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領主的聖女 第二章
    “堡主向來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凱洛莉坐在堡內的林地下乘涼,和管事歐傑隨意聊著。

    她到格雷治堡已經快半個月,可是卻一直無法單獨和布萊恩談話;不管何時,他的身邊永遠有無數的美女陪伴,令她一直苦無機會對他傳教,讓他了解上帝的福音。

    她的眼只要輕輕地斜向一邊,便可以透過林木稀疏處,看到堡裡一樓的撒旦廳裡總是笙歌不斷,而布萊恩則是左擁右抱的沉溺其中。

    至今,她依舊想不透,為什麼會有人在自己所擁有的城堡裡,取個如此不雅的廳號?

    難道他是什麼邪教的教徒,遂不願與她交談,談論上帝的真跡?

    可是,她又可以隱隱約約地聽到一道柔柔的嗓音,急促地催使她來到這裡,迫切地要她救贖他;那是上帝的聲音,她可以輕易地分別。

    她打小即是在修道院長大。因為她自小就聽得到神音,於是她的父母便將她送進修道院,讓她浸潤在上帝的懷抱裡;即使沒有一般孩子的童年,她也不曾覺得寂寞,因為她知道,上帝即在她的左右。“堡主以前不是這樣的。”歐傑身子一僵,褐色的眸子飄得老遠。“那是自從十幾年前的慘劇發生後,才令堡主改了樣子。”

    “怎麼說?”凱洛莉好奇極了。

    “以前的堡主是很愛笑的,光是看著他的笑容,便能令人覺得是一種幸福;然而,這幸福卻沒有持續很久……”

    歐傑的雙眸飄得很遠,思緒也跟著飛得很遠,直到他發現,他將該講與不該講的事情全說出來之後,他才開始懊惱。

    “現在的堡主,等於是我看著長大的,但是,在他歷經這般的痛苦之後,我卻無法救他,只能任憑他一日一日地墮入地獄。”心疼一旦洩出,即使想封住嘴,也已經來不及了。

    多年的自責和惱怒在霎時迸開,綿延不絕地洩出、洩出……直到他的胸口不再郁悶。

    “你別自責了,歐傑。”

    凱洛莉輕挽著他的手,淚水隨著他的話語紛落。她從來不知道,原來這個世間還有這麼多令人痛苦的事情。

    她一直在修道院裡,她一點也不知道外頭的世界,還有外頭的紛亂,她心底只有守著上帝,守著上帝給予她的贊美;這一次出遠門,還真是出對了,令她又多一分慈悲的心,讓她更明白世間的萬物是如何的運轉,是如何在這浩瀚穹蒼中生活。

    上帝的指引,不只要她救贖這個人,更是要讓她學習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我沒事。”歐傑無措地望著她緊握的小手。

    她真的很美,美得不像人間的女人。

    或許,她真如堡主所說的是個巫女;也或許,她是個精靈;更或許,她是聖母瑪麗亞。

    “原來,你真是個巫女呀!”

    布萊恩寒沁如冰的話語,冷冷地在兩人的背後響起。

    歐傑驚慌地轉過身,像是作賊心虛一般。

    而凱洛莉只是淡淡地撇過帶淚的小臉,琥珀色的楚楚眼眸裡皆是對他的憐憫和寬恕。

    “堡主……”

    歐傑顯得有點手足無措,趕緊甩掉凱洛莉的雙手。

    “歐傑,怎麼,連你也迷上了這個巫女嗎?”布萊恩不悅地說道,手上的皮鞭不斷地往歐傑的眼前掠過。

    剛才在撒旦廳裡,他很清楚地看見凱洛莉這個不要臉的巫女,淫蕩地握住歐傑的雙手,肯定是試圖誘惑歐傑。這一個想法令他氣惱,更令他浮躁不安,他恨透了這種不自在的感覺!

    他的力道一使,皮鞭霎時纏上歐傑的頸項。“你該不會已經讓這巫女迷得不知天高地厚,開始學著背叛我這個堡主吧?”

    他的雙眸危險地瞇起,冷冷地充滿詭魅的光痕,狠狠地掃向歐傑痛苦的臉,但仍是無法令他心中狂竄的不安平息。

    “請你放開他!”

    凱洛莉護在歐傑的面前,柔弱的小手使勁地拉扯著纏在歐傑脖子上的皮鞭,卻依舊徒勞無功。

    “怎麼,難道我懲治下人,也需要你的允許嗎?”他冷冷地扯開喉嚨吼著,低沉的嗓音中帶有濃濃的不悅。

    “你不能這樣待他,若是有錯的話,請你懲罰我吧。”淚水晶瑩剔透地在她的眼眶中打轉。

    “懲罰你,我可不敢!”布萊恩戲謔地說著。“你可是上帝的使者,任憑我有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冒犯。”

    他說得很像一回事,但是只要明白他個性的人,便可以自他的語氣中,聽出一股刺耳的嘲諷。

    “我願意做任何事,以彌補我的過錯,請你放了他吧。”凱洛莉松開無可奈何的小手,轉而跪在他的面前,祈求他的寬容,盡管她仍舊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你想替他贖罪?”布萊恩瞇起邪氣的眼瞳,唇邊掛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笑。

    她向他認錯的樣子,令他心中的浮躁不安稍減幾分。但是,他厭惡她眼中數不盡的包容;她這個樣子,活像是他犯了錯,而她早將他當成孩子般看待,所以她才會以這種憫恤的表情瞅著他。

    這感覺更令他盛怒難忍!

