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射月 第一章
    桂月徵信社

    「我找你們社長。」有個年輕女子推門而入。

    偌大的徵信社堨u瞧見兩個女辦事員。

    其中一人迎了上來,態度親切有禮,「小姐,請問貴姓?有什麼需要我們為你服務的嗎?」

    「姓無,單名一個心字。」穿著套裝的女子看起來剛出社會不久,約莫二十四、五歲左右。

    無心?奇怪的名字。

    「無小姐,請坐。」她擺了個請坐的手勢。

    另一個辦事員立即送上咖啡。

    「謝謝。」她微微頷首。「我可以見你們社長嗎?」

    「我們社長現在出去處理客戶委託的事情,」她看了看時間,「應該快回來了,你願意等一下嗎?」

    無心點點頭,既然來了,等一等也無妨。「我是看了報紙上的廣告才找來的,聽說你們社長什麼類型的工作都接?」

    她想了一下,「可以這麼說。」

    「價錢方面怎麼算?」她得確定一下,免得付不起出糗。

    「依工作的性質付費,不過,實際金額以我們社長開出的價格為準。」她只負責收錢。

    忽地,自外頭走進一個外表邋遢、留著落腮鬍的男子,叫人看不清他的長相,卻無法忽略那一雙異常漆黑的眸子。

    他……他該不會就是……

    無心有些傻眼了。

    「欣恰,把這個盡快交給委託人。」男子隨手把一個牛皮紙袋拋過去,覷了陌生女子一眼,    「這位小姐是……」

    「好的。」欣怡接過乍皮紙袋,「這位是無心小姐,她有工作想委託我們;無心小姐,他就是我們社長席桂月。」

    他還真的是這家徵信社的社長耶!

    看他邋遢的樣子,實在很難讓她有信心,她有種自己來錯地方的感覺。「呃!我……」

    「請進來,我們談一談。」說完,他就轉進他的辦公室內。

    無心別無選擇,只好尾隨在他身後走進辦公室內。

    辦公室一如他的人,只有邋遢兩個字可以形容。

    席桂月一把將椅子上雜亂的東西掃到地上去,找出一個可以坐的地方來,「請坐,呃……」

    她知道他沒記住她的名字,「我姓無,單名一個心。」

    「你好,無小姐。」席桂月按下電話的內線。

    她很難以置信,當偵探的都像他這般邋遢嗎?

    「社長。」欣怡的聲音傳了進來。

    「麻煩你去附近肯德基幫我買一份腿堡餐,我快餓扁了。」他從早上忙到現在,連吃頓飯的時間也抽不出來。

    「好的,我馬上去。」

    席桂月將電話切斷,抬眼對上無心打量的眼神,瞭然於胸地笑了,不過,被那一臉的落腮鬍遮住,誰也看不出來他在笑,「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別急著否定我。」

    無心的臉上閃過想法被看穿的赧然,「我只是認為你的形象和我的訴求不太搭軋而已。」

    「哦!好吧!那我們來談一談,你委託的是何種性質的?又需要具備什麼形象?」

    「聽說你什麼工作都接?」她試探性地問。

    「可以這麼說,不過,重點還是看我的心情,還有客人出的價錢來作決定。」席桂月支著下顎回答。

    她皺了皺眉頭,「只要誰出的價錢高,你就接誰的委託嗎?」

    「一半一半。」他快要餓扁了,說起話來有氣無力的。

    欣怡再不回來,他就要餓昏在這兒了!

    她不太明白,「什麼意思?」

    「社長,腿堡餐來了。」欣怡人未到聲先到。

    他也聞到那會讓人流口水的香味了,「快點、快點,不然把我餓死了,你們就沒得領薪水了。」

    話聲一落,欣怡立即三步並作兩步的走進辦公桌,把食物遞給席桂月。

    他接過食物立即取出香氣四溢的腿堡大快朵頤一番,壓根兒就忘了無心的存在。

    欣怡早已見怪不怪了,轉身退出辦公室帶上門。

    這人……這人怎麼……活像個難民似的?無心看傻了眼。

    她再一次確認自己此行是來錯了。

    她站起身打算離去,「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想我需要回去仔細考慮一下。」

    一轉眼,他就將腿堡解決三分之二了。

    喝了口可樂,嚥下嘴堛滬鼓哄A他才開口,「說說你想要委託我幫你做什麼事。」

    這……他的眼神讓人無法抗拒,她只得又坐下。

    解決了腿堡,他又繼續朝薯條進攻,「說吧!我正在聽。」此刻忙碌的是他的嘴巴,和耳朵無關。

    「我想要請你假裝我的男朋友。」她終於說出來了。

    男朋友?他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這倒有趣了!「為什麼?你長得這麼漂亮,應該不會交不到男朋友才是啊!」

    為什麼會需要出錢找人來假扮她的男朋友?

