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射月 第二章
    稍後,他們坐在餐廳內。

    「哈哈哈……」一想到剛剛於耿明的臉色,她就忍不住想笑。

    「剛剛我在跟蹤一個人,結果半路殺出你這個程咬金,害我做了一天白工!」他發發牢騷。

    嗚……他的錢吶!

    「對不起嘛!我又不知道……」她略表歉意,當時,只有他能幫她擺脫於耿明。「不然……不然……我賠償你的損失好了。」

    「OK,那麼這頓飯就讓你請了。」他不客氣地接受她的提議。

    「沒問題?」她欣然應允。

    服務生送上他們點的餐點。

    「他就是你要找人假扮你男朋友的原因?」他邊用餐邊問。

    無心點點頭。

    雖然席桂月的外表看起來邋媄撱蔽滿A可他用餐的舉止卻是十足的優雅,和他的外表一點兒也搭不上邊。

    「原本你不是選上了孝宏,要他假扮你的男朋友嗎?怎麼突然跟他介紹我是你的男朋友?」現在她究竟如何打算?

    她被於耿明纏怕了,只想有個人能幫助她擺脫他的糾纏,而席桂月正好出現,這大概是天意吧!「現在也只好陣前走馬換將了、」

    於耿明已經知道席桂月是她的男朋友了,要是太快換人會露出馬腳的!

    反正,只是假扮的,無所謂。

    「你不怕我的不稱頭會讓你丟臉?」他挑起眉睨了她一眼。

    「原本我只是不想讓他有恥笑我的機會,所以才會選擇孝宏,現在他已經知道也恥笑過了,沒有必要再換人。」經過於耿明給她的教訓之後,她體認到一項事實——

    空有英俊外表的男人不可靠,找男朋友、找老公還是要老實敦厚型的男人比較值得托付終身。

    「你確定?」他要肯定的答覆。

    「我確定。」

    「那好吧!就由我來假扮你的男朋友。」顧客至上嘛!不過,有一點他很好奇,「在我看起來那個於耿明似乎挺喜歡你的,你不喜歡他?」他總得瞭解一下事情的始末吧!

    無心沉吟了一下才開口,「我們曾經是男女朋友,交住了將近半年的時間,他卻為了榮華富貴拋棄我……這倒也無妨,畢竟人有權選擇要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伴,但是,我不能接受男人想要腳踏兩條船,他已經和董事長的女兒訂婚了,卻要我回到他的身邊……」她越說越氣憤,好想踹那種不要臉的男人幾腳。

    說什麼她都不會去當人家的情婦,為難另一個女人。

    更何況,世界上又不是只剩他一個男人,她相信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席桂月想不到竟然有這種忝不知恥的男人!

    真是丟男人的臉啊!他當真以為自己是萬人迷,女人都會愛上他嗎?所以,他才會提出那般無理的要求。

    「你的決定是正確的。」他有些同情她。

    不過,同倩歸同情,生意歸生意,費用還是得照收。

    「呃!」席桂月一愣,隨即又退出門外,

    大概是走錯房間了!

    欣恰狐疑地投去一瞥,「社長,怎麼了?」

    「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他納悶地指了指媕Y,「堶惇O我的辦公室,沒有錯吧?」

    怎麼堶惇搯_來眼生的很,不若他記憶中的辦公室?

    「沒錯啊!」無心小姐、桐月少爺不是都在堶捷隉H

    「沒事了。」他再度進入辦公室內。

    他的辦公室經過一番大肆整理,整個感覺煥然一新,所有東西部分門別類的排放好,看起來整齊清爽多了。

    桌上還擺了一個花瓶,媕Y插著一束鮮花,

    這是怎麼一回事?

    席桐月笑吟吟地品嚐咖啡,有感而發地道:「現在這個樣子才像是人待的地方嘛!」之前的一團亂活像是豬圈似的,

    世界上恐怕找不到比老八更邋遢的人了!

    席桂月慢慢的流覽過每一個地方,還在消化中。

    她實在是看不過去了,索性就親自動手。「我想你大概很忙,沒有時間整理辦公室,所以,我就幫你整理了一下,也都做了標示。」找起東西來應該不會太難才是。

    「你……」他真不知道該氣她的多管閒事,還是謝謝她的好心?「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還是習慣原來的樣子。」

    亂歸亂,至少他還清楚什麼東西擺在哪兒,也算是亂中有序嘛!

