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點 第二章
    本來藍悠宇還怕我家人不讓我自己出外和朋友租房子住,但是他又怎會明白藍領階層的想法。

    吃晚飯的時候,我把這件事大概地和爸媽說了說,象征式地詢問一下他們的意見。

    媽媽基於可以少煮一個人的飯量和少用一個人的菜錢,欣然答應,女人嘛,除了柴米油鹽還能想得到什麼?

    反正外宿的是兒子又不是女兒,還能怕吃什麼虧?就算是吃虧也是自己兒子虧別人家的女兒呢,呵呵。

    我可以看到媽媽思想掙扎之後的萬二分放心。

    爸爸呢?和我同住的人是他從小看到大的藍悠宇,基本上他是沒有什麼反對的聲音。

    他看著我,沉思了半刻,說:「住的地方離學校近也是件好事,你也不用每天早早起來趕公車,但房租的話要你自己想辦法,你知道啦,最近經濟不景氣,就算是我的鐵飯碗也生蚺F,實在……」

    爸爸搔了搔他已經寸草不生的頭頂,繼續說完剛剛沒說完的話:「而且我和你媽也老了,總得留些錢在身邊……」

    明白爸爸話中的意思,我接下他省略了的後話,說,「嗯,我知道的,其實我也有打工的打算。」

    「不過你放心,每個月的零用我還是會照樣子給你,恩……會適當多加你一些零用錢,再加上省下的車費,房租方面應該沒有問題吧?」爸習慣性的再摸了摸頭。

    爸爸頭上那少量但仍舊烏黑的頭發隨著他搔頭的動作左搖右擺,早年就懷疑我爸頭頂的頭發都是受不了他頻繁的「關愛」而掉光,現在看來我的推測准確度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房子是藍悠宇,我自然可以白吃白住,不過仍舊能體會出爸爸的心意,「謝謝爸。」一句道謝就這樣出了口。

    「不過你也要自己存著點,不要都用完。」爸爸仍然不放心的說。

    「知道了。」

    「出去住了凡事都要小心,外面的伙食總沒有家裡好,以後多回來喝湯。」媽媽關心的說。

    「我知道。」

    從來離家沒有超過一個星期的兒子要搬出去住,我想媽媽在某程度上也會有點擔心的,嘮叨也只是反應她對我的關心,這個我能明白。

    「也叫悠宇這孩子多來我們家吃飯。」媽再吩咐道。

    就算你不叫他,以他這個人的性格,如果我回來吃飯,就算要他用爬的,也一定會跟來,我在心裡暗忖著。

    「別在外頭亂搞男女關系,你們年紀還小,知道嗎?」爸爸補充道。

    聽到這個幾乎千篇一律的「警世格言」,我很想笑出來。看來爸爸是怕我藉外宿的名義胡作非為,呵呵,可是他不知道,他兒子從不搞男女關系,因為偏愛的是男男關系,我的愛人是一個和自己擁有一樣性別的人。如果我爸知道我現在的想法,不知道會露出怎樣驚訝的表情?

    「不要以為在外住就亂來,要負責任的!」我想這才是爸想說的重點吧。

    「我知道的。」

    「記得多回來。」  

    「好。」

    沒有淚光,沒有鼻涕,更甭提面紙,就這樣,我在家人的同意下,光明正大的搬去和身為我的好朋友兼愛人的藍悠宇一起住。  

    我和他的同居生活,就此展開。

    同居的生活是浪漫的,單純因為相愛這個原因,努力適應彼此的一切,生活在一起,而且我們都還是學生,生活中不用憂愁這,煩惱那,自然是更加寫意。

    因為這時候的我相信,只要相愛,就能克服一切。

    「軒,你過來一下!」

    「恩?」聽見他的聲音,本已集中的意識馬上被打散,我從書本中抬起頭看向他。

    「我現在閉上眼睛,你可以到我身邊來。」說完,他果然馬上閉上眼睛。

    不知道他葫蘆裡面賣的是什麼藥,我有點好笑的看著藍悠宇閉上了眼睛,好象在等待著什麼的得意樣子。

    「過來一下嘛!」可能是沒有聽到我有所動作,所以他的聲音中多了些撒嬌的味道。

    「我說,藍先生,你是男人,不是人妖,少來這套,惡心!」雖然滿口批評,不過我還是放下了手中的書,慢慢地站起來,走向他。

    「軒,你抿起嘴來好性感!」

    忍住強烈要翻白眼的欲望,站到他面前,好笑問:「你又沒有看到,怎麼知道我抿起嘴?」

    回答我的是藍悠宇有點蠢的招牌笑容,他用清澈的聲音說道:「我猜的!以我對你的了解,就算看不到,也熟知你每一個細微的動作!」

    「你少來了!」雖然嘴上不承認,可是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竊喜。

    如果一個人,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出「我很了解你」這種理直氣壯的話,應該沒有人會抵擋得住吧,我想。  

