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期處女 第二章
    恣意咖啡屋,位處於車水馬龍的台北繁華街道一隅。

    一間不過十來坪,外觀不甚吸引人的小店面,卻在老闆細心的裝飾下,配上那柔和、溫馨的燈光,播放著一曲曲柔美動聽的古典樂以及親切的服務,再加上以專業水準煮出的一杯杯香醇濃郁、引人垂涎欲滴的咖啡,以至於這裡總是座無虛席,高朋滿座。

    當然啦,這間小小的店面之所以會高朋滿座是有原因的……

    因為咖啡屋的老闆「們」個個姿色迷人,性情溫馴,店內會座無虛席並不令人意外,與其說是高朋滿座,倒不如說是「蒼蠅滿天飛」來得恰當吧!

    「呼……累死我了!」劉筱茿一臉倦容的在吧檯的高腳椅坐下,頻頻敲打著那酸麻的雙腿及雙肩。

    聞言,站在吧檯內煮咖啡的東方雙雙揶揄著: 「數錢的時候,就不見你喊累?」好友的抱怨她早巳習以為常。

    東方雙雙生性溫柔,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脫俗的氣質,配上她細緻甜美、五官出眾的臉蛋兒,再蓄著一頭過肩的濃密而微卷的烏黑長髮,令人無法將視線轉移,而她白皙、吹彈可破的肌膚,更不知羨煞多少女人!

    也正因為如此,她出眾的姿色常為咖啡屋吸引了許多慕名前來的顧客。

    有的是想一睹傳聞中的美人,有的則是心術不正想與之發生一夜情,極盡所能的出花招示愛,更有人開高價想包下她。

    包?

    她可是個潔身自愛的女人,當然不會讓金錢給蒙蔽心智嘍!

    雖然示愛者當中不免有集名利於一身、條件優渥的好男人,然而,這些並不足以打動她的芳心。

    原因無它,東方雙雙不想走進婚姻的墳墓。

    父母早逝,東方雙雙上有姐姐下有妹妹,姐姐東方玉琴足足大了她十六歲,已嫁作人婦,育有一女,而妹妹東方文文則是個旅美的學生。

    父母去逝後,在姐夫的包容及姐姐呵護的羽翼下,東方雙雙成長之路走得平順,算得上是無風無雨。

    也許是看多了週遭愛情變質,婚姻被第三者介入,感情經不起考驗的例子吧,讓人生一向平順的她只想保有現狀,直到終老。

    現今的她,唯一的願望便是完成已逝父母的心願和姐妹們彼此依靠,等到妹妹嫁人,她才會為自己打算。

    而她之所以努力打拼事業,無非是在為自己存養老基金。

    因為她總不能活在姐夫、姐姐的保護下,她必須趁著年輕多賺點養老金,這樣下半輩子才能衣食無缺。

    可這畢竟是東方雙雙單純的想法,她的姐姐,姐夫可不認同。

    東方玉琴當然知道自己的妹妹姿色出眾,不過,再怎麼說,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豈能讓她如此蹉跎?

    想當然耳,姐姐、姐夫總逼著她交男朋友,快結婚生子。

    唉,婚姻又不是兒戲,豈是說結就能結的?

    結婚是一輩子的事,總要細心挑選,況且男人又不是每個都像父親一樣盡心盡力、無怨無尤的為家庭犧牲、奉獻。

    呵,一個人自由自在多好,她才不要結了婚以後才後悔莫及咧!

    「那不一樣啊……」劉筱茿拉長尾音,理直氣壯的為自己辯解。

    停下手中烹煮的動作,東方雙雙挑眉問道:「哪裡不一樣?」就不信她能說出個理由來?

    可,東方雙雙似乎失算了。

    只見劉筱茿一臉理直氣壯的娓娓道出:「數錢呢能讓我精神百倍,忘掉連日來的辛苦,而工作卻是提醒我想要數鈔票,就必須努力再努力,才能數到鈔票,當然不一樣啊!」

    真行耶,這也能掰得出來?

