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的異族情緣 第五章
    月夜島島規  

    第一條:必須年滿十九歲,方能離島進入人類的社會。  

    第二條:必須在年滿二十歲之前結婚,否則將永遠不得離島。  

    第三條:進入人類社會的人狼必須保密真正的身份,並且不得隨意傷害人類。  

    倚念荷蹩著眉地流覽她手中的島規條例,如果不是她即將年滿十九歲,她才不會去看這索然無味的規定呢!  

    這一陣子幾乎大部分的人都在忙著大哥和狄霏的婚禮,只有她一個人無所事事的四處遊蕩,還有三哥!倚念荷拋下手中的書,衝出房間,她若再不找些事情來做做的話,她肯定會瘋掉的。  

    來到一扇門扉前,倚念荷沒有敲門便闖了進去。  

    倚敬辰邊套上襯衫,一邊哼著歌兒,「有事找我嗎?丫頭?」他把目光自鏡子上調向倚念荷臉上,「不過,下一次請先敲門  ,不然我要是正好在換褲子,可不就讓你給A到了。」  

    「神經病。」倚念荷輕啐一句。  

    「有屁快放,本公子待會有約會。」  

    「約會?和羅芙莉?」  

    「你知道!」倚敬辰拿起梳子梳了梳頭髮,然後退後一步,滿意地審視他在鏡子中的影像,「太帥了、連我都會愛上我自己。」  

    「你真的喜歡她嗎?」倚念荷不明白她二哥怎麼會和羅芙莉在一起的。  

    「她?她是誰?」倚敬辰一副找不著頭緒地瞅著她。  

    「羅芙莉啊!」倚念荷一臉無奈地說。  

    「哦!她呀!我……」倚敬辰一瞧牆上的鐘,叫道:「糟了,我快遲到了,回來再談,拜拜。」他像一陣風似地迅速消失。  

    倚念荷也緊跟著他離開房間,她實在想不通為什麼倚敬辰會在短時間內對羅芙莉有了興趣,她記得以前他不也很討厭羅芙莉嗎?為什麼他的改變這麼大?  

    她出神地走著,連傭人捧著一束火紅的玫瑰朝她走來也沒瞧見。  

    「小姐,你的花。」  

    倚念荷突地回神過來,接過那一束花,「誰送來的?」即使不問,她也已經猜出一些端倪了。  

    「是羅傑爾少爺。」  

    「我知道了,謝謝你。」她低頭聞了聞玫瑰花;他還真是有恆心啊!天天一束花,而且從不間斷,只是她對他卻沒有來電的感覺。  

    此時,紀右司迎面走來,笑道:「有人送花了?」  

    「當然。  

    「嗯!那個人真有眼光,你可是咱們月夜島數一數二的美女耶!」紀右司晃晃腦袋說。  

    倚念荷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快,只是她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你很高興嗎?」  

    「難道你不高興?」紀右司不解地問,他以為只要是女孩子,就應該會很高興有追求者,但是,為什麼念荷的反應如此的奇怪?看來他對女性的瞭解還不夠徹底。  

    「有什麼好高興的。」倚念荷悶悶地擦過紀右司的肩膀走開。  

    紀右司莫名其妙地跟在她身後,追問:「你怎麼啦?是不是有人欺侮你?」  

    「沒事。」倚念荷頭也沒回地敷衍道。  

    「你的臉上明明寫著你不高興啊!」紀右司快步追趕上她。  

    「有嗎?」倚念荷對地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紀右司被她嚇了一跳。  

    他正待問個明白之際,倚念荷卻先升口道:「右司哥,你不用保護我大嫂嗎?  

