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罪寡婦 第八章
    耿芙蓉的合作,讓丘諭堂心中大喜,以為她同樣渴望著他,於是他忘情的將她抱入房中,輕輕放上床之後,用強壯的身子壓著她,將灼熱抵在她腿間,向她表明他的渴望和欲求。他迷醉在耿芙蓉雪白的身軀中,兩眼恍惚的覽盡眼前的美景。

    他真是個笨蛋,才會讓恨意掩蓋了對她的愛意。

    如果他能早些明白愛的美好,怎麼會白白浪費了一年?

    熱切的雙手在她纖細的嬌軀上引燃愛的火苗,讓早已不知慾望為何物的耿芙蓉慘遭慾火焚身。「告訴我,在我之後,有人碰過你嗎?」他知道自己無法和諭清吃醋,畢竟她曾是諭清的妻子;但諭清已經將她交給他,他就不准別的男人再碰她!除非她真的嫁給別人了。

    耿芙蓉的淚只能往心裡流,他還是宵相信她是一個潔身自愛的女子。

    「如果我說有呢?」

    「那我就把別的男人留在你身上的味道掩蓋過去,讓你只屬於我。」

    聽見他這樣的告白,耿芙蓉並不高興,那證明他不相信,還是覺得她有過別的男人。即使她心中十分難過,但是身上傳來的陣陣快感並未因此而消失,反而讓她的感官無以復加的興奮。「我的挑逗技巧有比其他男人好嗎?」丘諭堂純粹只是想告訴她,自己比別人更適合她而已,並無看輕或取笑她的意思。但耿芙蓉卻不這麼想,她直覺認為丘諭堂是在羞辱她。

    她壓抑著體內四處亂竄的陣陣酥麻。

    「別企圖羞辱我!」她咬牙低吟。

    「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耿芙蓉在他的逗弄下,無法克制的挺起上半身……

    jjwxc勉jwxc勉jwxc

    房間裡充斥著歡愛後曖昧的氣味,但是耿芙蓉卻迫不及待的想趕人。

    「你已經得到你想要的,可以走了。」她面無表情的說,彷彿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他翻身壓住她還沁著薄汗的嬌軀。

    「你說什麼?」

    「我說,你要我的身體,我已經給了,現在請你離開。」

    「你打算就這麼帶著一個孩子過一輩子?」不管這孩子是誰的,起碼他能肯定,她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跟男人親熱,因為她那緊 窒的敏感非常老實的告訴他,他的芙蓉不但還愛著他,而且也和他一樣為對方守著身心。「那是我的事。」她閃躲著他如炬的目光,不管他這一次找上她有什麼目的,她都決定不予理會,她要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知道諭清交給你的半方玉珮代表什麼嗎?代表我必須接收他的所有,那當然也包括你。」呵!太好了!

    先前她因為害死了諭清,所以必須承受秦家人的恨,現在事情說開了,她又變成他的責任,她到底算什麼?「我不必你負責,我自己會過得很好。」早先他沒出現時,在秦家那麼難熬的日子她都熬過來了,她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照顧。「秦家需要人傳宗接代,你不是想贖罪嗎?你讓秦家失去了一個人,就得負責生一個來還。」她怎麼就是不懂他的心,硬要跟他唱反調?「秦老爺不會要一個兇手生下的孩子,你要我說幾遍才懂?想傳宗接代多的是名門千金等著你,為什麼你非要我不可?」她不想再和秦家的人糾纏不清,現在不要,以後也不要。丘諭堂聞言不禁為之氣結。

    怎麼會有這種女人?

    竟然逼著深愛她的男人去找別人生孩子?

    「我就是不要別的女人替我生孩子,我就要你生的!」

    「你要我生我就得生嗎?」耿芙蓉也動怒了。

    他把她當什麼了?母豬嗎?開口閉口生孩子!