    「我已經來了,你要跟我說什麼?」我站在他的面前問道。

    「我要告訴你的是……」藍悠宇慢慢地張開眼睛,呆呆地看著我。

    「我告訴你,你再只是對我傻笑,不說話的話我就……」

    得不到藍悠宇的回答,我斜眼瞅著他,准備出言恐嚇,要讓他知道耍我的下場,已到唇邊的狠話在他離我不夠五公分的深切凝望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一起這麼久,我看我還是無法習慣近距離看他這張雖然有點蠢,但絕對算得上英俊的臉蛋。

    「軒,我很高興!」神經粗的藍悠宇壓根就沒有發現我的不對勁,兩只眼睛激動得發出閃閃的亮光,一個微笑在我眼前放大開來,再來是一個超大的美式擁抱。

    與我相比之下,藍悠宇是個比較感性的人,一點小事情他也可以渲染得很浪漫,相比之下,我算是現實主義者,所以不知道我走到他身邊,這樣簡單而普通的事有什麼好值得興奮的。

    「你要干嘛,我正在看書!」有點抗拒的推拒著藍悠宇溫暖的擁抱,因為不明白他的用意,只能用漠然來掩飾我的不知所措。

    「軒!你知道什麼是最近的距離嗎?」藍悠宇興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完全不受我輕微的排斥影響。

    「最近的距離?」數學公式?腦子自動搜索一遍最近背下的所有公式,仍然找不到對應的答案,不得不問:「是什麼科目的公式?」

    「拜托!不要老是想著課業問題,這樣很沒情趣啦!」他像看穿了我的想法那樣,身後的手輕輕地拍了拍我的頭。

    「抱歉,我就是這個樣子。」雖然知道藍悠宇並沒有嘲笑我的意思,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生起悶氣來,他就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而我就一問三不知,這種被耍著玩的感覺,讓我感到很不好受。

    「可是,我就是喜歡你這個樣子!」藍悠宇附嘴在我耳邊小聲地說,溫熱的氣息在耳垂附近流竄,形成溫熱的暖流。

    再多的悶氣在聽到他這話之後,漸漸地蒸發,消失在空氣中,殘留下來的只有那煩人的燥熱。

    「軒,我告訴你哦,根據科學報告顯示,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是顯示出彼此的信任感,從此可以判斷出情侶或夫妻的親密程度。」藍悠宇看著我認真地解釋著。

    「那又怎麼樣?」在他漆黑的眼眸裡,反映出一個茫然的我。

    「軒,你真的很不解溫柔!」藍悠宇有點氣餒地把頭埋在我頸窩處,抱怨地說:「你不覺得我們有著最親密的最近距離嗎?」

    在他提醒之下,我驚覺到我們之間幾乎等於零的距離。

    一直以來,我都是用這麼近的距離站在他的身邊嗎?在今天以前,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將這個親密的距離視之為理所當然,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對藍悠宇有著這麼深的信任?我和他是哪時變成這麼親密無問?

    問題一下子自己在腦海裡形成,頓時讓我感到措手不及,相對地,思想也本能地尋找著答案。

    也許,從頭到尾都知道,但卻選擇忽略這個貼身的問題,因為在乎與被在乎之間,被在乎的總是會占絕對的優勢,而我,自私的想在這種脆弱的愛情關系中占有絕對的優勢,這個,或許是我沒有選擇下的選擇吧……

    「我真的是很不解情意?」聽到他的抱怨,我有點擔心地問,圈著他的雙手像要固定什麼似的,不知不覺中加緊了力道。

    「是啊,你很不解情意,愛面子,不誠實,常常死鴨子嘴硬,又死腦筋……」藍悠宇如數家珍的細說。

    聽著聽著,我的心不禁向下沉,在他眼裡,我真的有那麼多缺點嗎?

