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情人 第四章
     閻手黨是個龐大的世界性組織,執掌組織權勢中樞的首領,素來便具備了冷靜內斂的特質,而為了防止仇敵暗算,身為首領必須冷酷無情,因此歷代的閻手黨首領從不專情於一個女人身上,除了避免給多仇家挾持人質要脅的機會,更要避免受制於美人計而危害到組織。

     一位首領擁有十幾位情婦不足為奇,是慣例也是理所當然,黑格桀也不例外,同時擁有十位情婦以及二十多個藏身處,除了強森及幾位心腹,沒有人知道首領每晚落榻於何處。

     也由於閻手黨的勢力龐大,因此欲以聯姻手法以壯大自身的組織多不勝數,其中以海幫為甚。近幾個月來海幫的主事者海長老,成功地推薦他的孫女海曼娜成為黑格桀選定的未婚妻,不只因為海幫在海線部份具有龐大的勢力,有助於閻手黨擴展海線的生意,海曼娜的領導能力及自幼習武之身手,對黑格桀而言無異是一大助力。

     沒人知曉閻手黨首領已經秘密前去亞洲,他的行縱必須是個謎,不僅為了自身傳來首領的新命令,追緝行動全面停止,並改以監視其它幫派組織的動向。

     停止追捕那名神秘女子?強森納悶著,好奇首領怎會突然下達這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命令。

     該不會他找到那名女子了?或者發生了什麼事讓他改變主意?

     「報告副首領。」一名手下進來報告。

     「這麼晚了,有什麼緊急的事?」

     「海曼娜小姐求見首領。」

     在這夜寢時刻求見?微一沉思後強森說道:「請她坐著,我稍後去處理。」

     強森明白,海曼娜選在這個時刻求見,是希望有機會得到與首領共寐的機會,想必是海長老督促孫女趕緊與首領成就「實質關係」,藉以穩定未婚妻的地位,也可減少計劃生變的風險。

     只可惜她打錯了算盤,人在亞洲的首領也許正在某位情婦的溫柔鄉里休息。

     基於尊重,他仍是出去應付一下。

     「海小姐。」紳士地朝她行禮。

     一頭直髮俐落垂肩的美艷女子站起身,特意的梳妝打扮顯示她對會面的期待。

     「黑格桀先生呢?」

     「首領正在忙著處理公事,今晚不會回來,他要我代他向海小姐問好?」

     又是相同的理由,海曼娜強掩住心中的不悅和疑慮。這是第三次了,始終見不到黑格桀讓她赸了疑心,眼前的笑面虎強森總是以一貫的笑臉敷衍她,對於首領的去處只子不提。

     「夜已深了,可否讓我在此過夜?」她請求道,身為未婚妻她有這個權利要求。

     「我立刻派人為你整理房間。」

     「謝謝。」

     強森派人領她到客房去,並加派人手護衛,表面上是護衛,暗地裡是監視她以免擅自亂闖。

     海曼娜暗自竊喜至少達到一半目的,有了留宿的機會,還怕見不到黑格桀嗎?

     為了盡早和黑格桀發生親密關係,她可是費盡心思,不需爺爺提醒,她也是急迫的想要抓住黑格桀的心,自從第一次見到俊美冷酷的他,便下決心要成為他的女人。

     聽說黑格桀有十位情婦,個個絕美性感,首領夫人的位置卻始終是空著,因而時常耳聞那些情婦想盡了各種方法希望成為黑格桀的正室。

     幸好,強大的利益背景讓她順利得到未婚妻的名義,但是這樣不夠,為避免夜夢多以及其它野心女人的阻撓,與他共枕是取最穩當的方法,一旦有了實質關係,黑格桀便不能反悔。

     不過一連三次無法求見到黑格桀,也讓人不得不疑慮,這一個月來他始終未露面,不禁讓人懷疑他是否離開了意大利。

     不管是真是假,今夜,她決定一探究竟。

     * * *

     「傑克....」瑪莉不死心地跟在他身後搖尾乞憐。

     「什麼事?」他冷冷響應。

     「肚子餓...」

     「自己解決。」他依舊冷冷地答道。

     又是這句話。一個禮拜了,已經一個禮拜沒吃到傑克所烹調的美食,不明白自己是哪裡惹到他,吃不到他做的菜,害她連做研究的心情都沒了。

     正在苦惱之際,一聲意外的電鈴響起,黑格桀頗感意外,自他來此未曾有人來按鈴過,納悶之餘,只見喬瑪莉飛也似地衝去開門,她那期待的樣子令他好奇,是誰讓她如此興奮期待?

