宋希蕾往他公司推,明知道他重視工作甚於一切,他們還讓這種少根筋的女人,來拖垮他的工作團隊。

    真不知道他得罪了誰?

    他總感覺自己像是被人設計了,卻又拿不出個具體的證據。

    「她很認真,只是缺乏磨練罷了!」安絮茵識人無數,她分辨得出是瑕玉還是璞玉。「我相信再給她一點時間,她的表現會出乎我們的意料。」

    「我受夠了,也不想讓自己的公司,毀在一個腦袋裝棉花的女人手裡。」

    從黑匡閻日益陰鷙的臉色看來,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根本不可能再給她一段所謂的磨練期。

    自從她來了以後,就把他原本效率一流的辦公室搞得雞飛狗跳,原本伶俐能幹的秘書,全成了一群無頭蒼蠅,只會跟在她屁股後面窮緊張。

    雖然跟黑匡閻是表兄妹的關係,但安絮茵始終謹守不該逾越的職分,對於總裁的決定,身為秘書長的她,也只能無條件的遵從。

    轉頭看著玻璃窗外的宋希蕾,安絮茵只能遺憾的歎了口氣。

    「一切聽從總裁的決定!」

    歷經一整夜的失眠,一早垂頭喪氣的踏進閻羅企業的大廳,就看到一群人正圍在佈告欄前竊竊私語。

    在此刻心情極度低落之際,她實在沒有心情去管誰陞官發財了,但她實在太好奇,忍不住也湊過頭瞥了一眼,隱約間只看到人事命令上的幾個字——

    宋希蕾——調任文書部總務

    嘿,真妙!這個人的名字還跟她一模一樣哩!

    「唉——宋助理!」

    一名眼尖、唇薄、滿臉刻薄相的女子,突然以高八度的嬌嗲嗓音叫她。

    「魏小姐,你也在這啊?」宋希蕾敷衍似的笑笑。

    魏虹美是她常跑的三十二樓會計部的女會計,笑容很假,說起話來也總是酸不溜丟的,她對這個人實在沒有太大好感。

    「恭喜啊!你升職了耶!」魏虹美佯裝一臉羨慕的說道。

    「我升職了?」宋希蕾沒聽出對方語氣裡的意味,竟傻傻的信以為真。

    「是啊!從助理變成總務,前途無量喲!」魏虹美掩著嘴,吃吃的竊笑著。

    無暇理會她的笑代表什麼意味,眼前關心自己的前途,比什麼都重要。

    急忙擠進人群前,宋希蕾仔細看清自己的名字,確實被列在人事佈告欄上後,她有好半天仍愣愣的發著呆。

    魏虹美沒有騙她她真的升職了耶!

    當下宋希蕾雀躍得只差沒有跳起來歡呼。

    文書總務?這個名銜聽起來好專業、好氣派,鐵定是個重要的職務!

    從助理變成總務——沒想到短短三個月,她竟然就高昇了。

    一定是她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和昨天那番勇敢的諫言感動了他,讓閻羅王對她的膽識大為激賞,所以才會立刻發命令將她升職。

    霎時,宋希蕾對於這次他會將她升職,心裡又是感激又是感動,恨不得立刻抱住他,表達她滿懷的感謝。

    只是,這……這實在太突然了,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萬一等會兒閻羅主要她發表高昇感言怎麼辦?

    剎那間,她慌了起來。

    她現在興奮得一塌糊塗,腦子裡連半句得體話也拼湊不起來。

    「我被升到的職位高不高?」

    她急忙拉住魏虹美,一臉期待的問道。

    魏虹美怪異的瞟她一眼,語氣含糊的說道:「這……也稱不上高不高啦!」那種職位——唉!

    「什麼意思?」宋希蕾滿心喜悅的泡沫破了一大半。

    「呃……我的意思是說,這可是很多人想求也求不到的位置哪!」魏虹美討好的補上一句。

    宋希蕾忙不迭的點頭,激動得早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太棒了!她要離開地獄陞官去啦!

    正午時分,偌大的走廊盡頭——

    幾條從窗外透射進來的陽光灑滿一地,惱人的蒼蠅持續嗡嗡作響,在靜謐的空氣中顯得格外清晰。

    宋希蕾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揮著老在耳邊打轉的蒼蠅,邊望著空空的走廊發起呆。

    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抬頭看了眼牆上的壁鐘,指向兩點的時針,比上一次看只多了一格。

    來到文書部——不,正確的說應該是文書部的文具課,她是這個部門惟一一個員工,喔,除了顯然已經歷經幾任總務興衰,儼然已成了元老級的三隻蒼蠅外。

    雖然只來了三天,她覺得自己已經迅速老化了三十年。

    這哪是魏虹美口中很多人「想求也求不到的位置」?根本就是很多人「求著不要來」的位置!

