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你十年再復合 第四章
    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狄凱恩,後來再去找他,租給他房子的房東說他已經搬走,更讓她震驚的是,他連學校也辦了休學。

    他已經徹底的放棄了這裡的一切……

    悲痛的心無以復加,更極端的不捨,但宋敏荷沒有太多選擇,離開了也好,至少她不用再掛心他會不會被自己拖累。

    接下來,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用計將敏蓮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方,除了她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然後她打算帶著妹妹躲到一個不知名的角落,等到捱過自己懷孕的這段時間,生下孩子再說。

    她打算走一步算一步,眼前已無去路,她無法考慮是否也會遭到父親的對付!

    那一天,身無分文的她硬著頭皮去找一向疼愛自己的乾媽,也就是段齊峰的母親借錢,這一趟拜訪她並沒有借到錢,卻為她借到了苟且偷生的辦法。

    段母要她先嫁給段齊峰,憑藉著段家的地位,宋父必然不會反對小倆口「先上車後補票」。

    百般掙扎,為了自己的孩子,她只能對不起裴寧臻,暫時答應這樁婚事,解自己的圍。

    生完孩子後,她全心投入工作,逐步掌握家族事業,當然也得面對家族中許多人的敵意,甚至是惡意的攻擊。這段時間,段家媳婦的身份確實給了她許多保護,這便是這段假婚姻會持續這麼久的原因。

    但她不能永遠依靠段家,她必須建立自己的勢力,取得立足點。

    憑藉著自身的才能與膽識,她在這個男人的世界裡站穩了腳步,收拾掉許多與她作對的人,最後,表面上她的父親讓出權力,事實上只有她自己與段齊峰知道,是她軟禁了她的父親,形同逼宮。

    她說過,不能改變那個殘酷的家庭,她也要摧毀掉它!

    現在,所有的敵人就只剩下趙皓了……所以她還沒有贏,她還得努力……可是……

    她已經好累了……誰可以撐住她……

    「敏荷,我回來了……照你所說的,只要我想要,你就可以陪我,遵守你的誓言。

    仰頭望著這個多年未見的男人,夜裡公園的燈光迷離,她卻依舊可以清楚見到他英俊的容貌。

    他更成熟了,渾身充滿了力量,似乎只要一出力就可以置她於死地,就可以報當年她傷他的仇。

    「你想要報仇嗎?」

    狄凱恩不知該如何回答,他確實很想傷害她,但下意識他做不到。

    曾經的感情在他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從一見面的愛意滋長,至今十年來,他愛了她十年了,說要恨她,只是自欺。

    他想讓她後悔,他根本不是她想的那個窮小子,撇開他顯赫的家世不談,離開這幾年他白手起家,也已經有了一番成就。

    他要告訴她,他不輸給那個段齊峰!

    可是看著她一身幹練的女強人打扮,儼然一副社會精英、企業高層主管的模樣,說不定她混得比他還好。

    狄凱恩苦笑,只要碰上這個女人,他永遠不會有優勢、不會有優越感……就像當年她說的,他自卑。

    「如果可以的話……」

    宋敏荷心一痛,「好!」

    她緊緊抱住他,出其不意的獻上自己的吻,挑逗著他。

    狄凱恩回抱,接過男人的主導權,兩人不停的熱吻。

    原來……她這麼懷念他溫柔的愛撫,當年,如果她沒有懷孕,如果沒有發生這麼多事情,他們不會分開這麼久吧?

    雖想著報仇,但面對他從來不曾停止愛過的女人,狄凱恩的溫柔可以想見;而這種真心對待讓來敏荷全盤崩潰。

    「嗚嗚……」

    停下來,看著她展現出女人脆弱的一面,狄凱恩腦海裡什麼怒氣都沒有了,一顆心又急又亂,大手抹去她的淚水。「不要哭了,這不像你……」或許是心急,他竟然說出這種根本不算安慰的話。

    「你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作不像我,我不能哭嗎?」宋敏荷抽抽鼻子,「你把我當什麼?男人婆?」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沒想到……」

    「我難過嘛!」

    「你難過,你不想見到我嗎?」

    看著他,不能再偽裝、再欺騙了,難道她還要再失去他個十年、八年嗎?「不是!」

    宋敏荷捧住他的臉,「凱恩,我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讓你相信,但是我其實很愛你……」