    「有左司在。」  

    「你知道力什麼我三哥近來對羅芙莉特別感興趣吧?」  

    紀右司故作驚恐地搖搖尖,「我哪知道他在想什麼?那是他的蛔蟲才去知道的事,而我只是一隻跟屁蟲。」  

    倚念荷聞言,就一個勁兒地猛笑。  

    紀右司喜歡看見她的笑容,從以前到現在,倚念荷一直是他們每個人捧在手心上呵護的寶貝,很難想像一轉眼,她已經這麼大了,就快可以出島去人類的社會中歷練了。  

    紀右司回過神來,見倚念荷一臉的詢問,他才不好意思地悅:「呃!對不起,你剛才說什麼?」  

    「你根本心不在焉嘛!」倚念荷抱怨道,不過,仍是重複一次她稍早說的話,「我是說我不希望羅芙莉當不成我的大嫂後,退而求其次,打我三哥的主意。」  

    「你可能搞錯了,這一次,可是敬辰主動去接近羅芙莉的。」  

    「他一定是袕r了。」說完,倚念荷步下樓梯,卻瞧見她以為早該離去的人——羅傑爾,而他也正好抬頭朝她看來。  

    羅傑爾露出笑容,問候道:「午安,念荷小姐。」  

    倚念荷歎了口氣,她已經來不及躲回樓上去了,只好無奈地走下樓來,「花很漂亮,但是,請你別再送了。」  

    「你不喜歡玫瑰?」  

    喜歡,但是,卻不喜改他送花的理由!倚念荷找了對花瓶將花插插上,背對著羅傑爾道:「我家快成花店了。我們只是朋友,你不該老送我花呀!」她希望他能知難而退。  

    「我不希望只當你的朋友,你該明白我的心意。」羅傑爾亳不掩飾地說。  

    「你要的東西,我給不起。」  

    「你為何不肯給我一個機會?」  

    紀右司尷尬地站在樓梯中央,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而且他並不想探聽別人的隱私,「念荷,你們誰願意告訴我,我是不是該離開?」  

    「你毋需離開。」倚念荷搶先開口,她當然希望現在有愈多人在場愈好。  

    紀右司無奈,只好緩緩地走下樓來,這邊摸摸,那邊擦擦,裝得像是很忙碌似的,自小到大,他還沒遇到過這般尷尬的局面,如果可以,他守願暫時消失。  

    「右司哥,你就坐下來吧!」倚念荷瞄了紀右司一眼,淡淡地道:「如果我說……我已經有心儀的對象了呢?」  

    上帝原諒我吧!但是,念荷心儀的對象究竟是何方神聖呢?紀右司好奇地猜測著。  

    「只要你還沒結婚我就還有機會,不是嗎?」羅傑爾仍不打算就此放棄。  

    紀右司不禁好生崇拜羅傑爾,難得羅傑爾這麼有恆心而且專一,如果不是他還有一絲理智的活,恐怕他會跪下來朝羅傑爾膜拜了。  

    既然軟的不行,她只好來硬的了,「可是你這樣鍥而不捨卻會造成我的困擾。」倚念荷並非有意要傷害別人,但是,她卻不想再和他糾纏不清,不想再讓他有任何幻想。  

    紀右司不明白,為什麼念荷要拒絕羅傑爾?平心而論,羅傑爾的條件並不差,中意他的女性亦不少,只是誰知道念荷對他卻不未電。  

    「何不給我一段時間來追求你,屆時如果你仍不曾為我動心的活,那我就放棄,如何?」羅傑爾在等著她的答覆。  

    倚念荷兩道秀眉緊蹙,他這人是不是不懂得趁傷害尚未造成之前及早抽身?在明知她已心有所屬的情形下,他仍是不改初衷,該說他癡呢?還是佩服他的勇氣?  

    「隨便你了,希望你以後不會後悔。」倚念荷深信她不會愛上羅傑爾的,因力她的心中早已容不下別人了,除非她傾慕的那人和別的女人締結姻緣。  

    羅傑爾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他總算跨出一步了,他會取代她心中的那個人,只要給他一些時間的話,他會全力以赴的。  

    *——*——*——*——*——*——*——*——*——*——*——*——*——*——*——*——*——*——*——*——*——*  

    狄霏目不轉睛地盯著鏡中的可人兒,她真的要嫁了?!  

