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射月 第五章
    結果那一天被三哥那麼一攪和,他也就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問清楚她那一千萬是怎麼來的。

    一千萬對一般人來說不是個小數目,她是跟誰借的?

    可別為她自己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才好!

    這天,席桂月正好來到無心的公司附近辦點事。

    事情辦妥之後,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是地下班的時候了,他就順道過去接她下班。

    就在人來人往的商業六樓大廳,他遇見了無心的同事,他不記得她叫什麼名字,是她主動叫住了他。

    「席桂月!」她的表情有些驚訝。「你是來找無心的嗎?」

    「嗯,她還在樓上?」他隨口問。

    「無心?」她不明白,「她上個星期就已經辭職了,你難這個知道嗎?」

    「辭職?」他怎麼都沒聽她提起,「為什麼?」

    「她沒說。」她瞧了他一眼,彷彿在說「你是她的男朋友都不知道了,我哪會知道」。

    她為什麼要辭職?會是因為於耿明嗎?應該不至於吧?他已經不敢再糾纏她了啊!新工作又是什麼?

    解鈐還需繫鈴人,這恁多的問題還是得由她來回答:「我知道了,謝謝。」

    一離開商業大樓,他便直接驅車前住無心的住處。

    他正打算把車子轉進地下停車場,就瞧見無心的車子自另一個出口駛出,席桂月隨即掉轉車頭跟了上去。

    她要去哪兒?

    約莫十分鐘的路程之後,席桂月尾隨在無心的車後來到紫羅蘭大酒店……

    嚇!紫羅蘭大酒店!席桂月一陣錯愕。

    她來這個地方做什麼?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是一家有小姐陪酒的酒店,而且只要價碼談得攏,還可以做場外交易,她怎麼會來這兒?

    他很是納悶地把車子停妥,小心翼翼地遠遠尾隨在她的身後,等她往更堶惆咱h的時候,他才走進酒店大廳。

    酒店內的少爺迎上前來,原本笑盈盈的瞼在看清楚他的衣著後瞬間轉為鄙夷之色,「先生,你走錯地方了吧!」

    他不認為眼前這個邋遢的男子負擔得起酒店的高額消費。

    席桂月不以為意,「我來找人,剛剛進去的那位小姐在這堣u作嗎?」像這種只會以貌取人的人他見多了。

    「小姐……」酒店少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幾眼,嗤之以鼻地笑道:「你也不撤泡尿瞧瞧自己是什麼德行,就憑你這一副邋遢的窮酸樣也敢來酒店找小姐,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

    好一個狗眼看人低的小子!

    席桂月也不多說,自皮夾中抽出三千元遞給他,「現在你是不是願意告訴我,剛剛那位小姐是不是在這兒工作,叫什麼名字?」

    酒店少爺一見席桂月出手闊綽,趕忙堆起笑臉又是哈腰又是鞠躬,「當然,剛剛那個小姐是酒店新來的公主,叫詩詩,先生您的消息還真是靈通!詩詩小姐是個大美人呢!」

    她真的在這兒當陪酒小姐?花名叫詩詩?

    為什麼?她急需用錢嗎?不然……

    「先生、先生。」酒店少爺的叫喚打斷了帝桂月的思緒。「你要不要開個包廂,點詩詩小姐來作陪呢!」

    「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真是令人憎恨的前倨後恭,不過,這就是現實。他語帶揶揄,「我以為我走錯地方了呢!」

    他極為尷尬地陪笑道:「剛剛是我有眼無珠,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我一般見識了吧!」

    「帶路吧!」他還有正事要辦,也沒那個閒工夫理他。

    「請這邊走。」酒店少爺帶著席桂月走向後面其中的一問包廂,替他推開了門。「請問先生您怎麼稱呼?」

    「我姓席。」他瞟了瞟四周。

    「席董,您請坐,媽媽桑馬上就過來。」

    席董?他什麼時候說過他是董事長了?

    酒店的眼務人員還真懂得滿足人們喜歡被捧的心理,又有美女依偎身畔軟言耳語,難怪許多人會那麼喜歡涉足這種地方!

    席桂月微微頷首。

    此時,另一名酒店少爺送上飲料和毛巾。

    而後,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女人帶著兩個漂亮的小姐進入包廂內,「席董,您是頭一次來吧!我跟您介紹,她們是夢夢和娜娜,都是我們酒店媥嶀滫漪黤P哦。」

