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挑個性女 尾聲
    自從杜隱風成功拐騙齊眉到冬山河之後,又消失近半個月。

    每晚小海和他電話熱線後,小海總是開心地躑z他們又聊了什麼,但他卻一次也沒提到要跟她說話。

    哼!誰稀罕。

    兒子是她的,偶爾借他說兩句話也不會少一塊肉。她才能抱著兒子溫軟的身體,在兒子臉上亂親。他只能聽聽聲音,沒什麼好得意的。

    反正,她就是不肯承認自己吃的是兒子的醋。

    想起有事跟父母報備,齊眉才注意到兩人不知道何時又溜回房間。結婚都幾年了,需要這麼如膠似漆嗎?分明欺負她孤家寡人。

    「爸、媽。」往門板敲兩下,旋即將門打開,見他們嚇得從床上彈起來,還好,沒有限制級的畫面。

    齊眉打量著立正站好的父母。「你們兩個幹麼這麼緊張?」

    「哪有什麼好緊張的,」齊震揚整整睡袍,很快地恢復平常的模樣。「有事嗎?」

    「小海放兩天假,我想帶他到海洋公園,你們要一起去嗎?」

    「不行!」鄔秀霞立刻衝出口。

    「不行?」她的秀眉愈攏愈緊。最近,她總覺得他們兩個人怪怪的。

    「當然可以……一起去好,大家都一起去。」齊震揚趕緊摟住老婆,出聲解圍。

    「喔……那明天一早就出發,你們先把要出門的東西整理一下吧!」她邊走邊回頭望,心裡嘀咕著,一定有什麼事。

    不會老爸的公司真的要倒了吧?

    確定齊眉已經走遠,鄔秀霞回頭擔憂地問:「這樣好嗎?她會不會一氣之下帶著小海離家出走?」

    「鎮定點,」他拍拍老婆的玉手。「去沖牛奶,小海睡覺時間到了,一切照計劃進行。」心裡卻也對女兒倔強的個性有點不放心。

    鄔秀霞哄完小海,轉身走進齊眉的房間,進門前還深深吸了一口氣。

    「小眉,我也幫妳泡了一杯牛奶,妳最近又開始熬夜,今天早點睡吧!」

    「先放著吧!涼點再喝。」齊眉揉揉酸澀的眼眶。

    「妳先喝,杯子我順便拿下去洗。」

    「喔……」應了一聲,眼睛卻沒離開液晶螢幕。

    「哎唷,妳就別再工作了!明天是什麼日子,就不能讓自己早點休息嗎?」鄔秀霞一把將螢幕蓋上。

    「不就是星期六嗎?又不是什麼大日子。」她順手把螢幕掀起,還好老媽不是關掉電源。「妳跟老爸的什麼鬼紀念日,我可沒興趣當你們的電燈泡。」

    「怎麼我說的話,妳愈來愈把它當成耳邊風?」鄔秀霞氣得兩手往腰上一插。

    齊眉莫名其妙地仰頭看她一眼。「好嘛!我喝就是……有必要生這麼大的氣……」

    「這樣才乖。」盯著她將牛奶喝完,在女兒額上輕輕一點。「祝妳有個好夢,晚安。」

    齊眉摸著額上還殘留的口水。「老媽是怎麼了,不會把我看成小海了吧?還晚安吻咧……」

    沒來由地,她打了個冷顫,無事獻慇勤,非奸即盜。

    「噢……」齊眉一覺醒來,全身酸痛。

    伸了伸僵硬的四肢,覺得昨晚睡得好沈,又好像很不安穩,耳邊彷彿一直有人在交談般嗡嗡作響,想起身看看,卻昏沉沉地睡去。

    床鋪在搖晃?

    恍然中,察覺到不對勁,她睜開眼,發現不是熟悉的房間景物。

    她在車子裡?被綁架了?

    想轉頭確定自己的方位,卻望進一雙帶著溫柔的眼眸。

    「杜隱風,你綁架我?」齊眉大叫。

    「睡飽了?」杜隱風一副如沐春風,笑容和煦的模樣。

    「你想要做什麼?」她盯著他手上戴著的白手套。「你……你想殺人滅口?」

    他大笑。「我實在很想看看妳腦袋裡究竟裝了什麼東西。」

    還是殺人分屍案?就算她不嫁給他,也不至於刺激到幹出這種變態殺人事件吧!

