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浪子心 第九章
    「傑,我記得伯母喜歡吃芥藍牛肉對嗎?啊,還有紅燒獅子頭,那……要買牛肉,還有豬絞肉……」

    超市裡,尹傑推著手推車,微笑地看著前面拿起蔬菜輕皺眉頭的紀桑亞。

    她一點都沒變。纖細修長的身材,烏黑如瀑的長髮,猶豫的時候會皺起眉頭,感到疑惑會轉轉眼珠子,好像這樣就會突然靈光一閃,真的想不通就咬咬下嘴唇,等著人家告訴她答案。

    不過,除了初見他一時的激動,她沒像過去那樣,喜歡挽著他的手臂,耍賴地將重心倚在他身上,要他拖著她走。

    他們之間,存在著一種生疏。

    是因為過去三年,時間空間的距離尚未適應,還是她的心,已經離他很遠了?

    也許……今晚就會有答案。

    「我來提吧!」結完帳,紀桑亞搶過尹傑手中的購物袋。

    「沒關係。」

    「不重的,我提就好。」她輕輕閃過他伸過來的手。

    尹傑沈默了。

    現在的他,連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到,又怎麼能給她幸福?

    他忍著膝蓋傳來的不適,勉強跟上她的腳步。

    回到家,廚房裡,尹傑在她身邊打轉。「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她將他推到餐廳,按在椅子上。「乖乖坐著,這點小事,難不倒我的,你可以說些在美國的事,我想知道。」

    看著她忙碌的身影,就像三年前他腦中想像的婚後生活。

    能再見到她,其實,他已經該感謝老天了。

    這一趙回國,不管結果如何,至少,他不必再壓抑想見她的念頭。他們的生命,再次有了交集。

    「哇--好香喔!一定是桑亞來了。」尹母從大廳一路鑽進廚房。

    「伯母。」

    「桑亞,我好想妳啊!」她給紀桑亞一個美式的熱情擁抱。

    「媽是想念人家的菜吧!」尹傑在一旁吐槽。

    「哇,別聽他亂說。我看看,嘖嘖,還是這麼漂亮,像個洋娃娃一樣,再讓我抱一下。」

    「媽--魚要焦了。」其實他是嫉妒。

    「焦就焦,只要是桑亞做的,怎樣都好過那些中國餐館。」

    「很久沒做了,有些手忙腳亂的。」她不好意思地說。「快好了,再十分鐘就可以開飯。」

    「不急不急,我去開瓶酒,咱們待會兒邊吃邊聊。」

    「媽,不要偷吃。」尹傑轉頭看到母親的手正捏起一根炒蘆筍。

    尹母比了比食指在唇問。

    「呵,伯母還是這麼開朗。」

    「是啊!在醫院時,她簡直成了孩子王,所有病童都擠到復健中心吵著聽她說故事。」

    紀桑亞專心勾芡糖醋魚的醬料,眼角又開始濕潤,想著--這樣的生活,是不是從此將離她愈來愈遠?

    「傑……等等吃完飯,陪我到前面公園走一走好嗎?」紀桑亞故作輕鬆地問。

    尹傑的心裡,閃過不好的預感。

    「呼--吃得好撐,妳的手藝還是一流。」尹傑斜坐在公園鐵椅,兩手放在鼓起的肚子上。

    紀桑亞靜靜坐在一旁,沒有開口,眉頭幽幽鎖著心事。

    他不願主動提醒她要說的事,卻也心疼她的悶悶不樂。

    微風捲落幾片葉子,秋天的氣氛濃厚。

    他腰一挺,坐直身子。「說吧!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他還是不願見她如此折磨自己。

    「傑……」紀桑亞看著他,欲言又止。

    「想跟我談妳男朋友的事?」他心一橫,將腦中猜測的事直接提出來。

    她咬著唇,說不出口,臉上的表情卻讓他一眼望穿。

    「果然……」尹傑望向天邊的星星,乾澀地問:「他對妳好嗎?」

    他澀然的語氣,讓她不忍,無論怎麼說,似乎都無法不對他造成傷害。

    為了她,他寧願選擇讓她死心,忍受寂寞,獨自承受病痛的折磨。在他面前,她如何能回答這個問題?

