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情人 第五章
     「為什麼坐那麼遠?」黑格桀冷聲問道。

     「因為你看起來很可怕。」用餐時間,坐在桌角離他遠遠的瑪莉膽怯地開口,一副隨時準備閃人的戒備謹慎樣。

     他的目光銳利地掃射過去,也不想想誰將這氣氛弄到這步田地的,自從他吻了她,她便與他保持距離、躲得老遠的,像是得到狂犬病似的,尤其那對防備的眼神───真是氣死人!

     「過來。」

     她搖頭,十分防衛地瞪著他。

     黑格桀稍稍緩和神色,心下決定非把她騙過來不可。

     「你不想吃飯了?」美味的料理都擺在他旁邊,想吃就得走近。

     她猶豫了下。「想吃...」

     「想吃就過來。」

     「不行,你會扁我。」

     還不笨嘛,知道自己欠扁。他裝出一臉善意的微笑。「沒事幹麼扁你,你多心了。」

     「可是你看起來笑裡藏刀。」

     這女人存心挑戰他的忍耐限度,黑格桀非得把這隻老鼠誘騙過來不可,戴著微笑面具,他夾起一隻她最愛吃的雞腿晃動著。「過來就讓你吃雞腿,兩隻都給你。」

     「不要,你會吃了我。」她仍搖頭拒絕。

     「你當我是黃鼠狼。」

     「當然不是。」她搖頭否定。這回答還像話,黑格桀臉色稍霽,想不到她又接了下一句:「是色狼。」

     水杯瞬間在他手中碎裂,嚇得她往後退了好幾步,是可忍孰不可!黑格桀暴跳起來,忍耐已到了極限,非把她大卸八塊不可!

     不過,喬瑪莉早有準備,在驚慌之餘朝他丟下了暗器,雖然沒有俐落的身手,但她有足以傲人的發明天份,煙霧閃光、魔術噴漆、各式各樣的逃忙武器全朝黑格桀丟去。

     混在一團煙霧裡的黑格桀看著身上的魔術噴漆,粘答答的液體阻礙了他的腳步。

     「這是什麼東西!」他咬牙喝道。

     「魔術噴漆,用來阻礙敵人的窮追。」她在十公尺之外用擴音機說著,當,然,那擴音機也是她自製的。

     「你的新發明?」

     「沒錯。」

     「很好,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走著瞧。」

     一股挑戰的慾望熊熊燃起,既然她先開了頭就別想輕易結束。

     猛地───一股殺氣傳來,黑格桀立即閃入隱蔽處,有外人闖入,他知道。

     而另一頭的喬瑪莉因一心注意著黑格桀,並未發現自己深陷險境,一個黑影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她背後,並拿槍抵著她的頭。

     喬瑪莉楞了下,回頭一看,一名突然出現的陌生女子擋住了她的去路,那對狐般的眼睛邪魅地盯著她,原本美艷的臉孔因沾上墨水和芒刺顯得狼狽,可見這女子在闖進來時中了她設下的陷阱。

     「將東西交出來。」女子口氣冰冷地威脅。

     「什麼東西?」瑪莉一臉糊塗,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

     「你從閻手黨那兒偷來的東西。」

     「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等我在你臉上劃一刀,你就會明白了。」那女人從袖口裡亮出一把尖銳的小刀,眼中的笑意似乎在期待血的味道。

     這女人笑得十分詭譎,令人不寒而慄,瑪莉知道她可不是開玩笑的。

     猛地背後一個重擊讓喬瑪莉不支昏了過去,倒下的身子被黑格桀接在懷裡,顯然對方也很意外,不過在看清黑格桀之後,女子一張邪氣的神情霎時轉柔。

     「桀,是你?」見到心儀之人,難掩語氣中的興奮。

     黑格桀小心翼翼地審視瑪莉,確定她沒受傷只是昏了過去,一雙利眸射向海曼娜。

     「誰派你來的?」

     「當我一聽到有人偷了你重要的東西,便奮不顧身幫你找回,好不容易查到是這個女人偷的,不過還是你厲害,原來你早追查到了。」

     「閻手黨丟掉的東西閻手黨自己會找回來,不需要別人插手。」

     「我不是別人,是你的未婚妻。」

     陰鷙的眸懾住了曼娜,黑格桀站起身緩緩走向她,曼媽努力吞著口水,當他不悅時,那種冷酷無情一向很駭人。

     黑格桀勾起她下巴摩搓,語氣輕得不含一絲感情。

     「容我提醒你,我們的婚約是基於閻手黨和海幫兩組織的聯合,而我評量你的肉體可以愉悅我,你的能力可以任我使用,這是你打敗其它女人被我選定的原因。但我可不要一個只因為成了我的未婚妻便擅自作主的女人,你不是吧,嗯?」