    「我真是服了你……」無奈地笑笑,一臉甘拜下風的她將已烹煮好的咖啡遞給劉筱茿,「喏,給你的,趁熱喝吧!」

    眼睛一亮,她驚呼出聲:「給我的?」

    「嗯!」

    喜孜孜接過熱騰騰、香氣誘人的咖啡,劉筱茿臉上的倦容頓時消失殆盡。

    「謝謝你,雙雙……」迫不及待的啜了一口香氣逼人的咖啡,她一臉滿足,「只有你最瞭解我,真沒白交你這個朋友!」

    又來這一招!

    「少拍馬屁了!」迷人的雙眼緩緩掃視店內後,再將視線放回劉筱茿身上,「今天客人比較少,咱們今晚提早打烊好了,你覺得呢?」

    打烊?!

    正在暍咖啡的劉筱茿雙眼再次為之一亮,連忙放下手中快見底的咖啡杯並高舉雙手,「當然沒問題啦,本人舉雙手贊成!」

    「真是的,瞧你高興成這個樣子,像是個三歲的小女孩似的!」好友天真的舉止,令東方雙雙只能搖搖頭。

    「『老闆』讓員工提早下班,薪水又照拿,有誰會不高興的?」心血來潮的她故意強調「老闆」二字,想試看看一向沒啥脾氣的東方雙雙會不會因此而發火?

    果然,東方雙雙立刻擺起晚娘臉孔,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直瞅著劉筱茿,「你又來了!」她真的不喜歡筱茿稱她為老闆。

    她覺得這會將兩人的距離拉得老遠,再說她們從大學時代就是好朋友,一直到出了社會,因為都有偏愛喝咖啡的嗜好,於是兩人一起開了這間名為「恣意」的咖啡屋。

    而劉筱茿之所以會稱她為老闆的原因,是東方雙雙挪用了父親臨死前所留下的教育費,投資的金額佔了三分之二。

    起初在計畫開店時,劉筱茿曾經強調在公事上要以老闆及員工的姿態相處,共同經營咖啡屋,無奈善解人意的東方雙雙始終不肯妥協,不想因為本身投資的金額較多,就必須讓好朋友老闆長、老闆短的喊。

    在拗不過東方雙雙的情況下,她只好也掛上個老闆的頭銜過乾癮嘍!

    「好、好、好,不說總行了吧?」劉筱茿笑笑的打趣道:「請不要露出你那潑辣的本性,好嗎?」

    這像是道歉的口吻嗎?

    「劉、筱、茿--」拖著長音,警告意味頗濃。

    「一向以好好小姐著稱的東方雙雙竟然『怒吼』了?」正想再逗逗她的劉c筱茿,話語被一名風度翩翩的男子給打斷了。

    **www.xxsy.net** **www.xxsy.net** **www.xxsy.net**

    說怒吼,其實是太誇張了。

    「君、司、岳!」果然,東方雙雙兩手叉腰,不悅的瞪著他。

    他是君氏集團的副總裁,也是她的侄女安可兒的男朋友。

    生性幽默,談吐風趣,外表斯文,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年屆三十歲,靠著父親打下的江山,不費吹灰之力便當上了副總裁。

    不過,他並不同於一般的富家子弟不知上進、花天酒地;相反的,他卻是位知上進、守本分的有為青年。

    也正是這個原因,君司岳很得姐夫和姐姐的讚賞。

    「好啦,別逗她了!」一旁的劉筱茿連忙轉移話題,「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

    別看東方雙雙一副弱不禁風、楚楚動人的模樣,真要惹火了她,脾氣一拗起來,可是誰也沒轍的!

    「唉……還不是我的可兒又不肯理我了,已經足足三天了耶!」一副為情所苦的模樣,證明他所言不差。

    「拜託,才三天而已耶!」劉筱茿一臉沒什麼不了的表情。

    「唉呀,你不懂啦!」揮揮手,君司岳語帶傷感的說:「三天對一對戀人的殺傷力是很強的。沒談過戀愛的你,豈會瞭解這種感受?」見不到安可兒的這三天,對他而言是痛苦的煎熬,那是別人無法體會的。

    感情無所依靠的女人最忌諱的就是感情方面受到他人的揶揄,當然啦,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劉筱茿自是不例外。

    扳起臉孔,面子掛不住的劉筱茿語帶威脅的怒斥道:「君司岳,說話留點口德喔,否則惹火了本姑娘,小心我在可兒的面前扯你後腿!」

    扯後腿?

