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傻小子 第十章
    容蓉的出現最驚訝的不是岑晨,而是趙風。

    想當初他設計容蓉出走時,可是雇了二十多人輪流監視她,一要保護她不受傷、性命無虞,二要她求助無門,阻斷她回容家的一切機會。

    按照那些人的匯報,趙風知道容蓉出走一星期後,就後悔想家了,畢竟外頭的風光再明媚、東西再好,不是按她性情訂作,使用起來就是不合意。

    但每次她想回家,就有一堆人堵著她的路,甚至她想找親朋好友求助,那去的路上都阻礙重重,有一回,她怒極,起了召開記者會的念頭,拚著砸掉容氏這塊招牌也要回家。

    奈何,一向喜歡八卦的媒體卻沒有一家願意出面為她主持公道。

    這世間完全沒有正義公理了,該死!

    “你們過得很快樂嘛!”容蓉杏眼圓瞪,看著衣衫不整的趙風與岑晨,白癡都知道這兩個人剛才在干什麼。

    聞言,趙風唇角斜撇,濃濃的冷意發散出來,室內的溫度起碼降了五度。

    容蓉倉皇後退一步。這個趙風還是像根冰棍一樣討厭,她老爸居然還要他們結婚?怕她命太長嗎?而那岑晨也奇怪,好好一個女人居然能跟一枝冰棍親親愛愛,她就不怕被凍著?

    倒是岑晨對於容蓉的到來顯得非常開心。“好久不見了,容小姐,這一次玩得可開心?”

    容蓉怕趙風,可不怕岑晨。“開心,簡直太開心了。本小姐活這麼大還沒餓過肚子、洗過一只碗、抹過一回地,這一趟全經歷了,怎麼會不開心?”她一臉的咬牙切齒。

    “咦?”岑晨很是納悶。“容小姐不是帶了很多錢出門嗎,還有一堆金融卡、信用卡、現金卡,怎麼會餓肚子呢?”

    “這就要問那個企圖侵占我容家財產的惡徒啦!”容蓉恨恨瞪著趙風。

    岑晨訝異地看向他。“趙大哥,你做了什麼?”

    “一個月給她二十萬零花,她還不夠,怪誰?”趙風本來還只想給兩萬的,如果不是惦著容老頭生前的恩情,他才不會給這白癡小姐這麼多錢花。

    “二十萬我買件皮草都不夠。”容蓉憤怒低咆。

    “台灣的天氣有冷到需要穿皮草嗎?你買那些東西根本是浪費錢。”

    “我高興,我錢多得燙手,你管我?”

    “我也懶得管你,你這麼愛花錢,自己去賺啊!”

    “我有容氏這麼一家大公司在替我賺錢,我干麼自己賺?”

    “別人流血流汗在拚命,你就吸著別人的血汗去揮霍,你羞不羞?”

    “本小姐好命,一生下來就有人賺錢供我花,你嫉妒啊?”

    岑晨聽著趙風和容蓉兩個人大聲吵鬧,感覺一陣暈眩。他們不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嗎?怎麼感情可以差成這樣?

    無奈地搖搖頭,她先走過去打開儲物櫃,翻出一件襯衫穿好,然後插入趙風與容蓉的爭吵間。“喂,趙大哥、容小姐……”可惜啊!一嘴難敵兩口,她那小小的聲音又怎敵得過趙風與容蓉正在火頭上的嘶吼。

    眼看他們越吵越激烈,岑晨真怕下一秒他們就要上演全武行。

    而且……容蓉似乎已經氣得失去理智,隨手抄起一只玻璃杯就要砸向趙風。

    “小心!”岑晨嚇得大叫,閃身擋在趙風面前,指望著玻璃杯就算砸過來,也是砸在她身上,傷不到趙風。

    “放手,蓉兒!”突然,另一個更具威脅性的低嗓猛然插了進來。

    岑晨看見來人,眼睛一亮。“徐大哥。”