    「你說什麼?」狄凱恩的心霎時漏跳了一拍。

    「我說,我愛你,當年……真的很對不起……我也不願意這麼做,但是我無路可走,真的……」

    腦海裡回憶氾濫,思緒糾結。

    狄凱恩不再遲疑了,他打橫抱起她;宋敏荷立即抱住他的頸項,雖不解他打算做什麼,但是天涯海角,她都隨他去。

    不是為了償還欠他的情,而是想要圓了自己的愛。

    只是,女人的私心讓她還是想這麼一問,「凱恩,你還愛我嗎?」

    低頭凝視懷中的她,「十年……從第一眼見到你至今,我認識你多久,就愛你多久……」

    她嫣然一笑,一顆心漲得滿滿的,原來再了不起的女強人也想追求這一刻,能夠獲得個男人的純真至愛,她死也瞑目了。

    「今晚我要你陪我……」

    接下來,她已經沒有印象了,只記得眼裡一直有他,始終有他,滿滿都是他……

    獨棟公寓的寬敞房間內,床鋪上一男一女緊緊相擁,被單裹住兩人,男人坐靠在床頭,懷裡抱著女人。

    媟諜¥P7凸

    重逢,竟成為最佳的催情藥,而激情過後,兩人開始回憶,談起分手那天的驚天動地,他在屋內砸爛了所有東西,她也跟著心碎一地。

    問原因,狄凱恩要個分手的原因,宋敏荷於是娓娓道來,說出她的家庭、家世,以及這些年她的一切,這種種經歷,可笑又可悲。

    她無力彌補他的傷痛,無力彌補自己的空虛,於是這麼多年下來,她只能靠著事業來麻醉自己。

    他心疼她,更氣她從來不說。

    「你可以告訴我,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怎麼解決?我的出身與我的家庭是最大的癥結,而這些卻是我無法割斷的。」

    「所以你乾脆摧毀它?」

    她讓宋家分家,父親的各房統統搬出去,每個人分配財產,從此不再往來。

    當然這些人不是這麼好說話,更覬覦著宋氏企業龐大的家產,她派人搜集各房、各家的醜聞,藉此要脅,那些人不得已,只得乖乖聽命。

    這樣算狠?

    那對付自己的父親不就可以算是喪盡天良?她讓父親住在陽明山上的千坪豪宅,由百餘名僕人伺候著,可以自由進出,但必須受到她全方面的監控。

    「敏荷,這……真的不像你!」

    搖搖頭,「別提了,別批判我,事已至此,也無法回頭了。」

    「敏荷……」

    靠在他強健的胸膛上,「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不是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該有多好,我寧可自己是普通人,談一場普通的戀愛,嫁給一個普通的男人,過著簡簡單單平凡的一生,這也很好……」

    她本就沒有雄心壯志,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她只是不愛怨天尤人,命運如此,那她就照著命運走。

    狄凱恩無語,只能緊緊抱住她,給她安慰鼓勵。老天!這麼多年他只是一味怪她,卻從沒想過她承擔著這樣的壓力。

    當年,他們的感情談得太膚淺,雖然深愛彼此,卻都保留了一點什麼,不願真正交流。

    但現在不同了,他懂了她的一切,深刻珍惜著兩人重新拾起的這段感情,他要陪著她度過這一切。

    原來,這趟回來台灣,不是沒有收穫的。

    原先狄凱恩只是想藉由前來台灣處理公事的機會,試著探望她,當年形同決絕的分手,讓他在這麼多年來疑惑日增,於是他想要看看她。

    那一天,他跟蹤她到了公園,原先沒想過要現身,但她坐在公園椅子上哭泣,扯痛了他的心。

    沒看過她哭泣,她脆弱的模樣讓他心裡也跟著難受,思念的情緒傾巢而出,終於壓抑不住而現身。

    還得感謝自己當時的衝動,不然怎麼會有再相見,甚至重新在一起的機會?他要好好把握,絕對不會再笨到被氣走。

    可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沒解決……

    「敏荷,什麼都可以商量,但是有一件事情沒得商量。」

    宋敏荷巧笑倩兮,「凱恩,我發現你的中文真的進步很多了。」圈住他的脖子。

    「我現在連韓國話也會說了……拜你所賜。」

    笑得更開心了,「全天下也只有你最會記恨……」

    「不要扯開話題。」回歸正題,「敏荷,我是說真的,我想跟你在一起,不想再分開,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很堅持。」