    「我當然有那麼做的原因,你先告訴我接不接我的委託。」她總不會是嫌錢多拿來砸人吧!

    他思忖了一下,「那得看你付不付得起費用了!」

    他可從不做賠本的生意。

    「開個價吧!」她考慮考慮。

    「我接一件普通的Case叫價五萬,你要我假裝你的男朋友多久的時間?」而他通常可以在三天內搞定。

    「一……兩個月吧!」

    「時間有點長,」他沉吟了一會兒,「不過,工作應該很輕鬆,那……就十萬吧!」

    十萬?挺貴的說,也難怪了,請徵信社本來就是有錢人在搞的花樣……不過,她花十萬找一個猩猩似的男人來假裝她的男朋友,好像有點吃虧的感覺耶!

    不過,還有另一個比較重要的理由——

    她不想讓於耿明有恥笑她的機會。

    雖然她什麼都沒說,他卻已經在她的眼神媮@得一清二楚了。「當然,你要是覺得我看起來不夠稱頭,還有其他人選可以挑的。」

    她有些困窘,「我……我……沒有其他意思,只是……」

    她並不是覺得他不好,只是太不修邊幅了一點。

    他並不介意,「無妨。」再一次按下電話內線,「欣怡,智鈞和孝宏回來了嗎?」

    「剛回來。」欣怡頓了一下。

    「叫他們兩個先進來一下。」席桂月吩咐。

    「好的。」

    不一會兒,立即傳來敲門聲。

    「進來。」肚子填飽了,他可就有精神了。

    兩個男子應聲而入——

    「社長,你找我們有事?」其中一人問。

    兩人的年紀都不大,雖然稱不上英俊,但,至少看起來清爽多了,沒那礙眼的落腮鬍。

    「等等,」話鋒倏地一轉,席桂月替無心介紹,「皮膚較白的是孝宏,另一個就是智鈞;你希望讓誰來假裝你的男朋友?」

    假裝她的男朋友?他們都一頭霧水。

    無心瞧了瞧這個,又看了看另一個,「就他吧!」她選了白淨斯文的孝宏。

    「OK。」席桂月沒有意見。「好了,你們可以主忙你們的事了,詳細的情形我改天再說明、」

    「是。」

    「嗯。」

    兩人隨即又退出席桂月的辦公室。

    「你打算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項委託?」他得排好時間表,免得到時候讓孝宏分身乏術。

    「下個星期。」她也該給他一點時間來瞭解她。

    「那麼等他把一些雜務處理完,你們再約個時間洽商細節,這樣可好?」席桂月徵詢她的意見。

    「好,我需要付多少訂金?」她打開皮包。

    「不用付訂金,簽個名就行了,事成之後再付錢。」席桂月神乎其技的在一團亂的辦公桌上找出他要的文件,龍飛鳳舞地填上了幾個字,然後就遞給無心,「看完後沒問題,在這兒簽名。」

    那是一份委託書。

    她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簽上名字。

    合約就此成立。

    中午休息時間,無心打算外出吃午餐,這是她一直以來不變的習慣,現在又多了一個讓她不想留在辦公室的原因——於耿明。

    他是她的前任男友,兩人同期進公司,認識交往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卻抵不過財富和權力的誘惑——

    董事長的獨生女顏玉佳鍾情於他。

    將來娶了顏玉佳之後,他將會是威宇企業下一任董事長,不僅可以少奮鬥二十年,從此更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總經理了。

    所以,他便理所當然的拋棄了她,

    若事情僅僅是他拋棄了她,她也只能怪自己識人不清,還不至於要出錢僱人來假扮她的新男友,偏偏他厚顏無恥,竟想腳踏兩條船,既要威宇企業也要她——他要她當他的情婦。

    無恥王極!

    她著實為自己慶幸,老天爺讓她在還未深陷之前就瞧清楚他卑劣無恥的真面目,不再被他所蒙騙。

    兩人分手了半年多,他一直不肯死心地糾纏她。

    因此,她才想要找人來假扮她的新男友,為的就是要讓他死心,

    外表俊美的皮相通常會蒙蔽了很多人的眼睛,讓人看不清隱藏其中的敗絮,當然也包括她自己。

    在威宇企業附近有一家專門供應平價的商業簡餐、套餐的餐廳,裝潢相當雅致,而且走幾步路就到了,所以經常都是高朋滿座。

    以往,她都是和於耿明一起來……不過,那都已經過去了。

    她才一出大樓就遇上於耿明,她視若無睹,繞過他又繼續往前走。

    「心,你……你非得要這麼無情嗎?」於耿明說話的語氣彷彿他才是受到傷害的人。

    無心對他的話充耳不聞,腳步未曾停頓。

    「心……」他伸手拉住她。

    「放開我的手!」她不得不停下來,「還有,你沒有資格再那樣叫我,請稱呼我無心小姐。」

    「我們曾經相愛過的……」他似乎想喚起她的記憶。

    看著面前這個自己曾經喜歡過的男人,她突然發現那個時候的自己是睜眼瞎子,要不,怎麼會喜歡上他呢?