    或許,這輩子,再也不會有人比尹傑更愛她。但是,她的心,滿滿地,佔著一個人。

    「告訴我,妳很愛他嗎?」他想讓自己徹底斷了所有的念頭。

    不是沒想過,當他決定瞞著她的時候,或許這輩子,他就要失去她了。

    她太單純,也太善良,如果他開口要求,桑亞會留下來,但是,她不會快樂。

    無論選擇誰,她都將永遠惦著另一方,認為自己虧欠他。他怎麼會不懂她呢?

    她低下頭,輕嚅:「我……很愛他。」一顆晶瑩的淚珠,無聲滑落。

    他的眼眶也紅了。

    「呼……」他吐了口氣,站起來,將手插進口袋裡。「聽妳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旋個身,踢開一顆小石子。「其實,我的內心也很掙扎。我的復健醫生,陪我走過這三年,包容我在身體最不適的時候喜怒無常的脾氣,她對我有情也有恩,我們的關係……很親密,但是,我又放不下在台灣的妳,怕妳不懂得照顧自己。這次回來,我打算,如果妳還是一個人,我會負起責任,跟她分手。不過,看來,妳也已經找到自己的幸福。」

    「是真的嗎?」紀桑亞有些訝異,原本沉重的心情一下明朗開來。

    「妳對我就這麼沒信心?雖然身體有些殘疾,但是身價依然沒有下滑,我可是醫院裡很搶手的黃金單身漢咧!」

    「我不是這個意思……」

    「何況,我和朋友投資合開的軟體公司現在正在起步,我也不能長時間留在台灣,又怕妳到那裡水土不服,現在,這些問題都迎刃而解。」

    「那你打算和那個醫生結婚嗎?」紀桑亞問。

    「如果,妳希望我娶妳,我會和她分手,畢竟我們曾有過婚約。」

    「不、不,不是這樣,我很高興你找到可以攜手一生的伴侶,我只是怕你為了不讓我為難,故意這麼說。」她低頭。

    「傻瓜,妳忘了我老媽說過,如果沒娶到妳,她要我打一輩子光棍,若不是我女朋友也通過她這一關,我絕對會巴著妳不放。」

    聽他這麼說,紀桑亞終於開心地笑了。「伯母才不是真要你打光棍,這樣她豈不是要照顧你到老,都沒時間享樂了。」

    「對喔,我怎麼沒看透這一點,還被她欺壓了這麼多年。」

    「噗……原來你也這麼笨啊!」

    「喂!看到前未婚夫被人家欺負,妳怎麼可以笑成這樣。」他敲敲她的腦袋。

    「反正現在你是搶手貨,哪輪得到我心疼。」

    「看樣子……我還是早點回美國,那裡比較溫暖。」他故意歎口氣。

    「喂,才剛吃完人家做的菜,這麼說會不會太現實了一點?」換她捏他一把。

    見到她深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尹傑只能壓下心頭的落寞。他一直希望能讓那純真的笑容永遠留在她的臉上。即使,那抹笑容,不再是為他綻放。

    他對著路燈抬起手臂。「快十點了,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很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你有我的電話,白天我們隨時可以相約出來吃飯聊天的。」

    「急著想去男朋友那裡?」他故作輕鬆地問。

    紀桑亞頑皮地吐吐舌頭。

    「我送妳吧!這是男仕應有的風度,再說,我也不放心妳一個人搭計隉車,聽說台灣現在治安不大好。」其實,是他想找機會看看那個幸運的男人是誰。

    「那就麻煩你嘍!」

    「妳皮癢啊?跟我客氣什麼。」他走到馬路旁,伸手招來一輛計程車。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計程車停在韓宇住的公寓外,紀桑亞朝車內的尹傑揮揮手。

