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傻小子 第五章
    半夜,天色還是烏漆抹黑,大部分正常人類都已入眠的時刻……

    當然啦!岑晨的作息並不正常,為了在三個月內結束高中課程,她熬夜熬得很凶,而為了提神,她咖啡就喝得更多了。

    只是……「哇!」迎面一張黑青青的臉,嚇得正準備下樓沖咖啡的岑晨差點一個踉艙,從樓梯上滾下來。

    「閉嘴。」沒好氣的聲音發自對面那個臉色比鬼還要難看十分的趙風。「大半夜的,你叫這麼大聲,想把全家都吵醒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岑晨鬆下一口氣,她兩條腿抖得站不穩,只能無力地扶著牆壁坐在樓梯上。

    「這位大哥,算我求你了……」她結巴地說。「你本來的氣勢就夠嚇人了,還偏愛板著臉,現在更好,臉上出現兩個黑眼圈,這……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本來是不敢抱怨的,但她實在受夠了,每天被他的冰臉凍得發抖也罷,現在還擺出一副鬼面嚇人。

    他真的有這麼恐怖嗎?趙風蹲下來,坐在她身邊,詫異地摸摸自己的臉。「我真的長得這麼難看?」小時候,每個看到他的叔叔嬸嬸都誇他生得可愛的。難道不止女大十八變,男人也會變,還是往醜的那方面變?

    每次看見他疑惑的迷茫表情,她心都會一跳,怎麼男人也能可愛到這種程度,那些什麼波斯貓、小白兔跟他比起來,簡直就是垃圾了。

    就可惜啊!他老愛糟蹋自己俊秀的臉,弄得一身陰風陣陣,活人都不敢靠近他了。

    「你不難看,相反地,你好看台了。只要別老闆著臉,一副別人欠你幾千萬,你正算計著要把人抓去賣的恐怖樣子,相信我……」她鼓起勇氣拍拍他的肩膀。「追著你跑的女人,可以從南極排到北極。」

    「唉喲!」想不到她一掌之力讓他痛得眼眶泛紅。

    她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我沒用很大力耶!」

    「不關你的事,我最近太累了,渾身都不太對勁。」實際上,他連說話都不太有元氣。

    她撇頭,瞄一眼他的臉色,真的很難看。「要不要我幫你按兩下?」

    「按什麼?」

    「按摩啊!」她摩拳擦掌。「好歹我也做了十多年的美發業,給客人洗頭按摩的功夫不是我自誇,特地打電話指名我的客人每天都有十來個呢!」

    「是啊!」他有氣無力。「一時放鬆了又如何,事情還是沒解決,明天我照樣得做事,一樣要累個半死,有差嗎?」

    「唉呀,你怎麼這麼悲觀!」她拖著他來到他的房門口。「明日愁來明日憂。個個都像你想這麼多,那還要不要活下去?開門啦!我給你洗個頭,再按兩下,包你明天又是生龍活虎一條。」

    「是你太樂觀了吧?」雖然覺得她的提議很無聊,但……算了,他今天實在太累,就隨她吧!

    進了他的房,她嚇一跳,還以為像他這樣年紀輕輕、事業有成的男子,就算不滿屋子堆滿黃金,也起碼要有些一流的物質享受。

    結果他的房間卻出入意料的簡單,一張床、一張辦公桌、一部電腦、一張椅子、一隻衣櫃;就這麼多了。

    「你成天讓我學這個、學那個,告訴我要怎麼利用金錢讓自己的生活更舒適,結果你自己呢?典型的只會說、不會做。」她一邊說,一邊忙著端水、拿洗髮精。

    「容家的錢是容家的,不是我趙風的,我享受什麼?」他淡淡地說。

    她愣了一下,倒了舉杯溫水,輕輕地澆在他頭上。「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你這個人很變態,有時陰沈可怕,有時卻又會出現那種天真的模樣,骨子裡呢,還藏著一點潔癖。」

    什麼形容詞啊?一個人要是她形容的那副模樣,那還算是人嗎?

    他翻個白眼。「我要說謝謝嗎?」

    「不客氣。」她擠了一點洗髮精抹在他頭上,開始幫他洗頭。「我說啊!你就不能活得輕鬆一點嗎?」

    「工作這麼忙,誰輕鬆得起來?」不過她洗頭的技術還真是不錯,十根手指在他的頭皮上跳躍著,輕輕地滑過太陽穴,在耳朵兩側揉按幾下,然後來到頸項部位,依著繃得死緊的筋絡用力按下,再提起。

    他感覺一陣酸麻從那酸痛的部位釋放出去,精神瞬間一振。

    想不到小小洗個頭居然有這麼大的學問,不是手指隨便抓一抓,而是利用指腹、指節在每一個頭部穴道上或拍、或揉、或按、或摩……他感覺比做一趟SPA還要舒服。

    他忍不住閉上眼睛,享受起這愉悅的快感。

    「我要像你這樣過日子啊!可能早就跳樓十遍、上吊二十遍、燒炭三十遍了。」要說為生活奔波,整個容家沒幾個人比得過她。可忙了十幾年,她還不是好好的。

    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你想著它的好處,就覺得它處處都好。你光念著它的壞處,就到處都壞嘍!