    「什麼事情?」

    「馬上跟段齊峰離婚。」

    宋敏荷微笑,她當然會跟段齊峰離婚,早幾年她在宋氏的地位穩固後,她就這麼打算了。

    說來慚愧,雖然段齊峰與裴寧臻沒有開口,但她應該主動提的,卡在人家小倆口之間,真是罪過。

    「到底怎樣?」

    「我考慮考慮……」

    狄凱恩手臂緊縮,「敏荷,過去我就不管了,但只要我還活著一天,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不准你叫別人老公。」

    光想起那個場景,就足以讓他發狂。

    「我也從來沒叫段齊峰老公啊!」

    「可是……」

    「凱恩,會的。」她允諾,「跟段齊峰的婚姻從來都沒有意義,過去我需要,是因為我的腳步還沒站穩;現在已經不需要了,找個時間,我會跟齊峰提這件事情……」

    「等你跟他一離婚,你馬上嫁給我。」

    沒有回應,宋敏荷只是微笑。

    先別答應他,連個求婚都沒有,這種無本生意她可不做。

    不過,她也有一件事情還沒向他坦白,那就是關於小威的事情……

    老天!她真是個壞女人,竟然想要先瞞著他。

    不是因為有什麼企圖,而是因為她想先享有這段與他的美好時光,將孩子放一邊。

    所以,小威,媽媽很抱歉,請你再等一下,很快媽媽就會把你的親生父親還給你囉!

    宋敏荷與狄凱恩復合的消息知道的人並不多,所有人都以為宋敏荷與段齊峰感情不錯,畢竟段齊峰幫助宋敏荷坐穩宋氏企業副座。

    不過,宋敏荷竟然從報章雜誌上看到狄凱恩來台的消息,當場嚇了一跳,問了他,這才知道這些年來他在美國與各地白手起家,現在已經是個國際連鎖飯店的負責人。

    而他這趟來台灣,便是為了巡視台灣飯店的開幕典禮。

    原來,他也已經成功了。

    他說得很雲淡風輕,「沒什麼,看準市場缺口就進去了。」

    「是因為我當年的話嗎?」說她瞧不起他出身不富裕,配不上她。

    「一點點,只有一點點。」

    「你還真老實。」苦笑,看來她真是罪孽深重。

    「想這麼多做什麼,過去的都過去了。」

    「是啊……」看著他,說笑著,「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幹了,可以回家讓你養嗎?」

    「那有什麼問題!」

    只是一句話,她卻聽見了諾言。

    真好!她真幸運,可以碰上這樣的男人,她這個充滿心機的女人,竟能得到他的真誠對待。

    這一刻,她竟然真的想乾脆辭職不幹,讓老公養也好,她也該回歸她身為女人的天賦使命──相夫教子。

    可是,不行……

    現實世界裡的種種衝擊與挑戰,仍然讓她喘不過氣來,她那場與趙皓的相互爭奪,以及趙皓不時伺機吞沒她的陰謀,讓她完全無法鬆懈。

    這一切,她都沒有跟狄凱恩說!

