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領主的聖女 第十章
    「事情的經過便是這樣,請您別怪布萊恩,那全是我的錯!」凱洛莉道出一切,淚水失控地直往下落。

    來到女王面前,凱洛莉便一字一淚地將事情的所有始末全都講清楚,現在只求女王能夠相信她的話。

    若真是不能,也希望她能攬下所有的罪,畢竟這一切皆是因為她而起,由她來受刑是理所當然。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地愛他,他對她所有的傷害,她一點也不介意,只要他好好地在她的眼前,要她受什麼苦都值得。

    就算要她奉上她唯一的生命,她也願意!

    她總算知道,為什麼在聽見神音之後,她仍然捨不得離開,為什麼在他的禁制之下,她還是不願意離開……

    一切皆是因為她是發自靈魂深處地愛他!

    但是,為什麼到現在才明白這一切?

    「真的是這樣?」伊莉莎白女王歎了一口氣,臉色頹喪、憔悴得彷彿老了十數歲般。

    她不是不懂布萊恩這個孩子,但是,她現在所要做的,便是徹底去除他的劣根性。

    儘管他無罪,她也要他進入倫敦塔裡受點折磨,讓他知道尊敬所有的事物,讓他找回本性,別再自怨自艾。

    「真的是這樣,您一定要相信我,陛下。」

    凱洛莉跪在她的身旁,一張小臉淒迷哀絕,雙手緊揪住她的裙擺。

    她不能這樣誤了他的一生,若她當初不到英格蘭來,若她不要聽到神音,她便不會來到漢普敦宮,也不會將他害得這麼慘。

    她根本沒有救贖他,反倒是害了他!

    她怎麼能夠……

    「我很願意相信你,但是,我還是不打算釋放布萊恩。」伊莉莎白女王強振起精神。

    「為什麼您不願意釋放布萊恩?」

    凱洛莉不敢置信地望著女王。

    「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但是這並不代表布萊恩沒有殺了那些下人。」伊莉莎白女王振振有辭地說。

    她從不認為貴族可享有特權,她認為即使是最下等的人,命還是跟貴族一樣的珍貴。

    只要是人,命皆一般,這也是上帝賜予她的領悟,而她絕對服從上帝的旨意。

    「布萊恩會殺了那些人,也是因為我毀約在先,若您要罰的話,請罰我吧!這一切都和布萊恩無關。」

    凱洛莉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不斷地勸說著伊莉莎白女王;只要女王肯放了布萊恩,她可以拿她所有的一切來換取,只要女王願意放了他。

    「那與你無關,你是聽從上帝的旨意來到這裡,所以你所做的一切皆是上帝的旨意,所以你毋需承擔任何罪罰。」伊莉莎白女王慈愛地望著眼前不凡的西班牙女子,和藹可親地說:「若是你覺得英格蘭是一個絕佳的傳教之地,我會非常歡迎你留在此地。」

    即使英格蘭即將向西班牙正式宣戰,她還是認為在神的國界裡無分男女、無分國籍。

    「不,我只要您放了布萊恩,我會願意做任何事的,我願意!」凱洛莉如泣如訴,淚如雨下地嘶聲大喊。

    她不要當個聖痕使者了,她只想當一個平凡的女人,和她所愛的男人平凡地過一生,這樣她便知足了。

    「傻女孩,你是愛上他了嗎?」伊莉莎白女王哀愁地睨著她,對她伸開雙臂。「到我這兒來,孩子。」

    凱洛莉淒惻地偎在女王的懷裡,淚水快速地湧出,胸口湧上一口又酸又澀的穢氣,幾欲令她昏厥過去。

    「我……只要他好好的……」

    話一說完,凱洛莉便暈倒在女王的懷裡。

    *:*:*:

    「布萊恩,你究竟是在打什麼主意?難道你不知道一旦進到倫敦塔,就再也出不去了嗎?」

    威廉站在倫敦塔最南方,可以眺望整條泰晤士河的西斯塔裡的牢房,不斷地對布萊恩炮轟。

    布萊恩默然不語,雙色的眼瞳直直地盯著泰晤士河。

    「你是在自尋死路!」

    瞧布萊恩壓根兒不理睬他,他又忍不住地發怒。

    「吵死了!」

    布萊恩皺緊雙眉,不悅地瞪視著威廉。

    「總算肯回頭看我了,你還記得我這個兄弟嗎?」威廉更是不客氣地對他大吼。

    「你別再管我了。」布萊恩頹喪地歎了一口氣。

    他的視線又飄回到窗外的一片旖旎春色。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為什麼要如此糟蹋自己?」威廉百思不得其解,不斷地想問出答案。

    他要知道所有的真相,他要知道凱洛莉對他到底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我只是不願讓自己的存在苦惱了凱洛莉。」他淡淡地說著。