    她對他的感情已經涓滴不剩了,「全都煙消雲散了,從此我們就如同陌路人一般。」

    「我是愛你的……」他說得理直氣壯。

    「你該愛的是大小姐,」她漠然地提醒他。

    「我不會放棄你的!」他堅決的宣告。

    現在就連看見他她也覺得噁心,「我已經交到一個新男朋友了。」她是不會再吃回頭草的,更何況還是一株爛了根的草!

    「不可能!」於耿明斬釘截鐵的否定她的說詞。

    「信不信隨你!」她不打算再跟他耗下去。

    他就是不放開她的手,「你是我的,我不允許其他人得到你。」

    無心使勁地想甩開他的手,「放開我!」冰冷的聲音堳_出陣陣寒氣。

    他完全不將她的怒火放在眼底,逕自拉著她走向他們常去的那一家餐廳,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

    但是,不一樣了,就算她曾經喜歡過他,經過這些事情之後,也都被消耗殆盡了。

    「放開我!聽到沒有?」她很想脫下高跟鞋往他的頭頂上狠狠敲一下,看能不能打醒他。

    忽地,她自眼角瞥見一抹醒目、絕對不會錯看的身影——

    那是席桂月。

    「我的男朋友來接我了。」她揚聲叫喚,「桂月,桂月。」

    男朋友?於耿明微微一怔。

    無心立即乘機掙脫他的箍制,朝席桂月跑了過去。

    「無心小姐?」席桂月聞聲回頭。

    於耿明跟了過來,瞪著眼前滿臉鬍子的邋遏男子,隨即輕蔑地笑了開來,「他就是你的新男友?」

    「沒錯。」為了擺脫他的糾纏,眼前也只有席桂月可以幫她……那只好將就一下了。

    怎麼回事?不是決定好要孝宏來當她的假男朋友嗎?她怎麼又……「我現在有任務……」席桂月看向漸漸走遠的目標,打算追上去。

    無心卻不放手。

    他只好眼睜睜的看目標遠去,終至從他的眼中消失。

    「你害我跟丟了人!」他彷彿看見那一筆委託費就要進到他的口袋中,但被她一攪和,他又得多花一些時間才能將那一筆錢賺進口袋。

    「哈哈哈……」於耿明笑得更是肆無忌憚。「你沒那麼飢不擇食吧!連這種貨色你也要?」

    他的鄙夷、輕蔑、瞧不起人,在在都表現在他的眼神、言詞、行為堙A完全不加以掩飾。

    「你沒有資格批評別人,他是我的男朋友,只要我們互相喜歡就夠了,不需要你來評斷,這件事和你無關。」她和他已經不是情人,就連朋友也當不成。

    「現在你看到我的男朋友了,可以死心了?從此以後,你離我遠一點。」她很不想再見到他,但是,為了那種男人辭職不值得,所以她決定不走……頂多見到他時,就當大白天活見鬼了。

    他瞪大眼睛,「你喜歡這種邋媄撱蔽漕k人?」

    也許席桂月的外表看起來沒有於耿明那麼光鮮亮麗,那又如何?世界上多的是外表英俊,內心險惡醜陋的人,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至少,他比邪一些外表英俊實則狼心拘肺的男人好上太多了。」她指桑罵槐的意思十分明顯。

    「你……」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這位是……」這時,席桂月才發現於耿明的存在。

    他立即察覺到他們之間不尋常的氛圍,這個男人八成就是她的前任男友了,不會錯的!

    無心挽著席佳月的手臂,笑得很幸福,「他是我們公司未來的總經理,於耿明先生;他是我的男朋友席桂月。」

    「你好,心心承蒙你照顧了。」席桂月的反應一流,立即配合熱心演戲,表現得完美無缺,

    「你是愛我的。」於耿明壓根兒不理席桂月、

    「如果我曾經愛過你,那麼那些愛也早已經死光了,現在我的心堨u有桂月,只有他才是值得我愛的男人。」她一向敢愛敢恨。

    再者,愛恨是一體兩面的,在恨著一個人的同時,心底深處也還愛著他,而她對他已經沒有一絲感覺了,就連恨他也提不起勁來,怎麼可能還愛他呢?太可笑了!

    他的自負只讓她覺得可笑至極。

    「我不會放棄你的。」他不接受拒絕。

    說完,他轉身就走。

    「等等。」席桂月出聲喊他。

    他叫住那男人做什麼?無心有些納悶。

    席桂月上前遞出名片,「這正我的名片,有需要的話,歡迎你來找我,調查外遇、捉姦都是我的專長,到時候給你打個八折吧!」

    「無聊!」於耿明憤憤地把席桂月的名片撕破丟掉。

    無心則努力的忍住想大笑的衝動。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