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罪寡婦 第五章
    秦天生看著精彩如春宮圖的畫冊,冷冷的撇了撇嘴角。

    作畫的人著實花了不少心思,不論是配位、角度都配合得很好,要不是這筆法清楚的畫出耿芙蓉的面貌,他還真為這位畫者惋惜,這麼好的筆法,怎麼會去畫這種淫書呢?不過他的注意力並非放在耿芙蓉身上,而是專注於壓在耿芙蓉身上的男人。他瞇著已經有點昏花的老眼,仔細看著只看得出側臉的男人。

    雖然只是隱約的半邊側臉,卻已經足夠讓他讓清楚。

    丘諭堂,除了跟著他娘姓的姓氏之外,那五官分明和他年輕時一模一樣。記得這孩子七歲時,孩子的母親曾經帶著他來秦家,要讓孩子認祖歸宗;但礙於當時他的元配生病,不好再給她太多的刺激,而且當時他也已經有了一個八歲大的兒子,所以他拒絕承認……不會錯的,連名字都按著秦家的輩分在排--丘諭堂,他們秦家諭字輩的傳人。當下人前來通報客人已經來了,秦天生連忙將畫冊收起來,放進衣袖裡,然後走到前廳。秦天生有些老態龍鍾的走進大廳,望著坐在廳上那張充滿英氣,卻又倔強的臉龐。有稜有角的臉部線條就像秦家的孩子,挺直的鼻子就像他娘,還有那雙有著異樣光芒的黑瞳,無一處不說明他是秦家的孩子。老天有眼,讓他在失去一個兒子後,替他找到第二個秦家的骨肉。

    “諭堂,我的孩子。”他盡量表現出平靜的一面。

    “孩子?”丘諭堂忽然發出尖銳的笑聲,“秦天生,你是想兒子想瘋了嗎?怎麼半路認起兒子來了?”“不會錯的,你是丘玉珠替我生下的孩子--”

    “不准你提起我娘的名字!”丘諭堂大吼著,不知不覺洩露了他極度不願提起的身世。“不管我提不提,你都無法否認你是我兒子的事實。”秦天生無法容忍丘諭堂對他的不敬。兩張一樣冰冷銳利的臉靜靜的在凝結的氣氛中相對,仿佛互相挑戰的武士,正等待著刺殺對方的時機。耿芙蓉在一旁驚愕不已。

    這兩個男人在一瞬間將她打入萬劫不復的萬丈深淵中。

    她的目光從嚴肅冰冷的秦天生臉上,轉移到劍眉高挑的丘諭堂臉上,想尋找兩人相似的地方。她杏目圓睜,伸手掩住自己幾乎驚叫出聲的嘴。

    他們竟然是一對父子!?

    從未將兩人放在一起比較,耿芙蓉從來不覺得兩人有任何相似之處;但是當他們面對面時,她才發現,他們彼此竟有如此多的相似之處。兩人有著同樣幽深的黑眸、斜飛入鬢的劍眉、冷硬的薄唇……

    一切秦家人該有的特點,丘諭堂都具備了。

    諭堂……秦天生死去的兒子叫諭清!

    秦家這一代是諭字輩……

    連名字都清楚的訴說他與秦家密不可分的關系,而她竟然毫無所覺!

    心口強烈的疼痛,似在指責她的遲鈍,胸口有一顆沉甸甸的石頭壓得她無法呼吸,她必須捂住疼痛的胸口,強迫自己呼吸。原來這就是他痛恨秦家人的原因……

    jjwxc勉jwxc勉jwxc

    “那是我跟娘這一生最後悔的事,後悔與你這個沒血沒淚的人牽扯上關系!”丘諭堂終於找到自己的聲音重新開口。

    “這麼說來,這東西是你托人送來的囉!”秦天生從袖中拿出畫冊。

    “看得還滿意吧?”丘諭堂揚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是你畫的吧!想不到我兒子的畫工竟如此的好。”秦天生露出滿意的笑容。對於他的表現,丘諭堂很是不解。

    “難道你不在意?”