    只要有他存在的一天,他便會不斷地傷害凱洛莉,而凱洛莉更會因為救贖的心,而迫使自己留在他的身邊。

    他不要這樣的情感,不要這樣的牽絆,若是能讓她自由,他會努力一試,只要她能快樂,他可以犧牲一切。

    「你未免太愚蠢了,若是真的喜歡她,管她要逃到哪裡,你也要想盡辦法將她逮回來不可,為什麼還要放她走?」威廉不滿地吼著。

    他不是不明白狂戀的心情,但是,他卻無法明白布萊恩這般古怪的心理。

    「她不同,她和一般的女人不同,她是個聖痕使者,是遙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天,而我卻是卑賤低下、污穢不堪的孽種,我和她……是一輩子也無法在一起的。」布萊恩逕自呆愣地望著窗外。

    「況且,她的心中只有一個信仰,只有一份愛戀,眼中永遠映不出我的身影,我覺得很痛苦,不如讓彼此自由,讓她繼續傳送她的教義,而我便一輩子待在這裡。畢竟十幾年來,我的確也荒唐透了。」布萊恩說完,回給威廉一記無奈的苦笑。

    「可是我卻不願意看你一輩子待在這裡。」威廉難過地走到他的面前,望著湛藍色的泰晤士河。

    「你也不用去替我向陛下求情了,她沒有將我送上斷頭台,我便知道她對我真的是十分的容忍。」布萊恩像是怕再也無機會可說,不斷地說著這十幾年來的心情。「直到我遇到凱洛莉,我才知道這十幾年來,大家對我是這般的容忍,以及寬恕……」

    「布萊恩,你別把話說得跟遺言沒兩樣,這樣我聽起來覺得十分不舒服。」威廉皺擰了眉,不悅地斥責他。

    忽地,他眺望的雙眼,看到了一抹小小的身影。

    「布萊恩……」

    「怎麼了?」

    威廉頭也不抬地望著下方。「布萊恩!」

    「究竟是怎麼了?」

    威廉歎了一口氣,不耐地抬起頭來望著他。

    「你過來瞧瞧。」

    布萊恩聞言,轉身望著窗外,窗外依舊是一片藍天白雲、風光明媚,泰晤士河依舊湛藍得令人讚歎。

    「我沒看到什麼。」

    威廉斂下眼簾,微瞇起迷人的詭邪眼瞳,仔細地望著窗外的天地。

    「那裡有一個身影……」

    「哪裡?」

    「那裡!」威廉不悅地伸出長指。

    布萊恩順著威廉所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然看見一道黑色的身影跪在西斯塔正下方,虔誠地合掌禱告。

    會做這種事的人,他只認識一個——

    凱洛莉!

    「她怎麼會來這裡?」布萊恩難以置信地望著窗外的身影,雙手不斷地戰-著,她不是巴不得能趕緊離開他,為什麼……

    為什麼她會在塔外?

    「威廉,你去叫她走,最好順便駕著你的女神號送她回西班牙!」布萊恩不悅地轉過身子。

    這個愚蠢的女人,他放她自由了,她還不知道要離開嗎?

    她太善良了,居然對一個傷害她的男人這般的仁慈,難道她不知道她這麼做,只會令他更加於心不忍。

    「你忘了現在英格蘭和西班牙的情況非常危急嗎?」威廉凝睇了他一眼。

    「我不管,我不想再見到她!」再見到她,只怕待會兒他便會逃出倫敦塔,再將她綁回格雷治堡。

    「你明明很想她,卻又……」

    「住口!」

    布萊恩森冷地轉過陰鷙的俊臉。

    「可是……」

    威廉話還沒接上,窗外突地落下一記凌厲的劈天落雷,霎時電光石火,四下登時佈滿青光,原本的風和日麗,已在剎那間幻為灰天烏雲。

    布萊恩一驚,一個箭步衝過去,整個人趴在窗邊,只見原本日正當中的難得艷陽天,倏地變成飛沙走石的暗夜,舉目所見幾乎暗無天色,天上狂亂地落下放肆的大雨,全然遮去他的視線。

    「凱洛莉!凱洛莉!」

    眼見詭譎的天氣變化,布萊恩不禁扯開喉嚨大吼,暴戾的狂吼聲被融入在滂沱大雨中,他的心神益發不寧。

    「我要下塔!」布萊恩一個轉身便想出牢房。

    「我幫你!」威廉差來守塔的看守人,讓心急的布萊恩先出塔。「你先下去!」布萊恩感激地睇了他一眼,隨即快速地跑到塔下,衝出倫敦塔。

    「凱洛莉!」

    果真剛出塔門,便見到凱洛莉暈厥在地上,粗暴的大雨毫不留情地打在她瘦弱的身子上。

    「凱洛莉!」布萊恩心神俱裂地摟緊凱洛莉,感覺她全身異常的冰冷,她的額、她的雙手,甚至她的眼皆不斷地溢出鮮血。

    是聖痕發作!

