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期處女 第六章
    「雙雙,君亞烈又來了!」劉筱茿湊近她的耳邊細聲的說。

    這個傳聞中的風雲人物已連續到恣意咖啡屋報到了一個多禮拜,而且他每次總是固定坐在牆角的位置,只點一杯卡布基諾細細品嚐著。

    品嚐咖啡的同時,他也總是深情款款、默默的注視著東方雙雙的一舉一動,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他對東方雙雙有興趣。

    只是這麼多天過去了,卻遲遲不見君亞烈有所行動,著實令人費疑猜!

    但是,君亞烈的定期出現也意外的為店裡吸引了大批人潮,當然啦,這些人全是為了目睹他的丰采而來,其中更有美艷的女人使出渾身解數,將自己傲人的好身材毫不隱藏的展現,並竭盡所能的挑逗著他。不過他並未多瞧她們一眼,反而視若無睹的下逐客令,一如傳聞中說的--不近女色。

    幾天下來,一幕幕令人臉紅心跳的煽情畫面也全落入東方雙雙的眼中,她的心中湧起一陣陣的酸澀,一顆心也因直往君亞烈身上黏去的女人而揪得更緊。

    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在乎、這麼討厭他被別的女人碰?

    難道她愛上他了嗎?

    不!不可能,她真正認識君亞烈不過十來天,怎麼可能愛上他!

    是因為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嗎?

    不!

    也許,這只是她一時的迷惘罷了,是她不識男女情事而意亂情迷罷了,時間可以證明一切,也可證明那一夜對她而言不具任何意義!

    是的,只要給她時間,相信她可以將自己保護得很好。

    「我知道。」偽裝起自己已然動搖的心,東方雙雙面無表情的說。

    「難道你不心動嗎?」

    充耳不聞的轉身自櫃子上取下咖啡豆,東方雙雙這才睜著一雙美目眨也沒眨的反問:「我為什麼要心動?」

    「君亞烈已經整整守候你一個多禮拜了耶!」好奇怪喔!為什麼雙雙度假回來後,君亞烈就跟著出現了?

    「他只是純粹來喝咖啡的。」她不以為意的道。

    「拜託你用點大腦行不行,就憑他君氏集團總裁的身份,喝咖啡不會到更高級、消費更嚇人的地方去喝嗎?為什麼人家肯屈就於我們這間小店?」

    啐!真是死腦筋!

    為什麼就是有她這種傻女人盡往死胡同裡鑽,大好的機會也不把握,硬是將人家往門外推?

    話說回來,這君亞烈也實在是太出色了。

    俊秀的外型不僅招惹了大批蒼蠅老繞著他打轉,更讓劉筱茿替東方雙雙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更奇怪的是她總覺得這兩人似乎有股曖昧的情愫存在,濃得令人匪夷所思。

    偏偏這個君亞烈卻又未表明心態,讓她幫也不是,不幫又怕東方雙雙就此斷送了大好機會。唉!好人難為喔……

    遞上剛煮好的咖啡,東方雙雙一臉公式化口吻:「五號桌的咖啡!」淡然的態度表明了她不想再談這個話題。

    「你!」劉筱茿無意接過她遞來的咖啡。

    東方雙雙見狀,雙肩微微一聳,將咖啡放在吧檯上,人便妥走出吧檯外打算親自送咖啡。

    不料,劉筱茿早她一步端起吧檯上的咖啡,「算了,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嘴裡唸唸有詞的往五號桌的方向筆直而去。

    一陣清脆的風鈴聲響起,客人上門了。

    「歡迎光臨!」兩人異口同聲道。

    「小阿姨,是我啦!」安可兒一屁股往吧檯的高腳椅上坐下。

    「今晚怎麼有空過來?」東方雙雙偷偷瞄了一眼牆角邊的位置。

    君亞烈還在!

    慘了,萬一被安可兒發現君亞烈正在店裡,那她豈不又要被逼供了?

    打從上次參加君家壽宴回來後,安可兒就一直饒富興味的打量著她,雖然她並未點破,但她相信她一定知道君亞烈吻了她。

    如果說讓可兒知道她同君亞烈上了床,不知她會作何感想?又或者讓姐姐、姐夫及遠在美國的妹妹得知了,他們又是作何感想呢?