    狄霏一動也不動地任化妝師替她上妝,她的一生就這麼托給廷洛了,未來她將要和他共度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只是她的心中卻隱隱有股不安,她希望時間就此停上,在這婚禮的前一刻,她居然方寸大亂,她想遠遠地逃離此地。  

    但是,若她逃走了,倚廷洛波怎麼辦?狄霏,逃避並不是最好的辦法,面對一切吧!聽聽自己心中的聲音,然後再決定該如何做!她的腦海中晌起一個聲音說。  

    靜靜地,緩緩地分析自己對倚廷洛的感情,雖然她和他才相識不到一個月,但是,愛情來的時候,是沒有道理可言的!  

    是不是愛他呢?狄霏無聲地自問,眼睛盯著鏡中的自己,心跳的聲音一下一下,仿怫在說;愛他,承認吧!你是愛上他了。  

    「大嫂,我可以進來吧?」  

    突然一陣敲門聲,打斷地紛亂的思緒,狄霏還未開口回答,倚念荷已經像陣風似地闖了進來。  

    「哇!好漂亮哦!」倚念荷一臉陶醉的神色,用著如夢般的聲音道,披上婚紗,是每個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時刻。  

    倚念荷忍不住雙眸直盯著狄霏審視,狄霏的一斗長髮全都盤了上去,露出鵝蛋形的俏臉,大而亮的雙眸上則塗上了紫色的眼影,她一直都是美而的,而今天更是迷人。  

    「好了吧?」  

    「好了。」化妝師頷首道。  

    「大哥在外等著你呢!」倚念荷輕快地道,臉上有掩不住的興奮。  

    狄霏站了起來,最後再審視一下鏡中的自己,從今天起她就已經告別單身,正式冠上倚太太的名稱了!她有些心慌地走出大門。  

    門外的倚廷洛一見到新娘子,頓感眼前一亮,他知道他可以一輩子和她相看兩不厭。  

    倚念荷走到他們之間,打破這沉寂的氣氛  、「如果你們再這麼耗下去,婚禮恐怕無法如期舉行了,況且擎天可是特地回來為你主婚的。」  

    擎天?!難道是那個老爺爺?秋霏搖了搖頭.如果擎天真是那天遇到的老者,那麼她不就陷入了別人的安排之中?她挽著倚廷洛的手臂,心中的念頭卻不知己轉過多少了。  

    倚廷洛欣喜地看向路旁許多圍觀的人,畢竟今天可是他這個人狼之王的大喜之日,值得普天同慶,大醉三日,但是,他也沒忽略了他的新娘子的悶悶樂。  

    「你怎麼了?」倚廷洛低頭詢問,他不明白為何狄霏一副心事重重的祥子。  

    「沒有。」狄霏垂下頭不敢直視倚廷洛,她不會掩飾心裡的感受,她知道她的眼睛,她的臉都會洩漏一切。  

    「是嗎?」輕應一聲,倚廷洛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因為他知道,狄霏既然不想說的活,他再問下去也是枉費工夫。  

    在一個年輕人的面前站定,狄霏知道這人即是倚擎天,只是她很驚訝這個特地回來為廷洛主婚的人竟是一個年約二,三十步的青年?!輕搖了搖頭,狄霏知道自己仍是有許多的事不瞭解。  

    此時,羅傑爾和倚念荷就像是另一對金童玉女似地坐在第一排的椅子上;紀右司和紀左司則在第二排。  

    「狄霏,你明白廷洛的身份嗎?」倚擎天低沉的男性嗓音傳來。  

    「明白。」  

    「那麼你願意在神的面前許下照顧廷洛,並且.愛他一生一世的承諾嗎?」  

    狄霏看了廷洛一眼,毫不遲疑地回答:「我願意。」  

    倚擎天把一切都瞧在眼裡,他知道狄霏是廷洛命中注定的伴侶,但是,他卻不曾料到廷洛竟這這麼快就愛上狄霏了!他只能預知某些事,卻無法插手其中的過程或者結果,他現在只能希望他們的感情要經得起考驗才好。  