     門一打開,一位斯文俊秀的男子展現陽光般的笑臉,閃著柔情的目光及迷人的微笑道:「瑪莉,我───」

     「謝謝!我不客氣了。」打斷對方還未說完的話題,毫不客氣地搶下他手上的土產,卻獨留整束鮮花視而不見。

     劉學文早有心理準備,知道佳人對美食情有獨鍾,忙不迭地緊跟在佳人後頭。

     「這是宜蘭名產鹹鴨肉,這盒是台中新出的蜂蜜太陽餅,另一盒則是台南的紫蘇蜜梅,都是台灣各地方有名的土產,你一定會喜歡。」

     「嗯,很好、很好。」眼中閃著掠奪的凶狠,一一觀看他這次帶來的產品,只有這時候她是歡迎劉學文的。

     「另外,這是我對你的一點心意。」他將一束野薑花擺在她眼前。

     瑪莉輕皺眉頭,太濃陏的花香她不習慣,正想拒絕,那束花卻被突然伸來的手給搶去,令劉學文一陣錯愕。

     「謝謝,我代她收下。」黑格桀冷冷地說著。

     「你是誰?」他錯愕,怎麼會多了個男人?

     「你又是誰?」黑格桀絲毫不讓步的回問。

     拿著鮮花穿西裝打領帶,很明顯是來泡馬子的,黑格桀一雙銳利的眸光從頭到腳打量眼前這人,莫非他就是瑪莉提起過的那名男子?

     突然出現的男子讓劉學文大感意外,此人英挺的相貌和俊拔的身材,一看便知是名強敵。

     同是相貌不凡的兩個男人自然產生互相輕勁的心態,不過顯而易見,那個置身事外的女主角對劉學文的食物產生較多的關注,這點讓劉學文佔了上風。

     「我是瑪莉的男朋友。」劉學文宣告著,黑格桀瞇著凌厲的眸光走向他,劉學文霎時被他天生的氣勢給震住,連帶聲音也變得吞吐。「你───你想做什麼?」

     不過黑格桀卻是越過他逕自走向瑪莉,毫無預警的奪去她手中的食物。

     「還給我!」喬瑪莉緊張的伸手要奪回。

     「別吃了,否則會吃不下晚餐。」

     她的眼立即為之一亮。「你要做菜?」

     「今晚的菜單之一是奶油鵝肝,你最喜歡吃的,如何?」

     「好、好,好主意。」她猛點頭。

     「那就別吃零嘴。」他不屑地將劉學文帶來的零嘴丟到一旁。

     喬瑪莉立即像只乖乖聽話的小狗搖著尾巴跟在黑格桀身後,劉學文受到不小的打擊,他辛苦了半年想出美食誘惑這個計策,好不容易得到向來冷漠的佳人一點小小的注意,而這個中途殺出的程咬金卻輕易收服她。

     意識到自己遇上了情敵,不免起了危機意識。

     「他是誰?」劉學文向瑪莉詢問。

     「我僱用的廚師。」

     「哦,原來是廚師。你好,我是劉學文,國立T大的教授。」高學歷高身份讓他不禁自豪得意起來,不將一個平凡的廚師放在眼裡。

     黑格桀根本懶得理會他,逕自走向廚房弄菜去。

     真是沒禮貌的人,連個招呼都不會打,既然如此他也無需對這廚師太客氣。

     瑪莉看不出兩人之間的暗潮洶湧,一味開心地慶幸自己今天真是好運,傑克又開始做菜了,劉學文帶來的土產又可以當消夜或平日的零嘴。 趁情敵在廚房忙著,劉學文藉機坐在瑪莉身旁。

