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性小妞 第六章
    「這個笨丫頭!當初我就知道你們的分手一定有問題,偏偏她打死也不說,等她明天醒來,我非打死她不可!」

    聽完向柏宗和鄭拓的『口述』,尤老爹氣呼呼的罵。沒想到自己的女兒這麼不中用,白白的放掉自己的幸福。

    「尤伯伯,你先別生氣,其實我從來就沒打算放棄由裡,六年前說的那些話只不過是氣話,你也知道,年輕氣盛說話難免重了些。」向柏宗的表情真誠。「今天是由裡先主動找上我,我當然也不會那麼輕易放棄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轉機。」

    「是啊。」鄭拓插嘴。「今天看到由裡的時候,她一眼就認出了我和阿宗,可見她從來就沒忘記過我們。」

    「你們要讓人家忘記也是挺難的一件事。」尤媽媽不知何時已來到了他們這桌,共商大計。

    尤老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既然你對我們家的由裡還有意思,那就由你們年輕人自己去解決,我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不過,小子,我可是警告在先,你要是敢再傷害我的寶貝女兒,讓她像六年前那樣老是哭得兩眼浮腫的話,我可是不會袖手旁觀,那麼好說話的。」他警告著。

    向柏宗胸有成竹的笑開。「尤伯伯,你放心好了,我已經不再是六年前那個衝動的年輕人了。」

    「還有我可以幫他,尤伯伯你安啦!」鄭拓大言不慚的嚷著。

    「那你們的行動可得積極些,我和尤媽媽等著抱孫子等好久了。」

    「我一定會很積極的,至於鄭拓,他就不必了。」向柏宗糾正道。

    「當然、當然。」鄭拓連忙連聲說道。

    他們四人就這樣自行講定了尤由裡的未來,而尤由裡呢?她還在樓上呼呼大睡。

    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

    打了個滿足的哈欠,伸了個舒眼的懶腰,尤由裡覺得世界又充滿了希望。這是地這一個多月來睡得最舒服的一個晚上了,自從失業之後,地就夜夜睡不安枕,老是擔心自己找不到工作,想想,責任心太重也不是件很好的事。

    細心的梳理過自己,尤由裡哼著歌來到衣櫃前,拿出一套米白色的套裝。米白色讓人感覺有朝氣又不失穩重,象徵著她心情。全部打點好之後,她快樂的下樓來,

    「媽,我今天開始上班了,可能會晚點回來,不用等我吃飯了。」

    忙著滷牛肉的尤媽媽拉起圍裙擦擦手。「要多晚?如果太晚就打電話回來,讓你爸爸去載你,一個女孩子走夜路不好,尤其你的摩托車又還沒修好。」尤媽媽叮嚀著。「對了,如果看到阿宗,記得跟人家說聲謝謝,昨晚你吃麵吃到一半睡著,是他把你抱上去的……」

    「媽!」尤由裡尖叫。「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叫個陌生人抱我上樓睡覺?如果那人心懷不軌,那我不就慘啦!」

    她這才想起自己昨晚還真的是吃麵吃到睡著了,可是通常她都是自己在半夢半醒之間自己到樓上去睡覺的,她就知道那兩個雞婆的人出現一定沒什麼好事!

    「說那什麼話!」尤媽媽怒斥。「難不成叫你老爸背你上去呀?你以為你還是個小娃娃嗎?想折騰死我和你爸呀?再說,阿宗可是我們從小看到大的,什麼陌生人,你不要跟人家有點不愉快就把他當仇人看,他可是比你優秀多了。」

    「媽,他二十歲時你們才第一次見面。」她提醒著。從小看到大?太誇張了。

    「一樣啦。」尤媽媽不耐煩的揮手。「如果你不想讓你老爸老媽被人家說不懂得家教,你就乖乖的跟人家道謝,聽到沒?好了,快去上班。」

    尤由裡背起皮包,皺著眉頭,不愉快的出了家門。算了,只要她將「向氏」的合約搞定,她跟向柏宗就不會再見面了。想著想著,她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轉了兩班公車,步行了一段路後,遠遠的,她就看到昨天那位禿頭經理居然敢冒更禿的危險,站在太陽底下不斷的仰頭遠眺,頻頻拭著額上的汗水,看起來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大概是有比他更大的長官要來巡視吧。尤由裡想。她來到他身後,怯怯的點點他的肩膀。

