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賴的惡魔 第五章
    單卉婕一大早就醒來了,不過她並沒有起床,而是懶洋洋的躺在床上。

    她來這裡好幾天了,還是第一次可以舒舒服服的賴在床上偷懶。

    高管家說她可以暫時不用幫忙家裡的事,先等他找時間幫她跟黑先生解釋後,再看是不是要直接過去多倫多,實在是太棒了!

    雖然她還是很氣黑翼天,但換個立場想,她也算是因禍得福,可以不用再當他的貼身女僕反而更好。

    門板上傳來敲門聲,單卉婕立刻坐起身,遲疑了一下後才開口。「進來。」

    當她看到來人是林嫂而不是黑翼天時,才鬆一口氣。

    林嫂看著她紅腫的眼,心疼地說:「小婕,我看妳沒下樓用餐,所以我把早餐端上來給妳。」昨天單卉婕哭得可慘了,真讓人捨不得。

    「謝謝。」她一臉感激。

    她實在沒心情下樓吃飯,萬一不小心遇到黑翼天,她一定很難堪!昨天他都開口要她滾蛋了,可是她卻還賴在這裡,那個場面一定會很尷尬。

    「我跟高管家商量過了,這幾天妳如果不想待在屋子裡,要不要讓Bob帶妳出去外頭走走?我想妳應該還沒有去逛過市區吧?」

    「我可以嗎?」單卉婕水眸驀地一亮。

    她的確都還沒有出去逛過街耶!因為她的工作是黑翼天的貼身女僕,只要他在家裡,她整天都要跟在他身邊,眼本沒有休假。

    高管家是有跟她說過,只要少爺不在家裡或出遠門,她就可以休息,但偏偏這陣子黑翼天都一直待在家裡,所以她來到溫哥華後,還沒有休過半天假。

    「那妳就好好的出去散散心吧!」林嫂看到她開心的小臉,忍不住笑了。

    真是個乖巧的娃兒,只讓她出去逛街就這麼開心,真容易討好。

    少爺怎麼會為了一個名字就要她走呢?真是太不應該了。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少爺。」高管家敲了下門板,推開門進去。

    「做什麼?」黑翼天一臉陰沈的掃向他。

    「我來問你,你確定要單小姐走嗎?」高管家開門見山道。

    「單小姐……哦,那個單卉婕?哼!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她的名字?」黑翼天忍不住責怪老管家,如果他早知道她的名字叫單卉婕,他第一天就會把她轟出門。

    「你又沒問。」高管家一臉無辜。

    他的確沒問,不過誰會去關心一個女僕叫什麼鬼名字?單卉婕會出現在這裡,鐵定是他老爸搞的鬼!以高管家的個性,根本不可能以下犯上,故意惡整他。

    「她跟我老爸到底有什麼關係?」

    高管家坦白道:「好像是單小姐家裡欠了一些錢,正好老爺有事過去台灣,就順便幫她還清債務,所以她才會來溫哥華當你的貼身女僕,只不過沒人想到你會突然從美國回來溫哥華,所以你回來的第二天就遇見她了,我知道的就只有這些。」少爺會突然返回溫哥華,恐怕連老爺也沒料到。

    有這麼巧合的事嗎?黑翼天支著下巴,冷哼一聲。

    老爸明知道他曾經喜歡過的女孩「惠潔」就住在老家隔壁,因此他每次返回加拿大都是回溫哥華的別墅住,現在老爸卻故意把這個名叫「卉婕」的女人往這裡丟,擺明了存心要揭他的瘡疤嘛!

    當他還在就讀中學時,惠潔剛好搬到他家隔壁,聰明漂亮又大方的她是個東方女孩,第一眼看到他時就說喜歡他,但他卻沒給過她好臉色看,可是她卻極有毅力的倒追了半年,他才對她改觀。

    不過兩人才剛開始交往不到一個月,她卻突然發生連環車禍過世,成了他心中永遠的遺憾,所以他才會離開多倫多,跑來溫哥華這邊讀大學……可是混帳老爸明知道這件事,卻還故意主動挑釁他,真是令人咬牙切齒!

    「單小姐是無辜的,她不知道惠潔小姐的事,不可能使什麼詭計。而且老爺之前有交代我要好好照顧她,我也不能隨便就把她送走,所以我擅作主張的多留她幾天,如果你最後仍然決定要攆走她,請你自己跟老爺講一聲,那我就會把她送去多倫多的老宅那邊工作。」

    「哼!」黑翼天不屑的掃過高管家一眼,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真是笑話!他攆一個人走,還得跟老爸報備?!這分明是高管家要把問題丟給他處理嘛!

