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火焰 第一章
    紐西蘭 北島

    火疆的俊臉上依然沒有多餘的表情道:「我是老三火疆。」他是第一次和韓役展面對面。

    火疆一直很欣賞他不凡的氣勢和風采,他敢喜歡上夕的勇氣令人敬佩。夕可不是泛泛之輩。

    火疆心想,在這一年一度的聚會裡,韓役展能夠出席就已經是最好的說明了,即使夕仍不打算點頭答應他的求婚,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早晚大家都會是一家人。

    「三哥,我是韓役展。」韓役展心想,這四胞胎的個性還真是南轅北轍,雖然擁有相同的一張臉,不過,他尚未見到老大火卻。

    連尹淚掙脫火疆佔有慾強的手臂,幾個步伐來到韓役展面前,仰著臉仔仔細細地把他看了個清楚,「我總覺得你有些面熟。」可她就是想不起來。

    他並不訝異,「三嫂,去年在你的舞會上,我們曾經見過面。」當時與會之人皆屬各國名流,且人數頗為可觀,她不記得他也是正常的。

    「舞會上?!」她喃喃道,視線仍膠著在韓役展線條粗獷的俊臉上,極力在腦海中搜索和他有關的記憶,卻毫無所獲。

    火疆又將連尹淚鎖在懷中,「那並不重要。」他不喜歡她把心思花在他以外的男人身上。

    她歉然地一笑,「我的記憶力向來不是頂好,實在是想不起來。」

    「不要緊。」韓役展不介意。

    此時隱隱約約自後頭琴房傳出來的音樂是浦羅高菲夫的降B大調第七號鋼琴奏鳴曲,在緊湊、嚴密、一無空隙的構成中,將浦羅高菲夫最卓越的鋼琴造詣發揮得淋漓盡致。

    「是浦羅高菲夫的戰爭奏鳴曲。」她側著頭凝神細聽了半晌。

    「戰爭奏鳴曲,是嗎?」韓役展若有所思地重複。

    「嗯!」火疆回應道,看來夕還不打算原諒他和二哥的欺瞞行為,「你還得多加努力才行。不過,打從一開始,你就不該欺騙夕的。」

    事情都已經做了,再討論該不該做都已於事無補,韓役展只能祈禱夕能早日氣消,「當時我已經別無選擇。」他淡淡地說。而且不那麼做他如何能知道夕的心意,若是事情重來一回,他依然會作相同的決定。

    「這倒也是。」連尹淚也認同,夕並不是個會將感情形於外的人。

    「有沒有搞錯啊!我才是無辜的受害者耶!」火敵一臉不平地嚷嚷。他肯定是被韓役展給連累了,他什麼事也沒做啊!夕怎麼可以把他和韓役展同罪論處?這太沒有道理了!頂多……頂多他只是知情不報而已。

    「二哥,忘了嗎?是你帶役展回來見爸媽的。」 連尹淚笑了笑。「而且是在夕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

    火敵怔忡了三秒鐘,不平的氣焰消退了不少,「是有那麼一回事啦!」這是事實,卻使他否認也混淆不了其他人的觀念。「不過,誰敢說我做錯?」

    火疆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而韓役展沒有忘記事情可是因自己而起,他當然是和火敵站在同一陣線上。  

    「夕。」一個突如其來插入的聲音令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什麼時候回來的?」他看著來人問道,心想怎麼沒有傭人來通知?火敵瞟了兩旁的傭人一眼。

    「剛到。」火卻手抱AMX模型遙控攻擊機舉步走向他們,「是我要他們不必通知的。」他已經看出火敵那一眼所包含的意義。

    火敵轉移了話題,「夕在生我的氣。」

    「不完全是。」他閉起眼睛聆聽隱約傳來的鋼琴聲,嘴角扯出一記微笑。  

    「當然還有役展。」這是一定的,火敵想。

    「我指的不是那件事。」火卻一臉滿足地懷抱AMX模型遙控攻擊機,像是擁有了全世界。

    「別囉哩巴唆了,你就直截了當地說吧!」火敵擰起眉頭。明知道他向來都缺乏耐性,還這麼考驗他。

    火卻依然是慢條斯理地橫掃眾人一眼,才笑笑地公佈謎底,「夕同時更氣她自己。」他的話又只說一半便告中斷。

    「為什麼?」火疆滿頭霧水。

    「你應該想得到。」火卻認為腦袋原本就是用來思考的,放久了不用是會生蛌滿C

    火敵的心情本就不佳,火卻此舉無異是火上加油。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探手抓住AMX模型遙控攻擊機的機翼,「要我把這個機翼拆下來嗎?」他的用意再明顯不過了。