    「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

    一步兩階,跳著上二樓,這個時間,不知道他會不會還賴在床上,連晚飯也忘了吃。

    因為心情愉快,人也跟著俏皮了起來。她拚命地按電鈴,等著看他開門時的一臉殺氣,然後再送上一個法式舌吻。

    韓宇被一陣急促的門鈴聲給吵醒,他掙扎了一會兒才從沙發上坐起,看一下牆上的鐘,低咒一聲。「不會又出狀況了吧!」

    因為後製出現一些問題,昨晚臨時又重新錄製一首歌,忙到今天下午才回來,不知是哪個缺德的傢伙擾人好眠。

    他穿了一件短褲,赤裸著上身,瞇著眼趴在門邊,等著打發走門外的人再回過頭補眠。

    門才開了一道小縫,一個香軟的身子隨即撲上來。

    「桑亞?!妳不是同台中了嗎?」他趕緊接住她。

    「是誰門鈴按得這麼急啊?」潔兒走過來,揉揉眼睛。

    紀桑亞才踮起腳就看見從房間走出來的潔兒,一時不知如何反應。潔兒穿著韓宇的襯衫,兩條光潔的腿露在外面,最上面的兩顆鈕扣還敞開著,讓人不得不產生聯想。

    她吸一口氣,用力推開韓宇往外衝。

    「桑亞--」韓宇套上長褲,隨手抓了件衣眼跟著要衝出去。

    「宇哥--」感覺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潔兒一陣心慌。看到紀桑亞臉上絕望的表情,突然害怕她會做出什麼傻事,即使自己喜歡韓宇,也不希望是這種結果。

    「妳先回宿舍,」他回頭急急跟她說了一聲。「該死!妳怎麼穿成這樣。」

    一時顧不了那麼多,他得先攔住桑亞。

    「桑亞,妳別跑,聽我說--」他知道她肯定誤會了。

    紀桑亞只覺眼睛被風吹得好痛,沙子扎得她眼淚直流。

    「桑亞!」一直追到馬路上,韓宇才拉住她。

    衣服還拎在手上,路邊經過的人不斷轉頭過來注視赤裸著上身的他。

    「桑亞,妳先冷靜下來,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害怕因為誤會而失去她,韓宇抓著她的手臂,不讓她掙脫。

    她閉起眼,緊緊地摀住耳朵,怕一鬆手就會聽見那些女人的聲音--

    你們不適合。妳的世界太小,更跨不進他的世界;別一個人霸佔著,偶爾要讓他出去透透氣,是妳搶走了韓大哥,妳明知道我喜歡他……妳不瞭解他,只有我才懂他;他今晚不會有空……

    「桑亞!」扯下她摀在耳邊的手,韓宇氣急敗壞地大喊:「她睡在房間,我睡在沙發,我們之間什麼事都沒發生!」

    這下,停下腳步的人更多了。

    他用力抱住她。「不要亂想、不要誤會。桑亞,相信我,不要急著判我的罪。」他的手幾乎抖到無法控制。

    沾染鮮血的白紗,自腦中一閃而過,他痛苦地閉上眼,摟緊紀桑亞,他不要再失去任何人了。

    她終於稍稍平靜,卻仍抽抽噎噎。

    方纔的那一幕,讓她正視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惶然不安。

    不是不曾想過如何瀟灑退場,不讓他為難,但真正面對時,那跌入深谷般的絕望,竟使她無法承受。

    她並不堅強,更不能灑脫地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她一點都不想要這種在風雨裡飄搖的愛情。

    不敢問他愛下愛自己、不敢去想兩人有沒有未來、甚至連愛他都不敢說出口……

    一旁假裝沒有在圍觀的路人群中,有個人走出來。

    「先生、小姐您好,我們公司正在舉辦婚紗選秀活動,如果照片被選中放在櫥窗中展示,我們將贈送價值二十萬元的全套室內、外婚紗照,以及精美結婚喜帖、來賓謝卡和墾丁五星級飯店住宿券。你們男的英俊挺拔,女的美若天仙,我敢保證你們絕對會當選,小姐要不要進來試試我們剛從法國進口的全新婚紗?」