    「我老爸人呢?」他相信高管家一定每天都有跟老爸連絡,想知道老爸的下落,問高管家最快了。

    高管家雖然對他也很忠心,但卻絕對不會背叛老爸。

    「老爺現在應該還在多倫多。」高管家恭敬道。

    「下去吧!」黑翼天揮揮手讓他退下,隨即拿起電話撥打一支專線,沒一會兒,一個低沈的嗓音傳來,他老大不客氣地說:「是我!」

    話筒彼端的人頓了一下,才開口應道:「真是難得,該不會天要下紅雨了吧?沒想到你竟然會主動打來耶,兒子。」

    黑翼天不悅的瞇起眼。「臭老爸,別裝了!你早知道我會打電話給你,不是嗎?」

    黑從遠丟下鋼筆,身子往椅背一靠。「我哪料到你大少爺的脾氣呢?」

    「你——」黑翼天吐一口氣後又說:「那你要檢討了,是你的基因不好嘛!我是遺傳到你,你自己去面壁思過吧!」

    哇!虧他耶!他兒子的嘴巴還真是毒,竟敢吐槽自己的父親?!

    不過他大人有大量,就不跟這個笨兒子計較了,反正他早就將了他一軍。

    黑從遠愈想愈開心,輕笑道:「算了,懶得跟你計較。我很忙的,無事不登三寶殿,有話直說吧,找我什麼事?」

    黑翼天就是討厭老爸這一點,太精明也太聰明。「你是故意安排單卉婕來我這邊的吧?」

    「只是順手幫人家一個忙而已。」然後再順便刺激一下兒子而已,誰叫她的名字這麼巧和「惠潔」同音,他要是不拿來利用一下就太可惜了。

    不過他卻沒想到,單卉婕到那邊都工作了這麼久,這件事才爆發出來,原先他還以為她在第一天就會被兒子給踢出大門呢!

    「騙誰呀!我看你是知道她的名字後,才答應幫她的忙吧?你分明不安好心。」黑翼天咬牙切齒道。

    「笨兒子,要不是你媽和大家那麼寵你,絕口不提惠潔這兩個字,不然你不會為了一個女人連老家都不太願意回來,總是來匆匆、去匆匆。她又不是你害死的,你對惠潔的哀悼應該已經夠了吧?」黑從遠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他唯一錯的地方是沒有早點狠狠地敲醒兒子的頭。

    「要你管!」黑翼天才不領情。

    「都快十年了吧?你也該放下了,她不會希望你到今天還是孤單一個人的。」

    「我又不是沒有女人。」黑翼天是個男人,當然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那你有對別的女人動過心嗎?沒有吧!」

    黑翼天一句話也不吭。

    「人生就是這樣,免不了生老病死,哪一天我跟你媽媽也會有這麼一天,我可不希望我早逝時,你也是這麼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樣。放手吧!惠潔拚了命在死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希望你可以得到幸福,你應該沒忘記吧?」

    惠潔出事時,他有透過關係請醫院的人全力搶救,但她實在傷得太重了,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等他們趕到醫院時,她已經過世了,這句話還是醫生轉告他們的。

    現在他是鐵了心要讓兒子清醒,所以才會派和惠潔名字同音的單卉婕去當兒子的貼身女僕。

    說起來,單卉婕的出現真的是一個巧合,而他也不是故意要陷害單卉婕,也沒打算把她和翼天湊成一對,不過要是笨兒子看上單卉婕,他也是不會反對的。

    但他覺得這個可能性很低,況且依照單卉婕膽小的個性,恐怕被笨兒子嚇死的機會比較大一些。

    唉∼∼翼天要是肯拿對待惠潔的一片癡心去喜歡別的女人,他早就多幾個孫子可以抱了,哪會只能在這邊跟兒子鬥鬥嘴呢?

    老爸的話真是說中了他的死穴!

