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浪子心 第三章
    化妝室裡,紀桑亞環抱著自己。

    她的心跳好快,臉好紅,耳中仍嗡嗡作響,渾身酥軟,像尚未從夢境中清醒過來。鏡中的她,被揉亂的長髮、嫣紅的臉頰以及浮腫的嘴唇,她幾乎認不出自己--那充滿迷離的眼神不是她的;那柔弱無措的表情不是她的;那帶著期待而微啟的紅唇不是她的……

    弄懂了原來又是他惡意的捉弄,而她竟像個青澀少女,迷失在他的侵略裡,她懊惱地將臉埋入掌心中。

    她難得想對他表示點關心,反被他當成在男廁所前不知有何企圖的變態,還讓他輕易地奪去自己的吻,最氣人的是自己渾然不覺應該反抗。

    不行,不行!

    「要冷靜……只是一個吻,沒什麼大不了。」她對鏡子裡的自己做好心理建設。

    下次你再醉到不能回家,就叫垃圾車來把你運走埋掉。

    還有,最好別讓我幫你調酒,保證讓你腹瀉三天三夜走不出廁所。

    可惡,太可惡了!

    她再三擦拭自己的嘴唇,把適才稍稍對他有些好感的想法,跟著揉成一團的衛生紙拋進馬桶裡用大水沖走。然後忿忿地離開化妝室,回到吧檯。

    一回來,就看見謝文風擁抱著韓宇。眾目睽睽下,風哥的舉動讓韓宇這個大男人看來有點手足無措。

    「喂!風哥,我可是只對女人的身體感興趣,你別毀了我的名節。」韓宇晃著不知該放在哪裡的兩隻手,眼角不忘掃過一臉殺氣的紀桑亞,惡劣地向她眨眼。

    這個披著人皮的變態色狼!當下紀桑亞決定再惡毒一點,讓他一星期不能下床。

    「桑亞,拿酒來,今天太開心了,該狠狠醉上一場。」八年了,終於再次聽見他的歌聲。謝文風樂不可支。

    韓宇答應過他母親,不再唱歌,但為了成全一個老人的心願,他還是硬著頭皮上去了。雖然,他從未放棄過音樂,但是,謝文風更希望韓宇能從年少的陰影中走出來,登上原本就應該屬於他的音樂舞台。

    經過歲月的歷練,豐富的聲音表情比第一次聽見更令人感動,這表示他看似滿不在乎的表面下,仍隱藏著細膩敏銳的情感。

    小馬也端了杯酒,湊過來和謝文風及韓宇乾杯。

    「韓大哥,太棒了,我來這裡這麼久,第一次聽歌聽到想要掉眼淚。」小馬真心地表露自己的感覺。「你以前也出過唱片嗎?這首歌叫什麼名字?我想把它學會,唱給女朋友聽。」

    韓宇笑著搖頭。「這歌結局不好,學一些浪漫的情歌,這樣比較容易打動女朋友的芳心。」

    「欠妳的溫柔。」

    坐在吧檯前的那名女子突然冒出聲音,所有人全轉向她,訝然地發現她淚流滿面。

    小馬嚇一跳,這也太誇張了吧!

    女子怔怔地望著韓宇,眼底似有千言萬語。

    韓宇有點頭皮發麻,他可不想再招紀桑亞的白眼。

    女子閉上眼,抹去臉頰上的淚水,露出一個淒美的笑容。「終於讓我找到你了。等我,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說完,轉身離開。

    這下,全部的焦點又轉回韓宇身上。

    「你認識?」謝文風問。

    韓宇搖頭,他也是一頭霧水。

    「韓大哥,剛才你這麼幫她,她是不是想以身相許啊?」小馬羨慕地說。

    「不會吧!千萬不要啊!」

    「剛才還想撇清兩人的關係。」紀桑亞懷疑地盯著他,眼中帶著殺氣。

    「我真的不認識……」他下意識想解釋,不過,顯然有人不想聽狼O。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等待降下鐵門的時間,幾個同事兩兩相互載著騎乘機車先去KTV。

