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罪寡婦 尾聲
    這一天,天氣出奇的好。

    耿芙蓉一早醒來,整個村子全都變了樣。

    家家戶戶門前掛歷著紅彩,大紅的燈籠一個接一個的從村頭吊到村尾,每一個村民都穿上最漂亮的衣裳,就像是家家戶戶都要辦喜事似的。村長上任也不需要如此隆重吧!

    「芙蓉姐,快換上衣裳吧!」小雀兒捧著托盤,上頭有著大紅嫁衣。

    「這是做什麼?就算要我就任村長,也不需要穿這種衣裳吧?」耿芙蓉推開小雀兒雙手奉上的衣物。「芙蓉姐,這是一件大事耶!村民希望你穿上嫁衣表明你的心意,穿上嫁衣之後,代表你往後就嫁給了芙蓉村,一輩子要為芙蓉村盡力。」小雀兒說的也有一點道理,只是她總覺得有點奇怪。

    「快一點,良辰吉時就要到了。」小雀兒忙拉著她進屋,仔細的替她穿戴嫁衣,梳頭、抹粉、點胭脂,還慎重其事的蓋上了蓋頭。「這不需要吧?」耿芙蓉拉下頭巾。

    「誰說不需要?為了表示你將來會對芙蓉村鞠躬盡瘁,所有的習俗細節,一點兒都馬虎不得。」小雀兒從頭到尾都拿村子的名義讓她屈服每一件事。

    蓋上蓋頭不久之後,耿芙蓉聽見嗩吶、鑼鼓聲。

    「難道連花轎都準備了?」還真不是普通的隆重!

    「對呀!這對村子而言是一件大事,而且村民也希望藉著這次的喜事,能讓村子裡喜事連連。」「什麼喜事連連?」難道村民打算一個月換一次村長?

    「沒、沒什麼。」呼!好險。差點連自己想嫁出去的心願都說了出來。

    不久,花轎來了,小雀兒牽著耿芙蓉的手,小心的引導她坐上花轎。

    jjwxc勉jwxc勉jwxc

    這根本不是什麼村長就任大典!

    因為她現在耳朵聽見了有人喊:「一拜天地--」

    耿芙蓉生氣的拉下蓋頭,就見眼前站著身穿大紅馬褂的丘諭堂。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耿芙蓉的語氣不禁激動起來,她沒想到村民竟然會聯合丘諭堂來騙她!「你沒瞧見嗎?這是一場婚禮。」丘諭堂微微提高音量。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還不明白嗎?我這麼做是因為我愛你!」丘諭堂忍不住將壓抑許久的情緒爆發出來。「你說謊!」她不要讓自己再沉醉在他的謊言中。「你根本不愛我,你只是要我為諭清的死贖罪。」「對!我確實要你贖罪,但絕對不是為了諭清的死,而是為了你這段時間折磨我而財罪,因為諭清的死和你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是這樣的!諭清是為了救我才會喪命,他是我害死的……」