     「瑪莉,這禮拜有場音樂會,一起去聽吧。」他提議著。

     「沒興趣。」除了研究和食物,沒什麼能夠吸引她。

     「總不能老待這偏僻的山林,偶爾出去散散心對身體也好。」

     「我有實驗要做。」

     「一天就好,這是場世紀演奏會,很難買到票,我好不容易透過熟人才買到的,你一定喜歡,而且...我們有一陣子沒好好獨處了。」

     不安分的手悄悄越過她的背,正打算摟著她的肩,連指尖都還沒碰到,瑪莉便被黑格桀叫了去,破壞了他倆獨處的機會。

     喬瑪莉興沖沖地跑到廚房。「什麼事?」她滿心期待地問。

     「嘗嘗看。」大發慈悲賞賜一口給她,這是喬瑪莉在飽受一星期的食慾禁錮之後所初嘗的美味,當然迫不及待張口接下他送入的食物。

     「好粗(好吃)!」恍若置身天堂的神情溢滿她純真的臉上。

     黑格桀揚著笑意的同時,冷眼觀看在一旁吃醋的劉學文,這傢伙竟想趁他不注意佔她的便宜,也太低估了他黑格桀了!他心底打什麼主意是逃不了他的眼睛,除了自己,他不准瑪莉和其它男人獨處。

     眼見佔居下方,劉學文也急欲表現,怎能讓對方搶盡風采?他連忙開口搶白道:「我也很會做菜,乾脆我今天也做一道菜讓你嘗嘗。」

     「你也會?」她眼睛為之一亮,頭一次聽到他會做菜,不免對他另眼相看。

     此時被晾在一旁的黑格桀沉默著,瑪莉對那男人的注意讓他極度不爽。

     「你想吃什麼?」劉學文問。

     「烤雞。」

     「我現在就為你做個特製烤雞,雞肉在哪?」

     「在冰箱。」黑格桀在一旁補充,眼底閃著邪惡的笑意。

     果然,劉學文毫無預警地打開冰箱,得到的卻是出人意料的局面,一個快過期的蛋糕砸向他的臉,模樣極盡狼狽地呆楞在原地。

     「啊,抱歉,忘了告訴你那個冰箱有問題。」嘴上雖說抱歉,臉上可是毫無愧疚的表情。

     瑪莉此時才發現不對勁,黑格桀似乎不喜歡劉學文。

     再有多大氣度,多好脾氣的人也會忍無可忍,太卑鄙了!這擺明了是挑釁。

     「對不起,把你的衣服弄髒了。」瑪莉愧疚地道歉。

     「沒關係,文明人是不會和凡夫俗子計較的。」為了在淑女面前保持紳士風度和形象,劉學文隱忍著怒氣進浴室梳洗。結果這一餐便錯過了表現的機會。

     雖然察覺兩人之間的氣氛怪異,但美食當前,她很快地便忽略這兩個男人水深火熱的對峙,自顧自地沉浸在滿桌饗宴中。

     黑格桀的好料理讓劉學文重挫,論手藝自己是完全比不上對方的,加上瑪莉為了食物對這高傲的男人言聽計從,讓他產生危機意識。

     趁著瑪莉到廚房時,他特意向對方示威───「哼,你也喜歡瑪莉對吧,我告訴你,你沒希望了,我和瑪莉交往了半年,感情穩定得很。」

     黑格桀無動於衷地吃著,完全不予理會。

     無法忍受被忽視的侮辱,劉學文不死心地繼續逞口舌之爭,冷嘲道:「依我看,你連她的手也沒牽過是吧,我可不同,告訴你,我和她已經接過吻了,知道那是什麼滋味嗎?她的唇又柔又軟,暗藏無限的熱情,那可是她的初吻──咦?你、你想幹麼───」一雙懾人的凶光逼近,在他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如鐵般的拳頭快、狠、準地打來,霎時他只覺眼冒金星,陷入了一片黑暗。

