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性小妞 第一章
    她的霉運走了一個月了,到現在,一個月過一天,它還是沒放過她。

    烈日毒辣當空,將尤由裡水嫩嫩的肌膚給曬出了紅痕,體內大部分的水分被逼出了體外。

    尤由裡糾著臉,以手背抹抹額頭上的汗水,沾著汗水的眼裹瞄到前頭轉彎處豎立著一塊小木板,歪歪斜斜的寫著三個大字——青草茶。

    救星出現,尤由裡忍住腳上傳來的疼痛,毫不猶豫地朝那賣青草茶的小矮房走去。

    走進小矮房,暫時逃離了烈日的魔掌,尤由裡費盡全力才阻止自己沒像隻狗般爬上椅子。

    地點了兩杯青草茶。茶送來後,她咕嚕咕嚕的灌掉一杯,接著脫下自己腳上的高跟鞋,解放自己從早上壓迫到現在那可憐的腳,她的手疼惜的不斷的揉著腳。

    「小姐,你穿得那麼整齊,怎麼一個人在這邊走路?外頭日頭很大哪,你看你皮膚都曬紅了。」賣青草茶的老闆娘一邊張著吃檳榔吃得澀紅的嘴巴,一邊好奇的看著尤由裡。

    尤由裡扯出個怪笑,吸了口冰涼的青草茶。「我就是出來找工作的,可是機車在半路上拋錨了。」她可憐的腳在高跟鞋的淫威下,漫步了兩個多小時,現在她要去應徵的那家公司都已經快下班了,而她還處在迷路的狀態。她的霉運果然還跟在她的屁股後頭。

    老闆娘同情的點點頭。「按捺哦。你是要去哪裡找工作?這附近嗎?這附近我很熟啦,你給我說,我給你報啦!」老闆娘露出紅紅黑黑的牙齒,很是熱情。

    「水平街89巷78號。」就是這個地址延續了她的楣運。

    「水平街89巷?嗯,呀就是隔壁那條啊!你再走幾步路就是89巷了啦。」

    尤由裡眨了幾下眼睛,心頭一喜,而後,欣喜的感覺慢慢消去。乾脆喝完了茶再去吧,慢幾分鐘去跟現在去有什麼差別?反正勝算已經很渺小了。

    於是她慢慢的喝完茶,慢慢的拿出面紙擦去瞼上的汗水,慢慢的拿出口紅輕抹,慢慢的將高跟鞋重新套回發紅的腳上,慢慢的付了帳,慢慢的走向那絛隔壁的89巷。

    才剛推門走進這家要應徵的食品公司,就聽到裡頭傳來咆哮。看來有人正在發洩中,尤由裡想。

    她笑容可掬的將自己的面試通知單遞給似乎完全不受咆哮聲所影響的櫃檯小姐。

    櫃檯小姐瞄瞄她,接過通知單。「尤由裡小姐,很高興你在我們下班前到達。」笑著說。

    櫃檯小姐在挖苦自己嗎?「很抱歉,我真的……」尤由裡急切的想解釋。

    「不用解釋,我知道我們這裡不好找,你能找得到我就已經很佩服了。」櫃檯小姐友善的說,使得尤由裡鬆了口氣。

    「跟我來吧。」

    尤由裡跟在她身後,進了傳出咆哮聲的那間辦公室。一個矮胖、頭髮微禿的中年男子,滿瞼的豬肝色,坐在辦公桌後瞪視著她們。

    櫃檯小姐將尤由裡的面試通知單放在中年男人面前:「經理,這是尤小姐的面試通知單,尤小姐的履歷資料放在您的抽屜裡。」

    櫃檯小姐交代完後,便輕鬆自在的走了,留下尤由裡一個人不輕鬆也不自在的獨自面對可怕的中年男子。

    「尤小姐,你很想得到這個工作嗎?」禿頭經理開門見山的問,瞧也沒瞧面前的面試通知單,更甭提抽屜裡的履歷資料了。

    「行政專員嗎?」尤由裡覺得自己有責任提醒他。「我……」

    禿頭經理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管他什麼狗屁專員,你只要回答我的話,是不是真的很想得到這個工作?」

    噤若寒蟬的尤由裡,立刻嚇得連連點頭。

    禿頭經理將一封牛皮紙袋扔到地面前。「只要你能夠讓向氏答應以後中午全公司的午餐讓我們負責的話,這個工作就是你的。」

    向氏!尤由裡立刻萌起退意。

    大概是她瞼上的猶豫與不願刺激到了禿頭經理,禿頭經理後頭又補了句話:「如果約簽成了,別說小小的行政專員,我馬上讓你三級跳,行政主任這個位置就讓你來坐,怎樣?」他以權位引誘。 

    尤由裡有些心動了,但她皺起眉。向氏?只要踏進向氏,就有可能會遇到向柏宗,雖然也有可能不會啦,但是世間的巧合很多的不是嗎?