    「經理?」

    禿頭經理閃電般的回過身來,一張肥肥的笑臉在尤由裡面前諂媚的綻放。

    尤由裡往後退了一步,謹慎的看著他。

    「呃,尤小姐,昨天我的脾氣有點不好,你不會記在心上吧?」他笑得很緊張。

    「經理,你怎麼這樣說?那點小事我不可能會放在心上的。」她小心翼翼的回答。「對了經理,我昨天去向氏跟他們談合約的事……」

    禿頭經理笑呵呵的打斷她的話。「尤小姐,有什麼事我們進去再說好了,站在太陽底下談事情會讓人很不舒眼。」他擺了個請的手勢,瞼上一直掛著討好的笑容。

    「經理,您先請吧,您這樣子讓我覺得怪怪的。」尤由裡老實說。

    尤由裡鬆了口氣,跟在禿頭經理後頭,總算進了公司。

    昨天的那位櫃檯小姐依然坐在櫃檯後頭,拿著怪怪的眼光看著她。尤由裡對地友善的一笑,還好櫃檯小姐也回她一笑,雖然是在略微考慮後,但尤由裡已經很高興了。

    「尤小姐,這裡就是你的辦公室。」

    尤由裡一看到自己的辦公室後,目瞪口呆,不會吧!在她的印象裡,這裡比禿頭經理的辦公室還要大了兩倍耶。

    她立刻退出來。「經理,你別跟我開玩笑了,雖然你答應我說拿到向氏的合約要讓我當行政主任,但是我們連約都還沒簽成,你就要我用這間比你的辦公室還大的辦公室,這不太好吧?」尤由裡心裡開始發毛。

    「怎麼會不好?還有,尤小姐,你說錯了一件事,你現在不是行政主任,而是行銷部的經理了。行銷部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一環,當然要一間大辦公室才符合身份。」

    行銷部經理?「經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我……」她怎麼可能從應徵行政人員直接跳到行銷部經理呢?

    「沒有誤會、沒有誤會!」禿頭經理額頭又開始冒汗。「尤小姐,都是因為你的關係,所以我們公司才能夠起死回生,憑這一點,行銷經理的位置就該你坐。」

    「我?」尤由裡困惑的指著自己。

    禿頭經理感激的猛點頭。「因為你認識向氏企業的總經理向柏宗先生,所以他才會答應讓我們負責他們公司的飯盒。有了向氏企業這個大客戶,再發掘其他客戶就不是難事了,所以,尤小姐,我真的是很感謝你,是你挽救了我們公司和我們三百多位員工。」

    這一下,尤由裡全懂了。「向柏宗跟你聯絡過了?」

    禿頭經理點點頭。「雖然向總說不要給你特別待遇,但是我想他大概是在說客套話。」

    尤由裡意外了。「他叫你不要給我特別待遇?」幾年不見,他的心機怎麼愈來愈深沉?

    「嗯。向總說如果突然一下子交給你重大的責任與任務的話,你恐怕會一下子應付不過來,所以他叫我不要給你特別待遇。不過,我當然知道他在開玩笑的啦,憑尤小姐這麼優秀的人才怎麼會有應付不過的事呢?呵呵。」

    一股怒意襲上尤由裡的心頭。這可惡的男人,居然還是那麼看不起她!她燃著怒火和鬥志的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禿頭經理,

    「經理,行銷部經理的職位就交給我吧,但薪水我要求和其他的新進員工一樣,不用給我特別待遇,我會讓向柏宗刮目相看的。」

    「是嗎?呵呵呵,呵呵呵……」禿頭經理掏出手帕來拭汗,悄悄的吐了口氣。

    「對了經理,可不可以先找個人帶我去參加製造飯盒的廚房?我想先瞭解一下環境。」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應該的、應該的。」禿頭經理隨手拉來一位經過的女職員。「孟小姐,先帶尤經理去瞭解一下我們的環境,尤小姐,這位孟小姐已經在我們這裡做了兩年了,對我們公司的一切都很瞭解,你有不懂的都可以問她。 

    禿頭經理藉口有事離去以後,嬌小可人的孟小姐就帶尤由裡四處去參觀公司的一切設備。

    尤由裡參觀過,對寬敞明亮的廚房裡的一切設備和乾淨的環境都很滿意。

    「孟小姐,你看起來還好小的樣子,怎麼就已經在這裡做了兩年了?可以告訴我你的年紀嗎?」她趁著走路的空檔找話題。

    孟維秀羞怯的一笑。「我高職畢業就出來工作了,今年剛滿二十,我記得當時尚佳還是個新公司,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所以尚佳可說是我們這些人用汗水打拚出來的,可是,大概在兩三個月前,新興起的真好呷使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搶走原本屬於我們公司的幾個主要客戶,我們幾乎快撐不下去了,幸好,幸好尤小姐你出現了,為我們帶來一線生機。」她感激萬分的看著尤由裡。

