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射月 第三章
    無心悠悠轉醒,她睜開眼睛瞧了瞧四罔,這堙K…是哪堙H

    她又為什麼會在這堙H

    頭還有些暈……忽地,她記起了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瞥……於耿明。

    她沒想到在赴約返家的路上,他竟然———隨著她用藥迷昏了她!

    無心陡地自床上彈坐了起來,他在打什麼主意?

    「醒啦!」一道聲音響起。

    她瞪著好整以暇坐在椅子上的於耿明,「你把我迷昏了帶來這堸竣偵礡H」她真不敢相信。

    「敘敘舊情啊!」這會兒她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吧!

    敘舊情?教她噁心得想吐,「你找錯人了!」

    她倒真是錯估了他的厚顏無恥。

    「我說過我不會放棄你的。」他的眼神熾熱。

    她的聲音媞U入寒霜,神情極為淡然地給了他忠告,「你只是在白費工夫罷了。」

    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她對他不會再有任何感覺。

    「是不是白費工夫,我們很快就會知道了。」他的話中另有含意。

    她跳下床,「我要走了。」

    走?哪有這麼容易!

    他起身攔住她的去路,「這麼無情?」他可是花了好大的勁才把她帶到這真來的,哪那麼容易就讓她離去!

    她緊急地停下步伐,免去一頭栽進他懷中的危機,「讓開!我們之間早已經沒有任何情分了。」

    「為什麼你就不能明白我的用心呢?我答應要娶玉佳為的是我們的未來啊!也為了讓你過更好的日子。」他抓住她的手。

    未來?為了讓她過更好的日子?無心嗤之以鼻,明明就是他愛慕虛榮、想一步登天,竟然還敢厚著臉皮說是為了她!「你選擇了顏玉佳,我無話可說,只能祝你們幸福,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放手。」

    「除了那薄薄的一張紙,我什麼都可以買給你。」只要她留在他的身邊。

    「我不要那一張薄薄的紙,也不需要你買任何東西給我。」用顏玉佳的錢?她不要他的任何東西,只要他還給她清靜的生活。

    「那個邋遢的男人配不上你,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於耿明吼道。

    她甩不開他的手,心情有些急了,「不要讓我瞧不起你。」

    「瞧不起也好,鄙視也罷,我就是要你。」他粗魯地拉過她,拋向床鋪。

    他的意圖已經昭然若揭了。

    無心跌人柔軟的床鋪中,心跳掹地漏了一拍,直覺反應就往床邊滾了過去,冀望可以避開於耿明,逃離這堙C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

    於耿明及時抓住了她的腳,把叛逃的她拉了回來。

    她驚呼了一聲,「你想要幹什麼?」

    他壓上她的身體,「我要你。」

    這下她可慌了,開始雜亂無章的對他拳打腳踢,「放開我!聽到沒有?不要碰我!」

    「唔……」於耿明正要湊上嘴去吻她,胯下卻冷不防地挨了她一腳,霎時,只聽到他發出一聲哀號,捂著胯下在床上打滾。

    顯然她那一腳踹得不輕。

    無心乘機逃離床邊。

    「看來不用我英雄救美了嘛!」窗外突然傳來這麼一句。

    這聲音……是席桂月!她不用轉頭看也猜得出來。

    他怎麼知道她被帶到這堥茪F?

    雖然還未脫離險境,但是瞧見了席桂月,卻讓她的心情奇異的定了下來,不再慌張恐懼。

    於耿明像只蝦子似地蜷曲在床上,光滑的額頭上佈滿了汗水,臉色有些蒼白,久久站不起身來。

    席桂月姿勢擾雅俐落的穿窗而人,睇了床上的於耿明一眼,「若是於家就此斷了香火,也只能說是報應。」

    其實情況應該沒有那麼嚴重,他只是故意說得很嚴重來嚇他而已,好叫他記住這一次的教訓別再犯。

    無心一點也不同情他,他是自作自受。「我們快點離開這塈a!」

    席桂月沒有異議地拉起她的手往門口走去。

    「樓下沒有他的人嗎?」走了兩三步,她停下來。

    「有啊!」他在心中稍微算了一下,「大概有五、六個人吧!」客廳有三個,廚房堣]有三個。

    就這樣跑下樓主豈不是自投羅網嗎?「那我們怎麼辦?」

    他絲毫不以為意,「我們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從陽台跳下去,二是下樓和他們拚了。」

    跳樓?這堿O三樓耶!跳下去即使不死也會斷手斷腿,那他們肯定又會被抓回來;可是樓下又有五、六個人守著,他們要怎麼離開這兒?