    那喝住容蓉的是個相貌粗獷,身高一八○的樸拙男人;也是岑家的老鄰居,徐文欽。

    容蓉看見徐文欽,就像老鼠看見貓兒,一身的刁蠻潑辣全收得干干淨淨。

    “文欽。”她嬌聲喚著,走到徐文欽身邊,那溫柔的神態就像三月的柳絲,瞧得趙風和岑晨都呆住了。

    “杯子。”徐文欽對她伸出手。

    容蓉乖乖將手中的玻璃杯奉上。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別老使小姐性子,很容易惹事的,你就是不聽。”徐文欽教訓她。

    容蓉委委屈屈地低下頭,扭著衣角。“那……是他們先欺負人家嘛!難道要我乖乖地受氣?”

    徐文欽伸手在她鼻子上擰了一下。“憑你這性子,誰欺負得了你?你不欺負別人就謝天謝地了。”

    “人家哪有你說得這麼凶。”容蓉不依地跺著腳。

    “反正你趕緊把事情辦完,媽還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徐文欽說。其實在認識容蓉初時,聽她談起與岑晨互換身分的事,他就發現有問題,兩個出身天南地北的女人,哪怕容貌有七、八分相像,要冒充對方哪有如此容易?這其中分明有人在搞鬼,而他猜那人便是趙風。

    但徐文欽也不在乎,管容蓉是什麼身分,他喜歡的是她這個人,不是她的家世,就由著她去玩那小女孩的游戲了。

    不過最近趙風與容氏千金聯姻的消息吵得轟轟烈烈,他覺得有必要解決這身分問題了。否則他跟容蓉結婚,要去戶政事務所申請登記都成問題。

    也因此,他才會費盡心機想辦法,終於趁著趙風病倒監視網松懈之時,安排容蓉和趙風見上一面,同時也要澄清一件事——那趙風娶的是岑晨,而容蓉的正牌老公則是他徐文欽。

    至於容氏那大筆產業,徐文欽並不在乎,他自有本事養活老婆,容家的錢,誰愛要誰拿去吧!

    容蓉對徐文欽的話言聽計從,他要她快點把事辦完好走人,她立刻轉向趙風道:“姓趙的,本小姐要跟你解除婚約。”

    “我們的婚約早不算數了,上個月我娶老婆了。”趙風指著岑晨。“小晨才是我的妻子。”

    “哼!”他倆的曖昧關系容蓉早在進病房時都看到了,還會不曉得嗎?“我也嫁人了,這是文欽,我老公。另外,容氏的產業……”

    “你自己收回去管。”趙風早膩了替人做嫁衣,現在容蓉主動提出與他拆伙,他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但容蓉哪有本事管那麼大一家公司;至於徐文欽,他有自己的工廠,對於入主容氏沒興趣;這一點早在來之前,徐文欽就跟容蓉說好了。

    現在趙風要將公司丟給容蓉處理,容蓉哪肯同意。“姓趙的,你有沒有良心,虧我老爸將你養這麼大,就指望你幫忙管公司,現在你要撒手不顧,萬一公司出了問題,我保證老爸一定從墳墓裡爬起來掐你脖子。”

    聽聽,這世上還有比容蓉更無理取鬧的女人嗎?趙風簡直要被她氣死了。

    岑晨趕緊為他拍背順氣,就怕他火過了頭,好不容易才緩止的胃潰瘍又要再度發作了。“別惱、別惱,這事可以慢慢談嘛!你靜下心來,我倒杯水給你。”

    容蓉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做事不用腦子,性子一起,便不分事情的輕重緩急了。她看趙風和岑晨這樣和諧,想起岑母一人待在療養院天天念著女兒,而似乎岑晨打進容家那一日起,就沒再跟母親聯絡了,忍不住就是一股怒氣沖上心頭。

    “喂,你,告訴你一件事,你媽前些日子死了,死前還在念著你怎麼不回家呢!”容蓉完全忘了,當初她跟岑晨做交易時有約定,在兩人身分換回來之前,為免這真假千金的把戲被拆穿,岑晨不得再與舊時親友來往,連母親都不能探視;岑晨的行為不過是遵守約定。

    岑晨如遭電擊,手中的玻璃杯落地,整個人都呆了。

    她母親死了?醫生不是說只要給母親做血漿置換術,就有活命的機會嗎?

