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領主的聖女 第八章
    倫敦漢普敦宮

    「這是怎麼回事?」

    年過半百的伊莉莎白女王高坐在漢普宮議事廳裡,向來端莊秀麗的容顏難得的怒氣衝天。

    「陛下……」

    輔助大臣巴塞斯伯爵約瑟夫歎了口氣,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布萊恩這孩子到底是怎麼了?」女王擰皺了眉頭。「我以為他已經收斂許多,為什麼又突然這個樣子?」

    伊莉莎白女王一怒,便將約瑟夫呈上的紙卷扔在地上,適巧威斯頓公爵威廉走到議事廳裡。

    「怎麼了?」

    威廉一頭霧水地望著一臉怒容的伊莉莎白女王。

    「你自己看吧!」女王吼著。

    威廉一把將地上的紙卷撿起,仔細地看著上頭的黑字。

    「這是怎麼一回事?」還看不到一半,他便忍不住地問道。

    「我問誰呢?」女王不客氣地回著。

    她不敢說她對布萊恩最好,但是,她相信自己已經仁至義盡地將一切善後做到盡善盡美的境地,他為什麼還要這樣大開殺戒,是在挑釁她的威信,亦或是不屑她的公權力?

    十幾年前的事,她承認自己沒有來得及阻止是她的錯,所以她便對他百般容忍,不僅將北英格蘭劃分給他的領地,更追加他爵號,讓格雷治堡成英格蘭的主力附屬國,這樣還不夠好嗎?

    她自認已經是問心無愧!

    可是他現在搞出這檔事情來,就算她想幫他,也覺得十分無力!

    「約瑟夫,這是哪裡來的資料?」威廉不相信布萊恩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遂反身問約瑟夫。

    「當然是格雷治堡傳回來的,難道你認為我會拿這天大的事情胡謅嗎?」約瑟夫也是無可奈何地說著。

    「可是布萊恩不會這麼做的,我相信!」

    依他和布萊恩多年的交情,他知道他的個性是躁烈了一點,倒也不至於會這麼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前些日子去看他的時候,他並沒有覺得他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呀。

    「我也想相信他,但是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就算我想相信他,我也覺得十分疲憊不堪。」女王不悅地說著。

    「我覺得事情或許是出了什麼亂子才會……導致他……」威廉急急的想要為布萊恩脫罪。

    「威廉,我知道你與布萊恩極好。」女王歎了一口氣。「但是,布萊恩殺了格雷治堡裡數十個家僕,更是無端牽連數十條人命,這件事情即使我想隱瞞下來,也逃不過芸芸眾口,否則事情不會傳到漢普敦宮!」

    伊莉莎白女王沉痛地接著說:「就算他出了天大的亂子,他也不能拿數十條人命開玩笑,不是嗎?若是我就此隱瞞他可怕的駭人事跡,以後還要我以何為基準,統治整個英格蘭呢?」

    女王的一席話說得威廉無力反駁。

    「陛下,或許我們應該先把事情查清楚,再定布萊恩的罪。」約瑟夫望見威廉啞口無言的樣子,便自動地站出來為他求情。

    「有這個必要嗎?」女王沉痛地揉了揉額角。

    「當然,在這漢普敦宮最怕的便是滿天飛的謠言,我想格雷治堡說不定也是如此;人多口雜,以訛傳訛的古怪事情在漢普敦宮裡太多了,或許我們應該好好地查他一查!」約瑟夫鼓起三寸不爛之舌不斷地遊說著。

    「無風不起浪,若他真沒做這些事,又怎會有人說?」

    「若是惡意中傷呢?」約瑟夫以不變應萬變。「陛下,您以前不也曾經受過這樣的冤屈嗎?」

    伊莉莎白女王一聽,倒也沒再說什麼,只是沉入自己的思維中。

    「陛下,不如讓我到格雷治堡去一探虛實,若真有這麼一回事的話,我會負責將布萊恩帶回來。」威廉定定地說。

    女王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疲憊地說:

    「你去吧!」

    *:*:*:

    「動動你的腰,否則我們要做到什麼時候?」

    堡主寢房裡,傳來布萊恩夾著情慾卻又不耐的粗嗄聲響。

    照這聲響判斷,裡頭正在進行什麼事情,並不難猜測。

    「你真的不想動?」

    壁爐裡仍熊熊地燃著木柴,而大床上的布萊恩與凱洛莉正是一身赤裸。

    「唔……」凱洛莉嬌喘吁吁,卻又無能為力地趴在床上。

    「還不動嗎?」布萊恩發怒地吼著羞人的話語。「你不也是挺著迷的,怎麼不動?你向來不是最淫蕩的,知道怎麼勾引男人,又知道如何服侍男人,現在卻不願意這樣對我,是我不合你的胃口?」

    說到讓自己發怒,布萊恩抬高她的臀部……

    *:*:*:

    「對不起,我真的是無法控制自己……」

    完事之後,布萊恩緊緊地將凱洛莉抱在懷裡,充滿歉疚地說著。

    凱洛莉無力地轉過身去,不願再聽他所說的每一話,這對她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不知多少次,自從她沒有離開這裡之後,他反而變本加厲,不但惡懲沒有犯錯的下人,更是無端地對她發洩,而總是在事過之後,再輕聲地對她道歉。

    這算什麼!