    「倚廷洛,你願意娶狄霏小姐為妻,並且許下承諾永近愛她,照顧她嗎?」  

    「我願意。」  

    「你們自此時此刻起成為夫妻,現在可以吻新娘了。」倚擎天宣佈道。  

    倚廷洛掀起狄霏復面的白色頭紗,深情款款地望著狄霏,她終於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妻子了!他低頭輕輕地吻了她一下。  

    倚敬辰首先發出不平之鳴,「這哪算是接吻!」他可不打算輕易放過他大哥,誰教他大哥娶了個世上少有的美嬌娘。  

    「不然,你認為要怎麼樣才算是接吻呢?」倚廷洛斜睨著敬辰。  

    「這種事哪能用說的。」倚敬辰晃了晃腦袋,不懷好意地笑道:「不然我來示範好了。」他是生來騙吃騙喝的嗎?不過,騙一個吻也不錯,倚敬辰在心中盤算著。  

    「謝了。」倚廷洛拒絕了他的提議,自己的老婆自己親,「這種事我自己會。」  

    「好吧!」太可惜了,平白喪失了一個和美人接吻的機會!倚敬辰提醒道:「真正的吻哦!」  

    「當然。」倚廷洛淡淡她一笑,伸手將狄霏的嬌軀摟近身前,他低聲附在狄霏的耳旁道。「咱們就好好地吻上一吻吧!」  

    狄霏原本一直沒有開口,她也不好意思插嘴,只敢在心中暗咒敬辰還真是個麻煩鬼!但一聽到倚廷洛的耳語,不禁漲紅了臉,張口準備抗議時,卻冷不防倚廷洛迅速地低下去吻住了她的唇;她感到全身酥麻,四肢無力,如果不是倚廷洛事先摟住了她,恐怕她會「啪』的一聲摔到地上去了。  

    他們彷彿吻了有一世紀那麼久,倚敬辰率先鼓起掌來。  

    「好啊!好啊!」  

    倚廷洛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狄霏誘人、甜美的紅唇,剩下的,他要留到房內再繼續。  

    「滿意了吧?」他向眾人詢問了一聲,整間教堂內傾時響起如雷般的掌聲。  

    「勉強及格啦!」倚敬辰故作老道地說,「不過,如果換成是我的活,情形會更好。」  

    倚廷洛不理會他的自我膨脹,逕自交代道:「招待客人的事就交給你了。」  

    「什麼?!」倚敬辰的一聲大叫引來眾多人的注意,「你們這麼早就要回房間了啊?」他大哥的言下之意再明白不過,然後,他又以多數人都能聽得見的音量,自言自語道:「看來我很快就要當舅舅了。」  

    「我們總該換套衣服吧!」倚廷洛馬上反駁道。  

    「也對。」倚敬辰暫時收斂了一些,不過,待會他還要鬧洞房呢!  

    倚念荷也不甘示弱地軋上一腳,反正,不玩白不玩嘛!  

    目送大哥和嫂子離去之後,她便急躁地出聲問「三哥,今天我們要怎麼玩他們那對新人?」  

    倚敬辰雙眼閃閃發光地道:「待會我們……」然後一瞧見左右的侍衛靠了過來便住了口,「左司、右司,你們可不能洩密哦!」  

    「沒問題。」紀右司興致勃勃地保證道。  

    倚敬辰得到右司的回答後,將目光移向左司,  

    「你呢?」  

    紀左司躊躇了一會見,才點了點頭,開開玩笑應該無傷大雅吧!更何況今天可是王上一生一次的婚禮。  

    得到應允後,倚敬辰便和倚念荷又交頭接耳起來了。  

    紀右司和紀左司則是相對元言,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理念,那就是原離這兩個魔鬼似的倚家人。  