    業務員一口氣嘰哩呱啦將介紹訶說完,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似乎十分肯定這筆生意會上門。

    紀桑亞視線被引導到他手中的婚紗照,裡頭的男、女主角笑得幸福、燦爛。記起尹傑陪她去試婚紗,在眾人的讚美聲中,鏡中的她,笑容也是這麼甜蜜。

    「在歷經誤會、冰釋後,兩人深情相擁,許下一個幸福的未來,有什麼比這個更容易打動愛人的芳心呢?」見女主角感興趣了,那名業務員立刻轉向韓宇進行遊說。

    「滾開!」韓宇不耐煩地大吼。

    一群人識相地一哄而散,捧著相簿的業務員也一臉尷尬,悄悄往後退。

    而他的那聲大吼將紀桑亞拉回現實。

    他甚至連「喜歡」兩個字,都沒有說過。除了那一次,在KTV包廂裡的玩笑話。

    她輕輕推開他。

    她不該忘了,這只是一場遊戲,永遠不會有「王子和公主最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她的手上也不會戴上任何一隻他給的戒指。

    「桑亞……妳真的誤會了。」

    她反譏:「我有什麼立場誤會?你說過,享受愛情但不必認真,這是成熟女人都應該知道的遊戲規則,不是嗎?」而她,一點本事都沒有,更沒有玩這種愛情遊戲的本錢。

    「我沒有把妳當作遊戲對象。」

    「那麼潔兒就是你的遊戲對像嘍?你知道她喜歡你對吧!你很享受這種無人可擋的男性魅力?」

    「難道我在妳眼裡就這麼惡名昭彰?跟妳交往後,我沒有再跟任何一個女人牽扯不清,為什麼妳們都不肯相信我?」他握緊拳頭,不停顫抖。

    他說「妳們」,他把她和過去那個自殺的女孩的身影重迭了嗎?

    突然間,她意識到,原來……她的不安是因為她清楚地知道,他心中那個最重要最無可取代的位置,已經填上了一個身影。

    他這一生中,唯一的新娘。

    「桑亞……」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傑?」

    尹傑將她拉到背後。

    「別哭。」尹傑為她拭去眼淚,低聲問:「他就是妳說的那個人?」

    眼眶一酸,她悲傷地將臉埋進他的臂彎。

    計程車才繞出單行道停在紅綠燈旁,尹傑就看見紀桑亞奔跑的身影,後頭跟著一個衣衫不整的男人,在馬路上拉扯。一種不好的直覺讓他下了車,走向他們。

    聽到兩個人的對話,尹傑感到心痛不已。他一直捧在手心呵護的小公主,竟然讓這麼一個把愛情當遊戲的男人傷透心。

    「桑亞,我們回家再談。」韓宇伸手要拉她。

    尹傑將他的手擋住。

    韓宇注意到他手上的戒指和桑亞之前戴的那只相同,突然愣住。

    「你是誰?」

    「她的未婚夫!」

    韓宇的心頓時涼了一半。

    「先跟我回去。」尹傑摟著她,坐上計程車。

    一直到車子開遠了,韓宇還立在原地。

    上天,果然又跟他開了一個玩笑。只是,這次的玩笑未免也開得太大了。

    那男人竟是她的未婚夫?!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傑……」紀桑亞拉著尹傑的手臂。「我該回去了,晚上要上班呢!」