    為了籌措醫藥費,地才答應這場替身交易的。

    她交了錢,醫生也答應為她母親治療,怎麼人還會死呢?

    母親臨死前還叨叨念著她,而她……她在干什麼?也許是沉浸於重拾書本的歡樂中,也許是正快樂游巴黎,也許她正親親密密膩著趙風,也許她正全心投入容氏的工作裡……母親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思念著她過去了。

    兩行淚俏無聲息地滑下她臉頰,就像兩道瀑布一樣,奔流不絕。

    她身體搖搖晃晃的,本以為有了錢就可以救母親,但結果卻是什麼?她讓母親在遺憾中過世?

    “小晨!”趙風跳下床,緊張地奔到她身邊,抱住她。

    “我居然不知道,我居然不知道,我……我到底在干什麼?”心痛得像被狠揍了一拳,讓岑晨疼得幾乎昏過去。她一直以為有了錢母親就有救了,雖然不能親侍母親身邊,但只要母親可以得到良好的醫療服務,一切都值得。

    可真的只要有錢就夠了嗎?她得到了錢,但還是失去了母親啊!

    一時間,她滿腦子都是過去與母親相依為命的景象,那時她們沒有多余的錢讓母親接受最頂級的治療,但母親總說沒關系,人一生歲數是天定,她不在乎早幾年走或晚幾年走,她只要乖女兒常伴身旁。

    母親是最最看重她的,只要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哪怕病痛磨人,母親甘之如飴。

    但是她忘記了,人的一生中總要面對很多選擇,沒有一個選擇是十全十美的,人們唯一的選擇就是那條事後遺憾最少的路。

    偏偏她選到最後,竟是挑了一條讓母親憾恨而終的路。

    “媽……”嚎哭出聲,她身上所有的力氣都被抽光了。

    “小晨。”岑晨的模樣把趙風嚇死了,緊緊將她抱進懷裡。“你別聽她胡說,你母親好好的,我還安排了她進療養院呢!”他的岳母大人他可是看護得很仔細的,怎麼可能讓她死不瞑目?

    岑晨雙腿不停打顫。“你……你說的是真的?”

    “再真不過。”趙風拚命點頭。

    岑晨虛弱地眼白一翻,似就要昏過去了。

    “蓉兒,道歉。”徐文欽真沒想到容蓉連這種事都拿來玩,怒青了臉。

    容蓉一個瑟縮,她只是喜歡惡作劇,沒惡意的;哪知道岑晨看似這麼堅強聰明的人,隨便一唬她就信,還說昏就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人家……對不起嘛!”說著,她竟也哭了。

    徐文欽一彈容蓉的額頭。“回去寫一篇悔過書給我,聽見沒有。”

    “我一定寫,一定寫。”她抽噎著,分明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只會使小性子的大小姐。“岑晨,你別生我氣,要不……我給你登報道歉好不好?你原諒我吧!我無心嚇你,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徐文欽也代她道歉。“小晨,蓉兒是孩子性情,你別怪她,伯母住院的時候,她也跟我去探了好幾回,跟伯母有說有笑,伯母還說要認她做干女兒。她本性不壞,就是愛惡作劇,這一點我以後會管好她,你就原諒她吧!”

    岑晨張開嘴想問些什麼,無奈全身力氣都在剛才的震驚中消耗光了,她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徐、岑雨家是老鄰居了,徐文欽約略猜出她的問題,隨即開口:“蓉兒將你們交換身分的交易都告訴伯母了,伯母只說辛苦你了,讓你照顧好自己。”

