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情人 第六章
     這一天風和日麗,是個出游的好天氣,再看看冰箱裡的食物所剩不多,黑格桀決定出去采買補充,同時也要拉個跟班走。

     喬瑪莉深鎖娥眉,在她專心工作時傑克從來不曾打擾她,今天卻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原來為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搞了半天是為了出門采購。

     「你不是一向自己去買?」

     「沒錯,那又如何?」

     「我正在做實驗。」

     「先暫停。」

     「不行。」

     「不行?」他的眼眸微瞇,語氣很危險。

     「又不是吃飯時間,你不可以打擾我,我請你來做菜的條件可不包括我必須去采購。」

     黑格桀瞇著凌厲的眼神緩緩逼近,托起她柔軟的下巴審視這張認真的臉,沉聲警告著:「我想你還沒搞清楚,這也是研究的一種,記得昨天的約定嗎,如果你想繼續我們之間的研究就跟我走,不然你會後悔,也別想吃到今晚的飯菜。」一句話正中她的致命傷。

     「唔...好吧。」她投降了,雖然心有未甘。

     「乖女孩。」滿意她的妥協,不讓她有機會反悔,立刻拉著她便走。

     車子駛入市區,不知有多久她已未到過這布滿「人類」的街上,除去兩個月前的歐洲之旅,算算和台北市區大約闊別了一年吧。

     車子未如她預期的駛入超市,而是在一家高級的仕女店門口停下。

     「下車。」黑格桀為她打開車門。

     「去哪?」

     「跟我走就對了。」他那一八O以上的身材與力氣,不管瑪莉願不願意,很輕易地便拎著她走進一家氣派高級的店面。

     在她還搞不清狀況之際,只聽得他對服務人員說了幾句,立即被前來的五位女服務生簇擁而去,不由分說脫去她的衣服,洗發、護發、做臉、全身美容,錯愕的喬瑪莉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折騰了五個小時。