    他當然知道惠潔早就死了,只是要放手真的很難,畢竟她是第一個讓他有好感的女孩;雖然他這幾年已經淡然許多了,但她在他的心底仍然佔著一個特殊的角落。

    黑翼天抿緊嘴,沈思了良久後才緩緩地說:「我會考慮一下。」

    「嗯。」黑從遠頷首。

    他願意去想,總比以前提都不提、悶在心裡好多了。萬一這招還是沒用,他就認命了,然後再叫親愛的老婆拿鐵錘去敲笨兒子的腦袋,可能會比較有效一點。

    黑從遠提醒道:「對了,你可別太欺負單卉婕,她可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被我派去溫哥華,她要是在溫哥華出了事,我就找你負責!我一點都不介意把你押到人家的家長面前道歉。」

    黑翼天一聽到老爸的威脅,怒氣漸升,忍不住開始抱怨。「負責你的頭!沒事把人丟在這裡,很煩耶!又愛哭又愛鬼叫,你就不會找個乖巧又聽話一點的女人嗎?」

    黑從遠差一點沒笑出來。「乖巧到被你欺負都不會有意見的女人嗎?抱歉,我不想虐待別人家的女兒,況且我沒找個河東獅給你,你就要偷笑了。」

    他直到現在才想到有這招,真是後悔莫及,沒用這招整兒子,實在是大大的失策。

    「你說什麼?!」黑翼天在電話的彼端咆哮。

    「感謝我吧!還送個漂漂亮亮的小女娃到你那邊。不過她真的很愛哭嗎?那很好,哭有益身心健康,像你老憋著就不好,會得內傷的!」他這個兒子從小就很有個性,很難欺負,讓他一點都沒有做父親的樂趣,他趕緊趁這個機會抱怨:「你呀,從小到大的個性都不怎麼可愛,又不愛讓人抱,心情不好時脾氣特別壞,真是糟糕透了……」

    真不知道黑翼天是像誰呀!八成是他們在醫院裡,不小心抱錯的。

    黑翼天聽老爸念著一長串氣死人的話,索性掛掉電話阻隔噪音。

    臭老爸!囉唆死了。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打電話的隔天,黑翼天在用午餐時,注意到上菜的人仍是小芬。

    他前幾天氣炸了,都改在書房裡用餐,並不知道單卉婕現在怎麼樣了;不過依她膽小又怕生的個性,大概不是躲在房間裡哭,就是偷偷說他壞話吧?

    用完餐後,他回到書房,卻還是沒想到要怎麼處置她。

    話說回來,她如果離開這裡,他就少了整人的對象;但她要是不離開,而他現在已經知道她的名字,又覺得礙手礙腳,害他都不好意思欺負她。

    嘖,早知道就不問她的名字,那他就可以欺負她欺負得理所當然。

    好奇怪,他才不過幾天沒看到她那張楚楚可憐的小臉,他竟然有一點點的想念她耶!

    他是哪根神經不對了,為何會想念她那張動不動就淚眼汪汪的小臉?會不會是他太多天沒找她的碴,不太習慣?

    沒辦法,她一看就知道很好欺負,加上他之前的心情又一直不好,找個人來欺負比較不會太無聊。

    一想起她,他竟然還記得那天她在外頭哭得好淒慘的模樣……

    她不會從那時候一直哭到今天吧?搞不好那個愛哭鬼還真的每天邊哭邊罵他呢!

    她的名字明明念起來和惠潔一樣,怎麼個性會完全相反?而且還笨手笨腳、反應遲鈍!

    蹙著眉心、站在窗邊想事情的黑翼天,驀地發現有個嬌小的身影站在大門邊,而且那個身影還很像單卉婕。

    她不知道坐在門口那邊看什麼,直到有人叫了她,才又踅回屋子來。

    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他的注視,她忽然仰頭一看,當她發現他就站在書房的窗邊時,立刻嚇了一大跳,連忙逃走。

    黑翼天挑眉看著單卉婕落荒而逃,顯然她的膽子依然沒什麼長進,真不知道她怎麼長大的。

    他收回視線,正準備處理正事時,突然聽到車子的引擎聲,又瞟了窗外一眼,正好看見有人把轎車開出去了。

    今天是林嫂要出門採買的日子嗎?他想了一下,卻記不起這種小事,索性聳個肩作罷,也沒放在心上。

    不過到了第二天,看到車子又在差不多的時間開出去時,他就發現不對勁了。

    他立刻把管家召來。

    「昨天和今天都是林嫂出去採買的日子嗎?」

    「不是。」高管家很老實的回答。

    黑翼天輕敲著桌面。「那是有客人來這裡?」

    「也沒有。」

    「既然沒什麼事,那為什麼車子每天都要開出去?是怕車子放在車庫裡會生袪隉H」黑翼天當然不在意家裡的車子被使用,他只是想知道高管家為了什麼理由讓人把車子開出去。

    高管家老實地說:「是單小姐坐車子出去。」

    「喔?理由呢?」黑翼天沒想到坐車子出去的人是她。

    「她這幾天心情不好,所以我讓Bob帶她出去散散心。」

    「專車接送,還附免費導遊,挺不錯的嘛!」黑翼天冷聲道。

    看來高管家還滿喜歡單卉婕的,竟然這麼禮遇她。

    高管家沒敢接話,等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問:「少爺,你決定好要送她去多倫多了嗎?」