    「行了,我知道我自己缺點夠多,不用你一一提醒!」我憤然地甩開他的手。

    在面子掛不住的時候,我通常都會選擇逃避,仿佛逃開了就不用去面對,這個也是我的缺點之一。

    「不要生氣,先聽我說完,好嗎?」不理我的反抗,藍悠宇溫柔地抱住我說:「但就是你的口不對心,造就了我們之間獨特的、專屬於情人之間的親暱。我感激還來不及呢!」

    語畢,溫柔的在我唇邊印下輕輕的一個吻。

    是誰說霸道的男人才有味道,男人和女人一樣,適時的溫柔會讓人心醉神迷,偶爾展現出的溫柔比形於外的霸氣更令人折服,不論男女,都會臣服在這不經意的溫柔底下。

    「真心話?」此刻的我需要他一句話,一個讓我可以繼續任性的承諾。

    「要我把心掏出來嗎?」藍悠宇將我重新納入他的懷抱,以他的額頭抵著我的。

    「不要,又不值錢。」我用開玩笑的語氣道,但眼睛不由自主地用心凝視藍悠宇離我不足兩公分的眼眸深處,努力想證實承諾的真偽。

    「我能把你的態度解讀是對我撒嬌嗎?」

    「呵呵呵。」我只笑不語。

    「壞人!每次只是笑眼旁觀,看我笑話。」藍悠宇不甚認真地表示他的不滿,嘴巴除了說話還忙著在我頸上印下屬於他的記號。

    我閉上雙眼,靜靜地感受藍悠宇霸道又不失溫柔的輕啃,享受著這種輕微刺痛中帶有的一絲快感。好喜歡這樣的感覺,仿佛我們之間已經超越了語言,彼此的心意可以借由緊貼的身體傳送到對方心底。

    「軒,現在的你好美!」

    藍悠宇的聲音在前方響起,我睜開眼睛,努力透過他深邃的眼瞳看清楚在他眼中此刻的自己,迷蒙而顯得濕潤的眼眸,唇上淺留著自己咬出來的牙齒痕跡,臉頰因激動而染上誘人的粉色……

    這個沉醉在愛中的人,是我嗎?  

    ──不要問我愛不愛你,我所做的一切已是真誠的表示出我的心意。

    不太習慣在肢體上赤裸裸的顯露自己的愛意,我不好意思的轉過頭,不去看他迷人的黑瞳。

    「不,不要轉開!」藍悠宇伸手抬起我的下巴,讓我把頭轉回來。

    「軒,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愛你不由自主的逞強,愛你強裝的冷漠,愛你壞壞的嘴巴……」

    這怎麼聽都像在「數落」我,什麼情人之間特有的親暱程度,不會是在騙我的吧?哼,枉費我還真的笨笨的相信了他!

    「痛!你不要咬這麼大力,留下痕跡的話會被同學看見的!」像是要打擊他的投入程度,我故意大煞風景地說。

    情緒高昂的藍悠宇聽了我的話之後,熾熱的身體頓了頓,抬起頭,看著我輕笑出聲。

    看他從微笑、大笑到現在狂笑,我心裡不爽極了,這個本來是我的專利,現在倒給藍悠宇這個大塊頭撿了現成的便宜,想打擊他,倒成了自己讓他看笑話了,氣死人了!

    「哼!」我很生氣,很生氣,什麼情緒都沒有了!

    「軒──」  

    「哼!」這次連抱住他的手也松開了。

    「軒──」

    少來了、以為這樣叫幾下我就會軟化,太小看我了吧。

    「軒軒──」

    「哼哼!」鐵定心要忽略他,我繼續給他一個鼻音。

    「我的軒軒──」

    「別以為加了『我的』我就是你的。」

    我明白這其實是自己惱羞成怒,藍悠宇他沒有錯,就是放不下身段先妥協,看來他真的說對了,我就是喜歡死鴨子嘴硬,沒有辦法,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改不了了。

    「軒,我真的很愛很愛你!」說罷,藍悠宇完全不理我之前刻意的疏離,霸道的重新擁我入懷,將頭窩在我頸窩處,朝我最怕癢的地方猛吹氣。

    熱熱的,濕濕的,癢癢的,讓我不其然的閃躲著。

    「雖然你有很多很多的缺點,但是……你這種愛你在心頭口難開的笨拙樣子,是我的最愛!」

    哼!油腔滑調的東西!

    雖然很不甘心,也不想讓藍悠宇稱心如意,但嘴角在聽了他赤裸裸的愛語後上揚是一個不掙的事實。

    「軒……」  

    我依然保持沉默,努力控制著雙唇上揚的角度,不能一聽到他的甜言蜜語就一副雪糕遇到太陽那快融掉了的表情吧,這樣會讓他覺得我很好哄。

    「我偷偷的告訴你。」藍悠宇小小聲地說。

    也許是他神秘十足的表情,又也許是潛意識裡還是想再次聽到他出人意表的表白,雖然是滿臉的不在乎,但耳朵早已就緒,准備捕捉從藍悠宇那邊飄過來的聲浪。

    就說好奇會殺死一只貓,在我以為會聽到什麼海誓山盟的誓言時,卻聽到……

    「軒,如果是高興得想笑的時候,笑出來是最好的方法。」  

    什麼意思?話題扯到哪裡去了?