    呵,那也要看她有沒有這能耐?

    「去呀,誰怕誰?」她的威脅對他是起不了作用的,因為他有東方雙雙當靠山。

    不怕?!

    劉筱茿輕哼道:「如果不怕的話,幹嘛來這兒討救兵?」她一針見血的指出。

    「我高興,你管得著嗎?哼!」

    「好了啦,你們兩個不要每次一見面就鬥嘴,一人少說一句,行嗎?」捂著雙耳的東方雙雙出聲阻止兩人漫無止境的爭鬥。

    唉,這兩個人只要一碰了面總有吵不完的架,似乎永遠看對方不順眼。

    通常旁觀者的勸告,當事者是無法一下子就聽進去的……當然,他們也不例外。

    「是他先出言不遜的。」

    「是你……」

    受不了精神轟炸的東方雙雙怒視著君司岳,冷號口問:「你究竟想不想可兒原諒你呢?」她知道安可兒是君司岳的弱點。

    「想、當然想啦!」君司岳像只哈巴狗似的猛點頭。

    因為現今同姐姐、姐夫住一起的東方雙雙是他唯一可以求救的對象。

    「那麼,聽我的話,不要再和筱茿鬧了!」她一臉凶狠的說。

    這……面帶難色,眼底淨是不服氣的他睨了劉筱茿一眼。

    「嗯!」好漢不吃眼前虧,如果只要少說一句,就能得到可兒的諒解,這點委屈他是可以忍受的,反正來日方長嘛,他多得是機會扳回一城。

    劉筱茿哪裡會不知道他是忍氣吞聲、心有不甘,但她還是乘機嘲諷道:「感謝你的『寬宏大量』喔!」

    這女人……可惡!

    俊臉一拉,君司岳不語的瞪著一臉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劉筱茿。

    「待會兒打烊後你就和我一道回家,我會製造機會給你認錯的,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你可別搞砸了喔!」東方雙雙細心地叮嚀著他。

    「謝謝你,小阿姨!」他頻頻點頭致謝。

    「唷……叫起小阿姨來了?」劉筱茿輕哼一聲,「人哪,只要一有求於他人,再怎麼諂媚的話都說得出口,真噁心!」

    君司岳訕訕一笑,「雙雙只不過大可兒兩三歲,而且又保養得當,外表看來遠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呢,而我會直呼她的名字一來是應雙雙要求,二來也是怕『小阿姨』這稱呼叫久了會老化她的心靈,三來嘛更是怕外人臆測她實際年齡而失了追求之意,有啥噁心的?」

    「看不出來你這張嘴挺能扯的嘛!」東方雙雙笑著打趣。

    「那可不!」君司岳得意一笑,「這樣好了,為了感謝你三番兩次的為我『解危』,我就介紹我大哥給你認識好不好?」

    又來了!

    打從認識她的那一刻起,君司岳就不知多少次想當個月下老人撮合她和君亞烈,但她總是笑而不答的婉拒了他的好意。

    再怎麼說,「相親」一詞兒對她而言是上一代才會做的事,況且她長得又不差,要她相親,倒不如殺了她。

    「不用了,司岳,只要你好好對待可兒,我就很高興了。」這是她每次都會用的借口。

    「好吧,不勉強你。」此刻他只想先求得安可兒的諒解。

    「雙雙,你們先走吧,這裡我來收……」

    「那就謝啦!」二話不說,君司岳急忙拉著東方雙雙往外走,生怕多待一會兒,劉筱茿就會後悔。

    畢竟他剛剛才和她吵完架,誰知她會不會說話不算話?