     當喬瑪莉再站在鏡子前,她完全變了一個人,散亂的直發被燙成了微卷,從不整理的眉毛被修成了順應臉形的細眉,原本就白嶊漲棌均A在全身美容去掉角質後變得更加細膩。

     總之,她的天生麗質如今一覽無遺,而現在,美麗的她正怒氣沖沖地找他興師問罪。

     「你在搞什麼飛機!為何帶我來這裡!」

     黑格桀從頭到腳打量她,冷斂的眸子變得深邃,直將她這動人的一面望進眼底。

     在氣頭上的瑪莉哪看得出他眼底的欲火,一心只想質問他,為何未經她同意就把她帶到這種鬼地方來,活像一只待宰的豬被人刮毛洗澡。

     「說!如果沒有一個我滿意的理由,別以為我不敢開除你!」

     握住她質問的食指,黑格桀禁不住摟她入懷並在唇上輕啜了下。

     「你───」她猛地摀住嘴。「你說過不吻我的,你破壞約定。」

     「這不是吻,只是親。」他柔聲道。

     「可是───」

     「噓,稍安勿躁,大家都在看你。」

     她往四方望了望,果然發現許多經過的人都往他們這兒瞧,一時之間有些退縮。

     「他們為何一直看我?」

     「因為你的美吸引了他們。」

     「我?」

     「你仔細看看。」黑格桀將她的身子轉向面對著落地鏡,雙手圈住她並在耳邊沙啞的低語。「外在的美感也是一種感情不可或缺的因素,你的美可以挑起男性火熱的欲望。」

     她嘟嘴埋怨。「這樣好麻煩。」

     「麻煩的事情還多著,難不成你退縮了?」挑釁的意味很重。

     「沒有。」

     「很好。」

     滿意她對研究的執著與不認輸,今天的她很有女人味,不過那只是表象,他會讓她連內心都變得有女人味。為此他早有計劃,帶她來到一家高級餐廳,早預約好只有兩人獨處的包廂。

     「不是要去采購食物?」她有些坐立難安,這種男女約會她從來都不感興趣,老實說與其坐在這裡,她還是寧願回實驗室。

     「不急,偶爾出來吃也不錯。」

     她的心思都寫在臉上了,黑格桀默默看在眼底,瑪莉對這種浪漫高貴的地方沒興趣並不奇怪,至少他更了解這女人沒情調到什麼地步,最重要的是她對感情尚未開竅。

     「你是何時開始當科學家的?」為了舒緩她的緊張,決定先聊聊較為熟悉的話題。

     她想了下。「自我有記憶以來就在玩這些東西了。」

     她用「玩」字,可見對研究的狂熱不只是工作,已成為她生活的一部份。

     「除了研究沒別的興趣?」

     「可以這麼說,不過嘛───最近多了一項興趣。」

     「是什麼?」

     「吃你做的菜呀,不用出門便有好吃的食物送上口是最高級的享受。」

     笑看她這純真的一面,掬起她的手放在掌心揉搓,發覺她的手很纖細,不像西方女子的手,反而承襲了東方的小巧,沒想到這雙手卻能制出不得了的精密儀器。

     「我的手有什麼好看?」

     「不只好看,也很好吃。」移近唇邊輕輕以唇瓣吮咬著,兩眼灼熱地注視她。

     「你真是怪人。」

     「怪的是你,一般女人總喜愛男人這麼做。」

     「是嗎?」

     「有什麼感覺?」

     「好象被狗舔。」

     她的直言無諱是惹怒人的最大利器,即使早有心理准備,卻仍是被惹毛,他的調情功夫生平第一次被女人喻為狗舔,真有她的!

     從他凌厲的眼神瑪莉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忙改口道:「其實很舒服的啦,哈哈。」

     他不語,這女人真是「對牛彈琴」的最佳寫照。

     在這般尷尬的氣氛下,瑪莉頗為忌憚地吃著,深怕一個不對又惹他不快,向來習慣我行我素的個性哪曾管他人感受,這會兒卻受制一個自己雇用的廚師,也不明白為何如此受他牽制,總之,她是被他制住了。

     將她的思慮看在眼底,他心中明白向來美食當前她哪有放過的道理,瞧她如此小心翼翼,心軟了下來,雖然氣她的不懂情調,但也不准她露出這種痛苦的表情。

     將自己的菜夾一塊放在她盤子裡,連帶送給她一張俊逸的微笑。「盡量吃吧,吃到你爽快為止。」

     有了這麼一句鼓勵,瑪莉轉憂為喜,立刻大快朵頤了起來。

     他靜靜欣賞著,還是喜歡看她開心的樣子,瞧她一臉的滿足好似擁有了全世界的幸福。老實說,她這一面實在可愛得令人忍不住呵疼,輕易軟化他向來冰酷無情的心。

     很奇怪,跟她在一起可以讓他暫時忘卻首領的身份,輕松而自在,不准假面。

     瑪莉嘴巴忙著,眼睛也沒閒著,吃自己食物的同時也在覬覦他盤裡的。

     「你也吃呀。」

     她好心催促著,可惜這種虛假哪瞞得了他,表面下是提醒他,實則為了探測虛實,如果他吃不下,她很願意為他解決。

     不禁心下搖頭歎笑,這種人可能地球上唯一碩果僅存的品種。

     「你的臉沾了飯粒。」

     「是嗎?」她用手擦拭,卻又沾上新的飯粒。

     黑格桀搖頭,一個意念驀地閃入腦子裡,站起身改坐到她身邊並托起她的臉,未預警的舔去她唇旁的飯粒。

     瑪莉呆望著他,雖然感到不適應但不討厭,繼續吃自己的,接下來每沾上飯粒,黑格桀便為她以唇清理干淨,由臉到手都不放過。

     這樣的動作重復十幾次,她納悶地問:「男人都對女人這樣嗎?」

     「看人,視各人功力不同給女人的感受也不同。」

     「怎麼個不同法?」

     「問你嘍。」說著便傾身向前親著她的側額,很輕柔、很挑逗。

     似是被他搔起了舒服感,她開始有些暈暈然。

     「嗯...我不知道,不過和劉學文比起來,你的較不令人排斥。」

     摟著她肩的手驀地一緊,一臉迷惑的她對上那闃暗的眸子,不明白那眸光為何摻雜了些怒意。

     「我會讓你無法再記起其它男人。」這是一種宣告,在她還未明白前,便教他吻住臉頰,那親吻含著某種意圖,沿著粉頰游移到耳垂處,輕輕逗弄啃咬著。

     似是受到蠱惑一般,瑪莉靜靜地感受,他的唇舌緩緩滑至頸間摩搓,一開始她是理智清醒的,漸漸的有種異樣的感覺襲來,很舒服,但那種舒服有些兒讓人感到危機意識,好象下了迷藥一般。

     為了擺脫這令人不安的迷惑,不由得想要推開他保持清醒的距離,卻換來他更強勢的抱摟。

     不對勁的事情發生了,一股奇怪的熱意流過肌膚表層,明明不冷卻讓她輕顫,她開始害怕了。

     「傑克。」努力著不讓自己的聲音變調。

     「嗯?」

     「我...」

     「怎麼了?」他用迷死人不償命的聲音低語著。

     「想大號。」

     他停止了動作,一臉鐵灰地瞪著,這女人非得在氣氛美好時搞破壞嗎!