     她輕顫著,雙手貼著他的胸,惹惱黑格桀的下場是可怕的,好不容易爭取到成為他的女人,她不能惹他不快,必須立即向他道歉,臣服在他的威脅下謙卑地哀求他的原諒。

     「對不起,我無意逾越,請原諒我的魯莽,一聽到閻手黨的名冊被搶走,我急著幫你找回才會───。」

     「沒我的命令,不准動她。」

     「可是───」她還有話要說,但在黑格桀凌厲的瞪視下不敢多言,只是唯諾俯首。

     海曼娜出現在這裡,代表其它的海幫也來了,這情況非他所樂見,多了一個海幫插手,事情會變得更複雜。

     「告訴你的下屬不准傷她,這女人有利用價值。」

     「是。」

     曼娜疑心地瞄了瑪莉一眼,這女子姿色不錯,而黑格桀適才接住她的動作過於溫柔,該不會───

     未預警的,黑格桀勾起曼娜的臉細看,這舉止讓她的心怦動了下,那張俊美中夾帶著狂傲不恣的神情對她揚起淺淺的笑意。

     「幾個月不見,你變得更美了。」

     「是..是嗎?」

     她不禁心跳加速,面對這種危險又難解的男人,明知該保持距離,卻逃不了他致命的吸引力。

     他低下頭吻她,這一吻讓她失去了思考能力,也掃去她心的疑慮,完全淪陷在他好不容易易施捨的溫柔中,願意為他做任何事來求得他的垂愛。

     「回意大利去,我不希望你參與這危險,懂嗎?」

     「遵命。」

     曼娜依言離去,確定礙事的人走了,黑格桀回過頭審視瑪莉,海幫也來到台灣,看樣子其它黑道組織勢必很快會找到。

     當初所下的全面追緝令,如今卻不樂見這種結果,曼娜的心思敏捷,為了不讓她壞事起疑,編了利用價值這個理由,因為身為閻手黨首領是不會將心思放在女人身上的,一旦被人發現,勢必帶來災難。

     望著瑪莉昏睡的容顏,向來冰冷的眼神添了抹憐愛,他明白,他已在她身上放了不該有的心思。

     * * *

     喬瑪莉終於轉醒,混沌的思緒努力回想著自己為何會躺在床上昏睡,很快的她記起那個妖氣邪魅的女人,倏地坐起身,一個意念閃入腦子裡───有人要殺她!

     「妳醒了。」一旁的黑格桀,正氣定神閒地削著蘋果。

     「那個女人呢?」

     「走了。」

     「走了?你趕走的?」

     「當然,否則你怎麼好端端坐在這裡。」

     這麼說來是他救了自己,摸著仍然隱隱作痛的頸背,記起自己是被打暈的。

     「那女的到底是誰?」

     「這正是我要問的,你和人結仇?」

     她搖頭,納悶地說:「我不記得認識那個女人,更奇怪的是她居然向我要什麼從閻手黨偷的東西。」

     黑格桀沉聲問:「你偷了閻手黨的東西?」

     「才沒有呢!我又不是間諜或中情局的,沒事幹麼給自己找麻煩。」

     她在睜眼說瞎話嗎?那一個夜晚,這女人明明大刺刺地在他面前幹下這檔子事,如今竟然聲稱自己是冤枉的,她不是天下第一大健忘,便是有騙死人的好本事。

     但是話說回來,據這兩個月的觀察他發現她不像說謊的樣子,敢情她真的忘了自己幹的好事!