    「拜託——」真是好心沒好報耶!無心就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忍受身邊的環境亂成一團?

    「老八,你還真是不知好歹。」而後,席桐月語氣忽地一轉,「你什麼時候交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啊?」還真會保密呢!「老爸和老媽都還不知道吧!」他今天還真是來對了呢!

    正好趁這個機會當個孝順的兒子,通報一個好消息讓父母親高興一下。

    光看三哥臉上古怪的笑容,不難猜到他在打什麼主意。「三哥,很抱歉讓你失望了,無心小姐是我的客戶。」席桂月不怎麼習慣清潔的辦公室,還是用跳的進到辦公桌後坐下。

    「客戶?」可是,她剛剛明明說她是……席桐月狐疑的目光飄向無心。

    「對不起,我剛剛說了謊,我不知道你是桂月的三哥,所以……」無心立即道歉。

    「為什麼?」唉!害他白高興了一場,他本來打算要做個孝順的爪耙子的說。

    「她說得其實也沒錯,我現在的確是她的男朋友,只不過是假扮的。」席桂月笑笑地說明。

    「假扮的……男朋友?」先前老八說過,無心是他的客戶……

    然後,他把兩件事聯想在一起,霎時,一切疑問都迎刀而解了。

    那麼是她出錢請老八假扮她的男朋友了?

    「嗯哼!」席桂月微側了下頭。

    她總覺得這個席桂月的三哥有那麼一點眼熟,可是,她應診不認識他呀!那麼……她是在哪兒見過他呢?無心極力思索著:

    「你好!我是桂月的三哥席桐月。」席桐月風度翩翮,笑容可掬的向她自我介紹。

    席桐月?席桐月不就是……那個揚名國際的大導演嗎?

    啊——沒錯,她常在電視上、報紙上看見他的新聞!

    他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

    「你好,我是無心。」她亦報上名字。

    「無心?這是你的本名?」真是與眾不同啊!

    無心、無心,她下會真如其名般無心吧!

    「當然,普通人是不時興取藝名的。」她又不是明星。

    「這倒也是。」席桐月同意。

    老實說,她還真難把風流倜儻的席桐月和蓄著落腮鬍、外表邋遢的席桂月聯想在一起,他們一點也不像……若真要找出兩人之間神似的地方,那……那……大概是眼睛吧!

    他們的眼睛都一樣的深邃迷人,叫人一不小心就會被勾走魂魄,深陷其中。

    忽地,內線電話響了起來——

    「社長,王夫人來拿報告了。」

    「你進來拿吧!應該就在——」他轉過頭,聲音戛然而止,原本那一份報告該在的地方卻空無一物。

    一切斷電話,席桂月便開始沒頭沒腦的胡亂翻找,一轉眼就又把整齊清潔的桌面弄得一團亂,

    欣怡進來在一旁等著。

    他還在東翻西找,嘴堸嵹嶆陬,「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討厭整理辦公室,老讓我找不到資料……」

    「喏!」無心不費吹灰之力就替他把那一份報告找到了。

    他真不知道是該謝謝她幫他找到報告,還是怪她多事地幫他整理辦公室!席桂月接過那一份報告遞給欣怡,「把這份報告交給王夫人。」

    「好的。」欣恰轉身走向門口。

    帝桂月又叮囑道:「記得跟她收取徵信費。」

    什麼事都可以忘記,就是收錢的事要記得。

    「我知道。」

    看了看時間,她和朋友約的時間快到了,也該出發去赴約了。「你們聊吧!我和朋友約了見面。」

    「我陪你去吧!」他可沒忘記自己現在的身份是她的男朋友。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賺人家的錢要賺得心安理得。

    「只是幾個女人的聚會,我自己去就行了。」今天約好要見面的是認識多年的婗友,不是公司的同事,他毋需出現。

    「你確定?」

    「當然。」她點頭。

    出錢的是大爺,既然她都那麼說了,他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而且他還樂得輕鬆。「OK。」

    席桐月的唇畔勾著一抹淡淡的笑,跟她提出邀約,「無心小姐,下次有空一起吃個便飯吧!」

    「下次吧!」她順著他的話虛晃一招。

    他的花名遠播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她不會因為他的邀約而沾沾自喜,也不想成為他花名單上的一個過客。