    「只要你簽成了約,一句話,五萬元起薪!」禿頭經理阿莎力的說。

    尤由裡這次沒再猶豫了,對一個已貧窮了一個多月的人來說,金錢的誘惑比什麼都有用,她抓起牛皮紙袋就走。

    「以上我說的話是在你簽約成功以後生效,如果不成功,我只要看見紙袋回來就好了。」禿頭經理的話在尤由裡的身後追著她。

    雖然她的口才並不是很好,但是為了不再當個無路用的米蟲,她將毫無選擇餘地的,必須將自己那乏善可陳的口才細胞給發揮得淋漓盡致不可。

    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www.xxsy.net龤跦

    鄭拓,向氏企業的安全主任,負責整座向氏大樓一千多名主管和職員的安全,另外,他也是向氏企業總經理向柏宗的隱形護衛之一。此刻,他正位於總經理辦公室裡,向柏宗的面前。

    向柏宗搖搖頭。「企業裡有這種敗類,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還要向我報告,處理這種事的經驗你不是很多嗎?」他依然埋首看著公文,連頭都沒抬。

    高大的鄭拓眨了眨眼。「呃……,我現在正在搜集證據中。」

    向柏宗抬起頭來,蹙眉。「我不知道你的辦事能力退步了。」

    鄭拓倒抽口氣。向柏宗的話對他來說是個天大的侮辱。「那是我昨天才聽說了這件事。你也知道,那小於長得人模人樣的,有些小姐被欺負了還會當成是恩惠,真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想的,」

    他嘀咕道。「他還公然的收取回扣!怪就怪在咱們向氏企業的發展性實在是太大了,被那小子壓得死死的也不會反咬。直到前天才有一位女人到採購部去發飆,我才知道這件事的,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趁那傢伙還未起疑之前,找到證據,送他到籠子裡去蹲幾年。」說著說著,他已經走到沙發上坐著了。

    「既然你都已經知道怎麼做了,還來找我幹麼?」向柏宗繼續批著公文。

    「我想要速戰速決。」

    「那就去做呀。」

    「那就走吧!」鄭拓又站起來走向他。

    向柏宗再度抬起頭來。「什麼意思?」他瞇起眼問。

    「我在那小子的辦公室裡裝了竊聽器,等一下就可以發揮功能了。不過我真的很希望他能立刻滾蛋,所以……這種事當然得總經理親自下令才行,不然等那些行政命令下來,我早就長了幾百次針眼了。」那種人全身上下均惡得令人作嘔。

    「我不認為這種小事……」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鄭拓從椅子上給拖起。

    「你再不走就變成大事了。」鄭拓邊拖邊說。

    向柏宗甩開他的手。「走就走,拖什麼拖。讓其他人看到的話你教我以後怎麼領導他們?別以為我們從高中認識到現在,你就可以這麼沒大沒小,要知道……」

    鄭拓再度打斷他。「你到底走不走?」

    向柏宗站在原地瞪著他,良久。「走!」賞他一個白眼後,率先走出辦公室。

    「要不是為你好,我才不幹這種事!」鄭拓在他後頭哼著,又引來向柏宗的一陣注目。

    兩人搭著總經理專用電梯來到三樓的採購部門。

    在這高級主管很少來到的部門,向柏宗的到來引起了一陣驚訝聲,但很快又被向柏宗的一個手勢給壓了下來。他們筆直來到門板上頭寫著「採購部主任辦公室」字樣的辦公室前,鄭拓從懷裡拿出一副小小的耳機,他戴上左耳那邊,右耳那邊則塞進向柏宗的耳朵裡。

    耳機裡頭清清楚楚傳來辦公室裡頭所傳來的聲浪。

    「李主任,我們公司所做的飯盒非常的營養可口,而且價格公道,還有衛生署所頒發的合格標章,絕對比外面所販賣的便當還要衛生,貴公司的員工們的健康一定會更有保障的。」

    尤由裡在來向氏的這一路上,早巳將尚佳食品的簡介給背了一百遍,她覺得已經找不出有哪家食品公司比得上尚佳了,所以她非常有自信的將自己早巳準備好的草稿滔滔的脫口而出,希望能說眼這位看起來很老實、好商量的李主任。