     「快去。」懊惱的揮揮手,真是氣到無力。

     逮到機會溜至廁所的瑪莉可是大大地松了口氣,拉起袖子細瞧,怪怪!舒服到連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幸好沒被他發現,不知怎的,竟莫名地覺得不好意思讓他發現自己這種反應,這種感覺從未有過,怦動的心夾雜著緊張和不安,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只好藉「糞遁」之名逃之夭夭。

     凝視鏡中的自己不由得低呼,脖子右側竟被他咬出了淡紅的痕跡,她試著用沾濕的紙巾擦拭看會不會好一點。

     驀地,從鏡中驚異地發現一位闖入的陌生男子,從對方手持繩索的舉動看來,立即明白又是一個突襲著。

     不過這次可不只一人,不知何時背後多了另一人用刀抵住她頸項,低聲要脅。「閻手黨的東西在哪,快交出來。」

     怎麼又是閻手黨?「我不懂你說什麼。」

     「不說?沒關系,帶你回去再慢慢拷問。」冷不防地用一塊布摀住她的口。

     在被迷昏之前,她使出身上預先藏好的武器,對方立刻受到電擊癱軟在地上。自從上次遇襲之後她早有准備,隨即又朝另一個人射出麻醉刺針,雖然對方俐落地閃開,不過也給自己有逃脫的機會。

     她所研究的武器是不以傷人為原則,主要目的是阻礙敵人的追捕,並制造逃命的機會。

     不明白自己為何再度受襲,唯今之計先逃再說,不過事情沒有她想象那麼簡單,那些來路不明的人原來不只兩人,總計有八名突襲者,電擊、迷你麻醉槍、煙霧強光棒,能用的武器她全用上了。

     「該死的,這妞兒不簡單!」其中一名男子低吼著,隨即拿出短口徑的靜音槍,為了抓到她,即使打斷一條腿也在所不惜!

     不過他根本沒機會開槍,因為不知何時自己的太陽穴已被另一支槍口抵著,男子驚異地看向來人。「砰」地一聲,來不及反抗便無聲倒地。

     不消多久,黑格桀便解決了這八個男人,冷眼睨著癱軟在地上的陌生面孔,在其中一人身上搜出喬瑪莉的照片,並發現這些人全來自香港紅籐幫。

     終於找來了,微瞇的雙眸透著森危險的殺氣,看來事情變得愈加復雜化了,不盡早解決不行。

     不過現下有另一件事讓他非常惱火,那個笨女人居然放棄向他求救而選擇自己逃之夭夭,不可原諒!實在有辱他男人的自尊,這女人需要抓回來毒打一頓,然後好好教育,否則他總有一天會被她活活氣死。

     * * *

     他該不會在飯裡面下毒吧?

     瑪莉偷偷瞧著他詭異的怒顏,不明白自己是哪一點惹到他,趁他到廚房的空隙,偷偷拿起一根銀針插入飯裡測試。

     冷不防地背後傳來一句:「我如果要殺你,你早就死了,不會還坐在這裡吃飯。」

     她被嚇了好大一跳,難不成他有輕功,每次出現總無聲無息像個鬼魅似的。

     「你在氣什麼?」她小聲的問。

     「妳不知道?」

     微揚的語音顯示她的回答必須小心翼翼,否則火山隨時會爆發。

     她是真的不知道嘛───一臉的無辜,將不敢講出的回答寫在表情上。

     「為何遇襲之後沒來找我求救,卻往別的地方逃?」

     要不是他及時找到她,還不知這女人會跑到哪裡去,說不定會遇到更大的危險。

     「我不想拖累你嘛。」她是好心耶,這人怎麼搞的,跟女人一樣也有二十八天周期,動不動就生氣,原來是為剛才遇襲的事不高興。

     「我說過你是我的女人。」

     「我沒否認啊!」

     「我也說過我會用生命保護你。」

     「哦,謝謝。」她很正經地道謝,但卻換來更嚴厲的銳光。

     「我想你沒搞清楚,身為我的女人卻不向我求救,這對意大利男人而言是一項絕大的侮辱。」

     哈───原來如此,搞了半天他氣的是這一點。

     「沒那麼嚴重啦!你想太多了。」她笑笑地打哈哈,卻被他瞬間逼近的氣息給噤口。

     「我不是開玩笑的。」

     沒見過他神情如此認真,不由得心口一陣怦動,為了安撫他也為自己脫困,她解釋道:「當時情況危急,我也沒想那麼多,只知道逃命,根本搞不清方向,當然也沒想到要求救───」還沒說完的話突然被趕來的若冰打斷。