    「席董,您好!我是夢夢。」

    「席董,人家是娜娜。」柔軟的身子已經膩了上來。

    席桂月直勾勾地望著酒店的媽媽桑,淡然地開口,「少爺沒告訴你嗎?我點了詩詩的檯。」

    「席董,詩詩還有別的客人點了她的檯,一時分不開身,」頓了一下,媽媽桑努力想要說服席桂月改變主意。「夢夢和娜娜也會好好服侍您的……」

    「你聽到我說的話了。」他的態度擺明了沒有商量的餘地。

    「可是……」媽媽桑很是為難。

    他給了她一點小費。

    「我盡量把詩詩轉過來。」她立即就要去辦。

    席桂月喊住她,「等等。」

    媽媽桑的腳步一頓,「席董還有什麼吩咐嗎?」

    「把她們也帶走。」身邊繚繞的刺鼻香水昧讓他蹙緊了眉宇。

    「是。」有錢的是大爺,大爺怎麼說她就怎麼做。「好了,夢夢、娜娜你們先出去吧!」

    夢蘿和娜娜依言起身離去。

    難不成她用來買下他的那一千萬是……席桂月不敢相信。

    他無法相信有人會做出那樣、那樣瘋狂的事。

    一切一切的疑問都只有無心能給他解答。

    等了好一會兒,酒店的媽媽桑才又出現,身後跟了一個他熟悉的身影——無心。

    「席董,讓您久等了,詩詩小姐來了,不過,她可不能待太久哦!」媽媽桑笑吟吟地。「詩詩啊!見過席董。」

    「席董……」席這個姓氏並不多見……無心猛地抬起頭來,瞧清眼前的人時,駭了一跳,忽然失聲。

    是……席桂月!

    他……他怎麼會在這堙H她以為他是不可能涉及這種場所的。

    席桂月擺了擺手,「媽媽桑,你可以下去了,有需要我會按鈴的。」

    「是。」媽媽桑推了推無心,壓低聲旨囑咐,「你可要好好服侍席董,知道嗎?」

    「唔,」她應了聲。

    媽媽桑離開包廂時順手帶上門。

    「你怎麼會在這堙H」她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這句話該是我問你吧!」席桂月睨著她。瞧瞧她瞼上的濃妝,塗牆的油漆也不過如此。

    她還是原來的樣子好看多了。

    「我……我在這堣u作。」她小聲地回答,隨即話鋒一轉,「你為什麼會來這堙H」

    好男人不會涉及這種場所的,難道是她錯看了他?

    他簡潔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我是跟在你後面來的,為什麼要辭去原本的工作、下海當陪酒的小姐?」

    她不知從何答起。

    他環顧四周,「想必這家酒店的負責人就是借你一千萬的那個朋友了,我說的對嗎?」

    外頭忽然起了一陣騷動,

    包廂的門被粗魯的踹開來,伴隨著一聲怒吼——

    「我倒要瞧一瞧是誰敢跟我搶女人。」

    「慶哥,您別生氣,有話好說嘛!我馬上把詩詩轉回來……」媽媽桑跟在一旁把好話說畫,不過,顯然作用不大。

    被叫做慶哥的男子身後這跟了四、五個小嘍囉,十足像是地方上作威作福的角頭惡霸。

    「小子,就是你跟我搶詩詩嗎?」語氣中儘是輕蔑,擺明了不將他看在眼堙C

    席桂月不慍不火地道:「來這兒消費的人有權選擇小姐吧!」

    「你要選擇哪個女人都可以,就是詩詩她不行。」蠻橫霸道的語氣顯示出他的誓在必得。

    「哦!」他漫不經心地挑了挑眉。

    「她,我包下了。」慶哥沉聲說道。

    「哦!」這倒有趣下,席桂月的視線飄向無心,複雜的三角關係喔!

    無心買下他當她的戀人,現在這位慶哥文想要包下她,那……那他們會是什麼關係啊?

    慶哥火大地吼,「識相的就快點滾。」

    這小子怎麼一點也不怕他啊?

    「慶哥,您別生氣,我開罐八八年的紅酒跟您賠罪。」媽媽桑只求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她不想得罪任何一個客人,尤其是此地的地頭蛇慶哥,畢竟和氣生時嘛。

    「不關你的事,一旁待著就好。」慶哥一手揮開她,順勢將無心拉進懷中,「小子,你是要自己滾呢,還是被人打包丟出去?」

    「你放開我。」無心努力掙脫他的箍制。

    「這兩個選擇我都沒興趣,還有……人家小姐似乎也不願意被你包養呢!」他閒閒地道。

    媽媽桑的臉色一變,她可不想替人收屍啊!

    「臭小子,你竟敢這樣跟慶哥說話,不想活了嗎?」

    「我的命韌得很,恐怕會活得比你們還長壽呢!」他完全不當一回事。

    媽媽桑不禁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席董,你還是少說兩句吧!」

    「給他好看。」

    「揍他。」

    四、五個小嘍囉全都圍了過去,

    上一秒鐘,席桂月還端坐在舒適的沙發上;下一秒鐘,卻在眾人撲上去之前憑空失去了他的蹤跡。

    他的身形迅如一道閃電劃過,神准地出手撈回無心,連同酒店的媽媽桑推出包廂外,然後將門帶上。

    「桂月——」無心驚呼一聲。

    他要做什麼啊?對方有那麼多人,他隻身一人要和他們周旋,太危險了!

    「席董——」媽媽桑亦是失聲尖叫。

    她是不是該報警處理啊?