    「都喝了些酒,一起坐小柯的計程車過去吧!」謝文風招呼著韓宇和紀桑亞。

    「妳先上車。」韓宇踩熄煙蒂,輕輕摟過紀桑亞的腰,讓她坐進去。一個對他而言再自然不過的動作,卻讓她全身緊繃。

    「Hi,桑亞,好久不見。」小柯興奮地向她打招呼。

    紀桑亞微笑點頭後望向左邊車窗外的街景,刻意與韓宇保持距離。她發現,只要有他在的空間,她就會莫名其妙地受他影響。

    前方的人熱絡地交談著,後座則各據一方各自沈默。

    「不理我?」韓宇傾身靠近她。

    她不回答,只是更往角落縮。

    韓宇低低一笑,坐回正常姿勢。

    只是一聲輕笑,在昏暗的狹小空間中,卻讓紀桑亞一陣心悸。他的聲音,似乎有種魔力,能輕易觸動一種連她也不懂的敏感情緒。

    好不容易捱到目的地,韓宇打開車門等紀桑亞下車後關上車門,小柯下忘回頭叮嚀他:「別喝太多嘿!」兩人默契地露齒一笑。

    「我們自己去就可以了。」查明包廂號碼後,謝文風熟識得像回到自家廚房一樣,沒讓服務生帶就逕自往前走,後頭跟著韓宇,紀桑亞則落在遠遠的距離後。

    謝文風進去後,韓宇手插著口袋,站在門口等待有如蝸牛爬行的紀桑亞。

    紀桑亞一直到自己的腳差點踩到他鞋子才停下來抬起頭,眼裡帶著挑釁的問號。

    他高大的身形擋住她前方的視線,壓低的身體,令紀桑亞想起那個吻,一陣心慌。

    「進來一下。」韓宇把她拉到隔壁一間沒有客人的包廂。

    「你想做什麼?」紀桑亞掙扎著。

    「坐著。」韓宇緊緊箍住她徒然浪費力氣的小手,一臉嚴正地說。

    紀桑亞撇開眼當作沒聽見他的話。

    「還是妳希望我吻得妳腿軟,才肯乖乖坐下?」他逼近她的眼,溫熱的氣息直逼她的臉,她一慌張跌坐在沙發上,仍執意不去看他。

    「沒見過像妳這麼好強的女人。」他蹲下來,大手在她因酸痛而微僵的小腿輕輕捏揉。

    「噢……」突來的疼痛讓紀桑亞皺眉。

    「明明腳都腫了,還不肯乖乖地坐著,妳以為左腳換右腳、右腳換左腳就不會酸了?」

    她不由地一怔,沒想到他竟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

    「就算不想靠我太近,也不必這樣虐待自己的腳。」

    她沈默不語,低著頭看他,心底又是那一陣奇怪的絞痛。

    「真的這麼討厭?」他一臉受傷。

    「妳還真是不會說謊。」韓宇輕笑。「不過,我倒是挺喜歡妳的。」

    沒預期他會冒出這麼一句話,紀桑亞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他。

    「不會吧!面對一個純情少男的真誠告白,妳竟然是這種表情?」

    「別……別開玩笑了。」她按著胸口。

    他但笑不語,讓紀桑亞覺得自己又被他捉弄了一次。

    一雙纖細修長的腿,可惜隔著長褲,韓宇無法體會那種觸感。肯定跟她的臉頰一樣滑嫩。

    「好些沒有?」他仰起臉觀察她的表情。

    「嗯?」

    「妳的腳。」

    「喔……好多了。」這才察覺到兩人的姿勢曖昧,感覺到他指尖傳來的溫度,她下意識往後挪。「謝謝。」

    他扶著她兩側的沙發坐摯,作勢要起身,卻突然停下動作,望著她。

    紀桑亞嚥一口口水。「你……你想做什麼?」這一次她記得將手抵住他愈來愈靠近的胸膛,不讓他進入攻擊範圍。

    韓宇瞧她一臉驚恐,放聲大笑。「別緊張,我不會在這裡吃了妳的。」他撐著膝蓋站起來,隨手撥開額前落下的頭髮。「先進去吧。以後別再虐待它了,小心站久了變蘿蔔腿,我會心疼的。」