    尤由裡不好意思了。「哎呀,不要這樣說啦,其實這次是運氣好,經理拿給我的剛好是向氏企業的合約,而我剛好認識向氏企業的總經理,所以一切就搞定了。不過,為了以後,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的去挖掘客戶。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把真好呷從我們這裡搶走的客戶再給他搶過來。」她的眼中閃著熠熠的堅決光芒。

    她的士氣也激勵了孟維秀。「嗯,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尤經理的。」

    「好!對了,我看你就做我的助手吧,反正我剛來什麼都還不熟,而且我們兩個又那麼談得來,一定可以合作愉快的。」

    孟維秀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真的嗎?你真的要我做你的助手?」

    「有什麼好訝異的嗎?」

    孟維秀連忙搖頭。「不是、不是,只是我做事不夠俐落,所以雖然在這裡做了兩年,可是還是依然停留在會計助理的職位,所以,我不知道自己的表現能不能符合你的期望。」她的瞼上浮現自卑。

    尤由裡心疼極了,這位二十歲的女孩子有著和她同樣的自卑情緒。她伸手拍拍孟維秀的肩膀。

    「放心好了,我也不是很能幹的人,負負得正,我相信我們兩個一定可以搞定一切事情的。」

    孟維秀興奮又緊張的吃吃直笑。「我真的可以做你的助理了?這樣我算不算升職了?」她夜夜祈禱的事終於發生了?她終於可以脫離會計林香的魔掌了?

    「等一下我就去跟禿頭經理說,看可以不可以讓你做我的助理,如果他答應的話,你當然就算升職了。」她現在已經是經理了嘛,走路都會有點風。

    孟維秀開心的簡直要飛了起來。「那……那我現在要做什麼?去幫你收拾東西嗎?還是……還是去幫你倒茶什麼的?」她每天都要幫林香做很多事,至少做這些事的時候她很俐落,很駕輕就熟了。

    「我們先去跟禿頭經理說好了,我現在急需要一個助手。」

    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

    「是、是,我全都照您的交代去做了,尤小姐她的反應也全都在您預料之中……好,好的,我等您……謝謝,再見。」

    禿頭經理黃天山謹謹慎慎的掛上電話,紅潤的臉上浮現滿足的笑容。一切總算是塵埃落定了。有了向氏企業做後盾,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門上響起敲門聲。

    「請進。」他愉悅的喊。一見到是尤由裡,他連忙起身相迎。

    「尤經理,有什麼事嗎?對咱們公司工廠的一切還滿意吧?」

    尤由裡笑笑。「很滿意。黃經理,有件事我想拜託你……」

    黃天山打斷她的話。「唉,尤經理,我們兩個算是同階級的,說什麼拜不拜託,有什麼事你儘管說,我做得到的一定犬馬以效。」

    尤由裡對他的狗腿樣有些反感,難道認識向柏宗真值得人家這樣嗎?

    「黃經理太客氣了,是這樣的,畢竟我是個初來乍到的新人,所以我希望能夠讓孟小姐來做我的助手,好讓我能盡早融人工作中,不知道您的意見如何?」

    黃天山哈哈大笑兩聲。「這有什麼問題呢?你放心,孟小姐那個空缺我會另外找人來遞補。」

    謝過以後,尤由裡鬆口氣走出辦公室,並對緊張的守候在辦公室外頭的孟維秀比了個勝利的手勢,兩個人開心的抱在一起。

    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

    「經理,黃經理要我通知你說向氏企業的簽約代表已經來了,現在正在黃經理的辦公室,請你過去一趟。」

    「喔。」尤由裡哼了一聲,連頭部沒抬,手中的紅筆在面前的資料上畫了一個大圈。決定了,今天先去拜訪「通勤」,將它從真好呷的手裡再搶回來再說。

    她推開椅子,揉揉僵硬的屁股,走出辦公室,將手上的資料拿給門外的孟維秀。

    「維秀,我們下午就先去拜訪這家,你先記一下。」尤由裡提醒她,「走吧,你跟我去見向氏的代表,如果有我答不出來的問題你可以提醒我。」

    孟維秀興奮的拿起筆和備忘錄,她的新上司讓她覺得自己是個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呢。