    “我為什麼要在意?”秦天生忽然恍然大悟。“你以為我會在意、生氣,所以才做這件事?”他撇了一眼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的耿芙蓉。耿芙蓉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她明白自己是他們父子談論的重點,卻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好討論的。

    “哼!所有的女人跟了你都沒有好下場!”秦天生竟然連自己的女人偷漢子都無所謂。耿芙蓉終於受不了自己成為別人談論的話題,卻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一無所知。“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秦天生對兒子的天真覺得好笑,更對兒子做出傷害耿芙蓉的事情感到高興,他認為丘諭堂是為死去的秦諭清出了一口怨氣。他認為丘諭堂和秦諭清有著抹滅不了的兄弟情,而害死他兒子的耿芙蓉活該要為諭清的死付出代價,才會遭到丘諭堂惡意的戲弄,這是耿芙蓉的報應。他將畫冊丟給耿芙蓉。

    耿芙蓉顫抖著雙手,從地上撿起畫冊,翻開第一頁,看了一眼,她整個人立即僵住。這是淫畫!

    是她和丘諭堂赤裸裸的淫畫!

    她紅了眼眶、雙手顫抖,一張翻過一張,每一張都是她慵懶而滿足的淫蕩模樣。她忍不住哭喊道:“是誰?是誰對我做出這種事?”

    秦天生喜歡看耿芙蓉傷心、難過,更不會忘記雪上加霜。

    “你沒那麼笨吧!竟猜不出這是誰的傑作。”

    畫冊從她手中掉落。

    她不相信,不會是他,不會是他……

    但是她失望了,因為丘諭堂竟自己跳出來承認。

    “是我畫的。”

    耿芙蓉搖搖晃晃的退了兩步,拼命的搖頭否認。

    “不會是你,你的畫缺少感情,不可能把我的模樣畫得如此傳神……”

    其實她猜得到的,只是她不願意承認,他竟然會卑鄙得利用她的感情。

    她還是無法擺脫白鳳鎮百姓給她下的評斷。

    耿芙蓉抬起頭,用滿是淚霧的眼,企圖在他眼中尋找一絲絲的愧疚與歉意,或者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根本沒發生過。“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找不到她想要的愧疚與歉意,她也要一個原因。

    “因為你是秦天生的女人!”

    丘諭堂看見耿芙蓉臉上出現受傷的表情,他心裡更加痛恨秦天生。

    “你要怪就怪秦天生吧!誰教你是他的女人,我故意接近你、讓你喜歡上我,就是要你為了我背叛秦天生,我要看著他傷心難過,讓他嘗嘗被人出賣的滋味。”他狂笑著。“我還怕他不相信,所以特地畫下我們纏綿的模樣讓他看看。”耿芙蓉跪倒在地,雙手捂住雙耳,不想聽見這麼殘酷的事實,更不想聽見他帶著痛苦的笑聲。“停止,我不想再聽下去了!”

    丘諭堂燃著怒火的雙眸瞥向受傷的耿芙蓉,終於不忍心的停止笑聲,但卻轉頭逼視著秦天生。“如何?受人背叛和冷落的滋味不好受吧?”

    “你對她的身子感到滿意嗎?”秦天生只在乎兒子的感受。

    “滿意如何,不滿意又如何?”

    “如果滿意,算她多少還有點用處。”秦天生不帶感情的冷眸橫掃向耿芙蓉,連一旁的丘諭堂都感受到那份冷冽。丘諭堂對秦天生不帶感情的冷淡感到意外。

    “難道你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

    “感情?”秦天生咬牙切齒地道:“我對她只有無窮無盡的恨意,哪來的感情?我恨不能將她碎屍萬段!”丘諭堂聽到他如此糟蹋耿芙蓉,心中沒由來的氣憤不已,憤怒的抓住秦天生的衣襟。“你究竟有沒有良心,為什麼要這樣糟蹋一個女人?”

    “這是她欠秦家的,我就是要糟蹋她、侮辱她,而且我一天不罵她、不糟蹋她,她還會渾身不舒服呢!”丘諭堂不相信耿芙蓉是這樣的人,那與她的個性不符。

    “你就這麼甘心受他侮辱?”

    耿芙蓉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的垂首不語,引起丘諭堂勃然大怒。

    雖然他一直都以嘲諷的方式與她相處,但卻無法忍受秦天生這樣對待她。“你回答我!”

    “沒錯……”她低喃著,“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眼前這個女人絕對不是耿芙蓉!