    這個男人其實挺衝動的,尤其是扯到她的事情,更是冷靜不下來。

    她與趙皓已是勢如水火,千萬別再火上加油。

    想起狄凱恩那個男人,宋敏荷坐在辦公桌後一笑,老天!她已經開始想他了,今天早上費盡千辛萬苦才從他家離開,那男人還死命不肯放她出門,她是又好氣又好笑。

    「上班?我陪你去。」

    看他擋住門口,「拜託,如果讓人家知道你跟我在一起,那事情就鬧大了。」

    「這正是我的本意。」

    這男人怎麼年紀愈大愈幼稚,不停纏著她,連小威也沒有這樣;這男人,真應該去叫小威哥哥。

    還在想著,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宋敏荷接起電話,是小威。

    段齊峰的父母出國旅遊,順道帶著小威一同前往。

    小威喊段父、段母為爺爺、奶奶,縱使沒有血緣關係,兩位老人家倒真的很疼孩子。

    「媽媽!」

    「小威,玩得開心嗎?」

    「唉──」好長的一聲歎息,故意裝作大人的樣子。

    「怎麼?不好玩嗎?」

    「很好玩啊!只是媽媽不能陪我……」

    宋敏荷笑了笑,「對不起囉!下次……」想起一家人很可能馬上就可以團圓了,「下次我們所有人一起去?」

    「好!」小威突然靜了下來,意有所指的說著,「媽媽,我覺得你最近怪怪的喔!」

    「哪有?」不動聲色。

    「以前爺爺、奶奶要帶我去玩,你都會很捨不得;可是這一次,你卻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ㄜ……」

    「很可疑喔!」

    天啊!這孩子的觀察力太敏銳了,害她差一點沒直接說出她是為了要跟狄凱恩多點相處的時間,乾脆先把孩子支開,讓孩子出去玩一玩。

    真是汗顏,她真是個不盡責的媽媽!不過現在的她,寧可選擇當個沉浸在愛河裡的女人。「小威,你不要胡思亂想。」

    「嘻嘻……小威開玩笑的啦!」

    宋敏荷笑了笑,知道可能快要瞞不過去了,這個孩子,也等了他的親生父親好多年啊!

    「媽媽,我要跟你說喔!寧臻阿姨最近的心情好像很不好耶!」

    「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啊……」

    「媽媽改天去看看她。」感動於兒子的善體人意,「小威就好好去玩,知道嗎?」

    「嗯!」

    說完就掛斷電話了,宋敏荷的臉上始終帶著微笑,在她的生活中,這兩個可以讓她帶著笑容的男人圍繞著她,她真的無所求了。

    站起身,打算收拾文件、下班走人,最近她愈來愈沒有加班的心情,幸好目前不是旺季,不然像這樣怠工,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突然間,她感覺到身後有人,才想轉過身,卻立刻被對方抱住,進而壓倒在地上。

    「放開我……趙皓?」

    趙皓表情猥褻的看著她,「宋敏荷,我想來想去,上次放過你真的太可惜了……」

    「放開我,你把我的警告當作耳邊風嗎?你不要命了嗎……啊──」

    用力扯破她身上的衣服,穿戴胸罩的美妙胸脯裸露,宋敏荷心裡一慌,「住手……」

    「我想來想去,對付你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你變成我的人……」

    「滾開!不准碰我……」

    「別抵抗!聽說段齊峰早就在外面養小公館了,你應該失寵很久了吧?」

    「那跟你無關……」

    「你可以找我啊……」

    話還沒說完,宋敏荷已用力舉腳踢他下部;趙皓痛得退後數步,她乘機閃躲。

    老羞成怒的趙皓不顧疼痛,上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甩了她兩記巴掌,讓她纖細的臉龐瞬間紅腫,嘴角還泛出血漬。

    舉步跨過她的身子,他繼續準備扯開她的裙子。「宋敏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告訴你,我碰你是你的福氣。媽的!早就應該碰你,也省得你在公司裡這麼囂張……」

    宋敏荷已無力反抗,痛苦的閉上眼睛,就這樣了嗎?她真的躲不過了嗎?她不甘心,不甘心被這個男人玷污,他憑什麼?

    誰來救我……

    凱恩……救我……

    她以為自己沒救了,今天就算是要栽在趙皓手上,恐怕也沒有人救得了她!