    李金傳推推金邊眼鏡,走到尤由裡身邊,皺著眉頭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一遍。

    真是乏善可陳,他歎口氣。不過,也罷,自從前天江娜娜來這兒一鬧之後,他因為怕事情愈鬧愈大,已經空了昨天一天沒碰女人了,他已經快受不了了。這個女人雖然不漂亮,但沒魚蝦也好啦。

    「尤小姐,我老實跟你說吧,其實我已經決定要將這個案子交給『真好呷』他們去做了。他們的條件比你們『尚佳』的更好,價錢也比你們的低了三塊錢,所以,很抱歉。」他佯裝惋惜的說道。

    「真好呷?」尤由裡在腦海裡迅速搜尋,哎呀,可不就是那家小小廚房,又髒又亂的食品公司!這種公司做的飯盒怎麼可靠?「李主任,你千萬別跟他們簽約,我有去他們的公司應徵過,他們的廚房又髒又小,而且煮菜的人都沒綁頭巾,汗水和頭髮很容易掉進菜裡頭的,好不衛生,才差三塊錢而已,你沒必要為了省三塊錢而冒讓員工肚子痛的險。」

    「尤小姐,我不認為隨便批評跟你們對立的食品公司是件有風度的事。」

    「我說的都是實話。」尤由裡認真又焦急,他要是真跟「真好呷」簽約,那向氏企業的員工就慘了。

    李金傳撇撇嘴角。「那尤小姐,你可曾進過『尚佳』的生產廚房,看過他們的工作環境及衛生條件嗎?」

    尤由裡被問倒了,剛進「尚佳」三分鐘就被推了出來,她的確沒有看過。考慮了三秒,她作了決定。

    「這樣好了,李主任,我明天先去看看我們『尚佳』的生產廚房,如果符合我的理想的話,我一定會再來說服你,如果不,那我就不來了。」她拿起放在他辦公桌上的牛皮紙袋,轉身想離開。

    李金傳幾個箭步擋在她身前。「等等,事情也並非全無商量的餘地。「他一下子變了張討好的笑臉。

    尤由裡不禁警戒了起來,李金傅此刻的表情跟她上一任僱主的表情非常相像。她往後退了兩步,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什麼意思?」

    李金傳擺出個自認最瀟灑、最讓人無法抗拒的姿勢與笑容,前進兩步。「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兩個的關係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的話……我或許能考慮將『真好呷』放棄掉,換你們『尚佳』的案子。怎樣?」他用眼睛對尤由裡放電。

    這通常是他的第一步,等得到人後,再來第二步就是收取回扣了。

    他不知道的是,尤由裡的接收器早已故障許多年了。

    「李主任,承蒙你這麼看得起我,不過,呃……怎麼說呢?我沒有跟你有進一步關係的興趣,抱歉,我先走了。」這色胚,居然還敢擋住她的路!

    李金傳出其不意的伸出手探向她的胸部,尤由裡一驚連忙後退了三、四步,並抬起抱著牛皮紙袋的手擋在陶前。

    「你想幹麼?」尤由裡又害怕又憤怒的叫。「你敢亂來我就要叫了!」她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電視上的對白老是這麼寫了,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好像只有這一句最有恐嚇的感覺。可是,對眼前這個朝她愈走愈近的色狼似乎沒什麼效。

    李金傳發出得意的笑聲。「你叫好了,我這間辦公室的隔音做得很好,就算你叫破喉嚨恐怕也沒人知道。其實你乖乖的陪我一晚有什麼損失呢?我長得那麼帥,體格又好,好多女人求都求不得的,我看上你你應該覺得榮幸才是嘛!」

    尤由裡隔著辦公桌和他繞著圈子。「你少不要臉了!我告訴你,你們總經理向柏宗我可是認識的,你要是敢亂來的話,我就叫他開除你!」她尖叫。

    站在外頭的向柏宗困惑的朝鄭拓看了兩眼,鄭拓聳聳肩。

    李金傳哈哈笑了兩聲。「你認識向柏宗?全世界的人都認識那個蠢蛋!整天埋首在公文堆裡,一點生活樂趣都不懂的人,認識有什麼好驕傲的?我比他好上了千百倍,跟著我,我包你每天快樂似神仙。」他曖昧的暗示,跳上辦公桌撲向尤由裡。

    尤由裡尖叫一陣,疾跑到沙發後,擋住李金傳的魔掌。「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向柏宗是你的老闆,你居然敢這樣說他,你不怕他知道後把你開除掉嗎?」她放聲大叫,抱著一絲希望,希望有人能聽到她的求救。