    包廂內傳來一陣混亂的碰撞聲、哀號聲、玻璃製品碎裂的清脆響聲,然後是一片長久的死寂,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來了。

    媕Y到底是怎麼了?

    「媽媽桑,怎麼辦才好?」無心慌亂的像只無頭蒼蠅團團轉。

    「我去把少爺們全都叫過來,以防萬一……」話聲末落,包廂的門已經悄然打開來了。

    出現在門口的是氣定神閒的席桂月,他仍舊是一副邋媄撱蔽獐瓞芊C

    「你……」他看起來好像是毫髮無傷!

    「我沒事,我們走吧!」他不容置否地拉著無心就走。

    「可是……」她頻頻回首。

    她現在還在上班耶!

    酒店的媽媽桑被包廂內的景象駭住了,傻傻的反應不過來。

    那個席董……是人嗎?短短的時間內就輕輕鬆鬆地把五、六個大漢擺平了,而且還把包廂內毀壞得無一完整,第三次世界大戰也不過如此吧!

    等她想起來該要找人賠償損失的時候,早已不見席董和詩詩的蹤跡了。

    車子飛也似地衝出紫羅蘭大酒店的停車場——

    「我覺得我們好像在逃命似的。」她有感而發。

    為什麼呢?他已經打贏了,不是嗎?

    席桂月沒好氣地瞟她一眼,怎麼罪魁禍首卻像個沒事人一般!「廢話!不逃命難道要留下來賠償酒店的損失嗎?」剛剛打那一架砸壞的東西少說也要十幾萬耶!別開玩笑了。

    到時候,酒店可能會找她要吧!無心歎了一口氣,那……她的債務要什麼時候才還得完啊?

    「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要她把事情仔仔細細的說清楚。

    她裝傻,「呵……」

    「別想給我傻笑敷衍了事。」他瞪她。

    「你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幹麼又多此一舉的來問她?

    「我要聽你從頭到尾說清楚。」她看起來和一般人無異,行事作風卻不能以常理來論斷。

    試問:有哪個女人會以一千萬來買一個戀人啊?而且,那一千萬還是去借來的呢!

    「因為你開了價,只要一千萬就可以買下你,而我並沒有一千萬,所以……」她偷覦了他一眼。

    開價那一千萬是為了要嚇走她,不是他真打算以一千萬把自己賣掉。

    「所以,你就到酒店去借。」他替她說完?

    她算是默認了。

    他從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大的魅力,「令尊令堂允許你這麼做嗎?」

    她搖搖頭,「我媽很早就過世了,我爸出國流浪還沒回來。」

    她的父親今年三十九歲,開了一家PUB,酷愛旅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媮`有一百八十三天是在國外流浪。

    換言之,他結婚生子的時候才十五歲。

    或許他不是個稱職的父親,但是,她卻很愛他。

    「你覺得這麼做值得嗎?」他忍不住問。

    「你認為不值得嗎?」她反問。「我只知道若是錯過你,將來我一定會後悔的。」

    她只是順應心中的感覺而走。

    他真服了她。

    席桂月的心底深處有抹奇異的感覺擴散開來……也許、只是也許,他這一生怕是和她糾纏定了。

    「你打算怎麼還那一千萬?」他實在沒辦法撒手不管。

    她看著他,眼神有些古怪,彷彿他問了個奇怪的問題,「我現在在酒店上班就是在還債啊!」

    總有一天,她會還清的。

    「別再去了。」他未經思考地,話就這麼脫口而出了。

    話一出口,他才發現自己不希望她在那種地方做那種出賣色相、送往迎來的工作。

    「嗄?」無心一愕。

    「我說,你別再去酒店陪酒了。」難保不會再有像慶哥那種雜碎來跟她糾纏不清!

    他有理由相信那個慶哥肯定會對她毛手毛腳的……心中忽地衍生出一股莫名的厭惡,淡淡地。

    「不行啊!我借的錢還沒還完呢。」酒店的媽媽桑也不會同意的,

    他沉吟了一下,好像別無他法了……好吧!「解約吧!我可以把那一千萬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如此就能還清債務了吧!

    這已經是他破天荒的仁慈了,要不,以他愛錢的個性,是怎麼也不會把進到口袋堛瑪又吐出來。

    不料,無心一口回絕,「我不要。」

    不要?席桂月頓覺一股氣直衝腦門,「你那麼喜歡讓那些男人對你毛手手腳的嗎?」他氣她不愛惜自己。

    「怎麼可能!」她澄清,「我只是不想解約。」

    雖然那些色迷迷的老頭說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驚聞此語,席桂月頓覺全身無力,他真是徹底的服了她。

    「不然,你想要怎麼樣?」他索性聽她說。

    她想了一下,啊——「那一千萬就算是我跟你借的好了。」

    借?他有些啼笑皆非。

    又不是太閒了,他幹麼借錢給她來買下自己啊?

    唉……算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