    耿芙蓉是一個禁不起挑釁,有人惹了她便會立刻反唇相稽的女人。

    可現在她卻跪在地上,任由秦天生作踐,逆來順受的模樣一反平常的高貴、驕傲,連敢怒不敢言的模樣都不曾出現。秦天生到底讓她喝了什麼符水,讓她如此惟命是從?

    秦天生不管丘諭堂怒火中燒的表情,還在一旁煽風點火:“諭堂,別可憐她,她連秦家的狗都不如。”

    丘諭堂再也受不了秦天生字字如利刃的侮辱耿芙蓉,一拳揮向秦天生的胸膛,讓秦天生踉蹌的後退了好幾步。這一拳並非完全是為耿芙蓉而打,而是發洩他積壓多年的怒火,也為他的母親討回公道。“造反了!竟然有兒子打父親……”秦天生難忍疼痛的哀號著。

    “我不是你兒子!”丘諭堂從齒縫中迸出強烈的恨意。“我根本沒有你這樣冷血的父親!”“諭堂,你聽我解釋--”

    秦天生試著拉住他,卻被丘諭堂甩開,並再度抓住他的衣襟,想要再次揮拳洩憤。“不可以!”耿芙蓉掙扎著站起來,沖到兩人面前,試著拉開丘諭堂抓住秦天生衣襟的手。“你……他都把你當成是一條……一條……你竟然還護著他!?”丘諭堂說不出狗那個字。“你對我的評價也不見得有多高尚。”耿芙蓉閉著眼睛陳述事實。

    她在秦天生眼底是一條狗,在丘諭堂眼裡卻是一個連妓女都不如的蕩婦……丘諭堂頹然地放下手。

    對耿芙蓉指陳的事實他無話可說,但是對秦天生他可就難忍恨意了。

    “別再試圖靠近我!”他怒聲對秦天生吼道。

    秦天生趕緊後退數步,不敢再激起丘諭堂的怒火。

    年輕人火氣旺盛,他這老人家還要懂得自保為要。

    秦天生長歎一口氣,“你就不能原諒我嗎?”他連“爹”這個字都不敢再提。“除非娘能復生,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丘諭堂憤怒的把話說絕了。秦天生知道他這恨不可能在一時半刻內就消除,於是他決定轉換個方式。“你不原諒我沒關系,至少先回到秦家來。”他的眼眸中充滿了父愛。“我老了,秦家的一切就交給你了。”丘諭堂冷哼一聲,“我不會回來的,我要你抱著你的財產孤獨終老。”

    “諭堂,你就可憐可憐我吧!”秦天生懂得能屈能伸,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可憐?當年你可憐過我娘嗎?當你趕走娘的時候,你可憐過我嗎?沒有,你一生沒有可憐過誰,現在憑什麼要別人可憐你?連老天爺都不會可憐你,所以才會奪走你最疼愛的兒子秦諭清!”“別這麼說諭清,他是你哥哥!”秦天生終於忍不住老淚縱橫。

    諭清?

    耿芙蓉心底又是一陣驚慌。

    天啊!

    她到底是怎麼了,竟完全沒想到諭清和諭堂是兄弟?即使在聽聞諭堂和秦天生的關系之後,她竟然還不曾想到諭清和諭堂的關系。她只覺得一顆心碎得七零八落,讓她呼吸困難。

    “我很慶幸當年你把我趕走,否則你的報應也許會應驗在我身上。”

    語畢,丘諭堂頭也不回的離開秦府。

    jjwxc勉jwxc勉jwxc

    秦天生神色黯然。

    好不容易兒子回到眼前,但他卻不肯認他、不肯回來。

    三年前,他最疼愛的兒子意外身亡,他開始派人到各地尋找,卻怎麼也沒想到丘玉珠會淪落青樓,連帶的讓這個兒子在青樓長大,難怪他始終無法得知他們母子倆的消息。不過沒關系,現在諭堂總算出現了,他要他回到秦家,而且不計任何代價。他倏然轉頭看向耿芙蓉,冷冽懾人的眼神逼得耿芙蓉無路可退。

    如今他已經無計可施,只能將希望放在耿芙蓉身上。

    “耿芙蓉。”他怨恨的叫著她的名字。

    耿芙蓉接觸到他如利刃般的眼神後,只覺得自己立刻從腳底涼到頭頂,全身僵硬的等著秦天生的下一步指示。“我要你想辦法讓諭堂回到秦家。”

    “我?”可能嗎?