    她根本不是被高昇,壓根就是被解放——不,流放嘛!

    這個美夢醒得實在殘酷!

    在這蠻荒之地,沒有氣派的辦公桌、只有一張生滿鐵蛌煽頂橦鴗蔭遄A還有一把讓人坐了屁股痛得要命的鐵椅。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倉庫多得嚇人的文具,跟幾隻一樣無聊得發慌的蒼蠅。

    一直到現在,宋希蕾還是有種很不真實的恍惚感,她怎麼會糊里糊塗就被踢到這種地方來?

    她歎了口氣,不由得回想起,來到文具課第一天——

    當她穿著一身整齊合身的套裝,高高興興的來到文具課上班,看到裡頭擺放著的鐵桌椅跟一倉庫的紙張文具時,她立刻衝到門口,以為自己弄錯地方了。

    直到她拿著人事命令,跟門口「文書部、文具課」幾個大字,鉅細靡遺的比對之後,才發現她調來的竟然是這種地方。

    當時她震驚得幾乎昏倒,倉皇的就衝上秘書室找王純純,急欲弄清事實。

    「純純,文書總務到底是做什麼的?」宋希蕾戰戰兢兢的問道。

    「就是——負責讓職員請領文具,有時替公司做一些精神標語之類的工作。」王純純的措辭十分小心。

    請領文具——還得做精神標語?宋希蕾有種晴天霹靂的震懾與錯愕。

    「那上一任的文書部總務呢?」宋希蕾心驚膽戰地問道。

    「聽說……好像是因為太過無聊,得了憂鬱症,被送進了療養院,不得不辭職了。」王純純小心翼翼的看著她。

    憂鬱症?宋希蕾狠嚥了口口水,渾身的汗毛硬是不聽使喚的豎起來。

    「總裁為什麼要把我調到那裡去?」難道他一點也不顧念,她好歹也曾經為他立過汗馬功勞呢!「總裁不喜歡下屬頂嘴,我想,那天你真的是惹惱他了。」王純純同情的看著她。「總裁這麼做,等於是把你——發配邊疆!」

    被發配邊疆?幾個字至今仍讓宋希蕾震得七葷八素,無法從震懾中恢復過來。

    這算什麼?根本就是公報私仇嘛!

    他的意圖太明顯了,他根本就是要藉故整她,好讓她知難而退,但她不會輕易被打倒,她要向他證明,總有一天她會讓他刮目相看!

    宋希蕾很有骨氣的忍了下來。並且試圖在文具課有所作為,做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

    然而事實是,在這種地方,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為。

    這裡的工作太簡單、也太沒有挑戰性了,除了每天早上負責補給各單位請領的文具,是惟一有事做的時刻,其餘的時間她除了數腳趾頭,就只能跟吵她吵累了的蒼蠅一起打瞌睡。

    但她的個性就是,無論做任何事都很認真。這就是宋希蕾的優點!

    雖然是被放逐到這種偏遠的蠻荒之地,做的還是連幾次征幕,也沒有幾個人願意做的工作,但她還是很盡責。

    對於這麼一個甜美而充滿活力的漂亮女孩,卻被調去當文具課總務,企業裡的眾多男職員,總是珍惜多於惋惜。

    尤其是當「文具西施」的名聲漸漸傳開以後,每天前來排隊領文具的男職員,竟可以一直延伸到長廊外的電梯口。

    面對這麼多熱情的支持,宋希蕾的服務更加親切、笑容也更加燦爛了。

    每天上門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職員,除了領回一大箱各式文具外,還能免費賺到燦爛的美麗笑容滿載而歸。

    雖然領回的文具裡,總是會少了那麼幾樣,或者多了幾樣,但是從沒人介意,一心只想著文具什麼時候能用完。

    自從有一回黑匡閻突然前來巡視各單位,發現大部分無故失蹤的男職員,全都排在文具課外時,立刻就下令男職員,不准執行請領文具的工作。

    好不容易有了點趣味的服務工作,少了鬧哄哄的排隊人潮,又讓宋希蕾一整天的時間漫長得只好數腳趾頭、打蒼蠅。

    但宋希蕾的個性向來活潑、樂天,很少有什麼事情能真正的打倒她,之前即使搞砸了五六份工作,她還不是依然活得開心自在。

    現在只是數數腳趾頭、打打蒼蠅,這一點小挫折打擊不了她!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