    如此她就放心了。岑晨緩緩閉上眼,長這麼大,她頭一回感到如此虛弱,全身上下一絲精力也提不起來。

    岑晨是不再介意容蓉的胡言亂語,趙風心頭的怒氣卻猶未平復,他凌厲的眼神就像兩道冰刀,把容蓉嚇得拚命往徐文欽背後縮去。

    徐文欽只能苦笑。“很抱歉趙先生,蓉兒太調皮了,以後我會管好她。但也請你撤回那些監視人馬,這次我可是動員了所有的朋友將那群人擋住,才能闖進你這間特等病房。”

    “徐先生不必客氣,我與小晨會在三天內搬出容宅,並對外發布退出容氏的消息,以後不會再有人干涉你與大小姐任何事。”趙風的聲音冷得足可媲美那寒冬的暴風雪。

    “這怎麼可以……”容蓉叫到一半。

    徐文欽揮手打斷她的話。“趙先生,我對經商沒興趣,蓉兒也不是那塊料。況且容老先生的遺書上清楚寫著,他的遺產是由你與蓉兒共同繼承,那公司你也有份的,請你勉為其難看在故去的容老先生分上,就擔下這責任吧!”

    “哼!”趙風冷笑。“徐先生倒是將我探聽得很仔細嘛!”處處用容老頭子的養育之恩壓他,分明是看准了他吃軟不吃硬的弱點。

    “唔!”岑晨半昏迷中,抖了一下。

    趙風趕緊平復下情緒,小心翼翼將岑晨抱到病床上,為她蓋上厚厚的棉被。

    待將她安置妥當後,他說道:“公司的事我會再做打算,但是我不希望再見到這個女人。”他指著容蓉。“徐先生想保住老婆,最好讓她永遠別再出現在我的視線內。”

    “你當我想看你啊……”對著趙風,容蓉就是很難心平氣和。

    徐文欽用力一拉容蓉,讓她閉上嘴巴。“如此,我們算達成協議了,那就再會吧!”說完,趕緊拉著老婆走人。真真見鬼了,不知道他那無緣的岳父大人是怎麼教小孩的,可以把趙風和容蓉養得關系這麼差,一見面就差沒拿刀互砍了。

    在他看來,容蓉除了愛惡作劇一點,也沒啥太大的缺點,而且只要告訴她這件事是不對的,她都能誠心認錯。

    至於那趙風,他的風評、為人,那些公眾媒體都有評論,更是一流的好。

    怎麼這樣兩個好人卻是天生不對盤?就像那累世仇家又在今生結了怨,恨中更加添了怒火,隨便一個碰撞都是煙氣滾滾。

    還是讓他們有多遠隔多遠吧!徐文欽在心裡想著,絕不能讓趙風與容蓉再碰面,省得為台灣的治安再添一筆血案。

    龤臐夒鑭UN龤臐夒

    岑晨在趙風懷中昏睡了一夜。

    這中間,趙風的主治醫生來巡過一次房,並向趙風道歉,他原本應該九點就過來的,卻臨時被個古怪的女人纏住,才遲了巡房時間。

    趙風用膝蓋想也知道,那拖住醫生的古怪女人一定是徐文欽和容蓉的同伙,也沒怪醫生,只對他說,別因為容氏有醫院的股份就對他特別看待,一天巡四次房,麻煩請當他是一般病人,一天巡一次房就好。

    那醫生還直誇趙風乎易近人,絲毫沒有豪門的驕奢之氣。他哪裡知道,趙風只是嫌煩,他肯在醫院裡一待月余,就是貪這裡清靜,沒有一堆公事、社交應酬煩人。

    而醫生太過勤勞的巡房只讓趙風頭痛,若非他的胃實在爛到不行,他還恨不得連一日一次的巡房都不要了呢!

    醫生答應了此後每天四點巡一次房,其他時間便不再打擾趙風。

    趙風於是悠閒地抱著岑晨,放心大膽享受情人間的浪漫甜蜜。

    清晨六點,她恍惚睜眼,臉上一片迷糊,似在回想自己怎麼沒睡在看護床上,而是與趙風睡在一起?