    敲敲門,打開禿頭經理的辦公室大門,尤由裡嘴角的友善微笑在看到裡頭的人後,瞬間消失無蹤。

    她皺起眉頭。「你在這邊幹什麼?」她不悅的看著坐在沙發上喝著茶的向柏宗,鄭拓則坐在他身邊,第三個人是個她不認識,穿得西裝筆挺的男人,另一人則是變了臉色的禿頭經理。

    「尤小姐——」禿頭經理焦慮的想阻止尤由裡出言不遜。他簡直快嚇死了。

    「黃經理,沒關係的,我們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了。」向柏宗寬大的笑著。

    尤由裡瞪著眼看著他們,一直告訴自己要忍耐,畢竟她現在的身份是行銷部經理,先將合約書拿到手再說。

    「對不起,請問哪位要跟我去參觀一下我們的工廠?」她禮貌的問。

    那位西裝筆挺的男士站了起來,來到她身邊。「尤小姐,我是向氏新上任的採購部主任,這件事由我負責,請多指教。」

    「哪裡、哪裡,那我們走吧。」她比了個請的手勢,孟維秀立刻打開門,採購部主任率先走了出去。

    「黃經理,聽說最近在模特兒界新竄起的謝湘台是您的外甥女,不知道可不可以請您引見一下,我非常欣賞她。」

    還未走出門的尤由裡聽到身後傳來向柏宗的聲浪,腳步頓了一頓,猛地,一股怒意襲上心頭,她踩著重重的腳步踏出門外,將門「砰」的一聲重重的闔上。她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消失了。

    辦公室裡的三個男人,互相對望一眼,向柏宗最先滿意加得意的笑了出來,鄭拓和禿頭經理的瞼上也相繼浮現刺激惡作劇的表情。

    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

    「尤經理?」

    尤由裡由冥思中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紅了瞼。「抱歉,丁主任。怎樣?合約有沒有什麼問題?」她笑容可掬的問,在心底暗罵自己的失神。

    「沒什麼問題,一切都很合乎我們公司的要求。合約書我已經簽好名字了,麻煩你過目一下。」他將づ口約書遞還給她。

    「謝謝。」尤由裡好像沒有想像中的興奮。「呃,丁主任,貴公司的總經理看起來很年輕又英俊,想必女朋友很多吧?」掙扎了許夕,她終於將一直梗在喉嚨裡令她難過的話給吐了出來。

    丁主任咧咧嘴角。「據我所知,是有許多名媛淑女愛慕我們總經理,而他也對每位女士非常友善。我在總經理執掌向氏企業之前就進了公司,前幾年總經理打了許多場非常漂亮的仗,相對的,感情生活就低調了許多,我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我們總經理現在還沒有要好的女朋友,不過,最近聽說他對一位新竄起的服裝模特兒非常感興趣,也許這位名模會成為我們總經理的紅粉知己或有更進一步的關係也說不定。」

    尤由裡只問了一個問題,他卻喋喋不休的回答了一大串。

    「謝湘台?」尤由裡依稀記得這個名字。

    「嗄?」

    「那個模特兒的名字叫謝湘台?」

    丁主任蹙眉思索了一會兒。「大概是。」見尤由裡的臉色有些難看,丁主任識相的起身。「尤經理,既然合約的事已經處理妥當,那……」

    有人敲門,不一會兒,禿頭經理打開門探頭進來。「尤經理,向總請我們吃午飯,你去不去?」

    「你們去吧,我還有一些資料還沒看完。」尤由裡冷冷的回答。

    禿頭經理吃吃笑了起來。「向總說的還真沒錯。」他準備闔上門要走。

    「等等!」尤由裡連忙喊,禿頭經理重新打開門。「黃經理,你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沒有啦,向總跟我們說你很怕他,來請你的話也是白請。不過,我想他一定是開玩笑的。尤經理,你忙你的吧。」他又準備闔上門。