    「芙蓉,你聽我說。」丘諭堂抓住瘋狂搖著頭的耿芙蓉,「你知道這半方玉珮對我和諭清的意義嗎?」耿芙蓉終於平靜下來,默默的聽著丘諭堂說話。

    「諭清曾經說過,他要我好好的報答替他找到我的人。」他停頓了一會兒。「你知道是什麼樣的報答方式嗎?」

    耿芙蓉輕輕的搖搖頭,村民們則是屏息凝聽。

    「諭清告訴我,幫助他找到我的若是男人,就將之當成兄弟一般對待,若是女人,就娶回家當妻子疼愛。」耿芙蓉抬起頭,表情因為他這番話而迷惘。

    「芙蓉,我早就不怪你了,而且連秦……呃……是爹,連爹都同意我和你成親了。」「老爺?」她愣住了。「他同意?」

    「對!爹他同意了,而且也同意讓你把帶在身邊的那個孩子帶入秦家。」耿芙蓉無法置信的看著丘諭堂。

    「你不相信?」

    她默然不語。她要如何相信一個對她恨之入骨的老人,這麼輕易就讓仇恨煙消雲散?「你看。」丘諭堂指著人群中的一人。

    「秦老爺?」耿芙蓉驚叫著。

    「該改口叫爹了。」秦天生緩緩的走到耿芙蓉面前。「是我太頑固了,不懂諭清的用心。」「老爺,是我對不起秦家……」耿芙蓉雙膝往地上一跪,期望求得原諒。「別這樣,是秦家虧待你了,是我這個做公公的沒盡到照顧你的責任,還對你百般虐待。」秦天生非常後悔。「不,要不是老爺,芙蓉恐怕早就不在人間……」

    「不!我不許,你是我的!」丘諭堂不顧眾人的眼光,當場將她抱個滿懷。耿芙蓉連忙推開他。

    丘諭堂見耿芙蓉羞澀的逃開,隨即打蛇隨棍上。

    「芙蓉,嫁給我好不好?」

    「好!」全村的寡婦一起替耿芙蓉回答。

    耿芙蓉漾開了笑容。

    「那麼多人要嫁給你,你就隨便挑一個吧!」

    丘諭堂瞪了她一眼。

    「弱水三千,我只要你這一瓢。」

    jjwxc勉jwxc勉jwxc

    結果婚禮移師到白鳳鎮的秦家舉行,連同丘諭堂的認祖歸宗一起舉行,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叫秦諭堂。新房裡,耿芙蓉握著秦諭清留下來的玉珮,對著它傾訴自己的幸福,但隨即被秦諭堂搶走。秦諭堂凝視著她,聲音沙啞地道:「我知道諭清在你心裡有著很重要的地位,這些年來一直是他在支撐著你活下去,這些我都能理解。」耿芙蓉不明白他為什麼說這些。

    「但是從現在開始,諭清只能在你心裡的角落,不能佔據全部,因為你的心現在屬於我。」耿芙蓉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你竟然和諭清吃醋!?」他已經是一個不存在的人了啊!

    秦諭堂霸道的強調:「不管他是誰,是生是死,都不能與我爭奪心愛的人。」她不知道該為他的癡心高興,還是為他的霸道傷腦筋。

    「我要你答應,你時時刻刻想的都是我。」

    耿芙蓉想通了,不論他是癡心還是霸道,最終的結論是,她能為愛容忍他的一切。「那我能不能愛小清?」小清是她在寡婦村收養的孩子,希望他不會連孩子的醋也要吃。「你只能愛我,但是你可以疼他。」

    「霸道!」她不禁為他的佔有慾失笑。

    「可是你就愛我的霸道!」

    「胡說!」耿芙蓉否認。

    「是胡說嗎?」他著迷的伸手撫著她粉嫩的臉,順手解除她的衣裳。

    「當然是胡說。」她沉醉在他充滿情慾的眼眸中,無意識的重複著自己說的話。秦諭堂強勢的封住了她的小嘴,貪婪的以舌頭攪動她甜美的香舌,雙手卸下她的肚兜。「要我再霸道一點嗎?」秦諭堂嘴角的笑越勾越深,緩緩的在她耳邊挑逗吹氣,讓她漸漸的神志渙散。耿芙蓉不得不承認,如果沒有秦諭堂的霸道,也許她會孤苦伶仃的過一輩子,或者就這麼結束她的一生。就在兩人準備恩愛時,耿芙蓉忽然聽見孩子哭泣的聲音。

    「我去看一下。」

    但秦諭堂卻拉著她,不讓她走。

    「小雀兒會照顧他。」秦諭堂將吻落在她的雙峰上,惹得她低喘不止。

    「小雀兒?她怎麼會在這裡?」

    「如果她不在這裡,這會兒那個小鬼一定會和我搶著要你,你說該怎麼辦?」她的理智在他的挑逗下喪失,魂魄也隨著他舌尖的舔舐而遠揚。

    小雀兒總算做了一件令她稱讚的事……

    ——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