    真是怪了……她拉拉大腿上的白紗長裙,坐起身往駕駛座的後視鏡一看,心一驚,瞪向一旁輕握著她小手的兇手。

    「你……你白癡喔!你有大好的前途,而且,我們年紀輕輕的,有什麼事解決不了,為什麼要做這麼偏激的決定?」

    「我考慮很久了,不這麼做,我不確定妳會不會再次從我生命中溜走。」

    「笨蛋、笨蛋、笨蛋!」她一次三句加強語氣。「命都要沒了,還談什麼生命不生命。就算你想死,也不要拖著別人跟你一起死。」

    「妳就這麼不想嫁給我?」他臉色微變。

    「就算我不嫁你,你也不必拖著我去殉情吧!小海年紀這麼小,我父母會多傷心,還有,你爺爺年紀這麼大了,你忍心讓他白髮人送黑髮人?」她激動地用力撾他胸膛。

    「殉情?」他捉住漫天亂揮的小手。「誰要殉情?」

    齊眉聽見他語氣裡的疑惑,這才冷靜下來。「你和我穿這一身結婚禮服,不是……要去殉情嗎?」

    杜隱風像看熊貓這樣的稀有動物一樣看她,五秒鐘後,開始狂笑,然後用力地往她唇上一親。「天啊!我發現妳的腦部構造真的跟一般人不同,夠我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挖掘。」

    「現在……是怎樣?」她給他的刺激可能真的太大了。也許,這輩子他從來沒被女人拒絕過,所以……瘋了。

    「我們今天結婚。」他的嘴角有收不回來的笑意。

    「我們是誰?」一股不祥的預感竄出。

    「妳跟我,齊眉與杜隱風。」他指向前面跟後面一列的白色勞斯萊斯,門把上的綵帶在風中飄揚,很壯觀。「那是迎親隊伍。」

    「等等……你到底在說什麼,小海呢?我爸媽呢?」

    「小海是我們的花童,爸媽和爺爺在後面的車裡。」

    結婚?!

    她腦中開始出現一張一張笑臉,來往的祝賀聲,觥籌交錯,賓客雲集……胃裡一陣翻騰。

    她嚥一口口水,聲音輕顫地說:「停車……」

    「什麼?」他的耳朵靠近她唇邊。

    「我說--停車!」她拚命地搖晃前方司機的座椅。

    汽車在一聲緊急煞車後停下來。

    齊眉一把抓起長長的裙襬,打開車門,開始往外衝。

    「齊眉--」杜隱風完全沒料到她的反應,愣了一會兒,趕緊下車,開始追逐那抹白色身影。

    一長列的白色勞斯萊斯依著路旁全停下來,經過的機車騎士、轎車駕駛全都轉頭行注目禮,嘖嘖稱奇。

    「老公……小眉跑了,快追!」鄔秀霞亂了方寸,喊著。

    車內的人紛紛下車,雙方親友團也跟著追在杜隱風後頭,一行人在郊區的馬路上狂奔。

    「齊眉,不要跑,小心跌倒。」杜隱風好不容易在她跑進路旁的竹林裡攔住她。

    兩個人都氣喘如牛。「想不到……妳跑得還挺快的。」他撐著膝蓋,一手緊緊攬著她的腰肢。

    「我從國中……到高中,都是……田徑隊……你也不賴。」她上氣不接下氣。

    調整氣息後,他問:「為什麼跑?」

    她反問:「為什麼不跑?」

    「難道妳真的要為了那次爭吵,記恨一輩子,寧願做未婚媽媽也不願意嫁給我?」他有些忿怒。

    她的氣也開始往上衝。「有這樣的婚禮嗎?為什麼你用這種爛方法,想趁我睡覺時把我架去結婚。」

    睡覺……昨天的那杯牛奶!她突然明白這場綁架案,連自己的父母也是幫兇。

    「如果可以,我當然希望用和平的方式踏進禮堂,可是,妳不給我機會。」

    「所以……你就聯合我父母,搞不好還有小海,一起設計我?」

    他噤聲。

    齊眉感到不可置信。「你憑什麼認為我應該嫁給你?因為我偷了你的種?還是你突然覺得需要一個孩子替你傳宗接代?如果你想結婚,絕對有一大票的女人排隊等著你去迎娶,生十個八個都沒問題。」