    李金傳哈哈大笑。「他不會知道的。再說,我的紀錄一向很好,你想,一旦這種事傳到他的耳朵裡,他是會相信誰?我也可以說是因為你要求籤約不成,進而想引誘我,卻被我拒絕,你惱羞成怒後才故意中傷我的。」

    尤由裡倒抽口氣,憤怒的脫下自己腳上的高跟鞋朝他扔去。「你這混蛋!砸死你!砸死你!」

    而後她尖叫一聲,李金傳揮開高跟鞋,跳過沙發將尤由裡撲倒在地板上,尤由裡不斷的尖叫掙扎。

    辦公室的門被猛地踢開,鄭拓衝進來,將壓在尤由裡身上的李金傳給拎起,甩到一邊去後,扶起被扯開幾顆襯衫扣子,一副狼狽樣的尤由裡。

    受到驚嚇的尤由裡一手緊緊捉住自己的襯衫前襟,一下子認不出鄭拓,直到地看到李金傳鼻孔襄流出的鮮血後,她才稍稍穩住自己。

    「阿拓!」她看著面前正咧著嘴對她笑的高大男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等,如果鄭拓在這邊,那向柏宗……

    她屏住呼吸,張得大大的眼睛定定的看著那踱進辦公室裡的挺拔身影。

    理智再度回到她的腦袋襄。趁著向柏宗停在那已經嚇得失禁的李金傳面前時,她輕輕挪開鄭拓放在她手臂上的大手,緩緩的蹲下身子朝門口爬去。

    她該等到她的惡運結束後才出來找工作的,她怎麼這麼背!她不要見到他、她不要見到他、她不要見到他。非常非常不想見到他!

    敞開的大門,在她爬出前就被甩上了,以爬行姿勢看著面前的那雙義大利進口的手工制皮鞋,她再度屏住呼吸。

    皮鞋的主人蹲下身子,伸出食指抬起尤由裡的臉。他俊秀的臉龐上看不出表情,除了眼鏡後的那雙眼睛此刻正閃著不悅,他的視線朝下移動了些,眉頭緊皺。

    可惡,她忘了她被該死的色狼給扯掉扣子的襯衫。尤由裡連忙跪坐著,護衛的抓住自己胸前的衣服,別開臉,她不想看到他。

    向柏宗離開她,走到李金傳的面前。「總……總經理,我知道這看起來像怎樣,可是你要相信我,事情絕對不像你所想的那樣,」李金傳瞼色發綠,汗水不斷的沿著他的額際滑下,他的全身上下早巳沒一處干的了。「是那個女人先勾引我的,她想要我跟他們公司簽約……」

    「然後她就引誘你,卻被你拒絕,結果她惱羞成怒,最後你再說全是她中傷你的?」向柏宗將口袋裡的耳機扔到他身上,讓李金傳快暈厥了。

    鄭拓走到辦公桌前,將鑲嵌在桌子角落的竊聽器取下,放在手中,得意的看著李金傳。

    「小子,這些證據夠你在牢裡蹲幾年了。」

    只見李金傳兩眼一翻,整個人往後仰去,暈了。

    「嘖,真是沒用的男人。」鄞拓唾棄道,拿起電話叫來警衛,將李金傳給拖了出去。

    然後向柏宗給了鄭拓一拳,結結實實的一拳,這一拳讓鄭拓被打退了兩步。

    「你知道為什麼。」向柏宗邊揉著手邊說。

    鄭拓則邊揉著自己的下巴邊朝尤由裡望去,翻翻白眼。「原來呂洞賓這麼可憐。」他邊嘟嚷邊朝門口走去。

    尤由裡跟在他後面,鄭拓轉身將她推了回去。「別再害我了,OK?」他將門給關上。

    尤由裡認命的回過身子面對向柏宗,將手上被擠壓得縐亂不堪的牛皮紙袋舉高,放在他面前。

    「這是『尚佳』食品公司的合約書,裡頭有一些資料我覺得還不錯,也許你可以考慮讓他們負責向氏的午餐。」她的視線從天花板移到左牆,從左牆移到地板,再從地板移到右牆,怎麼轉就是落不到向柏宗身上。

    向柏宗脫下身上的西裝,二話不說的披在尤由裡身上。

    「你幹什麼?」尤由裡閃著身避開,全身戒備的看著向柏宗。

    向柏宗對她的反應似乎並不怎麼驚訝。「你該不會想這樣子走出去吧?」

    「總比披著一件男人的名牌西裝來得好。」她下巴昂得高高的,更加捉緊胸前的衣服。

    向柏宗凝視著她。「經過了這幾年,我不知道你居然還這麼怕我。」 

    「哈!我怕你?你有什麼好讓我怕的?」她逞強道,怎樣也不能承認自己怕他。

    向柏宗晃晃自己手上的西裝。「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你不是不敢披上我的西裝走出去?」