    席桂月能以一敵六嗎?

    「跳樓是會死人的。」真是進退兩難啊!

    「好吧!那我們只能往下衝了。」語畢,席桂月拉著無心步出房間,往樓梯方向走去。

    無心的一顆心七上八下地,幾乎要自嘴巴眺出來了。

    但是,他怎麼一點也不緊張啊?他就那麼有把握可以輕而易舉的撂倒六個人嗎?

    步下樓梯,客廳內有三名女傭正各自做著打掃工作。

    聽聞腳步聲,她們只是抬頭看了他們一眼,便又低頭做著各自的工作,沒打算理會他們兩人。

    雖然有些不解為什麼會憑空冒出這麼一個滿臉鬍子的男人來,不過,好奇歸好奇,她們也沒多問,反正,那是主人的私事,她們無權過問,只要努力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即可。

    席桂月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和無心定出那一幢豪宅,開車離去。

    這麼容易就出來了?

    無心愣了好半晌,只能直直地望著席桂目的側面,說不出話來。

    車內迴盪著王力宏唱的「龍的傳人」。

    席掛月隨著音樂哼唱好一會兒,倏地發現旁邊的無心一聲不吭,「怎麼了?」他轉頭瞧她。

    「你不是說樓下有五、六個人在看守嗎?」她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對他發出質問。

    「是五、六個沒錯啊!」席桂月點了點頭,「剛剛在客廳就有三個人了,你也看到了,不是嗎?另外三個在廚房烹煮晚餐。」

    「你騙我!」她指出。

    她還以為是五、六個大漢,怕席桂月無法應付而提心吊膽呢!

    他很是無辜的回答,「哪有!她們的確是有五、六個人啊!」就算數學再怎麼差,一、二、三、四……總會數吧!

    「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你讓我誤以為有五、六個大漢在看守我們!」讓她白擔心了一場。

    「是你沒問清楚的。」他笑笑。

    算了,再計較下去也沒什麼助益,沒事就好……她忽然想到,「你怎麼知道我被他帶到那一幢別墅裡去了?」

    「正好瞧見,所以就一路跟過來了。」席桂月在綠燈轉黃時,遵守交通規則地停下車。

    正好瞧見,所以就一路跟過來了……無心霍地轉頭瞪著他,「你的意思是從一開始你就在陽台外看著?」她的頭頂開始冒煙了。

    「嗯。」他承認。

    他從一開始就在陽台外,卻沒有馬上進來救她!

    無心越想越氣,忍不住揪住他理論,「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袖手旁觀不救我,你難道沒有一點正義感嗎?」

    路見不平就要拔刀相助。

    「別拉、別拉,我現在在開車耶!」如果她不想提早去見西方如來佛的話,就讓他好好開車。

    為了生命著想,她只好放開手,但怒氣未消,「為什麼不救我?」要不是她在奮力掙扎中踹了於耿明的重要部位一腳,後果教人不敢想像。

    「我救人是要收費的,在還沒談好價錢之前,不隨便出手的。」席桂月說得很稀鬆平常。

    「你……」他的愛錢真是沒得救了。

    「虧本的生意我可不做。」這是他的原則。

    「你總可以先救人,之後再談報酬吧!」她沒好氣地道。

    他轉頭瞥了她一眼,「你又沒喊救命!」

    「喊救……命……」她氣得快吐血了,「當時我又不知道你在陽台上,我叫救命叫給誰聽啊?」

    席桂月想想,這倒也是!不過……「橫豎你現在都已經沒事了,不是嗎?」他陳述事實。

    「我是沒事……」她點了點頭,沒有察覺重點被模糊了。

    「沒事就好。」他的肚皮在此時下爭氣的咕嚕嚕叫,「你也還沒吃晚餐吧!」

    「嗯!」經這麼一提,她的肚子也餓了起來。

    他逕自作了決定,「先吃個飯吧!然後,我再送你回去。」

    她沒有多想就點頭答應,反正,老爸出國去流浪,家中只剩她一個,有人陪她吃飯也沒什麼不好的啊!

    席桂月帶她來到一家氣氛、裝潢、格調、食物、服務皆是上上之選的五星級餐廳「荷月居」用餐。

    「荷月居」是台灣數一數二的五星級餐廳,不僅在國內政商界享譽盛名,連各國元首、經濟大亨也都慕名來過,

    想到這兒用餐的人不僅要付得起天價的消費,更得要在一個月以前預約才有可能訂到位子。

    到門口之前,無心三度打退堂鼓——

    「我們隨便找間路邊的小吃店就可以解決晚餐了。」

    看了看席桂月邋遢頹廢的外表,實在是和這間高級餐廳格格不入啊!