    可是就在她以為趙皓即將撕裂她身上最後一件蔽體的衣物時,那股侵犯她的力量卻突然消失了,轉而聽見一聲聲的哀號。

    宋敏荷睜開眼睛,淚水不停滑落,她拉起自己身上破碎的衣服,不停往後移動。

    原來狄凱恩不知何原因竟然出現在她的辦公室內,更先行幫她解決掉這個畜生了。

    她差點忘了,凱恩從過軍,那一個個的拳頭比任何男人都還要硬,出拳比任何人都還要狠。

    狄凱恩雙眼冷凝,眸中卻異常火焰四射,將所有的情緒與怒意化成一個個令人承受不起的重拳,落在趙皓的胸口、腹部、臉頰。「Son

    怒極的狄凱恩,連英文都跑出來了。

    「哎喲喂呀……痛死我了……」

    「去死吧!」一記勾拳將趙皓重重擊起,又摔在地上,狼狽不堪,卻也疼痛難耐。

    「饒了我吧……」

    「混帳……」

    「凱恩……」宋敏荷喊出聲。

    「你不要攔我,這種人,我要多揍他幾拳……」

    「誰要攔你!我是要你架著他,我也要教訓他!」

    狄凱恩嘴角勾起一抹賞識的微笑,這才是他所認識的宋敏荷。

    他朝趙皓走去,像拎小雞一樣抓起趙皓,從後頭架住他;這時宋敏荷已經整理好自己,走上前來瞪著他。

    啪一聲,她甩了趙皓一巴掌,再踹他一腳,最後甚至狠狠的往他下面踢去,讓趙皓不禁痛得跳腳。

    「我警告過你不要惹我,你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你這個廢物,宋氏集團怎麼會出你這種人?!如果我手上有刀,我真想一刀殺了你,也好過你這樣胡作非為,趙皓,你這個廢物、人渣!」

    狄凱恩鬆開手,趙皓七葷八素的身體往下滑。

    狄凱恩跨過他的身體,往宋敏荷走去,途中還踹了趙皓一腳。

    他緊緊抱住不停顫抖的宋敏荷,給她溫暖、給她力量。「對不起,我來晚了。」

    搖頭,緊偎在他懷裡,「沒有,你來得剛剛好,至少我還沒……」

    「別說,也別想了……」他知道她嚇壞了……老天!連他也嚇壞了。

    這該死的王八蛋,還有敏荷這些年來到底生活在多恐怖的世界裡?她週遭怎麼會有這種人?

    「凱恩,我……」這時,宋敏荷驚恐的雙眼不斷瞠大,卻急得說不出話來,因為她看到趙皓爬起來,拿起一張椅子打算朝他們衝過來。

    「怎麼了?敏荷!」

    「小心……啊──」宋敏荷高聲尖叫。

    狄凱恩感覺到身後人的突襲,他本來可以一個側踢解決掉危機,但如果他閃躲開來,受傷的就會是敏荷,因此他決定緊緊抱住懷裡的女人,替她擋下攻擊。

    砰一聲,椅子砸上他的背部,摔落在地,狄凱恩全身一緊,痛楚瞬間擴散,他繃緊全身肌肉,宋敏荷感受到他受了傷。

    「凱恩──」她放聲尖叫,內心懸到最高點。

    狄凱恩閉著眼,緩緩張開,很痛,但沒什麼大礙,頂多是皮肉傷。他輕輕鬆開懷裡的女人,對她輕鬆一笑。

    接下來,有人要受重傷了!

    狄凱恩回頭望了趙皓一眼,臉上沒有特殊的表情,回過身時,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個側踢,重重踹開他,趙皓就以拋物線的路徑往後飛去,撞上半掩的大門,整個人摔出辦公室外。

    現在至少可以確定,那個趙皓短時間內是爬不起來了。

    宋敏荷完全呆住了,眼淚不停掉落;狄凱恩忍著痛,走向她。

    她心疼的撫摸著他,她可以感覺到他身體的疼痛。

    「我沒事,不用擔心……」

    可是,宋敏荷淚落得更凶了,從沒想過這需要動用暴力來解決事情的一天終於來臨!過去,那都只是一些小手段,一些欺騙與詐欺的小伎倆;現在,已經堂而皇之的使用暴力。

    現在,她真切的感受到危機降臨,她最在乎與所愛的人隨時都可能會受傷,這種痛苦有誰能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看著她在壓力的逼迫下,整個人失去了冷靜,狄凱恩心疼的抱緊她,努力想要安撫她,抹去她臉上的淚水。「老天!這麼多年來你到底是怎麼過日子的?你到底是怎麼撐過來的?天啊……」

    「我也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我還撐得下去嗎……凱恩……嗚嗚……」靠在他的懷裡痛哭失聲。

    「別哭,從此以後,我會陪你。」

    有任何的傷害,我幫你擋;要傷害你,得先過我這關,別怕……別怕……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