    火卻的俊臉上出現擔憂的表情,「輕點輕點,別傷了你大嫂纖細的玉臂。」

    他一怔。

    火疆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心想又來了。

    火卻朝火敵懷抱中的AMX模型遙控攻擊機努努嘴,說道:「你現在正抓著她的手不放。」說實話,他還真擔心敵會折斷那一邊的機翼。

    連尹淚首先笑了起來,大哥還是一樣的幽默,不過,有太多個「老婆」可不是件好事。

    「你!」火敵微微使力,「快說。」

    「我說我說,夕其實是氣自己居然輕易地被情感左右,看不清真相。」火卻不敢輕舉妄動,就怕火敵一個不留神傷了AMX模型遙控攻擊機的機翼,那他可就欲哭無淚了,「而且她的冷靜蕩然無存。」  

    「那麼她原諒我了?」火敵覺得得罪夕的日子可不太好過,得時時刻刻防著她的暗算報復。

    「是啊!現在可以放手了吧。」火卻的一顆心仍吊在半空中,他覺得,保護心愛的「女人」是男人的責任。

    火敵哼了一聲,鬆開手。

    「真是的!」火卻輕輕地撫著AMX模型遙控攻擊機的機翼嘀咕,「別那麼粗魯嘛,小心將來娶不到老婆。」他細細地審視著機身。

    火敵以怪異的眼神看他,「你還是多擔心你自己吧!」卻的毛病很嚴重,哪有人愛模型搖控飛機到這種程度的?見鬼了,火敵在心裡咒罵道。

    「我?」火卻的視線移至火敵的臉上,「我的『老婆』已經夠多了。」他想,少說也有數百個來著。

    再和卻談下去鐵定會神經錯亂。「我去騎馬。」火敵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離去。

    火卻笑盈盈地目送火敵踩著重重的步伐離去後,將目標鎖定一語不發的火疆,「疆,你什麼時候才要把那個機器人借給我瞧一瞧?」原本說好出廠時就借他,卻又一延再延。

    火疆看向身邊的連尹淚,那得看淚兒的意思了,現在那個機器人是聽命於淚兒的。

    火卻順著他的目光望向連尹淚,「淚兒,那個機器人現在是你的了,嗯?」他猜想疆會把所擁有的一切毫不吝嗇地給淚兒,只要她開口。

    連尹淚承認道:「他的名字叫阿飛。」

    「阿飛啊!你願意把他借給大哥研究一些時日嗎?」他等得夠久了,都怪疆這小子,有了異性就沒人性。

    「願意是願意,可是,大哥要答應我一件事。」連尹淚沉吟了一會兒。

    「說啊!」

    「不可以傷害阿飛哦!」她和阿飛是好朋友。而機器人阿飛看起來就和常人無異。

    「沒問題。」他只是想研究一番而已,當然不會把阿飛弄壞。

    「好吧!我回紐約後就找人帶阿飛到莫斯科見你。」她承諾道。

    「謝了。」他欣慰地笑了笑。太好了,再不久他就可以見到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機器人——阿飛,還能加以研究一番,他一想到這裡,就連皮膚下的血液也沸騰了起來。

    火卻敏銳地察覺到琴音中止了,「役展,先去找夕吧!好好解釋一番,她會原諒你的。」他覺得現在正是解釋的好時機。「如果不行,我再親自出馬幫你。」

    韓役展接受建議地朝琴房而去。

    「大哥,貓姊怎麼沒有回來?」遲遲沒有見到火卻的貼身女侍衛——火貓,連尹淚忍不住問。

    「她分不開身。」提到這一點,火卻的眉宇破天荒地躍上一抹愁緒。

    「為什麼?」她很有興趣地問。

    火卻將下巴抵在ANX模型遙控攻擊機的前端,「三天前我撿到一個約莫五歲大的小男孩,沒辦法,貓只好留下來照顧他。」

    「撿到一個小男孩?」連尹淚的神色有些黯然,心中的傷痕被扯動。她猜想那個男孩會不會和她一樣是被雙親惡意遺棄的?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遺棄親生子女的狠心父母?既然不要孩子,為何又要把孩子生下來?