    有關這個問題,趙風不予置評。每個人都有每個人重視的東西,也許是錢、也許是情、也許是權……比如岑晨,他知道她最困擾的是生計問題,哪怕她沒日沒夜地工作,薪資也永遠補不足母親的醫藥費。但是她沒有絕望,依然努力向前。

    至於富有的他,死穴則在於「情」之一字。他被容家的養育之恩綁住了,所以做每一件事、下每一個決定都要以容氏的利益為利益,儘管非常厭煩了,他依然不得不如此。

    他的疲憊是精神層面上的,只要容氏這副重擔一天不卸下,他一天活得不開心。

    看他無精打采的模樣,她的心忍不住就軟了,寧可被他凍得半死,好過瞧見他的無助,那就好像……一隻初生的小狗被扔進了水裡,她看見了,卻視若無睹地走過去,任水流吞噬掉小狗的性命……唉呀,好大的罪惡感啊!

    「哎,你到底是為了什麼事煩惱成這樣?你至少熬了一星期了,這樣下去會死人的。」沒辦法,她母性太堅強,看見弱小生物不拉一把,良心不安呢!

    「說了就有用嗎?」抱怨這種事他是從來不做的,與其浪費時間耍嘴皮子,不如努力做事還實際些。

    「你不說怎麼知道沒用?況且,就當發洩一下也好啊!」

    他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她以為他不會說了,他卻開口道:「台灣很多電玩軟體都委託韓國製造,你知道嗎?」

    她哪裡知道這種事,但根據做美發多年的心得,客人跟你吐露心聲時,不要隨便下判斷,要傾聽,並且給予撫慰,讓客人滿意,這樣下回客人才會再指定你。

    所以她只是以著無限柔和的聲音問:「然後呢?」

    「容氏委託的韓國工作室,底下的工程師上個月被另一家工作室高薪挖角,集體跳槽。對方卻沒有告訴我們,直到看樣本的時間到了,他們才吐露實情。但我們這裡的廣告卻已經打出去了,如果東西不能如期發售,容氏的聲譽將受到很大的打擊。」趙風越說越恨,咬牙切齒。「其實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容氏也不是第一個碰到這種事的公司,但是……他們一定要趕在這時候出問題嗎?我現在已經夠忙了。」公司的事擠成一團,還要籌備婚禮,當他有三頭六臂嗎?

    「舉手發問,這類軟體台灣沒有辦法做嗎?」

    「當然不是。類似的情況容氏以前就碰過幾回,我早就受不了跟韓國那些工作室合作,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可一來人才難尋,二來缺乏經驗,做出來的東西還是差人一截,只好忍氣吞聲繼續委外製作。」

    「那你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該推出商品了,卻沒有商品,對不對?」

    「沒錯。」

    「有沒有考慮過先用那些不夠成熟的本國軟體頂上去?」

    「怎麼頂?東西不夠好,消費者根本不會掏錢買。」

    她想了想,說道:「嗯,我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你曉得我才國中畢業嘛!沒有美發證照就很難升設計師,不過我老闆覺得我的手藝已經足夠了,當助理太浪費。後來想了一個辦法,凡是願意指定我做頭髮的客人,都七折優惠。當然,很多人寧可多花錢讓真正的設計師做,但也有那種覺得無所謂的人啊!於是漸漸地我就有了一小批固定客戶,他們也會幫我介縉新客戶,日深月久,我也就成為設計師了。

    「不過我們這一行其實得賣產品才能賺得多,但是沙龍級的東西都不便宜,不是每個人都負擔得起,尤其像我這種新設計師,要推銷產品真的很難。我想了很久,下了一個決定,把公司的產品每一樣都買一份回家試,務求徹底瞭解各種髮質要用什麼產品才能呈現出最好的效果。一個月後我找到了答案,接著把自己買的產品免費提供給客戶用,針對每個人的特色,使用不同的產品,幫他們找到最完美的造型,等他們主動詢問我的秘訣,這時我就開始推銷產品了,因為我已經徹底瞭解店裡產品的特色和客人的髮質、喜好,所以很容易就把產品賣出去。一年後,我成了店裡業績第三的設計師。」

    他聽著聽著,唇邊逐漸浮現一抹笑。「免費往往是最昂貴的。」

    他知道該怎麼做了。免費贈送公司那些不成熟的產品,並大作廣告昭告客戶,若能從那些缺陷品中找出問題並且改進,就可得到獎金。如此半年後,他還怕找不到更新的人才?工作室裡的工程師缺乏實作經驗嗎?