    *——*——*——*——*——*——*——*——*——*——*——*——*——*——*——*——*——*——  

    狄霏換上了一套露背的紫色禮服,和她的紫色眼影相映成輝,襯托出她賽雪的肌膚更形誘人。  

    倚廷洛自狄霏的背後摟住她,在她裸露的肩上撒下無數個細吻,並且喃喃自語:「如果可以,我真想就這樣和你纏綿到永述。」  

    狄霏渾身起了一陣輕輕的顫抖,她已經完全迷失在倚廷洛的柔情之中。  

    「你也許不知道,」他像是在告訴她,又似在自言自語,「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令我如此為她神魂顛倒,這也是我遲遲沒有結婚意願的原因。」  

    這是不是告白?狄霏依偎在倚廷洛的杯抱裡,她渴望更多,她明白自己要的不只是吻而已,倚廷洛已經引出她的熱情,不為人知的另一面了,狄霏深情地對他獻上她的紅唇。  

    兩人就這樣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激情地吻著,不自覺地,狄霏才穿上的紫色禮服已經褪到腰隊,而此刻卻又咱起惱人的敲門聲。  

    狄霏酡紅著粉臉整裝,她不知道自己竟然……竟然這麼……熱情?  

    倚廷洛惱怒地詛咒著,深吸了一口氣,「誰?」  

    「是我!」倚敬辰有些奇怪的嗓音在門外響起,  

    「你們該出去向客人敬酒了。」  

    「知道了。」倚廷洛真服了敬辰的神出鬼沒,總是會在重要的時刻出現,打斷他和狄霏的纏綿!回頭望向狄霏,她的眼睛仍有一絲未褪的激情,紅唇則有些腫。  

    見狄霏緩緩地移向他,倚廷洛伸手為她掠開頰邊的一縷黑友,輕笑道:「『原諒敬辰的冒失,畢竟他有些心理不平衡。」  

    狄霏回以一笑,倚廷洛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能深深地拔動她的心弦。  

    倚廷洛開了門,倚敬辰的一雙綠眸不斷地在倚廷洛和狄霏的身上來回瞄著.他曖昧地笑了笑。  

    倚廷洛故意視若無睹地摟著狄霏的腰越過倚敬辰,走向宴客的後花園,他蹙著眉,看來他今天怕是難逃被灌醉的命運了;幸好他有先見之明,預先吩咐傭人煮了些退酒茶,否則春宵一刻值千金!他不虛度才怪。  

    倚敬辰一直跟在他們身後,而且不時和不知何時出現的倚念荷竊竊私語,彷彿在議論著什麼大事。  

    場面果然就如倚廷洛預料的,一個個皆衝著他而來;一旁的狄霏立即白了倚敬辰一眼,敬辰還真沒有手足之情,就這麼冷眼瞧著自己的兄長被灌酒,而不打算挺身而出。  

    倚敬辰作出一臉無辜的表情,他不能挺身為大哥擋酒,那可是會壞了他預定的計劃,所以,他是愛莫能助啊!  

    「這麼心疼我大哥?」倚敬辰眼角帶笑地打趣道。  

    狄霏趁沒人注意時,狠狠地踩了倚敬辰一腳。  

    「哎喲!」倚敬辰一聲慘嚎響起。  

    紀右司見狀幸災樂禍地說:「你的心在哀嚎嗎?」  

    「是啊!我的心都碎了。」倚敬辰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找二少爺幫你動個開心手術就好了  。」紀右司不為所動地說,他才不會被敬辰的演技給唬過去,  