    「請假!」她哭了整晚,才睡兩、三個小時,他怎麼可能讓她去上班。而且,他肯定那個男人一定會到店裡騷擾她。

    「喔……那手機……我得打電話。」

    紀桑亞垂下頭,偷偷瞄他一眼,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可能比她還生氣。

    她無辜的樣子讓尹傑又好氣又好笑,將手機遞給她。

    紀桑亞才一開機,電話就響了起來,尹傑立刻將手機拿過來。

    「桑亞,妳在哪裡?妳聽我解釋!」一名男子的聲音在電話那端響起,不用猜也知道是誰。

    「她人不舒服,請你不要打電話來煩她。」

    「你是誰?桑亞呢?」

    「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尹傑的聲音雖然冷靜,卻是磨著牙說出來的。

    「讓我跟她說話。」

    「你覺得這個時候她還想聽見你的聲音嗎?」這個男人未免太霸氣也太自傲。

    「我們的事不需要透過你來轉達,我會向她說明。「

    「這就是你愛一個女人的方式?讓她受委屈,讓她跟別人共享愛情?你真以為自己是情聖?」尹傑嗤笑一聲。

    「傑……不要這樣……讓我跟他說……」紀桑亞在一旁心急地想拿電話。

    昨晚平靜下來後,她仔細回想看見的那一幕、她和韓宇的每一句對話、他臉上的表情……最終,她還是放不下。

    她開始為他尋找解釋,也認為自己太衝動。或許,真的如他所說,一個在客廳,一個在房間。

    「桑亞!讓她來聽電話。」電話那端大喊。

    「我不會把她交給你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尹傑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

    「傑,讓我跟他好好談談。」紀桑亞哀求著。

    「妳要找誰的電話,我幫妳打。」他的強硬態度,說明此時沒有轉圜的空間。

    「謝文風……」

    名字還沒找到,電話又響起,尹傑才喂了一聲,就聽見一串咒罵。

    「這位先生,請你成熟一點、冷靜一點。過去,她給過你機會,是你沒有好好把握,現在我回來了,桑亞會有她的選擇。」尹傑按下結束鍵,順便關機。

    「傑……讓我跟他說吧!」紀桑亞站在一旁,踮著腳想拿回行動電話。如果,真的是她誤會了,韓宇會有多著急。

    「妳還不瞭解妳自己嗎?妳這麼善良、這麼容易心軟,想接他電話?妳還不如直接回去投入他的懷抱。」對於紀桑亞的死心眼,尹傑也忍不住責備她兩句。

    「是我太衝動了,沒有給他機會解釋,我想,事實不是這樣的。」她怯怯地說。

    「如果他真的愛妳,就不該做任何可能讓妳產生誤會的事,如果,妳真的相信他,妳就不會不聽他解釋轉身就走,桑亞……」他捉住她的肩膀。「看清楚事實,你們之間存在的問題,不會因為妳不去看就會消失,妳的缺乏安全感來自他對愛情的不忠。」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大聲對她說話。因為他捨不得,捨不得她竟然讓這樣一個男人傷透了心。他的桑亞不該有這種驚慌無措的表情,她的心靈永遠都像天使般純白,不懂得人心的複雜,單純地相信世界是美麗的。她變了,變得膽怯不安、變得委曲求全。

    尹傑又責怪自己,都是自己不好,沒能好好保護她。為什麼要出車禍,為什麼老天要拆散一對即將踏上紅毯那一端的甜蜜夫妻。

    「可是……我愛他。」她垂著眼。

    聽到她說的話,尹傑肩膀一垮,跌坐在沙發上,全身的力氣彷彿耗盡。

    是啊!這就是他可愛的桑亞。

    一旦走入愛情,眼中便只有對方,再也看不見身旁的男人條件有多好,感受不到別人對她投射過來的愛慕眼光。

    若不是如此,當初他又怎麼會放心地出國唸書。一場畢業典禮,讓他也差點從人生中畢業。

    「傑……韓宇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壞,他對我很好,只是,他有一些我們難以想像的過去,所以……」

    「跟我回美國。」他突然冒出一句。

    她愣住,接不上原本要說的話。

    「我們結婚吧!就按我們當初的計劃,搬到美國,讓我照顧妳。我們共組家庭,有可愛的孩子,充滿綠意的溫馨小窩,每天下班吃到妳為我們做的飯,假日全家出遊,到各地遊行,這是我們原本就該擁有的生活。如果,妳仍夢想著要開間小小的咖啡店,我也可以幫妳。」他平和地躑z著當初兩人規劃好的婚姻生活。