    暈眩吧!她大膽的臆測。

    「沒空不能過來嗎?幹嘛一臉防賊樣啊?」東方雙雙那一臉淡漠讓安可兒很不是滋味,隨即和正往她身旁落坐的劉筱茿打招呼:「嗨,筱茿姐!」

    「可兒,愈來愈漂亮了喔!有愛情滋潤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哪像你小阿姨,整天怪裡怪氣的!』其實是她太誇張了,東方雙雙的皮膚一向保養得當,白裡透紅,她是故意揶揄的。

    「怎麼啦,火藥味這麼重?」安可兒吃驚的在兩人身上來回審視著。

    指指吧檯內的東方雙雙,劉筱茿一臉無太不的說:「你那個笨蛋小阿姨把一個金龜婿硬是往外推,笨死了!」

    金龜婿?

    「哪來的金龜婿啊?」安可兒一臉納悶。

    「你未來的小姨丈,君亞烈嘍……」劉筱茿朝君亞烈的方向努努嘴,「喏,他正坐在牆角的位置,而且他也已經連續報到了一個多禮拜,可是雙雙還是無動於衷,真不曉得她的心是不是冰做的、鐵打的,這麼冰冷無情!』

    聞言,安可兒順著劉筱茿指的方向望去……真是君亞烈!

    然後,她二話不說的往他的方向筆直走去。

    「可兒,你做什麼?回來!」無奈,東方雙雙併不能阻止早就在君亞烈對面坐下的安可兒,一時間,她也只能故作忙碌狀來忽視他的存在。

    「君大哥,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來看你小阿姨。」君亞烈挑明說。

    哇塞!

    這個男人真是直接,十足的男子氣概,不禁令安可兒對他的印象改觀,也發現了君亞烈的優點。

    「想追我小阿姨?」

    「你說呢?」他不答反問。

    「需要我幫你嗎?」她笑瞇了雙眼問。

    「不了,謝謝。」他謝絕她的好意。

    「我小阿姨很難追的耶,況且她的脾氣和你一樣臭……呃……」脫口而出的話,讓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只能低下頭等著他斥責。

    不過,她料錯了。

    君亞烈失笑道:「那我更是非追到手不可了!」

    他就不信東方雙雙躲得過他的攻勢,他要她冰冷的心徹底的在他懷中瓦解、融化。

    「OK!祝你馬到成功!」她起身走回吧檯。

    就在她走回吧檯的同時,君亞烈接到一通公司打來的重要電話,於是他在桌上壓下一張千元大鈔後,人就像一陣龍捲風似的消失了,動作之俐落讓她們三人目瞪口呆。

    「可兒,你們剛剛聊些什麼?聊得這麼高興?」劉筱茿還是第一次看到君亞烈笑。

    假如她不是早就心有所屬,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倒追君亞烈。

    說真的,他的笑容的確很迷人,他應該多笑的,至少笑容能軟化他冷硬的臉部線條,讓君亞烈看起來更加平易近人。

    「君大哥說他一定會追上我小阿姨喔!」漾著笑,安可兒一臉甜蜜的說著,好似她才是被追的女主角。

    「看吧,都說人家是衝著你來的,你偏不信邪!」劉筱茿的朝東方雙雙努努嘴。

    「他想追是他的自由,接不接受則是我的權利!」人是讓他得到了,可,心就難了。話聲一落下,人便往外場去收拾去了。

    然而,她的一顆心也因安可兒的轉述正急速的狂跳著,期待和心慌的情緒同時襲向她。

    旁觀的兩人不禁搖頭興歎。「筱茿姐,你喜歡蘇庭正?」

    「啊?!」

    蘇庭正是咖啡屋的屋主,經營一間旅行社,他將一樓的店面租給東方雙雙和劉筱茿,自己則是住在二樓,不過他並未向她們收取分文,原因是--他愛慕東方雙雙。

    劉筱茿當然明白蘇庭正愛的是東方雙雙,她也知道愛情是不能強求的,所以她將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的隱藏起來,沒想到還是被心思敏銳的安可兒給發現了。