    「芙莉呢?」  

    「她也回去吃香蕉皮了。  

    「哦!」紀右司對於這倒很訝異,居然有人不賣敬辰的帳!「看來你已經過時了」  

    「那是她沒眼光。」倚敬辰啐道。  

    紀右司不予置評。  

    紀左司沒空搭理他們兩個,他必三不五時地幫倚廷洛擋下一些敬酒的客人。  

    狄霏倒沒有這層顧慮,因為她喝的是「烏龍茶」。  

    雖然結婚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卻也令人感到疲乏不堪,所以當客人陸陸續續地離開之後,倚廷洛和狄霏便疲累地相偕回房,後花園的清理工作則一交給傭人去負責。  

    遠遠地,倚廷洛就瞧見了倚門而立的敬辰和念荷、右司和左司,他歎了口期,果然靈驗了,該來的,還是會來,他就知道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敬辰不會平白地饒過他這一次。  

    倚敬辰首先迎了上來,右手拿著一瓶年代久遠的珍貴XO,左手則端著一隻酒杯,他早已逍散傭人,並且吩咐他們別上二樓,今晚有好戲上場了。  

    倚廷洛暗暗叫苦.這小子真狠,明知我喝不得XO的,偏偏……  

    「嗨!」倚敬辰晃了晃手中的XO,算是打過招呼了。  

    狄霏則是一臉呆相地左瞧瞧,右看看,怎麼大家都到齊了?」你們為什麼不回房去?」  

    倚念荷露出個甜美的笑容,挽著狄霏的手臂,走向店門,邊道:「我大哥得通過考驗才能進洞房,而你……也得合作才能和丈夫相聚。」  

    「這是你們這兒的風俗嗎?」狄霏一頭霧水。  

    「也可以這麼說啦!」倚念荷在心中暗笑,這是她和三哥所定下來的風俗,她探出頭問:「好了嗎?」  

    倚敬辰他作了個OK的手勢。「大哥,請先喝下三杯吧!」  

    「真得喝?」倚廷洛仍存有最後一絲的希望。  

    「是啊!不然接下來怎麼玩呢?」倚敬辰絲亳不顧念手足之情。  

    倚廷洛一咬牙,伸手接過紀右司倒滿XO的酒杯仰頭便喝下,一連喝了三杯;其實他喝XO並不會醉,只是行為為舉止大異平常。  

    「爽快。」倚敬辰稱讚道。  

    「呃!」倚廷洛打了個嗝,「然後呢?」  

    「我們來猜謎。」紀右司開口道。  

    紀左司仍是沒有說話,不過,他也是共犯之一。  

    「猜謎好啊!」倚廷洛背靠著牆壁,雙眼含笑地瞅著右司。  

    「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當然謎題絕不會脫離狄霏的。」  

    倚廷洛漾開了一抹笑容,連平日甚少出現的酒窩也隱隱浮現在雙頰上,「  狄霏……」  

    「你想見她嗎?」倚敬辰拿走他手上的空酒杯,  

    「只要你通過考驗,就可以好好地享受沒有人打擾的洞房花燭夜。」  

    「問吧!」  

    「念荷開始吧!』倚敬辰提高音量道。  

    「請出新娘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小褲褲?」  

    「沒有穿。」倚廷洛似假似真地說。  

    「答錯的話要脫下一件身上的衣服。」倚敬辰現在才又補充一點。  

    紀左司實在無法理解,為何王上一旦喝下XO之後會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  

    「錯了,再猜。」倚念荷高聲道。  

    除非她是唐朝豪放女,否則焉有不穿小褲褲的道理!狄霏有些好笑,有些生氣地聽到這個答案,並佯裝微怒地盯著倚念荷。  

    「我只是聽命行事。」倚念荷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要怪你怪三哥去。」  