    可是,好像和上次不太一樣,她緊閉的雙眼、雙耳也不斷地滲出血水……

    為什麼?難道是因為他害了凱洛莉?

    布萊恩一把將凱洛莉抱在懷裡,大步地往聖保羅大教堂的方向奔去。

    *:*:*:

    布萊恩抱著凱洛莉來到了聖保羅大教堂,他無禮地踹開大門,趕緊將凱洛莉放在聖壇上,雙腿一跪,緊握往她冰冷的小手開始禱告。

    「萬能的天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請別錯怪凱洛莉,請將所有的苦難烙在我的身上,將所有的罪孽刻在我的臉上,讓我承擔所有的過錯和罪孽,別讓凱洛莉受苦……」布萊恩喃喃地念著。

    「請別帶她走,請別讓她離開我的身邊,我願意認錯,我願意悔悟,請容許我擁有凱洛莉,我再也不會傷害她了。」

    布萊恩心一急,早已經忘了禱告詞,只是一徑住地將自己的想法道出;他不要再逃避了,儘管是罪孽之身,他也要和她共度一生,不願再放開這一雙聖潔的小手。

    他倏地抬起頭望著聖壇上的凱洛莉,見她鮮血依然直流,他不禁心急地搖著她的細肩,不斷地晃著。

    「醒醒,凱洛莉!」

    布萊恩咬緊牙關,雙色的眼瞳刺痛的濡濕雙眼。

    他不要這樣的結果,這不是他的本意,他是想要放她的肉體自由,不是要讓她的靈魂自由!

    「凱洛莉!」

    布萊恩擁緊她的身子,不禁仰天長嘯,無助的靈魂陷入極端的悚懼之中。

    「布萊恩……」

    凱洛莉緩緩地開口,身上的血水逐漸停緩中。

    「你醒了!」布萊恩驚奇地放開她,望著她琥珀色的眼瞳慢慢地睜開,他的心底有無限感激。

    「上帝不要我了。」

    淚水緩緩地淌出,那是晶瑩的淚,不再是血淚。

    「她不要你,我要你!」布萊恩不顧一切地將所有的話說出來。「我可以陪你一生一世,再也不會阻止你禱告,你留在我的身邊,永遠也別離開!」

    他柔柔地吻去她的淚,雙手微顫地摟緊她。

    「你不是不要我了?」

    她的淚水像是一輩子也流不盡似的。

    「我要,我怎會不要?」布萊恩粗嗄著聲音解釋:「之前那麼說,是因為我以為你不想待在我的身邊,所以我才要放你自由,現在既然你想留下的話,就別再離開了。」

    「我可以留下來嗎?」

    她睜著一雙楚楚可憐的動人眼眸,望進他雙色的眼眸。

    「當然,寶貝,只要你願意,你可以留下來一輩子!」

    「真的?」凱洛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上帝已經釋去我聖痕使者的使命,若你不收留我,我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裡?」

    「你已經不是聖痕使者了?」

    布萊恩急忙撥開她額上濕淋淋的瀏海,再探向她潔白的掌心,這才發現所有的印記果真都不見了。

    「我愛你!」

    凱洛莉的臉上泛上一抹紅暈,暈熱了她蒼白的小臉。

    「你愛我?」布萊恩像是難以承受似地直盯著她。「你真的愛我,你真的願意愛我這個孽種?」

    「別這麼說,在我的心裡,你比一般人更好、更強大,最主要的是,你是我愛的人,我什麼都不在乎了。」她甜甜地說。

    「真的?」布萊恩欣喜若狂,卻又突地想起一件事。「但是,你為什麼會被上帝釋下聖痕?」

    布萊恩擔心的是,這會不會又是另一種責罰?

    「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我已經為你釋下所有的罪孽,當然也是因為你已經誠心地悔悟,還有一點……」凱洛莉顯得有點難以啟齒。

    「還有什麼?」

    「還有一點是因為她懷孕了!」大門處突地傳來女王慈祥的聲音,約瑟夫當然也跟在一旁。

    「陛下!」布萊恩瞠目結舌。

    「格雷治堡堡主布萊恩,你私自逃出倫敦塔,該當何罪?」伊莉莎白女王佯怒地吼著。

    「我……」布萊恩急急地說:「我知道錯了,但我願意改,我一定會改,請陛下再給我一次機會!」

    「好,我就讓你戴罪立功!」伊莉莎白女王笑著說。「既然凱洛莉已經懷孕,我命你趕緊娶她為妻!」

    布萊恩總算搞清狀況,隨即露出一個陽光般的笑,緊擁著羞怯的凱洛莉。「我當然願意!」

    而窗外的滂沱大雨早已不知在何時停了,恢復原本的風和日麗。

    —完—

    ★欲知《冷色噬情》中威斯頓公爵如何情難自禁,請看《冷爵的侍女》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