    明明知道他是在激她,尤由裡還是一把搶下他手上的西裝,將它披在身上,然後昂著下巴,挑釁的睨著他。

    向柏宗揚起眉,點點頭,彎身將她用來丟李金傳的高跟鞋拾起,放在她赤裸的雙足旁。「穿上吧,穿好後你就可以走了。」他面無表情的說。

    尤由裡粗魯地將腳丫子塞進高跟鞋裡,轉身準備離去。

    「等一下。」向柏宗叫住她,尤由裡僵硬的停下腳步。向柏宗拿著牛皮紙袋來到她面前。「這個案子是你負責的?」

    「算是。」她回答得頗不情願。

    向柏宗狐疑的看著她。「你該不會在交給我這封紙袋後,回去公司就辭職了吧?」他知道她對自己的感覺有多唔……特別。

    尤由裡瞠大眼睛,從她的表情看來,可以得知他的話對她來說是個多大的污辱。向柏宗當然看見了,但他同時也看到了心虛。他猜得果然沒錯。

    他還真是混蛋,居然猜對了。雖然禿頭經理曾答應如果這個案子成功的話,她就是個行政主任,而且還從五萬元起薪,天知道她多希望擁有這個工作,但如果要她因為這個案子而跟他接觸的話,她寧願放棄。但是,現在她改變心意了,再怎樣也不能讓他看貶。

    「你非要這樣污辱我你才高興嗎?」尤由裡咬牙切齒的說。

    向柏宗皺起眉頭。「我從來就沒有想要污辱你。」

    「你不用想,你用身體力行就已經夠了。」

    她的眸子浮現傷害,她曾試圖努力遺忘的過往,又重新回到她的腦海裡。不想讓他知道她現在依舊傷痛,她咬著牙朝門口走去。

    「我會派人去『尚佳』跟你談簽約的事。」

    向柏宗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尤由裡的腳步未曾稍停,筆直的走出辦公室。但她在樓梯處遇到鄭拓。

    「他一直很在乎你。」

    尤由裡看著他。「我不能說我亦然。」她竭力的表現絕情。在乎?在眾美女之間周旋,展現他的博愛叫在乎?地覺得自己從沒跟那些女孩子有兩樣過。

    鄭拓歎口氣。「那只是他的天性罷了,自從你們分手後,他就改變了。」向柏宗真是可憐,長得招蜂引蝶的。

    「我不想談過去的事了。」她按住打開的電梯,回頭對鄭拓一笑:「很高興能夠再遇見你這位老同學,我先走嘍。」她對他揮揮手,走進電梯。

    向柏宗來到他身邊。「她還在恨我。」這是他從她身上得到的結論。

    「往好的一面想,沒有愛哪來的恨。」鄭拓安慰他。

    向柏宗凌厲的掃他一眼,「你早就知道要來見李金傳的是她了吧?」

    鄭拓嗅到了逐漸凝聚的風暴,連忙揮揮手。「我只是剛好從大門口的監視器上看到她,然後打電話到櫃檯詢問後才知道她是要來找那小子談什麼合約的事,事前我可是一點都不知道。」他急著撇清。

    「你設計我。」向柏宗的聲音繃得緊緊的。

    「這個……」鄭拓討好的一笑。「這怎麼能算設計嘛,只不過是要讓那小子露出狐狸尾巴,而那女主角剛好是由裡而已。」

    見向柏宗的眼睛愈瞇愈細,他迅速倒退兩步。「往好處想,至少由裡願意進向氏企業了不是嗎?以前她連聽到你的名字都會掉頭就走。」

    向柏宗稍稍垂下眼瞼,而後抬起,黑眸中的怒意已不如方纔的熾旺。

    「往好處想,今天在你瞼上省下來的兩拳,總有一天會讓我發洩個夠的。」他惡狠狠的說。

    「往好處想,至少你的手不會痛了,我的皮可是很厚的。」危機解除,鄭拓笑嘻嘻的說。

    「往好處想,至少她家不再是禁地了。」向柏宗嚴肅的瞼上出現一絲得意,他真懷念尤老爹的牛肉麵。

    「往好處想,以後我們又有好吃的牛肉麵可以吃了。」

    「往好處想,以後吃牛肉麵全由你付帳了。」

    「啥?」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