    「你不該說的……」她的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你知道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何苦提醒我這個無法再實現的夢,夢想幻滅的痛我已經嘗了三年,好不容易走出來了,你為什麼要再提……」她開始掩面痛哭。

    「桑亞,對不起……」他抱住她。「我只是希望妳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還是可以一起完成我們的夢想。」

    「傑……不要教我為難,我做不到的,我的心很小,一次只能擺著一個人,不要讓我痛苦,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不是的,桑亞,不是的。」他輕拍她的背,企圖讓她冷靜下來。「是我不好,我一時心急亂說話,別哭了……罰我不能吃晚飯好不好,吃不到妳做的菜,那是很殘酷的懲罰喔!真的。」他逗她。

    紀桑亞停住抽噎,吸了吸鼻子。「以後都不做給你吃了。」

    「要罰這麼重嗎?」他擰著眉頭。

    她擠出一絲笑容。「騙你的啦!反正以後也有人幫你煮飯洗衣,擔心什麼。」

    「妳真的變壞了。」他作勢要搔她癢,紀桑亞急忙躲開。「壞孩子,該打妳屁股。」

    平靜後,紀桑亞心裡掛著的還是韓宇,不自覺眼神又轉成落寞。

    「答應我一件事好嗎?」他說。

    「嗯?」回過神來。

    「下禮拜我就回美國了,這段時間陪我,不准提要回去的話,讓他嘗嘗心急的滋味,也好讓我心理平衡一下。」他像個小孩子要糖吃。

    「嗯。」她想了一下,點頭答應。「那我真的得打電話了,要請人代班。」

    她知道,尹傑這次離開,兩人要再見面的機會更難了。原本要一輩子牽手的伴侶,如今就要各分東西,她又怎麼會不珍惜這段相處的時間呢?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開店時間一到,韓宇就衝進店裡,知道紀桑亞找人代班後,拎了酒坐到包廂裡,想冷卻幾乎要發狂的情緒。

    「幹麼!老婆請假回娘家,你不跟著去拉攏岳父岳母的感情,在這裡喝什麼酒?」謝文風走到包廂裡調侃他。

    「桑亞跟你聯絡了?她在哪裡?她說了什麼?」」韓宇一把捉住他的手。

    「你怎麼這麼激動?」謝文風怪異地看他一眼。「她說要請五天假,我還笑她是不是要回家辦嫁妝。」

    「別胡說。」他心裡煩得很,尤其聽到「嫁妝」兩個字。

    「哪有胡說?根據可靠消息,你上次到英國錄音,一個人偷偷跑去珠寶店,我猜是買戒指跟桑亞求婚,對吧?」

    謝文風當時簡直樂翻了,還得忍著不能走漏消息。

    經過這麼多年,韓宇終於從那個詛咒裡走出來,而桑亞的臉上也經常掛著笑容,兩人甜蜜的模樣,任誰也猜得出喜事近了。

    韓宇灌了一口酒,扒扒一頭亂髮。

    謝文風這才察覺他的不對勁。「吵架了?」

    「她未婚夫出現了。」雪特!

    打了一整天電話,全是那個男人接的。一聽到他的聲音,就直接把電話掛掉,後來就一直關機。

    除了待在她的套房裡,他根本一籌莫展,快把他逼瘋了。

    「呿,她哪有什麼未婚夫,如果你說的是她戴的那只戒指,不是早摘下來了?」謝文風覺得他庸人自擾。

    「我遇見一個男人,手上戴著和她一模一樣的戒指,桑亞就是跟他走的。」

    「啊--」這個消息太讓他震驚了。「你確定?沒跟她問清楚?」

    「前天晚上,補錄一首歌,一直忙到下午,潔兒在我那裡休息,桑亞誤會了,我怎麼解釋都不聽,打電話她也不接。」

    「怎麼會這麼嚴重?」謝文風也急了。

    「潔兒一直吵著,說她累得不想坐那麼遠的車回公司宿舍,我應該堅持先送她回去……偏偏讓桑亞看到潔兒穿我的襯衫……」他捏捏疼痛的眉心。

    「唉,你怎麼……」謝文風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相信韓宇,但是,這種事沒有女人能平心靜氣的吧!