    「君司岳,你也太心急了吧!」劉筱茿對著兩人匆促離去的背影大喊。

    回答她的是門板應聲掩上而碰觸到的陣陣清脆風鈴聲……

    **www.xxsy.net** **www.xxsy.net** **www.xxsy.net**

    「小阿姨,你回來啦……」正在客廳看科幻影片的安可兒,看見一臉倦容的東方雙雙,連忙關心的問道:「累不累?」

    「不累。」她在安可兒身旁坐下探問:「今天怎麼沒出去約會?」

    安可兒不語。

    東方雙雙故作不解狀的問:「怎麼啦?」其實在回來的路上,君司岳已大約向她解說過了。

    「沒有啦……」

    「司岳呢?這幾天怎麼都沒瞧見他?,」她若無其事的談起君司岳,藉以瞭解小侄女此時的怒氣是否依然高張?

    「可不可以不要提起他?」煩哪……一提起他,她就心煩不已。

    自從三天前那臭男人爽約之後,就不曾出現在她的面前,雖說電話不斷,可是沒看到他親自登門道歉,這口氣她就是嚥不下。

    「為什麼?」

    安元翔從廚房裡端出一盤切好的蘋果,順口接了一句:「還不是又跟人家嘔氣了!」對於女兒天生的嬌氣,他也只能搖頭興歎。

    「爸!」

    「姐夫?」

    「本來就是嘛,沒事就擺臉色給人家看,改天司岳要是狠下心愛上別人,你就不要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到處哭訴!」尾隨在後的東方玉琴也輕斥女兒。

    這就是她的父母嗎?

    再也受不了雙親不幫女兒,反幫起外人的安可兒,忍不住丟下手中的搖控器,嘴巴嘟得老高的反駁:「媽,我是你女兒耶,你和爸怎麼老是幫外人說話?」

    「我們是幫理不幫親,自己的女兒也一樣。」一向明理的安元翔瞧也不瞧女兒一眼地往沙發坐下,並將手中的水果擱在桌上。

    安可兒睜大杏眼,以食指指著自己,「言下之意是我不講理囉?」

    「從小看著你長大,你的個性我們可是一清二楚的,再說,司岳那孩子本性忠厚,是不可能會欺負你的。」

    安元翔體貼的拿了一塊盤中的蘋果遞給東方玉琴,眼底淨是愛意。

    「是啊,姐說的沒錯,可兒,你年紀也不小了,不該老是這麼鬧脾氣的。」東方雙雙乘機機會教育一下。

    「算啦,懶得理你們了,反正又沒人和我是一國的,多說無益。」見眾人全一面倒,安可兒只好豎起白旗宣佈投降。

    但是,她還是不會輕易饒了君司岳。

    「不會的,你還有我……可兒。」一直躲在半掩的門外的君司岳,見局勢對自己有利後,輕輕推門而入。

    君司岳?!他什麼時候來的?

    一臉錯愕的安可兒愣了愣,霍地惱羞成怒道:「君司岳,是誰讓你來的?出去!你滾出去,我討厭看到你!」她嬌蠻的撒起潑來。

    「可兒!」安元翔夫婦見狀,連忙異口同聲地制止女兒。

    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竟比想像中還要潑辣!

    唉……司岳這孩子竟然能忍受她的嬌縱睥氣,真不簡單!

    「可兒,適可而止,別把事情鬧大了。」東方雙雙也好言相勸。

    「司岳,進來坐,來多久了?」安元翔見安可兒拉不下臉來談和,只好當她是隱形人般的招呼君司岳。

    「謝謝伯父,我站這兒就可以了。」沒有安可兒的允許,他可是不敢招惹正在氣頭上的她。

    也許,他這膽怯的舉止看在別人眼中會笑他沒用,可君司岳倒不這麼認為,因為並不是他怕可兒,而是他原本就是有錯在先,自知理虧的他也只能等她的怒火消退了。

    豈知,怒急攻心的安可兒並不領情。

    「只要他離開我的視線,本小姐氣質就會很好,而且會非常非常的好!」表面上故作不屑的她,內心其實希望他不要真的就這麼離開了。

    怪了,認識可兒又不是一天、兩天而已,他怎麼從來沒發現她有氣質?