    「等等!一尤由裡聲音冷颼颼的。「黃經理,我改變主意了,我跟你們一起去吃午餐。」

    重新露面的禿頭經理眨眨眼,點點頭。「好,我們等你。」

    尤由裡和孟維秀坐上向柏宗的大轎車。尤由裡面無表情,孟維秀則像絛蟲似的在車子前座興奮緊張的扭來扭去,不時轉回頭對後座的尤由裡露齒一笑。

    「你不開心呀?」坐在尤由裡身邊的向柏宗明知故問。

    「我還以為你這一輩子都不會想見到我。」尤由裡看著窗外,冷冷的回答。想著他們六年前分手時他說的話。

    向柏宗按了個鈕,前座和後座之間的玻璃板便緩緩升起。

    尤由裡不自在的挪了挪。

    「我怎麼可能會不想見到你,畢竟我們『曾經』是男女朋友。」向柏宗特意強調曾經兩個字。

    尤由裡深吸口氣,刻意忽略胸口的刺痛。「那我們的個性差別還真大。」

    「你不想見到我?」

    「當然。不過我發現那似乎沒什麼用,你現在已經是個焦點人物了,一打開電視就會有你的消息,想忽略你還真難。」

    「原來你還記得我!我還以為我改變很多了,我想我已經比六年前更成熟了一些才對,無論是外在還是內心,畢竟有些事總能讓人成長。」他意有所指。

    尤由裡忿忿的將視線固定在他迷人的笑臉上。「如果你想說的是認識我是個錯誤的話就儘管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的損人!」

    她很生氣!既生氣又難過,她承認十九歲時的她的確是個沒自信的膽小鬼,先提出分手的也是她,但是,他也沒很認真的挽留他們的感情不是嗎?他甚至還在他們分手時的隔天就出國去了。要是那時她生病死掉的話,她一定會怨恨他一輩子。

    「認識你從來就不是件錯誤。」

    那一瞬間,尤由裡覺得自己在他的眼裡發現了深情,但她又不確定,因為他很快的就將視線轉移到了窗外。

    尤由裡甩甩頭,他還愛她嗎?不會吧?但……要是他還愛著她呢?尤由裡的心臟因為想到這個可能性,而無法壓抑的狂跳了起來。但一到餐廳,她就槌死了自己的自作多情、自以為是。

    尤由裡都還沒下車呢,結果一下車就看向柏宗正執起一位美艷得過火的外國女人的手,親密的在她手背下印上一吻。

    「經理,你跟向總在後座聊些什麼?」孟維秀跑到她身邊,嘴巴問著兩眼卻看著那位美麗的外國女人。

    尤由裡還來不及開口,孟維秀就又驚天動地的在她耳邊叫了起來。

    「經理、經理!那個女的是這家餐廳的公關經理耶!本人真的比雜誌裡的照片漂亮,哇!今天一定可以看到好多名人。」孟維秀興奮的吱吱叫。

    尤由裡抬高眉毛,對孟維秀的話不發表任何評論,冷眼冷眉的走過向柏宗和外國女人的身邊,並在經過向柏宗身邊時,冷冷的哼了聲,

    哼,她怎麼會笨得去自作多情呢?他左看右看、前看後看都不像是個專情的男人,更別提愛她這麼久,那是連湯姆克魯斯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一頓飯難吃極了。尤由裡真恨不得將自己的耳朵給塞起來,可是偏偏她的耳朵就是對向柏宗的聲音特別敏感,他說的每一句話都特別清晰的鑽進她的耳朵裡,而他說話的對象則是禿頭經理,談論的人物則是那位漂亮可人的謝湘台。

    「對了,我記得湘台跟我說過這個禮拜三在漢神百貨有一場眼裝秀。」

    「是嗎?那可得麻煩黃經理幫我要一張邀請函嘍。」

    「哈哈哈,向總真是愛開玩笑。向總能夠蒞臨是他們的光榮,求都來不及的嘉賓,還說什麼麻煩呢!哈哈哈……」

    尤由裡突然站起身來,身後的椅子差點被她的力道給弄翻。「對不起,我去上個洗手間,你們先吃。」她挺直背脊僵硬的朝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孟維秀見尤由裡離座,害怕的瞄瞄身旁的男士們,也慌慌張張的說抱歉去上洗手間了。