    待會兒要是被阻擋在門外,不得入內的話,那可就難堪了。

    「跟我走就是了。」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她下明白,「你為什麼非來這堣ㄔi?」

    席桂月微微一笑,「有三個原因,一來這堿O最近的餐廳,二來這堛滬鼓咱X了名的好吃,三來嘛……」

    啊……她自眼角餘光瞟見一身筆挺西裝、打著領帶的男子迎了上來、

    她已經可以預見他們被趕出餐廳的狼狽樣了!

    啊……她索性閉上眼睛來個眼不見為淨。

    「八少,老位子仍為你留著。」那男子是這家餐廳的經理,他的聲音恭敬有禮。

    「嗯。」他點點頭,正打算邁開步伐卻發現無心閉上了眼睛,他湊近她的臉端詳,怎麼回事?

    因為太過緊張,無心壓根兒就沒聽到經理說了什麼,一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放大、虯髯客也似的臉,在駭了一跳的同時也猝不及防地跌進那一雙異常漆黑深幽的瞳眸中,她的心跳莫名地加速,到口的驚呼聲也忘了發出。

    「發什麼呆啊?」他出聲喚道。

    「呃?」她倏地回過神來。「沒有啊!」她心底勾起的騷動仍未平復,心跳像擂鼓般急促。

    他的眼睛……就像會勾魂似的!

    「那走吧!」經理還在等著呢!

    「兩位請跟我來、」經理在前頭帶路、

    她擔憂的情形並沒有出現,經理反倒是恭敬有禮的為他們帶路,雖然說是顧客至上,但是……無心滿心疑問。

    一直到入了座、點了餐點之後,她才找到空檔開口——

    「你剛剛的話還沒說完。」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在這埵Y東西可以不用付錢。」席桂月朝她眨了眨眼睛。

    不……用……不用付錢?她倒抽了一口氣,「你……不會是打算吃霸王餐吧?」她微傾過身體,壓低聲音問。

    吃……霸王餐?他忍不住笑了開來,

    「也可以這麼說啦!」從另一方面來解釋,他的確是來吃霸王餐的,只不過他吃的是合法的霸王餐。

    不會吧!她可不想為了一頓晚餐被抓到警察局去。很丟臉的耶!

    現在取消他們的點餐來得及嗎?雖然有些丟臉,但總比被抓到警察局去好吧!

    她硬著頭皮揚手招來服務生。

    「請問小姐有什麼需要嗎?」

    「對不起,我們要取消點餐。」她不能不說。

    服務生一臉錯愕,「呃?」

    席桂月爆出一陣大笑,連眼淚都笑出來了,「不好意……思,她是……開玩……笑的,你去忙你的事吧!」

    「是。」服務生雖然感到莫名其妙,卻也沒有多問。

    八少本來就是怪人一個。

    「喂……」她猛地站起身,「我不想為了這一頓破抓到警察局去。」

    「坐下吧!我騙你的。」他清了清喉嚨。

    「騙我的?」她仍然存疑。

    他吸引人的眼睛媞′O笑意,還未開口,另一名服務生已經將開胃菜送上秦了,而其身後還跟了個漂亮得過火的男子。

    好漂亮的男人!無心驚艷於這陌生男子的美麗。

    男人長這麼漂亮真是……不過,他是誰啊?

    漂亮男子鎖緊眉頭居高臨下地瞅著席桂月好半晌,彷彿會說話的眼睛中綻放犀利的光芒,徐緩地流覽過他不修邊幅的外表,「敵情你是把我的話當成放屁了?」

    說話的同時,他捶了桌子一下,發出「砰」的一聲。

    無心駭了一跳。

    這個漂亮男子有著和他的外表完全不搭軋的暴躁脾氣和粗魯!她從沒見過有人說話和不說話的氣質這般迥異,他是頭一個。

    席桂月仍舊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即使泰山崩於前亦面不改色。「只是吃頓飯而已,穿什麼衣服有差別嗎?」

    「看看四周,別壞了這兒的格調。」來他的「荷月居」用餐的人即使不是盛裝打扮也都穿著正式,只有他……

    老八就像是壞了一鍋粥的那顆老鼠屎。

    邋媄撱蔽漸~表,還有那幾乎遮去半張臉的落腮鬍……說有多引人矚目就有多引人矚目!