    雖然心裡想的是一回事,可他還是一臉歉意地低聲下氣求饒,「可兒,你就別再生氣了,好不好?」

    「哼!」這麼容易就原諒他,那她的面子往哪兒擺啊?

    「站了一晚,有點累了,我先上樓洗個澡。」伸伸懶腰,東方雙雙又偷偷地向姐姐及姐夫使了個眼色。

    暗示的眼神,看在他們眼中自是瞭然於心。

    安元翔連忙也找了個借口:「老伴啊,我們出去散散步吧,好久沒和你出去散散心了。」其實他們夫婦倆今早才一起去散步呢,再笨的人也知道這只是他們的借口而已。

    「好啊!」臨走前,兩人還偷偷使了個加油的眼色給君司岳。

    「可兒,原諒我好嗎?」一直站在門口的君司岳,終於鼓足勇氣走近她的面前。

    安可兒卻將頭撇開。

    「可兒,我知道是我不對,不該遲到,我也試著聯絡你,可是你身上又沒任何通訊工具,開會中的我真的不知該如何通知你,後來我派人去找你時,你已經離開……可兒,是我不對,你就不要和我計較了,好不好?」他娓娓道出事情始末,希望取得她的諒解。

    想用苦肉計讓她氣消?哪有這麼容易!

    一想起三天前他竟然讓她一個人傻傻的在學校門口苦等了二個多鐘頭,她就怒火難消!

    「對,是我不好,本姑娘沒你君二少有錢,出門還帶個大哥大,所以讓你聯絡不上,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行了吧?」氣頭上的她總是喚他為「君二少」。

    呵,沒想到她的脾氣還真大耶!

    「別氣了,好不好?大不了以後公司開會我一概不出席,這樣一來就不會放你鴿子了。」

    反正開會本來就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他壓根兒就不想去。

    不開會?

    那怎麼成!

    「事業可是男人的第一生命耶!」忘了自己還在氣頭上的安可兒一時脫口而出。

    「你不生氣了?」欣喜的君司岳一把擁住她。

    被抱個滿懷的安可兒嬌羞地低下頭,想躲開他的柔情,而他卻不讓她躲藏的抬起她的下顎,輕輕地吻上她的紅唇,細細的品嚐她柔軟的未唇,傾吐連日來的相思……

    君司岳溫柔的攻勢讓安可兒的理智一點一滴的瓦解,隨之雙手勾上他的頸子,轉被動為主動,忘情地回應。

    直到兩人呼吸急促,臉紅氣喘不已,她的理智才又慢慢的回復,「不要啦,小阿姨還在樓上,萬一被她看見了,那多尷尬啊!」

    其實她的擔心根本是多餘的,樓上的東方雙雙早在聽不到安可兒的「破口大罵」之後,便將自己關在房內,以免聽到情侶間的親熱對話。

    「不會啦,我再親一下……」他又在她半堆半就下偷了一個吻。

    「說真的,你不能不去開會,這樣會讓人說閒話的,員工對你的評語也會一落千丈。」知道他不是故意爽約的她,一臉憂慮的提醒著。

    「行!我答應你,不過……你得答應這個星期六去參加我父親的壽宴!」他乘機要求。

    思忖一會兒,安可兒點頭應允:「好!」

    「附帶一個條件,帶雙雙一起參加,你說好不好?」

    「小阿姨?為什麼?」他的附帶條件令她一頭霧水。

    「乘機將她介紹給我哥認識囉!」這一舉兩得的機會可是他苦等了好久才盼到的,說什麼也要好好把握住。

    「喔……原來是這樣啊!」安可兒恍然大悟。

    早在認識君司岳時,他便不止一次向她提起這件事,但都在小阿姨的堅持下而作罷,原以為他已經放棄了,沒想到他卻是在等待適當的時機。

    憑良心講,她雖然和君亞烈有過數面之緣,對他出眾的長相也印象深刻,不過,她相信事情絕對不會如他們期盼中的順利。

    因為小阿姨最討厭相親,也最排斥婚姻,更主要的是她壓根兒就不相信愛情。

    再者,要是讓小阿姨知道她和司岳聯合起來設計她,鐵定會氣炸了,不活活剝了她的皮才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