    “早安,老婆。”他早想這麼喚她了,但一直卡著容蓉的問題,現在容蓉嫁人了,他與岑晨的婚姻也算落了實,這“老婆”二字自然是大方出口了。

    “啊?”岑晨卻是聽得一愣,神情更顯呆滯。

    他低頭,一記輕吻印上她額頭。“老婆,以後我們就是貨真價實的夫妻了。”想著便開心,忍不住吻完額,又吻臉,再吻耳朵、唇辦,吻遍了她臉上每一寸。

    她腦袋又當機了許久,才在他那如毛毛細雨般的親吻下回過神來;想起昨夜發生的事情,她大驚失色。“我媽媽……”

    “岳母大人我照顧得很好,你不必擔心。”他拍拍她的背,扶她坐起身。

    她低下頭,長歎口氣,濃濃的水霧在眼眶裡打轉。“趙大哥,你說我是不是很不孝?”

    “怎麼會?你做這麼多事也是為了給你媽治病,怎麼會不孝呢?”他把她摟進懷裡,小心地安慰著。“你別聽容蓉胡說八道,她那個人最愛挑撥離間,沒事也要搞出事,我已經警告過她老公,讓他管好自己的老婆,再敢亂來,休怪我不客氣。只要你以後離容蓉遠點,就萬事太平,什麼煩惱也沒有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好像總是分不清事情的輕重緩急,我知道媽最希望的是我能陪在她身邊,我卻在她重病的時候,一走四個多月,連通電話也沒有,也難怪容小姐要生氣。”

    “她有什麼資格生你的氣?”對於容蓉與岑晨的交易,趙風可是一清二楚。“當初她給你錢的時候,要你不能再跟親朋好友聯絡,以免露出馬腳。你不過是遵守合約,何錯之有?要說有錯,也是提出這條件的容蓉的錯,是她利用你急著籌錢為母親治病的心理,逼你做她替身,又狠心斷絕你們母女的聯系,那女人腦袋有問題。”

    “趙大哥,你別這麼激動,對身體不好的。”看他一提起容蓉,額上青筋立刻跳得激烈,她小手趕緊伸上前去幫他按摩。“我沒怪容小姐,甚至我還應該感激她提醒了我,工作再有趣、知識再美妙、生命再漫長,如果不能與心愛的家人一起分享,那又有何意義?趙大哥……”她捧起他的手,在頰邊來回廝磨著。“前些日子我也忽略了你,對不起,以後我再也不會了。”

    他真沒想到結局會變成這個樣子,登時呆了。

    她明眸中淚光閃閃。“從今天起,我會把家人擺在第一位,再也不會為了讀書和工作將你們忘了。”

    趙風內心的狂喜簡直無法以言語來形容,他雙臂一伸,將她緊緊圈在懷中。

    “小晨、老婆……”天知道他最怕的就是她太“因公忘私”了,如今她自己說要改,他能不興奮嗎?“我愛死你了。”

    “趙大哥!”她秋眸盈盈,頰上兩朵羞雲鮮紅若晚霞。

    那美態看得趙風心神一蕩,情不自禁便翻身壓倒了她。

    他的唇貼上她微顫的唇辦,感覺到上頭的溫度燙得嚇人,還隱隱帶著一絲顫抖。

    他心裡憐惜之情大盛,動作愈發溫柔,輕輕撩起她覆額的發絲,細密的吻如雨點,紛紛然落在她紅艷似櫻的嬌顏上。

    她明眸裡秋水蕩漾,小手攀爬上他結實的胸膛,輕巧地解起他上衣的扣子。

    他俯下身,頭埋在她的耳畔,細細舔弄她的耳垂,雙手則溫柔解開她的襯衫。

    當赤裸的上身貼在一起時,那激烈的快感像電流一般穿刺在兩人的體內,兩人不約而同一顫。

    “老婆……”

    “趙大哥……”

    一室的旖旎、滿屋的浪漫,然後——

    “量體溫了。”一個殺風景的聲音突然插進來。

    趙風低咆一聲。“賊老天、破老天,我趙風前輩子欠了禰嗎……”

    旖旎消失了、浪漫沒有了,代之而起的是一陣怨天咒地的叫罵。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