    「對了,」他又拉住她,低身貼近。「我的吻技還可以吧?」

    轟!熱浪直接襲擊她的兩頰。

    「色狼!」她立刻掩面落荒而逃,還聽見背後傳來他毫無節制的大笑。

    紀桑亞打開門,昏暗的包廂裡,麥克風爭奪戰早已戰得不可開交。

    坐到離點歌機最遠的另一端,在這裡依然有她習慣的位置。

    她的心臟還猛烈跳著,呼吸還急促著。因為一句「喜歡」、因為一個動作,因為那個不斷自動重播的畫面……她怎麼了?

    明明知道他是開玩笑的,卻還是忍不住微微動了心。

    明明對這樣玩世不恭的男子感到厭惡,卻還是被他眼神所牽動。

    她甩甩頭,幻覺,這一定是幻覺。

    門再度被推開,女生們像終於見到了偶像般興奮地招呼韓宇。

    「今天風哥是主角,我坐這裡就好。」他直接坐到紀桑亞身邊,婉拒小優為他留的位置。

    因為他突然擠進來,紀桑亞往外面挪了幾寸,差點就跌出椅子外。

    「小心。」韓字眼明手快,攬住她的腰。「位子不夠的話,我不介意妳坐我腿上。」

    她一聽,馬上穩穩坐著,只是,他手這一攬就沒再放開。

    「你的手……」紀桑亞不安地扭動身體,想逃離這太過親密的接觸。

    「什麼?!」音樂太大聲,韓宇彎下身體,耳朵貼近她的唇。

    沒再聽見聲音,他奇怪地轉頭看她,嘴角不小心掠過她柔軟的唇,兩人都像被電觸到。

    她柔軟的髮絲輕輕搔著他的手臂,引來下腹一陣緊縮,他克制著自己不要再往前逼近。

    紀桑亞全身僵硬,背後抵著他的手臂,前面是近得幾乎可以感覺到他呼吸的距離。

    「韓大哥,你想唱哪一首歌,我幫你點。」小優不知道何時擠過來坐在韓宇身邊,眼睛卻瞄向紀桑亞。

    其他人忙著聊天、唱歌或許沒注意到,但小優卻發現韓宇與紀桑亞間奇怪的感覺。過去,桑亞姊不會讓男生靠她這麼近。

    韓宇摸摸她的頭。「妳唱吧!小優歌聲很不錯喔!」

    「那你想聽我唱哪一首?」小優勉強笑笑,壓住心頭的猜疑,指著點歌本問韓宇。

    趁著他與其他人聊天,紀桑亞嫌惡地試著用食指和大拇指捏起那只鹹豬手,不料那隻手的主人卻不鬆開,反而將她摟得更近,他的溫度透過薄衣燙著她的身體,令她感到虛軟無力。

    終於放棄任何想逃離他的念頭,假裝專心盯向螢幕,充耳不聞身旁瘋狂的喧鬧聲,只覺臉上的熱潮始終沒有退去。這個男人太霸道、太狡猾,而她,似乎總是落敗。

    「韓宇,到店裡唱幾場吧!一個星期安排三天,怎麼樣?」謝文風突然向他提議。

    「對啊!韓大哥,到我們店裡唱嘛!你都沒看見今天所有的客人站起來拚命鼓掌叫好的樣子。」

    「我們也都好想再聽你唱,韓大哥,你就答應嘛!」

    「風老大,一星期三天不夠啦!每天,每天好了。」

    同事們紛紛看向韓宇,一臉企盼地等著他點頭。

    韓宇知道這是謝文風故意在眾人前設下的陷阱,苦笑著。答應唱一首歌之後是要他到PUB演唱,該不會最終目的,是想圓八年前那個夢,替他出唱片吧?