    “不管你用求的、用哄的還是用騙的,我要你帶他回來!”秦天生才不管她用什麼方法,他只要他的兒子。耿芙蓉覺得他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我恐怕沒這個能耐……”雖然她知道自己不論願意與否,還是必須去做,但是卻一點把握也沒有。“你有這個能耐!”秦天生冷笑著,“諭堂沒發現你對他有多大的影響力,但是我發現了,你就利用這影響力將他帶回來。”“可是他對我--”

    “我不管他對你如何!”他凶狠的打斷她的話。“你欠我們秦家的,就靠這一次來償還。”秦天生提起往事,耿芙蓉全身猶如被丟在冰天雪地中,血液就像被凍結了般,暫時停止流動。沒錯!這是她欠秦家的債……

    “如果你能還我一個兒子,讓他繼承秦家的一切,從今以後你就自由了。”秦天生嘴角揚起一抹嗜血的微笑。“如果你無法做到,這筆帳會一並記到你頭上,這輩子你都無法逃過良心的譴責。”“我知道了。”她低聲回答。

    她不是怕良心的譴責,而是無法罔顧自己對諭清的承諾……

    jjwxc勉jwxc勉jwxc

    秦諭清的死,她是罪魁禍首。

    為了他的亡故,耿芙蓉的身心從此受到禁錮,不再有自由。

    若不是因為她,秦諭清不會年紀輕輕就離開人世,秦天生也不會因此失去疼愛的兒子。一切的惡因都是她一手種下的,所以活該她必須承受所有的惡果。

    耿芙蓉帶著贖罪的心情來到柳林胡同,猶豫著該怎麼向丘諭堂開口。

    她伸手想敲門,大門卻咿呀一聲被推開。

    大門竟然沒關!?

    耿芙蓉好奇的走進屋裡,看見丘諭堂的房門一樣半掩著。

    她就著門縫往房裡頭看--她看見蘇彩柔整個人猶如八爪魚一樣攀附在丘諭堂身上,而丘諭堂似乎不為所動。大概是蘇彩柔在自作多情吧!

    耿芙蓉這麼想著,就大膽的敲門。

    “你來這兒做什麼?”丘諭堂發現是她,立即厲聲質問。

    “我有事想和你商量。”耿芙蓉難堪的看著蘇彩柔,因為她的衣衫凌亂,雙乳幾乎裸露在外。“看什麼?你沒做過這種事嗎?一雙玉臂千人枕的女人,有什麼資格看輕我?”蘇彩柔從秦家的下人那兒得知耿芙蓉和丘諭堂有過一腿,眼裡就更容不下耿芙蓉,老是覺得丘諭堂會被耿芙蓉搶走。蘇彩柔的話如針一般刺進耿芙蓉心裡,她的身子明顯震了一下。

    她知道鎮上的人對她原就不存好感,如今發生了這些事情,她更是無地自容。“我和你沒什麼事好商量。”丘諭堂一把拉過蘇彩柔,就當著耿芙蓉的面吸吮起蘇彩柔的雙峰。“你是想在這裡觀賞活春宮,還是要走?”丘諭堂諷刺的笑著。“或者你想一起玩玩?”耿芙蓉平靜的看著丘諭堂。

    “我可以等你。”她堅持道。

    丘諭堂不滿她平靜的表情。

    “我勸你還是改天再來,你也見識過我的耐力,你恐怕有得等囉!”

    “我的堅持想必你也領教過了。”耿芙蓉堅強的與他對峙。

    “耿姑娘,你也未免太不識相了,沒看見我們正欲火焚身嗎?何必在這兒耽誤我們的時間呢?”蘇彩柔出言嘲諷她。“嗯,說得好。”丘諭堂說完,又使壞的咬了她的玉峰一口。

    耿芙蓉覺得自己實在看不下去了。

    “我在外頭等你。”她冷冷的向外走。

    “我可不保證多久會出來。”丘諭堂的冷言冷語緊跟著她的腳步。

    “放心,我的耐力不比你差。”

    “愛等你就等吧!”丘諭堂生氣的走下床甩上門。

    耿芙蓉的淚水在房門甩上的那一刻流下。

    她必須忍耐!

    耿芙蓉挺直腰桿,走到大門外等著,因為她不想在屋裡聽著一陣陣的笑聲,那像是在恥笑她的癡傻、愚笨……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