    火疆摟著連尹淚肩膀的手緊了緊,無言地傳遞出他的安慰,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毋需再去想它,他會永遠愛她的。

    她臉上黯然神色一掃而空,換上淺淺的笑「我沒事。」疆的心意她明白,更何況爹地和媽咪毫無保留的愛早已經填滿她心中對親情的渴望,只是偶爾提及時仍有些許難受。「那個小男孩是當地人嗎?」

    「不是,他看起來像亞洲人,而且說了一口好國語,應該是台灣人。」火卻猜想小男孩八成是和父母一同出國旅遊不小心走失了,「所以,我讓貓留在莫斯科陪他找媽媽。至於,能否找著就看他的造化了。」其實他認為把人交給警方是最省事也最正確的做法,只不過一想到把一個小孩丟到語言不通的警察局裡,他竟然不忍心起來。

    「哦!那你會幫忙他找到媽媽嗎?」她不希望那個小男孩成為孤兒。

    「我?」火卻淡淡地一笑,「我已經破例讓貓幫他了。」要找到小男孩的媽媽只需他的一個命令,但是,他無意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小孩子勞師動眾。

    「要是他找不到媽媽會很可憐的,並不是每個和父母分開的小孩都能像我一樣,幸運被爹地和媽咪這麼好的人收養。」連尹淚始終心懷感恩。

    火卻的笑容有股說不出的魅力,「別擔心,說不定這會兒他已經回到母親身邊了。」

    「可是……」她仍不放心。

    火疆開了口,「這件事卻會處理好,你不用操心。」他詢問式地朝火卻投去一瞥。

    火卻認命地點頭答應,他太瞭解疆有多愛淚兒,為了達成她的心願,疆會不擇手段的,「那個小男孩一定會找到他媽媽的。」火卻暗忖著,若是自己不答應,今生今世就別想見到他心愛的阿飛了,疆的威脅意味已在那一眼中表露無遺。為了阿飛,他只好委屈一些了。

    「我就知道大哥心地善良,一定會好人做到底。」連尹淚沒有注意到他們之間的眼神交戰。

    火卻以一記笑容將話題帶了過去,其實心地善良的人是疆,而且他的心地善良只對淚兒有效。

    火疆瞟了瞟他手上的模型飛機,煞有其事地說:「不太好吧!」火疆指的是火卻移情別戀,愛上了新歡——阿飛。

    「不太好?什麼不太好?」火卻有些疑惑,疆有時候說話還真是沒頭沒尾的。

    「換老婆像換衣服啊!」火疆還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樣。「要是得到了世紀絕症可就不妙了。」

    連尹淚悶聲地笑,覺得疆愈來愈幽默了。

    火卻一陣錯愕,沒想到疆居然也消遣起他來了,「放心吧!我都做了安全措施,保證萬無一失。」

    「那就好。」

    頂怪異的,這麼一本正經的開玩笑,疆也算是奇葩了!火卻下了定論。

    *   *  *

    火卻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遙控著他心愛的AMX模型遙控攻擊機,聚精會神地注視著在藍天上盤旋,展現傲人英姿的它。