    「我是不是真的這麼惡名昭彰?不管怎麼努力,女人就是不肯相信我。」他苦笑,笑裡有一絲無奈。

    「韓宇,別這樣,事情還沒弄清楚,見了面再好好談談。」他很擔心他又走回那個死胡同。

    「我怕,再見面時,她手上已經戴了別人送的結婚戒指。」韓宇緊握著拳頭,往大腿用力一搥,眼眶感到一陣酸澀。

    「不會的,你應該對桑亞有信心,她不是這麼三心二意的人。」現在,謝文風只能說著連自己聽來也覺得無意義的安慰。

    「韓大哥……」潔兒不知何時站在一旁,囁嚅地喊道。「桑亞姊……沒事吧!」

    韓宇抬起充滿血絲的眼睛望她一眼。「風哥,讓我和潔兒談談。」

    謝文風離開後,她坐下來,兩腳併攏,雙手安分地擺在膝上。

    韓宇歎口氣,知道這件事不該怪她,或許,桑亞心中一直存在著不安全感,是他太粗心大意。

    「潔兒,妳喜歡我對不對?」他早該看出來了,不然,地不會一天到晚黏著他。

    「對。」她挺起腰桿,答案一點都不含糊。

    「那妳認為我對妳的感覺又如何呢?」

    「你當然也喜歡我,而且知道我比桑亞姊更適合你,只是她比我早認識你。」

    「呵……」他灌口酒,搖頭苦笑。「原來,問題真的出在我身上。」

    「難道不是嗎?」

    「我的確喜歡妳,但是,那是因為惜才、愛才,欣賞妳對音樂的專注與執著,那和我對桑亞的愛是不同的。」他以為所有人都應該瞭解,他也以為桑亞應該分辨得出來,沒想到,他錯了。

    「可是,在錄音室裡,你看我的眼神,分明就是男人看女人的……」她臉一紅。「當我因為你的歌哭得無法再唱,你抱著我、安慰我,我們的心靈是那麼契合。我知道,現在桑亞是你的女朋友,不過,我可以等,我才能給你真正需要的溫暖,這是桑亞不懂的。」

    「潔兒……妳不瞭解我對桑亞的依賴,更不明白她對我是多麼重要。是我的錯,我的表現讓妳誤會我對妳的感情是愛情。」他嚴肅地看她。「我的心裡只擺著桑亞一個女人,除了她,沒有別人。」

    「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麼你要對我那麼好?」

    如果你不喜歡我,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為什麼還要對我那麼好!

    小優當時哭著,也是這麼問他。這就是問題所在。

    對待女人的一貫溫柔,卻傷了自己最愛的女人,所以桑亞才會一直以為他還在「愛情遊戲」中悠然自得。

    「我向妳道歉,我無意讓妳誤會,或許是在愛情遊戲中流浪得太久,一時沒察覺這樣的說話調調的確會引起誤會。妳是個直率的女孩,我也坦誠地告訴妳,希望妳能接受。」

    潔兒拿起他的酒杯,一口將酒喝光,倔著臉說:「我知道了,是我自作多情,是我犯花癡,跟你沒關係。」

    「潔兒,不是這樣的,妳是個好女孩……」

    她大聲轟他:「不要安慰我!是不是又想害我誤會。你就是這樣,像個花心大蘿蔔,就會哄女孩子開心,就會說好聽話,如果愛桑亞,就不要對別的女人那麼溫柔!」她生氣地站起來。

    「我以後要找個忠厚老實的男人,醜八怪也沒關係,還有,我決定要開始討厭你!」

    韓宇被一陣搶白,硬把要說的話吞下去。潔兒罵得真對,這些溫柔,只該屬於桑亞一個人的,是他欠她的。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