    「對!我要你生你就得生,如果你不乖乖答應,我就將你關起來,一輩子不放你走!」「憑什麼?」她冷然的問。

    「憑你欠秦家一條命!」只要能留住她,要他去殺人放火他都敢,何況只是一句恐嚇她的話而已。「你說吧!你到底要折磨我到幾時?」她怒瞪著他。

    「折磨?你竟然這麼說我?」丘諭堂凝視著她,所有的熱情幾乎都快被她澆熄了。「這樣緊追不捨的要我贖罪一輩子,不叫折磨叫什麼?」她再也受不了那種贖罪的日子了。「你根本就是在逃避!」丘諭堂怒吼著起身穿衣裳。「你不想再和我有所牽扯是嗎?好,我馬上離開,你不想見到我,我就讓你清靜!」「諭堂……」她想叫住他,可是房門已經被他甩上。

    他不懂嗎?橫亙在他們之間的恨不解除,就算勉強在一起也不會有幸福的。

    jjwxc勉jwxc勉jwxc

    丘諭堂走後,足足有一個月沒有再出現,但是耿芙蓉的日子卻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平靜。她無法當作丘諭堂沒有出現過,無法忘懷那一天痛苦又甜蜜的結合。

    她迷迷糊糊的過日子、渾渾噩噩的睡覺,手邊該補的貨沒補,該送的貨也沒送,整個人失魂落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知道兩人間有太多的阻礙,卻又不斷想起他。就算他要她替秦家生孩子又如何,他不是說了,是要她贖罪而已嗎?

    耿芙蓉呀耿芙蓉,你為什麼不睜開眼睛看仔細,你們兩人之間有的只是怨恨和傷害,其他的什麼也沒有。其實這樣也好,只要他不再出現,她就毋需逃避。

    只是他就這麼放棄了嗎?

    如果他真的放棄,她應該放下心、鬆一口氣,但她卻在這裡為他茶不思飯不想,就像犯了相思病一般。「又在想我家主子了?」柳天賜又出現了,像是丘諭堂派來監視她的人一樣,每天總會來村子裡晃那麼兩圈。「你不用那麼麻煩每天來巡視,我不會再逃了。」耿芙蓉淡淡地道。

    「其實你現在這樣折磨我家主子,跟逃走根本沒兩樣。」柳天賜活像是來向她訴苦的。「他何嘗不是在折磨我?」

    「這有什麼好計較的?要是我的話,就狠狠的和他大愛幾個回合,愛得讓他沒時間想、沒時間恨,末了再生幾個孩子讓他忙,一切不就都沒事了。」柳天賜說得一本正經,但眼底卻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如果事情真有那麼容易,我們也不會這樣糾纏個沒完。」

    「真搞不懂你們兩個,明明都愛著對方,卻非得找一大堆理由作為兩人不能結合的借口。」耿芙蓉低頭不語。

    問題不只出在她和諭堂身上,還有秦老爺……

    「你擔心老爺子不答應?」柳天賜看出她的擔心。

    耿芙蓉沒有否認。

    「那也該是你們兩人一起面對的問題,不該由你一個人來承擔。」

    「讓我再多想想吧!」耿芙蓉還得再多考慮一下。

    「隨你,只希望你的決定會是明智的。」看來這件事需要外人幫忙推一把,否則這一對苦命鴛鴦恐怕永無在一起的時候。

    jjwxc勉jwxc勉jwxc

    丘諭堂不懂,耿芙蓉到底是怎麼了?