    驀地,他手腕上精密的通訊表「叮叮」地響了起來。

    他不疾不徐地騰出左手來按了個鈕,一小片極薄的液晶體螢幕升了上來,出現一個紅髮藍眸的美女。「有什麼事嗎?」

    「大少爺,我們已經找到無過的母親了。」原來螢幕裡的紅髮美女即是火貓。

    「很好。」火卻讚許道。慕容無過能夠回到母親的身邊是再幸運不過的事了,更好的是淚兒的心願達成了,他也少了一項牽掛和麻煩。

    「無過的母親希望能當面向您致謝。」

    火卻一邊忙著操控AMX模型遙控攻擊機,一邊答覆她,「謝我?她搞錯對象了,我什麼也沒做。」他只不過是正好把無過撿回去而已。

    「可是……」

    「貓,幫助無過回到母親身邊的人是你才對。」他輕揚嘴角,目光仍緊跟著AMX模型遙控攻擊機移動。

    「我只是遵照大少爺的命令行事。」她無意居功,而且事實也正如她所言。

    「不必多說,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航太展』已於昨日揭開序幕了,為期六天,離和童沒什麼問題吧?」其實他很想親自去瞧瞧各國參展的新式機型,不過,卻湊巧的和一年一度回總部聚會的日子撞期,使得他不得不忍痛放棄。

    別離和牧童是火卻事業上的左右手,此次前往新加坡參展的一切事宜皆由他倆全權負責。

    「沒有。」火貓回答。

    「嗯!」他只是隨口問問而已,對於離和童的能力他有十足的信心。「那麼公司方面就煩你代勞了。」

    「屬下的分內之事。」

    「有事再聯絡。」火卻逕自將話說完便中斷了訊息,因為他瞧見有兩騎朝這兒而來。他瞇起眼看了半晌,發現來人是敵和淚兒。

    不一會兒,火敵和連尹淚分別策馬來到他的面前打住。連尹淚率先下了馬。火敵則坐在馬背上,微偏著頭打量頭頂上盤旋的遙控飛機,心情沒來由得浮躁起來,他不愛有東西在他的頭頂上盤旋。

    「大哥,貓姊有沒有捎來和無過有關的消息?」她每天都會問上這麼一回,火疆還為此吃味呢!

    火卻下了個指令將手控改為全自動,「有個好消息,無過已經回到他媽媽身邊了。」

    「太好了。」連尹淚眉開眼笑的,彷彿是她自己的事一般。「希望他別再和媽媽走失了。」她想,下一次恐怕就沒有這等的好運氣了。

    火卻認真地端詳她許久,「淚兒,你想見你的親生父母嗎?」

    她微微一笑,隨即溫柔卻不失堅定地開口,「曾經想過,很久很久以前了。」

    「那種不負責任的父母不要也罷。」火敵極為不屑地冷哼一聲,帥氣地自高高的馬背上一躍而下。「要是見到他們,我恐怕控制不了自己。」言下之意就是他會二話不說就開扁。

    「只要你想見他們,我就有辦法查出你的親生父母是誰。」火卻說道。

    「我不想見他們也沒有那個必要。」她說的不是氣話,而是真心話。她不想恨他們,也不可能對他們說愛,所以維持現狀是最好的選擇。

    「尊重你的選擇。」火卻銳利的眼神瞬間柔和許多,「和我說說阿飛的事吧!」

    「三句話不離本行。」火敵哼了一聲,厭惡的目光仍不時飄向上方的ANX模型遙控攻擊機。

    「沒有興趣你可以不聽了!」又沒有人要求他留在這裡啊!火卻的玩心突然大起,「待會兒我會和淚兒一起回去,如果你另外和人有約可以先行離開。」

    「二哥,我不知道你約了朋友,不然我就不會要你陪我出來找大哥了。」希望她沒有耽誤到二哥的事。

    火敵怒瞪他一眼,連忙解釋,「我並沒有和任何人有約。」卻幹麼胡說八道?

    「咦?」火卻揚了揚眉,注視火敵的目光裡湧上一片疑問,「你不是和美女有約嗎?」

    和美女?他什麼時候……「卻,你別無中生有,哪來的狗屁美女和我有約?」

    「不需要害羞嘛!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很自然的事,改天帶她回家來吧!」在火卻的繪聲繪影之下,彷彿真有那麼一號人物存在。

    連尹淚雀躍不已,「真的嗎?我就快要有二嫂了,是不是?」

    火敵快要氣炸了,下一刻他的手中已多出了一把小巧的掌心雷,槍口瞄準了頭頂上方盤旋的AMX模型遙控攻擊機,「再胡說八道我就把它轟了。」

    「別亂來,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他總是把弱點攤在敵人面前,這個缺點要改進。而所有的模型飛機都是他的命根子,這麼一來他的弱點也未免太多了,火卻微蹙著眉頭想。  

    她都快被搞混了,二哥到底有沒有要好的女朋友?他可是僕人口中的花花公子耶!