    這種花心的男人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安全。

    無心離去後,席桐月一直瞅著席桂月猛瞧。

    「幹麼一直盯著我瞧?」他有些莫名其妙地問,

    「假扮別人的男朋友?還有什麼工作是你不接的?」席桐月搖頭失笑。

    人生以賺錢為目的。

    席桂月邊找資料邊道:「只要是正當的、有錢賺的工作,我就接;」今天不用陪無心一起行動,他倒可以利用這些時間完成另一件Case。

    「你又不缺鏤,這麼拚命做什麼?」他想不通。

    沒有人會嫌錢多。

    他找得滿頭大汗,「興趣。」

    見鬼了,她到底把東西收到哪堨h了?

    興趣?席桐月啼笑皆非。

    看這情形,他還真擔心有那麼一天只要有人出了合理的價格,老八會把自己也給賣了。

    才一會兒的時間,席桂月又製造出另一團混亂來了。

    席桐月只能搖搖頭。

    終於,席桂月找著了他要的那份資料。「三哥,你今天來找我做什麼?」三哥可是個大忙人,忙著流連女人堆中,怎麼有空來找他。

    嗯!正事要緊。「老媽來找過你了嗎?」

    老媽?「沒有,老媽找我做什麼?」

    老大已經結婚了,他的任務也已經完成了,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這倒好,讓他搶到了先機,「出個價吧!」

    席桂月聽得是一頭霧水,「沒頭沒腦的要我出什麼價?」

    「我要你不能接受老媽的僱用,押我去相那無聊至極的親。」事前的防範勝於事後的補救,

    說不定老媽還會故技重施!

    大哥結婚之後,接下來就輪到二哥了,而二哥還沒回國,他有理由相信老媽會把矛頭指向自己。

    呵呵!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原來是這件事啊!席桂月笑了笑,「由我來開價啊!不太好吧!」

    「什麼不太好?」他不解老八在打什麼主意?

    「出價太高的話就顯得我沒有兄弟之情,太低卻又對不起自己,索性看你的意思好了,你覺得自己的自由值多少就給多少吧!我沒意見、」他一臉誠懇的挖了個陷阱讓席桐月往下跳。

    他的自由是無價的……老八……這小子在設計他啊!

    席桐月忽地揚起一抹壞壞的笑,起身靠近席桂月,「我的自由是無價的,用金錢來衡量太俗氣了……」

    席桂月覺得有古怪,「不會、不會。」

    席桐月的雙手搭上席桂月的肩膀,又繼續說下去,「正好我的吻也是無價的,雖然我從來沒吻過男人,但倒是可以為了我可愛的弟弟破例一次。」語畢,他當真噘起了嘴。

    三哥還真會睜眼說瞎話啊!他哪堨i愛了?

    席桂月駭了一大跳,腳下用力往地上一踢,立即連人帶旋轉椅往後飛射而出,脫離了席桐月的魔掌。

    他敬謝不敏地和席桐月保持安全距離,胃堣@陣翻攪,「不管你的吻多珍貴,我沒興趣和男人接吻,留給你那些鶯鶯燕燕吧!」

    「真的不要?」

    「不要。」廢話。

    「不後悔?」席桐月似笑非笑地問。

    誰會後悔沒跟男人接吻啊?他又不是同性戀。

    「囉唆。」席桂月有些不耐,「我這人俗氣的很,除了錢以外,其他東西我都不收,你只要付給我我應得的報酬就好。」

    席桐月只好掏出支票來,「說吧!」

    「一千萬。」他開了個價。

    一千萬?嚇!這小子坑人啊!

    「喂喂!這個價碼不合理吧!」根本就是獅子大開口嘛!

    席桂月不疾不徐的開口解釋,「開價太低的話會顯得你沒身價,所以嘍!五百萬很公道吧!」

    五百萬……是有那麼一點貴啦!但是,還可以接受就是了,「那……那另外的五百萬呢?」

    「賠償我的精神損失,彌補你剛剛對我造成的精神傷害。」他說得可理直氣壯。

    席恫月也只能認了。

    這臭小子根本就是吸血鬼嘛!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