     「瑪莉!我收到你的求救訊號,發生了什麼事!」

     看吧,人果然不能說謊,真是自食惡果,從他盛怒的表情,這下子她是什麼也沒得說了。既然說不得便得找個擋箭牌,一溜煙的沖到若冰身邊,拉著她先脫困再說。

     「什麼!你遇襲!」若冰緊張的問。

     「嗯,對方大約有八個人。」

     「知道是什麼來歷嗎?」

     「外地來的口音,好象是香港。」

     「他們說了什麼?難道是為了你的科技,該不會是他們找到了你!」

     瑪莉霎時神情凝重,若冰是唯一知道瑪莉過去的人,她和瑪莉之所以相識,是在五年前調查一件跨國的人口販賣組織的案子時,她循著線索來到東歐並潛入地下犯罪組織,意外發現了這個組織正在進行一件有史以來最大的買賣,而他們交易的物品───也就是人口販賣,價格比以往高出百倍。

     當時若冷以為眅賣的人物一定不是簡單之人,也許是哪一國的元首或政要人物,想不到竟是個年輕的女孩,這是她初次見到喬瑪莉的情況。

     之後她救出了瑪莉,才明白原來瑪莉是東歐政府雷伯納將軍覬覦的天才科學家,她帶著瑪莉逃到美國,為了脫離有心人士,輾轉來到台灣。直到今天東歐政府還一直以為她在美洲地區,殊不知她早已改變身份,喬瑪莉的名字也是來到台灣之後才取的,從此便隱居在這偏僻的山中。

     「放心,他們不是雷伯納將軍派來的。」

     「你怎麼知道?」

     「這也是我連絡你的原因,他們襲擊我似乎是為了從我這裡找回一件東西。」

     「找回什麼?」

     「閻手黨被偷走的寶物。」

     「什麼!你怎麼會和閻手黨扯上關系?」

     「我也很納悶,上一次也是。」

     「上一次?」若冰瞪大眼詫異地問。「你被襲擊不是第一次了?」

     「嗯。」瑪莉像事不關己地應了一聲。

     「怎麼不早告訴我!」

     「緊張什麼,我又沒事。」

     「這不是開玩笑的,如果和閻手黨扯上關系,事情是非常嚴重的,這到底怎麼回事!」

     「不知道。」她聳肩,一點也不覺得事情有這麼嚴重。

     「瑪──莉───」若冰簡直想掐死這個遲鈍到不可救藥的女人。

     「好啦,別那麼張牙舞爪的,我也努力思考過,根本不明白那些人為何會找我要閻手黨的東西。」膽怯地摀著耳朵,若冰生起氣來也是很可怕的。

     這件事的確太奇怪,瑪莉不會對她說謊,若冰冷靜的思考,將所有資料在腦海裡整理一遍,來回踱步思考著,怎麼想都不對,瑪莉沒理由和閻手黨扯上關系,根據情報偷走閻手黨寶物的人明明是個年僅十七歲的女孩,怎麼矛頭會指向瑪莉?