    她可以和他一夜纏綿,但卻不肯承認兩人相愛的事實,難道兩人的愛真的無法超越仇恨嗎?「大哥。」蘇彩柔忽然來到他身旁。

    「你怎麼來了?」丘諭堂無精打采的問。

    「來看看你什麼時候才要把嫂子帶回去。」

    「那不關你的事。」他已經和蘇彩柔說得很清楚,這一輩子他和她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她就是不肯死心?「誰說不關我的事?耿芙蓉不要你,我可是把你當成寶。」

    蘇彩柔的語氣充滿戲謔,但心中苦悶的丘諭堂根本沒心思去注意這些。

    「我說過我們不可能。」

    「可是耿芙蓉一定不是這麼想的。」蘇彩柔越說越興奮。

    「你到底想做什麼?」他和耿芙蓉之間已經禁不起任何風吹草動,他不希望蘇彩柔再來破壞。「沒做什麼,不過是想去和耿芙蓉說清楚。」她一臉興味的看著丘諭堂。「你要不要跟來看看兩個愛你的女人為你吵架是什麼模樣?」「我不准你去!」

    丘諭堂想阻止她,不過柳天賜卻站出來制止。

    「柳天賜,你幹什麼?別忘了我才是你的主子!」

    「我沒忘,可是我喜歡彩柔,你答應過要幫我的,但現在你都自顧不瑕了,我只好自求多福。」柳天賜架住他。「既然你喜歡她,還讓她為了我去和芙蓉爭風吃醋?」丘諭堂搞不懂他們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彩柔喜歡你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有什麼好吃醋的,而且想要讓彩柔死心,就必須讓她知道耿芙蓉愛你有多深,免得將來彩柔嫁給我之後,心裡還惦念著你。」丘諭堂被柳天賜架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彩柔走出去,他卻無力阻止。「芙蓉要是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會剝了你的皮!」丘諭堂咬牙切齒的說。「關於這一點,我的度量可比你大多了,我會衷心的祝福耿芙蓉和彩柔各自找到自己的幸福。」

    jjwxc勉jwxc勉jwxc

    耿芙蓉就像是鬼魅、遊魂一般,徘徊在漁村岸邊。

    一年前破舊的漁村,如今在她苦心的經營下煥然一新,但是她的心呢?這一年來可曾變得平靜?沒有!表面上的平靜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沉溺在思念中的心。

    諭清的死,讓她這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歲月不饒人,諭清死後的這些日子,她已經由一個不懂世事的女孩,變成一個能獨立生存的女人。曾經以為自己經過了這些生離死別之後,能夠看淡和丘諭堂之間的感情,但事實證明,再見到丘諭堂之後,她已經無法漠視自己心中對他的思念。現在她就像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茫茫然的在深夜的岸邊遊蕩,曾經下定決心要斬斷的情絲,卻在夜深人靜時又悄悄萌生。「你決定不要諭堂了,是嗎?」

    耿芙蓉被一道輕柔甜美的聲音喚回心神,她回過頭,赫然發現月光下,蘇彩柔纖細姣美的身影就站在她眼前。「你不是在白鳳鎮嗎?」聽說諭堂已經買下銷魂樓讓她掌管。

    「我聽說你不願和諭堂回白鳳鎮,所以就來了,想確定一下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耿芙蓉反應冷淡,似乎不把她當一回事。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蘇彩柔的語氣聽來十分興奮,「如果你不要諭堂,我會再接再厲,說不定哪天諭堂會被我感動。」「那我先在此預祝你成功。」

    「你……」蘇彩柔一怔,容顏浮現淡淡震驚,沒想到耿芙蓉會這麼回答。「你不想和諭堂在一起嗎?」耿芙蓉低頭不語。

    「為什麼?」蘇彩柔不解的問。

    「因為諭堂並不愛我。」耿芙蓉淡淡的說。

    「他不愛你?」蘇彩柔驀地迸出嘲諷的笑聲,一雙在月光下顯得晶亮光美眸定定的凝視著她。「就算他不愛你又如何?你愛他就行了呀!」蘇彩柔不認為這會構成什麼問題。「既然你這麼想,為什麼不這麼做?」耿芙蓉質疑蘇彩柔的話。