     如果是這樣,他絕不饒她,就算掐死她也要擠出她殘餘的記憶。

     「咦?你幹麼瞪我?」

     「哪有。」

     明明現在就在瞪她,還不承認。「你在生氣?」

     「我有什麼好氣的?」一對怒目射出陣陣凶光,加上不友善的語氣,不是生氣是什麼,她相信再遲鈍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為了證明你沒生氣,笑一個看看。」

     黑格桀盯視她良久,為了面子,沉住氣勉強拉起兩邊的嘴角。

     這是一張標準的皮笑肉不笑,明明是不高興的表情卻配上不相稱的笑容,反而變得四不像,她忍不住噗哧笑出,反而惹惱了他。

     「妳竟敢笑我?」

     被他的氣勢一時嚇得退卻,不小心撞到身後的床欄。「好痛!」她痛苦地叫著。

     「怎麼這麼不小心,我看看。」她那清麗的臉蛋眉擰得叫人心疼,澆熄了他原本的怒火,取代的是糾結的心疼。

     坐到她身旁撩開後腦的秀髮,有著淺淺的紅印子,暗怪自己下手太重,不由得心頭一陣不捨,讓這般細嫩白嶊瑰V項受到皮肉之苦,輕撫著肌膚,不由得令人想一親芳澤...

     微微低頭的瑪莉,突然感覺頸背一股溫熱,納悶地回頭望著他,剛才他──咬了她的頸項?

     「啊!」她後知後覺地喊了聲。

     「只有『啊』一聲,這就是你的反應?」他的眼神帶著誘惑,聲音富有磁性十分具吸引力。

     「你咬我的脖子?」

     「不是咬,是親。」

     「為什麼?」

     他緩緩移近,橫放兩旁的臂膀將她困在一小方天地之間,低啞道:「你說過不懂感情這事,為了實驗找男人研究,不過研究失敗了,是不?」

     「是啊!」

     「你可知道為什麼失敗?」

     「為什麼?」

     「因為你找錯了對象,如果是我,絕對不會失敗。」

     「你?」

     「換我當實驗對像如何?」

     在她意會出話中的意思之際,趕緊用手摀住唇叫道:「我不要!」接吻讓她噁心,打死她都不願意再嘗試。

     「我不會強吻你,除非你同意,而且不同的實驗對象,實驗結果往往也不同,身為科學家的你不想求得真正答案?」

     他的話很聳動,聽得她心癢癢,如果他不強吻她,這點倒是可以考慮,最重要的他說得對,不同的實驗對象,實驗結果往往也不同,這句話深深打動她。

     「你沒騙我?」

     「我向來信守承諾,不過,為了讓實驗發揮效果,所以必要時你也須配合我。」

     「怎麼配合?」

     「比如說───」報起她的手以唇輕輕啃咬。「偶爾我會像這樣親你,可以吧?」

     「嗯,這樣倒是不會噁心。」

     「那麼這樣呢?」他以唇碰觸她的臉頰。

     瑪莉撫著頰容。「還好哩!」

     「男女培養感情是有步驟的,如果你同意,我會教你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條件頗為誘人,她衡量著眼前的實驗品,這人雖然凶了點,不過論長相、身材都比劉學文強,最重要的是他會做菜。

     「除此之外,我會每天為你做好吃的三餐。」

     「一言為定。」緊握住他的手,她興奮的同意。「就這麼決定了。」

     他微笑,改包覆住她的手說道:「既然如此,有些事必須先說清楚,從今天開始,你是我的女人,知道嗎?」

     「知道。」

     「除了我,不能讓別的男人碰你。」

     「可以。」

     「如果有其它男人邀請你、追求你,你都必須拒絕。」

     「明白。」

     「你必須遵守這個約定,不可毀約,如果毀約的話───」

     「行啦、行啦,我肚子好餓,你先做東西給我吃好不好。」

     「沒問題。」他在她額頭香一個。「先把蘋果吃了,六點準時開飯。」

     她乖乖照做,一邊吃著蘋果一邊問他今晚的菜色,雙眸溢滿對晚餐的憧憬,卻不明白適才已將自己的一生許給閻手黨的首領,並立下今生不得悔改的誓言。

     「我會生命來保護你的安全。」他輕輕說著,深沉的笑意中隱藏著慾火。

     這輩子,她是別想逃開他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