    「凱洛莉,你別不理我,我真的是太愛你了,所以才會這樣……」布萊恩痛楚地吶喊著。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搞的,總覺得自己的靈魂裡像是隱藏著另一個自己,而他總是無力抵抗,尤其當他憶起凱洛莉曾經試圖離開他的身邊,當她總是護在歐傑身前的時候,他總會怒不可遏地瘋狂。

    當凱洛莉的雙眼無神地盯向窗外、眼中沒有他的時候,他更會悚懼得無以名狀。

    「你聽我說,我覺得我的心底像是蟄伏了什麼東西,當我愈是在意的時候,他總會出現,不斷地打壓我的意志,你要相信我!」布萊恩無法確切地將那種感覺說出,但是他可以隱約地明白,這一切是因為他愛得太狂了。

    狂妄的想要與上帝競賽,卻忘了自己只是個平凡的人類。

    「我不想再聽……」

    凱洛莉低下捲翹眼瞼,卻沒有淌下淚水,或許是已經流乾了……

    「不,你不能不聽,你說過要救贖我的!」布萊恩無法忍受她這般的冷漠,只能放聲喝斥著她,期盼她能回眸再瞧他一眼。

    「我救不了你……」

    「可以的,你可以的!」

    他不能再這樣對待她,若是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她一定會離開他,而他絕對無法接受這個可怕的事實。

    凱洛莉只是無言地搖著頭,全盤否定他的想法。

    「你不能這樣!」

    布萊恩急急地想要再說什麼的時候,屋外卻傳來歐傑戰戰兢兢的聲音:

    「堡主……」

    「滾!」布萊恩想也沒想地暴吼著。

    「布萊恩,你要我滾嗎?」

    房門外,傳來威廉淡淡的自嘲聲。

    *:*:*:

    「你怎麼會又來格雷治堡?」

    布萊恩已經穿戴整齊地坐在撤旦廳裡,手裡拿著水晶酒杯,一口接一口啜著琥珀色的威士忌。

    「不歡迎嗎?」威廉淡淡地笑著。

    「你是格雷治堡唯一歡迎的嘉賓。」布萊恩努力地扯起一抹笑。

    「是嗎?」威廉挑了挑眉,看著烏石桌上的聖經。「剛才在你的門外,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從不留女人在他房裡過夜的,如今他的房裡卻破天荒地多了個女人,堡裡又到處可見聖經和十字架?

    「是呀。」布萊恩拿起酒杯,狠狠地又啜了一大口酒。「她還是我最愛的女人,瞧我為她做了什麼?」

    布萊恩當然知道威廉話中的意思,倒也不吝嗇地告訴他。

    「為她殺了大半家僕?」

    威廉冷不防地說出他此次前來的用意。

    布萊恩一聽,不禁冷笑幾聲。「消息傳到漢普敦宮去?」他挑了挑眉,不甚在意地問。

    「你承認了?」威廉不敢置信地望著他。

    「當然,我敢做當然敢承認。」布萊恩隨意地放下水晶杯,嘴角噙著詭邪的笑痕。

    「你可知道事情很嚴重?」威廉想不到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我生氣了。」布萊恩冷冷地說著。「我的女人讓我非常的生氣,而我便將怒氣發洩到那些該死的下人身上!」

    「你太糊塗了,為了一個女人如此,你知道你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就連陛下也保不了你!」威廉沉聲說道。

    「我也不敢冀望陛下救我,因為那個女人值得我這麼做。」布萊恩淡淡苦笑,慢慢地將凱洛莉的事情告訴他。

    是的,他真的需要找個人陪他說說話,否則他真要崩潰了。

    「真的?」威廉半信不疑地問,他曾經聽聞聖痕使者的事,沒想到會和布萊恩扯在一起,還惹出這麼大的風波。

    不過,這聖痕使者真了不起,可以讓布萊恩對女王的稱號,由老太婆升為陛下,這真不是一件易事。

    「她真的很特別,可是我卻傷害了她。」布萊恩自我厭惡地說著。

    「沒關係,你帶著她和我一起回漢普敦宮,或許可以讓女王原諒你,也可以讓凱洛莉有點改變。」

    「陛下不會原諒我的!」布萊恩篤定地說。

    「試試看才會知道。」威廉笑了笑。「還有我和約瑟夫可以幫你呀!」

    「不可能的,凱洛莉是個西班牙人。」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