    此時,門外的倚廷洛脫下了西裝外套,又猜了一次,「紅色的。」  

    狄霏翻了翻白眼,要是再這胡亂猜下去,也許他全身的衣服都會被剝光。  

    毫無預警的,倚念荷彎腰掀起狄霏的裙子。  

    「念荷你……」狄霏嚇了一大跳。  

    「沒關係啦!  我們都一樣是女人嘛!倚念荷嘻皮笑臉地說,「不然,我也讓你看一次好了。」  

    「算了,算了。」  

    「還是不對,是黑色的啦!」  念荷對外大聲地揭曉。  

    大門突然敞開來,倚敬辰探頭迸米,哦了一聲道:「原來你穿的是既神秘而又性感的黑色」  

    「神經病。」狄霏抓起床上的枕頭便朝敬辰扔了過去。  

    「繼續問下一個問題吧!」倚敬辰動作迅速地縮回頭去,然後關上門,所以,頭只有打到頭而已。  

    狄霏突然想到一點,「等一下不會也要我脫衣服吧?」她可不清楚廷洛今天穿的是什麼顏色的內褲!  

    「不會的。」倚念荷又附上一點說明,「我們可不想明天被大哥削。」  

    狄霏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那她就放心了。  

    「現在請說出狄霏的初吻在幾歲。」倚念荷又出了個問題。  

    「廷洛好像有些奇怪。」  

    「那是因為他剛才喝了XO的關係。」倚念荷為狄霏解惑。  

    「為什麼?」  

    「沒人知道。」倚念荷聳了聳肩,在床沿坐了下來,並且蹺起二郎腿,「反正,他只要一碰XO,不出三分鐘就會性情大變,而且喜歡脫衣服;所以,在他十五步那一年發現這一點之後,他就沒有再碰過XO了。」  

    「二十歲。」門外傳來倚廷洛的活聲。  

    倚念荷聞聲朝狄霏揚了揚眉,詢問她答案。  

    「二十三歲。」狄霏搖搖頭。  

    「答錯了,再猜。」  

    倚敬辰開門進來,「真沒搞頭,大哥渾身上下只剩下唯一的一件褲子了,再玩下去可要妨害風化了,不過,我們來拍張照片留念吧!」他意猶未盡地說  

    於是,一大群人全擠到這間新房,讓原本偌大的房間,頓時小了許多。  

    狄霏一眼便瞧見一身裸露得只剩一條內褲的倚廷洛,哇塞!廷洛的身材還真不是差的,只不過他那兩條毛腿倒也教人不敢領教。  

    「嗨!霏霏。」倚廷洛走向狄霏,張開雙臂緊緊地擁住她。  

    狄霏埋首在倚廷洛的胸膛上,呼吸著他身上特有的淡淡香味和汗味。  

    倚敬辰眼捷手快地按下快門,拍下一張緊緊相擁的照片;不過,由於倚廷洛的衣衫不整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你們還不走吧?倚廷洛低著頭親吻狄霏白晰的頸子,語音模糊不清地提醒這殺風景的小子,今天可是他的洞房花燭夜啊!  

    狄霏仰著頭想避開倚廷洛的吻,誰知他卻順勢吻上她的喉嚨,「廷洛……別這樣……」她還沒有勇氣當眾表演。  

    倚敬辰見他大哥快要失控了,便清了清喉嚨道:「我們這些電燈泡該走了。」  

    「也對,接下來的場面兒童不宜。」倚念荷取笑道。  

    「你什麼地方像兒童?」紀右司打趣地問道。  

    「你呢?」倚念荷雙手叉腰站到紀右司面前。  

    「都像。」紀右司急急應道,人都已經站在他面前了,他哪敢說實話,除非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自找麻煩。」紀左司咕噥。  

    紀右司咧開嘴笑了笑,他總是改不掉愛和念荷開玩笑的習慣。  

    倚敬辰推了推他們,「走了啦!」再看下去都要長針眼了。  

    他順手幫倚廷洛帶上門,還給他和狄霏一個隱密且寧靜的空間,好好地享受吧!他獻上他真城的祝福,希望大哥和狄霏能白頭偕老,永浴愛河。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