    “好一個悲天憫人的巫女,我就要看看你如何臣服我!”

    布萊恩瞬即松開手中的皮鞭,單手有力地拉著凱洛莉的細白臂膀,便往堡裡頭走。

    *:*:*:

    走回自個兒的寢室,布萊恩便狠狠地將她拽向鋪著黑色羊毛毯的地板,一雙如鬼魅般噬人的眼瞳,一眨也不眨地盯著她瞧。

    “你要我做什麼?”凱洛莉毫無畏懼地抬起清澈的眼瞳,望著他,直直地探入他眸底的深處。

    “我要你臣服於我!”布萊恩冷冷地開口,語氣的冷,表示絕對的命令,不容他人置喙。

    “不行,我唯一臣服的只有上帝。”凱洛莉想也沒想地回答。“可以拿別的事情相抵嗎?”

    她想幫助他。在聽過歐傑所說的事之後,更加堅定她的信念。

    “那我要你伺候我!”一聽及她的拒絕,布萊恩微愣了一下,隨即又說出另一個條件。

    “不行,我唯一侍奉的只有上帝。”凱洛莉又沒多加細想地回答。她確實想幫助他,但是絕對是在這些條件之外。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擺明在耍我!”布萊恩的忍耐達到極限,已經沒了心情。

    “不,我確實有聽到神音,才會來到此地,否則我又何苦千裡過海,自西班牙來到北英格蘭找你?”凱洛莉微皺眉頭,一雙深邃的眼瞳迸出她全心全意的奉獻精神。

    然而,這一份奉獻是獻給上帝的,並非是他。

    “你是西班牙人?”布萊恩驚奇地問著。

    凱洛莉點點頭,雙眸勇敢地迎向他詭譎的眸子。

    “難道你不知道英格蘭現在正要與西班牙全面開戰嗎?”布萊恩斜倚在窗口,不敢置信她這樣的弱女子,是憑著怎樣的意志來到這裡。

    “那不是我所能抉擇,更不是我所樂見的。”凱洛莉站起身,拉直身上微皺的黑色修女服,又繼續說:“但是,當上帝要我前往任何一個地方時,我便知道他會保護我,讓我遠離恐懼。”

    一談到上帝,凱洛莉不自覺地堆滿一臉的柔美笑意。

    她笑得極美、極柔,沒有美艷,更沒有妖嬈,然而,卻像是綻放熱力的陽光一般,刺痛布萊恩的眼,更是刺痛他的心。

    布萊恩止不住幾欲狂嘯的怒火,大步地走向凱洛莉,一把拉起她,粗魯而暴躁地將她拽到床上去。

    “你要做什麼?”凱洛莉即使正被他壓在身下,依舊不懂何為畏懼地仰望著布萊恩。

    “我教你一些上帝不會教你的事!”

    布萊恩一說完,立即壓下他火熱的唇,狂野地貼著她柔嫩的粉色唇瓣,轉而霸道地進入她的口中,在她驚慌失措之余,伸出濕熱的舌頭,殘虐地探入她的口中汲取她的甜美,翻攪她的神智。

    “你這是做什麼?”

    待他結束狂亂的吻之後,紅潮已經漲滿她白皙的小臉,她只能氣喘吁吁地詢問著。

    “舒服嗎?”布萊恩意想不到她竟是如此甜美,他是耗了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暫停這個吻。

    面對布萊恩的問題,凱洛莉只能無措地望著他。“舒服是舒服,卻比不上上帝化為一陣輕風,輕撫著我的頭。”

    凱洛莉天真地形容著兩者之間的差距,卻不知道她的無邪話語,令布萊恩的眼眼一沉,原本的打算也遭他拋之腦後。

    布萊恩陰騖地望著她,突地大手扯開她身上黑色的修女服,露出她的乳線。

    “你不可以這樣!”布萊恩的這一個舉動果然奏效,只見凱洛莉的一雙小手,使命地揪住自己的領口。

    可是,布萊恩豈會就此放棄?

    他的大手有力地制伏她如蝴蝶飛舞般的小手,另一手則無情地褪下她身上所有的衣裳。

    現在,在他面前的凱洛莉不再代表著神的使者,而是——

    一個純然的女人!

    “這是在做什麼?”

    凱洛莉無助地遮掩著身子,卻讓他的大手狂佞地扳開她姣美的雙腿。

    她羞紅了臉,卻依舊不懂他現在的舉動是什麼;畢竟,她一直待在修道院裡,而修道院裡的修女也不曾向她講解過男女之間的事,她當然不懂這些羞澀的情事。

    “好美!”

    像是著了魔一般,布萊恩的雙手不住地撫向她潔白無瑕的胴體,來來回回地游移在她的豐滿胸上。

    他俯下身子,以口攫往她一顆粉色的果實,以舌撫舔著,以齒輕嚼著,在她白玉般的身子上,烙下一道道痕跡。

    “放開我,這太奇怪了!”凱洛莉不停地扭著絕美的身子,不想再讓他碰觸這些私密的地方。

    太怪了,她不曾如此過;當他的舌火熱地掠過她的身子,總覺得自己像是遭火焚燒一般的痛楚,而又甜蜜得令她幾欲滅頂,幾欲失去意識……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