    她很高興他終於提起精神了,但是……他可不可以不要笑得這樣難看?該死,她又開始覺得冷了。這傢伙的笑臉神經是不是有問題啊?

    「想不到你很有生意頭腦呢!」他笑得更開心了。

    她想哭啊!「多謝誇獎,不過……我說了你不要生氣,請你不要笑了好不好?好恐怖啊!我都要發抖了。」明明他也可以笑得很可親啊!她就見過一次,也就那麼一次,接下來他每次笑,她每次抖。好好笑不行嗎?一定要冷笑嗎?很嚇人耶!

    「咦?我笑得很難看嗎?」他疑惑地眨了眨眼。

    耶!這個表情好,可愛斃了,她喜歡。唔,若能將他這模樣拓印一份,掛在房裡天天看,必是人生一大享受。

    龤臐夒鑭UN龤臐夒

    跟趙風相處久了,岑晨更加覺得他其實是個好人,而且他不笑的時候,那模樣……蘇!把口水吸回去,她不能太好色,雖然他真的長得很好看。

    很少看到男人五官這樣端正的,就可惜啊!他的笑臉神經不太正常,一笑起來,身上就吹起陣陣陰風,凍人呢!

    她最怕看到他笑了:最喜歡吃早餐的時候,瞧著他一邊審文件、一邊舀粥往嘴裡倒的模樣。

    嘻!瞧,他又被燙到了。明明那粥很熱,已經燙了他三次了,到吃第四口的時候,他還是會忘記把粥吹涼,就這麼直接送進嘴巴裡,然後燙得眼皮子一跳,霧濛濛的水氣就在眼眶邊迴繞。

    一般人只要被燙過一次,下回都會很小心,但他太認真看文件了,永遠學不會教訓。

    真不知道他這個性怎麼管理一家公司,而且還搞得有聲有色,是容氏太幸運?還是他的對手都是白癡?

    就在岑晨癡癡凝視著趙風的過程中,他終於被燙完……不,是喝完了四碗粥,感覺肚子飽了,他把文件一收,準備去上班了。

    她好奇地看著他忙碌的動作,忍不住問道:「趙大哥,借問一下喔,你知不知道自己剛才吃了些什麼?」她現在比較敢跟他閒話家常了。

    而他似乎也不在意她的親近,每問必答。「粥啊!」

    「什麼粥?」

    「第一碗是狀元及第粥,第二碗是魚片粥,第三碗是滑蛋牛肉粥,第四碗是皮蛋瘦肉粥。有什麼問題嗎?」

    她搖頭。「我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你知道自己吃的是什麼東西,那怎麼還每一口都被燙到?」

    他有被燙到嗎?嗯……歪著頭想了一下,舌頭好像有些痛,但他沒有被燙到的記憶耶!

    相機、相機。岑晨在心裡狂吼著,來人啊,給她一台相機,把趙風現在的表情拍下來,絕對是可以賣到上好價錢的一流寫真。

    趙風沉思半晌,依然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很乾脆地將她的問題省略掉。

    「對了,我差點忘了告訴你,把行李收拾一下,後天我們去巴黎採買一些婚禮的東西。」

    「我又沒有護照,怎麼出國?」

    「我都幫你辦好了。」他做事一向謹慎,豈容出錯?

    「要去幾天?會不會耽誤到我的功課?」

    「什麼功課?」

    「你不是要我學怎麼當千金小姐,還幫我請了十六個家教,那些課程我正上到緊要關頭呢!」比起出國購物啊!她還是比較喜歡讀書。「你看這樣好不好?婚禮該買什麼,你看著辦就好,我呢繼續留在台灣唸書。」

    他瞪大眼,差點把兩顆眼珠子都給瞪了出來。「我是不是聽錯了,居然有女人喜歡讓書勝過購物!」

    「喂!你那什麼反應,難道以為全天下的女人都只會花錢,沒有進取之心?」大男人主義,太不可取了。

    「我沒那個意思,只是……你那些家教我昨晚都辭掉了。」有些不好意思,因為當初給她請那麼多家教是想累壞她,讓她沒力氣再找他麻煩。但隨著日夜相處,他發現岑晨真是個好女孩,既體貼又溫柔,更重要的是,她的洗頭技術超好,現在他三天沒有讓她抓按兩下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受了她這麼多好處,他哪還好意思繼續整她,自然把家教全辭了,並且給她一趟巴黎行做為彌補。

    他以為她會很高興,畢竟這一招用在別的女人身上百試百靈,但今天好像要栽跟斗了?