    在我還在皺眉時,藍悠宇忽然拉起我的手,跑到玄關的鏡子前,看著光潔無瑕的鏡面,認真地問:「魔鏡魔鏡,這個世界上,誰是最酷的人?」  

    「這個世界上最酷的人是凌洛軒!」藍悠宇以配音員的架勢,變聲回答。

    「魔鏡魔鏡,這個世界上,誰是最帥的人?」

    「這個世界上最帥的人是凌洛軒!」

    藍悠宇這種自問自答、自導自演的游戲在我看來,老實說,真的有點蠢,已經不是小學生了,也過了相信童話的年紀,還在這邊玩什麼魔鏡魔鏡的,實在有夠無聊,而從某些角度看來,也許是很惡心也說不定。

    但這就像某名人曾經說過的,兩個人要融洽的生活在一起,除了愛情,感情,責任之外,還要加上情趣這兩個字,情趣就像潤滑劑,潤滑著彼此的接觸面,減少摩擦,磨損少了,自然壽命也會相對的延長。

    我喜歡情趣,需要這個潤滑劑,因為我們還要在一起很久……很久……

    在我雲游太虛的同時,忽然聽到一句令我生氣的話。  

    「……世界上最別扭的人是凌洛軒!」

    什麼!

    「最別扭?你說我是嗎!」相信我,我一定是以最最凶猛的眼光緊盯著他,要他說出真實的答案。

    「嗯……」藍悠宇故作深思,想了一下,「你不喜歡別扭這個詞嗎?」

    廢話!

    「這樣的話……悶騷你覺得怎樣?」

    去他的悶騷!

    「藍悠宇,你找死!」我打算放棄紳士作風,改行當狂野派,握起拳頭准備以拿手左勾拳來對付他。

    藍悠宇四兩撥千斤的隔開我的左勾拳,一個反手,捉住了我的手腕,輕輕一帶,輕松的將我納入他的懷裡。

    「軒,你看!」藍悠宇的左臂緊緊地圈住我的身體,右手指向前,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我的視線落在鏡子前。

    「我有看到,不就是你欺負我!」話語中撒嬌的成分把我自己嚇了一跳,這……到底怎麼回事?

    「偶爾也要把真正的情緒表露出來啊,軒!」

    真正的情緒?

    他做了這麼多東西都只是為了……我真正的……表情?

    「笨蛋!」口氣依然是壞壞的,出現在唇邊的淺笑已經暴露出我此刻的心情,沒有刻意的壓抑,是純粹跟著內心情緒表現出來的笑容。

    很感動嗎?一時間我也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只是有那麼一種淡淡的溫馨輕輕的縈繞在我們的四周,有那麼一點「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的意境。

    「因為……憋著會得內傷的!呵呵呵。」像是要回答之前的疑問,藍悠宇挑著眉,頑皮地說。  

    呃……

    原來如此,他拐著彎說我在暗爽,該死的壞人,神經粗死了,居然破壞氣氛,虧我之前還覺得他會是我們之中比較浪漫的一個。可惡!我要報復!我以效仿西洋吸血僵屍那樣,裂開雙唇,露出牙齒,朝藍悠宇雪白的頸項狠狠地啃下去。

    「我說軒,這可是你主動的,到時候不准罵我哦!」藍悠宇不躲不閃,正面接下我的「攻擊」,還笑得像個賊。

    果然,不消一刻,他就已經轉守為攻,無數的碎吻墜落在我額上、臉上、唇上。

    早知道他會化被動為主動,因為他所有的反應都在我的掌握中,真不愧是讓我愛了這麼久的人!呵呵呵,被欺負又怎樣,處於下風又怎樣,為了他,我甘心處於下風,樂意扮演被欺負的角色,只不過是誰欺負誰,還真的說不定。

    「壞人,老是欺負我!」

    藍悠宇所說的情人之間的親暱感,我想,我懂了!

    「我只是對你一個人使壞而已!」明顯變得沙啞了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

    再次造訪的吻結束了我們之間的對話,不知道是誰做的主動,讓彼此的身體靠得更近,不再滿足於小小的親吻,彼此的熟悉感讓我們配合得親密無間,高溫迅速在體內散發開來,表達出心底最真誠的說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