    「玩笑!這一點也不好笑。」他的口吻仍充滿火藥味,沒有收起槍的意思。因為就是玩笑讓他的名譽斷送在夕手上。

    他和火敵大打出手的情形很尋常,就像是鍛煉身體,而此刻火敵的矛頭指向AMX模型遙控攻擊機,他的一顆心彷彿要自喉嚨跳出來了。

    他要為他的模型飛機訂做防彈衣以確保安全,如此一來可就萬無一失了。「敵,你真的需要培養一些幽默感,免得嚇壞每一個對你有意思的小姐。」

    火敵咬牙切齒地說:「謝謝你的多管閒事。」他壓根兒就不曾想過結婚的事,等他過了三十歲再說吧!更何況會被他的暴躁個性嚇壞的女人,他也不會有興趣的。

    「先把槍……」話才說到一半便被連續響起的三聲槍響打斷,火卻的心冷了半截,心想不會吧!

    火敵收起槍,翻身上了馬背,「開個玩笑嘛,我的學習能力很好吧!」他皮笑肉不笑地說完,悠哉游哉地一抖韁繩策馬離開。

    呼!還好AMX模型遙控攻擊機沒事。火卻仰望仍在天空盤旋的遙控攻擊機,剛剛他真的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個玩笑開得還真是驚天動地。俗話說:「有仇不報非君子」,他當然得「好好」的回報敵一番。

    「大哥,你沒事吧?」連尹淚見火卻遲遲不說話,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關心地詢問。

    火卻的唇畔挑著一抹壞壞的笑,目測了一下自己和火敵那漸行漸遠的身影的距離,將AMX模型遙控攻擊機轉換為手控,「幸好沒有弄壞我心愛的飛機。」

    連尹淚好奇地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大哥,你在看什麼?二哥已經走遠了。那個方向除了火敵策馬緩緩離去的身影再無其他。

    火卻笑而不答,專心地在AMX模型遙控攻擊機的遙控器上設定方位和距離,在他臉上那抹壞壞的笑擴散開來時輕輕地按下一個鈕。

    在他按鈕的同時,有枚不知名的東西自AMX模型遙控攻擊機左翼上疾射而出,朝火敵離去的方向而去。  

    連尹淚大驚失色,「大哥,那是……」好像是一枚迷你型的飛彈耶!

    「放心,沒什麼大不了的。」火卻無關痛癢地將AMX模型遙控攻擊機停在身前的草坪上。

    那一枚迷你型的飛彈在遠方形成一個小爆炸,擴散出一片白茫茫的煙霧。那是火卻特製的催淚瓦斯飛彈,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火卻彎腰小心翼翼地抱起AMX模型遙控攻擊機,笑聲終於逸出。「哈……」

    霎時之間,她也覺得大哥挺恐怖的。

    「只是禮尚往來的一個小玩笑。」火卻低頭親了AMX模型遙控攻擊機,又是一串肆無忌憚的笑聲。

    「要是傷了二哥,那可怎麼辦才好。」連尹淚擔憂地邁開步伐,「我去看看。」

    火卻騰出手來拉住她,「那是催淚瓦斯飛彈,不會讓敵受傷的,頂多……頂多,」他又是一陣笑,「他這會兒大概哭得瀝浙嘩啦了。」一個人和一匹馬都淚流滿面,那等景象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火卻的話聲一落,遠方立即傳來火敵震天價響的咆哮聲。這下子他們倆之間的帳又有得算了。

    「不相信我的能力嗎?」火卻笑問。

    她搖搖頭,「我在想以後是不是該隨身攜帶防毒面具比較好。」

    火卻的眼神充滿讚賞,「真幽默。」他拉著連尹淚朝和火敵相反的方向走去,「跟我談談阿飛吧!」有很多事他想知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