    雖道她不喜歐購物?還是討厭巴黎?他不介意換地方買東西,真的。只要她別生氣,他的頭還要靠她來打理,唉,被制約住了,沒轍啊!

    「什麼?」岑晨尖叫一聲,想起自己才完成三分之一的高中學業,眼淚開始叭答、叭答地往下掉。「你怎麼可以這樣?」

    趙風皺著眉頭,不過是辭了幾個家教,有必要哭成這樣嗎?

    「先前逼你學習,是想讓你培養點基礎知識,免得進入社交界時出糗。現在你應對進退都懂了,還念那麼辛苦做什麼,不如好好享受一下上流社會的生活。」他是體貼她耶!她怎麼這種反應,莫非有被虐狂?

    岑晨卻是恨恨瞪著他,就是有這種人,飽漢不知餓肚子的痛苦。

    「學習算什麼辛苦?你知道有多少人夢想要唸書卻沒辦法成真嗎?你懂得什麼叫學海無涯嗎?」

    那些道理他當然都懂啊,不過……「你一個女人讀那麼多書做什麼?還不如學習怎麼打扮自己、交際應酬,以便將來找張好飯票。要知道職場廝殺可是很辛苦的,你有天生女人的利器,不如好好利用,讓自己的日子過得舒爽一點。」像他,作夢都想甩掉容氏這個大包袱,奈何……唉,能者多勞啊!

    「怎麼?女人就不能讀書求上進?不能在職場上與男人一較長短?你分明是歧視女性,大男人主義作祟。」在別的方面,岑晨的神經是很大條的。光看她能用三百萬把自己賣了就知道,她這個人沒什麼邏輯觀念,也不曉得冒充千金小姐的事情萬一被揭露,可不是道聲歉就能了事,很可能容家人還會將她送警法辦的。

    不過在讀書方面嘛……就是因為上不了高中,她怨念累積了十餘年,一朝爆發出來,結果差不多可以跟核爆相媲美了。

    「你不會吧!放著好日子不享受,卻愛庸庸碌碌?」趙風沒碰過這樣的女人,頭一回長了見識。

    「我就喜歡工作,不行嗎?工作也可以是一種享受,那過程就是對自我的一項挑戰,而成果則是生命中最甜美的果實。」實在是太生氣了,都忘了自己是個冒牌千金,沒能力與他相抗衡,她氣唬唬地吼著。「你連如何享受工作、工作享受都不懂,居然還能管一家大公司……真是老天沒眼。」

    趙風眼睛一亮,毫不在乎她話裡的諷意。

    他撿到寶了!這女人是真的有心進公司工作,那……他心裡琢磨著,只要加把勁,讓岑晨完全替代容蓉也不是件難事。畢竟他有錢有勢,是可以一手遮天的。

    如果岑晨真有經營天分……想起她之前給他的建議,免費贈送公司的遊戲軟體,以獎金誘請客戶解決其中的漏洞。現在已經有六個人提出軟體缺陷,並且找到解決辦法,他也由此發掘出三個人才進公司。

    這樣一舉數得的美事竟是由一個才國中畢業的美發師想出來的,這似乎證明岑晨頗有經商才能。

    那讓她頂替容蓉的身份接管容氏集團,以便他功成身退,逍遙自在去,不也是美事一樁?

    現在只差確認岑晨是否真有本事扛起偌大的家業。經營一家大公司,跟做一個小小的美發師可不同,除了販售東西的能力外,還要有極大的抗壓性,不論面對順境或逆境,都要冷靜以對。做不到凡事保持平常心,就沒資格當一個領導者。

    他已經考驗過岑晨的能力,現在他該考驗她的耐力了。上天保佑他如願以償吧!

    「你想讀書也行,不過得先跟我去趟巴黎,見識、學習一下千金小姐的風範,學會當個成功的望族千金後,接下來你想做什麼我都不管你了,還可以幫你報名學校,讓你接受正統教育。」

    「真的?」她開心的跳起來。

    他肯定地點頭,她肯做事,他開心都來不及,怎麼可能騙她?

    「哇唔!」她興奮過頭,整個人撲上他。「趙大哥,我真是太感激你了,你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感謝、感謝……哇!」

    她就像只無尾熊一樣掛在他身上,聽見她激狂的歡呼,那柔軟的身子在他身上磨蹭著,他心裡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黑暗的生命中出現了陽光,而她就是那抹光明。

    他看著她開心的笑臉,滿滿的真誠,讓他真有些不好意思,他的心思其實是不良的啊!

    可她什麼都不在意,只要有書念、有飯吃,也就滿足了。多麼單純的人,他多久沒有遇到這樣好的人了?心裡一塊硬硬的東西正逐漸融化。

    他忍不住抬起手圈住她,想著以後要對她更好一點。她是如此地信任他,他要再對她有不良企圖,就太沒良心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