    「嗯。」她點了下頭。

    既然可兒已經發現,她也就不想隱瞞了,至少還有個人可以聽聽她的心事也不錯。

    「蘇庭正只星一時迷戀而已,總有一天他會明白自己所愛何人!」憑她的觀察,安可兒敢打包票蘇庭正對小阿姨的感情只是一時迷戀罷了,只不過時機尚未成熟,所以還不能點破。

    而這感情糾葛解決的主要關鍵在於君亞烈。因為,只要君亞烈早日採取行動攻下小阿姨的心,事情就能早日圓滿解決。

    「你是說……」希望在一瞬間點燃,劉筱茿雙目緊盯著安可兒,心中七上八下。

    「蘇庭正愛的是你!」

    「可、可能嗎?」她對安可兒的話存疑。

    「只要你配合,我絕對有把握讓蘇庭正承認愛上你!」

    其實蘇庭正愛的本來就是劉筱茿,對東方雙雙只是一種憐惜,哥哥疼妹妹的感情,但他卻將兄妹情誤當愛情,所以整件情愛糾葛必須有人來推波助瀾,而這個人也就是她--安可兒。

    「怎麼做?」為了終身幸福,劉筱茿決定豁出去了?

    「這樣……」只見安可兒和劉筱茿兩人交頭接耳,「清楚了嗎?」

    「你竟然要我去倒追君亞烈?!」張大吃驚的嘴,她一臉難色。

    倒追……這簡直是強人所難嘛!

    用手肘輕輕撞了她一下,安可兒笑言:「又不是真的,你怕什麼?」

    「可是……唉,好吧,為了雙雙,也為了自己的幸福,只好犧牲色相了。」掙扎一會兒的劉筱茿終於妥協。

    「聊什麼啊,聊得眉頭深鎖?」說曹操,曹操就到……蘇庭正步下樓加入她們的談話,不自覺的伸手想撫平劉筱茿緊鎖的柳葉眉。

    「我……」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一步避開他的撫觸。

    「筱茿姐愛上一個男人……」看來蘇呆子果真是愛上筱茿姐而不自知,瞧他方才反射性的關愛,絕對錯不了的!

    倏地,胸口一陣抽痛,蘇庭正急忙追問:「是誰?」筱茿有意中人是好事啊,為什麼他覺得難受?

    「可兒!」劉筱茿急忙摀住安可兒的嘴,防止她洩露出自己埋藏許久的感情。

    只見安可兒不慌不忙的扯下劉筱茿的手,淡淡的宣佈:「君,亞、烈!」

    嗄?原來可兒已經開始演戲了!

    呼!劉筱茿在心中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原以為安可兒會將她的秘密給說出來,結果安可兒說的竟然是君亞烈,不免令她虛驚一場。

    「君亞烈?是君氏集團的總裁君亞烈嗎?」蘇庭正萬萬沒想到劉筱茿愛的人竟然是君亞烈,那個集名利於一身的男人。

    「嗯!」劉筱茿和安可兒異口同聲點頭道。

    「不准!」他不加思索的喝阻。

    將心中的喜悅掩飾住,劉筱茿佯裝不解問:「為什麼?」難道他真的有一絲絲喜歡她嗎?

    「這……君亞烈不能給你安全感,他太耀眼也太搶手了,如果你和他在一起,不會幸福的!」

    為什麼他會極力反對筱茿愛上君亞烈?

    什麼時候筱茿在他的心中已佔了一席之地,而他卻沒發現?

    那雙雙呢?他對雙雙的關心到底是不是愛呢?抑或只是迷戀罷了!

    蘇庭正迷惘不已。

    他從不曉得劉筱茿早已悄悄在他心中落地生根,想除也除不了。一直以來,他總是將這種無法言喻的感覺視為哥哥對妹妹的疼惜,反而誤將對雙雙的兄妹情視為愛情,他真是太糊塗了!

    可是……總不能一下子就對筱茿說出自己心中的愛意吧?萬一她因此嚇跑了呢?