    紀桑亞側目,想知道他的答案。

    韓宇立刻感覺到她的注視。她不知道自己有種魅力,會讓人不自覺受她吸引而停下腳步,只為多待一會兒,再看看她、再多親近她一些。

    「妳不反對吧?」

    在眾人驚訝的眼光中,韓宇的嘴唇輕觸著紀桑亞的耳垂,溫潤低沈的聲音直接竄入她的耳中,引起一陣顫慄。

    紀桑亞幾乎癱軟,燒燙著臉,一個音也發不出來。

    「好吧!」他轉頭給了謝文風一個微笑。

    耳邊鬧哄哄的,只感覺有人吹口哨,有人尖叫著,她被擁進什麼人的懷裡又被擠開,等到紀桑亞回過神,其他人又瘋成一團,開始砸蛋糕。

    不知何時,韓宇已經離開座位,被拖入戰局。

    這個男人,真的太危險了。

    她閉上眼,整個人無力地靠在椅背上,沒注意到,站在韓宇身旁的小優眼中投射出的埋怨。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謝文風搭上計程車前向韓宇說:「你們兩個同方向,你先送桑亞回去。」

    紀桑亞正想拒絕,卻被他一把塞進另一輛計程車內。

    她瞪著他說:「我自己坐車回去。」怕他又一時興起,捉弄她。

    「休息一下,到家我會告訴妳。」韓宇摟過她,讓她靠向他的肩頭。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人家說的話?」紀桑亞掙扎。

    「乖,我知道妳累了,睡吧!」他的手勁不允許她逃離,霸氣裡隱含的溫柔,告訴她反抗無效。不久,疲累襲來,她竟沉沉睡去。

    「桑亞……到了。」撫上她的臉龐,輕輕喚著熟睡的她。

    紀桑亞睜開尚迷濛的雙眼。「我真的睡著了?」

    「是啊!還打呼、流口水。」他作勢幫她擦擦嘴角,讓手的觸感延續下去。

    「騙人。」紀桑亞摸摸下巴。

    韓宇跨出車外,扶著有些失去方向感的她,讓計程車先離開。

    「你不回去?」

    「先送妳上去。」他的手一直捨不得放開。

    紀桑亞將鑰匙插進門孔,忽然轉身,一臉防備地說:「我可不會請你進去坐。」

    韓宇啞然失笑。「怕吵到孩子?」

    「咦?」

    「妳那三個孩子啊,忘了?」

    「噗……」紀桑亞笑了出來。「是啊,睡得正甜呢!」

    韓宇失神地盯著她看。一手貼上門板,下巴往前挪近,紀桑亞心慌地趕緊低下頭。

    「至少應該來個吻別吧!」她的反應永遠讓他感到新鮮。

    她將頭垂得更低。

    「呵,外面壞男人很多,的確要懂得保護自己。」

    「是啊……眼前就有一個。」她小聲地說。

    「沒錯!」他揉揉她一頭長髮。「那我走了,晚安。」

    紀桑亞再抬起頭時,只來得及望見他的背影,消失在轉角。

    她佇立許久,才推開門,進入房間。

    韓宇走出大樓門口,淡淡的花香隨著夏日清晨的風拂上他的臉,他仰首深深吸了一口氣,天空已隱隱透出光亮。

    「早安!」向蜷在花牆邊打盹的一隻黑貓打招呼。那是他和紀桑亞相識的地方。

    這女人真有意思!

    他仍記得當時她為狼狽的他清理穢物,那是連情人之間都未必願意做的動作。

    將雙手插在口袋裡,一步一步踩著自己淺淺的身影獨行,腦子裡全是紀桑亞。

    在還沒意識到的時候,他就被她吸引了。

    一開始只是好奇她的拒人千里,後來,逗她開口說話,變成他一天最大的樂趣。

    男女之間最曖昧的時候也是遊戲最高潮的時候。

    她不像一般女孩子那麼容易看透,尤其她的反應經常讓他感到意外,二十幾歲了,居然還帶著未經人事的羞澀。像摸透了男人所有把妹的技巧,卻又笨拙地不知如何回應。

    她的確挑起了他的興趣,但也讓他感到風險--究竟是熟女的欲迎還拒呢?還是青澀的直接反應?

    猜想這麼多,自己也覺得好笑,他又不是十七、八歲的少女。而且什麼時候,他韓宇也開始良心發現,懂得發乎情,止乎禮了?