    「我還要考慮幾天。」基本上他是比較傾向把她丟回多倫多給老爸,但他聽了高管家剛才的話,又有一點遲疑。

    多倫多的老宅規模比這邊大多了,僕人多如牛毛,老爸一定覺得單卉婕在他這邊受了很大的委屈,要是真讓她去多倫多的話,不用想也知道老爸一定會很照顧她,她到了那邊等於是去享福,而且他又不能欺負她,怎麼想都太便宜她了!

    真是的,他哪有讓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只不過偶爾吼她幾句罷了,況且她是天生就愛哭,可別想把這筆帳算在他頭上。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妳……」

    單卉婕好幾天沒看到黑翼天,沒想到今天倒霉死了,才剛踏出房門就遇到他,所以她本能的直接退回自己的房間。

    黑翼天看到她這麼不給面子的逃跑了,馬上不假思索的追了上去,伸手擋住她房門門板,順利闖進她的房間。

    「呀∼∼」單卉婕一看到他追過來,嚇得鬆開手大叫。

    黑翼天再次被她當妖魔鬼怪看待,大手立刻封住她尖叫的小嘴。「小鬼,不是我愛說妳,妳真的是很吵耶!」

    她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抗議什麼,反正他也沒興趣知道。

    「妳再亂動的話,我就一掌宰了妳。」

    他要宰了她耶!單卉婕嚇得杏眼瞠大,差點掉出眼淚。

    嗚∼∼大壞蛋!幾天沒見,他還是那麼討人厭,淨會威脅她、恐嚇她!

    「妳敢給我哭出來?!」黑翼天看到她又要哭了,頭好痛。

    單卉婕終於忍不住掉下淚。

    他欺負人啦!他一定是想悶死她,才不讓她呼吸,她都快缺氧死掉了……反正不哭也會被活活悶死,她還不如哭死算了!

    「超級愛哭鬼!」黑翼天蹙著眉抽回手。

    她生氣的打了他一下,然後用力吸了幾口氧氣,確定呼吸沒問題後,她眼眶一紅。「你走開!你差一點悶死我了,我不要再見到你。」

    這下子到底誰是主人?她竟然敢說不要見到他?!那麼大牌。

    「看妳一副營養不良,瘦巴巴的樣子,難怪身體虛,怪誰呀!」

    「你……哼!反正我要去多倫多了,懶得理你。」其實是她口拙講不贏他,乾脆不講了。

    黑翼天看她噘起小嘴,壞心的挑眉道:「我有說要讓妳去嗎?」

    單卉婕倒抽口氣,氣得直跳腳。

    「你有!你要我滾不是嗎?你不可以反悔。」她每天都開心的等待被下令遣送到多倫多,他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妳在指責我嗎?幾天不見,倒是長出了一點膽子。」黑翼天愈看她愈覺得有意思,沒想到她還敢指著他的鼻子大吼大叫。

    「你……要你管!」厚,幾天不見,他依然很討厭!膽子小犯法了嗎?他管那麼多做什麼?

    「看妳剛才的氣勢,我應該要好好獎勵妳才對,那就讓妳免費在我家多住個幾年好了,反正妳現在膽子很大,連我都敢指責了,想必妳以後在這裡會過得如魚得水。」黑翼天忍不住壞心腸的對她說道。

    「我才不要呢!我要去多倫多!」單卉婕的臉色刷白,尖聲抗議。

    這才不是獎勵她,而是對她最嚴厲的懲罰。

    「很可惜,恐怕妳不能如願了,因為我剛才已經決定讓妳留下來。」黑翼天咧嘴一笑,很滿意能親眼看到她下巴都快掉下來的蠢模樣。

    他的心情突然大好,在關上她的房門前,他果然又聽到單卉婕慘叫連連的哀號聲。

    雖然連他都覺得自己的舉動有點幼稚,但他卻一點都不覺得內疚。

    如果輕易的放她去多倫多,未免對她太好了吧?未來他絕對會好好訓練她的膽量;至於肺活量應該可以免了,因為她真的很愛動不動就尖叫,不知情的人搞不好還會以為他家發生了兇殺案呢!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