    「我只要妳。」他握住她的手,認真地望進她因激動而蒙上一層水氣的眼睛。

    他的專注讓她動容,也察覺到自己過於激烈的反應。

    「為什麼?」她小聲地問,語氣中含著不確定與膽怯。

    「妳真的不懂嗎?」

    「我……不懂……是你說不要婚姻,不要孩子……你願意結婚,只是想要為這個意外負責。」

    「因為我愛妳。所以想要把妳留在身邊一輩子,無論是妳,還是小海,都是我最愛的人。妳用大腦想想,除了這個原因,還會有別的嗎?」他的眼睛急得快噴出火來。

    「可是……那個時候,你那麼生氣,說話那麼惡毒,我怎麼可能相信你愛我。」她委屈地說。

    「眉……」他無奈地擁住她。「那天,我提早回去,就是想向妳求婚,當我發現妳做的事和其他女人一樣,妳知道那種被潑一盆冷水的感覺嗎?」

    她想推開他,卻在聽到他原本要向她求婚,甜蜜一點一點湧上來,結果只是意思意思地在他懷裡扭了一下。

    「我從不讓女人在我床上過夜,甚至出門時,房間都是上鎖的。因為相信妳,還有那個時候不懂的感情,對妳,我卸下防備的心……當我猜想著妳是愛我的,當我開始渴望和妳一起生活的時候,卻看見那一幕,我好像從天堂一下子掉到地獄……那時候說的話,只是為了留住自己的一點尊嚴,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像一個傻瓜,妳懂嗎?」

    齊眉咬著下唇,換作是她,可能會一把將他抓過來,從十五樓往下扔。

    「原諒我的口不擇言。我真的很愛妳,嫁給我好嗎?」說著說著,聲音也開始哽咽。

    「對不起,是我太倔強了。」他真誠的剖心告白,讓她終於從那個自我保護的硬殼中走出來,順從心底的感覺。

    一陣熱烈的掌聲突然從背後響起,將兩個沈醉在濃情蜜意中的准夫妻驚醒。

    一群人或蹲、或站,也有人倚著竹子,斜著頸,忍著笑,打算等婚禮過後,大鬧洞房。

    這種炎熱高溫的天氣下,在柏油路上狂奔,可不是什麼愜意的美事。

    「知道妳怕人多,都是妳熟識的朋友和家人。」他附在她耳邊說:「就算妳想把所有的典禮流程省略也沒關係,只要記得說那三個字就好。」

    齊眉臉一臊,小力地搥他一下。

    他彎身將她抱起,向所有人宣告--

    「我們要結婚嘍!」

    教堂位在山區,藍白色的建築物在一片綠意中顯得優雅靜謐。

    齊眉從車內走下來時,驚訝於眼前獨特造型的小教堂。

    「喜歡嗎?」杜隱風十分滿意從她眼中看到的感動。

    「喜歡。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妳的好友--林聿晰小姐,特地打電話來建議我,如果想順利完成婚禮,邀請的人愈少愈好,最好四周都沒有閒雜人等,能在深山裡更好,還要我叮嚀神父不要說太多廢話,以免妳進行到一半,突然逃婚。我花了半個月的時間,上山下海,終於找到一間令她滿意的教堂。」

    「吼--原來小晰也在設計我的罪人名單裡面,她人呢?」齊眉又氣又窩心。

    「逃到羅馬了。」

    「噗……沒關係,反正她也沒嫁人,我還有機會。」她瞇起美眸,甜甜地對杜隱風一笑。

    遠在羅馬的林聿晰,在帥哥熱情的懷抱裡,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音樂在樸質的古老風琴中揚起,齊震揚帶著自己寵愛的女兒,一步一步向前走,將她的手交到另一個男人手中。

    看到兒女健康、幸福,這是天下父母共同的心願。

    一聲「我願意」,結束莊嚴的婚禮,四周按捺許久的好友,紛紛拉起禮炮,祝福的意味漸漸轉變成攻擊--

    「臭小子,什麼時候找到這麼美麗的新娘,居然悶不吭聲。」

    「眉……看到妳結婚,害我都忍不住想抓個男人嫁了。」

    「聽說,我結婚那天,你本來打算鬧場的是不是?」

    「叔叔,我以後是不是可以叫你爹地呢?」

    「杜老,我們家小眉從小就少根筋,以後,要麻煩你多多調教了。」

    「哈哈,不用調教,這樣很好,我喜歡我孫媳婦那股辣勁,保證我不會得那個什麼老人癡呆症,哈哈。」

    「老公……」齊眉悄悄貼近杜隱風。

    「嗯?」杜隱風寵溺地親吻她的臉頰。

    「你身上……有沒有車鑰匙?」她刻意壓低音量。

    「剛好有一把。」他瞭然於心地眨眨眼。「要帶著兒子逃亡嗎?」

    她考慮了一下,這個傻小子,居然把他老媽給賣了。「好吧!我看他的臉也快被捏腫了。」

    「那……數到三,抓起兒子就沖嘍!左邊第三輛。」

    「嗯……一、二、三!」

    陽光透過樹林,灑落在三個幸福的身影上,形成一圈金黃色光暈。

    小海左手拉著爸爸,右手拉著媽媽,像蕩鞦韆一樣被高高舉起,他的臉上儘是童稚滿足的神情。

    今後,王子與公主還有他們的寶貝兒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全書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