    他不由得為難。

    原本期望著蘇庭正會向她訴情,想不到他卻不肯正視自己的感情,看來……可兒的觀察是錯誤的。

    「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失望的她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

    「反正我就是不准你愛君亞烈!」認清自己感情的蘇庭正再次霸道的阻止。

    「我說蘇大哥啊,人家筱茿姐愛上誰是她的自由,你沒道理阻止吧?更何況,你既不是她的男朋友也不是她的老公,更不用說什麼親戚關係了,你憑什麼管人家啊?」不施加一點壓力給這個愣小子,他是不會承認自己的愛意。

    一席話堵得蘇庭正啞口無言。

    是啊,可兒說得沒錯,他的確是沒有資格管筱茿,更沒有權利限制她的自由啊……但是,他的、心中卻湧起陣陣的失落感,總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讓他頓時慌得手足無措。

    「蘇大哥,你倒是說個理由來聽聽啊!」眼看他已經開始慌亂,安可兒便打鐵趁熱的逼問。

    是愛嗎?

    「我……」如果承認自己對筱茿的愛,會不會將她嚇跑了?

    「對啊,蘇庭正,你不說出個讓我滿意的理由,那我們的友情就到此結束!」反正她想要的是蘇庭正的「愛情」,友情沒了,她才不在乎。

    「不准就是不准!」被逼急了的蘇庭正一臉霸道的瞪著她。

    緊抿著微厚的雙唇,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劉筱茿,好似要將她生吞活剝的模樣,不免讓劉筱茿和安可兒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一向笑容滿面,樂觀大方的蘇庭正竟然在發怒?有那麼一刻,劉筱茿心軟了……

    「蘇庭正,我……」她想對他坦白。

    眼看劉筱茿就要露出馬腳,安可兒搶先一步打斷她的話,「蘇大哥,如果沒有合理的理由,我希望你能誠心的祝福筱茿姐。」她乘機瞪了劉筱茿一眼。

    而劉筱茿在接收到她那無言的責備時,滿臉通紅的連忙將頭撇開。

    蘇庭正在聽到安可兒的話之後,神情落寞的低下了頭……祝福?

    他何嘗不希望筱茿得到幸福?可是……他就是說不出口啊!

    「雖然君亞烈想追的是我小阿姨,但是我小阿姨太死腦筋,一直不肯接受人家的追求,所以呢,我舉雙手贊成筱茿姐勇於示愛去倒追君亞烈,你覺得呢?」安可兒故意不著痕跡的給他打了一劑強心劑,暗示君亞烈的意中人是東方雙雙,而他還有機會追求劉筱茿。

    聞言,蘇庭正眼睛為之一亮。

    原來君亞烈喜歡雙雙,那麼筱茿的勝算並不大囉!

    一抹笑容不自覺的在他臉上漾開,心裡的一塊大石頭頓時給卸下了……

    嗯,他決定追求筱茿,而且要按部就班的追求。

    信心倍增的他認為這是對筱茿的一種尊重,所以暫時壓下、心中強烈的愛意,他希望筱茿能夠打從心底接受他。

    吹著口哨,蘇庭正眉開眼笑的轉身離開,心中計畫著要如何追求劉筱茿。

    他的反常舉動令安可兒和劉筱茿一時傻眼。

    相視一望,安可兒連忙跟在蘇庭正身後,叫住了已步上二樓的他挑明說:「喂,想追筱茿姐的話,不能太明目張膽,否則你會壞了大局!」她確定蘇庭正已經明白自己所愛何人,乾脆一併提醒他。

    這女孩兒真是聰明絕頂!蘇庭正瞠目結舌。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其實我早就發現你愛的是筱茿姐,剛剛那些話是我故意套你的,為的是讓你能夠明白誰才是你的最愛!」她一臉驕傲的娓娓道出。

    「那筱茿……」指著不遠處的人兒,他支吾著。

    「唉呀!算了,我乾脆跟你明說好了……」只見安可兒附在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大堆,好一會兒,才見蘇庭正一臉恍然大悟,露出了會意的表情。

    「這樣你都明白了吧?」

    「嗯!」他開始欣賞起安可兒這個女孩兒了。

    「記得配合我們,不要露出馬腳喔,否則我小阿姨不幸福唯你是問!」

    「我會的。」他拍胸脯保證。

    可在保證過後,他馬上後悔了。為什麼?為什麼別人追女朋友可以光明正大,而他既不能太招搖又不能公開,太不公平了!