     突然,她在瑪莉臉上看出了端倪,一種想法震驚了她。

     「那是什麼臉,你怎麼像看到怪物一樣?」

     「老天,我怎麼沒想到,你───」

     瑪莉納悶地檢視自己,不明白自己哪裡出了問題讓若冰張著嘴巴閉不上。

     她必須再做確認,因為瑪莉去歐洲的那個月正是閻手黨發布追緝令的時間。

     「三個月前你到歐洲做了什麼?」若冰激動地抓著她問。

     「看展覽啊,你知道的。」

     「還有呢?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事發生?」

     「除了無聊,哪還有什麼新鮮的。」

     「妳一定隱瞞了什麼,快從實招來。」瞪著銳利的大眼不准她稍有敷衍。

     「我沒什麼好隱瞞的啊,每天淨是看那些了無新意的展覽,根本沒什麼新鮮事發生,除了───」她突然頓了下。

     「瑪莉?」一雙利眼察覺到她的異樣,瑪莉一定是想到了什麼。

     「不會吧,難道...」

     「你想到了什麼?」

     「那個...我曾經在那裡采樣了一些實驗品,不過...不是很光明正大就是了。」

     若冰觀察她的神色,大膽的推論。「妳用偷的?」

     她心虛的點頭。

     「你偷了什麼?在哪裡?」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瑪莉───」

     「放心,不管我偷了什麼,絕不是閻手黨名冊、藍寶石或帳冊,更不會跟閻手黨有關,何況那東西到處隨手可得。」

     隨手可得?越說她越好奇。

     「既然是這麼普遍的東西,有何好隱瞞的?」

     瑪莉有點心虛。「反正沒什麼就是了。」

     「如果沒什麼,那些襲擊你的事件又如何解釋?」

     「也許他們把我誤認為某人了吧,你不是說過偷走閻手黨的是個十七歲的少女。」

     「沒錯,我和紹凡查了這麼久,一直無法找到更多的資料,我現在終於明白原因在哪裡,也知道那名女子是誰了。」

     「是誰?」

     「就、是、妳。」

     瑪莉楞了下,抗議道:「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她大步走向瑪莉,將她轉向鏡子宣布謎底。「看到沒有,一張宛若十七歲的西方少女臉孔,你這張臉最大特色就是比實際年齡小了近十歲,尤其在那些西方人眼中更容易誤會,所有人全弄錯了!」

     「不會吧...」這推論太離譜了。

     「你不只一次受襲擊就是最好的證明,你該慶幸他們弄錯了對象,所以這三個月來你才會平安無事,否則以閻手黨的勢力,你不可能活這麼久,不過現在看來閻手黨一定也發現找錯了方向,你受襲擊代表著他們已經追查到你,我擔心接下來會有更多的危險。」

     若冰的推論讓她啞口無言,惹到閻手黨是她想都沒想過的事。

     「你到底偷了什麼東西,搞得全世界都在追捕你?」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無論若冰如何逼問,她始終不肯說出答案,這點倒令若冰意外,也發覺瑪莉的態度不尋常,以瑪莉固執的個性恐怕要問出緣由並不容易。為了預防萬一,她得趕緊和黑鷹商量,至於真正原因留待以後探究也不遲。

     「這段時間你暫時別出門,至少這地方是安全的,等我和殷拓及紹凡商量後再作打算。」事不宜遲,若冰即刻離開了研究室。

     仍在震驚之中的瑪莉,口中訥訥地念著。「該不會...那個人就是閻手黨首領吧?」

     「你在自言自語什麼?」傑克突然的出現嚇了她好大一跳。

     「原來是你。」她松了口氣。

     「妳的朋友呢?」他將剛煮好的咖啡和蛋糕放在桌上。

     「剛走。」她坐下接過他遞來的咖啡,咬下一口蛋糕。「嗯,好好吃,買的?」他搖頭,瑪莉瞪大眼。「你做的。」他點頭。

     「你好厲害!」奉上欽佩的目光,但隨即又想起若冰的警告,倘若閻手黨真的找來豈不連累了傑克,突然發覺傑克在她心中已占有一定份量,她不希望傑克發生危險。

     勾起她的臉蛋審視,本來想繼續責備她中午的事,不過現在更關心她為何事擔憂。

     「妳有心事。」

     「看得出來?」

     「當然,男人會注意他的女人一舉一動,我也不例外,怎麼了?」

     「跟我在一起,你將會遇上危險。」

     「為什麼?」

     「我可能惹上了黑道。」

     「怎麼說?」

     「若冰說這次和上次遇襲,或許是意大利閻手黨派來的。」

     「好端端的怎麼會惹上閻手黨?」

     「這..說來話長,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盡快離開。」嘴巴雖這麼說,心中卻有萬般的不捨。

     他挑眉。「你擔心我?」

     「嗯。」她點頭。

     黑格桀仔細觀察她的神色,用著了悟的語氣。「你是擔心我的安危,還是怕以後吃不到美食?」

     「嗯...嚴格說起來...兩者都有。」她答得很心虛。

     唉!早看穿她這個人,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算了,看在她誠實的份上,他也懶得計較了,反正這筆帳遲早會跟她算,時候未到罷了。

     不過,瑪莉的處境的確越來越危險,他若繼續待在這裡,敵暗我明,恐怕無法真正保護她。

     「好吧,我會離開。」

     「真的?」想不到他這麼快就答應了,她反而有些失落。

     「我暫時回意大利,過一陣子就會回來,不過這段期間,你必須好好布下防御機關,別讓人有機可乘。」

     「我知道。」

     當晚在她熟睡時,黑格桀在一旁靜靜凝視她一整夜,為了保護她,他必須離開一陣子,有沉若冰和黑鷹保護她,暫時無生命之憂。而他,得暗中一一解決那些對閻手黨及瑪莉企圖不良的幫派組織。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