     事後───

     瑪莉一邊收拾地上的殘局,一邊瞄著那個一副事不關己的始作俑者。

     「你為什麼揍他?」

     「高興。」他冷哼,算那傢伙逃得快,否則不是一眼瘀青便可了事,如果今天不是瑪莉在場,他會打到對方開不了口。

     納悶地睨了他一眼,想不透好端端的兩個男人怎麼會結仇呢,回想適才劉學文狼狽逃跑的樣子,和平日雄赳赳氣昂昂的紳士模樣判若兩人,看了實在令人好笑。

     瞪著蹲在地上偷笑的瑪莉,哼,虧她還敢笑,滿腹的壞心情全是為了她,一想到那傢伙吻過她就令人火大,不明白為何自己會如此沉不住氣。

     他想發洩!盯著她的側面,突然有股佔為己有的衝動產生,在混亂的思緒當中,越是盯著她,那股慾望越顯鮮明,衝動驅策著腳步,他朝她走去。

     始終感到莫名其妙的瑪莉只顧著撿地上的破碗殘盤,沒做過什麼家事的她,一不小心被刺傷了手。

     「好痛!」她低呼,一滴鮮紅的血自她纖細白嶊澈尖上流出。

     「怎麼這麼不小心。」忍不住輕斥,黑格桀抓住她的手,那血讓他皺了眉。這輩子見過數不盡的嗜血場面,卻不喜歡看到她流血,不假思索地含住她的手指吸吮。

     她楞了下,呆呆看著他的動作,這感覺很奇異,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呆楞地沒反抗。

     凝視著這張曾視如夢魘,如今卻深深吸引住他的容顏,想不透為何會這般在意她,明明是久K、欠扁、 脫線、邋遢、沒女人味的女人,卻偏偏老叫他掛在心上,思緒紛紛亂亂,他不斷對自己說,他氣極敗壞地越過半個地球殺來台灣,原以為將遇上一個心機深沉狡詐的女人,沒想到她卻用這麼無辜的大眼望著他。

     他絕不會為這水注注的美眸動心,也不會為這細膩透著淡紅的肌膚改變主意,更不會為這微張誘人的櫻唇───

     「謝謝你幫我消毒。」她小聲地說著,真難為他不嫌髒用口水幫她消毒,不過他的樣子有點怪,為何這般瞪她?

     「妳的嘴也需要消毒。」

     沒預警地,他吻了她。

     這突來的掠奪嚇壞了瑪莉,他的力量如此之大,困住她嬌小的身子霸氣貪婪地索取一吻,吻到她僵硬了身子,幾乎停止呼吸。

     她的味道很香,他發現,沒有濃烈的香水味,也沒有熟稔的響應,她幾乎是毫無招架之力地任他「蹂躪」,和他那些胭脂粉黛、服侍功夫一流的情婦相較,她就像是一條死魚───毫無反應。

     也難怪,因為她還是處女,一吻便曉得了,生澀得令人忍不住想欺負她,這便宜他是佔定了。

     直到他離開她的唇,觀察她的反應,她仍是楞著的,恍如受到雷擊般呆立不動。不是他自誇,他的吻技一流到沒有女人可以拒絕得了的,雖然適才他稍微粗魯了點,但是相信這份激情已傳給了她。

     「瑪莉?」柔情地喚她的名。

     「我...」

     「嗯,你想說什麼。」他的眼神漾著迷人的電波。

     「想吐。」

     「什麼?」

     她倏地站起身摀著口衝向廁所,一陣嘔吐聲於斯嘩然。

     黑格桀有如晴天霹靂,他無法相信,蒼白的臉色漸漸泛黑,沒有一個正常的女人敢向他說出這種話,而她喬瑪莉,真真確確地把他給惹惱了!

     緊握顫抖的雙手向黑格家族立誓,這輩子她休想逃出他的手掌心,他要讓她用一生來付出代價,否則他就不叫黑格桀,這個殺千刀的女人!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