    「荷月居」上上下下的員工們都已經習慣這一齣戲碼,早就見怪不怪了。

    席桂月的衣著是邋媄撱蔽滿A但是,好歹也是客人啊!這間餐廳的員工怎麼可以如此無禮?「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我要求見你們的老闆。」無心憤憤不平地瞪視著他。

    「呵……」席桂月忍不住又笑起來。

    「閉嘴!」席荷月低吼了一聲。

    席桂月伸手在自己的嘴巴上畫了個×,仍舊掩不住笑意。

    席荷月的視線射向出聲的女人,語氣不佳,「你要見老闆作啥?」

    「投訴你的服務態度。」她迎視他的目光,「我以為像『荷月居』這等舉世聞名的五星級餐廳的服務該會周到,讓客人備受尊寵才是,現在看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老闆被投訴耶!

    「呵呵呵……」席桂月還是笑。

    無心不解,被那麼無禮的對待,難道他一點也不生氣嗎?

    席荷月哼了一聲,「付錢的才算是客人吧!」

    老八來這兒白吃白喝又不是頭一回了!

    什麼意思?她陡地一驚,難道席桂月來這兒吃霸工餐是真的?而且,還不是第一次?

    席荷月的目光冷冷地刺向席桂月。

    再笑下去他肯定會被扁!席桂月有先見之明地斂起笑,清了清喉嚨,「心心,我跟你介紹,他是『荷月居』的老闆席荷月,也是我的六哥。」

    因應假扮她的男朋友所需而叫她心心,之後他也就懶得改口了、

    嚇!他……他竟然就是「荷月居」的老闆?而且還是席桂月的六哥——席荷月!

    這一下可讓她嚇得不輕啊!

    「你現在還要投訴嗎?」席荷月嘲諷地問、

    他倒不知道還有誰能開除他這個老闆。

    「不用了……那是你們兄弟之間的事。」她尷尬的瞪了席桂月一眼,他怎麼不早說嘛!害她出糗了。

    所以,他才會說在這埵Y東西不用付錢。

    席荷月犀利如刀的目光又射向逕自用起餐來的席桂月,「下一次你再這樣出現,我會讓經理把你趕出去。」

    席桂月頻頻點頭,嘴巴忙得沒空說話。

    說是這麼說啦!不過,他可不認為經理有那個膽子敢把他趕出去,所以,每一回他終究還是可以坐在這埵Y免費又美味的食物。

    席荷月懶得再理會他,轉過身大跨步的離開。

    「你為什麼不阻止我?」她瞪著他。

    「因為我六哥的態度真的不好,是應該披投訴。」席桂月咧開嘴笑,露出一口耀眼的白牙。

    「你……」現在想想,她也覺得有些好笑。

    席桂月不經意地在無心的左後方瞧見了一個男子,漆黑的星眸中有一抹精光亮了起來,是他!

    遠陽企業的董事長楊子豪和一名濃妝艷抹的女子也在「荷月居」用餐,而且狀似極為親暱。

    真是巧啊!昨天他的妻子才到徵信社去委託自己調查他的外遇對象,還要有證據,而且大手筆的給了一百萬當訂金,尾款還有一百萬。

    原本他沒打算這麼早處理楊夫人的Case,因為他一向依委託的先後順序來處理,相酬勞的多寡並沒有影響,不過,既然是他自己送上門來,他也就不要辜負人家的一番「好意」吧!

    「快點吃吧!我可能要晚一點才能送你回去了,」他收回目光。

    她不解地張大嘴,「嗄?」

    「現在我們先把肚子填飽,待會兒才有力氣幹活兒、」他加快用餐的速度,舉止卻一樣的優雅。

    有力氣幹活兒?

    雖然有疑問,她仍舊照著他的話努力把肚子填飽。

    當他們用很快的速度把晚餐解決掉之後,楊子豪和他的情婦也正打算要買單離開。

    「走吧!」席桂月長身而起,他可以早一步到停車場去等他們。

    在到停車場的途中,席桂月向無心作了簡單的說明,

    原來是要跟蹤楊子豪,調查、搜集他外遇的對象和證據啊!

    他也不會要她做白工,「當然,我會給你應得的酬勞,三萬,如何?」

    又不是每個人都跟他一樣愛錢……她本想反駁,不過想想算了,不收白不收嘛!「好。」

    就這樣,她陪席桂月露宿街頭一夜,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