    蘇彩柔無奈的一笑。

    「我沒這麼做是因為我知道這不會有結果,可是你不同--」

    「我是不同。」耿芙蓉打斷蘇彩柔的話。「因為你不欠諭堂什麼,而我卻欠他一個哥哥。」「欠他一個哥哥又如何?重要的是諭堂愛你呀!」

    「不!他不愛我。」耿芙蓉不敢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如果他不愛你,為什麼四處追查你的下落,而且到現在還不肯認祖歸宗?」耿芙蓉沉默許久才自嘲的回答:「或許他曾經對我有那麼一點愛意,但是他親口說過要我為諭清的死贖罪一輩子,所以不准我離開他……」她自己也很矛盾,她想回到諭堂身邊,卻又極度害怕諭堂對諭清的死無法釋懷。「也許他並不恨你,反而是因為愛你而用這樣的借口想留住你。」蘇彩柔試著替丘諭堂解釋。「那是不可能的事。」否則他怎麼會說出要她贖罪的話,又狠心不再來看她?「如果諭堂真的不恨你呢?」

    「別說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耿芙蓉禁止自己再做夢。

    蘇彩柔不再逼她,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卻必須弄清楚。

    「你家裡那個孩子是……」

    耿芙蓉以為蘇彩柔怕那個孩子會阻礙她與丘諭堂,於是老實的說出孩子的來歷。「你知道這個小漁村又叫作寡婦村吧!那孩子其實是一個叫春花的寡婦生下的,因為難產,所以她在生下孩子不久就血崩而亡。這村子裡的寡婦不是太老就是太小,要不然就是家裡也有小孩,所以只好由我收養。」「難怪諭堂會不高興,因為他一直以為那孩子是你跟別人生的。」真相終於大白,蘇彩柔心下有了好對策。「既然事情都弄清楚,我也該走了。」接下來將會有一場好戲可看囉!

    jjwxc勉jwxc勉jwxc

    奇怪!

    村子裡這幾天為什麼熱鬧滾滾的,大夥兒忙進忙出,就只有她一個人無事可做,害她怪不習慣的。尤其是小雀兒,每天望著她傻笑,笑得她眼跳、心跳、外加頭皮發麻。

    「你幹什麼整天賊頭賊腦的看著我?我臉上長了花兒啊?」耿芙蓉沒好氣的瞪著小雀兒。「芙蓉姐,我哪有賊頭賊腦?」

    「不然你怪裡怪氣的盯著我做什麼?」耿芙蓉假裝生氣。

    小雀兒知道自己的行為讓耿芙蓉起疑了,還好「姊夫」早知道她沉不住氣,幫她想好了應對的話。「我是越看芙蓉姐越有村長的架式。」這是丘諭堂教她說的。

    「村長?什麼村長?」耿芙蓉只覺得莫名其妙。她到這村子這麼久,怎麼沒聽過有村長這號人物?「事情是這麼著,大夥兒覺得寡婦村這個名稱不雅又不好聽,所以打算將村子改名為『芙蓉村』,這芙蓉村是你讓它繁榮起來的,所以理當由你來擔任村長。芙蓉姐沒瞧見這些天村子上上下下都忙成一團嗎?」嘿嘿!沒想到她的演技這麼好,把芙蓉姐唬得一楞一楞的。「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芙蓉姐千萬別說是我洩露的,大夥兒說是要給你一個驚喜。」小雀兒自己又加了一些料。「誰說我要當村長了?」她還在考慮是不是要離開寡婦村另起爐灶呢!

    「芙蓉姐不想當村長?」小雀兒的表情不是驚訝,而是興奮,非常非常的興奮。「那太好了,大夥兒一定會很高興。」耿芙蓉聽不懂小雀兒在說什麼。

    小雀兒剛剛不是說村民希望她當村長嗎?可她現在的表情分明不是那麼一回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小雀兒掩著嘴,驚覺自己話太多了。

    「沒什麼!」她就快露出馬腳了,看來還是先溜為妙,免得破壞了好事,到時候被眾人罵到臭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