    「哈!那個小鬼還挺有趣的,演起來還真像個膽小鬼,不愧是由裡的跟班。」看到孟維秀膽小如鼠的逃跑模樣,鄭拓似乎很樂。

    「哩,阿拓,小心你的措辭,別忘了你還欠我兩拳。」鄭拓身邊的向柏宗不滿的說道,就算是他的好朋友也不能說他的由裡。

    「不過,話說回來,由裡小姐好像比六年前大膽了好多了呢?你們說是不是呀?」鄭拓連忙轉個彎,陪笑的問在座的其他男士。見向柏宗的視線不再犀利,他才吐了口氣。

    「向總,不知道我說的話您滿不滿意?需不需要再多讚美一下湘台?」禿頭經理討好的問。

    「不必了,黃經理,你們尤經理的反應我已經很滿意了。記得,別在她面前露出馬腳,要不然可就前功盡棄了。」

    「她們回來了。」鄭拓碰碰向柏宗的肩膀,低聲提醒,

    向柏宗和禿頭經理立刻心有靈犀的開懷的笑了起來。

    「很高興你們依然愉快。」笑容甜美的尤由里拉開椅子,優雅從容的坐下。一坐下,她立刻將笑臉轉向她手邊的採購部丁主任。「丁主任,你看起來真年輕,一定還沒滿三十歲吧?」

    丁主任老實的紅了臉。「四捨五入的話就是了,我虛歲二十九。」

    「真的?」尤由裡誇張的驚呼。「丁主任真是青年才俊、一表人才,像你這種男人,做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我真不知道是該羨慕還是嫉妒她呢!」

    「我現在還沒有女朋友。」被捧上天的丁主任又老實的招了。

    「不會吧?」尤由裡又佯裝驚訝至極。「我實在不願意承認,不過有時候我真懷疑我們女孩子的眼光。丁主任,你也不用急,女孩子的眼睛有時候也是會看錯人的,她們遲早會看清楚你是個多麼好的人的。」她語帶雙關的說,纖手安慰的拍拍丁主任放在桌上的手。

    「對了阿宗,」這時鄭拓發聲了,他怕自己再不說話,由裡不知會再說出什麼話來,阿宗的臉色已微變了。「我們昨晚去的那家夜總會,那位長得滿清秀的琪琪不是說今天不上班,下午希望你能陪地去買禮物送給她母親。不錯喔,滿孝順的。」他對向柏宗揚揚眉。

    向柏宗哪會不懂鄭拓的暗示,朝尤由裡的方向看了一眼。尤由裡正寂靜無聲的背著著他,等著他的回答。

    向柏宗大歎了口長氣。

    「不去了。琪琪雖然長得不錯,但我一向是很專情的,在我心裡還有別的女人的時候,是不可能會再去與其他的女人約會的。你說是不是,黃經理?」

    「當然、當然!」禿頭經理火速回答。

    尤由裡轉過身來,她身邊是孟維秀,孟維秀的隔壁是鄭拓。

    「維秀,這餐飯很好吃,可惜談話內容女性不宜,我看我們還是先走吧,要不然等一下又冒出什麼酒店的娜娜、KTV的麗麗什麼的。男人就是這樣,外表看來人模人樣的,其實骨子裡是怎麼樣的,我們這些單純的女孩子是不可能會知道的,你還小,千萬得看清楚,免得遇人不淑。走吧,我們還得去拜訪客戶呢。」她推開椅子,將皮包掛在肩上:

    她搖曳生姿的來到向柏宗身邊,微微彎下腰。「對不起,向總,沒福氣跟你一起將這頓飯吃完,不過,我想一定有很多女人排隊等著跟你這位大人物吃飯,不差我一個,您說是不是?對了,我媽媽要我為你昨天的雞婆行為向你道謝。」她含笑陰霾的說,直起腰來。

    「黃經理、丁主任、阿拓,我和維秀先走了,你們盡量談你們的男性話題,別拘謹呀。」鞋跟一轉,她蒲灑的往門口走去,孟維秀怯怯的看了鴉雀無聲的眾紳士一眼,加快腳步跟在尤由裡身後離開。

    「阿拓——」向柏宗臉色陰沉沉的。

    這尷尬了。鄭拓拉起自己的嘴角。

    「沒想到現代女生還真羞怯呀,呵呵。不過,」他壯碩的身子傾向向柏宗。「阿宗,你有沒有感覺到由裡在吃醋?她還是愛著你的。」

    「謝謝你的提醒,你沒說我還真感覺不出來呢。」向柏宗嘲諷的對著鄭拓笑。

    向柏宗喝了口白酒。「吃東西吧,講話是件很累人的事。」他招呼著大家。

    「黃經理,記得幫我弄張邀請函;阿拓,今天這餐你請,順便關照一下由裡;丁主任,我想你似乎得趕快找個女朋友了。」他認真的吃起自己的食物,語氣不容置疑,

    禿頭經理和丁主任全都忙不迭的直點頭,只有鄭拓翻翻眼白自認倒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