    但,後悔又能如何?

    話已出口,總不能食言吧?再者,雙雙也是他的好朋友,為朋友本該犧牲一下。

    安可兒瞄到不遠處小阿姨那帶疑的眼神。「我小阿姨在看我們了,我得趕快回去以免被她發覺,上次設計了她一次,她現在對我總是處處設防,所以我得小心點!」她指的是君峰的壽宴那一次,她設計了小阿姨。

    「好,謝謝你。」

    「不客氣!」一溜煙似的,她回到了東方雙雙和劉筱茿的身邊。

    「我怎麼不曉得你和蘇大哥這麼有話說?」氣喘吁吁的安可兒剛坐上吧檯的高腳橋,便惹來東方雙雙質疑的問語。

    一向木訥、不善言辭的蘇庭正和古靈精怪的可兒總是話不投機,加上他為人太過老實、忠厚,生活總是一成不變,因此對可兒那率性、不做作又直來直往的個性更是不敢領教,但是,今晚他們卻聊了那麼久,當然她會懷疑。

    「因為我們相識恨晚嘛……」故意和東方雙雙打哈哈的安可兒惹來了一記白眼。

    「你說是不說!」東方雙雙睨視著安可兒。

    嘟起小嘴,安可兒心不甘情不願的說了句:「別老是管別人的事,管管自己的吧!」

    「我?」指著自己,她不解的問:「我能有什麼事?」

    「筱茿姐說她滿喜歡君大哥的,而且她還說既然你不肯接受君大哥,那麼她決定倒追他!」安可兒煞有其事的說道。

    倒追?!

    錯愕的東方雙雙望了一眼正低垂著頭,且一臉羞怯的好友,她愣住了。

    想不到筱茿竟然喜歡君亞烈?

    天啊……為什麼她這麼粗心,完全沒發覺好友的心意?虧她們還是知己,竟然連好朋友喜歡君亞烈她都不曉得?

    東方雙雙自責不已。

    心,突地好痛!像是被剝奪了什麼似的,但她也無法形容這種失落感。

    強掩落寞,她握著劉筱茿的雙手勾起一抹牽強的笑,「加油……筱茿!」

    她並不知道劉筱茿是心虛而不是害羞。

    「小阿姨,你真的不在乎君亞烈嗎?」死鴨子嘴硬!

    「他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東方雙雙強裝不在乎的拿起抹布擦拭著吧檯。

    偷偷拋了個眼色給劉筱茿,安可兒示意該她上場了。

    「雙雙,你真的不怪我嗎?」劉筱茿故作可憐狀以博取她的同情,並且讓她誤以為自己是真的對君亞烈有意思。

    「當啦,你有權利愛自己所愛的人,更何況我和君亞烈連交往都談不上,又豈會怪你呢?」她的心正在滴血,但她仍然鼓勵好友勇於示愛。

    這麼偉大啊!

    怎麼她從不曉得小阿姨的情操如此崇高,為了友誼可以拋棄愛情?不過,她現在可不能打草驚蛇,她只能落井下石。

    「小阿姨,這可是你自己放棄的,到時候可別怨別人喔,再說我本來也想幫你的,可是你偏偏不領情,那我也只好祝筱茿姐倒追成功囉!」她往小阿姨的傷口上猛撒鹽巴。

    劉筱茿不著痕跡的睨了安可兒一眼……啐,瞧她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沒當演員還真是埋沒了她耶!

    一句「倒追成功」如刀割般的刺痛了東方雙雙的心,痛得她無心思考。

    「客人都走光了,我們收拾收拾,打烊了!」她故意a略心中那抹益發沉重的痛楚。

    「好吧……」安可兒倒是很合作的幫忙收拾,因為她明白目前還不能把東方雙雙這得太緊,該給她一點時間,讓她仔細的想想。

    反觀劉筱茿則是一臉歉疚,於心不忍的看著東方雙雙。一股罪惡感緊緊的束縛著她,善良的她好想告訴東方雙雙這一切只是個騙局啊。

    但,理智提醒她千萬不能說,否則雙雙和她的幸福就都會飛走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