    感情這種事自由心證,貪心地想得到更多,就要隨時有希望落空的心理準備。紀桑亞不會不懂得這種愛情的遊戲規則吧!

    回到堆滿書籍及CD的家中,他直接走向工作室,坐下來將剛才一路哼唱的曲子彈了一遍,快速在紙上記下簡譜,一口氣填上詞曲。

    自從認識紀桑亞,他的靈感似乎一直源源不絕。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韓宇開始在「星光」演唱,漸漸地和樂手培養出默契。

    「自從你來,場子是愈來愈熱。」吉他手小米十分欣賞他的聲音。

    「可是,連我原本少少的粉絲也紛紛移情別戀了。」團長一臉哀怨。

    「拜託,都兒女成群了,你還想怎樣。」小米吐他一句。

    「也對,比起某人的苦戀,我是應該知足了。」團長嘿嘿兩聲,他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立刻惹來小米的白眼。

    小米留著一頭及腰的長髮,瘦瘦高高的背影還曾經被誤認為是女孩子,而遭無聊男子搭訕。他笑起來憨憨地,使得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紀還要小,有一大票小女生是他的死忠「粉絲」。

    樂團裡每個人都知道小米暗戀紀桑亞,可是偏偏一個缺乏自信、一個無動於衷,所以儘管相處了快三年,也僅僅是打聲招呼的熱度。

    「你們的飲料。」紀桑亞送上飲料。

    「謝謝。」小米愣愣地看著美人背影。

    「我的熱情,啊!好像一把火,燃燒了整個沙漠、喔、喔、喔。」團長白目地繼續撩撥小米,看何時才能點燃他的鬥志。

    「閉嘴啦!」

    看他們一逗一唱,韓宇有些悶悶的,桑亞的魅力果然凡人無法擋。

    幾次演唱下來,韓宇已經讓所有進到「星光」的客人為之瘋狂,每到他的時段,門外等著要擠進來的隊伍愈排愈長,甚至連藝人也特地趕來聽他的現場演唱。

    他的幽默風趣,拉近台上台下的距離,他的情歌更讓人猶如置身於愛情中,甜蜜苦澀,難以自拔。

    「猜猜看,下一首我要唱什麼?答案就在現場喔!」知道遊戲規則的客人紛紛轉頭望向包廂,拚命思索在場明星的成名曲。

    沒人知道,其實只要對了他的胃口,就算猜錯了,根本沒有標準答案。

    「這位可愛美眉,恭喜妳,答對了。」樂手接收到訊息,伴奏音樂立即傳出。

    他跳到台下,深情地望著女孩,溫柔的嗓音讓這位衣著還算保守的清純少女臉紅心跳。其他桌女客人投來羨慕的眼神,莫不希望自己就是那個幸運的女人。

    「接著呢,我想……」他還在想。

    台下一名壯碩的年輕男子以為又要猜歌,大聲地喊出一首歌名,恰好跟他腦中剛閃過的一樣,他給身後樂手一個手勢,響起了前奏。

    韓宇走近那名男子,對著他的眼。

    早該開始唱,他卻遲遲沒有發聲,所有人屏著氣盯著他看,是不是開天窗了?

    年輕男子也一臉無措。

    韓宇吞吞口水,終於開口:「你幹麼猜對啦!看著你,叫我怎麼唱得下去。」

    說完,全場爆笑。

    情歌要唱得好,眼前的美色當然很重要。

    坐在吧檯內的紀桑亞差點被口中的酒給嗆著。這個人真是夠了,連唱個歌也不安分。

    「不管啦!阿凱,這是你的歌,你要負責。」

    那些原唱歌手來到現場,看過韓宇的表演之後早就技癢,躍躍欲試,接過麥克風,立刻秀上一段。而他,盡職地在一旁和聲,薪水可不能白拿。

    在這裡,韓宇的人氣已經遠遠超越過去任何一位演唱的歌手,氣氛被他的不按牌理出牌搞得熱鬧非凡。

    每天都有人透過謝文風想認識韓宇,不管是製作人、藝人。他知道自己的眼光沒有看錯,韓宇與生俱來的魅力,沒有人能抵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